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主在我一生中的特別指引和帶領

(最後修訂完成於2022,12,6

 

一,    主的靈藉我父親所說的一句話立即感動我信而悔改,

參加研經聚會,一心獻身傳道,受浸加入本教會。

  慈母在我四歲過半時,在病中受洗歸主,然後在主內安睡,留下哥哥、妹妹和我三個孩子。從此我父親像慈母一般疼愛、體貼、關懷我們。特別要感謝主的,父親早在我們幼小的心靈中播下了聖經真理的種子,講述了許多聖經的故事,使我們從小就能有一種單純甜美的信仰。後來我父親辭去薪金優厚的工作,去南京金陵神學院研讀神學。我和妹妹雖暫寄居在伯父家,和祖母一起生活,但我們却堅信上帝、耶穌和天使的保護,以致從小膽子很大,不怕鬼,不怕危險;我們也有一種向善的心志保守、激勵著我們,因我們深知必須聽從上帝的話,做好人,上帝才會保護我們。只是那時我還未悔改重生,獲得屬靈的生命,因我還不明白主的救恩,也不知道自己是個罪人,我也沒有個人的禱告、靈修的生活,也不明白仰賴主的寶血和恩助,天天作離罪成聖之工。雖然有一種單純、籠統的向善、向上帝的思想,保守、激勵著自己,但這是遠遠不够的。隨著年齡的漸漸增長,罪性的敗壞和軟弱也漸漸明顯起來了。記得從小學五、六年級起,即喜歡看電影、看戲劇、看小說。由於愛世界的心漸漸增强,愛上帝的心就漸漸冷淡了。及至初中一年級時,當父親要帶我和妹妹去教堂作禮拜時,我甚至要找理由加以推托了。主所指出的真理是千真萬確的:『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上帝的國。』(約3:3)。

    幸虧正在這少年心靈動蕩不安之際,主耶穌基督及時挽救了我的靈性。當時,1948年春,我父親正在上帝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滬北教會參赴『啟示錄講座』聽道,主講人為王震輝和林堯喜二位牧師。某次,講座已進行了一大半,我父親晚上聽道回來後以極其受感嚴肅的神情,向我們發出了以下的感嘆:『這麼重要的真理,我在基督教內一輩子,也從來沒有聽到過阿!』誰也沒有想到,聖靈竟奇妙地藉著我父親的這一句話,如閃電似地觸動了我的心靈,幷從此一直牢牢地抓住了我。我的心靈頓時開啓了,立即內疚地感悟到我已長久沒有想到上帝了,幷深覺我再也不能這樣迷糊度日,再也不能忘記上帝,而應立即歸向上帝,尋求明白聖經中的一切重大真理。

    說也奇怪,從此時起,我已立刻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此後,我自己主動要去赴會,風雨無阻,並報名讀聖經函授課,迫切追求。我以前愛好的事,如看小說、看電影、看戲劇等等,我全都拋弃了;我以前推托的事,如聚會禮拜、靈性追求、作主聖工等等,現在都非常喜歡了。我當時已看到《幸福的階梯》(即現在《喜樂的泉源》)一書,幷仔細深入的研讀。我也極為重視個人早晚的定時禱告、讀經、讀預言之靈教訓,並在每次禱告中徹底對付每一樣罪,不但求主赦免,更求主潔除。平時對罪的感覺也敏銳了,每當自己的意念或言行有了罪愆,便立刻感到聖靈責備,內心不安,痛苦難受,直到自己在主面前重新求得赦罪的平安和成聖的恩助。

  在我開始悔改歸主的同時,主也使我心靈中産生了一種强烈的獻身傳道心志。我從很小時就有一個堅定的心志,長大後一定要作一個軍事家,打擊壞人,保護好人。當時一聽到童子軍吹軍號聲就激動異常。我當時還有一個洋洋得意的思想,自以為自己從小立志越早越好,越堅定越好,可以早作準備,將來一定要讀軍事學校,而且還認為自己這個志向是永不會改變的。但當我悔改信主後,感到這個志向一定要改變了。將來要作什麼呢?什麼都不想做,只想獻身傳道。當時深感基督復臨迫近,傳道救靈是世上最重要、神聖、迫切的工作。我也如同著迷一樣,一心想望將來能作傳道工作。於是就立即獻身給主,將來要作傳道工作,心中也充滿了歡樂。

  『啟示錄講座』結束後,我父親立即受浸,加入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我本來也想要一同受浸,但聽從堂主任牧師建議,先參加林牧師主持的查經班查考聖經後再受浸。查經班結束後,不但我自己受了浸禮,而連我放暑假回家的哥哥,也因著聖靈的大能被父親和我帶動,參加查經班,信而悔改,歸向救主,和我一同受了浸禮。受浸的日期是一九四八年七月三十一日(安息日)。

 

二,忽然想到自己沒有蒙召的經驗,擔心不能獻身傳道而極為難過時,主的靈特別光照安慰我!

  當那一天我在教會受浸後,我站在父親任教所在的學校大樓的陽臺上,感謝天父上帝說:天父上帝阿,我現在不但已成為你的兒女,我也已成為你未來的僕人。我已獻身給你,要一生為你作傳道救靈的工作,領受晚雨,作成主工,迎見主來。當時心中也充滿了喜樂。但過不多久,我心中忽然被一種痛苦的意念所襲擊,因我想起我父親以前說過的一番話,作傳道工作不但要有人的獻身,而也要有上帝的呼召和揀選,才能得蒙上帝的悅納和重用,才能在各樣的試煉、考驗中堅守聖職,至死忠心,作成主救靈的大工。我不安地想到:我怎麽知道上帝已呼召了我,幷願揀選我作祂的聖工呢?我想到使徒們、先知們、歷代來主所重用的許多聖僕似乎都有明顯的,甚至神奇的蒙召的經歷和揀選的印證,而我却沒有。我想,如果只有我自己單方面的獻身,却沒有主的呼召、揀選和收納,我豈非不可能成爲一個真正的傳道人,爲主工作了麽?由於我一心渴求獻身傳道,却又不知主是否肯收納我,以致心中甚感焦慮不安。

  正當此時心中很難過之時,聖靈又感動光照我,使我産生一種意念,甚得慰勉。我想,如果我獻身的動機是純正的,幷且不是出於一時的熱情和感情衝動,而且能持之以琚A永不改變,幷不斷靠主恩助準備自己,加速追求,使自己能成爲無愧的工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盡忠職守到底,那麽到時主必悅納、揀選和使用。於是我下定決心,從此以後每一次禱告中,都要特別為兩件事祈求:首先靠賴主的寶血和恩助,徹底省察自己,認罪悔改,追求完全成聖;接著熱切獻身,不斷求主收納、準備、使用我,並也不斷向主許願,主若悅納我的獻身,我在任何情况下都要永遠盡忠職守。

  1948年秋季我就進入上海寧國路三育中學讀初中二年級下學期。當時就住在學校中,每星期五下午放學後回家,星期日晚上回到學校。我每天早晚定時禱告,不斷求二件事:不斷靠主恩助悔改,追求完全離罪成聖。不斷獻身傳道,主若使用,任何危難永不退縮。接著研讀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為傳道工作準備自己。我當時在學校中成績是最好的,還被選爲初中學生會主席。

  經過如此天天不斷的獻身、許願和懇求,我起先在上海寧國路三育中學讀初二上到初三上,以後又隨父親到滬寧線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他作高中和各科英文老師,我讀初三下和高中一年級下,約有二、三年之久,在不知不覺中,主已使我漸漸深信確知,我的獻身已蒙主的悅納,主也願揀選我參加祂的傳道救靈大工。我此後惟一的責任是靠主恩助,加速準備自己,竭力討主喜悅,使自己能作無愧的工人。雖然如此,我以後在每一次禱告中仍繼續不斷為獻身傳道的事祈求,我懇求主不斷準備造就我,使我以後能更好為主所重用,我這樣一直祈求,直到我開始走上傳道工作的崗位。

  因當時,主已使我明白祂呼召人獻身傳道的兩種方式:(一)有時,在必要的情況下,主會使用明顯的、神奇的呼召方式。例如保羅得見大馬色的异象,懷愛倫在异象中的蒙召等等。(二)更多的時候,主使用的方式却是藉著聖靈在人的心靈中,發出深切而持久的感動和呼召之聲。例如以賽亞在异象中幷未聽見主的直接呼召,却聽見主的詢問:『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以賽亞聽見後就響應說:『我在這堙A請差遣我。』(賽6:8)。又如復臨運動的領袖威廉米勒耳蒙召獻身傳道的經歷更是明顯如此。當他用了多年工夫查考聖經,研究預言後,預言中有關基督復臨迫近的輝煌大光不斷燃燒著他的心靈,出於聖靈的迫切救靈的責任感,使他坐立不安。他起先一直想將傳道救靈的責任推卸給在職的傳道人,但最終他還是順服了聖靈在他心靈中的日益强烈的督責和感動,而毅然獻身傳道,投入了主的救靈大工。於是我感悟到自己心靈中所以會有一種强烈的獻身傳道的心志,實是出於聖靈所賜予。當我如此深信確知主已呼召、揀選、悅納了我的獻身後,我心靈中的感覺已變得更加嚴肅了。因我已經是一個在主面前不斷許過願的人,是一個終身屬於主的僕人了。我此後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偏離傳道救靈崗位,正如使徒保羅所說:『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9:16

 

三,隨主帶領,堅守聖日,蒙主指示,回家爲傳道工作準備。

  上面已略爲提到,一九五零年上半學期,我和妹妹隨父親到橋頭鎮本會中華三育研究社,他作英文老師,我讀初三下半學期,一直讀完高一下。那時中華三育研究社校園中有一種不好的風氣,一般人最重視醫預組(學醫),其次是事務組(培訓司庫等),教育組(培訓教師等),或中升組(準備繼續升大學),而同時又最輕視傳道組。認爲進傳道組學習的人都是學習成績不好,或是經濟困難,需要助學金補助的人。我當時對此看法甚為反感。我感到獻身傳道實是最神聖、重大、光榮的事,即是一個最有才智的人,也不一定配擔任此聖職,勝任此工作。爲了反對上述錯誤看法,也更是由於自己對傳道工作的愛慕、嚮往之情,我當時便爭取參加學校中傳道組召開的每一次傳道研究會。由於我那時的班級低,年齡輕,每次去參加這樣的聚會是很突出的,藉此等於是公開表示了自己獻身傳道的心志。那時我靠主恩助,在學校中的成績也是最好的。因當時在全校教職員會議上,曾特別提出要對兩個同學的學習成績進行表揚,一個是男同學,即本人,另一個是女同學,即張垂裕老師的妹妹。那時,我也被邀請擔任了學校安息日學一個班的教員。安息日上午聚會後,下午我也經常和個別同學一起下山,到周圍農村去,向農民和窑民傳道。

  及至一九五一年下半學期,學校情況大變。全國教會學校都由政府教育部門接管,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也被政府接收,要改辦爲農業學校。在政府接管期間,一部分同學到上海總會去搞控訴運動,我和其餘同學則留校自學,因這一學期(我本來讀高二上)停學。學校改辦爲農校後,我便和二個同學於一九五二年暑期去投考江蘇省立丹陽中學。我考進高二下,一直讀到高中畢業。他們讀高三上。當時在學校中只有我一人提出要求守安息日,學校雖未答應,但因我堅持要守,又保證學習不受影響,也就默許了。由於丹陽縣無本會教堂,因此每預備日晚上,我就帶聖經和懷愛倫著作到教室中去看。別的同學都在認真地作他們的功課,我則專心地看我的聖經和書籍。每安息日上午我就獨自在宿舍中禱告、唱詩、讀聖經和屬靈書籍。下午我常喜歡去郊外田野散步默想。當時我雖在外面學校讀書,但獻身傳道的心志仍不斷强烈地激蕩著自己的心靈,幷使我在各方面嚴格要求自己,準備自己。因此,我在學校中雖一直堅守安息日,每週比別的同學少讀一天書,但靠主恩助,我的學習成績不但未受影響,反而成為全班中,甚至全校中最好的。

  總的來說,我在此校的一年半學習生活中,在守安息日方面幷沒有遇到很大的困難。第一學期期中考試,代數和化學碰到了安息日,我未參加考試,老師也不肯讓我補考,以後就將我這兩門課程期終考試的成績(代數100分,化學99分)打了個八折,算作我該學期的學習成績。老師這樣作也是出於他們的好意,想藉此促使我不要嚴守安息日。到第二、三學期時,老師都有意照顧我守安息日的信仰了,或是盡可能不放在安息日考試,或是讓我補考。但最後一次高中畢業考試又遇到困難了,因教務處宣布,這次畢業考試,一律都要參加;凡不參加考試的,不論是甚麽原因,都不可補考,也不能取得畢業證書。許多好心的同學都來勸我,這次星期六的英文和政治考試,務必通融一下,來參加考試,免得白白辛苦幾年,仍不能高中畢業。但我靠主恩助,仍堅决不去參加安息日的考試,寧可不能畢業。過了安息日,當老師星期一來學校辦公時,我便去教導處,要求政治老師,也是我的班主任和副教導主任,以及英文老師准我補考。想不到出乎意外的順利。兩位老師拿了兩張原來的試卷交給我,叫我獨自一人到教室中去補考,無人在旁監考,幷叫我考好後拿去交給他們。這樣,因著主的恩助,我仍能以最好的成績獲得高中畢業。 

主的奇妙引領──三封書信四個異夢

   一九五三年暑假,我高中畢業後,遇到了一個新問題。當時本會總會經過控訴運動後,人事情況大變,神學院也早已停辦,教會機構又不吸收人,我往那堨h呢?當時似乎有兩條路可供考慮選擇:一,暫回上海市嘉定縣父親處(我父親當時已被按排到嘉定縣立中學任英語老師),繼續自學,準備自己。二,先投考醫學院,攻讀醫學,掌握一技之長,然後再去傳道。當時我們全部高中畢業同學都被留在學校中,集體準備功課,集體報考大學,而且學校老師認爲我學習好,記憶力强,又細心、耐心,也有意推薦我投考醫學院。但我感到這一決擇事關重大,我不願在其中攙雜我個人的意見。於是我迫切地要從主那堭o到明確指示,好看明祂的旨意而快樂的遵從。因此別的同學都在整天忙於準備功課,我卻一天天地迫切懇求,等待著主的指引。隨著投考日期的日益臨近,我的心情變得更焦切。我是多麽切望能立即,或儘快獲得主以任何方式的啓示,使我能看明幷遵行祂的旨意,而不致因自己的愚昧走錯道路。可是,主的答覆仍遲遲不來。這對我當時的信心和心靈也是一種考驗。然而慈憐的主還是提前好多天給了我指引。那時我已好長時間沒有收到來信,但某一天送信的時間却同時收到了三封來信。這三封來信不約而同地從三方面答覆了我同一個問題:一封是招生委員會的來信,回答我爲守安息日不參加任何一門考試都是不行的;一封是我父親的來信,因他得了一個關於我獻身傳道的异夢,便特別來信勉勵我,說主必會引領我前面的道路;一封是林大衛(即林堯喜)牧師的來信,表示願意在我獻身傳道的準備工作、神學教育和聖經研究等方面,給於指導和幫助。於是我立即清楚地看明瞭主對我的旨意,我就馬上回到宿舍,整理了行李物件,直抵火車站,乘車返家了。

  主不但藉著上述三封書信,引領了我的脚步,而且在此前後又接連賜下四個异夢,印證了我所走的道路。

  第一個異夢,即上述我父親寫信前所作的異夢。他在夢中見我祖母腌了一盤鹹鴨蛋,其中一個蛋微微動了一動,他便用一根棒輕輕點撥了一下,結果從蛋中飛出了一隻白鴿,站在家中的臺子上。他夢中就知道此白鴿是指我。我祖母平時就喜歡醃鹹鴨蛋,醃的方法很簡單,有時就將蛋泡在鹽水內。這也象徵了她教養我們子孫後代所用的方法。因此夢中的蛋是指祖母所有的子孫後裔,不但我父親、伯父、和姑母一輩是在她的哺養下長大,而且我們和伯父的所有子女從小也都曾在她的身邊長大,受到她的教養。從鴨蛋中飛出白鴿,這正說明福音有使人重生,改造人本性的大能,使我從一個罪人的地位,一躍而成為上帝的兒女,成為獻身傳揚福音的使者。白鴿也特別象徵了傳揚平安福音的使者這一職份。我父親用棒點撥了一下,正象徵了他對我的指教。我當初的悔改歸主就是因著他在聖靈的感動下所說的這一句話:『這麼重要的真理,我在基督教內一輩子也從來沒有聽到過阿!』至於我强烈的獻身傳道心志,雖然是聖靈所賜的,但也和我父親的長期教導分不開。特別是他所強調的一點:一個人要獻身終身傳道,必須要有主的呼召和揀選。為此曾促使我天天不斷獻身給主。當我從學校回到家中後,我確是進一步飛到臺子上,爲要繼續準備自己,以便不久的將來能飛出去,把天國的福音(太24:14)和三天使的信息(啟14:6-12)迅速傳向普天下。

    我高中畢業後,爲了獻身傳道未去投考大學的事,我姑母當時還不知道。因她長期以來一直盼望我能投考醫學院,攻讀醫學,而我怕他反對我獻身傳道,也從來沒有將自己獻身傳道的事告訴她。但現在既已回到家中,就决定將自己從小獻身傳道的經過和此次未去投考大學的事,詳細寫信告訴她。她知道後很感意外,大失所望。她也竭力反對我進入教會作傳道人,認為在新中國作傳道人沒有前途。她堅持主張我必須學醫,或學其它各科,至少要掌握一技之長,為人民服務。如熱心聖工,可以用業餘時間幫助教會工作。她在來信中說,爲了想說服我,使我看出自己的錯誤,以準備明年再去投考大學,她一直在求上帝,賜她一個异夢,以顯明我的錯誤,但結果仍一無所夢。於是她忽然想起,在接到我去信之前,曾作過一個關於我的夢。由於她當時不明白夢的內容,也就將它擱置腦後了。但現在想起此夢,也許正是上帝預先給她的指示。於是她將此夢告訴了我。

  夢中見到我,一個青年人,雙手捧著一隻很大的綠花紋皮西瓜,又隨手很容易的一掰,立即將瓜分成兩半個,瓜釀是鮮紅的。關於此夢究應怎樣解釋,她說還不清楚,但她願把自己想到的一點意思提出來,供我參考。她說,夢中很大的西瓜是象徵我的天賦才智,本是很可以造就的;但被我輕易弄成兩半,邊縫也不整齊,又是否象徵我這次放弃投考大學,破壞了自己的天賦才智和良機?

  後來,我父親和我傍晚在田園散步時,他忽然得蒙光照,明白了此夢的解釋。他說,夢中很大的西瓜不是象徵我的才智,而是象徵上帝使我明白、進入的聖經真理。西瓜是甘甜的,又能消暑解渴,是夏天最好的水果;照樣,上帝的話也是甘甜的,幷能滋潤乾渴的心靈,使之得到滿足。把西瓜分成兩半,是爲了讓大家可以分著吃,這正是象徵傳道人宣講聖經真理的工作。正如詩篇上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詩119:130.)。又如使徒保羅對提摩太的勸勉:『你當竭力在上帝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提後2:15)。把西瓜分成兩半,邊縫不整齊,表明此瓜不是用刀切開的,而是用雙手掰開的。這樣大的西瓜用雙手一掰而成兩半,不是靠人自己的力量所能作到的。這又表明我講解聖經的能力,不是出於自己,而是上帝所賜的。瓜皮是綠色的花紋,瓜釀是鮮紅的,說明此瓜是新鮮的,是滿有生命力的。這象徵我所傳的上帝的道,也是滿有生命力的,能使人因信主耶穌基督而『得永生』(約3:16)。主耶穌也教導我們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6:63)。另一次又說,上帝的命令『就是永生。』(約12:50)。當我把父親的這些正確解釋,寫信告訴姑母時,看來她一時被我們說服了。她接信後,還特地將自己的一本附有司可福注解的英文皮邊聖經寄給了我。

  但事隔不久,她又來信繼續勸我投考大學。後來她又告訴我,在那年冬天她又作了一個關於我的夢。夢中見我買了一件老綿羊皮襖,是舊的,上面滿了塵土。她說,這是象徵我在現今時代選擇傳道,是背時之舉,不合時代的潮流,遲早會被淘汰的。我父親當時則提出另一種屬靈的解釋,說我此次爲獻身傳道,不去投考大學,以此代價買來了一件老羊皮襖是寶貴的。當寒冬臘月來臨之時,有了它就可以抵禦風雪,不怕嚴寒了。舊的老羊皮襖上滿了塵土,則說明它也是古代先知、聖徒們所穿過的。但關於此夢的主要解釋,郤是我好久之後,某次讀經時忽然領悟的。這看來是象徵我末後將要在充滿磨難、試煉的時期中,各處奔跑,風塵僕僕,傳揚主的真道。正如希伯來書十一章末段提到的,歷代以來上帝的忠僕和聖徒所受到的各種各樣烈火試煉和磨難中的一種情況:『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捆鎖、監禁、各等的磨煉,被石頭打死、被鋸鋸死、受試探、被刀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受窮乏、患難、苦害,在曠野、山嶺、山洞、地穴、飄流無定,本是世界不配有的人。』(來11:36-38

  第二年假期,我姑母决定要回來探親(我祖母和我們住在一起),幷要親自動員我去投考大學。我父親事先得知此事後,很感挂慮,因他知道姑母是很固執己見的,我的志願又是不可能被改變的。她既不能說服我,我也不能說服她,結果勢必弄得不歡而散,對姑母也無益處。於是我父親就開始為此事禱告說:如果我姑母此次回來探親,對她本人和大家都無益處,就求主攔阻她暫不回來;如果主允許她回來,就求主在她心塈@工,改變她的錯誤看法,以免産生不必要的矛盾。結果,主果然垂聽了我父親的禱告。在我姑母回來之前,主又賜她一個關於我的异夢。由於此夢的功效,她這次回來後真的沒有再勸說我投考大學。她先到嘉定中學看望我的祖母和父親,最後再來上海滬北教會看望我。關於投考大學的事,她一句也不提起,只是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感謝主,主的行事何等奇妙。

  至於我姑母所作的夢,她一句也不告訴我。也許因她認為此夢不吉利,告訴我徒然增加我的憂愁。但她却把此夢的內容和解釋告訴了我父親。以後我父親又轉告了我。其實我得知此夢後,非但不憂愁,反而深受激勵。她夢中見我成了一個孩童,正站在教堂講臺上講道。她見我的臉形也改變了,前額很寬,眼睛大而明亮,臉色嚴肅而純潔,下巴却很瘦小。她看到全會堂聽眾都很寂靜、嚴肅地在聽講。當我講完道時,便從講臺上走下來。她也從夢中醒了過來。她對我父親解釋說,前額寬、眼睛大而明亮,代表有智慧。下巴瘦小象徵老年時有患難。至於是兒童,我父親和我當時體會是純潔之意。後來在幾年之後,我研究到啓示錄十四萬四千人問題時,忽然想起夢中的兒童是否還暗示我將蒙揀選加入十四萬四千人的行列?因『他們原是童身』(『童身』原文是中性字,既可指童子,也可指童女),『未曾沾染婦女』(指未曾被巴比倫教會玷污,未曾接受獸的印記),『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4-5. 17:1-6. 14:9-12)。他們也都是有屬靈智慧的,因『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伯28:28.9:10)。他們末後也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啟7:14)。

  這樣,在我高中畢業後,關於我獻身傳道之事,主藉著我父親和姑母,一連賜下四個異夢。有兩個是靜止的(站著分西瓜和講臺上講道),兩個是活動的(白鴿的飛翔和披著老綿羊皮奔跑);又開頭兩個未講到考驗,後來兩個講到了考驗。這幾個異夢對我通過漫長的信仰磨煉和搖動時期,是一種激勵;對晚雨復興的來臨,也是一種應許;對最後的空前考驗,也是一種預備。這幾個異夢也可能預示了我以後的經歷,先是在弟兄姐妹家庭聚會中『分西瓜』,後是在講臺上傳講真道;先是如鴿子自由飛翔,傳揚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的警告(太24:16.14:6-12),後是『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為基督復臨預備道路(來11:37-38.40:3-5)。

  以上見證寫於五十年代末或六十年代初,正當青年之時。過去以來只有極少數熟人看過,至今(《領受晚雨迎主來》)未有公開發表,是因不想讓人誤解,以爲我根據那個异夢,相信自己必會在十四萬四千人中。异夢中以兒童的樣式出現,有可能暗示成爲十四萬四千人:『他們原是童身』(啓14:4-5);也有可能幷無此意,只是象徵謙卑純潔像小孩的意思,如主耶穌所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回轉,變成小孩子的樣式,斷不得進天國。』(太18:3)。但不論如何,主來的日子確是近了。我也仍然相信我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但願主的聖靈晚雨早日沛降,救靈大工迅速完成(珥2:28-32.2章),靠主得勝末後空前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復臨。

 

四, 我在上海滬北教會傳道時,蒙主神奇恩助,學會研讀默想聖經。

  我是1954年三月開始在滬北教會中作傳道工作的。開始工作不久,我就主持一個查經班。我將教會小圖書室中所有中文的查經書籍都找出來參考,『聖道闡微』和『聖道綱要』當然是其中少不了的二本。我用了很多時間盡所能的預備好每一次的查經提綱,幷且也印出來發給參加查經班的人。可是我每次主講查經時,却感到我所準備的查經提綱幾乎都不能用,講得很刻板,沒有感動力,也不知所以然。尤其感到痛苦的,我似乎突然發現自己不會默想主的話,雖然每天化了許多時間讀聖經,還是不能從中受到很多感動,得到很多光照幫助。當我閱讀一些屬靈著作,如懷愛倫寫的幸福的階梯(即現在的喜樂的泉源),服務的真詮,善惡之爭,歷代願望等書時,每次都是很受感動,很得幫助,但自己讀聖經時卻很少這樣受感動得幫助。

  雖然我從少年時就已獻身給主,天天都有禱告、讀經的生活,也曾在我們教會著名的學府──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受教,幷不斷爲獻身傳道工作作準備,也自以爲準備得不錯了。在學校中學習成績名列前矛,高一時就已擔任安息日學教員。但直到這時正式擔任傳道工作後,才真正感到自己的軟弱和缺乏。我為此甚感痛苦,每次禱告都如負重擔。我不斷懇切求主說:『主阿,我自己都不會讀經默想,又怎能教導別人呢?我自己都得不到喂養,又怎能喂養別人呢?我自己都不受感動,怎能感動別人呢?求你光照我,教導我,使我學會怎樣默想你的話。』我天天爲此在主前迫切懇求,一連求了好多個月,甚至一年之久。主似乎仍沒有幫助我。但我仍不斷懇求,要一直求到得蒙主的恩助。有一天清晨靈修讀經時,正當我最感困苦、饑渴,最需要幫助之時,主的靈强烈地感動、光照、恩助了我,幷從此開啓了我愚蒙的心竅。

  那天早上靈修時,懇切禱告後,我想,我今天要從聖經中找一段對我最有幫助的靈修材料,好好學習默想一下。於是我翻開馬太福音,一章一章的尋找。第一章是耶穌的家譜和耶穌誕生的事,一看就沒有信心,感到很難默想;第二章是東方博士來朝拜聖嬰耶穌,第三章是施洗約翰傳道和耶穌受洗,第四章是耶穌得勝試探等等,似乎每一章內容都很熟悉,怕找不到合適自己的靈修默想材料,就一章一章地翻下去。一看到五到七章山邊寶訓時,更缺乏信心,怕這些教訓更難以默想。正當我這樣一章一章繼續往下翻的時候,忽然我心靈中受到聖靈的責備,不是話語,而是如閃電光照似的突然感受到主責備的意念,比話語含意更豐富,更深刻,更迅速:這樣翻下去怎麽行?主的話都給你一章一章浪費遺失了,難道這樣一本寶貴的福音書,却還找不到你想要默想的靈修材料嗎?我的心一驚,手立即停止不動,不敢往下翻了。隨即有一個命令:不要找了,就從這媔}始罷!我一看,已經翻到馬太福音十三章,耶穌所講的七個天國的比喻,其中第一個是撒種的比喻。

    我立即向主禱告說:『主阿,你既然要我從這媔}始,那麽今天就求你光照、感動、教導我,使我能從中滿得靈性上的幫助。』於是我就開始默想撒種的比喻。結果那天早上我從默想中得到了極豐富的屬靈教訓,心靈大受感動,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經驗。我過去從不記默想聖經的筆記,從這天開始我記下默想的簡單綱要,足可組成二、三個題目。

    第二天早上,我禱告後又默想第二個比喻,結果也得到了很大的幫助。第三天也是這樣。開始時,我還有點懷疑擔心,怕以後是否每次都能得到許多幫助。又以為這幾天得到這麼多幫助,或許是因這些比喻材料對我特別有幫助。正當我這樣想時,心中立即受到聖靈的責備:要信靠主的光照恩助,不要懷疑;要相信聖經的教訓到處都有靈糧甘泉,到處都有真理的寶藏。我立即在主面前悔改認罪,求主赦免和除去我懷疑小信的罪。從此以後,我再也不容許任何懷疑的思想出現。結果,我每一天默想一個比喻,每一天都獲得充足的幫助。接著我又將馬太福音中所有比喻都找出來一一默想,又再默想全書中主的每一事迹和教訓,最後將全書每一章每一節包括耶穌的家譜,都仔細默想了。奇妙的是:主每次都沒有使我失望,每次都使我得到許多幫助。我的信心因此大受激勵,大為增強。接著我就按照次序將馬可福音、路加福音、約翰福音從頭到尾,逐句、逐節、逐章全部默想一遍;以後又回過頭來將四福音中主耶穌的生平事迹和教訓,盡可能按照先後次序逐句逐節仔細默想一遍又一遍。感謝奇妙恩主,每次都憐憫、光照、恩待了我。通過四福音的反復研讀和默想,從此之後我似乎更容易被主的愛感動,我也更喜歡不斷默想主的愛了。在默想四福音後,我又默想聖經其他各經卷,主也都同樣憐憫、幫助了我,使我對主的光照和對聖經的信心都大爲增强了。

  從此,我對構思組織講道題似乎很容易了。以後在研究聖經要道和但、啓預言時,我也都采用了同樣思考默想的方法,不但幫助我更深入全面透徹地明白各有關聖經要道和預言,而且更可從其中多多聯係默想天父上帝無限的大愛,主耶穌基督無限的捨命救贖的洪恩,多多吸取救靈和培靈的教訓。順帶說一句,我在研究但以理和啓示錄預言方面,也都曾遇到許多困難,我就不斷懇求主的光照指引。主至終都大大恩憐、光照、幫助了我。不但如此,主也不斷恩助我寫成了《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啓示錄研究與默想》《聖道和預言研究綱要》《聖道專題研究》《工人培訓》《聖經中的科學》《講道集》(七本)《聖經分卷研究與釋要》(上册舊約分卷和下册新約分卷)等書籍,幷從1994年六月開始,都已先後出版,至今都已數次修訂增補,出版更新版本。一切感謝,贊美主的恩愛,光照和恩助!

  我曾思考過一個問題,當初我深感自己不會讀經默想,不斷在禱告中懇求主的教導、光照和恩助時,主爲甚麽沒有很快幫助我,而是在我經過長達數月甚至一年的懇求,在我最感困苦,饑渴,需要之時,才恩憐,光照,恩助了我?我後來明白了主的美意,是要我永遠牢記主的恩助憐愛,不要産生驕傲的心。『上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如果主很快垂聽我的禱告,迅即幫助了我,我可能會忘記主的恩助,而誤以爲自己的頭腦聰明,善於思考。這樣就害了我了。感謝主,因祂有無限的慈愛和恩惠!

  各位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也許你目前在研究聖經,默想聖言方面也會遇到類似我所有過的困難,希望你不要灰心,只要不斷懇求主的恩助,不斷多用時間研究默想主的聖言,主終必大大光照指引!(路光寫於2006,12,12,修訂於2009,3,52012,6,7

 

五,空前的考驗,和神奇的拯救!

  回憶過去,充滿感恩──神奇的拯救!展望未來,無比歡欣!──加速追求迎晚雨,完成聖工見主面!請看以下見證!
   
本教會是新中國解放後第—批參加三自愛國會 (原名三自革新運動委員會) 的教會。這說明本教會是一向愛國愛教的。但抗美援朝後基督教三自在本教會搞控訴運動,橋頭鎮一批學生和上海時兆報館一些工人被利用,控訴本教會總會會長徐華牧師和總幹事林尭喜牧師等,結果他們不幸被撒除教會職務。他們失去教會職務後,林牧師等開辦生産計算機工廠,自養傳道。深感過去本教會幾十年來却忽略了一項重要工作,沒有將懷愛倫的五大解經著作全部翻譯成中文。於是林牧師帶頭翻譯解釋舊約聖經的《先祖與先知》《先和與君王》,解釋四福音基督生平事迹和教訓的《歷代願望》,解釋使徒行傳和新約書信的《使徒行述》,和講述教會歷史直至基督復臨與新天新地的一切有關預言的《善惡之爭》,並其它書籍。起先有徐華牧師和陳民牧師一同幫助翻譯。後來也有家父羅德老師幫助翻譯。又由以上海滬中堂爲主的青年義工幫助刻臘紙、油印出版書籍,幷寄發給全國各地本會的傳道人和信徒義工。結果造成了上海本教會和全國各地本教會的信仰靈性大復興。但1958年開始以上海林牧師爲首的一批牧師,長老,青年傳道人和義工竟因此長期被囚勞動改造和勞動教養。但感謝主,最後他們各人經過國家法院重新審查案件,全部撤銷原判,宣告無罪,獲得平反。後來徐牧師,林牧師等人,又被上海市基督教二會領導所委任,擔任二會委員,和沐恩堂本教會息日聚會的正副堂主任。路光

神奇的拯救

近二十位爲主被囚,最後全部無罪釋放!

  1958年,我們上海基督復臨安息日會,至少有十位傳道人、長老和信徒,因翻譯、印發懷愛倫的宗教著作,和堅守、傳講安息日的真理,而被政府逮捕、判刑,定爲反革命份子,送往外地農場、礦山勞動改造和勞動教養。
  林堯喜牧師首先於1958 4月18因此被逮捕,被視反革命集團頭子,後被判處十五年徒刑,送往安徽勞動改造。
  龔國榮長老也因堅守安息日,幷熱心傳道,而於1958 7 1日被逮捕,判處十五年徒刑,送往青海勞改。
  我父親羅德原爲本會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英文老師,直到學校被政府接管,按排到其他中學任教。後因堅守安息日,學校不同意,只好被迫退職在家。又因幫助林牧師翻譯一些懷氏宗教著作,於1958 9月被政府拘留,10月又改爲逮捕,判處十二年徒刑,送往安徽勞改。
  焦洪志弟兄因堅守安息日,被醫學院開除,又因獻身傳道,組織印發懷氏著作,而於同年被捕,判處十二年徒刑,送往青海勞改。
  楊大衛長老也因熱心捐款、支助印發懷氏著作,勸勉信徒守安息日而被判處十年徒刑,送往安徽勞改。
  張光華長老也因此被定爲反革命份子,被判管制三年,後又送往安徽農場勞動教養。
       
還有,邵力聖、焦洪濤、沈斌忠等弟兄,也都因此被判勞動教養。周康齡牧師的兒子周作良弟兄也因此被判勞動改造。
  此外,徐華牧師也曾幫助林牧師翻譯懷氏著作。曾在1954年被捕判刑。後來在1962年又再度被捕。還有一位戎幹清弟兄,則最先爲信仰被捕,殉道於獄中。
  三年之後,1961年,又有四位弟兄姐妹,被控在公園中聚會等,而被政府逮捕。其中鄭昭榮長老被判徒刑三年,送往外地勞改。鄭昭光弟兄、沈斌義姐妹(焦洪志弟兄的妻子)和朱愛真姐妹(王志明弟兄的妻子)也被送往外地勞動教養。 
  1964年,黃兆堅牧師也被控暗中傳道,被判處八年徒刑。他在獄中也繼續向同被囚禁的人傳道。後又送往犯人工廠繼續勞動改造,直到1979年。
        1970
年,黃兆勁醫生也因在廠堸磽u安息日,幷借宗教書籍給朋友看,而被定爲反革命份子,送往青浦農場勞動教養三年。
       
還有薛蘇民弟兄也曾因爲寫信給毛主席,勸他信耶穌,而長時間被囚禁在看守所中,進行審查,最後被釋放。

他們是有福的

  上述爲主被囚的衆父老弟兄姐妹都是有福的。主把他們投在烈火的試煉中,是爲要熬煉他們成爲精金,以備將來在主的聖工上重用他們。他們後來也都蒙主神奇的救護,在經過三年極嚴重的自然灾害,和十幾年或二十幾年的磨難歲月,許多勞改犯人都已先後去世的情况下,他們却都能活著回來,平安回到家中,而且他們幾乎每一人都靠主心中平安、喜樂。他們的信心、愛心和盼望也都格外加强。他們中絕大多數人回來後,都熱心於聖工。有些同工、同道至今仍在主的聖工上蒙主所重用。也有幾位已在主內安睡。還有,在主的恩眷下,上述爲主被囚的每一位同工同道的案件,經過法院復查,都已被撤銷原判,宣告無罪,獲得平反。黃兆勁醫生和黃兆堅牧者是在1978年和1979年最先獲得平反的。林堯喜牧師是在1991年最後獲得平反的。一切感謝、贊美歸主名!

我的幾次蒙主神奇救護的見證

    至於我本人,若不是由於上帝神奇救護,至少有十次我會被捕入獄。特別是其中有幾次,在人看來極爲嚴重,必定會被捕入獄。當時我好像已落入獅子坑,和被丟在火窰中。但上帝却封住獅子的口,不讓獅子吞吃我,也不讓烈火傷害我。
  因爲自從1958年各教會進行大聯合以來,我們教會很快被取消自己單獨的聚會,政府和三自禁止傳道人或信徒有任何私下的宗教活動,即使二個人在一起禱告,或談論宗教信仰也屬非法。情節輕者則審查交代,重則被捕入獄。至於宗教文字在暗中傳閱,更屬嚴厲禁止。然而事實上,我和弟兄姐妹之間的暗中來往、交通、聚會從來沒有停止過,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在最危險的年日中,我們之間的暗中來往、交通、聚會,也從來沒有斷絕過。
       
我們時常在密室中,或在僻靜、郊外的公園中,彼此交通、聚會,從幾個人,到十幾個人。我們也經常在夜晚,兩三個人在安靜的馬路上一邊走、一邊講,進行安慰、勉勵和交通。我也曾在其他教會的幾家信徒中,進行秘密的查經和聚會,以發展信徒。例如其中有一家夫婦二人,有三子、三女、媳婦、女婿、姨母、外婆等十幾人,幾乎都住在一幢房子內,我每星期六晚上都暗中去他們家中主領他們的家庭聚會,經年累月爲他們查經、講道。後來他們全家、親戚十幾個人都已接受本會要道,幷遵守主的安息日。
  此外,那時我也將自己寫的許多要道、預言、培靈講道和布道的小册子等(抄寫在練習本上),暗中借給弟兄姐妹和他們的家庭閱讀。 

好像落入獅坑、火窑中

    雖然我們當時都極爲謹慎、小心地進行著這一切秘密的交通、聚會和文字寫作與傳閱工作,但有一些後來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還是被紅衛兵和政府方面追查到了。
  例如我們某次在公園中十二人的一次宗教活動,後來被駐守在林牧師家中的紅衛兵追查到了。當時有公安政法學校的紅衛兵,共二十人住在林師母家中(林牧師還在安徽勞動改造),有二周之久,從早到晚批鬥林師母,分開逼她和她的孩子坦白交代,平時和那些教會堛漱H有來往,暗中進行了那些宗教活動。起因是林家的幾個孩子從小學到中學,在學校堻ˋ磽u安息日,加上父親又是反革命份子,紅衛兵决心要迫使他們放弃安息日的信仰,幷追查他們和教會中那些人有來往。起先他們都不肯說,幾天後紅衛兵從最小的孩子,小妹妹身上打開了缺口,那時她大約還只有七、八歲大。在被套引之下,她承認他們幾個姐妹和哥哥曾到某公園去玩,還有其他人同去。幾經多方逼問,得知還有羅叔叔、秦叔叔和他的六個外甥、外甥女,共約十二個人一同去玩,而且羅叔叔還講了聖經道理給他們聽。紅衛兵在向她和她哥哥姐姐們逼問追查後,接著又去逼問秦弟兄和他的幾個外甥與外甥女。幸虧林家兒子已立即把情况寫在一張紙上,暗中送到秦弟兄家,壓在一塊肥皂下,告訴他們:只講了這一件事,其他都沒有講,讓他們有一個思想準備。
  紅衛兵一進入秦家後,就開始批鬥秦弟兄和他的大外甥,在他們頸項上吊凳子,又給秦弟兄剃了陰陽頭,幷又在另一房間追查其他五個外甥、外甥女,同時逼他們交代在暗中參加了那些宗教活動。他們因事先知道了情况,也只講了這一件事,其他都不講。紅衛兵臨走時,還要他們把所講的情况詳細寫下來,交給派出所戶藉警,轉交給他們。又說:『不要以爲我們對你們很厲害。我們在家中這樣批鬥、批鬥你們,還是對你們客氣的。對羅厚康就不是這麽客氣了,他是要抓到堶情]監獄中)去批鬥了。』於是他們把一切情况告訴了我。因他們未將所寫的材料交給戶藉警,紅衛兵最後又來了一次,拿了材料。
  隨後又有一個嚴重情况發生了,我曾先後將我所寫的好幾本小册子,如『十個童女』、『聖靈充滿』、『晚雨復興』、『求主教導我們禱告』、基督寫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和寫給老底嘉教會的書信,但以理一章、二章的解釋……等等,借給林師母和她的孩子們看,也都被住在他們家中的紅衛兵追查到了,知道是我借給他們看的。其中但以理一章、二章的解釋(寫在二本練習本上),早在他們家中抄家時,就已被紅衛兵搜查到。
  同時在另一處,也有另一批駐守在三自機構中的紅衛兵,用謊言逼問一位老牧師說:『羅厚康已經被逮捕了,他交待了你許多情况。你要老實交待,你和他之間有甚麽宗教活動?』結果段牧師信以爲真,也就把我過去寫的,幷借給他看的『基督達與以弗所教會的書信』和『基督達於老底嘉教會的書信』兩本手寫的小本子的事,書面交代了出來。(這件事,我當時一點不知道。很久後我在路上遇到了段牧師,他很驚奇地問我說:『你甚麽時候從監獄中被放出來的?』我說:『我從來沒有進去過阿。』他又問:『那麽有沒有人來查問過你?』我說:『沒有。』他更感到奇怪了。於是他把上述一切情况都告訴了我)。

一場狂風暴雨迅即來臨

       當我得知秦弟兄和他外甥、外甥女被批鬥後,即知一場狂風暴雨迅即來臨了。按人看來,我必定要被抓、被鬥了。我也一邊忙於事務,一邊在主面前祈禱、默想、仰望了一日之久,整日心中思念著如何應對。當傍晚去江邊祈禱、默想時,忽然得蒙閃電似的光照,心中立即充滿了平安、喜樂。再也沒有絲毫懼怕的思想。我一心要爲主作最柔和、仁愛的見證,幷也靠主作好了一切被捕、被鬥、被打,甚至殉道的最壞準備。因我被抓進去後,如要堅持守安息日,或是被批鬥時不肯污辱我的信仰,或是不能向毛主席的像鞠躬,或是不願多講和弟兄姐妹的宗教活動和來往情况……等等,按常情紅衛兵一定會毒打我。當然我仍在主的手中,主若不許,甚麽都不能臨到我的身上。我雖然不相信主會讓我殉道,我相信將來聖工復興後,主還有許多工作要我作。但我仍靠主恩助,爲被打殘廢,或是殉道,作了最壞的思想準備。因我感到不能有任何一點懼怕,否則,我怕甚麽,就肯定會在甚麽上跌到,撒但就必定會在這一點上勝過我。

神奇的救護

  然而上帝施行了神迹奇事,救護了我。我天天等待著紅衛兵或公安局來找我,但奇怪的是他們却一直沒有來,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過去了,却始終沒有任何人來查問我這些事。我後來看明瞭主的旨意,因上海許多忠心的主的僕人和聖徒都已先後被捕入獄,主在外面也要留下祂個別的僕人,爲要多多安慰和堅固祂分散的百姓(賽40:1)。

又一嚴重而痛苦的事件

        在上述事情發生之前,還有另一件嚴重的事發生了。我多年來所寫述的但以理、啓示錄逐章、逐段、逐句的詳細講解,多種聖經要道的講解,各種培靈講章、布道小册子......,共有成百萬字的手抄本和研究資料等等,連同兆堅的許多研經筆記和文字手稿等,全部從黃兆鈺姐妹家中被抄去了。我當時難過極了,似有一塊大石頭壓在我胸口。我那時一點也不害怕會因此被捕入獄了,甚至我在想,假如可能的話,我寧願進去坐牢,以換回這許多文字。因這些都是多年來的心血阿!幷且爲了這些文字,過去冒了多少次風險,從寫作,到傳閱的每一過程,若有任何一點差錯,就可能造成嚴重後果,然而却一直蒙主保守了下來。原想這些文字在以後聖工復興時,還可整理出版,在傳道聖工上發揮更大作用,但如今却被一掃而空。正在我心中難過之時,主的靈安慰我,使我想起祂的應許:『勇士搶去的豈能奪回,該擄掠的豈能解救麽?但耶和華如此說,就是勇士所擄掠的,也可以奪回,强暴人所搶的,也可以解救。』(賽49:24-25)。

再次奇妙蒙拯救

    從此我每次禱告中都爲此迫切呼求。我說:『主阿,如符合你的美意,如能榮耀你的聖名,如這些文字以後對聖工有幫助,求你施行神迹奇事,把它們拿回來。』但我當時還不能肯定主一定會把它們拿回來,因主幷沒有給我這樣明確的應許,只是說:就是勇士所擄掠的,也可以奪回,也可以解救。於是我每次爲此祈求時,接著也都加上一句:『但假如你的旨意容許它們被毀掉,就求你今後一定要將更多、更好的文字賜給我們,或是藉著我再寫,或是藉著其他同工寫。你必不讓他們毀滅這些真理亮光。』如此,我的心靈得以不斷因信交托、安息在主無限的權能、智慧和慈愛中。感謝、贊美主,這樣禱告了五個月之久,主果然施行了奇妙大事,使被抄去的多達好幾大包的文字(包括兆堅的許多文字),又都被取回來了。一切頌贊歸主名!

國內宗教政策初步開放

  國內宗教政策,在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已開始放鬆,本會和各教會的家庭聚會都漸漸多了起來。約在1979年底,我們上海本會已有了一、二個公開的家庭聚會,彈琴、唱詩、禱告、講道,如同一個會堂一樣。我每安息日和平日都去主領講道。我也到七、八個個外教會的家庭聚會中傳講聖經要道,從1979年底到1986年初,有將近三百個信徒和傳道人調轉脚步,遵守安息日,成爲本會信徒。我們的家庭聚會也不斷增多起來。我當時最忙碌時,每周要領十一個家庭聚會,去傳講聖經真道。在上帝明確的呼召和帶領下,我和內人在1986年三月離開中國時,我們上海的同工同道已有將近二十個家庭聚會。我們已經先後二次,借用閘北堂和懷恩堂的浸禮池,爲150多位信徒施行了浸禮,還有好幾十位信徒正急等著受浸。路光寫於2002,1,11.修訂於2022.6.282022,10,31.

 

六,主怎樣恩助我初步完成了

《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和《啟示錄研究與默想》書稿

  我年少歸主立志獻身傳道後,就一心想要深入研究但啓預言,當時也沒有甚麽好的中文參考書,只有一本很簡單的但以理和啓示錄的句解。後來雖然有了一本較好的中文《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由林思瀚薑從光所著),但由於我的要求很高,甚至過分的嚴格,每節預言,都要求能正確解釋,幷有充足的歷史根據,精確証明預言的應驗,以致在我早年研究但以理,特別是啓示錄預言時,遇到了很多的困難和疑問,幷感到缺乏更多資料,而停頓下來。我就將一切的困難和疑問全部交托主,求主光照幫助,我再去研究別的預言。感謝主,後來主都一一光照幫助我,使我對但啓預言的每一句似乎難懂的都能明白了,幷確證他們的應驗。從此我對上帝默示的聖經和但啓預言的信心,大爲增强。我後來不但參看烏利亞.史密斯的英文名著《但以理啓示錄的預言》,甚至也從本會英文『聖經注釋』中尋找材料,我更多次到圖書館中,將中國編著的歷史著作和蘇聯科學院編著的歷史著作,都找出來,一邊翻查,一邊抄下所需要的資料,我想盡可能多用些無神論者所寫的歷史資料,証明古老聖經預言的奇妙應驗,更能堅固大家的信心。我當時甚至想查找幷証明羅馬分裂成十國的歷史,這實在是很困難的一件事,主也都幫助和達成我的心願。我也將所找到的一切歷史資料,都結合到但以理和啓示錄預言的解釋中。

    我對但啓預言的研究大致可分三個階段:19488月至19538月是屬於初步研究階段。19538月至19577月是屬於進一步研究階段,但感到參考資料缺乏,遇到不少困難,特別在但11章預言和啓示錄預言研究方面。19578月開始,我又更進一步一邊深入研究和默想但以理啟示錄預言,一邊寫下但以理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的書稿,到1966年文革開始前,已初步完成絕大部分書稿。想不到這些書稿連同其他一切研究聖經的文稿,在19669月被紅衛兵全部抄去。當時心如刀割,寧願坐牢,也不願失去這許多文字書稿。原想在晚雨復興時,這些文字書稿可被主所使用,如今卻被一網打盡。正如以上所說在我心中極痛苦時,主忽然用二節經文光照安慰我:『勇士搶去的豈能奪回?該擄掠的豈能解救嗎?但耶和華如此說:就是勇士所擄掠的,也可以奪回;強暴人所搶的,也可以解救。』(賽49:24-25)。於是我就決心為此日夜不斷懇求:『主阿,這許多被抄去的文字書稿,若是以後對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的靈命信仰有幫助,對晚雨復興和真道廣傳有幫助,就懇求你顯出你的大能將它們奪回!你已應許能將它們奪回!若是你的美意容許它們被毀掉,那麼也要懇求你以後將更多更大的真理亮光賜給我們,或是藉著其他同工同道再寫,或是藉著我再寫,你必不會讓這些文字書稿中的真理亮光被消滅!』每次這樣懇禱之後,心靈就稍得安慰。果真,在這樣切心懇禱五個月後,又蒙上帝神奇保護,被抄去的全部取了回來。我又得以在上帝的恩助之下,用了好多年的時間,繼續深入研究和默想但啓預言,直到完成全部書稿。

  在完成書稿以前,當但啓預言差不多都研究完之後,最後還剩下二大難題無法解决,我只好懇求主的光照和幫助:

  (一)一是關於啟17:8和啟17:12二句預言的正確解釋。關於啓十七章大淫婦騎在朱色七頭十角獸上的預言,懷愛倫早在一百二十年前所出版的《善惡之爭》第2138章中,就已作出了非常明確的解釋:中古時代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是單指羅馬教會說的。但末後的『巴比倫大城』陣容已有所擴大,已包括了她的女兒衆『淫婦』所代表的一切和羅馬教會相勾結,跟從她的榜樣,離經背道,藉著政權强迫人守星期日,或禁止人守安息日的背道的基督教會的聯合機構在內;此外也包括她的女兒『一切可憎之物』所象徵的所有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實爲交鬼術)在內。因此末後的巴比倫大城實際上是指以羅馬教爲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另參:善惡之爭36609,35593,599,36612,39638頁)。他們實際上也就是啟示錄中多次提到的『獸』和『獸像』的大聯盟(啟13:11-18. 14:9. 15:2 20:4)。他們也就是那組成末後巴比倫大城的『三段』(啟16:19)。他們也就是那『從龍口(也就是從撒但邪靈而來的招魂術的口),獸口(也就是指羅馬教的口),幷假先知的口(也就是指背道基督教的口)中出來』的『三個污穢的靈』的『住處』和『巢穴』。(啟18:2. 16:13,14)。

  至於對啓十七章大淫婦所騎七頭十角朱紅色的獸的解釋,由於善惡之爭一書中沒有具體講解,因此本會中存在各種不同看法。最先有人認爲這朱紅色獸有可能是指過去聯合國組織。近些年來有人認爲啓十七章的大淫婦是指羅馬教會,而她所騎的獸也是指羅馬教皇權。這種解釋明顯是有矛盾的,因預言中提到這獸和它頭上的十角最後『必恨這淫婦,……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17:16)。另外大淫婦(原文是陰性)騎在有十角的獸(原文是陽性)身上,也象徵她『是管轄地上衆王的大城』,象徵『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啓17:2,18)。可見,不可能將大淫婦和所騎的獸都解釋爲羅馬教權。

  其實,啓十七章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上』的异象,相當於十三章兩個獸合起來的异象。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相當於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是指羅馬教,但她末後陣容已比前擴大,因包括她的女兒衆淫婦所代表的各背道的基督教,幷『一切可憎之物』所代表的招魂術教派等在內。朱紅色的獸相當於第二個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美國,但陣容也比前擴大,因包括『十角』(西歐列國)聯盟在內。十角最後會『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啟17:13)。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上,說明在宗教信仰的事上,朱紅色的獸被大淫婦所操縱和利用,正如前面兩角如羊羔的獸,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也是被形狀像豹的獸所控制和利用,因兩角如羊羔的獸最後會强迫人拜獸和獸像,幷接受獸的印記。其實,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早已提到了這方面的情况:末後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實際上是指以羅馬教爲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她將要控制與利用美國和『十角』(西歐列國)制定星期日律法,以强迫人守星期日,幷最後在晚雨復興,千萬人掉轉脚步,遵守安息日後,禁止人守安息日(可詳參善惡之爭36609,35593,599,36612,39638頁)。

  關於啓十七章大淫婦和所騎的七頭十角朱紅色獸的解釋,我早在五十年代末或六十年代初就已初步明白了上述的正確解釋。我雖然相信這樣的解釋是正確的,而且幾乎每一句預言都可精確應驗,但其中還有二句預言很難解釋:一是啟17:8:『你所看見的獸,先前有,如今沒有,將要從無底坑堣W來,又要歸於沉淪。』二是啟17:12:『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他們還沒有得國,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同得權柄,與王一樣。』於是我就懇求主:這是一個重要的預言,求你一定要幫我完全明白,消除所有疑點。這二句預言究應怎樣解釋呢?感謝主,主果然光照了我,使我能真正明白,幷精確的解釋了這二句預言(詳見《啓示錄研究與默想》或《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中的詳細解釋)。

  (二)另一大難題是關於但十一章每一節預言的精確解釋。我參看了本會幾乎所有的解釋,都未能作到這一點。首先其中最難解釋的是但11:25-27的預言,林思瀚和薑從光合著的中文《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一書對此預言的解釋,似乎順理成章,但却找不到歷史事實的根據。英文的烏利亞.史密斯的權威著作《但以理啓示錄的預言》,對此預言的解釋却是結合到一百幾十年前的一段歷史,使系統的預言産生了斷裂和移位,顯然是不能接受的。我又查考本會英文《聖經注釋》中的解釋,更是過於簡略而未能系統地精確解釋有關的預言。於是我最後只能懇求主的幫助,否則將無法明白。我說:主阿,我知道但十一章末段的預言是屬於未應驗的預言,更為重要而關係重大;但如果前面南北王的預言未能作出精確的解釋,幷証明在歷史中獲得奇妙的應驗,也會影響到人們對末段未應驗預言的信心,因此懇求你幫助我能真正明白!除了你的幫助,我已無法明白。當我這樣禱告後,很奇妙,主立即使我心中有了一個新的想法:這段預言應繼續應驗在羅馬皇帝康士坦丁身上,如果在他的歷史中能找到一場和他政敵的戰爭,而且是以少勝多,統一了全國,那麽這段預言和以下的預言,都可得到精確應驗了。於是我立即從家中找到一本英文的羅馬帝國衰亡史,幷迅速查找有無這段歷史,結果真的找到了確有這段歷史。一切感謝讚美主!

  還有,對更重要的但十一章末段預言的解釋,也特別感謝主,早在五十年代末或六十年代初望潮和我即已獲得較精確的解釋,並且至今看來仍將會這樣應驗(詳見九十五題聖經要道和但啟預言中的詳細解釋,或《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中的詳細解釋)。

  就這樣,靠著主的光照和恩助,《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和《啓示錄研究與默想》的全部書稿最後得以完成,並於19863月被帶出國外。以後又於1995年第一次出版了《啓示錄研究與默想》,1996年一月也第一次出版了《但以理書研究和默想》。接著也數次再版增印。以後又於2004,12,252005,11,142010,6,15三次修訂增補出版了《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幷於2004,12,202005,11,142010,10,2三次修訂增補出版了《啓示錄研究與默想》的更新的版本。一初感謝主恩!(路光寫於2006,12,12,修訂於2009,3,52012,6,7

 

七,在主恩助之下寫成了《聖道專題研究》一書

──神奇的感動,奇妙的帶領!

  我們末後上帝的餘民負有責任將永遠的福音(太24:14)和三天使的信息(啓14:6-12)傳遍天下。對未信主的人來說,首先要將永遠的福音(也即天國的福音太24:14)傳給他們。正如主耶穌在世時『宣傳上帝的福音,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4-15)。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不但能赦免我們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且能將我們『從罪惡堭洏X來』,使我們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也即因信成義(太1:21.1:16-17)。天國的福音不但我們在傳,其它教會也在傳;雖然有好些人傳偏傳錯了,但也有些主的僕人傳的是純正福音,而且傳得很有能力。我們上帝餘民更應傳得純正、全備而大有能力。對已信主的各教會的基督徒來說,我們有責任要將聖經真道和三天使的信息傳給他們,幫助他們作好準備,迎候基督復臨。如路光過去所撰寫的救恩和律法的七個題目,有關基督復臨,千禧年,新天新地,人死後情况,靈魂的問題等各題,和但啓預言三天使信息等各題(都包含在『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中),都是爲這樣的目的而編寫的材料。在一般情况下,我們不宜一開始就向他們宣講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更不要一開始就大講特講三天使警告,巴比倫,獸,獸像,獸印和但十一章末段預言等等,這是一般教會信徒所不可能理解,而且最易産生誤解和偏見的;甚至也不宜一開始就講解安息日的要道,以免引起偏見,加深誤解,反遭拒絕,所謂欲速則不達。

  我過去在1979年國內文化大革命後約有七年的時間,被邀請在其它各教會信徒的許多聚會中傳講聖經要道,最忙時每周要主領十一個聚會,其中約七、八個是屬於星期日信徒的聚會,我一般都先講解: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是我們一切信仰教義的根據和標準,接著就宣講救恩和律法的七個要道題目(救恩,蒙恩得救和作成得救的工夫,救恩和律法的關係,聖經中的兩種律法,上帝的誡命,安息日的神聖,七日的第一日的沿革),接著就趁熱打鐵,講解但以理二章和七章的預言,證明羅馬天主教皇中古時代怎樣改變安息日爲星期日,怎樣迫害基督徒,强迫人守星期日,禁止人守安息日。也初步講到了但七章中查案審判的真道。有時也繼續宣講但以理八章九章預言,進一步研究潔淨聖所,查案審判,這實質上已是屬於第一位天使的信息。我也繼續傳講基督復臨,千禧年,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幷重新創造新天新地的預言。再講人死後的情况和復活的盼望,靈魂的實質和招魂術的真相,以及其它婚姻、健康、經濟、聖禮等題目。關於啟示錄中的預言,我常是放在最後再講。我應當作個見証,我那時從沒有遇到任何一個人和我辯論,或反對和不接受這些聖經要道的,結果幾乎所有的將近三百個信徒和傳道人都掉轉腳步,遵守主的安息日。直到今日我仍然感到上述傳講的內容和次序是更爲快速而有效的。

  大約在1983年,我每次主領家庭聚會,在唱散會詩時,都會情不自禁地有一種思想涌上心頭:這麽重要的聖經真道,只有少數人聽到,太可惜了。接著就有一句經文來到我心中:『人點燈,不是放在鬥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太5:15)。由於這樣的思想不斷重復出現,起先我還有點怨怪自己怎麽老是有這樣的思想。但我忽然感到是主在提醒我當作甚麼工作。我禱告思想後受感動,明白了主的意思,是要我將這些年來在聚會中所傳講的內容寫出來,這樣就如將就燈放在燈臺上,可幫助更多的人。雖然我早自五十年代末,就開始研究寫作了,但當時是開始寫述但以理書逐章研究的內容,以後又寫啓示錄研究的內容。此外也寫些培靈慰勉,和佈道小冊的內容。但現在所受的感動是要我將這些年來在家庭聚會中所傳講的聖經要道寫出來,使更多的人能相信接受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的信息,預備迎見主的復臨。

  於是我首先寫了我所感到的最重要的內容《救恩和律法》一書的七個題目:一,救恩。二,蒙恩得救和作成得救的工夫。三,救恩和律法的關係。四,聖經中的兩種律法。五,上帝的誡命。六,安息日的神聖。七,七日的第一日的歷史沿革。當時心中不知怎麽會有一重迫切感,感到這樣逐題寫太慢了,還是儘快將所有講題的綱要先寫出來,然後再寫其它題目。接著我就寫了《聖道和預言研究綱要》一書(共七册)。感謝主,外地主內同道首先幫我寫臘紙,油印了二、三千本《救恩和律法》一書,還送了我一本。接著又幫我印發了《聖道和預言研究綱要》一書。但後來,聽說他們在印安息日學學課時,出了問題,不能再幫我刻印了。

  我在禱告中說,主阿,我的文字寫作工作,只剛剛開了一個頭,就沒有地方再印了。怎麽能將它放在燈臺上呢?主立即感動我說:這事你不要管,交給我,你只管繼續寫其它題目。於是我就開始寫其它題目,如基督復臨,復臨的預兆,千禧年,基督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幷重新創造新天新地),人死後的情况和復活的盼望,靈魂的實質和招魂術的真相,……等等,基本上屬於《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中的內容。直到1986年三月我蒙召出國,爲本會亞洲佳音福音廣播電台撰寫布道稿件。我第一年就寫了聖經的基本要道,和工人培訓的系列講題,以後又寫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講題,和其它各系統要道題。……想不到我的講道稿件真的放在亞洲音(後改爲希望之聲)福音廣播電台的燈臺上了,而且果真幫助了更多基督徒和傳道人掉轉脚步,遵守安息日,加入本會。這些從1983年開始所寫的書冊內容也可說就是後來編寫《聖道專題研究》一書的初稿。

  19948月至19954月期間,先後出版了《救恩和律法》《救贖的計劃》《預言的信息》《救靈和培靈》《信仰和生活》五本書册。1996年又將五本書册合編修訂補充而成《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並於199663正式出版,隨後又稍補充再版。以後又於2005,11,202007,8,192010,6,15,和2014,3,18四次修訂增補和出版。一切感謝主恩!(路光寫於2014,3,18)。

 

八,奇妙的帶領!我們爲甚麽申請出國?

  我是從年少時就已獻身一生在國內傳道。後來和黃兆鈺姐妹結婚時,也共同有一心志終身在國內傳道。兆鈺的大弟黃兆基是美國的醫學博士,外科專家,一九七八年曾來信要我們二人先申請去美國。我們說明瞭自己的心志,謝絕了他的美意。一九七九年他得知弟弟平反後,來信要我們全家十一人一同申請去美國,幷已在北京美國大使館爲我們辦好了一切手續。結果他們全家九人在一九七九年十月下旬一同去了美國。我和兆鈺二人沒有申請,仍决心留在中國傳道。

  有一天,大約是一九八四年十一月或十二月的一天,我們接到兆堅弟從香港的來信,他當時在香港本教會東亞委員會擔任福音擴播部主任,提到那堹吨硅眴絳s播的寫稿人員,想要我去幫助他們的工作。我忽然感悟到,我這媦g了許多稿件無處印,而那却缺少寫稿的人;如果我寫的許多福音真道稿件能在亞洲電台中廣播出去,豈不是將真理亮光放在極高的燈臺上,使成千成萬的人得到真理的光照麽。但我又想到,如果我出去了,我就將失去在國內廣大福音園地親自作工的機會,而且這正是我從小以來夢寐以求、日夜想望的一天:我能在國內接受晚雨聖靈的澆灌,投入聖工的復興,幷蒙主所重用。於是我猶豫不决了。但我想還是應將此事放在禱告中,求主指示和帶領。這是我生平以來第一次在考慮要不要出國的事。由於我父親十二月份將去香港探望女兒厚美和女婿兆堅,我們就託他帶去一信,問他們那堿O否真正需要寫稿的人。如果確有此需要,我們願將此事放在禱告和考慮中。

  想不到我父親大約一九八五年三月初回上海後,立即帶來兆堅和兆勁方面的音信,說兆鈺的母親已在二月二十八日從美國寄出一信給我們,要我們收到此信後,立即去辦理申請到美國的手續,因工作方面的確有此需要。

  我們當時感到怎麽這麽快就要我們申請出國了,我們實際上還未能决定要不要離開中國。於是我們感到嚴肅起來,必須立即在禱告中尋求主的指示和引導。因在此重大的人生道路上,若隨己意走錯一步,將會破壞上帝對我們一生的美好旨意,而遺憾終身。於是我不斷懇求上帝說:求你指示我,是不是要出國擔負此工作。我不强求你一定要給我甚麽异象或异夢,但我懇求你不論用甚麽方法,一定要使我確切明白你的旨意,使我有足够的証據,確知我是行走在你所指引的道路中。

  同時我們也在等候兆鈺母親二月底所寄給我們的信。從美國寄來的信一般七日就可以收到,慢則十日必可收到。但我們從三月七日起,等到八日,九日,十日,一直到十二日都未收到來信。兆鈺說,看來不是主旨意了罷?第一封來信要我們申請就遺失了!兆鈺和我也常爲此禱告,如不符合主的旨意,就求主攔阻。我當時沒有答話,却退到主面前跪下,作了一簡短禱告。心中立即有一個感動,不是主的攔阻,來信很快會收到。我也將此感動告訴了兆鈺。果真到了十三日,就收到了母親的來信,尤其奇妙的,在信封上還蓋了一個印章,上面印了一行字:『MISSEND TO JAKARTA』,意即『誤送雅加達』(雅加達是印度尼西亞的首都,是世界人口衆多的第二大城市,其中設有華語的福音廣播電台)。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我當即感到這是主給我們的一個預兆:這次我們的申請過程,也會像這封來信一樣,雖然會有遲延,但最後卻美好而通達,即所謂『雅(美好之意)』『加(加上)』『達(通達之意)』。兆鈺當時補充的體會也很有意思,她說雅加達也是她經常在晚上收聽的KTWR雅加達國語福音廣播電台,可能暗示你要去從事福音廣播工作。

  果真非常奇妙,後來在我們一年的申請等候過程中,在上帝的神奇引領安排下,在五個重要關口,先後遲延了兩個『四十日』,兩個『七個七日』,和最後攔阻了『二十一日』(太4:2.9:25.10:13),使我們從中獲得一系列奇妙証據,使我們不能不堅信這次出國申請,是在上帝的確切帶領之下。真是四次遲延,又加攔阻,但最後却美好通達。關於這方面的詳細情况,我暫時就不講了。因我在原文中寫得太長了。

  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七日,我們離開了土生土長的上海。二十日從深圳到達香港,和兆堅、厚美、衆祥歡聚七日,也和柯牧師夫婦,幷同工們歡叙。我們也特別感謝香港東亞委員會會長柯牧師的愛心關懷、安排和幫助。由於我當時只能申請移民到美國,我必須在美國住滿一年後,才能申請來香港教會工作,所以東亞委員會保送我去美國本會大學進修一年,同時我也幫助東亞委員會廣播部寫福音稿件。我們在二十七日離港赴美,到美國也是二十七日,承蒙衆弟弟、衆弟婦、還有劉牧師等來機場迎接。在三弟兆勁家中也見到了年老的母親,不勝歡樂,住了四、五天。四月一日上午大弟婦勵文就開車送我們去羅馬林達大學拉西耳拉校園進修一年。我也同時幫助東亞委員會寫些福音稿件,如聖經要道研究,義工培訓材料。七月十六日柯牧師又帶來全球總會副會長兼總會東亞委員會會長的公函,在南加州本會區會內,再次正式按立我爲牧師(以前在國內時已由徐牧師、林牧師、焦牧師一同在家媟t中按立我爲牧師)。

    這次大學春季學期正好是從四月一日開始的,我是由東亞委員會保送進入大學進修的。每月生活費,租房費,醫藥保險費,以及一切學費等,都由東亞委員會付給我們。一切充足有餘。我們住的房子也很大,幷有各種家俱。主恩豐盛,超過所求所想。一九八七年五月份教會為我辦好一切手續後,即按排我來香港東亞委員會工作至今。一切感謝主的帶領、安排和恩助,使我們能藉文字和廣播傳揚主的真道! 路光寫於19882001年之間,修訂於2020,9,10.

 

九,在香港東亞委員會員會和華安聯合會工作

  因教會已為我們辦好一切手續,在一九八七年五月十四日,我們即來到香港。我在東亞委員會工作多年,後又在改建的華安聯合會工作多年。當時黃兆堅牧師是福音廣播部主任,黃友誠牧師和我就擔任助理主任。他負責對不信的人傳福音的工作。我負責對慕道友,新老信徒和基督教各教會的信徒,與傳道人的傳講聖經要道和但啟預言的工作。我在美國大學神學系進修一年時,就已用一半時間寫了半小時的節目聖經要道研究(相似於後來《聖經要道研究》一書的內容)和義工培訓(相似於後來《工人培訓》的內容)的二個節目,由我的愛妻兆鈺抄寫在稿紙上,寄往香港東亞委員會,由兆堅牧師代爲廣播。我回港後繼續編寫其它好多個節目,如聖經的真道課程,屬於基本信仰一問一答,由二人主持,但以理預言研究與默想,啓示錄研究與默想,聖經中的科學,特大的喜訊,和由我本人主講的永生的真道節目(包含了一系列節目內容,有福音喜訊,聖經中科學,聖經要道,但啓預言等等)。我當時除寫稿外,也負責審稿工作。我一直工作了十五年多,到2001年底因已滿了六十八歲而退休。當時的退休年齡是六十五歲,我退休後已多工作了三年多。

  關於這些年的工作果效,我無法完全知道。因當時接受聽眾來信是由另外弟兄姐妹負責的。但我親自知道的有二個地方的教會情況。一個是在黑龍江省鐡力市,某星期日教會的傳道人寫信告訴我,說他們教會的很多信徒每天都在聽我講的節目,現在他們全教會都已決定遵守安息日,並且也要在舉行聖餐禮之前先進行謙卑禮。但他們過去從未舉行過謙卑禮,要求我是否可去那媕陞L們一同舉行此禮節。當然由於我的工作原因和不同分工的情况,我是不能去那堛滿A而且我也快要退休了。我就將他的來信轉交負責那地區的一位牧師,也不知道他究竟去了沒有。

  另一地方的教會情況是我退休很長時間之後,有一次我被邀請在某處教會舉行好幾天的培靈培訓聚會。一開始遇到一位傳道人,當他知道我就是路光時喜出望外。他告訴我他是江蘇某地的傳道人,他們那堛滷郱|約有三百個信徒,每天都在聽我的講道,他們把聖經要道和但啓預言錄成幾千個磁帶,分給大家聽。結果他們全部掉轉腳步,遵守安息日,成為本會信徒。他們一直不知道路光是誰。現在他知道路光就是我,激動無比,就把這一切情况告訴了我。而且在這次培靈培訓會結束時,即將分離前,他又一次告訴我上訴一切情况,表示感激之情。

關於在香港早期所印的書籍和費用

  當時所印的書籍都是五、六年來,由兆鈺在家中用電腦幫我打出來,同時我再利用星期日整天的時間和安息日的部分時間,以及其它休息在家的日子,在電腦上進行修改、補充、編輯而成。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九日已印成《義工培訓》(199) 一千本。九四年八月二十三日印成《救恩和律法》(80) 二千本。九四年十月印了《救贖的計劃》(101) 三千本。九四年十二月五日印了《預言的信息》(226) 一千本。一九九五年四月印成《救靈和培靈》(109) 二千本,幷《信仰和生活》(87) 二千本。九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印成《啟示錄研究和默想》(上冊)(434) 一千本。九五年十一月十三日印成《啟示錄研究和默想》(下冊)(385) 一千本。九六年一月十九日印出《但以理書研究和默想》(561) 一千二百本。三月六日印出《聖經中的科學》(110) 2500本。《聖道專題研究》(727)也已於九六年四月二十八日送去付印,並已於九六年六月三日印成1200本。《講道集(一)》(372) 也已於九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帶去付印,並已於九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印成2000本。《講道集(二)》(385) 也已於九六年十二月十六日帶去付印,《講道集(三)》(376) 也已於九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帶去付印,幷已於九七年四至五月各印出二千本。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又加印《講道集()600 本,()550 本,()400 本。《講道集(四)》(420) 也已於九七年八月十七日帶去付印,幷已於九七年十二月一日印出2500本。九八年至九九年,又印出《講道集》(五)和各本小册:《上帝的餘民是完全合一的》《异端或真道》《你想瞭解我們的信仰麽》《有關潔淨聖所的質疑和解答》《創造》《特大的喜訊》和重印新修訂的《義工培訓》成千本等等。同時我又鼓勵北方教會自己出版《堲道專題研究》五千本,《但以理書研究和默想》五千本,《啓示錄研究和默想》五千本,和《講道集》(一)至(五)幾千本等等。

  關於印書費用方面,起先完全免費贈送給本會傳道人和信徒。後來有國內同道建議可以收回一些成本費,但還是部分贈送,部分收回些成本費,但收回的不多,大部分還是贈送。後來又鼓勵國內教會自己大量印出。如聖道專題研究,但以理,啓示錄,每書印出五千本等,以較低價格售給信徒。我也每本幫助他們一萬五千元,三本共四萬五千元人民幣。以後又給他們二萬元,為印講道集一到五集等。印書的費用大半部分是當時美國的張弟兄夫婦捐獻的一萬一千一百美元。因他們全家和我有特殊的感情和關係。此外沒有接受別人的捐獻。我自己也捐獻了一萬九千元港元和三萬五千五百六十元人民幣(當時1元港幣,約等於1.113元人民幣)。(路光根據1998年初,以後又根據1999年十月記錄補充)。

 

十,我們爲甚麽退休去美後又離美回港?

  我是由總會東亞委員會安排下在美國按立的牧師,曾在中國傳道三十二年,後應召在香港東亞委員會和華安聯合會從事福音廣播工作約十五年,曾兼任福音廣播部助理主任,節目製作人和主持人,審稿和撰稿人等。2002年一月退休回美後,在內人的支持下,繼續爲主作個人布道工作。感謝主,我們除每安息日駕車去洛山璣華人教會聚會和協助工作外,每星期五也去China Town老人公寓主領一小時研經聚會,以後又每周二次去二個老年人日間康復治療中心主領二個宣講福音聚會,其他更多時間全都是在家中從事文字編寫和網絡布道工作。曾編寫了八輯宣道和教牧,每一輯中都有特大的喜訊,聖經與科學,聖經中的基本要道,但啓預言的研究。後來又編寫了三輯聖經的真道,每一輯中都有生命之道講壇,聖經真道的研究,和但啓預言的研究,幷也曾用影印機印出好幾十套,贈送給教會中的牧師,長老和熱心教友,以作研經和傳道之用。也曾贈送給個別幾個外教會的傳道人和信徒。從200329 日起,也正式開始建立了路光網站的布道工作。

  但在美國所能接觸的華人有限,文字出版和網站布道的工作也難以推廣,爲了能更好開展文字出版和發行的布道工作,以及網站布道和培訓的工作,感謝主,在主的帶領下,我和內人已於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回到香港(正巧十七年前從美國進修一年後回到香港工作的那一日,也是同一日,即八七年五月十四日)。我們回香港之前,請兆堅和厚美代我們在香港買一舊房子,可以便宜一些。結果厚美和沈工程師夫婦在新界看到一個正在建造中的大厦,其中住房也很便宜,就爲我們付一點定金定購下來。後來我去交款時,才知房價爲一百十四萬四千元。多麼奇妙的數字:十四萬四千!這會是十四萬四千人所住的房子嗎?我們回香港後安息日仍在原來所在教會聚會,我除每個月講一次道,開始時也在安息日下午主持一個研經聚會,約十幾人參加學習外,有時也在別處主領聚會。現在更時常要去外地証道,主持聖禮,培訓工人。其他更多的時間,還是在家中撰寫編輯書稿,利用文字和網站(www.godsword7.net)布道,幷也開展了一些文字布道的出版工作。

關於出版書籍的文字布道工作

  感謝主,首先已於200412月到新年一月出版了五本繁體字書册,各一千册,主要都是佈道性的內容,除可作為本會弟兄姐妹的學習材料之外,更可作為對外的佈道材料之用。其中『聖經中的科學』(最初簡體字本於19963月出版,這次作了些修訂和増補,共十一題)對某些知識分子很有吸引力,說服力和感化力,不論基督徒或慕道友都會喜歡,也可作為對某些非信徒的一種佈道材料。其中『特大的喜訊』(共十八篇福音短文和十四篇佈道題)主要作為對未信主的人和慕道友等的佈道材料。其中『聖經真道和預言研究』(第一、二、三輯)是特別為其他教會熱心愛主的傳道人和基督徒,以及對本會有偏見和誤解的,誤以爲本會是异端的人所預備的。其中內容的選擇、排列和編寫,對他們是很有吸引力,說服力和感化力的。如果他們是真正愛慕聖經真道的,相信他們一看了第一輯的題目和內容,就會被吸引,受感動,基本消除誤解,甚至會接受安息日的真道。如果再看第二輯,以至於第三輯的內容,就可能接受聖經中其他要道而成為上帝末後的餘民。

  上述五本書,已首先贈送給本會的傳道同工和教會的長老等愛慕聖經真道、關心傳道聖工的同工同道,已送出198套多。也要首先推薦給本會的愛慕真道、關心聖工的弟兄姐妹,或贈送,或只收最低成本費,非常便宜:『聖經中的科學』144頁港幣3元。『特大的喜訊』288頁港幣5.5元。『聖經真道和預言研究』第一輯208頁港幣4.5元。第二輯288頁港幣5.5元。第三輯192頁港幣4.5元。全部五本書總共港幣23元。我在主媕竣蟀葑璆遠|的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先抽空閱讀這五本書內容,並充分利用它們協助進行文字佈道工作。

  至於印書費用方面,我和太太20045月從美國回來時,我的內弟黃醫生知道我計劃要出版一些書,作文字布道工作,就已捐獻出二千美元。約合港幣15,500元。不足之數已由我付出。

接著,又於20053-5月出版了二本繁體字書,各一千本:《但以理研究與默想》(538頁)和《啟示鈑錄研究與默想》(732頁)。至於這二本書的簡體字本,早在1995年和1996年初就已出版了。這次出繁體字版時,已修訂增補了一百多頁新材料,大都放在附詮附錄中。這二本書的成本價很便宜,但以理只收10元港幣,啓示錄只收14元港幣。也已贈送了53套。我印成的書也都已先後寄送給黃兆勁長老和美國華人教會中的牧師,傳道人和弟兄姐妹。關於印書費用方面又有美國朱醫生和朱太四月份捐獻二千美元,約折合港幣15,500元,又折合人民幣約16,413元。不够之數也已由我付出。

  我們爲了能以合法身份更方便地把這些真理書籍,低價推廣到基督教各教會和社會中,故以華人聖經研究協會名義出版。此協會是由本會一些教友所組成的佈道性社團,目的是協助本會消除各宗派的隔閡和偏見,幫助更多華人接受基督永生的救恩,幫助更多基督徒進一步明白聖經的真理,以作好準備,迎候基督復臨!此協會已得到香港政府和稅務局認可爲慈善團體,但我們不準備對外募捐,故只能部分贈送,部分收取最低成本費。

關於網站的佈道和培訓工作:

  已在原有的基礎上不斷加以充實。現有的內容主要爲七方面:一,為未信主的人和慕道友所預備的特大的喜訊,聖經中的科學,永生的真道。二,為一般信徒預備的聖經基本要道四十二題和但啟重要預言等。三,為各教會基督徒和傳道人所預備的進一步深入研究聖經真道和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末後時代信息。四,關於生命之道講壇和講道集選讀。五,關於網上聖經學院的初級和高級傳道課程。六,新書出版消息。七,收聽網上系列講道錄音。20071月平均每天有542人次上網,全月有16826人次上網。一切都是免費提供,不收任何費用。

  現報讀網上聖經學院人數已有二百七十人。過去沒有課本供應,主要靠網上學習,有很多困難,因此後來有北方某地教會主動幫助印簡體字課本。首先於20061月初印了一千本《聖經專題研究》一千本《工人培訓》。我捐出八百元樂意捐給他們,專作代爲贈送課本給某些有需要的學員而用。我也先購買了上述二書各一百本,存放在附近,部分供應教友,部分寄贈網上學員的需要,以後6月份我又增購50套。總共付出款300+20+1100=1,420元。由於個別郵寄費貴過書費,只剩下217元。後來於20068月下旬那堣S出版了簡體新版《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啓示錄研究與默想》各一千本,我又於9月份定購130套,其中20套寄贈廣東教友(曾受水災),共匯款1950元。今年一月又增購30套《聖道專題研究和默想》和《工人培訓》,並匯款360元,另加110元節寄費。以上,共付出款項:800 + 1420 + 1950 + 360 + 110 = 4640元。感謝主,深信這些書也幫助了很多人的信仰和靈性。

 

十一,主對我晚年的勉勵和應許

  許多年來心中焦急,想到莊稼多,工人少,主來臨近,傳道工作進展的緩慢,我們應當怎麽辦?主耶穌首先吩咐門徒,也是吩咐我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9:35-38)。在主受難前四個月,『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路10:1-2.參路9:51)。

    這些年來我也都不斷爲這事懇求,每天早晚的禱告中,或不論白天或夜堙A一想到這些情况,或心中感到憂煩時,我就爲這事呼求主,說:主阿,求你興起打發多而又多的忠心工人,出去收割你的莊稼!求你興起打發每一個愛你的信徒和義工也都起來為你熱心作工!也求你繼續打發使用我在退休後的晚年能爲你作更多的工作!約十年前有一次在安息日走在路上去領聚會時,想到在這麽大的現代化城市中,聚會場所還只有幾個,信徒人數還不到一千人,我又懇求說:主阿,求你打發更多的工人收割莊稼,興起每一個愛你的兒女都為你熱心作工,求你也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時能為你作更多的工作。正當我這樣懇求時,主忽然感動我,安慰我,鼓勵我說,你可以這樣祈求: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所作的更多。於是我又立即作了這樣的祈求:主阿,是的,求你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所作的更多。當我這樣求了之後,我忽然感悟到,這句話很熟悉阿,想起這原是主耶穌對推雅推拉教會時期中主的僕人的應許:『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原文中無善字,事也可以譯為工作work),比起初所行的更多。』(啓2:19)。當後來十四到十六世紀主的僕人興起宗教改革運動,建立了新生的基督教會後,他們末後所行的事,所作的工作,確是比起初所作的更多。我忽然想到主是否在此暗示和應許我,不久我也能接受聖靈晚雨的澆灌,有份於末後空前的晚雨復興。若是我也能接受晚雨的澆灌,被主所使用,那麽我末後所作的工作肯定會比起初所作的更多。其實這也是我少年獻身傳道後一直以來的夢想,熱切盼望有一天接受晚雨澆灌,和末後上帝的兒女一同完成最後的傳道救靈的大工,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鴐雲降臨,來接取我們回天家。只是到如今還未看到晚雨復興的來到,也許主在我晚年時要幫我實現這一願望。當然以上勉勵和應許的話,也可有另外一種解讀,正如我的一個主內親戚所說,主的這一應許也不一定要在晚雨沛降時才能實現。但不論怎樣,從此以後直到現在,我每次祈求時都不斷懇求說:求主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能爲你作更多更好的工作,甚至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更多。我也接著懇求聖靈晚雨早日沛降,晚雨復興早日來到,使我們能迅速完成傳道救靈大工,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復臨。

  甚至在我年輕時,主也給過我暗示,我有可能列入十四萬四千人中迎見主的復臨。我當時爲獻身傳道作準備,放弃考大學時,主藉我父親和我姑母先後作了四個關於我的夢,使我不能不深信是主所賜的异夢。這四個异夢暗示我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幷預示了我一生獻身傳道的經歷,先是在弟兄姐妹聚會中『分享西瓜』,後是在講臺上傳講真道;先是如鴿子自由飛翔,傳揚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的信息(太24:16.14:6-12),後是『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爲基督復臨預備道路(來11:37-38.40:3-5)。這使我過去大半生都一直相信自己能活著迎見主來。甚至直到現在我也未放棄這種希望。不過現在對其中异夢的解釋,多了一種新解釋的可能。當時我父親首先作了一個异夢,看見我變成一個白鴿子飛到家中的臺子上。接著我高中畢業後,放弃考大學,從學校回到家中,爲獻身傳道工作作準備。但我姑母得知我爲獻身傳道,而放弃投考大學,回到家中時,很爲我挂憂。她竭力勸我報考醫學院,作一好的醫生,爲人民服務,可以在業餘時間在教會中傳道。她認爲在新中國以傳道爲職業是沒有前途的。她還懇求主賜她异夢,指出我的錯誤决定。結果主真的賜她三個異夢。第一個異夢是看見我雙手抱著一個特大的綠花紋皮西瓜,雙手輕易將西瓜分成二半,瓜釀是鮮紅的。她無法正確解釋。我父親解釋說,大西瓜是代表聖經的真道,是甘甜的,能滿足人心靈的饑渴。把西瓜分成二半分給人吃,是代表傳道人的解經工作。如經上所說:『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詩119:130)。第二個异夢是冬天作的,看到我買了一件老綿羊皮套,上面還沾有些泥土。說現在已沒有人穿這樣的皮套了,這是背時之舉。因此她决定第二年春天要來看望和我們同住的母親,也就是我的祖母,目的是要說服我去報考醫學院。我父親得知此事後,很感挂慮,因他知道姑母是很固執己見的,我的志願又是不可能被改變的。結果勢必弄得不歡而散,對姑母也無益處。於是我父親就開始爲此事禱告說:如果我姑母此次回來探親,對她本人和大家都無益處,就求主攔阻她暫不回來;如果主允許她回來,就求主在她心塈@工,改變她的錯誤看法,以免産生不必要的矛盾。結果,主果然垂聽了我父親的禱告。在我姑母回來之前,主又賜她一個關於我的异夢,在夢中她看見我變成一個孩童在教會中講道,全會堂肅靜傾聽。見我上額很寬,眼睛明亮,臉面純潔,下巴瘦小,說我老年有患難。由於此夢的功效,她這次回來後真的沒有再勸說我投考大學。她先到嘉定中學看望我的祖母和父親,最後再來上海滬北教會看望我。關於投考大學的事,她一句也不提起,只是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感謝主,主的行事何等奇妙。我後來聽到此夢後,毫無擔心,我想到最後十四萬四千人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至於變成兒童是否象徵十四萬四千人『他們原是童身』『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4-5. 17:1-6. 14:9-12)。或者只是象徵謙卑純潔像小孩的意思(太18:3)。因此我現在不能肯定說,我一定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只能說我很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已作好二種準備,主若要讓我在主埵w睡,我願意。主若讓我活著迎見主來,我更喜歡。但一切都要遵從主的美意,因我深知主愛我,主的安排是最美好的(腓1:20-21)。(路光寫於2012,6,4,修訂於2014,4,142019,11,42022,5,28

 

十二,我年老時的感恩和懇求

  我現在年老時的禱告比我過去從青少年以來的禱告已有所改進。我出生於1933年,1948年十四歲半蒙恩重生,受浸歸主,幷也立志長大後獻身傳道。那時我每天每次禱告:只求二件事:一是不斷悔改認罪,求主赦免,求主恩助,追求心靈意念,言語行為完全離罪成聖。我當時反復研讀《幸福的階梯》(也即現在的《喜樂的泉源》)一書,要想將其中的教訓變成自己的實際經驗。二是不斷獻身傳道,起先還擔心自己沒有蒙召的經歷,怕不能爲主傳道,於是不斷許願懇求,主若用我傳道,我必至死忠心到底,在任何危難下都永不偏離傳道崗位,幷也不斷爲獻身傳道作準備,研究聖經真道和預言之靈教訓。後來知道主已悅納我了,但我仍是不斷求主恩助我,爲獻身傳道作好一切準備。每次禱告後心中感到很平安或喜樂。那時我在禱告中雖然也有感恩,但感恩較少。

  我現在年老時的禱告,最大的改進是:每天每次定時禱告不是先祈求,而是先盡心的感恩,然後再懇求。我每天早上起來後第一件事是爲天父上帝的無限大愛,主耶穌基督的無限犧牲,所爲我們成就的無限浩大救恩,和聖靈保惠師的無限仁慈,不斷在我們心中光照感化恩助我們而不斷感謝!

我的感恩

  我心中拙口笨舌,卻想盡心盡情地感恩說:感謝天父上帝的無限大愛,曾懷著憂傷悲痛的心,賜下獨生愛子拯救我們將亡的罪人!(當我這樣感恩時,我永遠銘記懷愛倫所見基督一連三次進到父上帝面前,爲我們主動捨命代求的那幕异象,……《救贖的故事》)。

  感謝救主耶穌的無限犧牲,曾主動在父上帝面前爲我們不斷捨命代求,又親自道成肉身降生爲人,爲我們忍受各樣磨難,得勝一切試探,在心靈意念,言語行爲上爲我們留下了完全聖潔無罪,愛上帝愛人的榜樣;又向我們彰顯了天父上帝對我們罪人的無限大愛,傳揚了天國的福音,也就是主耶穌爲我們捨命救贖的無限浩大的救恩;最後又爲我們全人類每一個人的罪惡,受盡苦難,被釘十架,流血捨命,不但在肉身上,更是在心靈中,爲我們的罪惡受盡了被天父離弃的無限慘痛,作出了無限犧牲。『從午正到申初(從中午十二點到三點多),遍地都黑暗了。約在申初,耶穌大聲喊著說:「以利!以利!拉馬撒巴各大尼?」就是說:「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什麼離棄我?」』(太27:45-46)。主耶穌終於腸斷心碎,心臟破裂而死,才為我們付清贖罪代價,帶來救贖的洪恩(有時我也受感流淚)。主耶穌臨死前又憑著信心大聲說:『成了(意即他爲我們捨命贖罪的大功告成了)!』(約19:30)。又說:『父阿,我將我的靈魂(原文爲普紐瑪,意爲靈、心、心靈,或風、氣、氣息)交在你手堙]主在爲我的罪受死時,是看不到還有復活的希望的,他只有將自己的心靈或氣息憑信交在父的手堙^。說了這話,氣(原文也是普紐瑪)就斷了。』(路23:46)。主耶穌復活升天後仍將在原有的神性之外,永遠保留所取的人性和身爲人子的樣式 ,甚至根據預言之靈的啓示,主額頭上的刺傷,十架的釘痕,和肋旁的搶傷,也將永遠永遠保留(曾有水和血流出來,說明主死亡的原因是心臟破裂,有時我也受感流泪,啓5:6),繼續在父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天天不斷伸出被釘的雙手和用自己肋旁所流的寶血(主耶穌死亡的原因是心臟破裂,是被我們的罪惡所殺害的)爲我們贖罪和代求,幷不斷藉著聖靈的大能,和聖經的真道,光照感化和恩助我們信而悔改,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成爲上帝所愛的兒女;並使我們從此以後能進一步學習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住在主的堶情A主也不斷住在我們堶情A使我們能不斷依靠主的寶血,主的恩助,主的完美榜樣和聖經的真道,而謙卑悔改,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幷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然預備迎見基督的復臨!感謝主耶穌基督很快就要完成查案審判和救贖大工,即將以萬王之王的身份,坐在天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地駕雲降臨,來拯救我們回天家;使我們歷代來已死的聖徒神奇復活,末後活著的聖徒奇妙改變,『祂要按著那能使萬有歸服自己的大能,將我們這卑賤的身體改變形狀,和祂自己榮耀的身體相似。』(腓3:20-21),使我們能在『父的國堶n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太13:43)。 又要使我們要成爲天使的一部分,取代三分之一墮落背叛,被毀滅的天使的地位(太22:30.12:25和懷著),幷且還要使我們『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幷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5-6),甚至和基督同坐寶座(啟3:21),為要『審判世界』『審判天使(撒但魔鬼和惡天使)』(林前6:2-3),甚至一千年後 在重新創造的新天新地中,我們還要在上帝和基督的寶座前作天使,作僕人,作子民,作祭司,作君王,『直到永永遠遠。』(啟22:3-5), 爲要向全宇宙不斷宣揚天父上帝對我們將亡罪人的無限大愛,救主基督爲我們罪人所作的無限犧牲,親自道成肉身,降生爲人,捨命救贖我們將亡罪人,爲主作榮美見証!

  也感謝聖靈保惠師的無限仁慈,自從人類犯罪墮落即將求遠滅亡時,就已開始不斷用說不出來的嘆息(原文是用人的言語無法表達的嘆息)在上帝面前爲我們代求,又永遠謙卑隱藏自己,作爲上帝和基督的代表,幷被稱爲上帝的靈,和基督的靈,三合爲一地住在我們心中,以我們的心靈爲殿,不斷光照,感化,潔淨,聖化,復興,造就,恩助,指引,充滿,使用我們,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住在我們心中,直到主來!甚至直到將來在新天新地中還要永遠作爲父上帝和基督的代表,住在我們心中,不斷指示恩助我們遵行父旨,作成主工,直到永永遠遠!

當我每次這樣感謝時,我的心都深受感動,我的懇求也更為有力。我也得著了比過去更大的恩助。以下是我接著的懇求:

我的懇求

  但願天父上帝,救主耶穌,聖靈保惠師的無限洪恩大愛,更深、更深、更深地感動我的心靈,使我能更加敬愛,崇拜,親近,依靠,遵從,跟隨,效法聖父聖子聖靈三位合而爲一的真神上帝,使我在心靈品格上能日漸不斷效法『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

求主使我不斷住在主堶情A主也住在我堶情A使我能不斷依靠主的寶血,主的恩助,主的完美榜樣,和聖經的真道,追求完全像天父,效法主耶穌的完全聖潔無罪,愛上帝愛人的榜樣,使我能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得蒙赦罪稱義,不斷求靠主的恩助 ,完美的榜樣和聖經的真道,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幷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基督的榮臨!

  求主不斷治死我的肉體,罪性和自我,使我的心靈意念,言語行爲能完全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喜快樂預備迎見主的聖面!

  懇求聖靈潔淨,復興,澆灌,充滿,使用我,使用我晚年爲主作更多的工作,甚至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更多!懇求聖靈不斷光照感化,潔淨聖化,復興造就,充滿使用我,時時不斷,天天不斷,終身不斷,甚至直到晚雨復興,直到主復臨!懇求聖靈晚雨早日沛降,晚雨復興早日來到!求主興起,打發多而又多的忠心的工人收割主的莊稼,興起每一愛主的兒女都爲主熱心作工,也繼續使用我爲你作更多更好的的工作,甚至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更多。懇求主使我有豐盛的靈命,强健的身體,有更大的屬靈能力,亮光,智慧,才能,和必須的屬靈恩賜,使我能抵擋各種謬道的影響,能和各處上帝忠心僕人和愛主的餘民聯合在一起,一同爲晚雨復興而準備和懇求,使我們都在主堣斷因信稱義,靠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彼此相愛,合而爲一,同心合意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幷能在聖經的真道上進一步同歸於一,以致能一同接受晚雨聖靈的澆灌,完成最後傳道救靈的大工,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基督復臨!

  接著,我才爲家人,爲親友,爲各人及各樣具體的工作,事情,問題而祈求,而感恩。……

    我現在根據我晚年個人的不同情況,每天早上和下午傍晚前精神充沛時,就用更多時間感恩和懇求,晚上臨睡前易疲倦,就作簡短的禱告。除了定時禱告外,我仍時時不斷在主堸l求和保守自己的心靈意念和言語行爲在完全聖潔無罪,愛主愛人的狀態中。正如經上所說:『你要保守你心,勝過保守一切,因爲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箴4:23)。我也不斷操練自己時時、天天、終身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功勞而因信稱義,並時時天天終身不斷求靠主的恩助,主的完美榜樣和聖經的真道,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並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使我能不斷追求和效法主耶穌的完全聖潔無罪,愛上帝愛人的榜樣,日漸不斷『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我現在每天都為晚雨復興而準備,而懇求。我每天吃水果或吃飯時也感恩懇求說:感謝天父上帝賜我美好的水果,或感謝天父上帝賜我美好的飲食。求主賜我更健康的身體,更美好的靈性,更聖潔的品格,更愛上帝愛人,更愛救主耶穌,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不斷為晚雨復興作更好準備,歡然迎見主的榮臨。奉靠主耶穌的聖名。(路光寫於2016,2,26.修訂於2019,11,52021,2,72022,10,42022,11,282022,12,6

 

  附註一:在《論天使》最後一章:『但要留作記念的只有一件事:我們救贖主被釘十字架的傷痕要永遠存在。罪惡殘忍之工作的唯一痕迹乃是救主受傷的頭,刺破的肋旁,被釘的手脚。』--GC 674. {TA 295.4}[43]

  附註二:在《論天使》最後一章中有以下的話:『上天必得勝利,因撒但和他的大群附從者墮落後所造成的空缺必被主的贖民所填補。』--UL 61. {TA 287.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