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合一晚雨和主來》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關於『王對七印七號解釋背離了本會傳統正確解釋』

一文的說明。全文放在此信的下面。

 

主內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你們好!

  我早在129就暗中寫信給王敬之同道,告訴他有人看了他在微信平臺上發表的對啓示錄預言的許多篇講解,感到很困惑,就轉寄給我看。我看了也感到很多解釋是錯誤的,嚴重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因此寫信給他,希望暗中幫他改正錯誤解釋。我也化了很多時間看他所寄給我的將近二十個課題,幷且我也寫了不少材料想要暗中幫助他改正錯誤。可惜他錯誤的成見太深,不但拒不接受,而更迫不急待地公開評論我的文章,例如他寫了『對二十四長老二種解釋的對比』,特別是他最近所寫以下一文『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和隨後的評論,公開表態,不符合事實地批判我書中的解釋。我爲了幫助不瞭解事實情况,對預言缺乏研究,不明白本會傳統正確解釋的弟兄姐妹,免受這些錯謬解釋的困擾和危害,特寫以下一文。我們務要靠主全然成聖,彼此相愛,合而爲一,愛上帝愛人,同心合意,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幷還要在聖經的真道和但啓預言的解釋上,進一步同歸於一,才能接受晚雨聖靈的澆灌,完成最後的傳道救靈大工,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大有能力,大有榮耀,駕雲降臨,來迎接我們回天父的家,就是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約14:1-3.12:18-24.21-22章)。我們將來要和天父上帝,主耶穌基督,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

  我們上帝的餘民應是完全合而爲一的。决不能各搞一套,各傳各的,在我們各人所傳的真道中若有錯謬混雜,决不可能接受晚雨聖靈的澆灌,因晚雨聖靈決不會幫助我們將謬道傳開。我們解釋聖經真道和但啟預言,務要完全以聖經為根據,以懷愛倫在世時正式出版的預言之靈教訓為指導。決不可以人的錯誤遺傳為根據。例如本會對七號的解釋,實際上是繼承了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耳的解釋,他們當時誤以為但8:14的預言是指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所以認為第七號也將於1844年吹響。本會早期的領袖和傳道人大都是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和信徒,由於繼承了威廉米勒耳對七號的解釋,也就很自然地將其中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解釋接受了下來。但大家都公認第七號是對末後以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教會迫害上帝子民權勢的空前刑罰,其中包括七災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但1844年後至今都沒有看到上帝對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權勢的刑罰,相反小角也就是啟十三章第一獸雖然在1798年『似乎受了死傷』,但1844年至今大家看到的是:『那死傷卻醫好了。全地的人都稀奇跟從那獸。……』。牠的權勢已越來越強大,甚至到最後『凡住在地上、名字從創世以來沒有記在被殺之羔羊生命冊上的人,都要拜他。』(啟13:3,8)。但必須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第七號才會開始吹響,基督才會脫去祭司的衣服,穿上萬王之王的復仇王袍,傾降七災,刑罰小角為首的巴比倫教會,和跟從她迫害上帝子民的罪惡權勢。因此後來本會大多數主的忠心僕人和愛主的信徒,都已改正了上述錯誤的說法,都相信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結束之後開始吹響的。隨後有七災傾降,四風大颳,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就如我們中國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一書,雖然完全繼承了懷愛倫得蒙啟示屢次公開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原示》一書中的正確解釋,但也改正了第七號開始吹響的時間,應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因此我們中國老一輩的和較年長的傳道人和信徒,凡仔細研讀過此書的的人,大多數都相信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傳響的。至於《啟示錄句解》一書中說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我當時確實沒有注意到。也許有些人受到此書影響。但此書寫得很簡單,很薄的一本書,根本不是林思翰和姜從光寫的。我曾看過,看了也仍感難以明白啟示錄預言。直到看到《但以理和啟示錄之研究》這本書。這本書也是我研究明白預言的入門。在國外教會中大多數人也已改正了這一錯說法。可惜教會中總有個別少數人不認真研究聖經和預言,卻重視名人效應的影響,仍然固執堅持早已過時的教會錯誤遺傳。甚至有人更嚴重地因此而謬解第七號的內容,將1844年後一般的災禍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的所發生的一切戰爭也都包包括在第七號內,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一致公認的正確解釋。其實,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早已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在下面一文最後三大段中已對此作了詳細解釋。本網站上所要介紹的各篇內容,都已最新作了更多更好更有力的補充的,相信足能消除一切疑惑,幫助我們更明白聖經中純正真道。若還有什麽疑問,歡迎來信研討。路光2019,2,273,43,7.

 

 

王對七印七號解釋背離了本會傳統正確解釋

(最新修訂和更多補充2019,2,27

  

    有人將王敬之同道所寫的一文『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轉發給我看,使我為他深感憂慮。我先前也已看了他在微信網絡平台上發表的遍覽聖經學預言的三十幾個課題中的部分題目,和他所寄給我的屬於其中的近二十個題目,為了想要幫助他和受他錯誤影響的人。他在平台上打出『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為標題,表面上看來好像要維護本會的信仰和傳統解釋,實際上他已嚴重擅改和否定了本教會對七印和七號的傳統的正確解釋,他將啟示錄四章五章七印的序幕──創造頌和救恩頌,擅改成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將七印的內容和後面七號的內容講解得極其混亂和錯誤,有些甚至是嚴重的謬道。我曾寫了一封長信給他,包括我和他的多次對話,我也已將我所寫的好幾篇有關專題研究都寄給他看,希望能幫助他改變自己錯誤的看法,不再發表對預言的錯謬講解,以免在不瞭解本教會情況,對但啟預言缺乏研究的信徒中造成更多的混亂和危害。但可惜他不肯虛心研讀我寄給他的,特別為了幫助他的,作了更多更好更有力的資料補充的長信和多篇材料,因為他接到後根本沒有時間閱讀就立即回信拒絕和反駁,卻提不出任何新的理由反駁。他所說的反駁的話使我感到他的思想認識混亂了。更嚴重的是他在新寫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一文中,表面上好像要堅決維護本會傳統解釋,實質上在主要部分上已嚴重背離了本會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其中介紹歷史資料的有些段落,也歪曲史實,和隨後在置頂的精選留言中利用『廣而告知』的筆名與作者的評語,不符合事實地批評堅決維護本會傳統正確解釋的,一心想要幫助挽回他的,主的僕人路光的著作不管『廣而告知』是他自己還是別人,但他在作者的評語中已表態支持了這種不符合事實的批評:『但在本會路光牧師的著作中間,他把第七號的時期定為基督復臨(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第29307頁)。和本會傳統的歷史資料有出入。』其實,在我一切的著作中從來沒有這種說法。我是說第七號應是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我想他不敢公然說謊批評,但也說明他的盲目自滿,毫不虛心,還沒有真正瞭解別人書中的看法,就迫不急待對別人的書籍進行違背事實的批評。還有一種可能是他的思想一時糊塗混亂了,因為正巧在這事之前幾天他反對本會對第七印的傳統正確解釋是指基督復臨──由於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一同駕雲降臨,來迎接我們歷代上帝子民回天家(約14:1-3),在天空停留七日之久,正如懷愛倫在異象中所看到的,為了讓過去所有未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僕人和愛主的基督徒能一同遵守一個完全的安息日,然後再進入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這也是上帝子民進入天上聖城的條件之一,正如經上所說:『那些遵守上帝誡命的人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啟22:14欽定本英文聖經和所根據的原文)。由於基督復臨迎接上帝子民進入天上聖城之前,在空中停留七日之久,於是如第七印中所說:『天上寂約有二刻(預言中一日代表一年360日,二刻為7.5日,約有二刻正好為七天時間)。』這是我書中所講述的屬於本會傳統的解釋本是很正確美好的,但由於他不贊同和不相信,於是我在回信中將懷愛倫得蒙啟示屢次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中對第七印的英文解釋,復制給他看。我說烏利亞-史密斯也是將第七印解釋為基督復臨。因此也有可能他一時思想混亂,將第七印中的內容是指基督復臨,錯誤連想為第七號是指基督復臨。看來我是無能為力幫助他改正他的一系列嚴重錯誤解釋了,只能懇求主憐憫光照他了。看來他一心想要否定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中對七印七號和其它有關末後更重要預言的正確解釋了(故意將它放在本會傳統解釋的對立面)。其實我對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的解釋才是真正繼承和發揚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也就是繼承和發揚了十九世紀七十年代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和1951年中國本會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二本書中的正確解釋。凡研究過我書中對但啟預言解釋的較年長的傳道人和信徒都知道,我書中的解釋和上述書中的解釋,幾乎都是完全相同的,並且我解釋得更詳細更透徹。當然,我也改正了其中個別的錯誤。他反對國外新神學派對預言的錯謬解釋是好的,可惜他又走向另一極端,想要自立一派,標新立異,傳出另一些違背本會傳統解釋的嚴重錯誤的講解。以下略為舉例說明:

 

謬解全能全知的上帝七靈不是聖靈而是七位天使

胡說聖靈不能直接運行在人心中,都必須通過天使的服務

  例如他起先不但受到艾伯特-崔耶博士(Alberto R. Treiyer)對啟示錄四章五章的錯誤解釋觀點影響,將啟示錄四章五章內容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創造頌和救恩頌,胡亂解釋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其實啟四章五章更本不是在講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也不是在講基督復活升天後的登基典禮。而且,他更變本加厲地謬解上帝寶座前七盞火燈所象徵的上帝的七靈,也就是羔羊頭上的象徵無所不能,無所不見,無所不知的『七角七眼,就是上帝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不是指聖靈,而是指七位天使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完全違背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其實七位天使絕沒有這麽大能力,更不能無所不在。只有上帝的七靈,也即聖靈是無所不能,無所不見,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能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能光照感化住在每一個人的心中。聖靈被稱為上帝的七靈,七在聖經中是象徵完全的意思,七靈是象徵聖靈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並不是說聖靈有七位,因聖經明說聖靈只有一位(林前12:4.4:4)。正如七盞火燈是象徹完全的亮光,完全的光照,完全的鑒察和恩助,但七盞火燈卻是屬於一座燈台(出25:31,37)。而且使徒約翰也曾特意採用啟示錄中新得的啟示,奉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真神上帝的名為眾教會信徒祝福:『約翰寫信給亞西亞的七個教會。但願從那昔在、今在、以後永在的上帝(聖父),和他寶座前的七靈(聖靈),並那誠實作見證的、從死裡首先復活、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穌基督(聖子),有恩惠、平安歸與你們!』(啟1:4-5)。顯然,絕不可說七靈是七位天使,因使徒約翰絕不會奉聖父、七位天使和聖子的名為眾教會祝福。

    但他為了堅持自己的錯謬觀點,強解上帝的七靈是指七位天使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於是過分誇大了天使的能力和工作,並嚴重貶低了聖靈和基督的工作,胡說聖靈不能直接運行在人心中,都要通過天使的服務才能在人心中運行。例如他說:『聖靈在人的心思意念中的運行,是怎樣才能完成的呢?是通過天使的服務,聖靈才能够在人的心思意念中運行。為什麼聖靈是一定藉著天使才能夠運行在人的心中呢?這不是因爲聖靈沒有能力,而是因爲一個有罪的人,沒有辦法直接站立在上帝的面前。』(王敬之第二十八課『聖靈與天使』)。這是偏面的講解,嚴重的謬道。我們的心靈原是聖靈的殿,是上帝和基督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林前6:19.2:22.5:6)。我們可以藉著禱告和讀經,不斷祈求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真神光照、感化、運行、充滿、住在我們心中。他又說:『從啓示錄一章的第一句話,約翰就以使者來代表聖靈。因爲預言從來沒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1)但啓示錄所表明的啓示路綫中,沒有聖靈的出現,只有以使者代表聖靈的現身。耶穌基督的啓示,就是上帝賜給祂,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衆僕人。祂就差遣使者,曉諭祂的僕人約翰。(啓11)這堛啓示路綫是:天父──基督──使者(代表聖靈)──約翰(引者按:這完全是錯誤的解釋,啓示錄一到三章是基督親自向約翰的顯現,和吩咐約翰寫給七教會的書信。四章以後內容絕大部分都是基督藉著聖靈和天使啟示約翰的。隨著啟4:1基督的吩咐後,約翰說:「我立刻被聖靈感動,見有一個寶座安置在天上,又有一位坐在寶座上。……」當約翰後來要拜指示他的天使時,天使說:「千萬不可!我和你並你那些有耶穌見証的弟兄,同是作僕人的,你要敬拜上帝。因為耶穌的見証就是預言的靈。」意即耶穌是藉著預言的靈向我們作見証的。見啟19:10英文和原文)。所以,當約翰在啓示錄14繼續用使者來代表聖靈時,就沒有什麽不可以的了(引者按:這是犯了嚴重的錯誤。啓14原指約翰奉聖父、聖靈、聖子的名為教會祝福。現在被他改變為奉聖父、七位天使、聖子的名為教會祝福)。』(第十二課聖靈去哪里了?)他又說:『當基督在天父的榮耀中,同著衆天使降臨時, 聖靈仍然缺席(引者按:這又是嚴重錯誤,聖靈是無所不在的,聖靈一直在聖父聖子堶情A聖父聖子也一直在聖靈堶情A同時聖靈也一在地上上帝每個兒女的心中)!因爲從主耶穌升天以後,祂一直在地上堅守崗位, 爲拯救人類而不停地工作(引者按:這顯然是極錯誤的說法,他不明白聖靈是無所不在,充滿天地的。聖靈既在地上感化人心,住在上帝兒女心中,同時也住在聖父上帝,聖子基督的心中。再者,耶穌升天前聖靈也一直被稱爲上帝的靈,作爲上帝的代表,而在人心中工作,耶穌升天後又作爲基督的代表,而在人心中工作)。』(第十二課聖靈去哪里了?)

 

謬解二十四位天使各坐在寶座上參加上帝的查案審判

有權決定每一個人有無資格進入『逃城』聖城新耶路撒冷

  他也偏面引用懷愛倫個別三段手稿,並錯謬強解二十四位長老原是二十四位高貴天使,完全違背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也違背了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天使都是有翅膀的,從來沒有被稱為長老的,只有得救的聖徒本是按照上帝形像造的,是沒有翅膀的,才能被稱為長老。其實懷愛倫在個別手稿中只是對長老換了一種稱呼,稱他們爲天使,或大能的天使。例如手稿中說:『以致大能天使中的一位(聖經中說是長老)對他表同情,令人放心地按手在他(約翰)身上,說:「不要哭; 看哪,猶大支派的獅子,大衛的根,祂已得勝,能以展開那書卷,揭開那七印。」』(2SAT 197.3)。又一處說:『天使(聖經中說是長老)問他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他(約翰)回答說:你知道。天使說:這些人……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見啓7:13-14)。1SAT 20.2』。這幷沒有什麽稀奇,因爲懷愛倫早就告訴我們,我們得救的聖徒將來都要成爲天使的一部分,取代三分之一因墮落背叛將被毀滅的天使的地位(路20:34-36.22:30.12:25)。但懷愛倫從未說過二十四位長老原來是天使。

  而且更嚴重地不顧我在網上已查看過懷愛倫所有的著作和文章中,共有一百六十七處提到二十四位長老的段落,都一直稱他們是長老。其中有些段落也明確指出二十四位長老原是蒙主寶血所救贖的聖徒,並且現在已成了君王和祭司,坐在上帝寶座周圍二十四個座位上(也可譯為寶座,原文中寶座和座位是同一個字)。例如懷愛倫在《由心發出(From the Heart)》一書第145頁第一段中,講到二十四位長老等稱頌羔羊說:『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救贖了我們,使我們歸於上帝,又使我們成了國王和祭司,歸於上帝,並且我們將要在地上執掌王權(指千禧年後隨同基督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幷重新創造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將要成爲新天新地上的京都,和全宇宙的統治中心)。』(啟5:9-10)。And they sang a new song, saying: “You are worthy to take the scroll, and to open the its seals; for You were slain, and have redeemed us to God by Your blood out of every tribe and tongue and people and nation, and have made us kings and priests to our God; and we shall reign on the earth.” Revelation 5:9, 10.』(啟5:9-10)。

  懷愛倫在《評論與通訊》19071010日第一段中(The Review and Herald October 10, 1907, paragraph 10)也同樣提到:『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救贖了我們,使我們歸於上帝,……“And they sang a new song, saying, Thou art worthy……. for thou wast slain, and hast redeemed us to God by ..….

  可能有人會問:以上是四活物,實即四位高貴的天使撒拉弗(見賽6:1-3),和二十四位長老一同唱的新歌。四位高貴的天使怎麼也能和二十四位長老一同唱這樣的新歌呢?懷愛倫對此早已作了美好的解釋:『聖天使將與贖民一同歌唱。雖然他們不能唱經驗之歌,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洗淨了我們,幷救贖了我們歸于上帝。’然而他們却明白上帝的子民是從極大的危險中得蒙拯救的。他們難道沒有奉差遣在仇敵面前爲他們高舉旗幟嗎?他們能充分體會那些靠羔羊的血和他們所見證的道而得勝之人的。』(190079號懷愛倫信函)。

    啟示錄四章五章內容原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講到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和羔羊取得七印書卷後的救恩頌,但他卻將這兩章內容胡亂而又錯謬地解釋為1844年後開始的查案審判。他更嚴重地謬解二十四位長老,也就是二十四位高貴的天使,正坐在各自寶座上,和上帝一同進行查案審判,甚至有權首先提名決定每一個人有無資格進入『逃城』──聖城新耶路撒冷。他在文中是這樣說的:『那麽這些長老(他說是指高貴天使)他們坐在這兒是幹什麽的?……先看書204,這堿O講逃城,說有人無心殺了人的,就可以跑到這個逃城。……“那殺人的要逃到這些城中的一座城,站在城門口,將他的事情說給城內的長老們聽。他們就把他收進城堙A給他地方,使他住在他們中間。”(書204)。所以你看到這個長老他有一個職責,就是當你誤殺了人要跑到逃城來躲命的時候,長老們就要裁决你是否够資格進來。相應的,就是當天上進行查案審判的時候,天上也是有一群長老(他說是指大能的天使)在那堙A提名考察人適不適合進到天上的聖城,或者說逃離地球的那個逃城。』另一段又說:『同時他們也是坐在上帝寶座周圍的座位上,來考察每一個被審的人是否有資格來進入天上新耶路撒冷,進入天上的逃城。』(王敬之第二十五課彩虹遮蔽的寶座廳)。

    這樣的解釋不但毫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根據,而且是極嚴重的錯謬解釋。逃城是屬於摩西的儀文律法,它們的預表意義完全不是像以上這樣胡亂解釋的。『逃城』是預表主耶穌的救恩的。主耶穌和祂的救恩就是我們每一個將亡罪人的『逃城』。凡信而悔改,接受主耶穌救恩,住在主堶悸滿A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懷愛倫也是這樣解釋的:『上帝為祂古時的百姓所設立的逃城,預表祂在基督堜珗w備的避難所。……如今那些在基督堛煽N不定罪了。……』(詳見《先祖與先知》第四十八章)。

  而同時另一方面,又謬解羔羊基督在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後,卻要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作我們的辯護律師,而不是和上帝同坐寶座,一同從事查案審判工作。這簡直是嚴重的謬道。等一會下面會更詳細講解。

 

天使從沒有和上帝同坐寶座,更不可能參加查案審判!

    其實,任何高貴的天使都沒有和上帝同坐寶座的,原為最高地位的天使長撒但就是由於嫉妒基督,妄想和上帝同坐寶座而墮落背叛(賽14:12-15)。後來取代原先撒但地位的天使長加伯列也曾對祭司撒加利亞自我介紹說:『我是站在上帝面前的加百列,奉差而來對你說話,將這好信息報給你。』(路1:19)。懷愛倫在《先祖與先知》第一章罪的起源中,也明確指出撒但原是天使中最有權柄的一位,地位僅次於基督,但他也和眾天使一樣都是侍立在上帝寶座前的。原文是這樣說的:『罪惡起源於這一個位分僅次於基督,原是被上帝所最重看,也是在眾天使之中最有權柄最有榮耀的一位。「早晨之子」路錫甫(引者按:希伯來文路錫甫,意為明亮之星,見賽14:12.中文聖經譯意,英文聖經譯音Lucifer路錫甫),他原是遮掩約櫃的兩位基路伯之首,是聖潔沒有玷污的。他侍立在偉大的創造主面前,那環繞永生上帝的榮光常照在他身上。』(第一章第3頁)。因此任何高貴的天使都沒有和上帝同坐寶座的,而且任何高貴的天使也沒有資格參加上帝的查案審判工作。甚至身為最高審判者的天父上帝也不直接審判人,而將直接審判人的工作全交給具有神人二性的執行審判者基督。正如基督自己所說:『父不審判甚麽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於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幷且因爲祂是人子,就賜給祂行審判的權柄。』又說:『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爲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22-23,27,30)。作為『全能的上帝』,基督的審判不會有錯。作為曾降生為人的『人子』,基督的審判最公平仁慈。天使既不是神,也不是人,因此沒有資格審判人。侍立在上帝寶座前的千千萬萬天使,在查案審判中只是作上帝的僕人和見証人。

 

謬解基督要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作辯護律師不參加審判

  他在文中還有一個不斷強調的奇怪而錯誤的說法,說主耶穌復活升天後,作我們的大祭司時,是一直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為我們祈求的。但1844年上帝坐在寶座上開始查案審判後,羔羊基督卻是要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為我們的罪作辯護的律師,而不是要和上帝同坐寶座,一同作查案審判工作。他所以要強調這種奇怪的說法,是為了要配合啟四章和五章是指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的荒謬解釋,因其中看到的羔羊基督是站在上帝寶座前的,只有二十四位長老(他謬指天使)是坐在二十四個寶座上。

  他在文中是這樣說的:『但7:9-10“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從祂面前有火,像河發出,侍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萬萬。祂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這時耶穌是以怎樣的姿勢出現呢?13節“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更古常在者面前。”耶穌這時不是坐在父的寶座上,而是站在祂的面前。天上聖所的這幅情景,在撒迦利亞書第三章也有進一步細節寫。當審到大祭司約書亞時,他是站在耶和華使者面前,撒旦也是站在約書亞右邊和他作對。那麽,耶和華的使者是怎樣的姿勢呢?亞3:5“耶和華的使者在旁邊站立。”耶和華的使者,在這堿O辯護律師的身份,祂和祂所辯護的人約書亞,共同站在坐寶座的天父面前。太10:32-33“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所以,祂是在父的面前站著, 而不是在父的右邊坐著。』(王敬之第二十三課恩典的君王與大祭司)。其實,亞3:1-8根本不是在講查案審判,而是在講當時晝夜控告弟兄的撤但在上帝面前控告約書亞,和基督為約書亞辯護的情況(參啟12:10.9節)。

  這真是大錯特錯的錯誤解釋,說基督在查案審判時是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作辯護律師,而不是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作查案審判工作,完全違背了聖經和預言之靈的教訓,也完全離了本會傳統的純正解釋。其實,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中,父上帝雖然是最高的審判者,基督才是查案審判的具體執行者,因父上帝已將審判的權柄都交給了祂。正如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說:『父不審判甚麽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於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幷且因爲祂是人子,就賜給祂行審判的權柄。』又說:『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爲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22-23,27,30)。父上帝所以不直接審判人,是爲了堵住撒但和滅亡之人埋怨和毁謗上帝的藉口,他們會說:上帝阿,你對我們的要求太高了,你不知道我們作人的困難,不知道我們人性的軟弱,敗壞,和墮落,我們的人性都是有罪的,都有肉體的情欲和犯罪的傾向,我們今生是不可能在主媢L聖潔無罪的生活的!父上帝所以要讓基督來審判我們,是因爲基督具有神人二性,是最有資格審判我們的。祂既是『全能的上帝』(賽9:6),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的審判是不會有錯誤的;祂又是道成肉身的『人子』,是最能體察人情的。『因我們的大祭司幷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5-16)。主耶穌不但要負責具體的查案審判工作,而且還要繼續擔任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的代求與贖罪工作,以不斷在『兩職之間籌定和平』。正如撒迦利亞在預言中所說:『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幷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亞6:13)。

 

胡說24位長老是大能天使處理我們的禱告

是掌管祈祷的天使,都是嚴重錯誤的說法

  又如他說:『寶座上坐著的是天父上帝,在祂前面有24位長老,24位長老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之前已經給大家反復地談過,24位長老就是大能的天使,是天上有位的、且位置最高的長老。因爲他們有一個職能,就是要拿著香爐。金香爐就是代表聖徒的禱告,他們要來處理我們人間的禱告,把我們的禱告帶到上帝的寶座面前。』(第三十二課書卷與封嚴的七印)。又稱他們是『掌管祈祷的天使』(第三課一眼看盡啟示錄)。

  這些都是嚴重錯誤的解釋。正如前面已詳說,認為二十四位長老是二十四位天使,毫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根據。他又提出以下一個也不能成立的理由。他根據啓8:3-5所說:『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衆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烟和衆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於是就怱忙作出錯誤的結論說:『第5章說24位長老手上拿的是金香爐,這個“香爐”代表聖徒的禱告;第8章就說明他們的身份是什麽呢?就是天使。所以我們從《啓示錄》自我啓示,就可以看出24位長老的身份,不是復活過來的那些義人,而是天使。』(王敬之第三十一课二十四位长老)。

  其實,從聖徒中復活的和被提升天的二十四位長老的地位遠超過這一位天使,從他們唱的新歌中就可以知道,他們現在已成了君王和祭司,而且我們將來每一得救的聖徒也都『必作上帝和基督的祭司,並和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5-6)。關於上述天使手拿金香爐和二十四位長老『各拿著……盛滿了香的金爐;這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5:8),我們對此不可有過度的錯誤解讀,而應根據聖經的教訓有正確的理解。在地上預表性的聖所中,這原是祭司每天早晨和黃昏時(指下午申初三點至日落前的一段時間)在金香壇上焚香時所作的工作(出30:1,6-8)。祭司焚香時,也要為百姓代禱,百姓也都在聖殿外院或在家中禱告(徒3:1.10:30)。這香代表基督的功勞,和百姓的禱告,一同升到天上父上帝的寶座前,得蒙父上帝的悅納。地上祭司每天早晚獻香,實際上是預表我們的大祭司基督時時不斷天天不斷用自己功義的韾香,為我們代禱,並將我們的禱告一同獻在父上帝面前而得蒙悅納。正如經上所說:『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上帝的兒子耶穌,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4)。又說:『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為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7:25)。

  至於這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實是象徵性的協助大祭司的工作。因每一信徒身旁都有一位天使看顧,極其關心我們的得救,和我們的生活情況,會記錄我們一生的思念言行,並也會將我們的禱告感恩祈求,和我們的靈性品格和工作情況稟告基督和天父(太18:10)。雖然基督和天父都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但也時常會藉著天使護佑幫助我們:『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詩34:7)。二十四位長老也是祭司,也會效法大祭司為我們禱告,和我們的禱告一同上升到天父上帝面前。

  但我們千萬不可誤解聖父聖子聖靈上帝必須通過上述天使和長老的服務才能應允我們禱告。無所不能無所不知的三一真神上帝,當我們的心靈意念一動,就知道我們所要作的祈求了。天父上帝和基督雖然坐在高天的寶座上,但卻藉著聖靈住在我們心靈的殿堙C主極其愛我們,隨時不斷聽允我們的感恩和祈求。主耶穌親口應許我們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11:9-13)。

 

又完全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印的傳統正確解釋

  當我看了王敬之的遍覽聖經學預言(三十四)七印前四印,和遍覽聖經學預言(三十五)七印後三印復,使我為他感到憂愁。他表面上高舉『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為標題,實質上他完全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印內容傳統的正確完美解釋。七印的內容主題是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所帶來的上帝子民蒙拯救和罪人被毀滅的結局。第一印被揭開後內容,特別向我們啓示了使徒時代,也就是主升天後到公元100 年期間,基督和祂的教會藉著主的道和主的靈在世人心靈中進行福音征服的『勝了又要勝』的情形。第一印時期正好相當於以弗所教會的時期。第二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逼迫教會和殺害聖徒的情况,從公元100年起到313年止,即相當於士每拿教會時期。第三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爲國教,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蛻化、變質、墮落,用屬靈的饑荒攻擊教會,從公元313年羅馬教皇康士坦丁頒布信仰自由的詔書起,到公元538年羅馬教皇興起掌權前爲止。這一時期相當於別迦摩教會時期。第四印時期是論到撒但藉著羅馬教廷殘殺聖徒,删改上帝律法,踐踏福音真理的情况,從公元538年羅馬教皇掌權時起,到十四世紀威克力夫或十六世紀馬丁路德發起宗教改革運動之前。大約相當於推雅推喇教會時期,不過推雅推喇教會時期是延續到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取得很大成功時止。隨著上述第二到第四印中撒但藉著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對主的聖徒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反撲和殘害的時期之後,接著便出現第五印中所謂祭壇底下殉道者『靈魂』呼冤和恢復他們名譽的時期(靈魂的原文意思為生命,所謂生命呼冤,和亞伯的血從地媯o聲向上帝哀告,都是同樣的意思,因經上說血埵野糽R,這同樣都是象徵的說法,而且殉道者的血被上帝視為寶貴,好像基督的血一樣流在祭壇底下)。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意即通過宗教改革運動,爲那些被羅馬教廷所殺害的殉道者恢復名譽(他們先前都被羅馬教會污蔑為異教徒,傳異端者),幷等候第六印書卷審判兆頭即將出現的時期。換句話說,第五印書卷的時期是從14世紀『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里夫發起宗教改革運動時起,或是從16世紀馬丁路德開始宗教改革運動時起,到公元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夕止。第六印時期是從審判預兆的開始出現(即公元1755年的空前的里斯本大地震,震動了大半個地球,死傷慘重),直到基督復臨審判大日的來臨,以致地上的惡人『都藏在山洞和岩石穴堙C向山和岩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的忿怒,因爲他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本會對七印傳統的如以上所述的美好解釋和明確分期,竟已被他完全否定和搞得雜亂無章。

  本會對第七印的傳統正確解釋是指基督坐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降雲降臨,來迎接歷代上帝子回天家,在天空停留七日之久,為要遵守一個完全的安息日,然後進入上帝的聖城,以致天上聖城中寂靜約有二刻(啟8:1)。懷愛倫也得蒙啟示說:『我們一同都到了雲堨h,共有七天,直上到了玻璃海。』(《經歷與目睹》23頁《善惡之爭》40669,670頁)。以上本會傳統的解釋竟也被他無理否定,並胡亂講解,更荒謬地將啟8:2-5屬於七號部分的內容,竟也包括在第七印中。一點不明白七印的書卷(啟4:1-8:1)和七號的異象(啟8:2-11:9)本是內容完全不同的二組預言系統,第七印和七號毫無關係,這是劃分章節時的錯誤,而且第二節開始的語氣『我又看見』沒有翻出來,啟示錄中每逢另一幕異象開始時,都會用這樣的開頭語氣『我又看見』(參看:啟10:1. 13:1. 13:11. 14:1.14:6. 14:14:14 15:1.……原文全部用KAI EIDON,意即『我又看見』)。像他這樣將七號包含在第七印中的混亂解釋完全背離了復臨運動時代威廉-米勒耳的正確解釋,和本會傳統的更為正確的美好解釋。

  本會傳統的解釋,首先應以懷愛倫得蒙啓示屢次公開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啓示錄》中的正確解釋為代表。例如她說:『我蒙指示,《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先祖與先知》會有銷路。它們含有人們必須的真理,這些亮光上帝已經給了祂的兒女。上帝的天使會爲這些書在人們的心上開路。』(書信431899。出版部,206頁)。另一次又說:『許多人會離棄信仰,幷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在《歷代願望》《先祖與先知》《善惡之爭》和《但以理和啓示錄》中,有很寶貴的教訓。這些書必須引起特別的重視,而且必須竭盡所能將這些書呈現在人們面前。』(書信2291903年。手稿21440頁)。另一次又說:『我蒙指示,如今那些含有真理之光的重要書籍,就是上帝賜給的關於撒但在天上叛變的信息應當廣泛傳揚。因爲通過這些書籍,這些真理將傳給許多人。《先祖與先知》《但以理和啓示錄》《善惡之爭》現在是空前需要的。它們需要被反復傳講因爲這些真理將會打開許多瞎子的眼睛。』(《評論與通訊》190521610頁)。

  其次,在中國教會中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中的正確解釋為代表。後者的解釋觀點也完全是繼承和發揚了前者的解釋觀點,並改正了前者書中個別差錯。只是後者書中的解釋有的較簡單,不如前者詳細,引証更多資料。至於路光所著的《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中的解釋完全是繼承了以上二本書中的正確解釋,並更加以發揚光大。對但啟預言的解釋更為詳盡,引証更多史料,和預言之靈的有關解釋,証明預言的奇妙應驗,並從中多多默想和傳講救靈與培靈的教訓,並也改正了書中個別錯誤。因此從路光的著作中你們可以看到本會傳統的更詳細的正確解釋。

 

又部分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

  他在名為『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一文中,介紹的不是全部的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而是部分內容已被他擅改過的他自己的解釋。

  例如啟示錄8:2-5本是屬於七號的序幕,竟被他荒謬解釋為第七印的內容。七號的異象(啟8:211:19)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七號的『序幕』(8:2-5),第二部分為七號的吹響(8:611:19)。又可分為四段:(一)天使吹一到四號(8:6-12),(二)吹五到六號(8:13-9:21),(三)插入六、七號筒之間的兩大預言(10:1-11:13),(四)吹第七號(11:14-19)。

    關於七號筒的序幕:『我(又)看見那站在上帝面前的七位天使,有七枝號賜給他們。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上帝面前。天使拿著香爐,盛滿了壇上的火,倒在地上,隨有雷轟、大聲、閃電、地震。』(啟8:2-5)。本異象在宣示七號的刑罰之前,首先顯示天上聖所中正在進行著的救恩工作,以及救恩時期結束之後所將發生的可怕事件,正是為要勸說和警告前六號吹響之前,之中,和之後的世人,信而悔改,歸向上帝,因現在還是『悅納的時候』,現在還是『拯救的日子』(林後6:2)。因為當第七號中的七大災難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來到之時,恩門已經關閉,已不再有悔改的機會和可能了。同時另一方面,也是為要安慰和勉勵歷代以來一切信靠上帝的聖徒,當七號一一吹響之時,我們都有無限的依靠和保障。雖然上帝子民在世上有時也不免遭受磨難,但我們在主堳o可享有奪不去的平安。正如主親口應許我們的:『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堶惘野郎w,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另一處又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堣ㄜn憂愁,也不要膽怯。』(約14:27)。關於以上本大段的詳細解釋,可參看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一書,第二十五題。

  關於七號的吹響:七號實際上是預表了上帝對七印時期中的大刀殺害,操縱利用,和更改福音,刪改律法,瘋狂殺害聖徒的幾個最主要勢力的刑罰。第一至第四號筒主要是論到上帝藉著各蠻族王國的手,對西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因羅馬帝國不但長期壓制猶太人,殺害了主耶穌和使徒們,而且還曾逼迫教會長達二、三百年之久,正如前面第二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以後羅馬皇帝康士坦丁從公元313年起,雖然停止了對基督教的逼迫,但却不過是改變策略,利用基督教爲國教,從而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日漸蛻化、變質,幷爲以後羅馬教權的興起預備了道路,正如前面第三印的預言中所指出的。羅馬教皇的興起,離道背教,和對聖徒的大屠殺是屬於第四印的事。我們知道羅馬帝國最後在公元395年正式分爲東羅馬和西羅馬兩大帝國。第一到第四號筒的打擊對象,所以首先選中西羅馬帝國,是因爲原羅馬帝國的本土意大利包含在西羅馬帝國的疆土內。而西羅馬帝國在公元476年的滅亡,實際上也就代表著原羅馬帝國的滅亡。

  第五、第六號筒是論到上帝藉著回教軍隊(先是阿拉伯人,後是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同時也是對羅馬教權的部分警告性刑罰。刑罰東羅馬帝國是因它在過去西羅馬帝國迫害聖徒和利用教會的罪行上也都有份,後來當羅馬教權興起後,它又和羅馬教權相互結盟,離道背教,迫害聖徒(參啓2:22)。至於羅馬教權在此二號筒中,只受到局部的打擊(啓2:23)。但在最後一號筒中,以羅馬教爲首的巴比倫的權勢將受到完全的刑罰而滅亡。由於後三號筒中的刑罰和災禍更爲可怕,於是出現了飛鷹的警告:『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幷聽見他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啓8:13)。

  第五號筒中所說的是第一樣灾禍,第六號筒中所說的是第二樣灾禍。第五號筒的預言是先講到上帝藉著信奉伊斯蘭教的阿拉伯軍隊和隨後的土耳其軍隊,所帶給東羅馬帝國的嚴重的刑罰。起先『不許……害死他們』(意即不許在政權上毀滅東羅馬帝國),『只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啓9:5)。第五號筒時期是從穆罕默德的興起(七世紀上葉),一直延續到『五個月』預言時期的結束,(即從公元1299727起,到公元1449727止)。及至吹第六號筒時,上帝才讓土耳其軍隊『殺(死)人的三分之一。』(啓9:15)。即指在政權上殺滅東羅馬帝國。第六號筒是從『五個月』時期結束後開始,到『一年、一月、一日、一時』的所謂『殺人』時期的結束。在第五號筒時期內,上帝不准許回教軍隊毀滅東羅馬帝國,只准許『叫他們受痛苦五個月』,即一百五十年(即從公元12997271449727)。而接著在第六號筒的『一年、一月、一日、一時』的時期中,(也即從公元1449727起,到1840811止),他們已蒙准許『要殺人的三分之一』,意思就是要在政權上毀滅東羅馬帝國,幷繼續征服、蹂躝原來東羅馬帝國領土上的百姓。同時這預言也明確指出了土耳其的奧斯曼帝國將於1840811失權,失去殺人的能力。這一切預言都已獲得極奇妙的應驗,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特別提到了這段一段預言的奇妙應驗(善惡之爭18349-350頁)。關於七號的詳細講解,可參看《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第二十六至二十九題。

  但王敬之在『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一文中,對上述本會前六號的傳統的解釋,已作了改變。他在此文中沒有詳細講解,但從他列出的標題中已可看出問題的所在。他說:『1- 4號:對西羅馬帝國的警告與打擊。第5- 6號:對東羅馬和土耳其帝國的警告與打擊。』在他所寫的另一文中,則說:『其中的第一號到第四號都是對逼迫上帝子民的西羅馬的打擊,第五號是對東羅馬的打擊,第六號是對取代東羅馬的土耳其帝國的打擊。』(遍覽聖經學預言(三)一眼看盡啟示錄)

  以上的說法顯然是不正確的。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應為:第一至第四號主要是論到上帝藉著各蠻族王國的手,對西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第五、第六號是論到上帝藉著回教軍隊(先是阿拉伯人,後是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同時也是對羅馬教權的部分警告性刑罰。

 

第七號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吹響的?

  解釋聖經真道和預言,都必須完全以聖經爲根據,以預言之靈的教訓爲指導。所謂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完全是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錯誤解釋,因當時傳道人誤以為但8:14預言是指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因此認為第七號也將於1844年開始吹響。本會早期的個別領袖和傳道人由於七號的解釋基本上是接受了復臨運動時代的解釋,因此將第七號於1844年開始吹響的錯誤觀點也一同接受了下來。但後來本會早已有人詳細解釋,作出有力的改正,相信第七號應當是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本會中很多人也接受了這種觀點。只是現在仍有個別少數人,不注重研究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只注重過去名人效應的影響,仍然固執堅持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耳的已過時的錯誤解釋,和本會早期名人的一時的錯誤解釋。

  懷愛倫所特別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啟示錄》中對七印七號和其它許多預言的解釋,幾乎都是完全正確的。中國1951年出版的本會神學院教授林思翰和姜從光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一書,也都是繼承和發揚了烏利亞-史密斯著作中的正確解釋,並也改正了其中的個別缺點和錯誤(註:作者林思翰是美國人Sydny Henton Lindt1922年來中國傳道,並任神學院教授,書中引用的許多英文註釋資料都是由他選遍採用的)。例如書中特別提到:烏利亞-史密斯解釋但十一章末段的北方王是土耳其,南方王是埃及。懷雅各牧師曾寫論文指出這是錯誤解釋,末了的北方王應是羅馬,不是土耳其。又如第七號是什麽時候開始吹響的?復臨運動時代誤以爲基督將于1844年復臨,因此認爲第七號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烏利亞-史密斯也采用了這一說法。林思翰和姜從光已在書中改正了這一錯說法,認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隨後有七災傾降。過去認爲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所根據的經文是:『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他殿中現出他的約櫃。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啓11:19)。林思翰,姜從光在書中對此經文作了更精確的解釋:『啓11:19的記載說:「天上的殿開了。」這是指著一八四四年開了天上至聖所的門,這門開了就無人能關,直到查案審判完結之時(啓3:7.15:5)。……查案審判完結的時候,也就是恩典時期完結的時候,那時救主出離至聖所,「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引者按:這就是第七號中的七大災難中的第七災)』(《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7-188頁)。書中也更確切地解釋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啓11:15)基督必須先得國,然後復臨到世上(路19:12)。祂現在是祭司,是我們的中保,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時,基督就要得著權柄,榮耀,國度(但7:13-14)。』又說:『基督在查案審判完結時,就實行得著國度,祂脫去祭司的衣服,穿上王的衣服,從天降臨,接選民升天同掌王權。一千年以後要再和得救的人,降到地上,在新天新地掌王權直到永遠。』(《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6頁)。以上解釋是很正確的,試問,1844年到現在『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了嗎?顯然還沒有。直到現在,撒但仍是『世界的王』(約14:30)。『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一5:19)。我們人類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甚至『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現在基督仍然在父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仍不斷用自己的寶血為我們贖罪和代求,並不斷藉著聖靈的大能和聖經的真道,不斷應化我們信而悔改,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作上帝的兒女。必須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救贖大工完成,恩門關閉之後,基督才脫去祭司衣服,穿上萬王之王復仇王袍,降下七災,刑罰末後的巴比倫迫害上帝子民的權勢,並於基督復臨時毀滅他們,並囚禁撒但,同時拯救上帝子民回天家,世上的國才能初步成了上帝的國。一千年後基督再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並掌王權直到永遠。

  在查案審判結束後,基督復臨之前,上帝還要降下七大灾,刑罰巴比倫的權勢和惡人,並於基督復臨時毀滅一切惡人。正如第七號中所宣告:『外邦發怒(原文是邦國已經發怒,特別指在巴比倫權勢操縱下對上帝餘民的迫害),你的忿怒也臨到了(指七大灾難和基督復臨時對罪人的毀滅);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指對惡人的定罪審判)。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指基督復臨時被提升天,得蒙獎賞)。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指七災和主復臨時的毀滅)。』(啓11:18)。正如書中所說:『查案審判完結的時候,也就是恩典時期完結的時候;那時救主出離至聖所,「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一章188頁)。

  啓示錄十章七節也早已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福音的奧秘完成後才開始吹響的。正如經文中所說:『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原文是正要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正如上帝所傳給他僕人衆先知的佳音。』(啓10:7)。林思翰和姜從光在書中也是這樣解釋的:『「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原文爲正要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上帝的奧秘乃是福音,……上帝的福音完成在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號的那些日子(引者按:此處明確指出上帝福音的完成,也就是指查案審判結束,得救的上帝子民都已接受了上帝的印記,是完成在這第七位天使正要吹號,也即還未吹號的那些日子,究竟是什麽意思呢。……試問上帝曾在什麽地方指示先知這個福音的成全之時呢?答道,是在但以理八章十四節,這一節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所以二千三百年完滿的時候,(即西曆一八四四年耶穌就興起潔淨天上聖所的工夫。祂的工作就由聖所轉入了至聖所而開始了查案的審判。若查出他的子民中有什麽人仍在罪孽堙A祂就從生命册上塗抹那個人的名字。上帝奧秘的事,就是這樣成全的。因爲主行完那個潔淨聖所之工,就是查案審判完結,耶穌脫去中保的衣服,穿上王的衣服那時救恩的時期已經過去了。地上也不再傳福音,(摩8:11-12聖靈也不再在地上感動人心。(創6:3因爲到那時啓22:11的命令就要發出,凡尚未蒙救恩的人(引者按:這句話說得或翻譯得不夠確切,應為:凡尚未得蒙拯救升天的人),蒙主迎接上升的時候就快到了。‘正如上帝所傳給他僕人來先知的佳音。’……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號將要發聲的時候(引者按:這一句造說得很明確,福音的工作的完成,是在第七位天使吹號將要發聲,也即還未發聲的時候)。至於第七號筒中所包括的完全教訓,乃是在啓11:15-19,中所要說明的引者按:也就是上面所已引証的詳細解釋)。』(《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第十章161-163頁)

  可嘆王敬之同道在日前『啟示錄第七號解釋在中國教會的傳承、變異和恢復』新寫的一文中,仍不顧事實地無理堅持,胡說中國教會從開始以來都一直認為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時開始吹響的,只有路光牧師一人的解釋,認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尤其使人難以理解的,我早在2019216就將上述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中》一書中的上述資料和解釋,在電郵信信件中全部傳送給他看,可是他仍然對上述正確的解釋視而不見。卻從此書中斷章取義地找出一句話,仍曲解為第七號是從1844年開始吹響的。他所引用的一句話是:『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 (林思翰姜从光著《启示录之研究》,第130面,1952年版)。但在這一句話的上面,還有一段話他卻不引証:『頭六個號筒的時期,乃是仍在恩典的時期中,雖然有時上帝的義怒臨到違背真理的人,但在上帝的義怒中,卻含著上帝的恩典和蔥愛。』這一段話說得很明確,『頭六個號筒的時期,乃是仍在恩典的時期中,』那就說明第七號號筒不是在恩典典時期中。因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開始吹響的。正如接下去所說:『但到了第七位天使吹号时,其中有一个时期要来到,那时恩典的门要关闭,七大灾难要降到世界之上,罪人就要喝上帝杯中大怒的酒,这酒斟在杯中纯一不杂。』這一段話也有可能翻譯得不夠確切,也有可能英文的原意是:『但有一個時期要來到,當第七位天使吹號時,那時恩典的門要關閉,……』因為本書主要作者林思翰教授是美國人,雖然1922年來中國,寫作中文方面仍會有些困難,甚至從作者的序言中隱略可見,在寫作過程中很可能有人幫助翻譯成中文。書中引用了很多英文資料,都是需要翻譯成中文的。姜從光教授是中國人,英文較差,寫作時可能會參考當時的中文本《啟示錄句解》。但不論怎樣,敬之同道將這句話作出這樣錯誤的解釋,會造成和上述書中多處明確的解釋互相矛盾。

    總之我們中國老一輩的傳道人和信徒都將本會1951年出版的本會神學院教授林思翰和姜從光牧師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中的解釋,視爲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事實上也如此,這本書是繼承和發揚了懷愛倫得蒙啓示屢次公開推薦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啓示錄》中的正確解釋。因此我們中國老一輩的和較年長的傳道人和信徒,凡仔細研謮過此書的,大多數都一直相信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

  聽說王敬之1994年才信主受浸,成為本教會信徒。對以上情況毫無所知,對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和隨後本會出版的《聖道闡微》也從未仔細研讀過。當時看到一本英文的《家庭讀經手冊》Bible Reading for the Home Circle,如獲至寶,以為這是代表本教會最正確最完備的基本信仰要道。聽說他1994年信主受浸後,1995年就怱忙離開中國。出國後將這一本《家庭讀經手冊》改名為《聖經研究入門》後來曾在福音中國網站上大為讚揚,公開推廣,前後約二十多年。其實這是屬於本會早期學校中的聖經老師所編寫的《家庭讀經手冊》,其中有201個主題,近4000個問題解答。絕大部分問題,都是以一個經文作為回答,並沒有加以解釋。只有少數問題的回答,略加註解。單靠這本《家庭讀經手冊》,不可能真正透徹明白本會的聖經基本要道和但啟預言。又由於這本手冊中包含了復臨運動時代已過時的對但啟預言的一些錯誤解釋觀點,例如認為但以理八章小角除掉常獻的祭,是指羅馬教皇除掉羅馬帝國。又認為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直到現在還一直影響了他,使他在解釋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時出現許多錯誤。可惜他後來2010年在美國星期日教會神學院讀宣教學博士學位時,當然也不可能認真研究,透徹明白本會純正的聖經要道和但啟預言。此後又受到了本會艾伯特-崔耶博士(Alberto R. Treiyer)偏瀲觀點的錯誤影響。崔耶博士是反對本會近三十多年來新出現的新神學的錯謬信仰解釋觀點的,並重視維護預言之靈教訓的,這是很好的。但可惜他對啟示錄預言中上帝的七灵,二十四位长老,启四章五章等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對啟十七章大淫婦所騎的獸和七頭的解釋也是錯誤的,毫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真實根據,實際上是和聖經與預言之靈教訓相矛盾的,也是偏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的。

  可惜王敬之同工現在雖然在泰國南亞太分會工作,但他對本會重要的聖經真道和但以理啓示錄預言,從來沒有經過深入全面透徹的研究,從他過去約二十幾年來,特別是在福音中國網站上不斷高舉和推薦他所編譯的《聖經研究入門》,實爲《家庭讀經手册》Bible Reading for the Home Circle,就可見一般。因人們總是將自己認爲最重要的聖經要道,不斷在網上推廣給大家。其實這本早期《家庭讀經手冊》只是給本會信徒讀經時查考經文章節用的,不可能使人深入研究,透徹明白,正確理解所有聖經真道和但啟預言的。又可惜他後來又受到了個別本會神學博士的偏激錯誤觀點的影響,以致從過去到現在不斷在利用網站和現在的微信平台,散佈他的錯誤解經觀點,在一般沒有信仰根基的信徒中造成信仰的混亂和困惑。

  例如他過去許多年來在福音中國網站上早就不斷強調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現在在微信平台上也是如此宣講,更是無限上網,胡亂批判正確宣講第七號在查案審判結束之時才開始吹響的人,以致在信徒中造成了信仰的混亂。例如過去有人在網上跟著他說甚麽第七號已經吹響了,是一八四四年開始吹響的。於是就進一步胡亂解釋啓11:17-18中的幾件大事都是1844年以後發生的大事,其中『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也是指查案審判中對已死信徒的審判。還有一個受生命之光派影響的人也跟著胡亂解釋說,第七號的災禍是指1844年到救恩的門關閉之前的所謂『上帝對全世界的審判』。其實這段時間中正是對信徒的查案審判,並無所謂對全界的審判。再說對信徒的查案審判主要是決定歷代來對得救聖徒的人選和他們各自的獎賞,並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呼召他們信而悔改,成為上帝得救的選民,其間並沒有第七號所宣告的最後災禍。直到現在還有人跟著他將1844年後的某些人間一般的災難,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也包括在第七號中,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認為第七號是對末段巴比倫罪惡權勢的空前刑罰和毀滅(七災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當時我曾在2012327曾寫了三篇短文:一,第七號筒甚麽時候開始吹響?二,對第七號筒應有的正確解釋。三,第七位天使吹號的詳細解釋。你們可以在路光網站上(七)聖經專題研討九十五題中的第六十二題中看到這些內容。

    可惜,他直到現在仍大肆宣講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而且我發現他本人思想已嚴重混亂了。他說什麼『(61990年代中後期,受將來派的影響,中國出現第七號偏離傳統的新解釋,將第七號的起始點,從1844年查案審判的開始,推延到查案審判結束。』(王敬之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這完全是在胡說,偽造歷史。中國本會早在1951年出版的本會神學院教授林思翰和姜從光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一書中,早就明確指出第七號是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之後才開始吹響的。而且中國本會大部分的傳道人和信徒都對此深信不疑。而且路光的《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但以理研究與默想》雖然是一九九五年開始正式出版的,但這二本書的初稿早在一九六十到七十年代就已完成了,並且在一九八七年後,這二本書中的預言就已在本會東亞委員會的廣播電台『亞洲佳音』後又改稱為『希望之聲』中廣播了多年。至於他所說的『1990年代中後期,受將來派的影響,……』看來他的思想混亂了。將來派,過去派都是指羅馬天主教所編造出來的對但啟預言的二派錯誤解釋,原是用來對抗宗教改革家對但啟預言的正確解釋,被稱為歷史預言派。我還從未聽說過本會對預言的解釋也有將來派或過去派之分。

  他在文中還說什麼:『(7這種改變第七號的起始時間的解釋,更改了本會重要的聖所信息,改變了第七號的性質,使第七號只具有無恩典的懲罰,……。』(王敬之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對七號的傳統解釋)。看來他自己還根本不明白什麼是本會的聖所信息,希望他虛心看看路光的《但以理研究與默想》或《聖道專題研究》中最後預言的信息部分第十題『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中的詳細解釋罷。其實『改變了第七號的性質』,想要使第七號成為有『恩典的懲罰』的,正是他自己。其實,第七號是空前的最後大災禍,首先包括了七大災難,直到基督復臨時的毀滅。這時查案審判已經結束,恩門已經關閉。這是上帝純一不雜的忿怒,完全是為了刑罰惡人,而不是要使他們悔改。因他們已經永遠不可能悔改了。本會的傳統解釋都是這樣解釋的。烏利亞-史密斯所著的《但以理和啓示錄》是這樣解釋的。中國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啓示錄之研究》也是這樣解釋的。我的書中的解釋和他們完全相同。擅改本會傳統解釋的正是他自己。他在另一文中還說:『七號的打擊都不是毀滅性的,而是教訓性的,也是寄希望給這些惡者,促使他們悔改。』(王敬之遍覽聖經學預言(三)一眼看盡啟示錄)。可見他根本就不瞭解第七號的刑罰內容(七災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

 

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都明確指出

第七號是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

  由於七號中後三號中的刑罰和灾禍更爲可怕,於是出現了飛鷹的警告:『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幷聽見他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啓8:13)。第七號又是七號中最後三大災禍中最後一個空前嚴重的災禍,正如預言中所說:『第二樣灾禍過去,第三樣灾禍快到了。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在上帝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昔在今在的主上帝全能者阿,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外邦發怒,你的忿怒也臨到了,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隨後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啓11:14-19)。

  首先要注意:『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試想:1844年到現在『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了嗎?顯然還沒有。直到現在,撒但仍是『世界的王』(約14:30)。『全世界都臥在那惡者的手下。』(約一5:19)。我們人類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甚至『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12:12)。現在基督仍然在父上帝面前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仍不斷用自己的寶血為我們贖罪和代求,並不斷藉著聖靈的大能和聖經的真道,不斷應化我們信而悔改,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作上帝的兒女。必須等到查案審判結束,救贖大工完成,恩門關閉之後,基督才脫去祭司衣服,穿上萬王之王復仇王袍,降下七災,刑罰末後的巴比倫迫害上帝子民的權勢,並於基督復臨時毀滅他們,並囚禁撒但於無底坑,同時拯救上帝子民回天家,世上的國才能初步成了上帝的國。一千年後基督還要帶領眾聖徒和眾天使,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並掌王權直到永遠(啓21-22章)

    同時需要正確明白第七號的空前灾禍是指什麽說的,所有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都公認:第七號是對以小角爲首的巴比倫教會權勢的空前刑罰,包括七大灾難,四風大刮,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正如以上經文中所說的。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都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福音大工告成,恩門關閉之後開始吹響的。

從以上第七號吹響後發生的事件和情況來看,第七號決不可能在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時吹響,而必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那時查案審判結束,救贖大工告成,恩典的門關閉後,基督要脫去大祭司的衣服,穿上萬王之王的王袍,基督已從父上帝『得了榮耀、國度、權柄』,將要以萬王之王的身份準備復臨(但7:14.19:12-15。正如基督在查案審判結束後自己所作的宣告:『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爲義的,叫他仍舊爲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啓22:11。基督首先要傾降七災,放任四風,刑罰以小角爲首的三合一巴比倫教會和追隨她的惡人,接著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駕雲降臨,殺滅所有罪人,幷拯救一切義人,進入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太26:64.24:30-31.14:1-3),一千年後再第三次降臨,聖城也要永遠建立在重新創造的新天新地上(啓21-22章)。

  第七號吹響後的其他四件大事,也顯然都是指恩門關閉以後發生的事:『外邦發怒(按原文和英文都是過去式,應譯爲:邦國已經發怒,特別指巴比倫教會利用各邦國對上帝餘民的空前迫害),你的忿怒也臨到了(明顯是指七大灾難,見啓15:1,和基督復臨時對所有罪人的毀滅,見啟6:15-17);審判死人的時候也到了(這是指基督復臨,聖徒被提升天后對所有滅亡罪人的定罪審判,參林前6:2-3.20:4-6);你的僕人衆先知和衆聖徒,凡敬畏你名的人,連大帶小得賞賜的時候也到了(指基督復臨,聖徒被提升天,和天父上帝,救主基督,並眾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的喜樂和榮耀)。你敗壞那些敗壞世界之人的時候也就到了指藉著七災四風和基督復臨時的榮光毀滅,對巴比倫的敗壞)。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指1844年基督進入至聖所,開始進行查案審判);隨後(指查案審判結束後,第七號開始吹響,將有七灾傾降,刑罰惡人,比較啓16:17),有閃電、聲音、雷轟、地震、大雹(指七灾傾降,啓16:18。』(啓11:14-19

  這和啓示錄十五章五節六節論到七災開始傾降的時間和說法相同: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指1844年基督進入至聖所開始查案審判)。幷且,或譯爲隨後(希臘原文有此字Kai,和上面經文中相同,也可譯爲:隨後,指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細麻衣;有古卷是寶石),胸間束著金帶。要開始傾降七災。

  這和啓示錄十章七節論到第七位天使開始吹號的時間也相同:『但在第七位天使吹號發聲的時候(原文和英文是正將吹號發聲的時候)上帝的奧秘就成全了(指福音的奧秘成全了,也即查案審判、潔淨聖所、救恩的工作完成了,得救的人數滿足了,主榮耀的國度即將實現了),正如上帝所傳給祂僕人衆先知的佳音。』(啟10:7.參弗3:3-11)。

 

預言之靈教訓對此預言中大事的解釋

    懷愛倫對這幾件大事也早有清楚解釋:『184915,安息聖日開始時,我們在康因岩石山和貝爾頓弟兄的家庭一同從事祈禱,聖靈降在我們身上。我在異象中被提到至聖所,我在那堿搢鴙C穌仍在爲以色列人(指基督徒)代求。在祂的衣服底下垂著一個鈴鐺,一個石榴,一個鈴鐺,一個石榴。我看到耶穌不會離開至聖所,直到每個人的案件都已作出或者得救或者滅亡的决定;並且上帝的忿怒不可能來到,直到耶穌在至聖所中完成了祂的工作,脫下祂祭司的服裝,穿上報仇的衣服,於是耶穌要從聖父和人中間離開,上帝不再保持緘默,却要向那些拒絕祂真理的人傾降祂的忿怒。我看到邦國的忿怒,上帝的忿怒,和審判死人的時間,是明顯分開的,一件事跟著另一件事。米迦勒還沒有站起來,並且那從未有過的艱難時日也尚未開始。邦國現在正在發怒,但當我們的大祭司在聖所塈髡角F祂的工作之時,祂將要站起來,穿上報仇的衣服,於是末了的七災要降下來。……』

    『我看到四位天使要執掌四方的風,直到耶穌在聖所中完成祂的工作,然後末了的七災要降下來。……』(懷愛倫生活見聞錄原文116-117頁)

    若要詳細瞭解七號筒的預言解釋和奇妙應驗,請參看《啓示錄研究與默想》第2529題。路光寫於2019,2,21.修訂增補於2,28.3,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