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我們的罪怎樣才能被『塗抹』?

  

所謂罪惡被塗抹,實際上是指存放在天上聖所中的我們的罪惡記錄冊最後要永遠被銷毀。那麼我們的罪惡記錄怎樣才能被塗抹和銷毀呢?我們怎樣才能接受上帝的印記呢?必須等到查案審的判決臨到我們各人時,查証我們天天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功勞得蒙赦罪(也即不斷因信稱義),天天不斷求靠主的聖靈大能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主愛人,不斷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也即不斷因信成義),就有上帝的印記蓋在我們的額上(啟7:3.14:1.22:3-5),不但保証我們主來時必能得永生進天國,而且也會決定我們各人在天國中獎賞的大小。同時我們各人的『罪惡記錄冊』也要永遠被銷毀,這也就是所謂罪惡記錄永遠被塗抹的意思,這也就是天上聖所被潔淨的主要含義。當亞當夏娃和歷代以來直到末世每一個得救的上帝子民的罪惡記錄册,都被永遠銷毀時,天上的聖所也就完全被潔淨了(但8:14)。

生命之光的以下教訓是完全錯誤的:『晚雨聖靈與上帝的印記是一樣的。』(《生命之光》第一册十九165頁)。『然後上帝就賜下晚雨聖靈,把這些人的品格固定住,這就是上帝的印記,這就是罪的塗抹。』(第一册十三126頁)。這樣說法不正確。其實接受晚雨聖靈和接受上帝印記雖然有關係,却是二件事。應是先接受晚雨聖靈,以後接受上帝的印記。因接受上帝印記,罪的塗抹,和最後查案審判連在一起。至於說要等上帝餘民的『品格固定住』,罪才能被塗抹的說法,更是嚴重的錯誤,因我們的罪所以能被塗抹,完全是靠主寶血的功勞。每個上帝兒女都要終身不斷求靠主的寶血而因信稱義,終身不斷求靠主的恩助而因信成義。再說,我們的品格也不可能被固定住,因今生有生之年都是在肉身中,我們必須時時天天終身不斷求靠聖靈的大能,治死我們的肉體、罪性和自我,使我們能更深愛上帝愛人,不斷追求完全像天父,不斷效法主耶穌的完美無瑕的榜樣,永無止境!

我們必須明白:無論是十字架上臨死前信而悔改的强盜,或是偉大的使徒保羅,或是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末後十四萬四千人,我們在查案審判的判決臨到時,我們的罪惡記錄册所以能被永遠銷毀,也即罪惡記錄所以能被塗抹,所以能接受上帝的印記,所以能在主來時進天國享永生,都同樣是要完全靠賴主寶血贖罪的功勞,也即因信稱義,而不是靠我們自己在主堜狾瑼爾q。因我們在主堜狾瑼爾q並不能赦免我們的罪,况且我們所行的義和主相比總相差很遠。因此沒有任何一個先知,使徒和聖徒,敢依靠自己的義而得永生進天國。主耶穌在查案審判結束時,要站起來宣告說:『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包含稱義和成義的二層含義,首先是指因信稱義的,叫他仍舊因信稱義,其次是指因信成義的,叫他仍舊因信成義),聖潔的叫他永遠聖潔(首先是指因信稱聖的,叫他仍舊因信稱聖,其次是指靠主成聖的,叫他仍舊靠主成聖)。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22:11-12)。那時我們各人,包括十四萬四千人,一生不斷因信稱義,靠主成聖,追求完全,最終在成義成聖,愛主愛人的程度上也會有所不同,這將决定我們各人將來在天國中屬靈獎賞的大小也會有所不同。正如使徒保羅以身作則,教導我們的:『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要我得的(小字)。弟兄們,我不是以爲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堭q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所以我們中間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腓3:12-15)。

預言之靈也明確提到已經受印的上帝餘民雖然都已『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說明他們都是因信稱義的)』『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說明他們都是靠主成聖的)。』(啓7:14. 14:5)。他們也都是寧死不屈,忠心到底,堅守上帝全備誡命和其中的安息日的;但他們最後在雅各大患難中,和基督復臨時,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仍然感到『自己的軟弱和不配』,仍都絲毫不敢依靠自己的義。他們最後所以能得蒙拯救,所以能得永生進天國,都完全是靠主寶血贖罪的功勞,也就是靠因信稱義,而不是靠自己在基督堜狾瑼爾q,而且他們在最後空前火煉中也要進一步被煉成精金。正如《善惡之爭》三十九章大艱難的時期,和三十九章上帝的子民蒙拯救中,已詳述了這一切情況。以下是簡略的引証:

在雅各大患難時:『當他們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他們的希望消沉了,因為在他們的整個生活中,簡直看不出甚麼良善。他們充分認識自己的軟弱和不配。撒但要恐嚇他們,叫他們想起自己是沒有希望的,以為自己污穢的罪跡是永遠不能洗除的。他希望能破壞他們的信仰,叫他們屈從他的試探,並不再效忠上帝。

雖然上帝的子民被那些決心要毀滅他們的仇敵所圍困,但他們所感到的愁苦,還不是因爲怕爲真理受逼迫;乃是怕自己還沒有悔改一切的罪,或因自己的某一些過失而使救主的應許不能實現在他們身上。“我必在普天下人受試煉的時候,保守你免去你的試煉。”(啓3:10)。他們若能得到赦免的保證,就不怕受苦刑或死亡了;但如果他們不配作他的子民,並因自己的品格上的缺點而喪命,那麽上帝的聖名就必受到羞辱。』

『……他們也深深自責,因為他們沒有更大的力量去抗拒並阻止這罪惡的洪流。他們感到如果他們過去用盡一切才能來事奉基督,並再接再厲地向前邁進,撒但的勢力就不至於這麼猖獗地攻擊他們了。……』

『在大艱難的時期中,當上帝的子民因懼怕和痛苦而受折磨時,如果他們發現還有未曾承認的罪,他們就必站立不住,他們的信心必因絕望而消滅,他們就再沒有把握祈求上帝拯救他們了。但事實上他們雖然深覺自己不配,他們並沒有發現甚麼隱藏的罪。原來他們的罪已經「先到審判案前」被塗抹了,這時他們自己也想不起來了。……』

『那些在目前很少操練信心的人,將來最容易屈服於撒但誘惑的能力和强迫信仰的法令之下。即或他們經得起這種試煉,但他們在大艱難的時期却要被捲入更深的憂患和痛苦之中,因爲他們沒有養成信賴上帝的習慣。他們現今所忽略信心的操練,他們必須在灰心絕望的非常壓力之下從頭學起。……』

『照人的眼光看來,上帝的子民不久必要用自己的血來印證他們的見證,如同先前的殉道者一樣。他們自己也開始疑慮,耶和華已把他們交在仇敵手中了。那真是一個令人極其驚惶苦惱的時候。他們晝夜呼求上帝施行拯救。……上帝的子民也要象雅各一樣,與上帝摔跤角力。他們的臉上要表露內心的掙扎。各人面若死灰。然而他們仍是不住地懇切祈求。

如果他們能用屬天的眼光來觀察,他們就必看見成群有能力的天使在一切遵守基督忍耐之道的人四圍安營。天使懷著同情的憐憫,已經看見他們的苦難,並聽見他們的祈禱。他們正在等候他們元帥的命令去搶救他們脫離危險。但是他們還必須等候片刻。上帝的子民必須喝基督所喝的杯,並受他所受的洗。這種遲延雖然在他們是那麽痛苦難堪,卻是上帝對於他們的祈求所能作最美滿的答復。當他們竭力信靠而等候耶和華的作爲時,他們就不得不操練信心,盼望和忍耐;這些都是他們在屬靈的經驗上向來所缺少的。雖然如此,但爲選民的緣故,這艱難的時期將要縮短。“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他,他縱然爲他們忍了多時,……我告訴你們,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路18:78 末日之來臨,要比人們所想望的更快。麥子要被收割成捆,藏入上帝的倉庫;但稗子卻要象柴薪一樣捆成捆,準備投入毀滅的火中。

守望的天使忠於職責,繼續看守。雖然當局已經發出公告,規定一個期限,要把遵守誡命的人置於死地,但他們有一些仇敵不等限期來到就要設法害死他們。然而沒有一個人能越過那駐守在每一個忠心信徒身旁的大能守衛者。有的地方,惡人想要襲擊那從城市和鄉村中逃出的義人,但那舉起來擊殺他們的刀劍忽然折斷,幷墮落於地,脆弱如草。另一些義人則有天使顯出戰士的形狀來保護他們。』

『我們可愛的救主要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來援助我們。……』(善惡之爭第三十九章大艱難的時期)。

在基督復臨時:『不久之後,在東方出現一小塊黑雲,約有人的半個手掌那麽大。這就是包圍著救主的雲彩,從遠方看上去,似乎是烏黑的。上帝的子民知道這就是人子的兆頭。他們肅靜地舉目注視,那雲彩越臨近地面,便越有光輝,越有榮耀,直到它變成一片大白雲,它底下的榮耀好像烈火,其上則有立約之虹。耶穌駕雲前來,作爲一位大能的勝利者。這時祂不再是“常經憂患”的人,不再喝那羞辱和禍患的苦杯,而是天上地下的勝利者,要來審判活人與死人。祂“誠信真實”,“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幷有“在天上的衆軍”跟隨祂。(啓19:11,14)有不可勝數的大隊聖天使,歡唱天國的聖歌護送著祂。穹蒼似乎充滿了他們發光的形體,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之多。人類的筆墨無法描述這種情景,屬血氣的人也不能想像到那輝煌的場面。“祂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贊充滿大地。祂輝煌如同日光。”(哈3:3-4)當那活動的雲彩就近地面的時候,衆目都要看見生命之君。這時,祂聖潔的頭上不再爲那荊棘冠冕所污損,却有榮耀的冕旒戴在祂的額上。祂的榮顔射出比正午的太陽更眩目更明亮的光彩。“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啓19:16

在祂面前,衆人的“臉面都變青了,”那永遠絕望的恐怖要籠罩在拒絕上帝恩典之人的身上。“人心消化,雙膝相碰,”“臉都變色。”(耶30:6;2:10)。義人要戰兢說:“誰能站立得住呢?”天使的歌聲止息了,隨即有一刻可怕的沉寂。然後,主耶穌開口說:“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於是義人的容貌煥發起來,他們的心中洋溢著喜樂。當天使再臨近地面的時候,他們便以更悠揚嘹亮的聲音從新歌唱。』(善惡之爭第四十章上帝的子民蒙拯救)。(路光寫於2011,10,5.最新修訂補充於2014,3,262015,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