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看下一題

第三十一題  兩個見証人的預言

 

     前已提到在第六、七號筒之間,插入了兩大預言:一是關於『復臨運動』的預言(啟10:1-11:2)。我們上題已查考過了。另一是關於『兩個見証人』的預言(啟11:3-19)。現在就一起來研究。

  本段預言主要是論到『兩個見証人』(即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的預言,他們『穿著毛衣傳道1260天』(意即在羅馬教逼迫下的艱難環境下傳道1260年),特別是在1260年時期行將結束之時,他們又遭到『那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的殺害(即指當時法國資產階級大革命的無神政權封閉教堂,禁止聚會,焚燒聖經),過了三天半(即公元1793年111797年5月的三年半),他們又從死奡_活,駕雲升天,而殺害他們的人也因此遭受了可怕的刑罰。由於本段預言的重點,獸和兩個見證人的交戰,應驗在第六號筒時期末了,而它的警告教訓卻要延續到第七號筒之時,因此預言中將它按插在六、七號筒之間。又由於本段預言的性質,正如七號筒一樣,是屬於對迫害真理之人的警告性質,因此預言中又特意將它安排在啟示錄十章有關復臨運動的預言之後,作為對末後一切仇視基督復臨信息和迫害傳揚三位天使警告之人的嚴重警告。

 

兩個見證人是指舊約和新約聖經

     本段預言一開始是這樣說的:『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兩個燈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啟11:3-4)

     首先我們要研究一下,主的這『兩個見證人』究竟是指誰?顯然他們不可能是指兩個真人。因為自從始祖犯罪墮落後,人的生命從未有超過一千歲的,始祖亞當本人也只有活到930歲,即使洪水時代前壽命最長的瑪土撒拉,也只有活到969歲。及至洪水時代後,人的生命更是大為縮短。到摩西時代時,人的壽命一般為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詩90:10)。活過一百歲的人已經很難看到。但這『兩個見證人』卻要『傳道1260天』,也就是1260年(結4:6.民14:34.但9:25-27),可見他們不是指的真人。

     那麼,他們究竟是指誰呢?根據上面這段預言的啟示可知,這『面個見證人』實際上就是指舊約和新約聖經。可以分三點來解釋:

 

新舊約聖經都是為主作見証的

     第一點,他們被稱為是主的『兩個見證人』。的確,舊約和新約聖經都是為主耶穌作見證的,他們確實可稱為主的見證人。

     例如主耶穌論到舊約聖經,曾對猶太人說過這樣的話:『你們查考聖經(或作應當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約5:39)。又如主復活後,向門徒顯現時,也曾『從摩西和眾先知起,凡經上所指著自己的話,都給他們講解明白了。』(路24:27)。另一次顯現時,又對門徒說:『這就是我從前與你們同在之時所告訴你們的話,說,摩西的律法,先知的書和詩篇上所記的,凡指著我的話,都必須應驗。』(路24:44)。

     至於新約聖經,更明顯是直接為主作見證的。因主離世前曾對門徒說過這樣的話:『但我要從父那堮t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祂來了,就要為我作見證。你們也要作見證,因為你們從起頭就與我同在。』(約15:26-27)。又說『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祂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叫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約14:26)。主復活後又對門徒說:『你們就是這些事的見證。』(路24:48-49)。『但聖靈降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而門徒靠著聖靈的恩助,為主作的見證,已被記在新約聖經堙C門徒當日在世時為主作見證的聲音雖然早已止息,但他們在聖靈感動下所寫的新約聖經,卻繼續不斷一代一代的在普世各處為主作見證。

     總之,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都是為主耶穌作見證的。簡單地說:舊約聖經是在預言中論到那將要來到的基督,新約聖經是論到那已經降生為人,死而復活,被提升天,而不久還將再來的基督。因此,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確可說是主的『兩個見證人』。

 

他們也是『兩個燈台』

     第二點,預言中還進一步介紹他們說:『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兩個燈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

     先來解釋他們是『兩個燈台』的含義。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其中的預言也都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0-21)。而從廣義來說,聖經就是上帝的話。聖經上又說:『你(上帝)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你(上帝)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詩119:105,130)。又說:『誡命是燈,法則是光。』(箴6:23)。至於聖經上的預言也如同明燈一樣,能照明我們奔走的天路。正如使徒彼得所說:『我們並有先知更確的預言,如同燈照在暗處,你們在這預言上留意,直等到天發亮,晨星在你們心堨X現的時候,才是好的。』(彼後1:19)。因此,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確實可說是『兩個燈台,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為要光照全世界。

 

他們也是那兩棵橄欖樹

     第三點,『他們就是那兩棵橄欖樹,..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這顯然是指先知撒迦利亞某次在異象中看到的那兩棵橄欖樹。先知說:『我看見了一個純金的燈台,頂上有燈盞。燈台上有七盞燈,每盞有七個管子。旁邊有兩棵橄欖樹,一棵在燈盞的右邊,一棵在燈盞的左邊。我問與我說話的天使說:主阿,這是甚麼意思?..他對我說,這是耶和華指示所羅巴伯的,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依靠勢力,不是依靠才能,乃是依靠我的靈方能成事。..這七眼(原文中無『眼』字,按上文應指『七盞燈』)乃是耶和華的眼睛,遍察全地。..』(亞4:2-10)。天使已在此向先知解釋了『一個純金的燈台,..燈台上有七盞燈』的象徵的意義。這堛漱C盞燈是代表上帝的靈,又被稱作『是耶和華的眼睛』。這和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中所得到的啟示基本相同。約翰在異象中也曾看見:『有七盞火燈在寶座前點著,這七燈就是上帝的七靈。』(啟4:5)。所謂『七靈』並不是說上帝的聖靈有七位,因經上明說聖靈只有一位。(林前12:4.弗4:4)。正如此處七盞燈並不是被分開成七座燈,因他們是連在一個燈台上(亞4:2.出37:17-23)。因此所謂『七靈』是象徵聖靈具有完全的能力、智慧和亮光,並也像『七盞火燈』一樣,具有著完全的光照、鑒察、潔淨、火熱等等效能。

     以上,天使已向撒迦利亞解釋了七盞燈的象徵意義。那麼,七盞燈旁邊的『兩棵橄欖樹』是代表甚麼意思呢?正如撒迦利亞接下去所詢問的:『我又問天使說,這燈台左右的兩棵橄欖樹是甚麼意思?我二次問他說,這兩根橄欖枝,在兩個流出金色油的金嘴邊,是甚麼意思?..他說,這是兩個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邊。』(亞4:11-14)。此處天使說『兩棵橄欖樹』就『是二個受膏者,站在普天下主的旁邊,』這和啟示錄提到他們是『兩個見證人』的意思是相同的,同樣都是指著新舊兩約聖經說的。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既可說是『立在世界之主面前的』『兩個見證人』(啟11:4),也可說是『站在普天下主的旁邊』的『兩個受膏者』,因舊約聖經和新約聖經都是在上帝聖靈的恩膏下完成的。(提後3:16.彼後1:20-21)。至於天使向撒迦利亞解釋時,為甚麼只說他們是兩個受膏者,而不具體指明是聖經,顯然是因當時只有舊約聖經,還沒有新約聖經,而且即使舊約聖經也還沒有全部完成。因此當時天使也無法具體說明。

     至於從二棵橄欖樹枝流出來的金色油,既可代表上帝的話,也可代表聖靈。(參:先知與君王48章486,487頁。牧師證言原文188 頁)。因上帝的話和上帝的靈必須結合在一起,才能光照、感化人心。『上帝的道』在聖經中也被稱為『聖靈的寶劍』。而主耶穌甚至這樣說:『我對你們所說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約6:63)。

     總之,這兩棵橄欖樹是指舊約和新約聖經。懷愛倫也早就指出:『這兩個見證人代表舊約和新約聖經。』(詳見善惡之爭15章)。

  我們既已明白『兩個見證人』就是指舊約和新約聖經,現在我們就可逐點查考一下一切有關預言。

 

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1260年

     上面預言中一開始就說:『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也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年。

     『毛衣』是先知常穿的衣服,特別是在試煉磨難時期常穿的衣服。如先知以利亞在亞哈和耶洗別離道叛教,殺害上帝僕人的時代,曾『身穿毛衣』。又如施洗約翰在羅馬帝國統治和猶太教背道的情況下也曾身穿毛衣。(王下1:8.太3:4.亞13:4)。穿毛衣也象徵遭受試煉的意思(來11:37-38)。照樣,在中古時期羅馬教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禁止翻譯、閱讀、傳講聖經的一千二百六十年時期中,『兩個見證人』舊約和新約聖經也曾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年。(從公元538到1798年)。當時有無數忠心的聖徒為了持守或傳揚聖經中的純正真道而殉道,也有許多主的忠僕為了翻譯、閱讀、傳講聖經而被殺害。

 

兩個見証人的屬靈權柄

     預言中接著論到兩個『穿著毛衣傳道』的『見證人』所具有的屬靈權柄:『若有人想要害他們,就有火從他們口中出來,燒滅仇敵。凡想要害他們的,都必這樣被殺。這兩人有權柄,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啟11:5-6)。

     舊約和新約聖經中的真理,對接受的人乃是生命的亮光,對抗拒的人則變成滅命的烈火;聖經既能光照人而成為他們『腳前的燈』和『路上的光』,也能焚毀人而變成忿怒的火焰,燒滅他們;既能賜人生命並使人因信基督耶穌而有得救的智慧(提後3:15),也能滅人性命而使拒絕或強解聖經的人自取沉淪(申30:15-18.彼後3:16)。再者,聖經中的真理也確如聖火一樣,若不能將人心中的罪惡焚燒盡淨,就必至終將懷藏罪惡的人焚毀滅盡。對那些殘害真理的敵人,更是如此。正如此處預言中所說:『若有人想要害他們,就有火從他們口中出來,燒滅仇敵。』意思就是先在今生燒滅他們心中的良知,使得他們的良心好像不斷被烙鐵烙慣,而變得完全麻木不仁了;而接著在基督復臨時以降臨的榮光殺滅他們,並最後在千禧年後的硫磺火湖中完全焚毀他們。『凡想要害他們的,都必這樣被殺。』此外,還有些真理的敵人,在今生就已遭到明顯的報應。我們的上帝不但就是愛,而也是烈火。

     此外,『這兩人有權柄,在他們傳道的日子,叫天閉塞不下雨..。』正如先知以利亞在以色列離道背教,殺害上帝先知的亞哈和耶洗別時代,曾使天三年零六個月不下雨(雅5:17.王上17,18章);照樣,這『兩個見證人』在羅馬教中古時期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的『一載二載半載』所預表的一千二百六十年時期中,穿著毛衣傳道時,也曾『叫天閉塞不下雨』,以致當時羅馬教皇的統治地區,屬靈的乾旱極為嚴重,普遍缺乏聖靈和真理的雨水。不但如此,甚至連已有的河水等也已因羅馬教的離道背教、殘殺聖徒而變成了無法飲用的血,正如預言中所說:『又有權柄叫水變為血。』當然,當時普遍而嚴重的屬靈乾旱的責任,不在於『兩個見證人』,即新舊約聖經本身,而在於羅馬教離道背教、迫害聖徒、踐踏真理和禁止聖經的翻譯、傳播所造成。

     『叫天閉塞不下雨』,不但是靈意上的,有時也指實際上的。『叫水變為血』也是這樣。如羅馬教發動的多次十字軍東征,曾使戰爭雙方的軍兵和百姓死傷無數,血流成河,也染紅了無數水泉。這也是人抗拒真理的亮光,攻擊聖經而造成的可怕後果。我們也想到將來的七災中,第二、三災也是叫水變為血,為要給那些喝醉了歷代聖徒和先知之血的巴比倫大城喝。(啟16:3-7)

     『並且能隨時隨意用各樣的災殃攻擊世界。』這和啟示錄書末了,也是全部聖經末了的警告相似:『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潻甚麼,上帝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上帝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22:18-19)。

     懷愛倫對此解釋說:『人決不能踐踏上帝的聖言而得以逃罪。這可怕之斥責的意義,在啟示錄末章中說明了:「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潻甚麼,上帝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上帝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啟22:18-19)。這就是上帝所發的警告,免得人以任何方式改變祂所啟示祂所吩咐的話。凡藉自己的影響使他人輕視上帝律法的人,這些嚴重的斥責都適用在他們身上。那些輕率地聲稱無論順從上帝的律法與否都是無關緊要的人,聽到這些警告就應當膽戰心驚。凡高舉自己的意見過於上帝啟示的人,凡為求適應自己的方便或為迎合世人的習俗而改變聖經明顯之教訓的人,必須擔負其可怕的責任。寫在經上的話,就是上帝的律法,將要衡量每一個人的品格,凡經過這準確無誤的試驗而顯出虧欠的人,必被定罪。』(善惡之爭第15章278-279頁)。

 

兩個見証人被從無底坑上來的獸殺害

     預言中接著論到『兩個見證人』在『穿著毛衣傳道』的一千二百六十年時期行將結束之時,又被『那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所殺害,說:『他們作完(按原文和英文聖經應譯為:行將作完)見證的時候,那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堛熊韝W。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堙C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餽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啟11:7-10)。

     如上所說,『兩個見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作見證的時期為一千二百六十年,即從公元538年起,到1798年止。因此『他們行將作見證的時候』,顯然是指將近公元1798年之際。

     『獸』在預言中經常是代表國家(但7:17,23. 8:20,21)。『無底坑』在預言中經常是指沙漠、曠野,或荒蕪人煙之地(啟9:1,2,11. 17:8. 20:1,3.路8:31,29);有時也是指靈性上的荒蕪、淒涼、幽暗之地,如在本段預言中的用法就是這樣(啟11:7.另參啟17:8.啟20:1,3.猶6)。

    本段預言中『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是指當時法國資產階級所建立的無神政權。因法國過去長期以來,一直是羅馬教皇控制最嚴密,並對宗教改革運動進行最殘酷鎮壓的國家,以致全國在靈性情況上一片荒蕪、淒涼和幽暗。由於羅馬教權和法國國王對百姓長期的暴虐統治,終於引發了資產階級大革命,甚至建立了無神政權。從公元1793年11月起,開始封閉教堂,取消宗教崇拜,甚至焚燒舊約和新約聖經。當時法國無神政權還採用種種方式,公開侮辱、攻擊新舊約聖經,甚至把聖經搜集起來,當眾焚燒在光天化日之下。法國的首都巴黎首先帶頭這樣作,以致有許許多多聖經被焚燒在巴黎城的街道上。這樣就精確地應驗了經上的預言:『他們(舊約和新約聖經)行將作完見證的時候(還差五年就滿了一千二百六十年),那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必與他們交戰,並且得勝,把他們殺了。他們的屍首就倒在大城堛熊韝W(指聖經被焚燒在巴黎街道上)』

     『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所多瑪是一個著名淫亂的城市,經上說:『他們一味的行淫,隨從逆性的情慾,就受永火的刑罰,作為鑑戒。』(猶7.彼後2:6-8.創19:1-13)。古代埃及則是一個公然敵對上帝的國家。古時法老曾公然侮辱上帝的聖名,反抗上帝的權威,奴役上帝的選民,不讓他們脫離埃及的奴軛(出5:2)。而當時法國的巴黎,以至於全國各地,也都表現出所多瑪的淫亂行為和埃及法老的公然不信、侮辱和反抗上帝的精神。他們焚燒聖經,封閉教堂,禁止一切宗教聚會..。此外,從中古時期羅馬教權控制下的殘殺阿比堅斯人和新教徒的法國,到此時無神政權統治下的首都巴黎和全國,都像古時猶太國耶路撒冷城一樣,表現了一種敵對福音真理,或仇視基督的精神,因此預言中將法國首都巴黎,以至於全國稱為『就是他們(有的古卷作我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

     預言中接著說:『從各民、各族、各方、各國中,有人觀看他們的屍首三天半,又不許把屍首放在墳墓堙C』

     這堬M楚指出當時法國無神政權執行的反對宗教、封閉教堂、禁止聚會、銷毀聖經的政策,延續了三年半之久。因預言表號中計算時間,都一貫以『一日頂一年』的(結4:6.民14:34.但9:24-27)。因此『三天半』也就是三年半。事實上也果真這樣奇妙應驗了。法國從公元1793年11月反對宗教、封閉教堂、禁止聚會、焚燒聖經起,到1797年5月通過議案,宣佈一切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時止,正好約有三年半之久,推行了反宗教的政策。

     『住在地上的人,就為他們歡喜快樂,互相餽送禮物,因這兩位先知曾叫住在地上的人受痛苦。』

     這段預言顯然是指著那些仇視聖經中道德律法和真理訓誨的貪戀世界,放縱情慾,尋求罪中之樂的人說的。他們認為聖經焚燒了,教堂封閉了,從此他們的良心可以不受指責地任意妄為了。他們誤以為隨心所欲,放縱情慾為『自由』,實際上他們卻成了情慾和罪惡的奴僕。正如經上所說:『順從誰,就作誰的奴僕,..或作罪的奴僕,以至於死。』(羅6:16)。其實他們對聖經中『那全備使人自由的律法』毫無所知,對主所應許的真理中的自由也一無體驗。因他們不願信而悔改,遵守主的道。正如主對猶太人說過的話:『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1-32.雅1:25)。他們既然不願悔改歸主,進入真理中的自由,就必然地作了罪的奴僕,因『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僕。』(約8:34)。

     關於上述的預言,懷愛倫在善惡之爭15章中也曾作了詳細解釋,並提供了很多資料。此處僅略為引證幾段: 

     『按照先知的話,到了接近1798年的時候,將有從撒但而來,並與其性質相同的權勢興起與聖經作戰。在那地,上帝兩個見證人的聲音因此寂靜下來,那堶n出現法老的無神主義和所多瑪的淫亂行為。

     這段預言已經在法國的歷史上很準確而顯著地應驗了。在1793年革命之時,「世人第一次聽到一個國家的議會議員──都生長在文明的國家,受過相當的教育,並掌有政權管理歐洲最文明的一個國家──竟異口同聲地否認人所能接受的最嚴肅的真理,並全體一致地抗拒對於真神的信仰和敬拜。」「法國乃是世上唯一的國家,曾伸手公然反對創造宇宙的主宰,而且這事是有確鑿的歷史斑斑可考的。英國、德國、西班牙和其他國家向來有許多褻瀆上帝和不信上帝的人;但法國在世界歷史上乃是一個突出的國家,由立法的會議頒發命令,宣佈天地間沒有上帝。為這一件事,首都的全體市民以及各處大多數的男女都聚集唱歌跳舞,以示慶祝。」

     法國也表現了所多瑪顯著的特性。在革命的時候,一種道德的淪亡,傷風敗俗的情形與昔日所多瑪平原諸城招致毀滅的罪行,如出一轍。有一位歷史家敘述法國的無神主義和淫蕩的風氣,正如預言所說的一樣:「在頒佈這些影響宗教的律法的同時,緊接著就頒佈破壞婚姻制度的律法。..竟使它成為一種臨時性的契約。男女可以隨意結合,也可以隨意仳離。..以擅長辭令著名的女伶蘇菲亞諾爾特竟形容婚姻為「姦淫的聖禮」。』

     「就是他們的主釘十字架之處。」這一段預言也應驗在法國了。沒有甚麼地方比這塈鬌蒫萓a表現仇恨基督的精神,沒有甚麼國家比法國更苦毒殘酷地反對真理。法國所加給承認福音之人的逼迫,就等於在基督門徒身上把基督釘在十字架上了。

     聖徒一世紀又一世紀地流了他們的鮮血。..法國的阿比堅斯人也為真理作了同樣的見証。在宗教改革的日子,改革運動的信徒曾死於可怕的酷刑之下。..但是罪惡的黑暗記錄中最黑暗的一篇,也是各時代最慘無人道的行為中至可怖的事件,就是(羅馬教發動的)聖巴多羅買節的大屠殺。..

     那慫恿聖巴多羅馬節大屠殺的同一個魔王也發動了大革命的事件。那時法國不信上帝的人宣佈耶穌基督是騙子,並大聲呼喊「消滅這個壞人!」意思是指基督。大膽的褻慢和可憎的罪惡橫行無阻,..而基督在祂真實、純潔和無私之愛的特性上,卻被釘十字架了。..

     國家的議會決定取消上帝的敬拜。他們曾被收集聖經,並用各種污辱的方法在公共埸所焚燒。..不信上帝的法國已經使上帝的兩個見證人指責的聲音止息了。真理的聖經陳屍於她的街上,而且那些仇恨上帝律法之約束和要求的人也歡天喜地。人們公然反抗天上的君王。..過了不多幾時,就墮落到事奉..敬拜一個淫蕩的婦人,稱她為「理智女神」。..』(善惡之爭15章280-285頁)

     『羅馬教所開始的工作,這時由無神主義者來完成了。羅馬教的政策已經造成社會、政治和宗教三方面的條件,促使法國到敗亡的地步。許多著作家評論大革命的種種恐怖狀態說,這些極端的事件理應由國王和教會負責。嚴格地說來,這些事應完全歸咎於教廷。羅馬教廷的政策已經在許多君王的心中灌輸毒素,使他們反對宗教改革運動,..煽動法國的帝王行出最可怕的暴行和最殘虐的壓迫,乃是羅馬的天性。..』(同上286頁)

     羅馬教原想要採用高壓手段,使群眾絕對服從她的權威。『但是這一切的結果竟與羅馬所打算的大不相同。她的政策非但沒有使眾人盲目地服從她的教條,結果反而使他們成了無神主義者和革命分子。他們鄙視羅馬教為僧侶階級騙人的勾當。他們看出神父在壓迫他們的事上都是有分的。他們所知道的上帝只有羅馬教的上帝;羅馬的教義乃是他們他們唯一的宗教。他們認為她的貪婪和殘虐乃是聖經必然的結果,因此他們把這些一概都拒絕了。』(291頁)

     『他們一心要報仇雪恨,..決意要推翻他們過去所難以忍受的痛苦局面,並要向那些他們所認為使他們遭難的禍首報仇。這些受過壓迫的人實行了他們在暴政之下所學來的教訓,這時就成了從前壓迫他們之人的壓迫者。』(同上292頁)

     有關資料就引證到這堙A接下來讓我們繼續研究有關兩個見證人的預言。

 

兩個見証人復活升天了

     『兩個見證人』雖然被『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所殺害了,但過了三年半,他們又復活並駕雲升天了,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說:『過了三天半,有生氣從上帝那媔i入他們堶情A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堥荂C他們就駕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啟11:11-12)。

     法國雖然在1793年11月公然禁止宗教,並焚燒新舊約聖經,但過了三年半,因著上帝的奇妙作為,法國又恢復了宗教自由的政策,而允許聖經自由銷行了,於是聖經『就站起來』了。世人看到法國國內所發生的這一切情形,也都感到震驚不已。主的兒女也都因此更增加了他們敬畏上帝的心。從此以後各國基督教會也更重視聖經的印行銷售和繙譯廣傳。隨著國外佈道工作的開展,印刷術的改良,交通事業的進步,聖經很快已被廣傳到各國各方各族各民。果真,聖經不但已『站起來』,而也已『駕雲上了天』而大得尊榮了。普世的人都已親眼看見了,連聖經的仇敵也不能不看到這一事實。屬地的勢力無論多麼強大,都不要妄想能消滅新舊約聖經,因為『耶和華..的話安定在天,直到永遠。』(詩119:89)。

     懷愛倫對此解釋說:『「從無底坑堣W來」的褻瀆上帝的政權所殺害的兩個見證人不是長久緘默的。「過了這三天半,有生氣從上帝那媔i入他們堶情A他們就站起來,看見他們的人甚是害怕。』(啟11:11)。法國國會通過取消基督教、廢除聖經的命令是1793年。三年半之後,同一個國會通過了議案,取消以前的禁令,這樣就准許了聖經自由銷行。全世界看到由於拒絕聖經所造成的滔天大罪,不禁驚駭萬狀,他們也認識到必需信仰上帝和聖經為善良和道德的基礎。耶和華說:「你辱罵誰,褻瀆誰,揚起聲來,高舉眼目攻擊誰呢?乃是攻擊以色列的聖者。」「我要使他們知道,就是這一次使他們知道我的手和我的能力,他們就知道我的名是耶和華了。」(賽37:23.耶16:21)。

     關於這兩個見證人,先知又說:「兩位先知聽見有大聲音從天上來,對他們說,上到這堥荂A他們就駕著雲上了天,他們的仇敵也看見了。」(啟11:12)。自從法國向上帝的兩個見證人作戰之後,聖經已得到了空前的尊榮。1804年,大英聖書公會成立了。接著有類似的組織和無數分會遍設於歐洲大陸。1816年,美國聖書公會也成立了。當大英聖書公會組成時,聖經已用五十種方言印行,現在則已譯成四百多種方言了。(按:現在已譯成二千多種文字方言了)

     在1792年之前半世紀,教會很少注意國外佈道的工作,也沒有組織甚麼新的佈道團體,只有少數教會在異教之地作過宣傳基督教的努力。但是到了十八世紀末葉,景況就大為改變了。世人不滿於唯理主意的影響,而看出自己需要上帝的啟示和實踐的宗教。從這時以後,國外佈道的工作有了空前的進展。

     印刷術的改良大大加強了銷行聖經的工作。各國之間交通事業的進步,古老的成見和閉關自守之籓籬的打破,羅馬教皇之失去政治的權勢,這種種因素都為上帝的話打開了門戶,使之得以進入各國。好幾年工夫,聖經得在羅馬城的街道上自由推銷,不受禁止,如今得以銷行到地球上一切人跡所到之處了。

     無神主義者福爾特耳有一次誇口說:「我常聽人說十二個人設立了基督教,我已經聽厭了。我要證明,一個人就足以推翻它。」他死後已經一個世紀了,而且後來還有千萬人起來與聖經作戰。但聖經並沒有被毀滅,反而普遍銷行,以致在福爾特耳的時候只有一百本聖經的地方,現在已經有了一萬本,甚至於十萬本。(按:早在1998年時聖經銷售總數已經達到四十億本,每年銷售數量仍平均高達三千萬本,成為全世界最暢銷的書)。早期的一位宗教改革家論到基督教會這樣說:「聖經是一個鐵砧,已經消粍了許多錘子。」耶和華說:「凡為攻擊你造成的器械,必不利用,凡在審判時興起用舌攻擊你的,你必定他為有罪。」(賽54:17)

     「唯有我們上帝的話,必永遠立定。」(賽40:8)。「祂的訓詞都是確實的,是永遠堅定的,是按誠實正直設立的。」(詩111:7,8)凡建立在人的權威之上的事物,都必傾覆;但那建立在上帝不變之道的磐石上的,必堅立直到永遠。」』(善惡之爭296-298頁)

 

和聖經作戰的人所遭受的可怕報應

     預言中最後提到,正當兩個見證人被殺害,以及從死奡_活,駕雲上天的時候,羅馬教神職人員,法國的原統始階級以及『從無底坑堣W來的獸』的本身,也都先後遭受了必然的因果報應,正如預言中所說:『正在那時候,地大震動,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上帝。』(啟11:13)。

     此處的『大地震』是預表法國的大革命說的。正如有一位作者提到:『不但聖經看..法國的大革命為一個大地震,也有不少歷史家稱那次的革命為法國大地震。』(啟示錄之研究178頁)。

     『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此處的『城』在原文中為單數,對此有兩種解釋:一是認為此『城』就是前面11:8節中提到的『兩個見證人』的屍首『倒在大城堛熊韝W』的那一個『城』。『這城按著靈意叫所多瑪,又叫埃及,就是他們的主釘在十字架之處。』可見此『城』既以一個所多瑪城來代表,又以一個埃及國來象徵。『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是象徵法國首都巴黎和全國各地遭受到的嚴重的破壞。法國的羅馬教神職人員,王家貴族等統治階級,以及一切兇恨殺害二個見證人而任意妄為,不肯悔改的人,都遭受到巨大的災難。雖然如此,主在報應中還留有憐憫,只『倒塌了十分之一』。但將來等到恩典時期過去,救恩的門關閉後,那時將有十分之十的完全純一不雜的忿怒刑罰臨到一切惡人(啟15:1. 16:19. 14:10)。

     另一種解釋則認為:此『城』是指啟示錄17章中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她也『就是掌管地上眾王的大城。』(啟17:5-18)。她在中古時代1260年時期中所掌管的『地上眾王』,實際上也就是指羅馬帝國於公元476年滅亡時,所形成的十個王國,這也就是但以理七章第四獸頭上的十個王。而法國就是屬於這巴比倫大城所控制的十國中的一國。因此預言中說:『城就倒塌了十分之一』,也就是指巴比倫大城管轄下的十國中的一國(法國)在大革命的地震中倒塌了。巴比倫大城在法國中的權勢,在當時完全被震垮了。法國本身也遭受了嚴重破壞。雖然如此,當時巴比倫大城僅僅倒塌了十分之一,但到第七災時,『那大城將裂為三段』而完全毀壞。『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啟16:19)。

     以上兩種解釋都可參考。但聯系到上面經文,看來還是以前一種解釋較為自然。

     『因地震而死的有七千人』原文是『七千個人的名號』。有人解釋說:『有的聖經譯作「因地震而廢了七千尊號」。..因為自那時以後,貴族的勢力就搖動了,也有一大群貴族失去了他們的尊榮,甚至爵位世襲也不存在。』(啟示錄之研究178頁)。其實,在此次『地震』所象徵的大革命中,不但法國的統治階級、王黨貴族、政府官員和羅馬教的神職人員都被廢除,甚至處死了,而且連那些殺害『兩個見證人』的革命黨派後來也被其他的革命黨派所殘殺。於是法國陷入了一片仇殺和自相殘殺的恐怖之中,最後都一同敗亡。

     『其餘的都恐懼,歸榮耀給天上的上帝』:不但敬畏上帝的信徒看到上述一系列令人震驚的事件而更加歸榮耀給上帝,而且連許多未悔改的世人也都因此感到恐懼戰兢,不得不歸榮耀給天上的上帝。這也使我們想到了經上的教訓,惡人的忿怒也成就了主的榮美。

     懷愛倫對此有詳細的論述:『可憐的法國在流血之中收獲了自己所撒的種子。她屈從羅馬統治權的結果是悲慘的。法國受了羅馬教的影響,在宗教改革運動開始時所豎立的第一根火刑柱的地點,也就是大革命時設置第一架斷頭台的地點。法國既拒絕了那能救治她的福音,她也就為不信和敗亡敞開了門戶。在上帝律法的約束被人排斥之後,人就發現人為的的律法並不足以遏制人性情慾的狂瀾,於是國家在暴亂和無政府的狀態之下大受摧殘了。法國對聖經所進行的戰爭開始了一個新紀元。世界稱之為「恐怖時代」。平安和幸福就從人心和家庭中消滅了。那時沒有任何人是安全的。今日的勝利者明日就要被嫌疑,被定罪。強暴和情慾支配了一切,無人敢置一詞。

     國王、僧侶、貴族,都被迫屈服於激怒和瘋狂的群眾的殘暴之下。眾人渴欲復仇的心理在執行國王的死刑之後,只有更熾烈,而那些判決國王死刑的人不久也隨著他到斷頭台上去了。凡是有反革命之嫌疑的都被殺了。監獄人滿,有一度囚犯竟達二十餘萬之多。國內的許多城市也都充滿了恐怖的現象。一派革命黨人反對另一派,法國竟成了一個黨爭的大戰場,被他們情慾狂焰所支配。「巴黎城內暴亂相繼,市民分成無數黨派,似乎除了彼此消滅之外,沒有別的目的。」這時,法國又與歐洲的列強作持久和殲滅性的戰爭,以致國內的禍患更為慘重。「國家瀕於破產,軍隊要求欠餉群起譁變,巴黎人被饑荒所困,各省盜匪蜂起,大地荒涼,文明幾乎因叛亂和荒淫而消滅了。」

     法國人民對於羅馬教過去所殷勤教導他們害人的殘酷手段,已經學得非常熟練。報應的日子終於來到了。這時他們所下在監獄堙A所拖到刑埸上去的,不再是耶穌的門徒。這些人早已喪亡,或被驅逐出境了。嚴酷的羅馬這時才感覺到那些她所訓練出來愛好流血之人的惡毒勢力了。「法國的僧俗這麼多年所顯示逼迫人的榜樣,這時卻狠狠地反過來報應在他們頭上了。斷頭台被神父們的鮮血染紅了。從前擠滿了許格諾教徒的監獄和囚船,現在卻住滿了逼迫他們的人。羅馬教神父被捆鎖在囚房之內,在囚船之上服苦,就親身經驗了他們的教會所那麼隨便加在溫和的『叛教徒』身上的一切災禍了。」

     「在那些日子堙A世上最野蠻的法庭執行了最野蠻的法律。人若向鄰居問安,或是向上帝禱告,..就有被處死刑的危險。偵探遍地窺伺,斷頭台每日早晨開始整天殘酷的工作。監獄擠滿了人,如同裝載奴隸的船艙一樣。血流成渠,通到森河去。..當滿裝囚犯的車輪經過巴黎的街道開往刑場時,最高委員會所派到外省的官員則也在肆意殘殺,其慘狀連首都也從來沒有見過。斷頭台的刀斧起落得太慢了,不足以應付當時所要行使屠殺的工作。因此或用鎗彈把一長列的囚犯射擊倒地,或用囚船鑿沉,使囚奴葬身魚腹。在阿拉斯城,囚犯求速死而不得。在羅亞爾河流之上,從蘇麥到海口,大群烏雅和梟鳥飽享隨流浮入海中的赤裸屍體。那時婦女和老人也絲毫沒有憐惜。被那野蠻政府殺害的十七歲的青年男女數以百計。嬰孩竟從母親懷堻Q搶去,在激進黨徒的鎗頭上互相拋擲,以為笑樂。」在短短的十年中,無數的人喪失了性命。』

     『從荒涼的省分和傾覆的城市中傳來可怕的哭聲,一種極其慘痛的哭聲。法國好像因地震一樣震動起來了。宗教、律法、社會秩序、家庭、國家和教會,一概都被那一隻反抗上帝律法的兇惡的手所掃蕩無遺了。智慧人說得不錯:「惡人必因自己的惡跌倒。」「惡人雖然作惡百次,倒享長久的年日,然而我準知道,敬畏上帝的,就是在祂面前敬畏的人,終久必得福樂。惡人卻不得福樂。」他們「恨惡知識,不喜愛敬畏耶和華。」「所以必吃自結的果子,充滿自設的計謀。」(箴11:5.傳8:12,13.箴1:29,31)。』

     『那使法國人民遭受慘禍的大錯,乃是因為他們忽略了以下的偉大真理:「甚願你素來聽從我的命令,你的平安就如河水,你的公義就如海浪。」「耶和華說,惡人必不得平安。」「惟有聽從我的,必安然居住,得享安靜,不怕災禍。」(賽48:18,22.箴1:33)。』(善惡之爭15章292-294頁,295-296頁,294-295頁)

  從法國反對上帝,敵視基督,焚燒聖經所造成的悲慘結局,也使我們從反面更加深體驗了以下教訓的真實寶貴:『以耶和華為上帝的,那國是有福的;祂所揀選為自己產業的,那民是有福的。』(詩33:12)。經上又說:『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耶和華的聖民哪,你們當敬畏祂,因敬畏祂的一無所缺。』(詩34:8-9)。

     惟願我們都要奮發熱心,把上帝的大愛,基督的救恩,告訴給普天下萬民聽:『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求生。』也要把啟示錄中三天使的警告傳給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並呼召上帝的子民從巴比倫出來,預備迎見基督的榮臨!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