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看下一題

第二十一題  靈魂呼冤和主的答覆

 

     我們已經研究了第一到第四印的書卷,現在,讓我們來觀看第五印的書卷。

 

羔羊揭開第五印書卷

     『羔羊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6:9-11)。

     隨著上述第二到第四印書卷,撒但藉著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對主的聖徒和福音聖工接連進行反撲和殘害的時期之後,接著便出現第五印書卷中所謂殉道者『靈魂』呼冤的時期,實也即通過宗教改革運動,為那些被羅馬教廷所殺害的殉道者恢復名譽,並等候第六印書卷審判兆頭即將出現的時期。換句話說,第五印書卷的時期是從14世紀『宗教改革的晨星』威克里夫發起宗教改革運動時起,或是從16世紀馬丁路德開始宗教改革運動時起,到公元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夕止。

     但對本書中所謂『靈魂』呼冤的說法,我們首先須加以正確理解。這堜瓵蛂y靈魂』呼冤,只是一種比喻的說法,絕不能被謬解為人死後所謂『靈魂』還有知覺,還會呼冤等等。因為聖經中明確啟示我們:『活著的人知道必死,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他們的愛,他們的恨,他們的嫉妒,早都消滅了,在日光之下所行的一切事上,他們永不再有分了。』因此經上勸勉我們說:『凡你手所當作的事,要盡力去作,因為在你所必去的陰間(英文欽定本聖經譯為墳墓),沒有工作,沒有謀算,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傳9:5,6,10)。  

  靈感的詩人大衛論到人死後的情況也說:『他的氣一斷,就歸回塵土,他所打算的,(原文為他的思想),當日就消滅了。』(詩146:4)。另一處又說:『你收回他們(指人和動物)的氣,他們就死亡,歸回塵土。』(詩104:29)。這堛滿y氣』也可譯為『靈』,在原文中是同一個字『如阿』(詩104:22-29.傳3:19-20)。人死時,人的『氣』或說『靈』雖被上帝收回,但卻是沒有知覺的。聖經上也明確告訴我們,動物也和人有同樣的『氣息』(原文即『如阿』),說:『這個怎樣死,那個也怎樣死,氣息都是一樣,人不能強於獸。..都是出於塵土,也都歸於塵土。』所不同的是:人死時,『人的靈(原文為如阿,也可譯為氣)是往上昇,』意即被上帝收回,因人將來還是要復活受審的。獸死時,『獸的魂(原文也是如阿,應譯為氣)是下入地』,因獸死後就消失了,將來也不會復活了。(傳3:19-21)。關於人死後毫無知覺的經節還有很多,例如詩篇6:4-5. 30:9. 88:10-12. 115:17.賽38:18,19. 26:19等等。

     聖經上還告訴我們,義人死後不是立即進『樂園』得賞賜,(樂園實指天上的聖城:參林後12:1-4.啟2:7. 22:1,2);罪人死後也不是立即入『地獄』受死刑,(地獄實指千禧年後的硫磺火湖:太5:22. 25:41.啟20:7-15),而都是先要在墳墓堜弇﹛y陰間』埵w息,等候復活時醒起,接受賞罰。正如主耶穌親口指示我們的:『你們不要把這事看作希奇,時候要到,凡在墳墓堛滿A都要聽見他(主耶穌)的聲音就出來,行善的復活得生,作惡的復活定罪。』(約5:28-29)。(其他有關經文可以參看:創42:38.伯14:13.賽38:10.但12:13.詩17:15.徒2:29,34.來11:13,39-40.林前15:16-18.路14:14.賽26:19.帖前4:16-17)。

     至於聖經中的所謂『靈魂』,實際上是翻譯的錯誤。因『靈魂』本是邪教的迷信字眼,認為人死後,靈魂不死,不但仍有知覺,甚至還能顯靈和人交往。實際上所謂死人的『靈魂』向活人顯現或說話,都是出於魔鬼邪靈的假冒,為要把人網羅在無知迷信和罪惡的滅亡中。其實在聖經的原文原意中,根本就沒有過像『靈魂』這樣的迷信詞意。聖經中的所謂『靈魂』,按照它們的原文本是二個字,一個是舊約希伯來文的『尼弗希』,相當於新約希臘文的『普蘇開』,主要的意義是生命,有時指人的生命,有時指動物的生命,也可譯為人和心靈等等,因此並無不能死、不能滅的像『靈魂』這樣的迷信含意。另一個原文字是舊約希伯來文的『如阿』,相當於新約希臘文的普紐瑪,主要的意思有兩類,一類是靈、心或心靈,另一類是風、氣或氣息。由於聖經中明確指出人和動物有同樣的氣息,同樣的『如阿』,可見此字並沒有像『靈魂』這樣的迷信含義。

     有了以上這些認識後,我們就可以正確理解第五印書卷中所謂『靈魂』呼冤的象徵意了。

     『羔羊揭開第五印的時候,我看見在祭壇底下有為上帝的道並為作見證被殺之人的靈魂,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

     首先,此處殉道者的所謂『靈魂』,它的希臘原文為『普蘇開』,在中文聖經中共有44次被譯為『命』『性命』『生命』,有時指人的生命(如太2:20. 6:15),有時指動物的生命(如啟8:9.活物即有生命的物)。因此這堛漫瓵蛂y靈魂』應翻譯為生命。那麼這堛漸糽R又怎麼會在祭壇底下呼冤呢?因祭壇是獻牛羊等祭牲的地方,祭牲的血要倒在祭壇的腳下,祭牲的肉要在壇上焚燒,而殉道者也被看為好像基督一樣是獻在壇上的祭物,他們的血也被看為流在祭壇底下。又『因血埵野糽R。』(利17:11)。因此預表中,在祭壇底下有殉道者的生命向上帝呼冤。這和上帝向該隱所說:『你兄弟的血有聲音從地埵V我哀告,』是同樣的意思,都是一種象徵的說法,而不是一種真實的情況。如果是真實的情況,那麼歷代來殉道者並不都是『在祭壇底下』被殺的,再者,由於『死了的人毫無所知』,他們也是不可能呼求上帝為他們『伸流血的冤』的。

     那麼上帝為甚麼要在異象中採用這種象徵性說法呢?其中對我們究竟有甚麼寶貴的教訓呢?首先,這一幕情景告訴我們:上帝忠心子民在地上被人殺害時,縱然世上無人為他們伸冤,甚至他們自己也抱著愛仇敵的心寬恕了迫害他們的人,而不為自己呼求伸冤,反而效法他們救主的榜樣,為殺害他們的人代求說:『父阿,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路23:34)。然而他們被世人所流的血,所殺害的生命,卻要為他們呼冤,而且上帝到時也必為他們伸冤。

  再者這一幕異象也是警告惡人:不要以為他們在暗無天日的祕室中,殘酷折磨和殺害義人的罪行無人看見,無人知曉;義人的血,義人的生命也要為他們『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

     至於殉道者的血和生命為甚麼說是在祭壇底下呢?還有著進一步的教訓。在舊約時代地上聖所中,祭壇不是設立在地上聖所所預表的天上聖所中,而是設立在聖所門前的屬於地上的外院中。啟示錄後面的預言中提到,這『殿外的院子』曾給羅馬教廷『踐踏』過『四十二個月』(啟11:2),在這之前羅馬帝國也曾踐踏過它。祭壇是古時獻燔祭和贖罪祭牲的地方的,因此祭壇實際上是預表主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作多人贖價的地方。那麼殉道者的血和生命怎麼也會存在祭壇底下呢?這正說明殉道者所流的血、所捨的命,在上帝的眼中看來真是何等寶貴。上帝把他們的血和基督的血藏在一起,將它們看作具有相似的神聖性質。『有可信的話說,我們若與基督同死,也必與祂同活。我們若能忍耐,也必與祂一同作王。』(提後2:11-12.羅6:8)。啟示錄後面的異象中也提到:『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上帝之道被斬者的靈魂(按原文為普蘇開,應譯為生命),..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4)。而且,『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22:5)。

     關於祭壇底下殉道者的血和生命大聲呼冤的情景,在第五印時期開始時出現,是極有意義的。因在第二印時期中,撒但曾藉著羅馬帝國殺害了許許多多忠心聖徒,在第四印時期中,撒但更是藉著羅馬教廷殺害了無數忠心聖徒,而且這些忠心聖徒被殘害殺戮時,都曾被羅馬教『異端裁判所』誣加以種種罪名,蒙受了奇恥大辱和不白之冤。而當第五印時期開始時,羅馬教廷的殘暴統治似乎還遠未過去,於是從祭壇底下有殉道者的生命大聲喊著說:『聖潔真實的主阿,你不審判住在地上的人,給我們伸流血的冤,要到幾時呢?』

     針對上述的生命呼冤,上帝作了初步的答覆:『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6:11)

     聖經中的『白衣』,有時是指信徒在地上從主所領受的聖潔無瑕的義行,包括因信稱義(也就是寶血赦罪)和因信成義(也就是靠主成聖)兩方面。如基督勸老底嘉教會信徒向祂『買白衣穿上』,使自己『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就是屬於這種白衣。

     有時『白衣』是指信徒將來在榮耀的天國中所穿的聖潔發光的白衣,實際上是指主賜給他們的屬天聖潔的榮光,以紀念他們對罪惡、世界和撒但的得勝。正如主在啟示錄中的應許說:『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啟3:4,5)。後面又提到:『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19:7-8)

     但這堙y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卻是指恢復了許多殉道者的名譽。這是在進入第五印時期後,也就是宗教改革運動興起後才發生的事。在宗教改革運動興起前,雖有無數忠心聖徒被羅馬教會殺害,然而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他們被殺害的原因,反倒聽信了羅馬教廷的誣蔑、毀謗和謠傳,而將無數殉道者視為犯罪作惡的異教徒。但當14世紀『宗教改革的晨星』英國的威克里夫開始宗教改革運動後,由於他清楚確切地解釋了但以理七章小角等預言,有力地揭露了羅馬教廷的離道叛教,迫害聖徒的真面目;又由於15世紀捷克的宗教改革家胡斯和耶羅在羅馬教皇的殘害下英勇殉道,特別是16世紀馬丁路德等發起的歐洲各國宗教改革運動的普遍展開,羅馬教廷的面貌徹底暴露了,人們才真正看明過去被羅馬教異端裁叛所等殺害的無數所謂異教徒,實際上都是主的忠心聖徒。於是有聖潔的『白衣』賜給了他們,恢復了他們英勇殉道的忠心聖徒的名譽。

     『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因第五印時期中雖然有宗教改革運動興起,但整個時期(從14世紀起到公元1755年為止),仍然是處在羅馬教掌權迫害聖徒的一千二百年時期中。正如但以理七章預言所指出的:他『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7:25)。即1260天(啟12:6,14),也即代表1260年(結4:6.民14:34.但9:24-27)。 從公元538年開始,到1798年為止。既然當時羅馬教廷掌權迫害聖徒的時期還未過去,又加上末後還會有一些殉道的人,因此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

     主既安慰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也就是應許他們不久就要復活的。主就要再來施行賞罰,並拯救他們回天家。

  主既指示他們殉道者是有一定數目的,也就說明他們都已蒙上帝揀選,加入殉道者光榮的行例。殉道者的冠冕並非任何人都可以得到的,而是上帝為誰預備的,就賜給誰。因此上帝子民即使在最猛烈的逼迫中都無需害怕自己會殉道。若不是上帝的美意特別揀選我們,我們即使求也求不到。如果上帝美意讓我們殉道,那正說明我們已蒙主特別有福的揀選。懷愛倫講到施洗約翰殉道時,說過這樣一段話:『天上所能賜給人類的一切恩典之中,當以與基督作苦難中的同伴,算是最重大的信任和最高貴的尊榮了。化身升天的以諾,乘著火車上騰的以利亞,都不能比孤死獄中的施洗約翰更偉大,更算榮幸。「因為你們蒙恩,不但得以信服基督,並要為祂受苦。」(腓1:29)。』(服務真詮448頁)。

     現在我要講一個見証,是一位主內姐妹的經歷,使我們聽到的人都深受感動。這位姐妹在信主以前脾氣很暴躁,經常和人吵架。也喜歡和別人打牌,像入了迷一樣。但她後來悔改信了主,整個人都改變了。她改變了她的壞脾氣,不再和別人吵罵了。也不再喜歡打牌了。尤其寶貴的是這位姐妹非常愛主,渴慕主的真道,並且她明白一點,就立刻實行一點。

  其他弟兄姐妹都是在安息日和平常有聚會時到教堂堨h,但是這位姐妹幾乎每天都到教堂堨h。她到教堂後,第一件事就是幫助一位女傳道作清潔工作,把教堂打掃、整理得乾乾淨淨。完全是義務勞動,不接受任何酬勞。在作完清潔工作後,她就和女傳道坐在一起,研究聖經。她時常要把在家媗疙t經時所感到難以明白的問題提出來,請女傳道幫助解答。而每逢她的問題得到清楚的解答,或是當她看到更多的真理亮光時,她總是充滿了喜樂,常常情不自禁地說:『如果我能早一些知道這些道理,該多好!』她就是這樣如饑如渴地尋求真理的亮光和知識,並且明白了之後,就立刻去實行。以致於她的靈性進步非常快,她的品性也完全改變了。從前她是暴躁的,喜歡和別人吵架的,現在卻變得非常柔和謙卑,彬彬有禮,而且待人有愛心。她不但愛主、愛弟兄姐妹,而且也熱心於傳道救靈的工作。甚至於最後也為了主的工作,為了服事病人,為病人禱告,而被捕入獄。然而她的信心絲毫沒有動搖,她也不灰心,不難過,在監獄中仍然忠心堅守安息日和主的道。

  那是自然災害的日子,每當她未信主的丈夫,帶著女傳道、弟兄姐妹所預備的食物來探監時,她首先最關心的還是教會堛熄ЛD人和弟兄姐妹的情況,她總要詳細地問他們各人平安不平安。同時她最關心的也是她丈夫的靈性得救問題,她總要抓緊每一次機會,勸她丈夫悔改信主。而她自己為主的緣故在監獄塈唻的苦難,她卻不肯提述。後來這位姐妹在監獄中為了堅守安息日和聖經教訓,而遭受迫害,最後為主殉道。(附帶說一句,這一位姐妹的案情後來經法院復查,被宣告無罪,獲得平反)。她的愛主愛人,英勇殉道的榜樣,使眾弟兄姐妹的心靈深受感動,潛然淚下。她的丈夫和女兒後來也都熱心信主。這位姐妹將來在天國中的賞賜是大的,將有殉道者的冠冕載在她的頭上。

     當地的女傳道,主的忠心使女,曾告訴我她在被逮捕以前,曾作過二個異夢。一個異夢是看見在太湖中興起了風浪,在黑夜中烏雲密佈,但有一盞燈在太湖中始終忽隱忽現,閃閃發光,沒有被風浪吞滅。雖然一陣風浪過來,燈光暫時不見了;但隨後燈光又出現了。另一個異夢是看見有一架磅稱,又可稱體重,又可量身高。她看見有些人比她高大,上去量度後,都不合格。等到她上去量度時,她想自己一定不合格了。誰知她上去量度後,完全合格,竟被選上了。於是有人拿一件白衣給她穿上。

  我聽了這二個異夢後,感到很有意義。認為第一個夢是代表她和當地教會的靈性景況和所遭受的磨難、試煉。雖暫時遭受風浪的襲擊,但卻不致被風浪吞沒,仍能在風浪中為主閃閃發光。第二個夢是講到她個人的情況。有一些人表面看來高大,但在主面前卻被看為微小,顯得不夠分量。但這位姐妹,自己雖感到卑微不配,但在主眼中卻顯為高大,而被選中了。有一件白衣給她,我當時一直以為是指她的靈性、品格被主煉淨後,將有聖潔的白衣給她穿上,並且她將在末後聖靈晚雨沛降和聖工復興時,被主所重用(啟3:18.19:8)。以致我後來聽到她殉道的消息後,一直不肯相信是真實的,總希望是傳錯了情況。直等我聽到當地忠心女傳道的親口敘述,我才不得不相信是事實。原來我誤解了她的異夢。她的確被選上了,並也穿上了主賜給她的白衣。但不是指她在晚雨復興中被主所重用,而是指她被揀選,參加殉道者的光榮行列,將來必要在天國中穿上主所賜給她的的『白衣』(實為極大的榮光),和主同行。(參啟3:4)。

  在上帝永恆聖善的旨意中,歷代以來為主殉道的人,是有一定數目的。正如在上面異象中,論到中古時期眾多殉道的聖徒說:『於是有白衣賜給他們各人,(指恢復了他們的名譽,他們先前都以異教徒的罪名被羅馬教所處死),又有話對他們說,還要安息片時,等著一同作僕人的,和他們的弟兄,也像他們被殺,滿足了數目。』(啟6:11)。可見殉道者是有一定數目的,不會多一個,也不會少一個。不要怕殉道。主不要我們殉道,求也求不到。殉道者的冠冕不是輕易可得的。這一位姐妹能蒙主恩選,加入殉道者的行列,是有福的。她將來,必要和歷代的殉道者一起親身體驗到:『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7)

     以上我們已經研究了第五印書卷的內容。其中所謂殉道者『靈魂』呼冤的時期,實也即上帝通過宗教改革運動,為那些被羅馬教廷所殺害的殉道者恢復名譽,並要他們等候第六印書卷中審判大日的來臨。其中安慰和勉勵的信息,實際上也是特別賜給我們末後上帝子民的。但願我們也要效法先賢的樣樣,至死忠心,靠主得勝到底,熱切傳道救靈,預備迎見主的再來。『並且要以我主長久忍耐為得救的因由。』『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彼後3:15.太24:13)。

  關於第六印下一題再研究。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