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合一晚雨和主來》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以下有三文:

 

一,    本季啟示錄學課中的問題和進一步研究(路光)

 

二,原則性背離(作者:艾伯特.特雷耶Alberto R. Treiyer博士)由王敬之牧師所推薦。僅摘錄部分供參考。因其中未摘錄部分有些內容也是不正確的,例如謬解上帝的七靈是七位天使,二十四位長老也是二十四位天使,啟四章五章也被誤解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其實四章五章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是講到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和羔羊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的救恩頌──並不是什麼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也不是什麼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所作的解釋完全偏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此外他們對啟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獸和七頭等的解釋也同樣都是錯誤的。……稍後我會另寫數文研討和指正。

 

三,應繼承本會傳統的但啓預言正確解釋幷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揚光大!(路光)

 

 

 

本季啟示錄學課中的問題和進一步研究

 

   有人寄給我一文:原則性背離(作者:艾伯特.特雷耶Alberto R. Treiyer博士),由王敬之牧師所推薦。提到第一季的安息日學課《啓示錄》是由蔣保臨的學生蘭科•司提反諾維奇所編寫,其中有嚴重錯誤。我已大致查看了此學課的內容,發現其中對七號的解釋確有錯誤,完全背離了本會許多年來幷得到懷愛倫認同的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實也背離了懷愛倫在《善惡之爭》靈感著作中的正確解釋。其中對七印的解釋雖然籠統認同本會的傳統解釋,但卻沒有具體點名確切解釋。另外發現對啓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獸,也錯誤地解釋爲羅馬教。在這一問題上,目前教會中也存在著爭議。此外,還順帶發現了二個小問題:一是關於狄撒教會時期結束的年代,也即關於非拉鐵非教會時期開始的年代有差錯,應嚴格按照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的更精確的分期年代。二是誤將啟7:9-17中歷代以來數不清的得救聖徒和144000人混為一談!其實《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早已有明確解釋,指出他們是二群人。希望你們參看《啓示錄究與默想》一書中的屬於本會傳統的詳細解釋。

    但我也不得不在此指出:王敬之牧師和他所推薦的『原則性背離』(作者:艾伯特-特雷耶Alberto R. Treiyer博士)一文中,也有好多錯誤,例如謬解上帝的七靈是七位天使,二十四位長老也是二十四位天使,啟四章五章也被嚴重誤解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甚至認為二十四位大能天使也要坐在二十四個寶座上,有權參加查案審判工作,而上帝的羔羊基督卻是一直站在上帝的寶座旁。其實四章五章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是講到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和羔羊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後的教恩頌──並不是什麼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也不是什麼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王敬之牧師更將此文中的錯誤解釋更加嚴重發揮,而且對七印內容的解釋完全背離和否定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甚至對七號的解釋也有部分錯誤,嚴重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此外在對啟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獸和七頭等的解釋也都是錯誤的。……稍後我會另寫數文研討和指正。

 

關於七印的書卷

   七印的內容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所帶來的上帝子民蒙拯救和罪人被毀滅的結局。

  七印的第一印被揭開後內容,特別向我們啓示了使徒時代,也就是主升天後到公元100 年期間,基督和祂的教會藉著主的道和主的靈在世人心靈中進行福音征服的『勝了又要勝』的情形。正如約翰所記載:『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幷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啓6:1-2)。第一印時期正好相當於以弗所教會的時期。第二印到第四印書卷的內容,是論到使徒時代後,撒但和他所利用的政權,借著逼迫和謬道對主的教會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重大反撲的情况。這二、三、四印的時期正好大致分別相當於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教會時期。

    第二印時期是論到撒但借著羅馬帝國逼迫教會和殺害聖徒的情况,從公元100年起到313年止,即相當於士每拿教會時期。就如約翰異象中所見:『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啓6:3-4)。

  第三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爲國教,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蛻化、變質、墮落,用屬靈的饑荒攻擊教會。從公元313年羅馬教皇康士坦丁頒布信仰自由的詔書起,到公元538年羅馬教皇興起掌權前爲止。這一時期相當於別迦摩教會時期。就如約翰所說:『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堮陬菑悒迭C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蹧蹋。』(啓6:5-6

  第四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教權殘殺聖徒,删改上帝律法,踐踏福音真理的情况,從公元538年羅馬教皇掌權時起,到十四世紀威克力夫或十六世紀馬丁路德發起宗教改革運動之前。大約相當於推雅推喇教會時期,不過推雅推喇教會時期是延續到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取得很大成功時止。就如約翰所說:『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啓6:7-8)。

  隨著上述第二到第四印內容,撒但藉著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對主的聖徒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反撲和殘害的時期之後,接著便出現第五印中所謂祭壇底下殉道者『靈魂』呼冤和恢復他們名譽的時期(靈魂的原文意思為生命,所謂生命呼冤,和亞伯的血從地媯o聲向上帝哀告,都是同樣的意思,因經上說血埵野糽R,這同樣都是象徵的說法,而且殉道者的血被上帝視為寶貴,好像基督的血一樣流在祭壇底下)。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意即通過宗教改革運動,爲那些被羅馬教廷所殺害的殉道者恢復名譽,幷等候第六印書卷審判兆頭即將出現的時期。換句話說,第五印書卷的時期是從14世紀『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堣珛o起宗教改革運動時起,或是從16世紀馬丁路德開始宗教改革運動時起,到公元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夕止。正如約翰所記:『羔羊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爲上帝的道,幷爲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據統計中古教皇掌權時期:公元5381798年,被殺害的聖徒人數至少五千萬。末後也會有少數人為主殉道)。』(啓6:9-11)。

  第六印時期是從審判預兆的開始出現(開始於公元1755年的空前的直到現在仍然是最巨大的里斯本大地震,震動了大半個地球,死傷慘重),到基督復臨審判大日的來臨。正如約翰異象中所見:『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1755年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大地震),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1780519被稱為黑日,发生在美國纽约东部和新英格兰全地),天上的星辰墮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18331113全美國的天空中連續幾小時的空前巨大的流星雨,北美洲全地都可看到)。天就挪移,好象書卷被卷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爲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堙C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爲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啓6:12-17)。

  第七印內容就如使徒約翰所記載:『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啓8:1)。第六印的內容,是從審判大日一系列預兆的出現,一直講到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復臨施行賞罰大日的來臨。第七印的內容正是緊接在第六印的內容之後,由於基督坐在天父寶座右邊,帶著千千萬萬的天使一同降臨,刑罰惡人,幷接取上帝兒女同歸天城,於是『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中)寂靜約有二刻。』(啓6:15-16.9:26.16:27.2:13.26:64.參啓1:7.2:1-2)。

    預言表號中時間的算法,一貫以一日代表一年(民14:34.4:6.9:24-27)。『二刻』既是一日的四十八分之一,因此,也就是一年的四十八分之一,也就是七天半。(365/48=7.6)。但預言中是說『約有二刻』,實際上不到二刻,而是七天。根據聖經和預言之靈的啓示可知:『約有二刻』實際上是指基督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所有天使,駕雲降臨,來接祂子民升天的過程中,特意在太空中停留七日,爲要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然後再進入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撤冷。於是『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中)寂靜約有二刻』。上帝所以要作這樣安排,是由於祂歷代全體得贖的子民中,有不少聖徒因過去沒有得到安息日的亮光,還從未遵守過第四條誡命安息日,因此在進入天上的聖城之前,必須先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這也正是主在啟示錄中所提出的進入聖城的一個條件:『那些遵守祂誡命的人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堙A也能從門進城。』(啓22:14英文欽定本聖經和原文)。

  懷愛倫提到:『活著的義人要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改變。上帝的聲音已使他們得榮耀,現在他們要變爲不朽的,且要與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天使要將主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天使要將小孩子送到他們慈母的懷堙C因死亡而久別的親友要團聚,永不再離散。隨後他們要唱著歡樂的詩歌,一同升到上帝的城堙C……

    在進到上帝聖城之前,救主要把勝利的徽號賜給跟從祂的人,幷將王室的標記授與他們。光明燦爛的行列要在他們的王四圍集成中空的方陣,……耶穌要親自用右手把冠冕戴在每一個得救的人頭上。每個人都有一頂冠冕,上面刻著自己的「新名」和「歸耶和華爲聖」的字樣。(啓2:17)。有勝利者的棕樹枝和光亮的金琴交在每一個人手中。……各人心中洋溢著莫可言宣的歡樂熱情,一齊揚起感恩的頌贊:「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爲國民(原文爲國王),作祂父上帝的祭司。但願榮耀、權能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啓1:5-6)。』(善惡之爭40669,670頁)

    懷愛倫在另一處又提到:『我們一同都到了雲堨h,共有七天,直上到了玻璃海。耶穌拿了冠冕,用右手戴在我們的頭上。祂給我們金琴同棕樹枝,作得勝的紀念。那十四萬四千人在玻璃海上站立,成爲一個四方形。有些人有很輝煌的冠冕,別人的冠冕沒有這樣光亮。有些冠冕是滿了寶星,也有些別的,不過只有幾個。但是人人有了他們的冠冕,都是很知足。』(經歷與目睹23頁)。

 

關於七號筒

  七號筒實際上是預表了上帝對七印時期中的大刀殺害,操縱利用,和更改福音,刪改律法,瘋狂殺害聖徒的幾個最主要勢力的刑罰。第一至第四號筒主要是論到上帝藉蠻族的手,對西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因羅馬帝國不但長期壓制猶太人,殺害了主耶穌和使徒們,而且還曾逼迫教會長達二、三百年之久,正如前面第二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以後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從公元313年起,雖然停止了對基督教的逼迫,但却不過是改變策略,利用基督教爲國教,從而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日漸蛻化、變質,幷爲以後羅馬教權的興起預備了道路,正如前面第三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羅馬教皇的興起,離道背教,和對聖徒的大屠殺是屬於第四印的事。我們知道羅馬帝國最後在公元395年正式分爲東羅馬和西羅馬兩大帝國。第一到第四號筒的打擊對象,所以首先選中西羅馬帝國,是因爲原羅馬帝國的本土意大利包含在西羅馬帝國的疆土內。而西羅馬帝國在公元476年的滅亡,實際上也就代表著原羅馬帝國的滅亡。再者,一到四號筒的打擊對象,更主要是集中在原羅馬帝國的本土----意大利的土地上,這也就是一到四號筒中屢次提述的羅馬帝國的『三分之一』的實質部分上。因這堛漫瓵蛂y三分之一』,是指羅馬皇帝康士坦丁死後,他的三個兒子分治全國,將全國一分爲三。康士坦休斯(CONSTANTIUS)占有東方,定居於帝國的大都會康士坦丁堡。康士坦丁第二(CONSTANTINE 2)據有不列顛、高盧和西班牙。第三子康士坦斯(CONSTANS)擁有意利堛痋B非洲和意大利。

  第一號筒的預言中提到:『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青草也被燒了。』這是指西哥特人統帥阿拉烈克ALARIC所給予西羅馬帝國的第一個重大的打擊。

  第二號筒的預言是論到汪達爾VANDALS人和他們的國王真塞立克GENSERIC所帶給西羅馬帝國的第二個嚴重的打擊。真塞立克和前者阿拉烈克的權勢不同之處在於:前者的勢力是在陸地上,而後者的勢力是在海上。汪達爾王國擁有强大的海軍,稱霸於地中海上,曾將羅馬的海軍徹底擊潰,幷曾對羅馬城及其它各地大肆劫掠。因此預言中將它比作:『仿佛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

  第三號筒的預言是論到匈奴人的王阿提拉(ATTILA 434-453)所帶給西羅馬帝國的第三個嚴重打擊。『星』在聖經預言中可以預表君王(民24:17.2:2)。此處以『燒著的大星,好象火把從天上落下來,……』預表匈奴人的王阿提拉,是十分確切的。因阿提拉所率領的游牧的匈奴人的軍隊,確實好象巨大的燃燒著的流星,或慧星(俗稱掃帚星)一樣,突然而迅速地從天而降,爲人們帶來巨大的灾禍。

  第四號筒的預言是論到西羅馬帝國於公元476年,在赫如利人領袖奧道首(ODOACER)的打擊下而亡國之事。這是一次以武力爲後盾的未經流血的奪權,單單使『日、月、星辰的三分之一』『被擊打』而黑暗了,却幷沒有發生甚麽流血的事件。

  第五、第六號筒是論到上帝藉著回教軍隊(先是阿拉伯人,後是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同時也是對羅馬教權的部分警告性刑罰。第五號筒中所說的第一樣灾禍過去了,接著第六號筒中所說的第二樣灾禍便開始了。第五號筒的預言是先講到上帝藉著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軍隊和隨後的土耳其軍隊,所帶給東羅馬帝國的嚴重的刑罰。起先『不許……害死他們』(意即不許在政權上毀滅東羅馬帝國),『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啓9:5)。第五號筒時期是從穆罕默德的興起,一直延續到『五個月』預言時期的結束,(即從第七世紀初起,到公元1449727止)。及至吹第六號筒時,上帝才讓土耳其軍隊『殺(死)人的三分之一。』(啓9:15)。即指在政權上殺滅東羅馬帝國。第六號筒是從『五個月』時期結束後開始,到『一年、一月、一日、一時』的所謂『殺人』時期的結束。在第五號筒時期內,上帝不准許回教軍隊毀滅東羅馬帝國,只准許『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即一百五十年(即從公元12997271449727)。而接著在第六號筒的『一年、一月、一日、一時』的時期中,(也即從公元1449727起,到1840811止),他們已蒙准許『要殺人的三分之一』,意思就是要在政權上毀滅東羅馬帝國,幷繼續征服、蹂躝原來東羅馬帝國領土上的百姓。同時這預言也明確指出了土耳其的奧斯曼帝國將於1840811失權,失去殺人的能力。

  『五個月』的使人受痛苦的時期是從奧斯曼第一次對東羅馬帝國發動侵略戰爭開始的,而且歷史上已記下了十分精確的時間,如羅馬歷史家吉本所指出:『奧斯曼第一次侵略尼可迪亞地區,是在公元1299727。這個非常精確的日期似乎揭露了這個殘忍之人的快速和毀滅之過程的深謀遠慮。』和奧斯曼同時代的歷史家柏克摩也記載了這同樣的日期。另一同時代的人也證實了上述年代之正確。

    從這一日開始,經過『五個月』所代表的150年使東羅馬帝國『受痛苦』的時期,再經過391年零15日的『要殺人』的時期,便來到公元1840811。(它的算法是:1299年加上150年,再加上391年,就等於1840年。另外727加上15日,就等於811)。按照預言,這一日的來到就意味著奧斯曼帝國掌權『殺人』時期的結束,或者說奧斯曼帝國將要失去主權,不再有能力發動侵略戰爭,或鎮壓各族人民的獨立運動了。

  這一段預言果然在歷史上已獲得極其奇妙的精確應驗!因在此預言應驗之前兩年,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即已開始將此預言的詳細解釋和要應驗的日期公布於報紙上,指出土耳其將於18408月間傾覆。接著又在此預言即將應驗前十天,他又進一步指出土耳其將在811喪失權勢,而到時果然精確地應驗了。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特別提到這段預言的奇妙應驗:『1840年,另有一個顯著的預言引起了普遍的興趣。兩年之前,傳講復臨的一個著名牧師約西亞.李奇發表了啓示錄第九章的解釋,預言土耳其的敗亡。依照他的計算法,這個政權必在「18408月間」傾覆。就在這事成就之前幾天,他寫道:「如果第一段150年的時期在第珂西斯由於土耳其人的許可登位之時屇滿,那麽39115天若從以上一段時期結束時算起,就要在1840811截止,那時土耳其帝國在君士坦丁堡的權勢就要傾覆。我相信事情必然這樣成就。」

    正在那指定的時候,土耳其通過她的使節,接受了歐洲列强的保護,這樣她就投身於基督教國家的控制之下。事情果然正確地應驗所預言的話。衆人既知道這事,就信服了米勒耳和他同工所用以解釋預言之原則的準確性,於是復臨運動得到了一次非常的鼓舞。一些有學問有地位的人和米勒耳合聯合同工,宣講幷刊行他的見解,因此從1840年到1844年他們的工作就迅速地開展了。』(善惡之爭18349-350頁)。

 

  第五、六號筒固然是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但也使離道叛教、迫害聖徒的羅馬教權遭受到部分的懲罰。但末後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包括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通靈術教派的三合一權勢)將要在第七號筒中受到完全的刑罰。有人說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這完全是復臨運動時代過時的錯誤解釋。

  其實第七號筒吹響時,查案審判已結束,恩門已關閉,四風將大颳,七災將傾降,要刑罰巴比倫教會和一切跟從她的人。接著基督即將以萬王之王的身份,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大有能力,大有榮耀,駕雲復臨,毀滅罪人在地上,並拯救上帝的子民回天家!正如預言中所說:『第二樣灾禍過去,第三樣灾禍快到了。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在上帝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昔在今在的主上帝全能者阿,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外邦發怒,你的忿怒也臨到了,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指1844年天上至聖所中開始進行查案審判,查案審結束後,開始降下七災);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見第七災)。』(啓11:14-19)。

 

關於啟十七章大淫婦和所騎的獸的解釋

  本章大淫婦『騎在朱紅色的獸上』的異象,相當於十三章兩個獸合起來的異象。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相當於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是指羅馬教,但她末後陣容已比前擴大,因包括她的女兒衆淫婦所代表的各背道的基督教,幷『一切可憎之物』所代表的招魂術教派等在內。朱紅色的七頭十角獸相當於第二個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美國,但陣容也比前擴大,因包括『十角』(西歐列國)聯盟在內。十角最後會『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你所看見的那十角就是十王(代表羅馬分裂成的西歐各國);他們還沒有得國(按原文應譯爲他們還沒有得到一個國,國原文BASILEIAN是單數,不是指他們還沒有得到各自的國,因他們將要在羅馬分裂滅亡時形成十個國,而是指最後還沒有組成一個美歐大聯盟的「國」,正如接下去所指出的),但他們一時之間要和獸(指美國)同得權柄,與王(原文是像王,王是多數)一樣(這特別是指他們最後都要聯合起來像專制的君王一樣,施行迫害上帝子民的權柄)。他們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指美國)。』(啓17:12-13)。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獸身上,說明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七頭十角獸被大淫婦所操縱和利用,正如前面兩角如羊羔的獸,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也是被形狀像豹的獸所控制和利用,因兩角如羊羔的獸最後會强迫人拜獸和獸像,幷接受獸的印記。因此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朱紅色獸身上的預言,實是在十三章預言的基礎上又進一步指出了:十角所預表的羅馬滅亡時所形成的十國,也就是演變成後來的西歐各國,最後要『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交給獸(相當於二角如同羔羊之獸美國)。』幷一同被大淫婦巴比倫大城(以羅馬教爲首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所騎所操縱,制定星期日律法,强迫人遵守星期日,最後還要禁止人守安息日,迫害堅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

  關於以上所說的一切,在《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中都已有極其詳細的逐節解釋。請仔細研讀。

 

二個小問題之一:關於七教會時代分期問題

  此外,還順帶發現了二個小問題:一是關於七教會中的分期問題。學課中認為撒狄教會時期是從15651740年。但按照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的更為精確的解釋,撒狄教會的時期,應延續到1798年,或說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

  由於撒狄教會的嚴重情況:『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在撒狄教會末期,也就是十八世紀下半期,自然界出現了一系列基督復臨的預兆,如公元1755年震動了大半個地球的世界上最大的一次里斯本大地震,造成了極可怕的傷亡,又如公元1780年美國發生的奇異的大黑日,『太陽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許多人都以爲世界的末日迅即來到了。這一切奇異的預兆的出現,也都應驗了啓示錄第六章的預言:『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說明查案審判即將開始,基督復臨已經近了。這一切預兆的出現,也都加强了書信中對撒狄時代教會警告的力量:『你要儆醒,……幷要悔改。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們那堙A如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决不能知道。』

    懷愛倫曾詳細介紹了這些預兆發生的情形,接著論到那時代教會的景况說:『基督曾經囑咐祂的門徒要注意祂復臨的預兆,幷在見到這些兆頭的時候,應當歡喜。……但是自從教會失去謙卑與敬虔的精神,變爲驕傲而形式化之後,那愛基督的心和盼望祂復臨的信仰也就冷淡了。那些自稱爲上帝子民的人既專心追求世俗,幷尋歡作樂,他們對救主所發有關祂復臨預兆的教訓,就盲目無知了。……論到這一時代中教會的情形,救主也在啓示錄中說明了:「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對於那些不肯從怠惰苟安中儆醒振作的人,救主發出嚴重的警告說:「若不儆醒,我必臨到你那埵p同賊一樣,我幾時臨到,你也决不能知道。」(啓3:1.3:3)。』(善惡之爭17321-322頁)。

    同樣,關於非拉鐵非教會的分期,認為是從1740年到1844年,也是不確切的。按照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的更為精確的解釋,非拉鐵非`教會的時期,應從1798年之後,或說從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起,到1844年止。

    這一時期教會的特徵是:聖經開始大量印行和空前普及,國外布道運動開始蓬勃發展和空前推廣,特別是基督復臨運動的信息遍傳於歐美各國,以致於世界其它各處,從而造成了普世的宗教奮興。(善惡之爭20章普世的宗教奮興)

    有人所以認爲非拉鐵非教會所預表的時代,應從十八世紀中葉開始到公元1844年爲止。理由是從十八世紀中葉開始,上帝興起了衛斯理弟兄和懷特腓德,復興了英國教會的靈性情况。但根據懷愛倫所指出的當時更全面、更確切的情况來看,非拉鐵非教會的分期還是應從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開始爲宜。因十八世紀中葉後,衛斯理等所發起的循道運動,固然很快改變了英國教會的靈性衰敗情况,然而却幷未能改變當時普世的基督教,也即整個撒狄時代教會的靈性衰敗情况。這種普遍的靈性衰敗情况,至少要延續到十八世紀末。

    懷愛倫論到這時代的教會情况說:『論到這一時代中教會的情形,救主也在啓示錄書中說明了:「按名你是活的,其實是死的。」』『這情形在美國的各教會中尤其如此。』『美國的改正教會──歐洲的教會也如此──雖然受了宗教改革運動那麽大的福惠,但沒有在改革的道路上勇往直前。……大多數的人都像基督時代的猶太人或路德時代的羅馬教徒一樣,滿足於他們祖先所相信的道理,幷照他們作人的方法作人。因此宗教又墮落到徒具形式的地步,而且他們仍保留了許多錯誤和迷信。……以致這時的改正教會本身竟也迫切地需要改革,幾乎像在路德的時代羅馬教會需要改革一樣。』(善惡之爭17322頁,16309頁)。

    再者,當時的循道運動主要限於英國,而却不像十六世紀普世的宗教改革運動那樣,在同一時期之內,上帝在各基督教國家中都興起了祂的僕人,推進宗教改革的工作;也不像十九世紀上半期普世復臨運動那樣,上帝在各世界各基督教國家和地區中,都同時興起了祂的僕人,傳出了基督復臨迫近的信息,從而造成了『普世的宗教奮興』。

    正如懷愛倫提到:『但在1798年之後,但以理書被啓封,人們對於預言的知識增長了,許多人便傳開審判已近的嚴肅信息。像第十六世紀宗教大改革的情形一樣,復臨運動在同一個時期之內,在基督教世界的各國中發起了。在歐洲和美洲許多大有信心,琱謄咩i的人,都被引導去研究聖經的預言。在他們查考這些上帝所默示的經文之後,便發現了明確的憑據,證明萬物的結局已經近了。在世界各地,有許多孤立的基督徒團體,單靠研究聖經而相信救主的復臨已近。』(同上20372頁)

    還有,衛斯理等一生傳道救靈的工作成果和影響力固然偉大,然而他終身所傳的真理信息,主要還限於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的主題。而這些信息也正是宗教改革運動時代所傳出來的。衛斯理等不過是在當時英國教會靈性倒退,福音真光幾乎熄滅,幷且片面强調『惟信主義』而廢棄上帝律法的情况下,重新恢復幷發揚了宗教改革時代從聖經中所傳出的純正真道。但另一方面,衛斯理等對但以理、啓示錄中有關末後的重大信息,却還未能看明。而這些重大信息正是非拉鐵非教會時代復臨運動中所要特別傳揚的。

    此外,教會對國外布道工作的大力開展,以及對聖經的大量發行,也都是從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開始的。如善惡之爭上提到:

  『1792年之前半世紀,教會很少注意國外布道的工作,也沒有組織甚麽新的布道團體,只有少數教會在異教之地作過宣傳基督教的努力。但是到了十八世紀末葉,景况就大爲改變了。世人不滿於唯理主意的影響,而看出自己需要上帝的啓示和實踐的宗教。從這時以後,國外布道的工作有了空前的進展。

    印刷術的改良大大加强了銷行聖經的工作。各國之間交通事業的進步,古老的成見和閉關自守之籓籬的打破,羅馬教皇之失去政治的權勢,這種種的因素都爲上帝的話打開了門戶,使之得以進入各國。好幾年工夫,聖經得以在羅馬城的街道上自由推銷,不受禁止,如今得以銷行到地球上一切人迹所到之處了。』(15297頁)。『第十九世紀初葉聖經廣爲銷行,因此便有大光照耀在世界上。』(16309頁)

    教會歷史上也同樣提到:『1804年經福音派之努力,大英聖書公會得以創設於倫敦。不久愛爾蘭與蘇格蘭相繼而起,各設聖書公會,1808年在非拉鐵非成立第一所地方聖書公會。以後相繼成立的地方聖書公會很多。到了1816年,各地公會統一而成爲美國聖書公會。』(基督教會史卷766頁)。

    由以上所述的種種情况來看,非拉鐵非教會的分期還是應當從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開始,直到公元1844年爲止。關於1844年究竟有甚麽事發生,從下面對書信的研究中可以知道。

    講到這堙A也許有人會覺得,非拉鐵非教會的上述分期固然是更合理,但似乎感到短了一點,只有五十年左右。其實這也幷無不可,七教會的分期本來就不是以時間的長短來劃分的。例如以弗所教會的分期也是很短的,如果以弗所教會被用以代表整個使徒時代教會,那麽也只有六十幾年,如果被用以代表當時接受書信時的愛心衰退時期的教會,那麽只有短短幾年。又如推雅推喇教會時期,却長達一千年之久。可見,七教會的分期,不是以時間長短來劃分的,而是以教會的不同情况特徵來劃分的。

 

二個小問題之二:誤將歷代得救聖徒和144000人混為一談!

  啓7:9-17說:『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衆天使都站在寶座和衆長老幷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阿們。頌贊、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於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阿們。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對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

  上面異象中一開始說:『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這些人顯然是指歷代以來所有得救的群衆,而不是指十四萬四千人,因爲此處明說他們的人數『沒有人能數得過來』。至於十四萬四千人只不過是包括在其中的極少部分。

  正如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論到這些歷代來得贖的上帝子民說:『在各世代中,救主的選民都是在試煉的學校中受過教育和訓練的。他們曾在世上行走窄路,他們曾在患難的爐中被煉淨。他們曾爲耶穌的緣故忍受反對、惱恨和毁謗。他們曾在鬥爭和痛苦中跟從祂;他們曾堅忍克己幷經驗痛苦和失望。由於他們自己的痛苦經驗,他們看出了罪惡的邪惡、權勢和禍害;因此他們真心憎厭罪惡。他們既體會到救主用以消除罪惡的無比犧牲,他們就自卑虛己,心中充滿感恩和贊美;這種心情不是那些未犯罪墮落的生靈所能體會到的。因爲他們蒙基督的赦免多,所以他們的愛也多。他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受苦,所以也配分享祂的榮耀。……從此以後,他們永遠與上帝同在。他們站在寶座之前,……在棕樹枝條揮舞之下,他們要唱出清亮、甜密、和諧的贊美之歌,每個聲音極其雄壯悠揚,響徹穹蒼:「願救恩歸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於羔羊。」隨即有天庭全體響應說:「阿們。頌贊、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於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啓7:10-12)。』 (善惡之爭40673-674頁)。

  隨後異象中又特別提到了十四萬四千人的情况:『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對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啓7:13-17

    我們怎能知道這堜珒ㄗ鴘獄X贖聖民不是指的上述歷代來得救的群衆,而是指的末後十四萬四千人呢?這從長老介紹他們的話中可以看出來。……

  懷愛倫在論到基督復臨時活著變化升天的十四萬四千人的情况時,也曾引用上述這一段預言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曾經歷過那從有國以來最大的艱難;他們已經忍受了雅各大患難的困苦;他們曾在上帝傾降最後刑罰和人類沒有中保的時候堅定站立。這時他們已經蒙了拯救,是因爲「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站在上帝面前。「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護庇他們。」他們已經看見地球被饑荒和瘟疫所蹂躝,太陽發出大熱烤人,幷且他們自己也曾忍受患難和饑渴之苦。但今後「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必不傷害他們;因爲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泪。」』(善惡之爭40672-673頁)。路光寫於2019,1,1.修訂補充於2019,2,24.

 

 

 

 

 

 

2019年第一季度學課《啓示錄》中原則性背離

 

作者:艾伯特.特雷耶(Alberto R. Treiyer)博士  譯者:和弟兄;校譯:吳老師

 

  啓示錄研究學課,將末後啓示的主題提出來幷加以討論,這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我相信它會去促使人們去查考聖經,幷更好地欣賞我們教會對於預言的解釋。然後,下面所引三段懷愛倫論述,仍然激勵我對安息日學學課中所存在的某些在預言解釋上的背離發出警告。

  “上帝要喚醒祂的子民;如果別的方法都失敗了,異端就要滲入他們之間,將他們篩出,使糠秕從麥子中分別出來。主呼召一切相信祂道的人從睡夢中警醒過來。……這光將會引領我們殷勤研究聖經,幷嚴格檢討自己所持的立場。上帝願人禁食祈禱,徹底而琱薯a查究真理各方面的關係與立場。信徒不當以假定的或不分明的觀念所組成的真理爲滿足”(《給作者而後編輯的勉言》 40; 《證言》卷五 707708頁)。

   “我給你們的信息是:不要再同意溫順地聽人曲解真理。要揭露虛僞做作的詭辯,這些詭辯若予接受,就會使傳道人和醫生及醫療布道工人們忽視真理。現在每一個人都要警惕。上帝要求男男女女采取立場站在以馬內利大君血染的旌旗之下。我蒙指示要警告我們的人;因爲許多人有接受會破壞我們信仰柱石的理論和詭辯的危險”(《信息選粹》卷一 197頁)。

   “假教師們也許看起來對上帝的工作很熱心,也肯花錢把他們的理論公諸世人及教會之前;可是由於他們把謬論與真理相混,他們的信息就是一種欺騙,必引領人走上歧途。我們當對付幷反對他們,幷非因爲他們是壞人,而是因爲他們是虛謊的教師,正在盡力給謊言加上真理的印記”(《給傳道人的證言》55頁)。

 

   三點警告:

1.     這是復臨教會歷史上安息日學學課首次離棄我們的先驅們關於七號的解釋。要知道,傳統的七號解釋是總會會議上確認過的,幷且得到預言之靈所認可的。

2.     這次的學課,也標志著在學課這樣重要的出版物中,第一次無視地上聖所與天上聖所之間在空間上的關聯對應。

3.     此外,在涉及《啓示錄》各個表號的問題上,現代的解釋和推測比耶穌藉著預言之靈所給予我們的、同時也被聖經所證實的明確解釋,更受到學課作者們的青睞。

  1883年總會會議指定了一個包括《但以理與啓示錄默想與研究》的作者烏利亞·史密斯在內的十名委員,討論了七號的解釋,幷向大會作出報告。這一結論,又在190119031905總會會議上得到重申。至今沒有任何一次總會會議對此作出相反的結論。1990由聖經研究所(BRI)倡導成立的“但以理與啓示錄研究委員會”(Daniel and Revelation Committee),再度確認了對七號的傳統解釋,雖然未能就此發布論文。

 

1844年的時期過去之後所賜給我們的真理確定而不可改變,因爲這些真理是主垂聽我們迫切的祈禱而賜給我們的。主所賜給我的異像是如此顯著,以致我們知道所接受的是真理。這有聖靈爲證。亮光,從上帝而來的寶貴亮光,確立了我們今日所持守信仰的要點。(《信函》1906年第50號,第12頁,致W. W.辛普森長老,1906130{1MR 53.2}

 

  1833年的流星雲,1840811土耳其臣服於歐洲列强,作爲第六號的應驗,以及18441022作爲耶穌基督在至聖所服務的開始,被上述這幾次總會會議視爲“復臨歷史上的路標。”事關我們信仰的核心根基,不得挪移。遺憾的是,《啓示錄》學課,挪移了這些長久被視爲復臨歷史的路標的七號解釋,而這些路標恰與復臨信仰的根基和柱石息息相關。

 

  時候已到,我們必須堅决拒絕被引誘離開永痧u理的立場,就是1844年以來受過考驗的真理。(《信函》1904年第277號,第6頁,致J. A.媦w,1904731{1MR 53.4}

 

  …… ……

 

提醒

  你在本文中所看到的對學課的分析,是依據總會安息日學部委員會所核准的一個文件。但有一些改動是在最後一刻作出的。其中之一是將第16章三個污穢的靈界定爲邪惡的三合一組織。 它與威廉.約翰遜博士的新觀點有關。這種觀點後來被其他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神學家采納,包括學課的主要撰稿人。但是第16章的三個污穢的靈不宜假設爲邪惡的三合一組織。把這三個靈視爲三位天使信息的對應者更加合理。 此外,對三位一體的暗示也被撇開了,因爲要强調作者所倡導的在三位一體和三個污穢的靈之間的對應關係。儘管在《啓示錄》中能清楚地看到三位一體,但爲了闡明這個主題,最好能進行更爲廣泛的分析。

    作者蘭科·司提凡諾維奇對這些改動做出了回應,因爲用他的話說,這些改動“挑戰了我的學術信譽”。他提到了《啓示錄》19-20,以及 5,7,11,13,19章所作的改動。但我發現其他更動在我看來還是積極的,儘管仍然有許多錯誤的觀點被無意保留了下來。出於這個原因,我堅持我原來的批評,因爲同樣的問題也出現在蘭科的其他著作中,而不僅僅是他所寫的安息日學學員用書,教師用書,導讀和他所編著推薦的《啓示錄》注釋。學課對號筒的解釋明顯背離了預言之靈所確認、總會會議所堅持的復臨派歷史主義觀點。其他問題雖在學課中掩蓋起來,但仍涉及與天上聖殿有關的時間。

 

  …… ……

 

 

 

 

第七六題 應繼承本會傳統的但啓預言正確解釋

幷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揚光大!

 

我們教會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解釋,實是繼承和發揚了但以理本人,使徒保羅和早期教會,十四到十六世紀所有宗教改革家,以及十九世紀復臨運動所有傳道人的正統的正確解釋。十九世紀上半期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爾(William Miller)對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的精確解釋,實是繼承了所有宗教改革家的正確解釋,並又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揚光。本會對但以理和啟示預言的解釋釋,實是進一步繼承了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爾對但啟預言的正確解釋,並又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發揚光大。

 

(一)本會傳統早期解釋但啟預言的重要著作

本會傳統的早期的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正確解釋,包含在烏利亞.史密斯(Uriah Smith)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The Prophecies of Daniel and the Revelation)》一書中。這本書前一部分出版於1867年,後一部分出版於1873年。以後數次修訂出版合訂本《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後來廣為流行的合訂本出版於1912年。總的來說,這本書對但以理和啟示錄中絕大多數預言,都解釋得很正確。若沒有這本書的幫助,單靠我們自己的研究,很多預言都難以明白。這本書中也包含有重要的真理亮光,是上帝餘民所需要明白的。此外,更由於預言之靈預見,在1980年後將會有新神學的嚴重謬道和其它謬道進入本會,他們將會改變本會傳統的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正確講解。因此懷愛倫在世時,就曾蒙主啟示,特別推薦此書。

 

懷愛倫曾蒙指示特別推薦此書

烏利亞•史密斯出生於1832年,在主內安睡於1903年。1852年末加入基督復復臨安息日會後,在本會從事寫作和編輯工作達五十年之久。像其他人一樣,他也很容易犯錯。特別是在本會1888年的代表大會中,他和當時的總會會長巴特勒等聯成一派,拒絕了瓦格納所傳的真理信息──將因信接受基督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和加拉太書中律法所要求的義相結合。由於瓦格納和瓊斯等認為加3:23-25中的律法是指上帝的道德律法十條誡命,史密斯和總會會長巴特勒等卻認為是指摩西的儀文律法,於是二派之間掀起了激烈的爭辯,總會會長的一派甚至因此拒絕了瓦格納和瓊斯所傳的因信接受基督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重要的真理信息。這是使懷師母深感痛心的,並也因此在大會中和大會後對他們作出了嚴肅的責備和勸告。至於他們雙方對加拉太書中律法的解釋,都是正確的,不應彼此批評和否定對方的解釋。後來烏利亞•史密斯在1891年對拒絕1888年瓦格納和瓊斯所傳的信息表示後悔。

懷愛倫在1890年寫給卡瑪先生(Mr. Garmire)的信中說:『你對(烏利亞)史密斯長老,還有其他一些弟兄,似乎成見甚深。你在家中談了這些看法,影響了你的家人。主認爲應當勸勉史密斯長老,對他說責備的話,因他有可指責之處。但這是否表明上帝拋弃了他呢?不!“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啓3:19)。主責備祂的子民的過錯,但這是祂拋弃他們的證據嗎?不是!教會有許多錯誤,主通過祂所設立的媒介指出來,不一定都是通過證言。我們是否因此抓住這些責備不放,誇大其辭,說上帝不再賜他們亮光與慈愛了呢?不是,上帝設法幫助他們,恰恰表明了祂對他們的愛,盼望把他們從危險的路上引開。(1890年,懷愛倫11號信函)。”』《信息選粹》卷二81頁。

懷愛倫在1902年的書信中又說:『我們可以隨意列舉現在還活著的早期負責人(1902年)。烏利亞•史密斯長老從出版工作一開始就與我同工。他與我丈夫合作。我們總是希望他的名列在《評論與通訊》編輯之首,因爲這是應該的。對那些開創工作,在艱難的時候勇敢戰鬥的人,不應該撒手不管。在最艱難的時期以後參加工作的人應當尊重他們。我對史密斯長老懷有深厚的感情。我的出版生涯是與他聯繫在一起的。他來參加我們的工作時還是青年。他的才華使他能勝任編輯的工作。當我讀到他刊在《評論與通訊》上的文章時是多麽高興啊!這些文章寫得很好,充滿屬靈的真理,我爲這些文章而感謝上帝。我感到與史密斯長老非常和諧一致。我認爲他的名字應始終作爲主編刊在《評論與通訊》上。若干年前,他的名字登在第二位,我感到痛心,後來又登在第一位,我哭了,說:“感謝上帝。”只要史密斯長老的右手還能握筆,願他的名字一直留在這個位置上,這是上帝的意思。當他的手無法再寫,就讓他的兒子們替他做口述筆錄。』(寫于190225,加利福尼亞的家中,給史密斯和S.N.赫斯格的信)《信息選粹》卷二225頁。

懷愛倫也曾多次推薦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例如她說:『我蒙指示,《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先祖與先知》會有銷路。它們含有人們必須的真理,這些亮光上帝已經給了祂的兒女。上帝的天使會爲這些書在人們的心上開路。』(書信431899。出版部,206頁)。

另一次又說:『許多人會離棄信仰,並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在《歷代願望》《先祖與先知》《善惡之爭》和《但以理和啓示錄》中,有很寶貴的教訓。這些書必須引起特別的重視,而且必須竭盡所能將這些書呈現在人們面前。』(書信2291903年。手稿21440頁)。

另一次又說:『我蒙指示,如今那些含有真理之光的重要書籍,就是上帝賜給的關於撒但在天上叛變的信息應當廣泛傳揚。因爲通過這些書籍,這些真理將傳給許多人。《先祖與先知》《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現在是空前需要的。它們需要被反復傳講因爲這些真理將會打開許多瞎子的眼睛。』(《評論與通訊》190521610頁)

 

懷愛倫確知書中個別預言的解釋也有錯誤

當然,懷愛倫推薦此書,並不是說這本書中對所有預言的解釋都毫無錯誤。特別是當時有關末後還未應驗的預言,書中的解釋難免會有個別偏差錯誤。

(一)例如書中最明顯而重大的錯誤是關於但以理十一章末了的南方王和北方王爭戰預言的解釋(11:40-45)。他說末了的北方王是指土耳其,末了的南方王是指埃及。其實他所介紹的解釋是屬於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老的解釋,當時誤以為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因此所有的但啟預言,也都要牽強附繒地解釋在1844年基督復臨前應驗。書中認為本段預言除最後一節(45節)外,都已在18世紀末及19世紀中全部應驗了。書中介紹的對本段預言的解釋大致是這樣:首先認為1136-39節中的『王』是指17931799年的法國,於是認為1140節便接著論到南方王埃及和法國於1798年開始的戰爭,當年埃及戰敗,被法國佔領。接著又論到北方王土耳其也對法國進行了戰爭,結果在英國的幫助下,土耳其得勝,1801年法國從埃及撤退,等等。他們又認為1144節中的『東方』是指波斯國,『北方』是指俄國。18531856年俄國曾與土耳其開戰,土耳其在英法二國幫助下,打敗了俄國,不准它干涉土耳其。而這種見解實際上乃是復臨運動時代的解釋。如亞當.克拉克早在1825年就曾發表過這樣的見解。他們既盼望基督在1844年前後復臨,又由於缺少進一步的亮光,因此他們總是將有關預言的解釋,延續到他們的時代結束,並都將它視為基督復臨的先兆。然而以上解釋的本身,未免過於複雜化,且明顯牽強附會,不夠確切合理。

因此當時懷師母的丈夫懷雅各牧師撰文否定這樣的解釋。他認為此處『北方王』不可能是指土耳其,而仍然是指羅馬,正如1130-35節和1136-39節中的北方王都是指羅馬。他在文中是這樣說的:

『但以理書中有一組預言,一連提述了四次之多,我們可以把這些預言的順序簡單的述說一下。在但以理第二、第七、第八和第十一章這四章中,除了第八章與第十一章未提及巴比倫國以外,大家都認為這四章都是敘述同樣的事情。首先我們看一看第二章所描寫的大像,用金銀銅鐵預表巴比倫、波斯、希臘和羅馬。我們都一致公認這個大像的兩腳,不是指著土耳其,而是預表羅馬(引者按:意指由羅馬分裂而成的列國)。再看下去,獅子、熊、豹和十角的獸所預表的國家,就如第二章一樣並無二致,而大家都毫無疑問的認為;那被丟進焚燒著的火堶悼h的,不是土耳其,而是預表羅馬的獸。(引者按:第四獸羅馬帝國頭上的十角和小角羅馬教皇被視為一體,要延續到基督復臨時被主降臨的榮光烈火中被毀滅,參彼後3:9-12)。第八章也是如此,都公認那隻小角就是興起敵擋君之君的,不是土耳其,而是羅馬。(引者按:八章的小角既是指羅馬國,也是指繼承羅馬國「能力座位和大權柄」的羅馬教廷)。以上三個異象中所提到的預言,羅馬是最末後提到的政府。

現在來到一個最關重要的討論點,即但以理書第十一章的預言是否與第二、第七和第八章的預言,都是敘述同樣的歷史事實呢?若然,在第十一章之末所提及的掌權國家,自然就是羅馬。』(懷雅各論未應驗之預言,見評閱宣報18771129版第172面第1行)。』(引自林思瀚姜從光著《但以理之研究》231-232頁)。

而時至今日,我們已可看得更清楚,懷雅各牧師所指出的預言解釋方向是完全正確的。至於當時懷師母對此爭論之點並沒有直接表態。這可能是由於她身份上的關係。她身為上帝所選召的先知,主的使者,由於在此點解釋上並未直接得到上帝的啟示,她就不願以自己的名義直接表態,免得被別人誤解為預言之靈的直接啟示。但懷師母的見解顯然是贊同懷雅各牧師所指出的預言解釋方向的。特別在《善惡之爭》一書中,懷愛倫根據但以理、啟示錄中當時已經顯明的其他各主要預言的亮光,並根據上帝藉著異象等所直接賜下的有關末後情況的大量啟示,為我們詳細而具體地描述了末後善惡大斗爭的一幕幕真實情況。而且這些有關末後情況的重大啟示,目前也都正在迅速應驗之中。從這些預言之靈的啟示中,我們也根本看不到土耳其的影子,而卻清楚看到:那末後迫害上帝子民的主要權勢,也就是那七頭十角的朱紅色獸和騎在他身上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啓17章)。預言之靈已明確解釋: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在中古時代是指羅馬教會,在末後時代是指羅馬教,背道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的大聯盟,末後要利用控制美國和西歐十國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這也就是最後與羔羊爭戰,與聖徒爭戰。正如預言中所說:『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4)。

 

(二)又例如對啟示錄十七章預言的解釋也可順便在此一提。書中對十七章大淫婦就是巴比倫的解釋是正確的:『這個女人很明顯是巴比倫。然而,作爲巴比倫的羅馬教會受到其他所有宗教團體的憎惡嗎?不,她不可能。事實上,我們已經知道她是淫婦之母,這表明她有一衆女兒——其他宗教團體,她們同是一家。』但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中的解釋更為精確完美: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在中古時代是單指羅馬教會,在末後時代陣容已擴大,是指羅馬教和她的女兒眾『淫婦』所預表的背道的基督教,與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的大聯盟。而且《善惡之爭》還指出,當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的大聯盟一組成,巴比倫就完全傾倒了。(詳見《善惡之爭》第21章和38章)

還有,《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中對七頭(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和羅馬教皇)和十角(羅馬帝國分裂而成的十國所演變成的西歐國家)的解釋也是正確的。然而對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朱紅色七頭十角獸的解釋卻是錯誤的。他說大淫婦所騎的獸,就是『第八個頭代表教皇羅馬,它由第七頭而來。』這種解釋明顯是錯誤而有矛盾的,因預言中提到: 『你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英文聖經KJV版本譯為:你看見的那在獸上的十角必恨這淫婦,因原文有二種不同版本,只有一字之差,一是「and和,與」,一是「on在」,很可能是抄寫上的差誤,相信中文聖經的譯意更附合原文,我所看到的好幾本現有修訂版本的英文聖經,都和中文聖經的譯意相同),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17:16)。而且預言中一開始就明說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朱紅色獸身上,是象徵她『管轄地上眾王』,象徵她『坐在眾水上』『那淫婦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啟17:1,15,18)。也象徵『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啟17:2-3)象徵她與美國西歐各國結盟,彼此利用,互相依靠,並控制和操縱他們。可見,不可能將大淫婦和所騎的獸都解釋為羅馬教會。還有天使對約翰所說:『我要將這女人(原文是陰性)和馱著她的那七頭十角獸(原文是陽性)的奧祕告訴你。』(啟17:7)。也明顯指出女人和馱著她的那獸是不同的二個群體。

懷愛倫在書中也不採用上述史密斯的錯誤解釋。關於啟示錄十七章中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的預表意義,懷愛倫在《善惡之爭》第2138章中,就已作出了非常明確的解釋。但關於大淫婦所騎七頭十角朱紅色的獸,卻沒有加以解釋。因此本會中先後出現三種不同看法(一指羅馬教會,一指末後的聯合國組織,一指美國和西歐各國的大聯盟)。其實,《善惡之爭》一書中似乎沒有具體講解,實際上卻已作了啟示性的預言和講解。預言之靈已明確啟示: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在中古時代是指羅馬教會,在末後時代是指羅馬教,背道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的大聯盟,末後要利用和控制美國和西歐十國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這也就是最後與羔羊爭戰,與聖徒爭戰。正如預言中所說:『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4)。詳細講解請參看《合一晚雨和主來》一書中第二十八題『但啟預言幾全應驗!謹防謬解阻擋真道!』和第二十九題『啟十七章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獸上的預言──已明顯在應驗中!』其中引証了許多預言之靈的講解。

 

(三)對啟示錄七號的講解,特別是對第五第六號的解釋甚為精確,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曾部分採用。但書中對第七號的解釋中有一點錯誤。他誤以為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這也是屬於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當時誤以為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因此認為第七號將於1844年開始吹響,接著就是基督復臨。如現在仍按照過去的錯誤說法,說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始吹響的,顯然和預言的啟示相違背,也和預言之靈的啟示和解釋相違背。其實,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七災傾降前開始吹響的。詳細講解請看《合一晚雨和主來》一書中第三十二題『第七號筒基麼時候開始吹響?』和《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中的有關詳細解釋。

(四)對但以理第八章十一節『除掉常獻的燔祭』的解釋,也採用了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說是『教皇的羅馬除掉了異教的羅馬(by him [the papal form] the daily [the pagan form] was taken away.)』這樣的解釋明顯是錯誤的,不符合事實的。詳細講解請看《合一晚雨和主來》一書中第二十四題,或《聖道專題研究》最後預言的信息部分第四題,關於但以理八章預言解釋後面的附詮:關於『除掉常獻的燔祭』的進一步研討。

(五)對但以理書七章第四獸上的十角的釋釋基本上都是正確的,只是認為其中的一角是指匈奴人(Huns)的王阿提拉是錯誤的。雖然阿提拉(Attila, 434-453年)是應驗了第三號筒中『有燒著的大星,好像火把從又上落下來』,帶給西羅馬帝國嚴重的災禍,但他的出現也正如掃帚星或流星一樣短暫的一掃而過。隨著他十九歲於公元453年逝世,『匈奴的聯合很快便瓦解了。』(中世紀史第一卷67頁)。『其人同化於鄰族。』(世界史綱上冊419頁)。『與他種合。』(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三117頁)。由於匈奴族在西羅馬帝國於476年滅亡前早已瓦解了,因此不能成為羅馬滅亡時所形成的十角之一。瓊斯當時看出了這一點,認為應由阿勒曼尼(後來成為德國)取代匈奴成為十角之一。他的看法是正確的,但可惜在1888年本總會代表大會開會以前很長時期的辯論已形成觀點對立的二派,一派支持年長的烏利亞.史密斯,他也是總會公報的主編,另一派支持年輕的瓊斯。在總會代表大會開會前的傳道人七天聖經研討會中,在討論十角時,又引起了二派激烈的辯論。瓊斯口詞鋒利,說話毫無禮貌,當眾侮辱史密斯說:『史密斯的無知,不應叫我負責。』後來懷師母也責備瓊斯的粗魯無禮,他總於謙卑接受,改正了自己的態度。但瓊斯以上的解釋是正確的,後來已被全教會所接受。

 

(二)中國1951年出版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之研究》是屬於本會傳統解釋

中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時兆報社1951年出版的林思瀚(S. H. Lindt)教授和姜從光(T. G. Giang)教授合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之研究》,就是繼承了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中的正確解釋,並也改正了其中部分錯誤解釋。

例如對但以理二章七章八章九章的預言,都接受了烏利亞.史密斯書中的正確解釋,並也改正了其中二個細小錯誤:一,即如以上所說,將但七章第四獸頭上十角中的一角匈奴人(Huns)的王阿提拉(Attila, 434-453年)改正為阿勒曼尼(後來成為德國)。.二,對但八章十一節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祀),詳釋了本會已全體一致公認的正確解釋,而絲毫不提烏利亞.史密斯書中所介紹的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以致於本會華人教會中幾十年來,都只知道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祀)的正確解釋,而不知道復臨運動時代老的錯誤解釋。直到近些年來又有個別人不加仔細研究,冒用預言之靈教訓,重新推薦過去的錯誤解釋,造成了某些不瞭解真實情況之人的思想混亂。為此我曾特別寫了一文:『關於「除掉常獻的燔祭」的進一步研討』,可以解徐一切疑問。在《聖道專題研究》和《合一晚雨和主來》二本書中,在解釋但以理八章預言的最後附錄中,都可看到此文。

又如對但十一章末段預言(但11:40-45)中的北方王的解釋,也引用了懷雅各牧師的籠統的解釋,糾正了烏利亞•史密斯書中的錯誤解釋,認為末了的北方王應指羅馬,而不是土耳其。已如上面所詳細引証。烏利亞•史密斯認為末了的北方王指土耳其,南方王指埃及,顯然是錯誤的。他對但十一章末段預言的解釋,也都是屬於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但究竟應怎樣正確解釋呢?林思瀚和姜從光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之研究》一書中,也未能作出清楚正確的解釋。正如書中所作的表白:『這幾節經文(但11:40-45)因為含有一段尚未應驗的預言,所以本書中不打算把這段預言怎樣應驗的事實詳細列舉。』(《但以理之研究》第十一章230頁)。

又如對啟示錄七信,七印,七號等等的解釋也都繼承了烏利亞•史密斯書中的正確解釋,但糾正了書中誤以為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錯誤。

又如對啟十二章十三章十七章十八章預言的解釋,也都繼承了烏利亞•史密斯書中的正確解釋,但也否定了啟十七章中的一個錯誤解釋。正如前面已詳述,前書中對啟十七章的大淫婦和獸身上的七頭十角的解釋是正確的,但對大淫婦所騎之獸的解釋是錯的,因史密斯認為大淫婦所騎的獸也是指羅馬教。林思瀚和姜從光則認為獸有可能是指未來的聯合國。其實,啟十七章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朱紅色的獸上的異象,相當於十三章兩個獸合起來的異象。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相當於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是指羅馬教,但她末後陣容已比前擴大,因包括她的女兒眾淫婦所代表的各背道的基督教,並『一切可憎之物』所代表的招魂術教派等在內。朱紅色的七頭十角獸相當於第二個兩角如羊羔的獸所代表的美國,但陣容也比前擴大,因包括『十角』(西歐列國)聯盟在內。十角最後會『同心合意,將自己的能力、權柄給那獸。』(啟17:13)。大淫婦騎在七頭十角獸身上,說明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七頭十角獸被大淫婦所操縱和利用,正如前面兩角如羊羔的獸,在宗教信仰的事上,也是被形狀像豹的獸所控制和利用,因兩角如羊羔的獸最後會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其實,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早已提到了這方面的情況:末後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實際上是指以羅馬教為首的,包括各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宗教大聯盟,她將要控制與利用美國和『十角』(西歐列國)制定星期日律法,以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可詳參善惡之爭36609,35593,599,36612,39638頁)。詳見路光對啟十七章預言的詳盡解釋。

 

(三)路光對但啟預言的解釋實是繼承和發揚了本會

上述二書中傳統正確解釋,並也改正了其中的個別差錯!

路光對但啟預言的解釋實是繼承和發揚了上述二書中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並將它們解釋得更精確,更完美,並引証更多史料,更有力証明它們的應驗,也引証了更多預言之靈的有關論述,同時也改正了其中的某些差錯。對但十一章的預言,特別是末段未完全應驗的預言,也都作了更正確的講解。請詳細研讀《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聖道專題研究》《合一晚雨和主來》四本書中的對但啟預言的解釋。

前三本書都早已於19951996年中開始出版,至今已多次再版,每本書估計約達四萬冊。已獲眾多牧師和同工同道的好評。也獲得焦洪志牧師的喜愛和推薦。聽說曾有教會同工同道要研究但啟預言,傳道人問黃望潮牧師,華安有甚麼參考書。黃牧師要他們研究上述路光的解釋但啟預言的書。

劉憶姐妹當時正在菲列賓本會神學院攻讀神學(註:她當時信仰還沒有改變,可惜過了多年後,又去美國安得烈大學讀神學博士學位,受到了新神學錯誤信仰觀點的教授蔣.葆臨,和喬治.賴特等的洗腦,信仰變質了,希望她有一天能回頭),在九五年九月二十日的來信中說:『這學期我正好選修了「啟示錄研究」這門課。我把馬思威教授的「上帝眷顧」和羅叔叔的「啟示錄研究和默想」對比了一下,羅叔叔的確比教授的要詳細得多,而且有很多信息在媕Y。我想羅叔叔的這本書足夠滿足我們中國的復臨信徒的要求了。可惜不是用英文寫的,我在AIIAS 的圖書館還沒有找到一本啟示錄研究的書,有你的這本詳細,有的書只著重於個別章節的研究,而你的這本既有知識性的內容,更有屬靈的教訓,很實際。希望……能大量地印刷這本書。我想國內教會的教友會很感謝你們的這一幫助的。我們可以訂購,有時候我覺得買來的書,比別人白給的書更容易受到重視。國內教友應該有這點能力的,這樣你們也可再印這書。我會寫信給我母親,叫她向你們訂購,但不知應當把錢寄到那堙A望告知。』她在九六年一月十四日的來信中,又告訴我們說:『你們的「啟示錄研究和默想」上冊已經在上海發行了。……』

浙江平陽鍾大偉同道在九六年八月六日給代印書籍的國內同工莫煊先生的來信中呼求說:『「但以理研究和默想」我們正在逐節研讀,從中親眼見到神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全能的上帝。……』『我代表蒼南、平陽、溫州、瑞安各教區的弟兄姐妹,同聲呼求:路光的但以理、啟示錄二書,應該像懷師母五本叢書一樣普及到眾信徒手中,正如同把光放在燈台上一樣重要。……我建議此二部但、啟研究和默想,要像你以前所做的,重新把它印刷出來。這是我們迫切的渴望。……這二部預言書,在全國各地更加需要。從前沒有路光的解釋,姜從光的解釋就是很好了。路光一書出籠後,但、啟預言光度亮百倍了。』

我所以要引用以上的二封來信中的話,並不是想要誇耀這二本書,而是在現今各種錯誤地解釋但啟預言的書,衝擊著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時,要引起大家特別是不瞭解真實情況的人,對本會傳統正確解釋的重視。

 

(四)要慎防近二三十來對但啟預言錯謬解釋的危害

 

但啟預言的解釋主要分為三派:『歷史預言派』『將來派』『過去派』

基督教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解釋主要分為三派:(一)歷史預言派(也被簡稱為歷史派)的解釋法。這是所有宗教改革家所採用的正確解釋預言的方法,也是我們教會所採用的正確解釋法,相信預言是預先寫出的歷史,因此將預言和歷史並行對照地研究,以証明預言二千幾百年來在歷史上連續不斷地奇妙應驗和最後大結局的即將完全應驗。例如認為但以理二章大像和七章四獸預言的四大國是指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第四獸頭上的十角是指西羅馬帝國(包含原羅馬帝國領土,當時代表原羅馬帝國)於476年滅亡時被各蠻族分割而成的十個王國。十角中拔除三角而興起的小角是指公元538年興起的羅馬教皇。啟示錄十三章中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和十七章的大淫婦等也是指羅馬教皇和羅馬教會。

(二)將來派的解釋法,是羅馬天主教的耶穌會會徒利比拉(RIBERA)為了對抗宗教改革家的正確解釋,而編造出來,為教皇辯護的錯謬解釋,認為但以理二章大像的鐵腿和七章的第四大獸所預表的羅馬帝國,雖然早已滅亡,但大像的腳與腳趾和第四獸頭上的十角與小角敵基督都還未出現,將要在基督榮耀復臨前的七年中出現,這樣就使大像的鐵腿和半鐵半泥的腳分割開了,也將十角和小角從第四獸頭上分割開了。因羅馬帝國雖然早已於公元476年被許多蠻族分割為十國而滅亡,但他們卻說十角和小角還未出現,這樣就使二千幾百年來的連貫性的預言中出現了一千幾百年的空白斷層。又認為啟示錄從四章到二十章的所有預言,都發生在基督暗中復臨和教會信徒暗中被提以後的七年大災難之內,而且都是講到關乎猶太人的事,和歷代教會無關。其實啟示錄中從未說過有七年的大災難,他們是將但以理九章七十個七年預言的最後一個七年分割開來,謬解為基督榮耀復臨前的七年大災難時期,可見這樣強解的荒謬。

(三)過去派的解釋法,也是羅馬天主教的耶穌會會徒阿加實(ALCASAR)為了對抗宗教改革家的正確解釋,而編造出來的另一種為教皇辯護的錯謬解釋,認為但以理二章和七章第四獸頭上的十角是指羅馬帝國逼迫基督教的十個皇帝,小角是指兇殘殺害基督徒的尼羅皇帝,後又被人解釋為戴克里先皇帝。以上將來派和過去派的二種解釋雖然互相矛盾,但都為羅馬教皇所祝福和接納。

 

但啟預言的少數『靈解派』採用明顯錯謬的靈意解釋法

關於但以理啓示錄的解釋,除以上三個主要派別外,還有一個少數人主張的所謂『靈解派』。就如海萊博士著的《聖經手冊》上所指出的:『按照這一派的解釋,啓示錄一書並非論及任何歷史的事件,既不是約翰時代的事,又不是末期的事,或關乎這兩個時期中間的事。它乃是一種高度寓意的圖晝,是描述教會經歷中所實現的宗教真理,是描述長期鬥爭的重大原則,……是善意克服罪惡的最後勝利。』(聖經手冊884-885頁)。然而這種所謂「靈解派」的解釋,實質上是完全違背基督的啓示的,因啓示錄上多次申稱,本書乃是『耶穌基督的啓示,……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衆僕人。』(啓1:13,19. 4:1. 22:6,7,18,19)。

 

近二三十年來出現的少數人對部分預言作靈意化的

『釋經式』的解釋法,或『神學主題式』的解釋法

應當引起我們警愓的,最近二三十年來,本會國外新神學派的教授,不敢堅持並企圖背離烏利亞.史密斯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並拒絕懷愛倫對烏利亞.史密斯的但啟預言講解的推薦,竟然也偏離了『歷史預言派(或說歷史派)』的正確解釋法,而採用了一種類似『靈解派』的所謂『釋經式』的解釋法,或『神學主題式』的解釋法。根据格鲁德•奎斯佩博士(Gluder Quispe)的研究論文指出,以先前的美國安得烈大學的教授拉蘭德拉(Han K. LaRondelle,1929-2011)為代表的一些人就是採用的『神學主題式』(Biblical-Theological)的解釋法。以先前的美國安得烈大學的教授蒋宝临(Jon K. Paulien,生於1949年)和他的學生現任安得烈大學教授斯特凡诺维奇(Ranko Stefanovic)為代表的一些人,就是採用的『釋經式』(Biblical-Exegetical)的解釋法。實質上是對啟示錄的部分預言作了靈意化的解釋,完全偏離了『歷史應驗式(Biblical-Historical)』的解釋法,也就是上述宗教改革家和本會一直堅持的『歷史預言派(或說歷史派)』的正確解釋法。他們對部分預言的解釋完全背離了本會一直堅持的傳統的正確解釋,也是預言之靈著作中所肯定的正確解釋。

根據王敬之同道在文中介紹說:『然而,奎斯佩博士幷沒有進一步深入解釋,這些不同的結論意味著什麽。在這一點上,或許,我們可以通過介紹另一位當代研究聖所與預言的杰出學者阿巴多•崔耶博士(Alberto R. Treiyer)的分析,來加深對這些問題的理解。』『與奎斯佩博士的觀察與結論一樣,崔耶博士注意到在七號的問題上,開始偏離本會的傳統立場,始於馬斯維,經過拉蘭德拉,到蔣寶臨與他的學生斯特凡諾維奇那堙A越走越遠。在這個過程中,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特徵、角色、信息與使命,越來越模糊,甚至根本喪失!』(引錄自王敬之同道所寫的『啓示錄研究發展動態解讀』一文。敬之同道雖然在此指出了他們的錯誤,但可惜自己在對但啓預言的解釋上仍固執傳講一些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本會後來早已改正不提了。例如認爲但以理八章中小角除掉常獻的是指教皇羅馬除掉了異教羅馬國,對但七章和八章預言中的個別重要經文的解釋也偏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而且又受到崔耶博士錯誤解釋的影響,將啓示錄四章五章原屬七印書卷的序幕,胡亂解釋爲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將上帝的七靈謬解爲七位天使,將二十四位長老也謬解爲二十四天使,尤其是他對七印內容也都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將七號的序幕也都胡亂包括在第七印內(啓8:1-5),對七號內容的解釋,特別是對第七號的解釋上,嚴重擅改和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在啓示錄後面的預言中,特別對啓示錄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獸和七頭等的解釋方面也都有很多嚴重錯誤)。

以上引文中說:『與奎斯佩博士的觀察與結論一樣,崔耶博士注意到在七號的問題上,開始偏離本會的傳統立場,始於馬斯維,經過拉蘭德拉,到蔣寶臨與他的學生斯特凡諾維奇那堙A越走越遠。』

這奡ㄗ鴢e安得烈大學教授馬斯威博士(Mervyn Maxwell,1929-1999),他在1985年著有《上帝顧念你》上冊但以理書的信息,和下冊啟示錄的信息。(God Cares, Vol. I& II, 1985)。他本是屬於歷史預言派的觀點,採用『歷史應驗式(Biblical-Historical)』的解釋法。他在書中所發揮的屬靈教訓也很好,完全不同於新神學派教授所散佈的嚴重謬道。但可惜不知甚麼原因,也許是因擔心觸犯羅馬教皇權的勢力,對啟示錄部分預言的解釋,卻偏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不是從解釋七號時開始,而是從解釋七印的前四印時,就已開始偏離了歷史預言派的正解釋法,而採用了靈意教訓的錯誤解釋法。

例如本會對七印的傳統正確解釋:七印的書卷,向我們啟示了基督藉著祂的教會同撒但和他所利用的『工具』之間的長期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它最終的結局。這一長期靈戰史,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時期(階段):第一印的書卷為基督藉著祂的教會在人的心靈中進行福音的『征服』時期(即使徒教會時期,公元31-100年)。第二至四印的書卷,為撒但藉著他的工具對教會進行反撲時期:首先是藉著羅馬帝國對教會進行了長達二百多年的大逼迫(第二印時期,100-313年);隨後又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為國教,使教會信仰靈性蛻化變質,在靈性真道上進入了『屬靈的大饑荒』(第三印時期,313-538 年);以後又藉著完全離道叛教的羅馬教會對主的聖徒和福音真理,進行了長達一千二百六十年之久的大逼迫(第四印時期,從538年至十四或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前之時期)。第五印的書卷為殉道者的『靈魂』(按原文應譯為生命)的『呼冤』時期──上帝興起了宗教改革運動,為殉道者恢復了名譽,有白衣賜給他們(1416 世紀至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第六印的書卷為審判兆頭的出現,至審判大日──『耶和華忿怒的大日』來臨的時期(從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至基督復臨)。第七印的書卷為基督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地駕雲復臨,接取地上眾聖徒,榮返天庭的過程中,『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即七天之久)。』──為要讓各時代得救的聖徒在進入天上聖城之前,遵守一個完全的安息日。正如經上上的應許:『那些遵守上帝誡命的人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堙A也能從門進城。』(啟22:14英文聖經所根據的原文古抄本)。

馬斯威教授對前七印中前四印的解釋是:『第一印:騎白馬的傳基督教(啟6:1-2)。第二、三、、四印,騎紅馬,黑馬,灰馬的,帶來戰爭,饑荒與瘟與疫。』根本沒有上述具體的解釋和分期,更沒有提到羅馬教殘酷殺害無數聖徒的事,而是籠統地講述一些屬靈的教訓,完全偏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詳見《上帝顧念你》下冊啟示錄的信息,第六章119頁)。對七印的詳細解釋可參看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

又如本會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七號筒的預言向我們啟示了上帝對歷代以來拒絕福音,迫害聖徒的撒但幾個主要『工具』所降的『懲罰』。第一至第四號筒分別預言了上帝藉哥特人的大將阿拉列,凡大勒人的王真塞立克,匈奴人的掌權者阿提拉,黑如萊族的領袖阿道塞對西羅馬帝國的懲罰,直到它滅亡(公元476年)。懲罰羅馬是因他背棄公義,將主耶穌釘死於十字架上,迫害祂的門徒,並逼迫由使徒們所設立的教會,直至康士坦丁帝時(公元313年)。從康士坦丁帝時起,又開始利用和腐蝕教會,使教會背棄真道,為他的統治服務,同時卻迫害教會中一切堅持純正信仰,而不肯與之同流合污的人。第五、六號筒預言了上帝藉穆罕默德和信仰回教的阿拉伯人(也即撒拉森人)並後來的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與羅馬教的懲罰。結果使東羅馬帝國滅亡,並使羅馬教遭受沉重的打擊,在發展上受到了很大阻止。懲罰東羅馬是因他在上述羅馬帝國的一切罪行中也都有分,又因他和叛道的羅馬教互相勾結,彼此利用,惡貫滿盈。懲罰羅馬教是因他離道背教,踐踏真理,更改律法,迫害聖徒。但羅馬教在此時期中所受的懲罰,還只是局部性警告性的。他還將在最後第七號筒的更大範圍的刑罰內,尤其是第七中遭受全部的刑罰。第七號筒預言了上帝對羅馬教和末後一切拒絕三天使信息,並迫害上帝餘民者的刑罰。這也就是指那在救恩的門關閉之後而立即出現的四風大颳,七災傾降,並主復臨時所降給惡者的刑罰。對七號的詳細解釋可參看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

烏利亞.史密斯對上述七號的解釋,尤其是第五六號的解釋極為詳細精確,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作了相似的精確解釋。可惜馬斯威完全偏離了上述本會傳統的前四號的正確的解釋;雖然基本上接受了五六號的解釋,但也偏離了原有的精確解釋。例如解釋第一號筒是指『羅馬人攻打猶太人的戰爭。……耶路撒冷於主後70年被毀。』第二號筒是指『侵略羅馬帝國的那好戰的民族。……羅馬於主後476年被入侵的民族所擊敗。』第三號筒是指『那託付給中世紀基督教會的,尤其是指以羅馬基督教會為中心的耶穌的真宗教及有關耶穌的真理,被茵陳蔯的錯誤所污染。』第四號筒是指『以天上聖所為中心的耶穌祭司的工作──那公義的日頭,世界的光,為一種新的教會祭司制度所蒙蔽了。』……第七號筒時『他會施行審,並懲罰普世的人的團體。』未明確指出懲罰離道背教,殺害聖徒的羅馬教權。(見同上《啟示錄的信息》,第五六蹺號筒後面的『七號筒術語總覽』和『七號筒教訓』)。

由於馬思威教授偏離了本會的傳統正確的解釋,使得那些新神學派的教授蔣.葆臨教授等等更大膽地背離了本會的傳統正確解釋。不但前四號筒的解釋追隨了馬思威的解釋,而五六號筒的解釋也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在解釋第七號筒時也採用了馬思威的解釋方法。

此外,在解釋啟十二章預言,論到婦人『其餘的(原文含義是末後的餘剩的)兒女』的二大特徵時,新神學派的教授也偏離了或有意不提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是指我們末後餘民教會的二大特徵:一,遵上帝的全部誡命,包括遵守安息日誡命。二,持有耶穌的見証,就是耶穌藉著預言之靈向我們所作的啟示,包括全部聖經和但啟預言,也包括主的信使懷愛倫所傳達和所寫下的預言之靈著作。對啟十二章的詳細解釋可參看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

最後希望大家要慎防近二三十來對但啟預言的這些錯謬解釋的危害!而要在禱告中虛心查考研究,並繼承發揚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這些重大的但啟預言亮光和三天使信息,要和永遠的福音結合起來,傳給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使一切信而悔改,求告主名的上帝子民能作好準備,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基督坐在父上帝寶座的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地駕雲降臨,來迎接我們回天家!我們即將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路光寫於2016,11,10.修訂增補於2017,3,20201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