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給某牧師和本會同道的封信

 

某牧師在著作中,網頁上,和信件中,不斷傳出一些講論,有些內容很好,有些却嚴重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造成基本信仰上的混亂。我曾寫信給他和部分本會同道們,現也將此信發表於此,希望能澄清謬誤,維護聖經真道。願主使我們在聖經的真道上能進一步同歸於一,使我們能在主不斷因信稱義,靠主成聖,彼此相愛,合而爲一,愛主愛人,領受聖靈晚雨,不斷盡到服務行善救靈的責任,歡然迎見主的聖面!

 

某牧師和本會同工同道:你們好!

  我看了某牧師發給大家的附文,我要再次對某牧師作以下勸:

 

(一)再論不要打內戰關於西2:16-17的解釋

  在西2:16-17的解釋方面,有人勸某牧師不要打內戰是很有道理的,而應聯合一致反對外面的錯解釋。我也已多次勸你,可惜你未聽。安息日的真理在聖經中穩如泰山,是不可能動搖的。至於西2:16-17不過是屬於個別疑難經節的更好解釋問題。由於我們現在無法確知當時使徒保羅寫這一句經文的具體背景,以致於現在解釋上出現不同看法,也是可以理解的。事實上本會對此節經文的傳統解釋,認為此處的安息日是指節期的安息日,是很有說服力的,很多人都已欣然接受這解釋。如果有些人堅持認為此處的安息日是指第七日的安息日,那麼你的解釋也是很有說服力的,正可以幫助這些人來消除誤解。這二種解釋的真理原則相同,目的相同,雖然解釋方法不同,但不需要為此不斷爭論。可以同時並存,一致對外。至於外教會有些人將此處的安息日,強解為紀念上帝創造大工的第七日的安息日『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卻是基督』,而妄圖加以廢棄,這才是嚴重的道,是應當破除的。

  但可惜你不聽勸告,仍不斷劇烈反對本會傳統的解釋,非要將它打倒在地不可。聖經中明明提到有二種安息日,一種是第七日的安息日,一種是節期的安息日。所謂節期的安息日是指猶太人好幾個宗教節期的第一日和末一日,都要像安息日那樣遵守,停止工作,舉行聖會,故稱之爲節期的安息日。節期的安息日共有七個。利未記廿三章詳細介紹了這些節期的安息日,幷說『這(些)是在耶和華的安息日(指第七日的安息日)以外。』23:38,23,32,39.原文。你卻比反對安息日者更言過其實,不顧經文明訓,斷然否定聖經中有節期的安息日。其實,聖經中明確提到:『七月初一,你們要守為聖安息日』『七月初十是贖罪日,…你們要遵守這日為聖安息日,並要刻苦己心。從這月初九日晚上到次日晚上要守為安息日(這裡肯定不是指第七日的安息日)。』23:24,27-32

你也像反對安息日者一樣武斷認為:西2:16-17中提到的安息日一定是指第七日的安息日,其實也不一定。經文中說:『所以不拘在食原文爲吃eating),或飲(原文爲喝drinking),或關於節期(單數),或月朔(單數),或安息日(複數)上,都不可讓人論斷你們(按原文論斷也可譯爲决定或規定),這些原是後事的影兒,那形體却是基督。』西2:16-17根據原文重譯。此處經文中保羅特意用單數的節期,單數的月朔,又特意用複數的安息日,極有可能是特指節期的安息日。你說根據舊約聖經中七處提到獻祭,素祭,奠祭的經文,斷定此處的安息日必是指第七日的安息日。但此處經文中並沒有提到獻祭,也未明顯提到素祭和奠祭,甚至外教會那些反對安息日者也特別反對你,說你是在強解聖經,並一再強調說,西2:16-17經文並沒有提到獻祭的事,和獻祭的事無關。可見,你要將經文中的『食或飲』解釋為素祭或奠祭,又要引伸出經文中沒有提到的祭,叫別人接受你的解釋也很不容易。你的解釋並不比本會傳統的解釋更有說服力。我說這些話是很客觀的,希望你能謙虛些,不要以為你自己的解釋一定是正確的,是在尋求真理亮光的;更不可胡亂指責本會許多人堅持傳統的解釋都是錯誤的,都是故步自封的。假如你真能將本會的傳統解釋打倒了,你也不要想自己的解釋能站立得住。本會很多守安息日的人都不願意接受你的解釋,何況外教會反對安息日的人。你若打傷了你的弟兄,你自己也必受傷,更易被外人擊倒。反之,你若謙卑地和弟兄聯合起來,一致對外,則可無往不勝關於西2:16-17的更好解釋,參2010,6,15新版《聖道專題研究》中的最新解釋,或參路光網上此書中的最新解釋

 

(二)不要毀謗聖經和預言之靈也有錯誤

  不要固執地傳講自己道,甚至不惜毀謗預言之靈的啟示也有錯誤,聖經也有錯誤。主的使者(Messenger懷愛倫在日常言行中固然也會有無意中說錯或作錯的時候,正如使徒彼得和保羅也不例外2:11-14.21:17-36,但他們都是不斷謙卑悔改,在主追求完全,追求聖而又聖,追求更深愛神愛人的人,而且決不能因此說懷愛倫在預言之靈啟示下奉命所寫的著作,信息,和書信也有錯誤,決不能說彼得和保羅或其他使徒和先知在上帝聖靈默示下所寫的聖經也有錯誤。你說:『懷愛倫自己承認,她的著作非完全,也非無誤。』懷愛倫從未說過這樣的話,這是有人誤解或曲解了她所說的話的含義。懷愛倫在晚年時明確申明她公開出版的書籍,或刊物上公開發表的文章,或聖靈啟示下所寫的書信,都不是發表她個人的意見,而是出於主的啟示,『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後面會詳細引)。

  你說,懷愛倫也勸勉教導我們要不斷研究聖經,尋求進一步的新的真理亮光。是的,我們確實應在禱告中不斷研究聖經,不斷尋求新的真理亮光,不但要繼承,而且更要發揚本會從聖經和預言之靈所領受的純正信仰要道和三天便使信息,不斷在主娷鷒o成聖,聖而又聖日益愛主愛人,彼此相愛,合而為一,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在聖經的真道上進一步同歸於一,領受晚雨澆灌,將天國福音和三天使信息迅速傳遍天下,得勝末後空前考驗,直到迎見主帶著千千萬萬天使駕雲榮臨!

但所謂尋求新的真理亮光不是叫我們去否定過去我們從聖經中,從預言之靈的啟示中已經獲得的真理亮光,不是叫我們去否定和改變本會的先賢們共同藉著懇切禱告,殷切經,並獲得預言之靈印的基本信仰要道和三天使信息,更不是叫我們去批評預言之靈啟示的著述中的所謂『錯誤』,甚至批評聖經真理啟示和教訓的中的所謂『錯誤』。我們不可偏面和歪曲引用聖經的教訓,也不可偏面和歪曲引用預言之靈的教訓。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符合自己觀點的,就說是正確的;凡不符合自己看法的,就說是錯誤的。

有些人所謂本會本會的基本信仰和三天使信息也在不斷改變和改正的說法,是完全沒有根據的一派胡言。在公元2004年,華安聯會和港澳區會從總會聖經研究所請來了四位神學家,為本地的所有傳道人舉行一次聖經研習會。其中有一位年長的神學家基哈特.樸範德(Gerhard Pfandl)對聖經和神學有很深研究,他一開始就作了一個專題神學報告:『復臨信徒當前的神學思潮(Current trends in Adventist Theology)』。他說本會的神學思想,在過去一百幾十年來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最近二三十年來出現了分歧,特別是自從1980年美國太平洋大學神學教授戴斯莫.福特,因反對1844年開始潔淨聖所,查案審判的真道(認為信徒信就稱義得救,不需要經過查案審判,污蔑查案審判的真道使信徒失去了得救的保和內心的平安)而被總會解職以來,受他影響的學生至今仍在教會中,現在出現的神學思想已分成四派:一派是自由放任神學;一派是所謂福音派,只講偏面的福音,不講三天使信息;一派是觀點變得偏的自稱傳統的老派;一派是正統的主流派(堅持本會的二十八條基本信仰和預言之靈著作)。除主流派是正確的外,其他三派都是錯誤混亂的。再說,誰能代表本會最正確的基本信仰要道和三天使信息呢?本會絕大部分傳道人和信徒公認,只有預言之靈的著述才能代表本會的最純正的信仰。其他任何人所傳所寫,若和聖經並預言之靈著述相背,只能代表他們自己。由樸範德的報告中也可看出本會現在已進入信仰的大搖動時期(看言精選第一輯大搖動的異),正如預言之靈所示,上帝已容許異端道在一定程度上進入本會(看第二聖經的奧中殷勤查經的呼召一段),為要加速煉淨和準備好上帝的餘民,接受晚雨沛降,完成最後服務行善,傳道救靈使命迎見基督復臨。

我真的很為你憂慮,你有些聖經要道寫得很好,但卻又不時傳出一些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標新立異的錯誤道理。例如你最近寫文章說上帝創世後到洪水前的時代是不可能不下雨的,若不下雨就必天乾地裂,莊稼枯萎,人們不能生存。你好像不相信上帝的大能,不用靠下雨,也可使伊甸園內外,樹木花草遍地叢生。你還自以為是地批評懷愛倫在『先祖和先知』中所說洪水前從未下過雨是錯誤的。其實這正是經中的啟示,洪水後第一次出現虹,上帝以此為記號,和挪亞全家立約,叫他們看到以後下雨時不要害怕,上帝保以後不再用洪水毀滅世界了。假若真像你所武斷的,洪水前肯定會下雨並常有虹出現,那麼虹就不能作為保不用洪水毀滅世界的記號了。雖然在創世後洪水前,『耶和華上帝還沒有降雨在地上,…但有霧氣從地上騰,滋潤遍地。』2:1-6。當時氣候遠勝於今天,你也不相信。

  你還曾長篇大論想要証明天國中也有婚姻生活:今生美滿的婚姻也可帶到天國去,今生沒有美滿婚姻的將來也可重獲美滿的婚姻,生兒養女。今生沒有結婚的或天國中生養的男女孩子,也都可以和喜愛的異性結婚。深感你嚴重曲解了主耶穌的極其明顯的教訓(包括太可路的教訓),也解了以賽亞書中的有爭議的(存有不同看法的)不明顯的教訓,並不顧啟示錄和別處經文中的大量重大啟示。根據馬太福音記載,主耶穌明確回答說:『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22:23-30。馬可福音的記載也相同:『人從死裡復活,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12:25。但你竟斷然批評說:這是馬太和馬可記錯了主的話,將主的話漏記了幾了個字,路加卻補上了。其實,使徒馬太是親耳聽到主耶穌說話的第一手見人,馬可也是從使徒彼得聽到主耶穌教訓的人,又怎麼可能將主耶穌這樣重要的教訓都記錯了呢?更重要的是我們相信,四福音的記述不是單靠門徒的記憶,而更有聖靈的光照和啟示。正如主耶穌早就賜下應許和保說:『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14:26。使徒保羅也作見說:『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

再說,路加的記述和馬太馬可的記載基本的意思也是完全相同的。可以相信馬太馬可的記述倒是主耶穌所說的原話,路加記述的卻是將主耶穌所說的話,稍為加上一點體會解釋,使希臘有名位的提阿非羅大人更易領會明白。可以說都是在聖靈的感動下,前者是記述主耶穌所說的原話,後者是記述主耶穌話語中的含意,使外人更易理解。路加的記述是這樣的:『耶穌說:「這世界的人有娶有嫁;惟有算為配得那世界,與從死裡復活的人也不娶也不嫁;因為他們不能再死,和天使一樣;既是復活的人,就為上帝的兒子。』20:34-36

至於你提出賽65:23的話,想作為天國中還會生養兒女的証明,是明顯錯誤的。我查看了希伯來原文。原文的含意和中文聖經的譯意基本相同:『他們必徒然勞碌,所生産的也不遭災害。』根據希伯來原文和英文雙解字典,按原文逐字的翻譯應爲:『他們必徒然勞碌,也不爲所生産的擔驚受怕。』They shall not labor in vain, nor bring forth for terror.)。因在當時以色列人背道而受外邦人欺壓的時候,每到莊稼成熟的時候,他們就擔驚受怕,常生活在恐怖之中,因爲敵人會隨時過來,搶收他們的莊稼;甚至更嚴重的有時趕盡殺絕,霸佔他們的住屋。因此上帝安慰應許他們說,將來在新天新地中:『他們建造的,別人不得住;他們栽種的,別人不得吃。因為我民的日子必像樹木的日子,我選民親手勞碌得來的必長久享用。他們必不徒然勞碌,也不爲所生産的擔驚受怕。因為都是蒙耶和華賜福的後裔,他們的子孫也是如此。』(賽65:22-23)。有些現代語的英文聖經譯爲『生產兒女』(bring forth children)是錯誤的。因現代其他好些教會,尤其將來派觀點的人,都誤以爲千禧年中地上還有以色列國和綿羊國,還會生兒養女等等。其實,原文中並沒有兒女一詞,是現代翻譯聖經的人自己加上去的。在忠於原文的King James欽定本英文聖經中也沒有兒女一詞。『生産』一字原文為yalad,意爲bring forth,查字典可見生產,産生,發表等意。(若要詳細瞭解以賽亞書中和其他更多的解釋,可看路光網站『領受晚雨迎主來』一書中的『天國中沒有婚姻一文』)

而且你也拒不接受懷愛倫在書中的解釋:『今天有些人表示相信,在將來的新天地上仍會有婚姻和生養的事,但那些相信聖經的人不能接受這種說法。在新天地上還會生孩子的說教,並沒有「預言中明確的話語」為依據。基督的教訓極其明確,不可能有任何誤會。這些教訓應當永遠解決新天地上有無婚姻和生養的疑問。無論是從死復活的人,或不嘗死味變化的人,都不會結婚,或被賜予婚姻。他們將要成為上帝的天使,成為皇家的一員。』(Medical Ministry醫藥佈道,原文99頁)

此外,你還寫過其他一些錯的道理,例如你說啟示錄中的十四萬四千人都是以列人中的十二歲以下的男孩子。這是啟示錄的將來派解釋法才可能想得出的錯誤解釋,你怎麼也會提出這種怪異的解釋。可見你對『善惡之爭』中預言之靈的啟示是何等的輕視。

記得許多年前,你還寫過一本稿件想要出版,說主耶穌不是本來就有的,是後來從天父上帝所生出來的一部分,被稱為上帝的獨生子,要比天父地位低一等。你認爲只有天父上帝是自有永有的全能的獨一真神,主耶穌自己不是自有永有的上帝,只是上帝的兒子,或稱為子上帝,聖靈也是後來從上帝本體出來的。當時正好是交由我審稿,因此我還向你指出了這些錯誤說法。想不到你現在仍堅持這些否定基督具有完全的神性的錯誤論述。其實,舊約聖經中不斷提到的『耶和華(意即自有永,無始無終的)上帝(希伯來原文用複數式的上帝)』有時明顯是指主耶穌說的,例如在始祖犯罪墮落後來伊甸園中尋找他們的『耶和華上帝』3:8,化成人的樣子向亞伯拉罕顯現的『耶和華』上帝(創18章),在西乃山上宣佈十誡的『耶和華』上帝(出19-20章),都顯然是基督說的。舊約聖經中的耶和上帝很少是單指天父上帝說的,更多的時候是指三位一體上帝整體說的。有一次還奇妙地提到:『現在主耶和華差遣我(耶和華)和祂的靈同來。』48:12-16。聖經中也明確論到主耶穌說:『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他的肩頭上,他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9:6。新約聖經中也明確宣告主耶穌『就是上帝』1:1-3,『我與父原為一』10:30,本是『同等的』(腓2:6。聖經中也稱聖靈是上帝5:3-4。你卻還要曲解聖經。預言之靈著述中也不斷明確指出主耶穌是自有永有的真神上帝,和天父原為一,本是同等的,聖靈也是上帝,你也不相信。

前不久你還就新約和舊約的解釋,重新提出了辯論。你以懷愛倫『先祖與先知』中律法和諸約一章和本會的解釋爲一方,你以自己的解釋爲另一方。顯然你認爲自己的解釋比預言之靈著述的解釋還要正確。你否定聖經中有二種約:新約和舊約;你說新舊二約只是指二種贖罪方法,舊約是指在聖所中以牛羊的血贖罪,新約是指以主的寶血贖罪。其實你若仔細讀下來8:8-12經文,就可看出你這種解釋的錯誤。你也拒不接受懷愛倫在書中對新舊二約的正確解釋。

聖經是我們一切真理信仰和屬靈經驗的權威的根據,標準,和試金石,是完全正確,毫無錯誤的。預言之靈的啟示也已通過聖經的檢驗,証明是來自『耶穌的見』,是完全真實可信的。你若不完全相信聖經和預言之靈的啟示,符合你觀點的就接受,不符合你看法的就否定,是很危險的,遲早必受到邪靈道的迷惑。事實上你現在已經多少受了迷惑。

  我們所以這樣重視懷愛倫的著作,是因為她的著作能幫助我們更加重視、愛慕、明白和信從聖經,而絕不是要代替或等同於聖經。她本人也一直高舉聖經是我們一切信仰和經驗的最有權威性的根據和標準,並不斷教導我們深入查考研究聖經,多多默想上帝的聖言。凡仔細讀過懷愛倫著作的信徒,都會比一般基督徒更加重視、切慕、研讀、和信從聖經。我們也相信懷愛倫是主所重用的一位先知,實際上她的工作比先知更廣泛。經上說:『上帝在教會所設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師,…』又說:『不要藐視先知的講論,但要凡事察驗,善美的要持守。』林前12:28.帖前5:20-21.參徒8:8-10

懷愛倫自己論到她的著作說:『懷師母並非這些書的創作人。它們乃是上帝在懷師母畢生中,所賜於她的指示。這些書籍當中,包含許多寶貴和安慰人心的真光,是上帝憑的仁慈,賜給他忠心僕人的恩物,再轉而賜給世人。這真光要藉這些書卷光照男女的內心,引領他們歸向救主。主指定這些書籍要遍佈全世界。其中的真理要讓接受的人生發生命之力。它們是上帝無聲的見者。許多人以切慕真理的心情加以閱讀,並因閱讀而得以明白基督救贖的功效,進而信靠他的能力。為此人們受保守自己的心靈,以便歸主為聖,並以一種期望的心情,等候救贖主的復臨,以迎接他所愛的子民回天家。在未來,這些書籍要繼續講解福音,使之淺白,並引領多人走上救贖的道路。』(1903120日評論與通訊,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一日)。

另一處又說:『我清楚地知道,我們要在那早期所賜予我們真理的亮光與信仰上扎根。那時,錯誤的道理接二連三地出現,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傳道士和醫生,也不斷帶進新的道理。我們多方禱告,極力查考聖經,期待聖靈將真理帶給我們。有時我們整夜誠心查考聖經,並懇切尋求上帝的引領。一群懇摯,獻身的男女,爲同一目標聚集禱告。上帝的靈便臨到我,使我能毫無錯誤的辨別真理和假道。當我們信仰的據點一一如此確定以後,我們便立足於穩固的根基上。在聖靈的啓示下,我們一點一滴的彙聚了真理。我一見異,便會得著問題的解答。我曾蒙啓示,看見有關天上的事物和聖所的影像,使我們得以在清晰與分明的真光照射下,立穩我們的脚步。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上帝從未否定的話語。人可能一再推薦他們新的計策,仇敵更將施行詭計以引誘人離棄真理,但凡是相信上帝藉著懷姊妹的宣講,並藉著她傳達信息的人,將免受那將在末世出現的誘惑。』(懷氏文稿七六○號第22,23面,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七日)。

又說:『我在報刊上所寫的論題,沒有一項是僅發表我個人的意見。這些都是上帝在異中所啟示給我的──是從上帝寶座所發的寶貴亮光而來的。』(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

又說:『當我去科羅拉多省的時候,我非常關懷你,以致我在身體很軟弱的時候,還會寫下好多的話,以便你在年會中可以宣讀。在半夜以後三點鐘之時,我軟弱發顫地起來,寫信給你。那是上帝藉著瓦器說話。你也許說,這不過是一封信罷了。不錯,這是一封信,然而卻是出於上帝聖靈的感動,把所顯示給我的事,陳明在你的面前。在我所寫的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見證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傳述給你。』(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

懷愛倫也早就預言說:『撒但最後的欺騙,乃是企圖使上帝聖靈的證言歸於無效。「沒有異,民就放肆。」(箴29:18)撒但要以不同精巧的方式活動著,並利用不同的媒介,動搖上帝餘民對真實證言的信念。』(1SM 48, 1890

仇敵已經作了他狡詐的努力,來動搖我們自己的百姓對於「證言」的信心這恰好與撒但所謀劃的一樣。那些一直在爲百姓不注意上帝之靈的「證言」中的警告和責備而預備道路的人,他們要看到各種錯誤的思潮要涌入生活中。』(3SM 83, 1890

撒但的計劃是要削弱上帝子民對於「證言」的信心。下一步緊接著就是懷疑我們信仰的各要點,即我們的立場的支柱,然後就是懷疑聖經,最後墜入毀滅。當一度相信過的「證言」被懷疑和放棄時,撒但知道那些受騙者不會停在這;他再加倍努力,直到發動他們公開叛變,變得不可救藥,以滅亡告終。』(4T 211)。(路光寫於201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