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關於《讀懂懷愛倫》一書

 

有同工來信問我:《讀懂懷愛倫》Reading Ellen White繁體本書名譯爲《走進懷愛倫的異象世界》(喬治.賴特所著)一書內容是否有問題?是的,這本書中確實含有嚴重問題,說預言之著作也有錯誤,不能作我們解釋聖經的指導。說什麼『靈感啟示並非永遠正確,不能出錯。』(第十七章標題)。他一直想要暗示和指證預言之靈著作在解經方而面也有錯誤,但他提出的二個例證都似是而非,斷章取義。實際上提不出任何一個有力的例證一是對加拉323-25節中律法的解釋,二是對但以理八章中常獻的祭的解釋,其實懷愛倫所傳的靈感啟示並沒有錯誤。正如本文後面附錄中所要說明的 其實,在他看來懷愛倫著作中最嚴重的錯誤,是有關查案審判的教訓,說每一信徒若有任何罪不肯認罪悔改,都不能得永生進天國。他認為這是嚴重錯誤的教導,是講得太嚴厲可怕了,是將但七章中查案審判的道理講成了壞消息。當然他不敢這樣公開指責。他所要傳講的好消息是:基督在復臨前的審判中不是要定我們的罪,而是要像律師一樣爲我們辯護,宣告我們無罪;每一個自以爲信靠主救恩的人都能得永生進天國,和他們的行爲表現無關,和他們在主媬磽u律法,靠主離罪成聖無關,除非他背道不信。他曾指責本會的先賢貝約瑟有律法主義思想,因他引用主耶穌的話教導人說:『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律命。』19:17

他也曾嚴厲指責別人,指桑駡槐(懷著)。例如在他所著的《唯恐我們忘記》一書中『審判是好消息』的一大段內(426),他一開始就以蔑視的口氣批評『一位「老」婦人(40多歲以上的年紀)』的教訓,『她起身站在青年小組面前,開始向他們比劃著嶙峋的手指,奉勸他們最好晚上警醒並省察自己的內心,承認一切的罪行。畢竟,誰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甚麽時候被呈到天上的審判台前。但當審判到他們時,如果他們還有一個未承認的罪,那麽他們將得不到……永生。』接著他又話鋒一轉,批評本會說:『幾十年這樣的教導不僅把查案審判作爲「壞消息」展現在復臨信徒面前,而且使信徒鄙視這樣教導,令人遺憾。…對那些選擇背叛上帝和真理的人來說,審判顯然不是好消息。但對所有基督徒來說,這是最好的消息。上帝的審判是爲他們辯護,永琲滌磭蚺妒蠾僥犰V他們開啓。』詳參路光所寫『關於《唯恐我們忘記》一書』,特別是其中的第一、二大段和第十大段。以下內容是其中的最後第十大段:

 

不信預言之靈著作對聖經的解釋都是正確的

近二、三十年來國外本會部分持有新神學觀點的人,常別有用心、或明或暗地毫無事實根據地在貶低、否定預言之靈著作,胡說甚麼預言之靈著作也有錯誤,正如聖經也有錯誤一樣,目的是要散佈他們的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著作的錯教訓。他們也常常打著懷愛倫著作的旗號,偏面甚至歪曲引用懷愛倫教訓,支持他們的錯誤觀點,達到反對懷愛倫著作的目的。有時他們也會在出版物中,表面上好像是在為她的著作辯護,實質上是在斷章取義的歪曲,抵毀。固然預言之靈著作幾乎都是屬於思想意念的啟示,而不是文字的啟示,正如聖經絕大部分內容都是出於思想意念的啟示,而不是文字的啟示一樣;但這決不能說預言之靈著作,或聖經各經卷在以經解經方面也有錯誤。有人胡說:『懷愛倫自己承認,她的著作非完全,也非無誤。』懷愛倫從未說過這樣的話,這是有人曲解了她所說的話。懷愛倫在晚年時明確申明她正式出版的書籍,或刊物上公開發表的文章,或聖靈啟示下所寫的書信,都不是發表她個人的意見,而是出於主的啟示。她說:『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後面會有詳細引)。因此上帝忠心的僕人和餘民,要提高警惕,堅決抵制和反擊這一類錯的宣講。我一生研究聖經,研讀懷愛倫著作,和其他許多經著作,儘管時常會發現其它著作中的錯誤,但我至今還從未發現懷愛倫著作中在解經上,在信仰要道和教義神學的講解上有任何一點差錯。相反,卻看出那些批評懷訓之人的嚴重錯誤。

  可惜喬治.賴特在《唯恐》一書中也是在散佈對預言之靈著作不信任的思想,說甚麼『她從來沒有把自己的著作當作神聖的聖經釋。』『她的著作…不是向人提供萬無一失的聖經釋。』(九月6日,8日)。他實際上想要說的是懷愛倫著作中在解經上,在信仰要道和教義神學的講解上也有錯誤,因他以為自己對潔淨聖所,對查案審判,對得救要道的傳講,要比懷愛倫著作中的講解更正確。

如果在本書中他說得比較含蓄的話,那麼在他所寫的《讀懂懷愛倫》一書中,他就講得更直白了。他說:『靈感啟示並非永遠正確,不能出錯。』(第十七章標題)。『有一些復臨信徒一直把懷愛倫視為一名沒有錯誤的聖經註釋者。…因此,本會的一個主編才會在1946年的《評閱宣報》上寫道:「懷愛倫的著作構成了一部偉大的聖經釋。」他繼續指出,懷愛倫的著作和其他的釋不同,它們是「帶著靈感的釋,由聖靈的提示所促成,這使得它們處於一個遠高於其它釋的與眾不同的獨特等級上。』1888年後特別傳講因信接受基督的義的『阿朗索.瓊斯A. T. Jones)在1894年關於懷愛倫著作之目的的文章中將她的著作說成是「沒有錯誤的」聖經解釋者。…瓊斯的提議給二十世紀的許多復臨信徒設定了路線。』(引自《讀懂懷愛倫》25頁)。

喬治.賴特對上述的正確看法很反感,他似是而非,毫無根據,企圖違反懷愛倫原意地冒用她的名義反對上述看法。他所例舉的二個例,也都是似是而非,根本不能成立,正如本文后面附录中所要说明的。

 

忠心愛主的總會會長並不認同他的錯誤看法

但許多忠心愛主的神學家和教會領袖也不同意他的看法。就如本屆新當選的全球總會會長泰德.魏爾遜牧師也不同意這一類新神學的錯誤看法。他在2010七月初當選總會會長後的安息日,面對七萬聽衆的大會中宣講說:『向前行,不要往後退!即使諸天傾覆也要堅持維護真理。不要屈服狂熱或放任神學對上帝話語的曲解,而轉離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聖經真理的基柱和信仰的地標。不要被「新」神學的每一點奇思怪想所搖動,或被那種申稱細心地解釋一些不尋常或含糊的觀念的錯綜複雜的時間圖表所搖擺,這種複雜的時間圖表對我們的整體神學和使命却不大相干。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歷史悠久的聖經信仰不會被移動。聖經的根基會穩固地立直到末時讓我們聆聽信息選(懷愛倫著)第一册207-208頁上對我們所說的話:「這是甚麽樣的勢力竟然誘使一些人在現今這個歷史階段,以欺詐而有勢力的手法工作,要拆毀我們信仰的根基──就是我們起初工作時借著禱告研究上帝的道和借著上帝啓示所建立起來的?…我們是遵守上帝命的子民。…五花八門的端思想都向我們撲來,要蒙蔽我們的思想使我們看不明白聖經真道的教訓──特別是關基督在天上聖所中的工作,和啓示錄十四章三位天使關于末後的屬天的信息。各種各樣的理論說教,慫恿著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信徒們,要取代已有的真理,這真理的一點一滴都是我們通過充滿禱告的經得來的,幷且被主的神奇運行能力所證實。那已使我們取得今日成就的真理路標,應該被維護,幷且它們會被維護,正如上帝借著祂的道和祂的靈的證言所己經預示的。上帝呼召我們緊握信心,堅固地持守這些基本的信仰原則,它們是立在那毫無疑問的權威之上的。」』

隨後又說:『向前行,不要往後退!要接受預言之靈爲賜給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最大的恩賜之一,不只是爲了過去,而更重要的是爲了將來。聖經在我們的判斷方面具有最高的地位,是真理的終極的權威和最後的裁判者,預言之靈著作提供清晰的靈感的勸告,幫助我們應用實行聖經的真理。這是上天所差來的指導,爲要教導祂的教會怎樣完成使命。這是可靠的聖經的神學的解釋者。預言之靈的著作是應當被讀,相信,實行,和推廣的。不應把預言之靈著作當成「棒」來使用,敲打人的頭,但預言之靈著作應被尊重和使用,好作爲引導地球歷史末日的上帝教會的奇异的恩惠。讓我覆述我的信念,預言之靈著作幷不過時,也不作廢,這是爲今日的,直到基督再來。』

 

懷愛倫本人所作的見證

懷愛倫晚年在證言中所作的宣告,也指證了喬治.賴上述觀點的錯誤。懷愛倫晚年曾公開申明:凡她所出版的書籍,和在刊物上公開發表的論題,以及奉命所寫的每一封書信,『沒有一項是僅發表我個人的意見。這些都是上帝在異中所啓示給我的──是從上帝寶座所發的寶貴亮光而來的。』雖然懷愛倫一生不斷高舉聖經是我們一切信仰和屬靈經驗的根據、標準和試金石,就連她自己的屬靈經驗和靈感著作也都要接受聖經的檢驗,幷也已通過了聖經的驗證,證明是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是從主的靈啓示而來的;雖然懷愛倫也一直勸告我們復臨信徒要在禱告中不斷深入全面透徹地研究聖經,將我們的信仰完全建立在聖經的根基上,才能純正無誤,永不動搖,而且她自己也是這樣以身作則,爲我們留下了美好的榜樣;但同時,懷愛倫也要我們重視預言之靈藉著她一生所賜下的寶貴而重要的真理亮光,主使她一生見過約二千,幷在她長達七十年之久的事奉中,借著她寫下了大量的有關解釋聖經真理和預言的亮光,有關教會各方面聖工和基督徒人生各方面的證言,訓示和勉勵。這一切靈感的解經著作和證言都是完全正確無誤,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的。正如懷愛倫自己晚年時所作的申明。

懷愛倫論到她的著作說:『懷師母並非這些書的創作人。它們乃是上帝在懷師母畢生中,所賜於她的指示。這些書籍當中,包含許多寶貴和安慰人心的真光,是上帝憑的仁慈,賜給他忠心僕人的恩物,再轉而賜給世人。這真光要藉這些書卷光照男女的內心,引領他們歸向救主。主指定這些書籍要遍布全世界。其中的真理要讓接受的人生生命之力。它們是上帝無聲的見證者。

過去許多年來,這些書藉成爲上帝手中的工具,改變和引領了許多生靈歸主。許多人以切慕真理的心情加以閱讀,幷因閱讀而得以明白基督救贖的功效,進而信靠他的能力。爲此人們受囑保守自己的心靈,以便歸主爲聖,幷以一種期望的心情,等候救贖主的復臨,以迎接他所愛的子民回天家。在未來,這些書籍要繼續講解福音,使之淺白,幷引領多人走上救贖的道路。

主已將許多教訓,賜給他的子民,例上加例,律上加律,這一些,那一點。由于世人不多閱讀聖經,上帝便賜下一個小光,以引領男女老少就近大光。若人們閱讀這些含有小光的書籍,幷决心實行其中的教訓,那麽,所將成就的事,是何等的大啊!若是,人的醒、自製、和决心,將不是現今的情况,而是有千倍的成果。也會有更多的人,因得著這現代真理而歡呼。』(1903120日評論與通訊,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一日)。

另一處又說:『我清楚地知道,我們要在那早期所賜予我們真理的亮光與信仰上扎根。那時,錯誤的道理接二連三地出現,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傳道士和醫生,也不斷帶進新的道理。我們多方禱告,極力查考聖經,期待聖靈將真理帶給我們。有時我們整夜誠心查考聖經,幷懇切尋求上帝的引領。一群懇摯,獻身的男女,爲同一目標聚集禱告。上帝的靈便臨到我,使我能毫無錯誤的辨別真理和假道。當我們信仰的據點一一如此確定以後,我們便立足穩固的根基上。在聖靈的啓示下,我們一點一滴的彙聚了真理。我一見异象,便會得著問題的解答。曾蒙啓示,看見有關天上的事物和聖所的影像,使我們得以在清晰與分明的真光照射下,立穩我們的脚步。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上帝從未否定的話語。人可能一再推薦他們新的計策,仇敵更將施行詭計以引誘人離弃真理,但凡是相信上帝借著懷姊妹的宣講,幷借著她傳達信息的人,將免受那將在末世出現的誘惑。』(懷氏文稿七六○號第22,23面,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七日)。

又說:『我在報刊上所寫的論題,沒有一項是僅發表我個人的意見。這些都是上帝在异象中所啓示給我的──是從上帝寶座所發的寶貴亮光而來的。』(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

又說:『當我去科羅拉多省的時候,我非常關懷你,以致我在身體很軟弱的時候,還會寫下好多的話,以便你在年會中可以宣讀。在半夜以後三點鐘之時,我軟弱發顫地起來,寫信給你。那是上帝借著瓦器說話。你也許說,這不過是一封信罷了。不錯,這是一封信,然而却是出于上帝聖靈的感動,把所顯示給我的事,陳明在你的面前。在我所寫的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見證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傳述給你。』(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

她在1906年所寫的另一篇證言,以後又被編印在1913年出版的散頁小册中,又說:『我們雖身處這末後的世代,但却有豐盛的真光賜給我們。不論我的生命是否得以保存,我的著作仍要不斷的揚聲,它們的果效也要加以延續,直到世界的末了。我的著作已在辦公室內歸檔,即使我從世上消失,這些上帝所賜給我的話語,仍具有生命力,也要繼續向人傳講

我感謝上帝愛的確證,和每日所得的引領與指導。我終日忙著作。無論早晚,我一一將上帝在我眼前所展現的事物寫出來。我所關懷的大事,是準備一批人,在主的審判大日站立得穩。在主的日子爲祂預備一群爲祂做工的工人。基督的保證不會落空。我們在世的時日無多。我們必須工作,警醒、幷等候祂的復臨。上帝呼召我們以堅定不移的信心,前來爲祂做工。我們所有希望的根基,乃是建立在基督身上。』『信息選』第一册原文55-56面,『你必得著能力』八月三十日)。

懷愛倫也早就預言說:『撒但最後的欺騙,乃是企圖使上帝聖靈的證言歸於無效。「沒有異,民就放肆。」(箴29:18)撒但要以不同精巧的方式活動著,幷利用不同的媒介,動搖上帝餘民對真實證言的信念。』信息選第一册481SM 48, 1890年)

仇敵已經作了他狡詐的努力,來動搖我們自己的百姓對「證言」的信心…這恰好與撒但所謀劃的一樣。那些一直在爲百姓不注意上帝之靈的「證言」中的警告和責備而預備道路的人,他們要看到各種錯誤的思潮要涌入生活中。』信息選第三册833SM 83, 1890年)

撒但的計劃是要削弱上帝子民對於「證言」的信心。下一步緊接著就是懷疑我們信仰的各要點,即我們的立場的支柱,然後就是懷疑聖經,最後墜入毀滅。當一度相信過的「證言」被懷疑和放棄時,撒但知道那些受騙者不會停在這;他再加倍努力,直到發動他們公開叛變,變得不可救藥,以滅亡告終。』(教會證言卷四2114T 211)。(路光寫於2013,4,8,最新修訂於2015,10,19

 

 

附錄:關於加拉書中的律法問題

 

關於加拉書中的律法問題3:23-25,瓦格納長老認爲其中的律法是指上帝的誡命,巴特勒長老認爲是指摩西的儀文律法,例如獻祭的制度。我以前寫過有關1888年的三篇論文,在第三篇中已詳細提到這方面的問題。我僅引錄其中的一段:至於加拉書中的律法究應怎樣解釋,在當時爭論激烈之時,懷愛倫並未表態,以免火上加油。因他們已經認爲懷愛倫偏坦瓦格納和瓊斯。後來等大家平靜下來,情况向好的方向發展之後,懷愛倫才指出其中的律法既是指摩西儀文律法,也是指上帝道德律法。懷愛倫說:『我曾被詢問關加拉書中的律法,哪一種律法是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面前?我回答說,儀文律法和和十條命的道德律法都是。』(本會英文《聖經注釋》穆六卷1109頁,引自懷愛倫190087號手稿)。其實早在1886年天使就已向懷愛倫指出,瓦格納和巴特勒二派的看法都是不全面的(二派之爭延續發展到1888年大會上)。懷愛倫說:『我的嚮導當時有許多事情要說,在我的腦海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他講的話嚴肅認真,…他伸手指著瓦格納醫生和你,巴特勒長老,說了下面這樣的話:「你們兩人都沒有得到關律法的全部亮光;兩人的看法都是不完善的』(懷愛倫1888年第21號書信)。

 

附錄二:關於但八章小角除掉常獻的二派解釋的爭論

 

根據懷著托管委員會檔案QA4-D-4,由Arthur L. White編寫上提到:『1910年懷師母寫了二篇通訊,給我們正在爲此問題熱烈爭論的弟兄,幷禁止他們引用她的著作去支持他們的辯論。因爲她說:「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甚麽指示,幷且我看無需爲此問題爭論。」』(轉引自『警告』180頁)。

這二篇通訊已被刊印在懷著『信息選』第一册164-168頁上。我現在摘譯其中的幾句話:『我現在要求我的傳道的弟兄們,在他們有關「每日的」中文譯爲「常獻的」)問題的爭論中,不要引用我的著作;因爲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甚麽指示,幷且我看無需爲此問題爭論。』(信息選164頁)。“I now ask that my ministering brethren shall not make use of my writings in their arguments regarding this question (the daily); for I have had no instruction on the point under discussion, and I see no need for the controversy.Selected Messages -1, P.164

後來總會會長但尼爾牧師和其他二位牧師去訪問懷愛倫時,懷愛倫也明確回答:她所反對的是那些想借著解釋常獻的祭而爲基督複臨定出新年代的人,因她已從主得到明確啓示,1844年是最後的定期,以後不再有預言的時期了。至於對小角『除常獻英文譯爲daily)』,她沒有得到過任何啓示。關於以上問題的詳細解釋,請參看《聖道專題研究》最後預言的信息部分,關於但以理八章預言解釋末了的附錄:『關於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的進一步研討』。在《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中,也同樣有此篇內容。另外請看《合一晚雨和主來》一書中第三十八題對預言之靈著作應有的正確認識。在路光網站www.godsword777.net,有這三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