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主對我晚年的勉勵和應許

 

許多年來心中焦急,想到莊稼多,工人少,主來臨近,傳道工作進展的緩慢,我們應當怎麽辦?主耶穌首先吩咐門徒,也是吩咐我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9:35-38)。在主受難前四個月,『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路10:1-2.參路9:51)。

這些年來我也都不斷爲這事懇求,每天早晚的禱告中,或不論白天或夜堙A一想到這些情况,或心中感到憂煩時,我就爲這事呼求主,說:主阿,求你興起打發多而又多的忠心工人,出去收割你的莊稼!求你興起打發每一個愛你的信徒和義工也都起來為你熱心作工!也求你繼續打發使用我在退休後的晚年能爲你作更多的工作!有一次在安息日走在路上時,去領聚會時,想到莊稼多工人少,聚會場所和信徒都很少,我又懇求說:主阿,求你打發更多的工人收割莊稼,興起每一個愛你的兒女都為你熱心作工,求你也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時能為你作更多的工作。正當我這樣懇求時,主忽然感動我,安慰我,鼓勵我說,你可以這樣祈求: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所作的更多。於是我又立即作了這樣的祈求。當我這樣求了之後,我忽然感悟到,這句話很熟悉阿,想起這原是主耶穌對推雅推拉教會時期中主的僕人的應許:『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原文中無善字),比起初所行的更多。』(啓2:19)。當後來十四到十六世紀主的僕人興起宗教改革運動,建立了新生的基督教會後,他們末後所行的事,確是比起初所行的更多。我忽然想到主是否在此暗示和應許我,不久我也能接受聖靈晚雨的澆灌,有份於末後空前的晚雨復興。若是我也能接受晚雨的澆灌,被主所使用,那麽我末後所作的肯定會比起初所作的更多。其實這也是我少年獻身傳道後一直以來的夢想,熱切盼望有一天接受晚雨澆灌,和末後上帝的兒女一同完成最後的傳道救靈的大工,歡然迎見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鴐雲降臨,來接取我們回天家。只是到如今還未看到晚雨復興的來到,也許主在我晚年時要幫我實現這一願望。當然以上勉勵和應許的話,也可有另外一種解讀,正如我的一個主內親戚所說,主的這一應許也不一定要在晚雨沛降時才能實現。但不論怎樣,從此以後直到現在,我每次祈求時都不斷懇求說:求主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能爲你作更多更好的工作,甚至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更多。我也接著懇求聖靈晚雨早日沛降,晚雨復興早日來到,使我們能迅速完成傳道救靈大工,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復臨。

甚至在我年輕時,主也給過我暗示,我有可能列入十四萬四千人中迎見主的復臨。我當時爲獻身傳道作準備,放棄考大學時,主藉我父親和我姑母先後作了四個關於我的夢,使我不能不深信是主所賜的異夢。這四個異夢暗示我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幷預示了我一生獻身傳道的經歷,先是在弟兄姐妹聚會中『分享西瓜』,後是在講臺上傳講真道;先是如鴿子自由飛翔,傳揚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的信息(太24:16.14:6-12),後是『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爲基督復臨預備道路(來11:37-38.40:3-5)。這使我過去大半生都一直相信自己能活著迎見主來。甚至直到現在我也未放棄這種希望。不過現在對其中異夢的解釋,多了一種新解釋的可能。當時我父親首先作了一個異夢,看見我變成一個白鴿子飛到家中的台子上。但我姑母得知我為獻身傳道,而放棄投考大學,回到家中時,很為我掛憂。她竭力勸我報考醫學院,作一好的醫生,爲人民服務,可以在業餘時間在教會中傳道。她認爲在新中國以傳道爲職業是沒有前途的。她還懇求主賜她異夢,指出我的錯誤决定。結果主真的賜她三個異夢。第一個異夢是看見我雙手抱著一個特大的綠花紋皮西瓜,雙手輕易將西瓜分成二半,瓜釀是鮮紅的。她無法正確解釋。我父親解釋說,大西瓜是代表聖經的真道,是甘甜的,能滿足人心靈的饑渴。把西瓜分成二半分給人吃,是代表傳道人的解經工作。如經上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詩119:130)。第二個異夢是冬天作的,看到我買了一件老綿羊皮套,上面還沾有些泥土。說現在已沒有人穿這樣的皮套了,這是背時之舉。因此她决定第二年春天要來看望和我們同住的母親,也就是我的祖母,目的是要說服我去報考醫學院。我父親得知此事後,很感挂慮,因他知道姑母是很固執己見的,我的志願又是不可能被改變的。結果勢必弄得不歡而散,對姑母也無益處。於是我父親就開始爲此事禱告說:如果我姑母此次回來探親,對她本人和大家都無益處,就求主攔阻她暫不回來;如果主允許她回來,就求主在她心塈@工,改變她的錯誤看法,以免産生不必要的矛盾。結果,主果然垂聽了我父親的禱告。在我姑母回來之前,主又賜她一個關於我的異夢,在夢中她看見我變成一個孩童在教會中講道,全會堂肅靜傾聽。見我上額很寬,眼睛明亮,臉面純潔,下巴瘦小,說我老年有患難。由於此夢的功效,她這次回來後真的沒有再勸說我投考大學。她先到嘉定中學看望我的祖母和父親,最後再來上海滬北教會看望我。關於投考大學的事,她一句也不提起,只是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感謝主,主的行事何等奇妙。我後來聽到此夢後,毫無擔心,我想到最後十四萬四千人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至於變成兒童是否象徵十四萬四千人『他們原是童身』『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4-5. 17:1-6. 14:9-12)。或者只是象徵謙卑純潔像小孩的意思(太18:3)。因此我現在不能肯定說,我一定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只能說我很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已作好二種準備,主若要讓我在主埵w睡,我願意。主若讓我活著迎見主來,我更喜歡。但一切都要遵從主的美意,因我深知主愛我,主的安排是最美好的(腓1:20-21)。(路光寫於2012,6,4,修訂於2014,4,142019,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