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合一晚雨和主來》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4-5章是七印書卷的序幕:創造頌和救恩頌

──而不是查案審判,也不是登基典禮!

:七印書卷的簡要解釋

  

    啟示錄四章五章是七印書卷的序幕,六章到八章一節是七印書卷的內容。七印的內容是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所帶來的上帝子民蒙拯救和罪人被毀滅的結局。如第一印是講到使徒時代基督和祂的教會廣傳福音,聖工勝利進展的情況(主升天後到公元100年)。第二印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對教會的迫害時期(100-313年)。第三印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爲國教,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蛻化、變質、墮落,用屬靈的饑荒攻擊教會時期(313-538年)。第四印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教權殘殺聖徒,删改上帝律法,踐踏福音真理的情况,從公元538 年羅馬教皇掌權時起,到十四世紀威克力夫或十六世紀馬丁路德發起宗教改革運動之前。第五印中所謂殉道者『靈魂』呼冤和恢復他們名譽的時期(宗教改革運動興起後,到1755年審判的兆頭出現之前)。第六印時期是從審判預兆的開始出現(公元1755年空前的里斯本大地震,震動了大半地球,死傷慘重),到基督復臨,對惡人的刑罰和毀滅。施行賞罰大日的來臨。第七印是基督復臨,拯救上帝的子民回天父的家,也就是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為了幫助主耶穌升天後歷代上帝子民觀看並投入這二千年來的劇烈的善惡爭戰,有更好的心靈準備,和更強大的必勝的信心,首先在七印書卷的序幕中讓我們看到天上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啟4章)和為我們被殺之羔羊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的救恩頌 (啟5章),向我們保証在這一埸劇烈的善惡爭戰中,上帝子民最終在基督復臨時,必獲得完全的永遠的勝利,上帝子必要被接升天,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同時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必將永遠滅亡!

  因此啟示錄四章五章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主要是顯示天上上帝寶座的無比慈憐與榮耀,和天庭振奮心靈的創造頌,以及為我們死而復活的羔羊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後的普天大地和一切被造之物同聲頌讚的救恩頌!因此啟四章五章決不是像個別人所宣講的是指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也不是在講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

    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也從來不認為啟四章五章是在講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或是在講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例如懷愛倫在世時曾屢次特別推薦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在1897年出版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說:『我蒙指示,《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先祖與先知》會有銷路。它們含有人們必須的真理,這些亮光上帝已經給了祂的兒女。上帝的天使會爲這些書在人們的心上開路。』(書信431899。出版部,206頁)。另一次又說:『許多人會離棄信仰,並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在《歷代願望》《先祖與先知》《善惡之爭》和《但以理和啓示錄》中,有很寶貴的教訓。這些書必須引起特別的重視,而且必須竭盡所能將這些書呈現在人們面前。』(書信2291903年。手稿21440頁)。另一次又說:『我蒙指示,如今那些含有真理之光的重要書籍,就是上帝賜給的關於撒但在天上叛變的信息應當廣泛傳揚。因爲通過這些書籍,這些真理將傳給許多人。《先祖與先知》《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現在是空前需要的。它們需要被反復傳講因爲這些真理將會打開許多瞎子的眼睛。』(《評論與通訊》190521610頁)。

  烏利亞-史密斯在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中,明確提到上帝寶座周圍的二十四位長老,是從地上蒙主寶血救贖的聖徒,是和基督一同復活,被提升天的(太27:50-53)。上帝的寶座肯定是在至聖所中。但他提到上帝寶座前的七盞火燈,按照地上聖所的預表是屬於一個金燈台上的七盞燈,是置放在聖所中,要經常點著的(出25: 25:31,32,37.26:35.27:20等)。

  又如1905年,另一位司提反-赫斯格(Stephen Haskell)在所寫的但以理書和啓示錄書的注釋中,在書名為《拔摩島的先知》中,也持有和烏利亞-史密斯同樣的觀點,也認爲二十四位長老,就是基督復活後,跟隨祂一起復活的聖徒,並根據代上24:1-19.代下8:14.1:8,提到在聖殿媟禫Z的祭司有二十四個班次,數字上和二十四位長老一致。

  又如中國1951年出版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的作者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也同樣繼承和發揚了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中的正統解釋觀點,也都是這樣解釋的,並也和司提反-赫斯格相似,認為二十四長老可能是屬於二十四班次,也許他們是包括許多人

  至於現在本會的阿尔伯多-崔耶博士(Alberto R. Treiyer)和受他影響的王敬之牧師錯誤宣講說,啟示錄四章五章內容是講論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又進而謬解二十四位長老是二十四位最高貴的大能的天使,要坐在各自寶座上,要和天父上帝一同參加查案審判的工作,甚至有權首先提名決定每一個人有無資格進入『逃城』──聖城新耶路撒冷。原文是這樣說的:『那麽這些長老(他說是指天使)他們坐在這兒是幹什麽的?……先看書 204,這堿O講逃城,說有人無心殺了人的,就可以跑到這個逃城。……“那殺人的要逃到這些城中的一座城,站在城門口,將他的事情說給城內的長老們聽。他們就把他收進城堙A給他地方,使他住在他們中間。”(書204)。所以你看到這個長老他有一個職責,就是當你誤殺了人要跑到逃城來躲命的時候,長老們就要裁决你是否够資格進來。相應的,就是當天上進行查案審判的時候,天上也是有一群長老(他說是指大能的天使)在那堙A提名考察人適不適合進到天上的聖城,或者說逃離地球的那個逃城。』另一段又說:『同時他們也是坐在上帝寶座周圍的座位上,來考察每一個被審的人是否有資格來進入天上新耶路撒冷,進入天上的逃城。』(王敬之第二十五課彩虹遮蔽的寶座廳)。

  這樣的解釋不但毫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根據,而且是嚴重的錯誤道理。逃城是屬於摩西的儀文律法,它們的預表意義完全不是像以上這樣解釋的。『逃城』是預表主耶穌的救恩的。主耶穌和祂的救恩就是我們每一個將亡罪人的『逃城』。凡信而悔改,接受主耶穌救恩,住在主堶悸滿A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懷愛倫也是這樣解釋的:『上帝為祂古時的百姓所設立的逃城,預表祂在基督堜珗w備的避難所。……如今那些在基督堛煽N不定罪了。……』(詳見《先祖與先知》第四十八章)。

  上文作者還有一個更奇怪的說法,說啟示錄五章中的羔羊基督在案審判時期中是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的,只是作我們的辯護律師,而不是坐在上帝寶座右邊,一同進行查案審判的工作。他的原文中是這樣說的:『但7:9-10“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從祂面前有火,像河發出,侍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萬萬。祂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這時耶穌是以怎樣的姿勢出現呢?13節“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更古常在者面前。”耶穌這時不是坐在父的寶座上,而是站在祂的面前。天上聖所的這幅情景,在撒迦利亞書第三章也有進一步細節寫。當審到大祭司約書亞時,他是站在耶和華使者面前,撒旦也是站在約書亞右邊和他作對。那麽,耶和華的使者是怎樣的姿勢呢?亞3:5“耶和華的使者在旁邊站立。”耶和華的使者,在這堿O辯護律師的身份,祂和祂所辯護的人約書亞,共同站在坐寶座的天父面前。太10:32-33“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 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所以,祂是在父的面前站著, 而不是在父的右邊坐著。』(王敬之第二十三課恩典的君王與大祭司)。其實,亞3:1-8根本不是在講查案審判,而是在講當時晝夜控告弟兄的撤但在上帝面前控告約書亞,和基督為約書亞辯護的情況(參啟12:10.9節)。

  這真是大錯特錯的錯誤解釋,說基督在查案審判時是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作辯護律師,而不是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作查案審判工作,完全違背了聖經和預言之靈的教訓,也完全離了本會傳統的純正解釋。其實,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中,父上帝雖然是最高的審判者,基督才是查案審判的具體執行者,因父上帝已將審判的權柄都交給了祂。正如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說:『父不審判甚麽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於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幷且因爲祂是人子,就賜給祂行審判的權柄。』又說:『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爲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22-23,27,30)。父上帝所以不直接審判人,是爲了堵住撒但和滅亡之人埋怨和毁謗上帝的藉口,他們會說:上帝阿,你對我們的要求太高了,你不知道我們作人的困難,不知道我們人性的軟弱,敗壞,和墮落,我們的人性都是有罪的,都有肉體的情欲和犯罪的傾向,我們今生是不可能在主媢L聖潔無罪的生活的!父上帝所以要讓基督來審判我們,是因爲基督具有神人二性,是最有資格審判我們的。祂既是『全能的上帝』(賽9:6),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的審判是不會有錯誤的;祂又是道成肉身的『人子』,是最能體察人情的。『因我們的大祭司幷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5-16)。主耶穌不但要負責具體的查案審判工作,而且還要繼續擔任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的代求與贖罪工作,以不斷在『兩職之間籌定和平』。正如撒迦利亞在預言中所說:『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幷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亞6:13)。

    其實,啟四章五章的內容根本不是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他們認為啟3:8基督對復臨運動時代非拉鐵非教會所說 :『看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是無人能關的。』是指1844年基督進入天上至聖所的門,坐在天父上帝寶座右邊,開始進行潔淨聖所的查案審判工作。這種解釋是正確的(參但8:14.7:9,10,13.14:6-7)。但他們又認為:啟4:1所說『此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也同樣是指1844年天上至聖所的門被開啟了,甚至認為啟四章五章也是指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工作。這種解釋就完全錯誤了,和揭開七印的內容毫無關係,也不能成為七印書卷的序幕。七印書卷所講的屬靈善惡爭戰是從基督升天後開始進行的,查案查後審判是從1844年開始的。關於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的二千三百日的小書卷,是復臨運動時代的人才開始漸漸明白的。正如懷愛倫所說:『但在1798年之後,但以理書被啓封,人們對於預言的知識增長了,許多人便傳開審判已近的嚴肅信息。像第十六世紀宗教大改革的情形一樣,復臨運動在同一個時期之內,在基督教世界的各國中發起了。』(善惡之爭20372頁)。假如將啟四章五章內容強解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對主升天後的歷代教會都毫無意義,因都不可能明白,而且事實上這二章也根本沒有提到查案審判的事。

  啟示錄十章中吃小書卷先甜後苦的1844年大失望的經歷後,上帝子民才明白了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的真道。第一位天使信息才是真正宣講查案審判的信息。要真正明白第一位天使的查案審判的警告,必須先明白但以理二章七章八章九章的預言,救恩和律法的要道,並聖所的要道。如要明白第二和第三位天使的警告,就必須先明白啟示錄十二,十三章和十七,十八章的預言和其它有關要道。至於啟示錄四章五章內容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和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毫無關係。

    至於他們說懷愛倫也是這樣看法,完全是謬解懷訓。他們所引用的只是一段未曾出版過的手稿中的話,而且和啟四章的解釋毫無關係。懷愛倫說:『我們順從的時候,就會有幸福的家庭。要永遠教導兒女上帝的誡命。這在以色列人的時代是重要的,在現在也是如此。你一切遵守誡命的表白都不會使你有權進入聖城。要將誡命系在你心上,幷在每一個行動中實行出來。有一位看見這一切,祂說:我在你面前給你一個敞開的門(啓3:8)。由此可見上帝的寶座,籠罩在應許之虹下面,那虹是永約的象徵,表明憐憫與誠實相遇,使看到的人贊美上帝。(2SAT 97.4)』(王敬之的第二十四課預言見的第二個異象)。其實,懷愛倫在此只是說靠救恩守上帝誡命的人將來能進入聖城中上帝的寶座前,上帝寶座有應許之虹所籠罩。懷愛倫並未說啟4:1的門是1844年才開啟的。要知道主耶穌有多種身份,作為宇宙萬有的創造主,統治主,和我們的救贖主,作為三位一體真神上帝中的一位,他升天後就已坐在上帝寶座右邊,接受眾天使的敬拜;但作為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祂還要以被殺過的羔羊的形像在父上帝面前,天天不斷為我們贖罪和代求(來8:1-3.7:24-25.約一2:1-2)。

    另有人可能不滿以上解釋,而將啟四章五章解釋為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這種解釋要比上一種解釋合理多了,但這也是一種錯誤解釋。因登基為王的典禮在基督升天後已立即舉行過,那時基督向父彙報祂在地上捨命救贖人類的大功已告完成,並得蒙父的悅納。於是主耶穌立即來到地上向眾門徒顯現。第八次在加利利的一座山上向五百多弟兄顯現時,基督親口宣告:『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林前15:3-7)。四十天後基督又當著門徒的面被提升天(徒1:3-10),並將和祂一同復活升天的第一批聖徒『初熟的果子』(太27:50-53)奉獻在父上帝面前,大蒙父上帝的悅納。接著在天庭中正式舉行了登基典禮,成為恩典國度的君王,同時也作我們的大祭司,要繼續為我們歷代上帝子民完成最後救贖大工(亞6:13)。正如懷愛倫所說:『於是,天父懷抱著他的兒子,說︰“上帝的使者都要拜他。”(1:6)隨後,一切有位的、執政的、掌權的,都用說不出的喜樂承認生命之君的至尊王權。當歡呼之聲洋溢于天庭時,天軍俯伏在基督面前,“大聲說:'曾被殺的羔羊是配得權柄、豐富、智慧、能力、尊貴、榮耀、頌贊的。’”(5:12)得勝的歌聲和天使的琴聲交融在一起,直到全天庭的喜樂和讚美都盈溢了出來。愛已經得勝﹗那失喪的已經找到了﹗全天庭高聲歡呼︰“但願頌贊、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寶座的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5:13)。』(參看懷愛倫著《歷代願望》第八十七章倒數第七至二段)。在登基典禮後,便有五旬節的早雨聖靈沛然而降,十二使徒和眾門徒都大有能力,將天國的福音迅速傳遍了當時交通所及的天下。也正如懷愛倫所說:『基督的升天乃是一個信號,表示跟從他的人必要領受所應許的福分。他們在開始工作之前,必須爲此等候。基督進入天上的門戶之後,他要在衆天使簇擁崇拜之中即位爲王。這典禮一經完成,聖靈隨即豐富地傾降在門徒身上,基督便真正得到了榮耀,就是他自亙古以來與父同享的榮耀。五旬節聖靈的沛降,乃是天國所發的通告,說明救贖主的登基典禮已經完成了。他已按照他的應許,從天上賜下聖靈給跟從他的人,作爲一種證據,表示他已經以君王和祭司的身份取得了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並且是他子民的受膏君了。』(《使徒行述》第四章五旬節第十段)。

    其實,啟示錄四章五章明顯是講到七印書卷的序幕,六章和八章一節是講到揭開七印的內容。七印的內容是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所帶來的上帝子民蒙拯救和罪人被毀滅的結局。為了幫助主升天後歷代上帝子民觀看並投入這二千年來的善惡大爭戰,能有更好的心靈準備,和更強大的必勝的信心,首先在七印書卷的序幕中讓我們看到和聽到天上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啟4章)和為我們被殺之羔羊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後的普天大地的救恩頌(啟5章),向我們保証在這一場長期的善惡大爭戰中,上帝子民最終在基督復臨時,必獲得完全的永遠的勝利!歷代來在主堣w死的信徒要復活,我們活著的信徒要改變,變成和主耶穌相似的榮耀身體,我們必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同時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必將永遠滅亡!

  因此啟示錄四章五章是屬於七印的序幕,決不是在講基督於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也不是在講基督升天後的登基典禮。

  而且現在啟示錄四章五章看到的羔羊,像是被殺過的,仍不斷在上帝寶座前作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仍天天不斷用祂的寶血為我們贖罪和代求(約一2:1-2.4:14-16.7:25)。必須要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救贖人類大工告成後,基督才會脫去大祭司的衣袍,以萬王之王的身份,坐在天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駕雲降臨,以毀滅罪人在地上!並迎接我們歷代以來上帝子民回天家!也就是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聖城新耶路撒冷也被稱為新婦,稱為羔羊的妻(21:9-10),基督將要正式在聖城新耶路撒冷登基為王。這在啟示錄中也被比喻作羔羊的婚禮。我們每一得救的上帝子民都要被邀請參赴羔羊的婚宴(啟19:5-9)。正如天使吩咐約翰說:『你要寫上:凡被請赴羔羊之婚宴的有福了!』(啟19:9

 

 

附:七印書卷的簡要解釋

    七印的內容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所帶來的上帝子民蒙拯救和罪人被毀滅的結局。

  七印書卷的第一印被揭開後內容,特別向我們啓示了使徒時代,也就是主升天後到公元100 年期間,基督和祂的教會藉著主的道和主的靈在世人心靈中進行福音征服的『勝了又要勝』的情形。正如約翰所記載:『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幷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了又要勝。』(啓6:1-2)。第一印時期正好相當於以弗所教會的時期。第二印到第四印書卷的內容,是論到使徒時代後,撒但和他所利用的政權,借著逼迫和謬道對主的教會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重大反撲的情况。這二、三、四印的時期正好大致分別相當於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教會時期。

    第二印時期是論到撒但借著羅馬帝國逼迫教會和殺害聖徒的情况,從公元100年起到313年止,即相當於士每拿教會時期。就如約翰異象中所見:『就另有一匹馬出來,是紅的。有權柄給了那騎馬的,可以從地上奪去太平,使人彼此相殺,又有一把大刀賜給他。』(啓6:3-4)。

  第三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爲國教,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蛻化、變質、墮落,用屬靈的饑荒攻擊教會。從公元313年羅馬教皇康士坦丁頒布信仰自由的詔書起,到公元538年羅馬教皇興起掌權前爲止。這一時期相當於別迦摩教會時期。就如約翰所說:『我就觀看,見有一匹黑馬,騎在馬上的手堮陬菑悒迭C我聽見在四活物中,似乎有聲音說,一錢銀子買三升大麥。油和酒不可蹧蹋。』(啓6:5-6

  第四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教權殘殺聖徒,删改上帝律法,踐踏福音真理的情况,從公元538年羅馬教皇掌權時起,到十四世紀威克力夫或十六世紀馬丁路德發起宗教改革運動之前。大約相當於推雅推喇教會時期,不過推雅推喇教會時期是延續到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取得很大成功時止。就如約翰所說:『我就觀看,見有一匹灰色馬,騎在馬上的名字叫作死,陰府也隨著他。有權柄賜給他們,可以用刀劍、饑荒、瘟疫、(瘟疫或作死亡)、野獸,殺害地上四分之一的人。』(啓6:7-8)。

  隨著上述第二到第四印內容,撒但藉著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對主的聖徒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反撲和殘害的時期之後,接著便出現第五印中所謂祭壇底下殉道者『靈魂』呼冤和恢復他們名譽的時期(靈魂的原文意思為生命,所謂生命呼冤,和亞伯的血從地媯o聲向上帝哀告,都是同樣的意思,因經上說血埵野糽R,這同樣都是象徵的說法,而且殉道者的血被上帝視為寶貴,好像基督的血一樣流在祭壇底下)。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意即通過宗教改革運動,爲那些被羅馬教廷所殺害的殉道者恢復名譽,幷等候第六印書卷審判兆頭即將出現的時期。換句話說,第五印書卷的時期是從14世紀『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堣珛o起宗教改革運動時起,或是從16世紀馬丁路德開始宗教改革運動時起,到公元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夕止。正如約翰所記:『羔羊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爲上帝的道,幷爲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據統計中古教皇掌權時期:公元5381798年,被殺害的聖徒人數至少五千萬。末後也會有少數人為主殉道)。』(啓6:9-11)。

  第六印時期是從審判預兆的開始出現(開始於公元1755年的空前的直到現在仍然是最巨大的里斯本大地震,震動了大半個地球,死傷慘重),到基督復臨審判大日的來臨。正如約翰異象中所見:『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1755年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大地震),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1780519被稱為黑日,发生在美國纽约东部和新英格兰全地),天上的星辰墮落於地,如同無花果樹被大風搖動,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樣(18331113全美國的天空中連續幾小時的空前巨大的流星雨,北美洲全地都可看到)。天就挪移,好象書卷被卷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爲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堙C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爲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啓6:12-17)。

  第七印內容就如使徒約翰所記載:『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啓8:1)。第六印的內容,是從審判大日一系列預兆的出現,一直講到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復臨施行賞罰大日的來臨。第七印的內容正是緊接在第六印的內容之後,由於基督坐在天父寶座右邊,帶著千千萬萬的天使一同降臨,刑罰惡人,幷接取上帝兒女同歸天城,於是『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中)寂靜約有二刻。』(啓6:15-16.9:26.16:27.2:13.26:64.參啓1:7.2:1-2)。

    預言表號中時間的算法,一貫以一日代表一年(民14:34.4:6.9:24-27)。『二刻』既是一日的四十八分之一,因此,也就是一年的四十八分之一,也就是七天半。(365/48=7.6)。但預言中是說『約有二刻』,實際上不到二刻,而是七天。根據聖經和預言之靈的啓示可知:『約有二刻』實際上是指基督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所有天使,駕雲降臨,來接祂子民升天的過程中,特意在太空中停留七日,爲要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然後再進入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撤冷。於是『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中)寂靜約有二刻』。上帝所以要作這樣安排,是由於祂歷代全體得贖的子民中,有不少聖徒因過去沒有得到安息日的亮光,還從未遵守過第四條誡命安息日,因此在進入天上的聖城之前,必須先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這也正是主在啟示錄中所提出的進入聖城的一個條件:『那些遵守祂誡命的人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堙A也能從門進城。』(啓22:14英文欽定本聖經和原文)。

  懷愛倫提到:『活著的義人要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改變。上帝的聲音已使他們得榮耀,現在他們要變爲不朽的,且要與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天使要將主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天使要將小孩子送到他們慈母的懷堙C因死亡而久別的親友要團聚,永不再離散。隨後他們要唱著歡樂的詩歌,一同升到上帝的城堙C……

    在進到上帝聖城之前,救主要把勝利的徽號賜給跟從祂的人,幷將王室的標記授與他們。光明燦爛的行列要在他們的王四圍集成中空的方陣,……耶穌要親自用右手把冠冕戴在每一個得救的人頭上。每個人都有一頂冠冕,上面刻著自己的「新名」和「歸耶和華爲聖」的字樣。(啓2:17)。有勝利者的棕樹枝和光亮的金琴交在每一個人手中。……各人心中洋溢著莫可言宣的歡樂熱情,一齊揚起感恩的頌贊:「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爲國民(原文爲國王),作祂父上帝的祭司。但願榮耀、權能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啓1:5-6)。』(善惡之爭40669,670頁)

    懷愛倫在另一處又提到:『我們一同都到了雲堨h,共有七天,直上到了玻璃海。耶穌拿了冠冕,用右手戴在我們的頭上。祂給我們金琴同棕樹枝,作得勝的紀念。那十四萬四千人在玻璃海上站立,成爲一個四方形。有些人有很輝煌的冠冕,別人的冠冕沒有這樣光亮。有些冠冕是滿了寶星,也有些別的,不過只有幾個。但是人人有了他們的冠冕,都是很知足。』(經歷與目睹23頁)。路光寫於2019,1,20.修訂補充於2019,2,82019,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