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真假福音對話幾乎全是編造出來的謊言

──不可作假見證抵擋純正全備的福音

(路光寫於2012,5,29,最新修訂補充於2016,3,31)

 

2012年有一位遠方的姐妹聽到『生命之光』派的傳道人的一篇講道錄音『真假福音對話』,感到內容很有問題,就寄給我一聽。我一直不知道是誰的講道錄音,因我從來沒有和人作過這樣的對話。現在又有人寄來此篇錄音講道。我聽後感到確實大有問題,我要作四點說明:

(一)所謂對話幾乎全是他編造出來的,我從未和人作過這樣的對話。他所引用批評我的話,幾乎都是我從來沒有說過的,或是被他歪曲變樣的。我過去六十年來一直指出基督教有些人所傳的虛假的福音,宣講一信就稱義,一信就得救,連悔改認罪的要求也不講,甚至宣講一次相信永遠得救,或一次得救永遠得救;認爲信徒得永生和信主後行爲好壞無關,和靠主離罪成聖無關。認爲行爲只會影響賞賜和冠冕,不會影響得永生。近二十幾年來我也不斷指出新神學所傳的類似謬道,幷且只講虛假的因信稱義,不講靠主成聖,因他們不相信人能在基督塈馴離罪成聖。想不到他却顛倒黑白,將我所批判的這些錯誤說法套在我的頭上。

 

(二)他完全歪曲了我幾十年來在書籍文字中和講台上,以及在路光網站中一直不斷所傳講的純正全備的福音,也就是聖經和懷愛倫著作中一直在傳講的純正全備的福音:福音不但帶來了主的寶血功勞,能不斷赦免我們一切信而悔改的罪(也即不斷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且帶來了主的聖靈大能,能不斷使我們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也即不斷使我們因信成義)。事實上羅馬書三四五章主要是講因信稱義,六七八章主要是講因信成義。任何人聽過我講論,或看過我的文字書籍,或看過路光網站上的許多有關教訓(如救恩,蒙恩得救和作成得救的工夫,重生,在基督堛齯j成人,一次相信永遠得救有無聖經的根據,全備的福音),就知道他是在胡說。他完全是在作假見證毀謗我所傳的聖經真道。我很長時間一直不知道這是誰的講道錄音,甚至懷疑是另一人所為,直到後來有人明確告訴我後,我還難以置信。因我一直稱他是一位受錯誤道理影響的愛主的傳道人,也曾和他有一次短暫的會面和交談,但根本沒有上述那樣的對話。我也曾長期不斷地將我寫的論文寄發給他的郵箱,例如:我對生命之光一書的看法(姜炳國的講道集《生命之光》一二三冊),生命之光一書中對稱義和成義的偏激錯誤看法,將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混為一談,又將稱義、聖化、完全成義分成三階段的所謂聖所道理的錯誤,新神學只講因信稱義不講靠主成聖的偏面虛假的福音,他們卻只講靠主成聖,忽略了因信稱義,實是誤解了因信稱義,聖經中的純正全備的福音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二大恩典,對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全面深入正確理解,我也不斷指出懷愛倫著作中的因信基督而有的義,或因信而有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二方面的含義,不應錯誤地翻譯為因信稱義,造成人們認識上的混亂,以及其他的一些聖經要道內容……,希望和他深入研討,對他有所幫助。但他卻從來不給我回信,不願和我作任何研討,也不存著愛心幫助我,指出和改正他所認為我的錯誤道理。想不到他卻在我背後,在他們的聚會講道中,公開曲解批判我所傳的聖經真道,還在網上公開發表編造出來的『真假福音對話』。看來他根本沒有虛心研讀我寄給他的許多聖經真道,在並不完全瞭解我的看法前,就迫不急待地對我亂加批判。我雖然直到現在仍相信他是一位熱心的傳道人,但卻不能不指出他是公然作假見証,抵毀我所傳的聖經中的純正福音。看來這是因為派性鬥爭盲目了他的心眼,也是生命之光派攻擊,毀謗,分裂本會的活動和作風影響了他。我發現生命之光派的傳道人,甚至信徒,都自以為是上帝末後真正的餘民,並不斷以偏蓋全,不符事實地批判本會背道了,墮落了,不傳現代真理了。希望他有一天能真正醒悟,公開改正自己的錯誤。  

 

(三)我在寄給他們的材料中不斷明確指出:國外新神學觀點者,宣講一信就稱義,一信就得救,甚至連悔改認罪的前提要求也不講;或是有意將悔改的含義也改變了,說甚麽承認自己是當死的罪人,就是悔改了,根本不提『悔改包含著爲罪痛心並離開罪的意思。』(《喜樂的泉源》第三章悔改第二段)。這實際上是一種虛假的因信稱義。凡只講信,不講悔改認罪,求告主名的,都是假的信心,死的信心,是不能使人稱義得救的(可1:14-15.10:13-14.約一1:9.2:20-26)。而且,他們只講因信稱義,不講靠主成聖,或是有意將成聖的標準降低,因他們根本不相信人能在基督媢L聖潔無罪的生活。因此他們都是偏面引用懷愛倫著述中有關因信稱義的教訓,並將懷訓中因信基督而有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也都當作因信稱義去理解。在他們的宣講中,福音就是因信稱義,因信稱義就是福音。其實,福音不但是指主寶血赦罪的功勞,能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也是指聖靈的大能,能使我們因信成義。

生命之光派等雖然也反對新神學的上述錯誤教訓,只强調因信稱義,不宣講靠主成聖;但可惜他們却矯枉過正,只强調靠主成聖,而忽略了因信稱義。實際上是不明白因信稱義。因他們也像新神學一樣,認為因信稱義就是福音,福音就是因信成義。但爲了反對新神學只講因信稱義,不講靠主成聖的嚴重錯誤,於是他們就將因信稱義的定義擴大化了,將因信成義,靠主成聖,也包括在因信稱義的定義中了;認爲因信稱義包括赦罪稱義和成聖成義二三個階段,將因信稱義解釋成和因信成義同樣的意思和同一件事,甚至認爲必須要完全成聖成義了,才能真正稱義。結果是趨於另一極端,強調了靠主成聖,失去了因信稱義。因他們一直不明白靠主寶血功勞得永生的真道。他們不明白十字架上信而悔改的强盜和使徒保羅,都同樣是要完全靠賴主寶血赦罪稱義的功勞,才能得永生進天國的。當然,要靠主寶血功勞的,必須痛悔認罪,不但懇求主赦免自己的罪惡,而也要懇求主恩助自己完全離罪成聖。所不同的是:十字架上悔改的强盜是剛剛走上離罪成聖的道路,使徒保羅在離罪成聖的道路上,却已達到極高的境界。因此他們將來在天國堛獐賞大小也顯然是不同的(詳見我2011年所寫的《真假福音和矯枉過正》一文)

他們也不明白聖經中所教導的,罪人能在天父上帝和救主耶穌無限的洪恩大愛的感動下,立即信而悔改,被主的寶血赦免洗淨,被主的聖靈重生,立即獲得屬靈新生命,成爲上帝所愛的兒女(約3:15,16,18.1:12)。例如稅吏長撒該的悔改就是一個明顯的例證,他想要看看耶穌,有一天他果真看到了耶穌,他的心靈被主的無限大愛所感動,而立即徹底悔改。他在衆人面前對主耶穌說:『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給窮人;我若訛詐了誰,就還他四倍。』我們看到撒該在聖靈感動下的悔改是多麽深切,多麽徹底!連主耶穌都深受激動,歡樂地宣告說:『今天救恩到了這家,因爲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人子來,爲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路19:8,9-10)。主耶穌在此實是向猶太人宣告:你們不可再將他看作罪人,他在上帝面已不再是罪人,而是上帝所愛的兒子,『因爲他也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他的一切罪,都已蒙主赦免了,他的心靈也已被聖靈潔淨、更新、重生了,他已獲得屬靈新生命,成爲上帝所愛的兒子了(約1:12-13)。如果撒該在這時立即死去,他也必能得永生進天國,就如十字架上的强盜,臨死前在主無限大愛感動下,信而悔改,徹底痛悔,懇求主的赦免和拯救,而立即得蒙主的饒恕和永生的應許一樣。主對他說:『我今日實在告訴你,你將要同我在樂園(實即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堣F。』(路23:43按原文原意重新翻譯,因原文無標點符號,是後人加上去的,幷且加錯了位置)。當然,如果他還活著,他還要不斷禱告祈求,學習聖經真道;他還要隨時不斷,每天不斷,終身不斷求靠主寶血的功勞,赦免洗淨他心靈意念,言語行爲中的一切罪(也即不斷因信稱義),並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使他的思念言行能完全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也即不斷因信成義)。當他這樣不斷在主堸l求完全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不斷服務行善,傳道救靈時,他的心靈中必滿有主的平安和喜樂(約15:9-10.20-21)。他若隨時在主埵w睡,他也必能得永生進天國。

可惜,生命之光派傳道人却不明白上述純正全備的福音,也就是主的救恩的真道。他們竟然還要荒謬地誤用懷愛倫的名義說,我們現在末後所傳的永遠的福音和路德馬丁所傳的福音不同,和衛斯理約翰所傳的福音也不同,比他們的要求更高。可嘆,他竟然不明白全部聖經中只有一個福音,就是懷愛倫在《喜樂的泉源》《歷代的願望》和所有著作中所不斷傳揚的!也就是懷愛倫在《善恶之争》一書中所不斷肯定的馬丁路德和衛斯理約翰所傳揚的同一個福音!如果真有另一個福音,那就是假的福音!正如使徒保羅在加拉太書1:8中所嚴厲告誡的:『但無論是我們,是天上來的使者,若傳福音給你們,與我們所傳給你們的不同,他就應當被咒詛。』保羅在羅馬書中已清楚闡明了福音的二大功效,或說二大恩典:一,福音為我們帶來了主寶血贖罪的功勞,能赦免我們違背上帝律法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詳見羅馬書三四五章)。二,福音也為我們帶來了主的聖靈大能,能使我們遵守上帝的律法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行(詳見羅馬書六七八章)。這實際上也就是路德馬丁和衛斯理約翰等所有宗教改革家所傳的福音。懷愛倫說:『衛斯理回到英國,在摩拉維亞教派的一個傳教士的教導之下,更加清楚地明白了《聖經》中的信仰。他看出,必須放棄一切依靠自己行爲得救的心理,而完全依靠那“除去世人罪孽”的“上帝的羔羊。”在倫敦摩拉維亞教會的一次聚會中,有人宣讀路德的一篇講章,叙述上帝的靈在信徒心中所施行的改變。衛斯理聽了,心中就燃起了信心,他說:“我覺得心中火熱,我覺得自己確已完全靠基督得救;上帝也給我憑據,祂已除去我的罪,幷救我脫離罪和死的律了。”……他一建立了在基督堛澈H心,於是就心中火熱,渴欲到各處去傳播上帝白白賜恩的榮耀福音。……衛斯理終身宣傳他所領受的偉大真理──因信基督贖罪的血而稱義,幷因聖靈在人心中所運行更新的能力,而使生活結出與基督榜樣相符的果子。』『衛斯理聲稱律法和福音是完全協調的。“所以在律法和福音之間可以看出一種最密切的關係。……比如,律法要我們愛上帝,愛我們的鄰舍,幷要謙卑,溫柔而聖潔。我們覺得自己對於這些美德大有缺乏;是的。‘在人這是不能的;’但我們看明上帝已經應許把這愛賜給我們,使我們可以成爲謙卑,溫柔,聖潔;於是我們持定這個福音,持定這些大喜的信息;這一切便要按著我們的信心爲我們成全了;而且‘律法的義’就藉著在基督耶穌堛澈H心‘成就在我們……身上。’……”』『這樣,衛斯理宣講上帝恩惠的福音時,也像他的主一樣,設法“使律法爲大,爲尊。”他忠心地完成了上帝所交付給他的工作,同時,上帝所讓他看到的結果是光榮的。當他漫長的八十餘年──游行布道的時間達半個世紀以上──的一生結束的時候,他的門人竟有五十余萬之多。至於那些借著他的工作而從罪惡的敗亡和墮落之中被提拔起來過一種更高尚更純潔之生活的人,以及那些因了他的訓教而得到更深刻更豐富之經驗的人,其數目的多少非到得贖之人完全聚集到上帝國的時候,是無法知道的。他的人生給予每個基督徒一個極寶貴的教訓。惟願基督這個僕人的信心、謙卑、不倦的熱誠、自我犧牲和虔誠,能在今日的教會中反映出來!』(《善惡之爭》第十四章真理在英國的進展)

上述生命之光傳道人接著又說,我們末後的福音要求更高,信徒必須要等到完全成聖成義,不會再有任何一點罪,從此不再需要悔改後,他的罪才能被塗抹,才能得永生進天國!正如他們的領袖姜炳國牧師所教導的:『晚雨聖靈與上帝的印記是一樣的。』(《生命之光》第一册十九165頁)。『然後上帝就賜下晚雨聖靈,把這些人的品格固定住,這就是上帝的印記,這就是罪的塗抹。』(第一册十三126頁)。這豈不是又一種靠行爲得救的謬道嗎?聖徒的罪在查案審判時所以能被塗抹,所以能得永生進天國,完全是靠主寶血贖罪的功勞,而不是靠自己的完全成聖成義。因我們自己在主堜狾瑼爾q,並不能赦免我們的罪,而且我們各人靠主所行的義,在主面前也永遠顯得不夠。豈不知即使我們心靈意念,言語行為中沒有明顯的罪,也還可能有隱而未顯的過犯;豈不知我們愛主愛人的心不够也是罪,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工作有任何缺欠也是罪;豈不知基督徒是活到老悔改到老,悔改的深度無止境,追求完全像天父,效法主耶穌的完美榜樣無止境,心靈品格的成聖,完全和愛主愛人的程度無止境;豈不知成聖是我們時時、天天和終身不斷在主堛v死自我,順從基督的結果!

《生命之光》第二冊十二章,如何勝過罪惡,145頁上說:人受試探時,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心裡『感受到了罪的衝動』時,這還不算是罪,只有私慾懷了胎,生出罪來,才算是罪。這說法是不夠完全,不夠正確的。心靈意念中有了罪的衝動也是罪,因為他的心靈已經開始有一點被罪所玷污。最完全的得勝,應時時、天天、終身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治死我們一切肉體的情慾和犯罪的傾向,以致能在試探面前不動心,不被私慾(原文就是情慾)牽引誘惑。也正如主禱文所教導我們的:『不叫我們陷入(或譯進入)試探!』如果我們的心靈有了軟弱,有了罪的衝動,就當立即求主的寶血赦免洗淨,求主的聖靈大能潔淨成聖。

啟示錄中十四萬四千人所以能作到『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14:5),一方面是由於他們時時不斷住在主堙A時時不斷求靠聖靈大能的恩助。他們若有一時疏忽儆醒禱告,就必會顯出自己的軟弱和虧欠。就如摩西曾被上帝稱讚『是在我全家盡忠的。……』並且經上說:『摩西為人極其謙和,勝過世上的眾人。』(民12:3)。但想不到後來一時疏忽依靠主,在以色列人的無理吵鬧下,又發了一次脾氣,一連二次擊打何烈磐石出水,以致不能進迦南。當然摩西事後不斷痛悔,不但立即得蒙上帝的赦免,而且從此摩西變得更加謙卑柔和了。上帝也是何等愛他,使他死後迅即從死奡_活,被提到天上的迦南美地,就是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上帝和基督的寶座並千千萬萬天使的所在!(猶9.17:3)。十四萬人也同樣如此。十四萬四千人所以能作到『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同時另一方面也是由於他們隨時不斷求靠主寶血功勞的洗淨。正如啟示錄中論到他們所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啟7:14)。換一句話說,他們所以能夠作到沒有瑕疵,是由於他們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功勞而因信稱義,並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而因信成義,或說靠主成聖。當查案審判結束,恩門關閉後,他們會得蒙主大能的保守,繼續不斷處在因信稱義,靠主成聖的狀態中,直到主來(啟22:11-12)。其實,不但末後十四萬四千人要不斷處在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的狀態中,而歷代聖徒的情況也是如此。正如使徒彼得所勸勉:『親愛的弟兄啊,你們既盼望這些事,就當殷勤,使自己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安然見主。』(彼後3:14)。所謂『沒有玷污』也就是完全聖潔無罪的意思,因我們思想意念中若有任何一點罪,心靈就立即被罪所玷污,言語行為中若有任何一點罪,品格就立即被玷污。所謂『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和『沒有瑕疪』的意思相同。信徒怎樣能作到這一點?也就是要隨時每天終身不斷藉著聖經教訓的光照,求靠主寶血贖罪的功勞而因信稱義,並隨時每天終身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也即不斷因信成義,直到生命的終止,直到主來!

 

(四)他所辯護和傳講的生命之光的聖所的道理,是完全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他們說:『稱義的經歷是在聖所的外院;聖化的經驗是在聖所,完全的成義是在至聖所。』又說:在聖所聖化過程中,『他們心堶惘A次犯罪跌倒後退的時候該怎麽辦呢?(例如姜炳國自己舉例提到,有一次他和妻子看望信徒,出來後責怪他妻子說話太多,妻子就很生氣,回家後不理睬他,他後來就反省悔改,與妻子和好)』『那就是回到外院獻祭。……再次經歷死而重生的贖罪祭的經驗。……就要悔改,再次重生,然後立刻重新進入聖所。』因『聖所堶惇O沒有爲了饒恕罪而設立的祭壇和獻祭的。』又說:『我們在聖所堶惆姜t化的道路的過程中,也許會數十次、數百次地在聖所堶惟M外面進進出出。但是要記住,在聖所媔i進出出的次數越多,我們的良心會變得越來越遲鈍。』(錄自他們網上聖所的制度一文,後發現姜炳國的生命之光一書中同樣是這樣說的)

這些將稱義和成聖分階段的說法是非常錯誤的。主耶穌在外院(代表世界)中,祭壇(十字架)上,爲我們流血捨命完成贖罪大功,第三天從死奡_活後,又以新約大祭司的身份,將自己所流的寶血帶到天上真聖所中,天天不斷在上帝面前爲我們贖罪和代求。怎麽能說在天上聖所中沒有贖罪祭呢?使徒約翰勸勉我們說:『我小子們哪,我將這些話寫給你們,是要叫你們不犯罪。若有人犯罪,在父那塈畯怞酗@位中保,就是那義者耶穌基督。他爲我們的罪作了挽回祭,不是單爲我們的罪,也是爲普天下人的罪。』又說:『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2:1-2. 1:9)。使徒保羅也同樣勉勵我們說:『因我們的大祭司幷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又說:『凡靠著他進到上帝面前的人,他都能拯救到底;因爲他是長遠活著,替他們祈求。』(來4:15-16. 7:25)。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講述本會聖所的要道時,也明確教導我們:主耶穌復活升天後即以我們新約大祭司的身份,進入天上聖所中,天天不斷用祂的寶血功勞在上帝面前爲我們贖罪和代求。『到2300日(公元1844年)』時,又爲我們進入天上的至聖所中在上帝寶座前,開始進行潔淨聖所的查案審判工作;但同時也仍然作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時時不斷爲我們贖罪和代求。主耶穌不但以祂的寶血功勞使我們不斷獲得赦罪稱義,而也以祂的聖靈大能不斷使我們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不斷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又以祂的聖言真道不斷喂養我們的靈命,潔淨我們的心靈,建造我們基督化的品格,使我們能不斷健康成長,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生命之光 派不講這些重要的屬天的聖所道理,却去講這些在外院和聖所之間『進進出出』和多次重生的錯誤道理,連重生和在基督堛齯j成人的真道也不明白,或說連蒙恩得救和作成得救的工夫的真道也不明白。

聖經中清楚教導我們:罪人是能立即信而悔改,被主寶血洗淨,被聖靈重生,而獲得屬靈新生命的(約3:3-15);但重生後的幼小生命還須要不斷在基督堸楛d成長,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弗4:11-14)。懷愛倫在《喜樂的泉源》前面七章中,詳細講述了罪人被上帝的大愛所感動,信靠基督的救恩,而悔改認罪,被聖靈重生的經驗。在後面六章中又詳細講述了重生後幼小屬靈生命,怎樣在基督堸楛d成長,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正如懷愛倫在第八章一開頭承前啓後地教導我們說:『我們成爲上帝的兒女,原是憑著內心的改革,聖經稱之爲重生,又如農夫撒的好種子,發牙生長,那末新悔改歸向基督的人,乃是「像才生的嬰孩」,在基督耶穌堶捱朮央u長進」,以至成人。(彼前2:2;弗4:15)』(《喜樂的泉源》第八章首段)。

或者換一說法:罪人是可以立即信而悔改,求告主名,蒙恩得救的(可1:15.10:13);但蒙恩得救後,還要不斷在基督堨肸瓻堻y,作成得救的工夫。正如使徒保羅的教導:『親愛的弟兄,你們既是常順服的,不但我在你們那堙A就是我如今不在你們那堙A更是順服的,就當恐懼戰兢作成自己得救的工夫。因爲你們立志行事都是上帝在你們心媢B行,爲要成就他的美意。』(腓2:12-13)。所謂作成得救工夫的意思,也就是要將我們起初信而悔改,蒙恩得救的經驗,不斷保持和加深下去;或者換一說法,也就是要使我們重生後的幼小屬靈生命,不斷在基督堸楛d成長,以致能長大成人,甚至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爲甚麽要恐懼戰兢呢?我們所以要恐懼戰兢,並不是因爲怕上帝離棄我們,而却是怕我們自己被罪迷惑,心堶韏w,離棄上帝。爲甚麽要作成自己得救的工夫呢?也就是爲了防止自己被罪迷惑,心堶韏w,離棄上帝。因爲已經因信蒙恩得救的人,還有失去信心、失去主救恩的可能;已經重生而獲得屬靈生命的人,他的屬靈生命也仍有病衰、死亡的危險。正如保羅所指出:『弟兄們,你們要謹慎,免得你們中間或有人存著不信的噁心,把永生上帝離棄了。總要趁著還有今日天天彼此相勸,免得你們中間有人被罪迷惑,心奡N剛硬了。我們若將起初確實的信心堅持到底,就在基督埵野髐F。』(來3:12-14.15:1-6)。我們怎樣才能作成得救的功夫呢?有五件事必須經常不斷努力去實行的:不斷禱告,勤讀聖經,不斷在主媥a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不斷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在路光的《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中,也有『重生』『在基督堛齯j成人』『蒙恩得救和作成得救的工夫』三個專題,詳細講解了這些聖經真道。

其實,我們上帝子民今生都是在外院中(預表地上)生活爲人,但我們藉著禱告,讀經,和默想,都可和主親親密交往;我們因著信都可以不斷住在主堙A主也不斷住在我們堶情C我們在主埵]信稱義,靠主成聖的經驗,都要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保持和加深的。生命之光將稱義的經驗和成聖的經驗機械地分成二或三個階段是完全錯誤的。其實,稱義和成聖的經驗是緊密相連,不可分割的。因爲凡真正因信稱義的,也必然是不斷靠主成聖的。人若不肯追求完全成聖成義,也就等於有罪不肯悔改,那麽主也不會赦免他的罪,稱他爲義了。在一個人真正信而悔改的經驗中,就已經包含了因信稱義(即求主赦免我們的罪)和因信成義(即求主使我們離罪成聖)的經驗。因此,我們基督徒是須要隨時、每天、終身不斷地求靠主寶血的功勞而得蒙赦罪稱義(也即不斷因信稱義),幷隨時、每天、終身不斷地求靠聖靈的大能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也即不斷因信成義)。要知道基督徒是活到老,悔改到老的。悔改的深度是沒有止境的,成義成聖、愛主愛人的程度也是沒有止境的。每一個真實重生的基督徒一生中不斷因信稱義,不斷靠主成聖,愛主愛人,追求完全像天父,也即完全像主耶穌,最終在主埵w睡時或主來時,在心靈品格上所能達到的完全的程度,也都是不相同的。

 

怎樣在主堸l求完全成聖成義?

我們基督徒在靠主追求成義成聖的道路上,首先要學會靠主『脫離』肉體的轄制,『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羅7:14-25.12:1)。要學會靠聖靈得勝、征服、治死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加5:16,24-25. 6:8),靠聖靈治死自己犯罪的傾向或說罪性(羅8:7-9,13.5:24. 6:14. 2:20)。經上也說:『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加5:24)。當然,這不是一次治死就永遠治死,而是要在主堙y天天死』(林前15:31原文)。我們也要靠主保守自己的心靈意念完全聖潔無罪,並一心愛主愛人,不斷盡到服務行善救靈的責任。隨時隨地若有任何一點罪影響到我們的心靈,就要立即求主寶血洗淨,求主聖靈根除。主的救恩是大有能力的,必能幫助我們作到這一步。

然而即使我們已能作到這一步,我們心靈意念中已沒有明顯的罪,但也不等於我們已經完全成義成聖了。我們還要天天求主使我們更成聖,更謙卑柔和,更琱[忍耐,又有恩慈,更愛主愛人。我們在愛心上是永遠虧欠於主的。我們要天天在主堸l求更完全,也求主赦免我們不夠完全的罪。其實我們的心靈越是親主近主,越是感受到主無限的大愛和榮美的聖德,我們越是得到更多的聖靈和真理的光照,我們也越是會感到自己的軟弱,虧欠,不足,和罪愆,我們也就會在主的面前不斷更深切地謙卑悔改,懇求赦免(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因信成義)。我們也要在主堣斷離罪成聖,聖而又聖。

聖經上也教導我們說:『要止住作惡,學習行善。』(賽1:16-17)。可見,凡明顯罪惡的事是要首先立即止住的。但學習行善,卻是終身不斷的事,是要活到老,學到老,不斷進步的。聖經上也教導我們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又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6:8

因此,我們聖徒在世是需要不斷謙卑悔改,求主赦免,靠主成聖的,也即需要不斷因信稱義,不斷因信成義的。我們需要時時不斷、終身不斷地依靠主寶血的功勞而因信稱義,也需要時時不斷、終身不斷地靠主聖靈的大能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我們要在主堣攳q不斷地追求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太5:48),也就是要靠主的靈日益不斷地默想和效法主耶穌,『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3:18)。直到在主埵w睡,直到迎見主來!

使徒保羅也是這樣以身作則地教導我們的。他雖然在靈性品格上已達到很高的境地,他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A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舍己。』(加2:20)。又說:『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但同時他也謙卑地教導我們說:『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藉基督,並且得以在祂堶情A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上帝而來的義;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或者我也得以從死奡_活。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要我得的(小字)。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堭q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所以我們中間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腓3:8-15)。

 

懷愛倫的重要寶貴教導

懷愛倫教導我們說:『人何時自稱自己已經聖潔,他們便是提供一個足够憑據,證明他們離開聖潔的實情還很遙遠。他們看不出自己的弱點與缺乏。他們認爲自己是反照著基督的形象,全是因自己對祂沒有真正的認識。他們與他們救主之間的距離越大,則在自己的眼中看來,他們越加顯爲公義的。』(成聖的人生第1章第7頁)

懷愛倫又教導我們說:『成聖幷不是一時、一刻、一天的工作,而是一生的工作。這也不是得自感情的一時煥發奔放,而是經常向罪死、經常爲基督而活的結果。……只要我們一息尚存,就决無停息之處,决無一處是我們可以抵達而敢于侈言:我已經完全達到了。原來成聖乃是終身順從的結果。

衆使徒和先知中從無一人自稱是沒有罪的。凡曾過著與上帝最親近之生活的人,凡寧願犧牲性命而不肯故意犯一件錯行的人,凡曾蒙上帝賦以神聖亮光與能力的人,都承認他們的本性是有罪的。他們既不靠肉體,也不聲稱自己爲義,而完全仰賴基督的義。

凡仰望基督的人都必如此。我們愈益就近耶穌,就愈益辨識他聖德的純潔,愈益看出罪的非常邪僻,我們也就愈益不想高抬自己了。心靈就必不斷地渴慕上帝,也必作經常、懇切,而痛心的認罪,幷在他面前自卑己心。我們在基督徒的經驗上每前進一步,我們的悔改就必加深一步。我們應當知道惟有在基督堶情A我們才得以滿足,也當以使徒如下的自白作爲我們的自白:「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肉體之中,沒有良善。」「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羅7:18;6:14

但願職司記錄的天使寫下上帝子民作聖潔之掙扎及鬥爭的歷史;且讓天使記錄他們的祈禱和眼泪;但千萬不要從人的口中發出「我是無罪的;我是聖潔的」這種聲明而玷辱了上帝。因爲成聖之人的口决不至發出這種僭越自恃的話。』(使徒行述第55467-468頁)。

『真正成聖的意義就是完全的愛,完全的順從,完全的符合上帝的旨意。我們必須藉著順從真理而成聖歸與上帝。我們的良心必須洗淨,除去死行,事奉那永生的上帝(見來9:14)。我們固然仍未完全;但我們却有特權從自我及罪惡的纏累中打開一條出路,進到完全的地步。偉大的可能性,高尚而聖潔的成就,乃是人人力所能及的。』(使徒行述第55470-471頁)。

『當你的心靈渴慕上帝時,你必要發現基督那測不透的豐富多而又多。當你默想這些豐富時,你就必能獲得它們,也必能表顯救主犧牲的功德,他公義的保障,他智慧的豐盛,於是他的能力必要將你「沒有玷污,無可指摘」地呈獻在上帝面前(彼後3:14)。』(使徒行述第55472頁)。

 

得永生進天國都完全靠主寶血的功勞

而且我們應當明白:我們每一個聖徒將來能得永生進天國,都是要完全依靠基督寶血赦罪稱義的功勞,也就是要因信稱義,而無人敢依靠自己所行的義。因我們靠主所行的義本身並不能赦免我們的罪(羅3:23-26.8:33-34),而且我們在基督堣@生所能達到的成義成聖和完全的程度,也各有不同,若和主所行的無限榮美仁義聖德相比,更是顯出不足(腓3:7-15)。因此沒有任何一個聖潔愛主的先知、使徒和聖徒,敢依靠自己在主堜狾瑼爾q而得永生進天國。爲主英勇殉道的使徒保羅和十字架上臨死前信而悔改的强盜,所以能得永生進天國,都同樣是要完全靠賴主寶血的赦罪功勞,而因信稱義的(加2:15-16.林前4:4.3:8-11.8:33-34.提後1:15-16.9:18-19.21節)。當然他們也都是要完全信而悔改,不斷靠主追求完全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因人若不肯追求完全成聖,就等於有罪不肯悔改,那麽主也不會赦免他的罪,稱他爲義了。他們二人所不同的是十字架上悔改的强盜剛開始走上靠主成聖的道路,而保羅在靠主成聖的道路上已達到了極高的境地。因此,在查案審判臨頭時,只有不斷求靠主寶血的功勞而因信稱義,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而離罪成聖,愛主愛人的人,才能罪被塗抹(實指聖徒的罪惡記錄冊被銷毀,聖所被潔淨的意思),才能被定爲義人,才能得永生,進天國,幷也要根據各人因信成義,靠主成聖的程度,愛主愛人的心靈言行的表現而獲得各人的屬靈的榮耀獎賞(腓3:7-14)。

由於生命之光派沒有真正明白因信稱義,靠恩得救的真道,甚至對靠主成聖的理解也有偏差,造成的危害是會使信徒不能真正明白純正而全備的福音,或說救恩的真道,或遲或早會在某個時候擔心自己不能得救。例如有一位深受生命之光派道理影響的熱心愛主的義工曾寫信給我說:她相信十四萬四千人是真實數字,這樣看來最後得救人數太少了,她擔心自己主來時不能得救。又例如有人問一位加入生命之光派的愛主的姐妹說:假如基督明天就來,你能得救嗎?她回答說:我怕自己來不及準備,不能得救。十字架上强盜臨死前信而悔改,求告主名,尚且可以得永生,進天國,像她們這樣熱心愛主的願意追求的信徒義工,爲甚麽還擔心來不及準備,怕不能得救呢?是否包含了靠行爲得救的錯誤思想在內?也許她們是受到以下一段教訓的影響,《生命之光》一書中姜炳國說:『有一天起來一看報紙:在美國星期日法案已經頒布了。「啊,這怎麽辦呢?這回該來的終于來了,趕緊去翻聖經,趕緊去祈禱,趕緊做禁食禱告罷!」那時已經晚了,到這個時候準備已經是晚了,因爲我們品格的培養和形成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不可能一天之內就去完成它。……當星期日法案來臨的時候,沒有準備好的(指本會中),她們的恩典時期就過去了。』(生命之光第一册,星期日法案164-165頁)。

這種說法不但毫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根據,而且也含有靠行爲得救的錯誤思想!

其實,世上任何一個罪人,不論他的罪惡多麽嚴重,品格多麽敗壞,本性多麽墮落,只要他肯信靠主耶穌的救恩,徹底悔改承認自己一切違背上帝律法的罪(約一3:4),不但懇求主的寶血赦免他的罪,而也懇求主的聖靈大能救助他離棄他的罪,就必立即得蒙主的赦免和拯救,主的寶血必要立即洗淨赦免他一切的罪惡,主的聖靈必要立即潔淨更新重生他的心靈,使他成爲上帝所愛的兒女。主耶穌要在天父上帝面前爲他代求說:父阿,他所犯的一切罪惡都完全歸在我的身上,我所行的一切義行都完全歸在他的身上!你怎樣愛我悅納我,也求你怎樣愛他悅納他!這就是因信稱義的真正的含義!如果他在這時立即去世,他將來也必能得永生進天國,就如和主耶穌同釘十字架的强盜,臨死前被主的無限大愛所感動,而痛悔認罪,信而悔改,求告主名,而立即得蒙主的赦免和拯救一樣。這對世上每一罪人來說,真是何等激動人心的大喜的信息!

如果他還活著,繼續在世爲人,他還要天天不斷禱告讀經,天天不斷信靠主的救恩,悔改自己心靈意念言語行爲上的每一違犯上帝律法的罪,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功勞赦免自己的罪(也即不斷因信稱義),不斷求靠主的聖靈大能,使自己能守全律法,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也即不斷因信成義)。當我們時時不斷,天天不斷,終身不斷一直在主堻o樣追求時,我們的心中就必滿有主的平安或喜樂。我們就一直擁有得永生進天國的保證。即使我們剛作信徒時,由於還沒有完全學會靠主得勝,在追求離罪成聖的道路上難免時常會有軟弱過失,甚至重複痛悔同一過錯(例如發脾氣),但主决不會丟棄我們,而且極其憐愛我們,只要我們不斷到主面前來謙卑悔改,懇求赦免和救助,主必幫助我們學會完全靠主得勝。

就如偉大的使徒保羅在剛信主悔改後,由於開始時沒有學會靠主得勝,也曾有過一段同樣的痛苦掙扎的經歷。他說:『我以前沒有律法(意即不明白律法的屬靈精意和總綱時,懷愛倫也是這樣解釋的)是活著的;但是誡命來到(意即明白了誡命的屬靈精意後),罪又活了,我就死了(保羅沒有悔改前曾自以為「就律法上的義說,我是無可指摘的」見腓3:6,因他自以為從小就守全了律法的條文和字句。但現在明白了誡命的屬靈精意後,他深感自己肉體的軟弱,無力遵守上帝的律法)。……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但我是屬乎肉體的,是已經賣給罪了。因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願意的,我並不做;我所恨惡的,我倒去做。……我也知道在我裡頭,就是我肉體之中,沒有良善。因為,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故此,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做;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做(不是指違背律法條文和字句的罪惡,而是指違背律法屬靈精意和二大總綱的罪)。……因為按著我裡面的意思(原文作裡面的人,是指重生後的屬靈新生命,保羅書信中共有三次將屬靈的生命稱為堶悸漱H,參弗3:16心裡的力量原文也是裡面的人,林後4:16外體原文是外面的人,內心原文是裡面的人),我是喜歡上帝的律(原文是律法);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但不久之後,保羅很快學會了完全靠主得勝。他接著說『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羅7: 9,14-15,18-19,22-24,25)。他後來甚至作出這樣靠主得勝的見證:『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又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A幷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爲我舍己。』(加2:20)。在另一封書信中又說:『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0-21)。

再說我們基督徒在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的道路上也是沒有止境的,在主無限大愛的激勵下,我們每個人都切需隨時不斷、每天不斷、終身不斷求靠主寶血的功勞和聖靈的大能,謙卑悔改,不斷因信稱義,不斷靠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不斷效法主耶穌的完美無瑕榜樣,直到生命的終止,直到主再來。當我們這樣在主堣斷追求時,我們心靈中也必滿有主的平安和喜樂,我們必能靠著住在我們心中的基督,日漸不斷『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3:18),直到歡然迎見主的聖面。這對我們上帝兒女來說,真是何等激動人心的另一個大喜的喜信!(路光寫於2012,5,29.最新修訂補充於2012,6,142014,4,62016,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