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合一晚雨和主來》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七日的第一日的沿革

(路光最新修訂於2013,5,16

 

在上次關於安息日問題的查考中,我曾說過一句話:在全部聖經中,我們找不到任何一句話,說安息日被廢除了,或更改了。相反我們卻看到,主耶穌在世時,以及主耶穌離世後門徒和使徒保羅等,都一直是遵守安息日的,並也到處為我們留下了有關遵守安息日的榜樣與教訓。

現在,我還要說另外一句話:在全部聖經中,我們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話,要我們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為聖日。教會正式提倡守星期日,是在第四世紀初期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在位時;但當時教會繼續遵守上帝誡命中的安息日,又同時開始在七日第一日聚會。至於教會強迫人守星期日而禁止人守安息日,則是在第六世紀羅馬天主教皇掌權後。總之,教會的改守星期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是找不到任何一句經文根據的。

也許有人要說,我們遵守星期日是為了紀念主的復活。是的,這正是當初羅馬天主教改守星期日的理由。但我們不得不指出:這卻不是主的教訓,也並不是主的意思。主從來沒有要人廢除上帝誡命中的安息日,而改守七日的第一日來紀念主的復活。因我們看到主復活後共向門徒顯現十次,卻沒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和門徒聚會的,也沒有一次叫門徒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以紀念祂的復活。實際上今日一般教會信徒遵守星期日而不遵守安息日,都已經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遵從了教會的『遺傳』,違犯了『上帝的誡命』(太15:3)。

 

新約聖經中只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首先我們要指出:在全部新約聖經中共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從未有一點意思要人遵守這一日。現在將這八次經文逐一介紹一下:

    (一)安息日將近(在英文聖經新國際版本NIV和標準修訂版本RSV譯為:安息日以後),七日的頭一日,天快亮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和那個馬利亞來看墳墓。』(太28:1)。

    (二)『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出太陽的時候,他們來到墳墓那堙C』(可16:2)。

    (三)『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穌復活了,就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耶穌在她身上曾趕出七個鬼。』(可16:9)。

    (四)『七日的第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著所預備的香膏來到墳墓前。』(路24:1)。

    (五)『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還黑的時候、抹大拉的馬利亞來到墳墓那堙A看見石頭從墳墓挪開。』(約20:1)。

    我們看到以上五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不過是記述愛主的婦女來到墳墓前,以及主在此日復活,向馬利亞顯現等事實,並未提到要人遵守這一日或在這一日聚會,紀念祂的復活,因此我們無需多加解釋。需要解釋一下的,只是以下(六)、(七)、(八)三次。現在來看:

 

第六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六)第六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經節:『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門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猶太人,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對他們說,願你們平安。說了這話,就把手和肋旁指給他們看。門徒看見主就喜樂了。……』(約20:19-23)。

    這是主復活復後第一次向眾門徒顯現的記載,有人便想以這段記載作為他們遵守星期日,在星期日聚會紀念主復活的根據。但事實上這段記載並不能作為他們遵守星期日的根據,因為主這次向門徒顯現的時間,不是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而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換一句話說,按照聖經中一貫計算日子的方法,那時『七日的第一日』已經過去了,實際上已開始進入七日的第二日的時間了。

    因聖經中計算日子的方法,一貫都是先有晚上,後有早晨的(創1:5,8,13,19,23,31),並且是從日落到日落作為每一天的開始和結束的。(利23:32.23:11.1:21-32.23:54-56)。

所以『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已經是屬於七日的第二日,也即星期一的時間了。因此,有人想以這段經文作為他們遵守星期日的根據是不可能的。

    尤其值得注意的,主這次向門徒們顯現時,由於多馬不在場,事後別的門徒告訴他,他也不相信。於是『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堙A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出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多馬說,我的主,我的上帝。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20:26-29)。由本段記載可見,主復活後第二次向眾門徒顯現,已經是『過了八日』,時間是在星期一或星期二了。

 

主復活後從無一次在第一日和門徒一同聚會

    不但這樣,我們看到主復活後共有十次向門徒顯現,卻沒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星期日,和門徒一同聚會,慶祝祂的復活的。這十次顯現的情況,我們可略為看一看:

  主復活後第一次是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明顯是為了安慰她,因她在墳墓旁哭泣不止。當馬利亞要俯伏在主腳前敬拜主時,主卻對她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堨h,告訴他們說,我要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上帝,也是你們的上帝。』(約20:17)。我們看到主這一次並沒有和馬利亞一同聚會慶祝祂的復活,甚至也沒有通過馬利亞和其他門徒在當天約會,以共同慶祝祂的復活。

  主復活後第二次是在路上向其他愛主的婦女們顯現,時間仍在清晨。如經上所記:『忽然主耶穌遇見她們說,不要害怕。你們去告訴我的弟兄,叫他們往加利利去,在那堨疏ㄖ琚C』(太28:9,10)。我們看到,主這一次也沒有通過婦女和眾門徒在當天約會,以慶祝祂的復活,甚至連當天夜塈Y將向門徒顯現的事也一句不提。只是說:『叫他們往加利利去,在那堨疏ㄖ琚C』可見主並不重視七日的第一日主復活的日子,更不要門徒在當日聚會慶祝祂的復活。

  主復活後第三次是在路上化作陌生人向往以馬忤斯去的兩個門徒顯現,時間約在下午五點鍾左右。顯現的目的是為了以先知的預言光照、開導、安慰他們,而不是為了和他們一同慶祝祂的復活。因他們當時根本就沒有認出復活的主。及至走到以馬忤斯,日頭已平西,主好像還要繼續往前走。由於他們的強留,就同他們進去。直到後來一同坐席就餐時,他們才認出了主,而主也忽然不見了(路24:13-35)。講到這堙A有一情況實在特別值得我們注意:主向馬利亞和其他婦女的顯現都是在清晨,而這時向以馬忤斯的兩個門徒顯現,卻已是下午五點鐘左右的事。試想,主耶穌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整個時間到那堨h了呢?主為甚麼有意隱而不現,避而不見,不向門徒顯現呢?顯然這堶悼畢陬蛢`遠重大的意義。因主早已預見到,並且但以理書也早已預言到羅馬天主教會後來要強迫人改守星期日,以所謂紀念主的復活。因此主為了避免在這方面給後人留下任何誤解或藉口,便特意不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向聚集在房內的眾門徒顯現,並不和他們在此日約會。

  主復活後第四次是向使徒彼得顯現(林前15:3-5.24:33-34)。因彼得三次否認主後,雖已痛哭流涕,深切悔改,但心情仍很沉重,在門徒面前感到抬不起頭來;有些人也可能對他產生看法;因此主特意向他單獨顯現,給予安慰、鼓勵。但時間已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七日的第一日已經過去了。(約20:19-23)。

    主復活後第五次才是向聚集在房中的眾門徒顯現,但時間已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七日的第一日已經過去了(約20:19-23)。

  主復活後第六次也是向聚集在房內的眾門徒顯現,當時多馬也在內。但時間已是『過了八日』。(約20:26-29)。

  主復活後第七次是在加利利海邊向打魚的彼得、雅各、約翰等七個門徒顯現(約21:1-23)。

  主復活後第八次是在加利利約定的山上,『一時顯給五百多弟兄看。』(林前15:6. 28:16-20)。

  主復活後第九次是『顯給雅各看。』(林前15:7)。主的兄弟雅各當主耶穌生前時卻沒有信主,當主耶穌被釘復活後才悔改歸主,但主已離世不見了。正當雅各為此心靈憂傷、痛悔之時,主耶穌便特意向他顯現,藉此安慰、勉勵他堅心背起十字架來跟從主,直到最後為主英勇殉道。

  主復活後第十次『再顯給眾使徒看。』(林前15:7)。這也就是主臨升天之前在橄欖山上末次向眾門徒的顯現,時間是在星期四或五。(徒1:1-14)。

    由上所述可見,按聖經所記載的,主耶穌復活後共有十次向門徒顯現,卻沒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和門徒一同聚會,以慶祝或紀念祂的復活。

 

第七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七)新約聖經中第七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經節為:徒20:7-12。這一段記載如下:『七日的第一日,我們聚會擘餅的時候,保羅因為要次日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到半夜。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有一個少年人,名叫猶推古,坐在窗抬上,困倦沉睡。保羅講了多時,少年人睡熟了,就從三層樓上掉下去。扶起他來,已經死了。保羅下去,伏在他身上,抱著他說,你們不要發慌,他的靈魂(應譯為生命)還在身上。保羅又上去擘餅,吃了,談論許久,直到天亮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領來,得的安慰不少。』

    以上這段記載是新約聖經中唯一的一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有聚會的經文。有人便想以這段經文作為遵守星期日的根據。但事實上並不可能作為這方面根據。因有三點情況需加以注意:

  (一)這是一次臨時性的告別聚會:『保羅因為次日要起行,就與他們講論,直到半夜,……』

  (二)這是一次夜晚的聚會,正如以上所說:『我們聚會的那座樓上有好些燈燭。』事實上是當時一邊擘餅吃晚餐,一邊聚會談論,『直到半夜』。後又延續到天亮。

  (三)這次夜晚聚會的時間,實際上是指當時安息日日落以後,進入七日的第一日的一次夜間的聚會。因按聖經中一貫計算日子的方法,每一日的開始,都是從天晚日落後開始計算的。而且這也是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記載日子的一貫標準記法。例如他在路加福音23:54-56節中就是這樣記載安息日的開始的:『那日是預備日(星期五),安息日也快到了。那些從加利利和耶穌同來的婦女,跟在後面,看見了墳墓和祂的身體怎樣安放。她們就回去預備了香料香膏。她們在安息日,便遵著誡命安息了。』可見預備日日落之後,安息日便開始了。照樣這次夜堛獄E會,也是在安息日日落之後,已進入七日的第一日的時間。

    因保羅平時安息日總是和當地教會一同聚會的。星期日也常是他出門旅行的時間。正因為這次星期日一早要離開特羅亞,因此在安息日過去之夜晚臨時增加了一次告別聚會。

  關於這次特羅亞夜間聚會的時間,遵守星期日的康尼貝與何森也都持有同樣的看法。在他們所著的『使徒保羅的生活與書信』一書中,他們指出:『這一週的前部分幾天中,他們留在特羅亞的工作如何,聖經並未說明,但對於末了一天,我們卻從聖經上得到了一個概述,……在緊接著猶太人的安息日過去之夜,他們有一個聚會。』(轉引自『星期日之沿革』27頁)。又說:『那一天的晚上,就是猶太人的安息日過了之後,因為星期日早上他們的船要起行。』(轉引自要道講義17頁)。

    另外,『青年協會出版海爾博士著使徒時代卷下343面說:『我們對於特羅亞教友聚會的記載,都頗感興趣濃厚。聚會的時日是一星期的第一天。照猶太人的日曆計算就是星期六的晚上。』(徒20:7-12)。(聖道闡微318頁)。

 

第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八)新約聖經中第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經節是這樣說的:『論到為聖徒捐錢,我從前怎樣吩咐加拉太的眾教會,你們也當怎樣行。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進項抽出來留著,免得我來的時候現湊。』。(林前16:1-2)。

  首先須加注意的,上面經文譯意不夠確切。按原文的意思是:『各人要按照所得進項(抽出)積蓄起來,自己存放著(或存放在自己處)。』所以和聚會的問題毫無關係。『在聖經百科全書中對於本節聖經這樣注解說:「無論如何,我們不應忽略了這些捐款是由各人「自己」抽出來留著的,換一句話,就是說在自己的家中抽取的。」』(星期日的沿革25-26頁)。

    至於保羅為甚麼要他們各人每逢七日的第一日結算一下上週的賬目,並抽出一部份捐款,自己積蓄起來呢?這既說明保羅對當時捐款賙濟耶路撤冷受災信徒善工的重視,也說明他對安息日的重視。因保羅怕他們每週一次的結賬工作,在預備日下午來不及完成,為了不致影響為安息日的必要準備工作,並不致侵犯安息日的神聖時間,保羅特要他們將結賬的工作放到安息日過後,也即七日的第一日去進行。

    由以上所述可見,全部新約聖經中,共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卻沒有一次要我們遵守此日,或在此日聚會,紀念主的復活。

 

關於『主日』的問題

    也許有人要提出遵守『主日』的經文,認為『主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其實『主日』並不是指七日的第一日,而是指安息日。

    新約聖經中只有一次提到『主日』(啟1:10)。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主的日子』(原文為單數)。這堙y主的日子』顯然是指安息聖日。因為上帝在聖經中一貫稱安息日為『我(的)聖日』『耶和華的聖日』(賽58:13,14),『耶和華安息日』(利23:38)。基督在世時也自稱為『安息日的主』(可2:28)。因安息日本是創造主基督親自設立的(創2:1-3.1:1-3.西1:16)。主耶穌既自稱為『安息日的主』,所以安息日也當然成了『主的日子』,也就是中文聖經所繙譯的『主日』。

有人稱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爲『主日』,是毫無聖經根據的。他們自己提出的唯一理由是:星期日是主復活的日子,所以也就是『主的日子』。其實,主復活的日子並不等於是主的日子,這是兩個完全不同含意的詞句。如果他們硬要稱主復活的日子爲『主的日子』,那麽別人也可以稱主降生的日子,或主被釘十字架的日子(星期五),或主升天的日子(星期四)爲『主的日子』,那麽『主的日子』就變成有許多日子了。但在原文中,它却是單數,只能指一個日子。可見『主的日子』不可能是指星期日,而實是指安息日。

但願我們都要遵守聖經中真正的『主日』,也就是主的安息日,也就是上帝誡命中吩咐我們當守的聖日:『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出20:8-11)。而不要因著遵守星期日的遺傳而廢掉上帝的誡命(太15:3-8)。

 

關於詩篇中的一處經文

    也許有人還想要用詩篇預言中的一處經文,作為遵守星期日的根據。此處經文是這樣說的:『匠人所棄的石頭,又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這是耶和華所作的,在我們眼中看為希奇。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詩118:22-24)。

他們說,這堙y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是指星期日說的,『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其實他們是謬解了本處經文。

    (一)『匠人(指猶太人的大祭司和宗教領袖們)所棄的石頭(指基督),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並不單單是指基督的死而復活說的,而至少還包括基督的升天在內。如果基督不升到上帝寶座右邊,不在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不天天為我們贖罪和代求,不在天父家中為我們預預住處,祂又怎能成為我們的房角石?其實,這一句預言是指基督一生的事蹟說的。基督的一生,從降生、為人、被釘、復活到升天,都不斷使它成了『匠人所棄的石頭』,也都不斷使祂『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

    首先,基督的一生,從降生、為人、被釘、復活到升天,都不斷使祂成了『匠人所棄的石頭』:如基督降生時,雖然牧羊人,老先知西面,亞拿迎見祂,甚至東方博士不遠千里來朝拜祂,但『祭司長和民間的文士』都棄絕祂,希律王甚至還要殺害祂;基督從事傳道救靈聖工時,雖然稅吏和娼妓倒信而悔改歸向祂,但法利賽人卻棄絕不信祂,蔑稱祂為『拿撒勒人』,猶太人的祭司、長老等公會領袖,甚至還要謀害祂,最後終於將祂釘在十字架上;基督復活後,雖然門徒們歡呼讚美,但卻仍遭到猶太『匠人』們的棄絕,他們收買了羅馬兵丁造謠說,耶穌的身體被門徒偷走了;基督升天後,雖然被信主的猶太人和萬民景仰,卻仍遭到猶太公會的刻骨仇恨,開始將逼迫的怒氣轉到基督的身體(教會和門徒)的身上。

    再者,基督的一生,從降生、為人、被釘、復活到升天,也都不斷使祂『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如果基督沒有降生為人;如果基督沒能藉著禱告,依靠聖靈的大能,得勝各樣罪惡的試探,勝過各種磨煉、逼迫、污辱和攻擊,為我們度過聖潔無罪、完美無瑕的人生,祂就不可能為我們贖罪;如果基督最後沒有以祂聖潔無罪的生命,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捨命贖罪,祂就不可能成為房角的頭塊石頭。實質上,基督之成為房角石,完成救贖工作倒是在十字架上大功告成的。當祂臨終前呼喊『成了』的時候,這一切救贖大功都成就了。等到基督復活和升天,在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天天不斷為我們贖罪和代求後,更使這一切救贖大功得到顯明和實施了。

 

(二)『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這肯定不是指七日的第一日說的。聖經中的『日子』,有時是指一個時期說的,例如『耶和華的日子』或說『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就是指救恩之門關閉後到基督復臨時的一段時期說的。(賽13:6-13.1:14-18.2:31. 3:14-17)。照樣,『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這實際上是指主耶穌道成肉身,降生為人的一生時期說的;也是指主耶穌降生為人所為我們成就和帶來的整個救恩時期說的。正如經上所指出的:『「在悅納的時候我應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現在正是悅納的時候,現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後6:2)。我們確實應當在其中『高興歡喜』。

 

    (三)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是在星期五,接著於安息日在墳墓中安息,復活在星期日,升天算起來又是在星期四或星期五(徒1:1-3.原文中提到主復活之後,『四十天向他們顯現』),接著和天父上帝同享升天後的第一個安息日。以上主耶穌的被釘、復活和升天雖然都是有意義的日子,但都不是具有七日一週週期性的記念日。聖經中唯有記念上帝六日創造大功的安息日才是唯一具有七日一週週期性的紀念日。因此有人想以每週第一日來記念主的復活,以取代每週的安息日,是完全違背聖經教訓的。如果真要紀念主的復活,每年復活節紀念一下也就可以了,正如每年受難節紀念主的被釘,聖誕節紀念主的降生一樣。況且這樣紀念法也不是根據聖經的教導,而只是根據教會所定的節日。其實,聖經中已經為我們定出了記念主復活的更好辨法,這就是『藉著重生的洗和聖靈的更新』(多3:5),使我們的舊人和主同死同葬,而使我們的新人和主同活同行。正如使徒保羅所指出:『所以我們藉著洗禮(浸禮)歸入死,和祂一同埋葬,原是叫我們一舉一動有新生的樣式,像基督藉著父的榮耀從死奡_活一樣。』(羅6:4)。

 

安息日被更改為七日的第一日的歷史沿革

 

   通過上述一切可見,全部聖經中,從舊約全書到新約全書找不到任何一句話要我們遵守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話說安息日(星期六)被廢除了,或更改了,或不要遵守了。相反,我們卻看到主耶穌自己在世時,以及主耶穌離世後門徒們和使徒保羅、約翰等都一直是遵守上帝誡命中的安息日的,並也到處為我們留下了有關遵守安息日的榜樣和教訓。既是這樣,後來教會怎麼會漸漸提倡遵守七日的第一日,甚至發展到後來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並禁止人遵守安息日呢?這起先是由於知識派異端遵守太陽日的影響,後來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又提倡在太陽日即七日的第一日聚會,而造成了教會兼守安息日和星期日二日的情況,特別是後來羅馬教皇掌權後又長期以嚴刑強迫人守星期日,並禁止人守安息日,並將上帝誡命中的安息日改變為七日的第一日,以致於中世紀教會後來都只知道守星期日。完全應驗了但以理七章論到小角的預言:『必想改變節期(原文是必想改變時間)和律法(羅馬教的十條誡命中第二條不可拜偶像的誡命被取消了,第四條誡命中的安息日被改變為七日的第一日,第十條誡命不可起貪心被分割為二條)』(但7:25)。(可閱讀『預言的信息』中有關但以理七章預言的詳細解釋)。以致於十六世紀歐洲各國宗教改革家興起後,雖然建立了基督教會,改正了羅馬天主教會的好些錯誤道理,卻一時仍未能看明和改正安息日被更改的錯誤。有關的歷史資料也都証明了這一切。現將安息日被更改為七日的第一日的原因和歷史資料,介紹如下:

 

    〔一〕第二、三世紀時,埃及的亞歷山大城有幾個喜歡標榜自己哲學思想的神學家,如巴拿巴、傑斯丁、革利免、奧利根等,因深受知識派異端的影響,開始提倡守星期日。知識派異端原是歪曲舊約聖經中的上帝,也是反對猶太教,反對安息日的。對基督的本性也有錯誤的認識,有的否認基督的神性,有的否認基督的人性。也提倡遵守太陽日(七日的第一日),敬拜太陽,並以太陽為他們的基督。此外,也提倡拜偶像。以後知識派異端的影響又進一步從亞曆山大城擴散到羅馬城。然而在當時基督教會的中心地區亞細亞一帶地方,知識派異端卻遭受到使徒約翰的門生波利卡普以及波利卡普的門生愛仁紐等著名教父的堅決反對,當時的教會都仍普遍的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詳參:星期日的沿革51-52,54-55,66,91,101頁)。有關這些情況,最後第〔五}大段中還將詳細介紹。

 

    〔二〕第四世紀時,羅馬皇帝康士坦丁表面上悔改信主,接受基督教為國教後,為了能更好地利用基督教為帝國的統治服務,他向教會的領袖提出建議:最好能將宗教崇拜聚會的時間改在『太陽日』(即七日的第一日),以便能爭取全國的百姓都能在『太陽日』進教堂聚會,有助於他們接受基督教。因他本國的百姓原都是敬拜『太陽神』,在太陽日休息的,而全國絕大多數地方教會則都是遵守安息日,在安息日聚會的,對他們有所不便。當時教會領袖感到他的建議似乎很有道理,同時亞歷山大城提倡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後又謬稱之為『主日』)的傳統這時也已影響到羅馬城,於是同意在此日安排聚會,而同時安息日的聚會也照舊不變。為了在宗教的名義上能『名正言順』起見,教會當局開始正式提倡七日的第一日(謬稱為主日)聚會紀念主的復活,而安息日紀念上帝的創造。康士坦丁看到他的建議被教會當局採納後,更為大膽了,竟然於公元321年發佈命令,要全國城鎮居民遵守『可尊敬的太陽日』,在此日停工。而從此之後,廣大教會也普遍遵守兩日,既遵守星期日紀念主的復活,又遵守安息日紀念上帝的創造,達兩三百年之久。但羅馬城和亞歷山大城的教會領袖顯然帶頭貫徹羅馬皇帝的意圖,盡量高舉星期日為聖日,以取代安息日的神聖地位。有關史料,摘錄如下:

    (1)公元321年,康士坦丁發佈遵守『太陽日』的命令,原文如下:『在可敬的太陽日,縣長與人民都應居留城中休息,一切商戶都應停業,唯鄉間的農民,仍可自由合法繼續其業務,因往往在另一日撒種或種葡萄,將感極其不便也。』(引自『星期日的沿革』102頁)。

    (2)隨著上述法令後,『約於公元350年,有所謂「使徒憲典」出現,……內中有兩段有關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條例。第一段記在卷八第33章:「凡作奴僕的要作工五天,但在安息日和主日(誤用以指星期日,下同)停工到禮拜堂去,為要得到宗教訓育。在安息日對創造的事,在主的日子,對復活的事受教。」』(聖道查經課第十八課)。

    (3)以後,『羅馬皇帝(於公元365年)在老底嘉城曾召集一次宗教會議,制定許多宗教法令。今將有關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法令摘譯於後:「第十六條:在星期六要誦讀福音書和聖經其他文選。」「第29條:基督徒不可效學猶太人守星期六的方法,卻要在這日作工。如果他們效學猶太人,就與基督無關。但要特別尊敬主日(按:謬指星期日)。既為基督徒,就盡可能不在這日工作。」「第50條:在封齋的預備期間,不可遵守聖徒記念日,除非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同上)。

    (4)當時特別接近並喜歡奉承羅馬皇帝的主教猶西比烏則跟著說:『凡是人應在安息日遵守的本分,我們已經移到主日(謬指星期日)上去了。』(善惡之爭35章)。

    (5)『但無論如何,在大多數地方,仍是遵守安息日與星期日兩天。……古列掃士吞說:「現今在我們之中,有許多的人在這與猶太人同一的日子中禁食,並且取他們同樣的態度去遵守安息日。我們對於這事是慨然地予以忍受,同時也可說是慳然地鄙示之。」彼時(四世紀的末葉)史家蘇格拉提斯著作說:「差不多全世界的一切教會,都在每週的安息日慶祝這神聖的秘密(聖餐);但在亞歷山大與羅馬一帶的基督徒卻認此為古代的遺傳規條,而停止舉行此禮。」與他們同時代的蘇索門曾證實此情形說:「在康士坦丁堡及其他各處,都在安息日聚集,如七日的第一日一樣。這種風俗是羅馬與亞曆山大一帶所沒有的。」』『為甚麼這兩城是例外呢?原來這兩處是充斥著知識派主義及荒謬邪道的淵藪。……』(星期日的沿革99-100,101頁)

 

    〔三〕及至羅馬天主教皇在公元538年興起掌權,迫害信徒後,終於使教會完全墜入了離道叛教之境。她一方面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一方面又嚴禁人遵守安息日,甚至以死刑處罰那些不順從他的人。這樣終於使星期日取代安息日的背道勾當,得以最後完成,正應驗了聖經上指著他所說的預言(但7:25)。現再引證幾段史料如下:

    (1)強迫人守星期日:如538年,羅馬天主教皇召開的『奧爾良第三次會議』上,通過以下法令:『在星期日騎馬、乘車、修理房屋,或裝飾人儀容等事,都是不合法的,但在田地堛熙狺u,卻是應當禁止的,以便人民可以到教堂去敬拜。如果任何人作了其他行動,他是要受罰的。』(引自星期日的沿革96-97頁)。

    又如公元『589年在法國拿爾邦召開的宗教會議通過了以下的法令:「無論自主的、為奴的、戈特人、羅馬人、敘利亞人、希臘人或猶太人,一律不許在主日作任何工作。除非有特別必要,也不准使牲畜勞作。如有冒犯的,自主的罰款六所利地(每所利地約可買六十幾斤米),為奴的鞭打一百下。」(譯自德文宗教會議史卷三,286 章)。

    從第四世紀到十三世紀,在歐洲各地召開的多次宗教會議中,對星期日擬定如同以上一樣苛刻規定的,有十餘次之多。但每次的法令中並沒有提出聖經的教訓為權威的根據,而只以教會所掌有的政治勢力來壓服人。』(聖道查經課第18課)。

    (2)禁止人守安息日:如『公元600年前後,教皇貴格利一世曾對羅馬城居民發佈反安息日的通告,今摘譯一段如下:「上帝僕人貴格利致他最愛的市民:近來發現有悖逆分子在你們中間散佈與神聖的信仰相反的異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們是敵基督的傳教士,因敵基督者來到時,他必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像在主日一樣。……」(尼西亞時代教父遺著,卷13冊第一信函336頁)。可見安息日雖被許多人踐踏了,但總有人在黑暗的日子堸祀|真理的火炬。』(同上)。

    (3)刪改上帝的十條誡命:羅馬天主教曾公然將聖經中上帝的十條誡命刪改了:首先是將上帝誡命中禁止人拜偶像的第二條誡命刪除了;其二,是將第四條遵守安息日的誡命,更改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其三,是將第十條誡命不可起貪心的內容,分割為兩條,以湊足十條數目。

    關於羅馬天主教的十條誡命內容,引錄如下:(根據『教理詳解』82頁)。

      1.欽崇一天主萬有之上。    6.毋行邪淫。

      2.毋呼天主聖名以發虛誓。  7.毋偷盜。

      3.守瞻禮之日。            8.毋妄證。

      4.孝敬父母。             9.毋貪他人妻。

      5.毋殺人。               10.毋貪他人物。

 

    (4)羅馬天主教會對改變安息日誡命的公開承認:

    『在貝爾福德神甫所著的「基督教信仰及實行的新教義問答」第86,87面中,有下列的問答:「問:第三條(天主教把第四誡改為第三誡)誡命是甚麼?答: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問:安息日是那一天?答:第七日,即我們的星期六。問:你們守安息日嗎?答:不,我們守主日。問:這是那一天?答:第一日,即星期日。問:誰把它改變的呢?答:天主教會。」』(基督徒的安息日63頁)。

    『在「教義問答」第174面上說:「問:你還有別的方法證明教會(天主教)有設立節期和訓令之權麼?答:教會若沒有這樣的權柄,她絕不會以遵守星期日(每週的第一日)來代替安息日(第七日),這個變換是聖經未曾准許的。」天主教出版的「基督教義節要」第58頁有以下的問答:「你怎能證明教會(天主教)有立定節期和聖日的權柄?答:就在把安息日改為星期日的事上證明,而且此事也是各改正基督教徒所公認的。所以改正基督徒,既嚴格地守星期日,而又不守天主教所設立的其餘一切節期,於是他們便妄然地自相矛盾了。問:你怎麼證明這話呢?答:因為他們藉著遵守星期日,便承認了天主教有立定節期並指揮他們的權柄。」』(同上62頁)。

    『美國堪薩斯城的天主教報於189329曾刊登有下列的一段話:「天主教會憑著它自己確實的權威,創立星期日為聖日,以代舊律法之安息日的地位。」』(同上65頁)。

    在天主教出版的中文的『教理詳解』一書中,天主教也承認:『至於定的日期和恭敬天主的樣子,這是聖教會因自己權柄定了的,奉教的人都當遵守。』另一處又『問:為甚麼罷工在主日,不像古教的時候,在瞻禮七上呢?答:因為我主耶穌復活同聖神(指聖靈)降臨都在主日上。所以聖教會定了在主日上罷工,為紀念我主耶穌復活的光榮和傳教起根的日子。』『問:聖教會能更改或除去瞻禮的日子麼?答:聖教會既能定下瞻禮的日子,自然也能更改或除去瞻禮的日子。』(教理詳解103,107頁)。

 

    〔四〕如上所述,羅馬天主教皇在中古時期長達1260年的統治時期中,以嚴刑強迫人守星期日,並禁止人守安息日,且又公然刪改了上帝的十條誡命,正應驗了經上的預言:『必想改變節期(原文和英文為時間)和律法。』(但7:25)。然而上帝的誡命是不可能被刪改的,安息日的遵守也是不可能被除滅的。雖然羅馬天主教皇在中古時期曾殺害了無數持守聖經純正信仰的信徒,但仍然有不少信徒始終堅守著安息日。其中如瓦典西教派的信徒,就為我們留下了突出的榜樣。懷愛倫提到:『在羅馬教掌權的漫長時期中,全世界都黑暗了,可是真理的光芒並不能全然消滅。每一個時代都有上帝的見證人,……他們篤信基督為人生的唯一準則,他們也遵守安息日為聖日。』『在抗拒羅馬教勢力的各教會中,瓦典西宗派可算是站在最前列的了。教皇設立寶座的地方,恰好也就是他腐化影響和虛假教義受到最頑強抵抗的地方。』他們為了堅持自己純正的信仰,後來不得不逃到高山峻嶺。『在這堙A真理的見證人保持了亙古不變的信仰,竟達一千年之久。』(善惡之爭第四章49,51-52,53頁)。

    此外,『在羅馬教勢力範圍以外的地區,有許多基督徒的團體幾乎完全沒有受到羅馬教的腐化,竟達數世紀之久。可是他們被異教所包圍,年復一年,所以總難免受到謬道的影響。雖然如此,但他們仍以聖經為信仰的唯一準繩,並保守其中的許多真理。這些基督徒篤信上帝律法的不變性,並遵守第四條誡命的安息日。保持這種信仰和習慣的教會多數是在中非洲和亞洲的阿米尼亞。』(同上51頁)。例如現在的埃塞俄比亞國(中文聖經譯為:古實),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這是一個以基督教為國教的國家,屬於科普特教會,全國從古以來一直遵守安息日的誡命,紀念上帝的創造的大功。但同時約從第五世紀以來也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以紀念主的復活。這個國家在遵守安息日的信仰上所以沒有受到羅馬天主教的干擾,是因為從公元第六世紀起,阿拉伯人的回教軍隊佔領了巴勒斯坦一帶,把這個國家和羅馬教皇的統治地區完全隔絕開了。至於這個國家所以兼守七日的第一日,顯然是因在第六世紀以前已受了羅馬帝國和教會當局提倡兼守兩日的影響。 

    還可舉述另一個有力的例證,證明早期教會只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我們知道基督教最先傳到中國是在唐朝的時候,稱為景教。根據保留至今的景教碑文上記載可知,景教是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因景教最初是屬於多馬門徒的派系流傳下來的。早在使徒時代,保羅等將福音向西傳到歐洲和羅馬,多馬則將福音向東傳到印度,以後他的門徒又將福音從印度傳到波斯。到唐朝時,福音又從波斯傳入中國。由於提倡守『太陽日』(星期日)是屬於後來羅馬帝國發生的事,而印度、波斯、中國一帶根本就不知道有守星期日的事。因此唐朝時傳入中國的景教,也只知守安息日而不知守星期日的事。

 

    〔五〕關於偽造的錯誤的資料:最後,有一種錯誤的說法和幾段不可靠,甚至是偽造的資料,必須加以澄清一下。有一本書,在其所謂『主日』一題的有關引錄中,片面錯誤地引用了幾段不可靠的,甚至是偽造的資料,想用以『證明』:『守主日(謬指七日的第一日)是從使徒的時候起,從教會的教父起,歷代都是這樣的。』其實這種論斷是完全違背聖經記載和歷史事實的。

 

    (1)該書引用的第一個資料是所謂『使徒的教訓』(另譯『十二使徒遺訓』)上的一句話,他們認為這本書『大概是主後75年到90年寫的』,其實這本書著作的年代和作者是誰根本沒有人知道,一般認為:此書大約是在第二世紀時寫的。而且根據某些理由相信其著作年代很可能『是在第二世紀的末了。』甚至『有人猜想此書是第三世紀末葉所著的。』再者應當引起我們注意的,書中有些教訓是新約聖經中使徒們從未講過的,且是與之相違背的。(星期日的沿革39-40,93面)。這是於1841年發現的『一部敘利亞文的公文,內容包含著神秘奇妙的言辭,是知識派的觀念,及外邦人的風俗習慣。有人猜想此書是第三世紀末葉所著的,但著者是誰卻無人能知道。……書中也是解釋他們為甚麼隨從異教徒的儀例,朝東祈禱。茲譯錄一段如下:「使徒們決定:朝東祈禱,這是因為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人子降臨也要這樣。……使徒們又決定:應當在七日的第一日聚會,誦讀聖經。……使徒們又決定:在安息日之夜,九點鐘時,應當有聚會。」這是顯明那時有一種遵守兩天的習慣,同時還雜有一種根深蒂固的異教風俗習慣在內。』(星期日的沿革93頁)。

 

    (2)該書引用的第二個資料,是易格納細阿斯(主後67-110年,為使徒約翰的門生之一,安提阿的監督,最後為主殉道)所謂給麥尼西亞地方信徒的書信:『今天應該不再遵守安息日,就是第七日,而應該遵守主日,因為我們的生命是與祂一同復活。』

    這實際上是屬於偽造的書信,大多數的學者都不相信這封信的內容是真實的。正如學者們所指出的:『偽造的書信……在有一集書中包含著十五封書信都說是他著寫的。……還有一集書中只有七封書信,是希臘文的,各篇的內容是比在十五封書信的集書中的為短。除此之外,另有一集書是敘利亞文,其中只有三封信,(致以弗所人書,致羅馬人書,及致坡旅甲書),其各篇的內容,則比前面兩集書中各篇的內容更短少。……現在沒有人相信他寫過十五封書信。……至於所留存的七封書信,其內容又是經過多番的竄改及加添。……教父們只提過他的三封書信。現在說起來倒也奇怪,在伊個那丟(即上述伊格納細阿斯)與猶西比烏兩人之間相距兩百餘年,在此兩百餘年中的教父們,在著作上所常常引用的卻只是那敘利亞文集中的三封書信,而絕未提到過這三封書信之外的任何話語。這也許是說明了其餘的四封信,乃是在第三世紀的末葉所偽造的。阿航革博士說:「大多數的學者雖是意見分歧,但卻都切實地承認,只有這三封信是真的。……」……在「宗教知識百科全書」上伊格那丟著作條款下,有一結論可為一般學者意見的總匯:「甚至於那比較簡短的希臘文集書中的材料,也大半似乎是曾經竄改過的,至其究竟如何竄改,則無人能斷定。凡研究政治,歷史及教理的謹慎學者,必不以這些尚難證實的文件為重要結論的根據。」』(星期日的沿革72-74頁)。

 

    (3)該書接著所引用的幾個教父著作,幾乎都是屬於知識派異端的發源地和根據地,亞歷山大城的教父手筆。這些教父本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知識派異端影響,並且帶有明顯的知識派色彩。如書中提到的巴拿巴,傑士丁瑪特,克利門和奧利根,都是屬於亞歷山大城的教父,特土連也是帶有亞歷山大派的色彩。由於知識派異端提倡遵守『太陽日』(七日的第一日),敬拜太陽,並以太陽為他們實際上的基督,因此亞歷山大城的教父也都遵守七日的第一日,認為是陽光開始照進地球之日,也是基督從死奡_活之日。據研究:『在第二世紀中一切讚成守星期日的人,都是具有知識派的色彩,及反對猶太教義的。』他們慣用的手法是『以寓言(法)解經』,實際上是歪曲了聖經的真意,並將異教的神哲思想混入到基督的信仰中來。(星期日的沿革51-52,54-55頁)。因此遵守星期日的謬論,首先就是在此城被引進教會的,但當時卻遭到了廣大正統教會的堅決抵制和反對。關於他們提倡遵守星期日的奇談怪論,因限於篇幅,僅能約略摘錄幾句如下:

 

    甲,巴拿巴:他在一封書信(公元 140-150年)中說:『「上帝在六日之間結束了手造的工作,在第七日便休息,並守為聖日。」小子們請注意此句話的意義,「祂在六日之間作完,」這是指耶和華要用六千年的工夫造完萬物。……祂自己曾證明這話的意思說:「看那,今日要長如千年。」我的小子們,因此之故,在六日內的意思,就是在六千年內,要造成萬物。「祂在第七日休息」,這意思是:當祂的兒子復臨的時候,他要殺滅惡人,審判不敬虔的人,並要改變太陽,月亮及眾星辰,然後他要在第七日實在地休息。……更進一步,祂還對他們說:「你們的月朔和安息日是我不能容忍的。」眾小子們,你們要觀察出主是這樣說明:你們現在的安息是不蒙我的悅納。……我所定此日,是給萬物休息的。但我們要在第八日開始,那就是另一個世界的開始。因此我們也應當守第八日為喜樂,這一日是耶穌從死奡_活,祂在這一日向人顯現。』(星期日的沿革 55,56頁)。

 

    乙,傑士丁:知識派異端是極尊重七日的第一日的,視之為可尊敬的太陽日,傑士丁提倡守此日也顯然是與知識派的影響有關。他曾一連三次稱第一日為『太陽日』,他提到知識派的發源地亞歷山大城的情況說:『太陽日,凡住在城市或農村堛漲P道都聚集在一起,宣讀使徒和先知的遺著,然後由會督講道。……我們都在太陽日聚集,因為那是上帝在創造世界時開始在黑暗的虛無中作工的日子,也是我們的救主耶穌從死奡_活的日子。因為祂是在星期六的前一天被釘十字架,而在星期六的次日,即太陽日向使徒和門徒顯現的。』(辯解首篇,約公元150年,引自聖道查經課第十八課)。他也是反對守安息日的,卻提不出任何根據,反倒隨意謬解聖經。如他在信中說:『特來甫阿,……你可曾見到地上的各元素仍是不怠隋,並不守安息日麼?它們還是像你出世的時候一樣,如果在阿伯拉罕以前的人,不需要受割禮,或守安息日及節期,並且在摩西之前的人不需要獻犧牲祭,那麼我們現今也是不需要那些事物了。(其實,獻祭之事早自始祖亞當、亞伯時就開始了,安息日也早在創世時就設立了)。』另一次他又稱七日的第一日為『第八日』。(星期日的沿革58,59頁)

 

    丙,革利免(即克利門):是亞歷山大城神學院的教授,更是嚴重地受到知識派異端的毒害影響。他竟然說:『上帝賜人太陽、月亮及星辰,供人敬拜;法律上說,這位上帝創立各國,使人類不至於混聚在一起而不信神明,結果招至完全的毀滅。』(星期日的沿革61頁)。他在提倡守星期日、反對守安息日時,也發表了一套簡直令人吃驚的奇談怪論。他說:『第四誡中指明世界是上帝創造的,他又賜人第七日為休息日,這原是為人生命上的困難、疾病而設的。……因此第七日被稱為休息日,休養疾病,預備進入那根本的日子,也就是我們的真正休息日。按著真理說來,這一日才是創造光明,而萬物亦由之而出現及產生了。……這第八日也可以被推算為第七日,我們把第七日當做第六日,……因為創造之工是在六日內造完的。據我看來,皮他哥拉派人認六字為完整之數。……結婚是由一男一女的配合,照樣,六字也是由兩個單數的三字相合而成。我們稱這單數的三字為男性數,並把二字稱為女性數,因為兩個三字,合起來就是六。』(同上61-62頁)。此外,他也是第一個稱星期日為『主日』的人。他在第二世紀末說:『在共和之書第十卷上,柏拉圖預言到主日說:「當他們每一人在牧場上度過了七天之後,在第八天他們便出發,並且在四日內到達了。」』(同上62頁)。 

 

    丁,奧利根:是革利免(即克利門)的學生,也嚴重受到知識派異端的影響。施愛福說:『大約說來,他(指傑士丁)也許可以被稱為一個基督化的柏拉圖主義者。……自游斯丁(即傑士丁)烈士之日起,柏拉圖的哲學在基督教的神學上已經有了直接及簡接的影響勢力。……我們可以追溯上去,尤以亞歷山大城的革利免及俄利根為然。』(同上85頁)。奧利根雖也是反對安息日並遵守星期日等節日的,但卻又為此辯解說:『若有人在這個問題上反對我們,說我們是慣於遵守一些日子,例如主日,預備日,逾越節或五旬節等,那麼,我就要回答說:一個完全的基督徒,他常是在思想,言語及行為上事奉天然主宰,即道,亦即上帝。他的一切日子,都是主的日子,並且他也是時常遵守主日了。』(同上88頁)。奧利根這種自以為極高超的理論,實質上不過是想以天天為主活為『理由』,來貶低或廢除使徒約翰所遵守的主日(實為安息日)。其實天天為主活的人,就當天天遵守上帝誡命(太19:17),而誡命中的第四條就是:『當紀念安息日,守為聖日。』

 

    戊,特土連:他雖不屬於亞歷山大城,但卻已受到亞歷山大派的影響。根據他自己的言論看來,他是兼守安息日及星期日兩天的。他在寫給馬吉安的信上說:『基督並未刪除掉安息日,祂曾遵守律法。……祂很清楚地表明出各種不同的工作,……那就是在早期被教父們所祝禱奉獻的。』他在給猶太人的書信中也說:『我們還是要在勞碌的工作中,遵守一個安息日,這不但是每逢第七日要守,乃是要時時都守。』另一方面在其它的著述中又說:『我們認為在主日禁食及聚會時跪下,都是不合法的。』『我們卻以星期日為喜慶之日。』(同上90頁)。

 

    (4)總之,以上所說的二至三世紀初,知識派的異端對教會的影響,主要還只限於亞歷山大城。至於其它各處極少受到影響,後來才漸漸影響到羅馬城。此因『在耶路撒冷城淪陷之後好多年,安提阿城乃是作為正統基督教的活動中心點。殷治說:「安提阿的學校發動一種惡感,反對亞歷山大派的聖經訓沽,並根據一種更嚴格的方法來解說聖經。」「第二世紀的教會搖動警鐘,結果便使那一時期中的一切基督教著作家,(除了亞歷山大城的游斯丁烈士及革利免之外),都惶恐走避而不敢提及哲學這個名字了。」』(同上66頁)。

    使徒約翰的門生坡利卡普教父在小亞細亞一帶教會,是堅決抵制知識派影響的。他的門生愛仁紐教父也是堅決反對知識派異端的,他著有『反對異端』一書。這兩位著名的教父都是遵守上帝誡命和其中的安息日的,他們最後也都先後為主英勇殉道。根據可靠的史料,第四世紀末的史家指出:當時普世教會,除亞歷山大與羅馬城外,都仍普遍遵守安息日。前面已有詳細介紹,這堣ㄕA重復。(路光最新修訂於2013,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