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合一晚雨和主來》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本會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

 

  七印的書卷(啟4:1-8:1)和七號筒的異象(啟8:2-11:19)本是內容完全不同的兩組預言系統。七印書卷主要是論到基督和祂的教會,同撒但和他所利用的權勢(如二、三印中的羅馬帝國,四、五印中的羅馬教權,及末後第六印時期中的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的迫害上帝子民的權勢)之間,長期以來屬靈爭戰的歷史,從使徒時代起,到基督復臨時止。七號筒則主要是論到這同一時期中,上帝對歷代以來敵擋真理、迫害聖徒的人(如西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羅馬教權,及末後的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的迫害上帝子民的權勢)的刑罰。但由於過去劃分聖經章節的人對上述這些預言並不明白,他們便根據經文表面的字句來推測,誤以為七號筒的內容是包含在第七印之內,於是在劃分章節時就有了差錯。他們將第七印的內容劃分為八章的第一節,接著第二節就開始敘述七號筒的內容。而且他們翻譯成中文聖經時,對七號筒第一句的語氣也翻譯得不夠確切,使人讀起來更容易發生誤解,以為七號筒的內容是包含在第七印之內。其實七號筒的內容是屬於另一組異象。中文聖經的語氣是這樣的:『我看見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支號賜給他們。』(啟8:2)。 『我看見』,按原文和英文聖經應譯為:『我又看見。』『我又看見』是約翰在異象中的習慣用語,每當另一幕異象開始時,他就常用這樣的語氣作為開始。(參看:啟10:1. 13:1. 13:11. 14:1. 14:6. 14:14. 15:1.…… 原文全部用KAI EIDONKAI原文也含有隨後,接著,……等意思,EIDON意為我看見,因此可以更好譯為:隨後我又看見。英文譯為And I saw,意即『我又看見』)。

    七號筒的異象(啟8:211:19)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七號筒的『序幕』(8:2-5),第二部分為七號筒的吹響(8:611:19)。又可分為四段:(一)天使吹一到四號(8:6-12),(二)吹五到六號(8:13-9:21),(三)插入六、七號筒之間的兩大預言(10:1-11:13),(四)吹第七號(11:14-19)。

 

七號筒的序幕

    『我(又)看見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啟8:2-5)。

  本異象在宣示七號筒的刑罰之前,首先顯示天上聖所中正在進行著的救恩工作,以及救恩時期結束之時所將發生的可怕事件,正是為要勸勉和警告前六號筒時期中的世人,信而悔改,歸向上帝,因現在還是『悅納的時候』,現在還是『拯救的日子』。(林後6:2)。同時另一方面,也是為要安慰和勉勵歷代以來一切信靠上帝的聖徒,當七號一一吹響之時,我們都有無限的依靠和保障。雖然上帝子民在世上有時也不免遭受磨難,但我們在主堳o可享有奪不去的平安。正如主親口應許我們的:『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堶惘野郎w,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另一處又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堣ㄜn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關於以上本大段的詳細解釋,可參看《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

 

七號筒的吹響

  本會對七號筒的傳統解釋,是極為正確的,並得到了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的引用、印証和肯定。

  七號筒實際上是預表了上帝對七印時期中的大刀殺害,操縱利用,和更改福音,刪改律法,瘋狂殺害聖徒的幾個最主要勢力的刑罰。第一至第四號筒主要是論到上帝藉蠻族的手,對西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因羅馬帝國不但長期壓制猶太人,殺害了主耶穌和使徒們,而且還曾逼迫教會長達二、三百年之久,正如前面第二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以後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從公元313年起,雖然停止了對基督教的逼迫,但却不過是改變策略,利用基督教爲國教,從而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日漸蛻化、變質,幷爲以後羅馬教權的興起預備了道路,正如前面第三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羅馬教皇的興起,離道背教,和對聖徒的大屠殺是屬於第四印的事。我們知道羅馬帝國最後在公元395年正式分爲東羅馬和西羅馬兩大帝國。第一到第四號筒的打擊對象,所以首先選中西羅馬帝國,是因爲原羅馬帝國的本土意大利包含在西羅馬帝國的疆土內。而西羅馬帝國在公元476年的滅亡,實際上也就代表著原羅馬帝國的滅亡。再者,一到四號筒的打擊對象,更主要是集中在原羅馬帝國的本土----意大利的土地上,這也就是一到四號筒中屢次提述的羅馬帝國的『三分之一』的實質部分上。因這堛漫瓵蛂y三分之一』,是指羅馬皇帝康士坦丁死後,他的三個兒子分治全國,將全國一分爲三。康士坦休斯(CONSTANTIUS)占有東方,定居於帝國的大都會康士坦丁堡。康士坦丁第二(CONSTANTINE 2)據有不列顛、高盧和西班牙。第三子康士坦斯(CONSTANS)擁有意利堛痋B非洲和意大利。

  第一號筒的預言中提到:『就有雹子與火攙著血丟在地上,地的三分之一和樹的三分之一被燒了,一切青草也被燒了。』這是指西哥特人的王阿拉烈克ALARIC所給予西羅馬帝國的第一個重大的打擊(401,409,410年)。

  第二號筒的預言是論到汪達爾VANDALS人和他們的國王真塞立克GENSERIC所帶給西羅馬帝國的第二個嚴重的打擊(422-455,461-467年)。真塞立克和前者阿拉烈克的權勢不同之處在於:前者的勢力是在陸地上,而後者的勢力是在海上。汪達爾王國擁有强大的海軍,稱霸於地中海上,曾將羅馬的海軍徹底擊潰,幷曾對羅馬城及其它各地大肆劫掠。因此預言中將它比作:『仿佛火燒著的大山扔在海中。』

  第三號筒的預言是論到匈奴人的王阿提拉(ATTILA 434-453)所帶給西羅馬帝國的第三個嚴重打擊(451-452年)。『星』在聖經預言中可以預表君王(民24:17.2:2)。此處以『燒著的大星,好象火把從天上落下來,……』預表匈奴人的王阿提拉,是十分確切的。因阿提拉所率領的游牧的匈奴人的軍隊,確實好象巨大的燃燒著的流星,或慧星(俗稱掃帚星)一樣,突然而迅速地從天而降,爲人們帶來巨大的灾禍。

  第四號筒的預言是論到西羅馬帝國於公元476年,在赫如利人領袖奧道首(ODOACER)的打擊下而亡國之事。這是一次以武力爲後盾的未經流血的奪權,單單使『日、月、星辰的三分之一』『被擊打』而黑暗了,却幷沒有發生甚麽流血的事件。

  最後三個號筒中的前二號筒,也即第五、第六號筒,是論到上帝藉著回教勢力,也就是藉著阿拉伯人和土耳其人之手,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同時也對羅馬教權進行了部分警告性的懲罰。刑罰東羅馬帝國是因它在過去西羅馬帝國迫害聖徒和利用教會的罪行上也都有份,後來當羅馬教權興起後,它又和羅馬教權相互結盟,離道背教,迫害聖徒(參啓2:22)。至於羅馬教權在此二號筒中,只受到局部的打擊(啓2:23)。但在最後一號筒中,以羅馬教爲首的巴比倫的權勢將受到完全的刑罰而滅亡。由於後三號筒中的刑罰和灾禍更爲可怕,於是出現了飛鷹的警告:『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幷聽見他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啓8:13)。

  第五號筒的預言是講到上帝藉著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軍隊和隨後的土耳其軍隊,所帶給東羅馬帝國的嚴重的刑罰。起先『不許……害死他們』(意即不許在政權上毀滅東羅馬帝國),『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啓9:5)。及至吹第六號筒時,上帝才讓土耳其軍隊『殺(死)人的三分之一。』(啓9:15)。首先讓他攻占了康士坦丁堡,在政權上殺滅了東羅馬帝國,接著又不斷征服和鎮壓它所有國土和人民的反抗。『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在預言中是指一百五十年,曾二次明顯應驗。第一次,從公元『635年占領(叙利亞的)大馬士革』時起,(世界通史中古部分79頁.同上87頁),到公元785年最後一個大規模進攻東羅馬帝國的『哈媯o去世時(775-785年)』止,正好是一百五十年。第二次更完全的應驗:此後土耳其人建立的奧斯曼帝國從公元1299727起,又開始對東羅馬帝國進行了另一個一百五十年時期的更爲劇烈的進攻和蹂躝,直到1449727第五號筒時期的結束,也是第六號筒時期的開始。

  第六號筒的預言:『第一樣灾禍過去了,還有兩樣灾禍要來。第六位天使吹號,我就聽見有聲音從上帝面前金壇的四角出來,吩咐那吹號的第六位天使說,把那捆綁在伯拉大河的四個使者釋放了。那四個使者就被釋放,他們原是預備好了,到某年某月某日某時(按原文和英文可譯爲爲:在一年一月一日一時內),要殺人的三分之一。……』所謂要殺人的三分之一,首先是指組成土耳其奧斯曼帝國的四個回教國王,對東羅馬帝國政權的毀滅,接著是指對東羅馬帝國原有的其它領土的征服,以及對被征服地區人民的鎮壓、迫害和屠殺。包括不斷鎮壓人民的起義,和連年不斷的爭奪戰爭。本預言『在一年一月一日一時內,要殺人的三分之一。』實際上也指出了土耳其帝國在滿了『一年一月一日一時』之時,將要衰敗,失去所謂『殺人』的權力。預言中『一年一月一日一時』加起來總共爲39115天。第五號中『五個月』結束於1449727,再加上39115日,便來到公元1840811。按照預言,這一日的來到就意味著奧斯曼帝國掌權『殺人』時期的結束,或者說奧斯曼帝國將要失去主權,不再有能力發動侵略戰爭,或鎮壓各族人民的獨立運動了。

  這一段預言果然在歷史上已獲得極其奇妙的精確應驗!因在此預言應驗之前兩年,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即已開始將此預言的詳細解釋和要應驗的日期公布於報紙上,指出土耳其將於18408月間傾覆。接著又在此預言即將應驗前十天,他又進一步指出土耳其將在811喪失權勢,而到時果然精確地應驗了。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特別提到這段預言的奇妙應驗:『1840年,另有一個顯著的預言引起了普遍的興趣。兩年之前,傳講復臨的一個著名牧師約西亞.李奇發表了啓示錄第九章的解釋,預言土耳其的敗亡。依照他的計算法,這個政權必在「18408月間」傾覆。就在這事成就之前幾天,他寫道:「如果第一段150年的時期在第珂西斯由於土耳其人的許可登位之時屇滿,那麽39115天若從以上一段時期結束時算起,就要在1840811截止,那時土耳其帝國在君士坦丁堡的權勢就要傾覆。我相信事情必然這樣成就。」

    正在那指定的時候,土耳其通過她的使節,接受了歐洲列强的保護,這樣她就投身於基督教國家的控制之下。事情果然正確地應驗所預言的話。衆人既知道這事,就信服了米勒耳和他同工所用以解釋預言之原則的準確性,於是復臨運動得到了一次非常的鼓舞。一些有學問有地位的人和米勒耳合聯合同工,宣講幷刊行他的見解,因此從1840年到1844年他們的工作就迅速地開展了。』(善惡之爭18349-350頁)。

  第五、六號筒固然是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但也使離道叛教、迫害聖徒的羅馬教權遭受到部分的懲罰。但末後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包括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招魂通靈術教派的三合一權勢)將要在第七號筒中受到完全的刑罰。

 

第七號甚麼時候開始傳響?

  本會對七號的解釋,實際上是繼承了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耳的解釋,他們當時誤以為但8:14的預言是指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所以認為第七號也將於1844年吹響。本會早期的領袖和傳道人大都是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和信徒,由於繼承了威廉米勒耳對七號的解釋,也就很自然地將其中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解釋接受了下來。但是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和大家都公認第七號是對末後以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教會迫害上帝子民權勢的空前刑罰,其中包括七災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然而1844年後至今都沒有看到上帝對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權勢的刑罰,相反小角也就是啟十三章第一獸雖然在1798年『似乎受了死傷』,但1844年至今『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稀奇跟從那獸。……』。牠的權勢已越來越強大,甚至到最後『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3,8)。但必須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第七號才會開始吹響,基督才會脫去祭司的衣服,穿上萬王之王的復仇王袍,傾降七災,刑罰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迫害上帝子民的罪惡權勢。因此後來本會大多數主的忠心僕人和愛主的信徒,都已改正了上述錯誤的說法,都相信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結束之後開始吹響的。隨後有七災傾降,四風大颳,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就如我們中國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一書,雖然完全繼承了懷愛倫得蒙啟示屢次公開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中的正確解釋,但也改正了其中個別錯誤解釋,例如認為末了的北方王是土耳其,這也是復臨運動時代的錯誤解釋。正確的解釋應為末後的巴比倫和跟從她的權勢。又如將第七號開始吹響的時間,改正為在查案審判結束後(詳見文末附錄)。因此我們中國老一輩的和較年長的傳道人和信徒,凡研讀過此書的,絕大多數都相信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傳響的。在國外教會中大多數人也已改正了這一錯說法。可惜教會中總有個別少數人不認真研究聖經和預言,卻重視名人效應的影響,仍然固執堅持早已過時的教會錯誤遺傳。甚至有人更嚴重地因此而謬解第七號的內容,將1844年後出現的一般災難,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包括在第七號的內容內,完全背離了以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啟原示》為代表的本會傳統一致公認的正確解釋。

 

聖經中對此問題的明確教訓

其實,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都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福音大工告成,救恩之門關閉,基督得了權柄國度和榮耀,準備復臨,即將傾降七災刑罰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的罪惡權勢時開始吹響的。

由於七號中後三號中的刑罰和灾禍更爲可怕,於是出現了飛鷹的警告:『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幷聽見他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啓8:13)。第七號又是七號中最後三大災禍中最後一個空前嚴重的災禍,正如預言中所說::『第二樣灾禍過去,第三樣灾禍快到了。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在上帝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昔在今在的主上帝全能者阿,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按::『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試想:1844年到現在『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了嗎?顯然還沒有。直到現在,撒但仍是『世界的王』(約14:30)。『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一5:19)。我們人類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甚至『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現在主耶穌仍然在在天上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仍天天不斷用自己的寶血為我們贖罪和代求,祂現在還沒有得國作王降臨,見19:12但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基督就「得了權柄,榮耀,國度」,要復臨施行賞罰;基督就要脫去大祭司的衣服,穿上萬王之王的王袍,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駕雲降臨,毀滅罪人,並拯救義人。正如基督自己所作的宣告:「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22:11 -12外邦發怒(原文是邦國已經發怒,特別指巴比倫教會利用各邦國忿怒地迫害上帝餘民)你的忿怒也臨到了(指七大災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啓15:1.6:15-17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指基督復臨後開始對滅亡之人的定罪審判)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指基督復臨,聖徒被提升天,得蒙獎賞)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指藉著七災四風和基督復臨時的榮光毀滅,對巴比倫的敗壞)的時候也就到了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這是指1844年基督進入至聖所開始查案審判)隨後(指查案審判結束後,第七位天使開始吹號時)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這是指七灾傾降,可參看啓16:18。』(啓11:14-19)。

這和啓示錄十五章五節六節論到七災開始傾降的時間和說法相同:『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指1844年基督進入至聖所開始查案審判)。幷且,或譯爲隨後(希臘原文有此字Kai,和上面經文中相同,也可譯爲:隨後,指查案審判結束後),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胸間束著金帶。』要開始傾降七災。

這和啓示錄十章七節論到第七位天使開始吹號的時間也相同:『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的時候(原文和英文是正將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指福音的奧秘成全了,也即查案審判、潔淨聖所、救恩的工作完成了,得救的人數滿足了,主榮耀的國度即將實現了)正如上帝所傳給祂僕人衆先知的佳音』(啟10:7.3:3-11)。

 

預言之靈教訓對此預言中大事的解釋

懷愛倫對這幾件大事也早有清楚解釋:『184915,安息聖日開始時,我們在康因岩石山和貝爾頓弟兄的家庭一同從事祈禱,聖靈降在我們身上。我在異象中被提到至聖所,我在那堿搢鴙C穌仍在爲以色列人(指基督徒)代求。在祂的衣服底下垂著一個鈴鐺,一個石榴,一個鈴鐺,一個石榴。我看到耶穌不會離開至聖所,直到每個人的案件都已作出或者得救或者滅亡的决定;幷且上帝的忿怒不可能來到,直到耶穌在至聖所中完成了祂的工作,脫下祂祭司的服裝,穿上報仇的衣服,於是耶穌要從聖父和人中間離開,上帝不再保持緘默,却要向那些拒絕祂真理的人傾降祂的忿怒。我看到邦國的忿怒,上帝的忿怒,和審判死人的時間,是明顯分開的,一件事跟著另一件事。米迦勒還沒有站起來,幷且那從未有過的艱難時日也尚未開始。邦國現在正在發怒,但當我們的大祭司在聖所塈髡角F祂的工作之時,祂將要站起來,穿上報仇的衣服,於是末了的七灾要降下來。……』

『我看到四位天使要執掌四方的風,直到耶穌在聖所中完成祂的工作,然後末了的七灾要降下來。……』(懷愛倫生活見聞錄原文116-117頁)。

若要詳細瞭解七號筒的預言解釋和奇妙應驗,請參看《啓示錄研究與默想》第2529題。(路光寫於2019,1,23.補充於2019,2,28.

 

 

 

附錄:本會傳統的解釋

  懷愛倫得蒙啟示所特別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中對七印七號和其它許多預言的解釋,幾乎都是完全正確的。中國1951年出版的本會神學院教授林思翰和姜從光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一書林思翰是美國人Sydny Henton Lindt1922年來中國傳道並任神學院教授,書中引用的許多英文註釋資料都是由他選遍採用的),也都是繼承和發揚了烏利亞-史密斯著作中的正確解釋,並也改正了其中的個別缺點和錯誤。例如書中特別提到:烏利亞-史密斯解釋但十一章末段的北方王是土耳其,南方王是埃及。懷雅各牧師曾寫論文指出這是錯誤解釋,末了的北方王應是羅馬,不是土耳其。又如第七號是什麽時候開始吹響的?復臨運動時代誤以爲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因此認爲第七號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烏利亞-史密斯也采用了這一說法。林思翰和姜從光已在書中改正了這一錯說法,認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隨後有七災傾降。至於認爲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所根據的經文是:『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他殿中現出他的約櫃。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啓11:19)。林思翰,姜從光在書中對此經文作了更精確的解釋:『11:19的記載說:「天上的殿開了。」這是指著一八四四年開了天上至聖所的門,這門開了就無人能關,直到查案審判完結之時(啓3:7.15:5。……查案審判完結的時候,也就是恩典時期完結的時候,那時救主出離至聖所,「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引者按:這就是第七號中的七大災難中的第七災)』(《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7-188頁)。

  書中也更確切地解釋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啓11:15基督必須先得國,然後復臨到世上(路19:12祂現在是祭司,是我們的中保,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時,基督就要得著權柄,榮耀,國度(但7:13-14。』又說:『基督在查案審判完結時,就實行得著國度,祂脫去祭司的衣服,穿上王的衣服,從天降臨,接選民升天同掌王權。一千年以後要再和得救的人,降到地上,在新天新地掌王權直到永遠。』(《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6頁)。在此大家可以思想一下:1844年到現在『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了嗎?顯然還沒有。直到現在,撒但仍是『世界的王』(約14:30)。『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一5:19)。我們人類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甚至『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現在基督仍然在父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仍不斷用自己的寶血為我們贖罪和代求,並不斷藉著聖靈的大能和聖經的真道,不斷應化我們信而悔改,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作上帝的兒女。必須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救贖大工完成,恩門關閉之後,基督才脫去祭司衣服,穿上萬王之王復仇王袍,降下七災,刑罰末後的巴比倫迫害上帝子民的權勢,並於基督復臨時毀滅他們,並囚禁撒但,同時拯救上帝子民回天家,世上的國才能初步成了上帝的國。一千年後基督再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並掌王權直到永遠。

  在查案審判結束後,基督復臨之前,上帝還要降下七大灾,刑罰巴比倫的權勢和惡人,並於基督復臨時毀滅一切惡人。正如第七號中所宣告:外邦發怒原文是邦國已經發怒,特別指在巴比倫權勢操縱下對上帝餘民的迫害),你的忿怒也臨到了(指七大灾難和基督復臨時對罪人的毀滅);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指對惡人開始定罪審判)。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指基督復臨,聖徒升天,得蒙獎賞)。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指七災和主復臨時的毀滅)。』(啓11:18)。正如書中所說:『查案審判完結的時候,也就是恩典時期完結的時候;那時救主出離至聖所,「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8頁)。

  啓示錄十章七節也早已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福音的奧秘完成後才開始吹響的。正如書中所說:『「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原文爲正要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上帝的奧秘乃是福音,……上帝的福音完成在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號的那些日子(引者按:此處明確指出上帝福音的完成,也就是指查案審判結束,得救的上帝子民都已接受了上帝的印記,是完成在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號,也即還未吹號的那些日子,究竟是什麽意思呢。……試問上帝曾在什麽地方指示先知這個福音的成全之時呢?答道,是在但以理八章十四節,這一節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所以二千三百年完滿的時候,(即西曆一八四四年耶穌就興起潔淨天上聖所的工夫。祂的工作就由聖所轉入了至聖所而開始了查案的審判。若查出他的子民中有什麽人仍在罪孽堙A祂就從生命册上塗抹那個人的名字。上帝奧秘的事,就是這樣成全的。因爲主行完那個潔淨聖所之工,就是查案審判完結,耶穌脫去中保的衣服,穿上王的衣服那時救恩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地上也不再傳福音,(摩8:11-12聖靈也不再在地上感動人心。(創6:3因爲到那時啓22:11的命令就要發出,凡尚未蒙救恩的人(引者按:這句話說得或翻譯得不夠確切,應為:凡尚未得蒙拯救升天的人),蒙主迎接上升的時候就快到了。‘正如上帝所傳給他僕人來先知的佳音。’……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號將要發聲的時候(引者按:這一句造說得很明確,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號將要發聲,也即還未發聲的時候)。至於第七號筒中所包括的完全教訓,乃是在啓11:15-19,中所要說明的引者按:也就是上面所已引証的詳細解釋)。』(《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章161-163頁)

  可嘆王敬之同道在日前『啟示錄第七號解釋在中國教會的傳承、變異和恢復』迎的一文中,仍不顧事實地無理堅持,胡說中國教會從開始以來都一直認為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時開始吹響的,只有路光牧師一人的解釋,認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尤其使人難以理解的,我早在2019216就將上述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中》一書中的上述資料和解釋,在電郵信信件中全部傳送給他看,可是他仍然對上述正確的解釋視而不見。卻從此書中斷章取義地找出一句話,仍曲解為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始吹響的。他所引用的一句話是:『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號時,其中有一個時期要來到,那時恩典的門要關閉,七大灾難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這酒斟在杯中純一不雜。』 (林思翰姜从光著《启示录之研究》,第130面,1952年版)。但在這一句話的上面,還有一段話他卻不引証:『頭六個號筒的時期,乃是仍在恩典的時期中,雖然有時上帝的義怒臨到違背真理的人,但在上帝的義怒中,卻含著上帝的恩典和蔥愛。』這一段話說得很明確,『頭六個號筒的時期,乃是仍在恩典的時期中,』那就說明第七號號筒不是在恩典典時期中。因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開始吹響的。正如接下去所說:『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這一段話也有可能翻譯得不夠確切,也有可能英文的原意是:『但有一個時期要來到,當第七位天使吹號時,那時恩典的門要關閉,……』因為本書主要作者林思翰教授是美國人,雖然1922年來中國,寫作中文方面仍會有些困難,甚至從作者的序言中隱略可見,在寫作過程中很可能有人幫助翻譯成中文。書中引用了很多英文資料,都是需要翻譯成中文的。姜從光教授是中國人,英文較差,寫作時可能會參考當時的中文本《啟示錄句解》。但不論怎樣,敬之同道將這句話作出這樣錯誤的解釋,會造成和上述書中多處明確的解釋互相矛盾。

  總之我們中國老一輩的傳道人和信徒都將本會1951年出版的本會神學院教授林思翰和姜從光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中的解釋,視爲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事實上也如此,這本書是繼承和發揚了懷愛倫得蒙啓示屢次公開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啓示錄》中的正確解釋。至於《啟示錄句解》一書中說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我當時確實沒有注意到。也許有些人受到此書影響。但此書寫得很簡單,很薄的一本書,根本不是林恩翰和姜從光寫的。我曾看過,看了也仍感難以明白啟示錄預言。直到看到《但以理和啟示錄之研究》這本書。這本書也是我研究明白預言的入門書。因此我們中国老一辈的和較年長的传道人和信徒,凡是研讀過這本書的,大多數都一直相信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可惜教會中總有一些人不認真研究聖經和預言,卻受到過去教會中名人效應的影響,仍然固執堅持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如吹響的錯誤遺傳。好在他們對七號內容的解釋還是屬於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因此影響也不很大。也有一些人是由於誤解了以下經文:『當時(按原文也可譯為此後,接著),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他殿中現出他的約櫃(這明顯是指1844年天上至聖所的門開了,上帝開始進行查案審判了,但不是像有些人所誤會的,第七號開始吹響了)。隨後(指查案審判結束後,第七號開始吹響,於是降下七災)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指第七災)。』(啓11:19)。但有個別人如王敬之同道更嚴重地因此而謬解第七號的內容,將1844年後出現的一般灾難,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發生的一切戰爭,也都包括在第七號的內容內,完全背離了以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啓原示》爲代表的本會傳統一致公認的正確解釋。而且更嚴重地是他對七印的解釋實已完全否定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對七號特別是第七號內容的解釋也嚴重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可詳見『王對七印七號解釋背離了本會傳統正確解釋』一文)。其實,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早已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正如以上所解釋的。(路光2019,3,12019,3,9補充附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