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看下一題

第四十五題  『七碗』的異象

 

     我們現在要研究啟示錄十五到十六章關於『七碗』,也就是七大災難的異象。

     啟示錄十五章到二十二章五節,為啟示錄最後一組預言系統,其主題可簡括為五個字:刑罰和獎賞。這一組預言系統是在前面十四章兩種『收割』(預表基督復臨時賞善罰惡兩種審判)基礎上的進一步啟示。如十五到十六章主要是論到基督復臨前的七大災難,其中也插入了一段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玻璃海上稱頌上帝的榮耀景象的展望,以此和七災互作對比。十七到十八章主要是論到第七災中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將要受的特殊刑罰,隨後在十九章一到十節中,也插入了一段歷代得救的群眾將來在天上稱頌上帝對大淫婦的公義刑罰,和羔羊婚娶之時來到的榮耀景象的展望,以此和大淫婦的刑罰互相襯托。十九章十一節到二十章六節主要是論到基督復臨時惡人和撒但的刑罰(19:11-21. 20:1-3),以及義人的獎賞(20:4-6)。二十章七到十五節和二十一章一節到二十二章五節,是論到一千禧年後惡人和撒但毀滅的結局(硫磺火湖),以及義人永久的家鄉(新天新地和聖城)。

     現在按次序先來查考一下七災的異象。可分四段:(一)約翰介紹本異象的主題:『末了的七災』(15:1)。(二)七災的序幕(15:2-4)。(三)七災的預備(15:5-16:1)。(四)七災的傾降,(16:2-21)。

 

本異象主題:末了的七災

     本異象的主題是論到『末了的七災』,正如使徒約翰所述:『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上帝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啟15:1)

     這堜珨〞滿y七災』,是在救恩的時期結束之後開始傾降的,(啟15:7-8),因此稱它為『末了的七災』。這也正如『四方的風』一樣,因『四方的風』也是在救恩的工作停止之後開始大颳的。(啟7:1-3)。

     七災和四風的內容雖然是密切相聯的,但它們卻是不同的兩方面事件。它們的成因和內容是這樣:

     當基督在天上至聖所中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結束之時,救恩的門就關閉了。那時全世界的人或永遠得救,或永遠滅亡的命運便最後決定了。於是基督要站起來宣告說:『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啟22:11-12)。

     在這救恩的門已經關閉,基督還未再來之前的一段時間內,由於基督已經停止了為人類的中保代求工作(啟15:7-8.但12:1),聖靈也已收回,不再抑制惡人的心(太24:37.創6:3),四位天使也已撤回,不再『執掌地上四方的風』(啟7:1-3),於是惡人便要完全受到撒但和邪靈的控制,『地上四方的風』,包括世上眾罪人彼此爭戰、殘殺、歐斗、欺壓之風,以及世人瘋狂迫害上帝餘民之風等等,都要大颳,那時各巴比倫教會將要和地上的政權勾結起來,發出最後強迫人拜獸和獸像,接受獸印記的命令,並要使一切拒不服從的人到時都被殺害。於是上帝的餘民都要被投入末後空前嚴重的雅各大患難的火煉中,但他們必被拯救出來(啟7:13-17. 14:3. 15:2-4.但12:1.耶30:5-7)。

     當四風開始大颳的同時,上帝差派的七位天使也要傾降七災,以刑罰世上犯罪作惡之人(啟16:1-2,5-7,10,12-16,19. 17:1.啟14:9-10)。而七災也可看作四風中的一部分內容,因四方的風,也包括災禍之風(啟7:1-3)。

     有人說,『末了的七災』傾降的時間約為一年之久(參啟18:8.賽34:8. 63:4.民14:34.結4:6)。『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上說:『時間極為短暫。』(14頁)。『善惡之爭』上也說:『但為選民的緣故,這艱難的時期將要縮短。』(39章653頁)。七災降完之後,基督便駕雲降臨(啟16:15. 19:11-16),殺滅其餘的全部罪人(啟19:17-21),並接取祂的子民榮歸天庭(帖前4:16-17.啟20:4-6. 7:14-17. 14:4)。

     『末了的七災』是上帝『純一不雜』的『忿怒』(啟14:9,10), 並且『盛滿了活到永永遠遠之上帝大怒..』(啟15:7),其中不含有絲毫憐憫的成分,純粹是上帝對惡人大怒的刑罰和毀滅。因這時救恩的門已關閉,惡人也都已惡貫滿盈,不再有任何悔改的可能了。因此,約翰介紹這『末了的七災』說:『上帝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

     此外,七災的刑罰在我們無限慈愛,不忍毀滅罪人的上帝看來,也實在是一件不得已的事,正如『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結33:11)。因此在上帝看來,毀滅罪人實在是一件非常的、奇異的大事。如經上所說:『耶和華必興起,像在毘拉心山,祂必發怒,像在基遍谷,好作成祂的工,就是非常的工,成就祂的事,就是奇異的事。..因為我從主萬軍之耶和華那媗巨ㄓw經決定,在全地上施行滅絕的事。』(賽28:22)。正因此,約翰也稱此次七災的『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啟15:1.參善惡之爭39章649,650頁)。

 

七災的序幕

     使徒約翰在介紹了本異象的主題是論到『末了的七災』後,接著敘述了他在異象中所看到的第一部分內容:關於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天上玻璃海上,稱頌上帝的榮耀景象的展望。這一部分內容,正可看為七災的序幕。

     『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其中有火攙雜,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祂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拿著上帝的琴,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作為大哉、奇哉,萬世之王阿,你的道途義哉、誠哉。主阿,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給你的名呢?因為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出來了。』(啟15:2-4)。

     本異象在正式啟示七災之前,首先展示了十四萬四千上帝餘民,將來在玻璃海上稱頌上帝的榮耀景象,作為本異象的『序幕』,顯然是有著極美好的意義的。我們發現啟示錄中前後三次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時,都是採用了相似的啟示方式,即每當提到四風即將大颳,或七災即將傾降,或末後空前逼迫即將來到時,便立即越過時間順序,而向我們預先展示了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天上上帝寶座前稱頌上帝的榮耀景象。如啟示錄中第一次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是在四方的風即將大颳之後(啟7:1-8,15-17)。第二次提到十四萬四千人是在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將要以死刑,不得作買賣等手段,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之後(啟14:1-5)。第三次提到十四萬四千人即在本處,提到七災即將傾降之前。這三次提到十四萬四千人的方式和用意都是相同的,特為要對末後即將經過四風、七災時期,並經受空前逼迫的上帝餘民們,進行安慰、勸勉和鼓勵。

  當逼迫空前,四風大颳,七災傾降之時,人們必然要掛心到末後上帝餘民的情況將會怎樣呢?他們是否能在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的運動中,靠主堅立並得勝呢?他們是否能在四風大颳時不被搖動,並免受傷害?他們是否能在七災時期中安然無恙?因他們都是要經過四風、七災時期,直到迎見主再來的。(參:太24:21-22,30-31.啟7:13-17. 16:14-15. 17:14.但12:1-2.珥3:14-16.番2:1-3)。啟示錄中三次關於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上帝寶座前的榮耀情況的啟示,都清楚回答了這些問題。前兩次的啟示,已作過解釋,現在就對本次啟示再作些思考。

     『我看見彷彿有玻璃海』:實際上是上帝寶座前的一個極其光輝、透明、純淨而平穩的平面。前面曾提到:『好像一個玻璃海,如同水晶。』(啟4:6)。摩西形容它『彷彿..平舖的藍寶石,如同天色明淨。』(出24:9-10)。以西結說:『其中有火攙雜。』實際上是上帝榮光的返照,即『發光如火』之意(結28:14)。

     『又看見那些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祂名字數目的人都站在玻璃海上。』這些人顯然是指十四萬四千人(啟15:2-3. 14:3)。從下面預言的解釋中可以看出來。他們『都站在玻璃海上』,表明他們在上述四風、七災、空前逼迫的火煉中,都蒙主保守,靠主得勝。

     他們『拿著上帝的琴,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這是一首靠主得勝,蒙主拯救的感恩的頌歌,也是一首對上帝仁義聖德和大能作為的讚美的詩歌。他們所唱的歌也是他們的經驗之歌,是藉著他們在末後時代的特殊試煉和得勝經歷而學會的。由於別人都沒有他們那樣的特殊經歷,所以預言中說:『除了從地上買來的十四萬四千人以外,沒有人能學這歌。』(啟14:3)。因為十四萬四千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啟7:14),他們曾經歷了那『從有國以來直到此時沒有這樣的』空前的『大艱難』時期(但12:1),他們曾在救恩的門關閉,四方的風大颳,七災的傾降,以及逼迫空前的雅各大患難中,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以致他們中無一人喪命。他們在基督復臨時都活著被提升天。(耶30:5-10.啟14:4. 7:1-4. 22:11-12.帖前4:16,17)

     他們所唱的歌所以被稱為『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是因為他們末後的經歷,也是上帝僕人摩西和我們的救主羔羊所曾經歷過的。例如摩西在引領以色列人即將出埃及進迦南時,曾遭到埃及法老和他的官兵的迫害,以致上帝降下十大災難刑罰他們。照樣,末後上帝餘民在即將離開世界進入天上迦南之時,也將遭到巴比倫大城和列王等的迫害,以致上帝也將降下七大災難刑罰他們。摩西怎樣帶領以色列人在上帝傾降十災時,得蒙保守,並在後有埃及追兵,前有紅海擋路的絕境之中,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以致過紅海如走平地;而當法老及他的軍兵追蹤而來之時,上帝卻使他們全部葬身於海底。照樣,末後十四萬四千人也要在四風大颳,七災傾降之時,得蒙保守;並在世上惡人即將動手殺害他們的千鈞一髮之際,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他們中將無一人喪命,都要在基督復臨時活著被提升天,而一切惡人卻都要滅亡。

     又如上帝的羔羊在客西馬尼園中為擔當我們世人罪惡時而心靈中受苦掙扎和得勝的經歷,也特別在一定意義上象徵了十四萬四千人在雅各大患難中心靈的痛苦掙扎和得勝。當我們的救主羔羊為背負我們的罪而受苦掙扎時,是沒有中保在上帝面前為祂代求的;照樣,十四萬四千人在『雅各大患難』時期中,因當時救恩的門已經關閉,也不再有中保為他們代求了(啟22:11-12.啟7:1-3.15:5-8.但2:1)。基督當時最大的憂傷驚恐,不是害怕肉身的折磨和十字架的死刑,而是因感到世人罪擔的沉重,天父的掩面離棄,惟恐世人的罪惡將使祂和天父永遠分離;照樣十四萬四千人在雅各大患難中所憂慮懼怕的,也不是肉身的折磨和死刑的威脅,而是怕自己還有未徹底悔改承認,而未被主寶血洗淨的罪。他們切望得到上帝已經完全赦免和悅納的保證,這樣他們就不怕經受任何痛苦和死亡了。基督至終因著完全的信心、愛心和忠順而得勝,照樣,十四萬四千人至終也因著完全的信心、愛心和忠順而得勝。

     他們唱上帝僕人摩西的歌和羔羊的歌說:『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作為(特別指七災及主復臨時對惡人的刑罰和對義人的拯救等)大哉奇哉!萬世之王阿(世或作國),你的道途(按英文或原文意即道路,可體會為上帝行事待人所遵循的真理的原則)義哉誠哉。(這堛滿u義哉」是指饑渴慕義的義,是指上帝完全的仁義聖德,包含上帝無限的仁愛、公義、和聖潔在內。這堛滿u誠哉」含有真誠、真實、確切、可靠的意義在內)。主阿,誰敢不敬畏你,不將榮耀歸與你的名呢?因為獨有你是聖的,萬民都要來在你面前敬拜,因你公義的作為(特指七災及主復臨時對惡人的刑罰和對義人的拯救等)已經顯出來了。(因此時七災早已降下,基督也早已復臨,十四萬四千人此時正站在玻璃海上唱此頌讚之歌)』

     異象中在正式啟示七災之前,首先將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玻璃海上稱頌上帝的榮耀情景展示在我們面前,不但是為了對我們末後上帝餘民的安慰、勉勵和鼓舞,而也是為了顯明七災刑罰的對象及其公義性。七災的刑罰對象是世上的惡人,而不是上帝的餘民。雖然上帝餘民在七災時期中也將間接受到影響,也會受到饑渴、困乏的考驗(參啟7:14-17),然而,『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賽33:16. 41:17. 49:14-16.哈3:17-18)。他們必蒙保佑和拯救,脫離一切滅命的災難(詩121:5-7. 91:3-10)。他們必『從大患難中』被拯救出來(啟7:14-17.但12:1)。從他們此時在天上唱摩西和羔羊的歌的事上也可看出來。(可詳參善惡之爭39章651-652頁,40章672-673頁)。

 

七災的準備

     隨著七災的序幕之後,接著便是七災的準備,也就是指降災的準備工作。正如約翰在異象中所見:『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胸間束著金帶。四活物中有一個把盛滿了活到永永遠遠之上帝大怒的七個金碗給了那七位天使。因上帝的榮耀和能力,殿中充滿了煙,於是沒有人能以進殿,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災完畢了。我聽見有大聲音從殿中出來,向那七位天使說,你們去,把盛上帝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啟15:5到16:1)。

     『此後,我看見在天上那存法櫃的殿開了。』這堜珒ㄗ鴘滷〞p和啟示錄11:9節中所提到的情況是相同的。11:9節說:『當時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顯出祂的約櫃。』由於存放十誡法版的法櫃或稱約櫃,是作為上帝寶座的根基,安置在天上聖殿的內層──至聖所中的,因此這兩節預言是指:天上的至聖所將於公元1844年敞開了,屇時我們的大祭司基督要進去從事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的工作,正如地上表號性的崇祀中每年一度的『潔淨聖所』的工作所預表的(但8:14.利16:29-34. 23:26-32)。而當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的工作一完成,七災便要傾降。因此基督在至聖所中進行的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乃是七災傾降前必須完成的準備工作。

     懷愛倫對此提到:『上帝的約櫃安放在聖所的第二層,也就是至聖所中。在這「本是天上事的形狀和影像」的地上聖所的崇祀中,只有在贖罪大日,才能打開這第二層聖所,執行潔淨聖所之禮。因此約翰宣佈:「上帝天上的殿開了,在祂殿中現出祂的約櫃。」這是指著1844年天上的至聖所開了,基督進到那堨h執行贖罪的最後工作。』另一段又說:『當基督在天上的聖所中停止祂中保工作時,那宣佈在一切拜獸和獸像和接受獸印之人身上的純一不雜的忿怒,將要傾出。(見啟14:9-10.15:1)。』(善惡之爭25章453頁, 39章650頁)。

     異象中接著說:『那掌管七災的七位天使從殿中出來(指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結束之後出來),穿著潔白光明的細麻衣,胸間束著金帶(象徵著天使的聖潔和榮耀,參啟19:8)。四活物中有一個把盛滿了活到永永遠遠之上帝大怒的七個金碗(代表七災)給了那七位天使。因上帝的榮耀和能力,殿中充滿了煙,於是沒有人能進殿。(「沒有人」按原文是「沒有一個」,可以指人,或指天使,因當時救恩的門已關閉,再沒有任何一個天使,可以進入聖殿繼續為人類的救恩工作效力),直等到那七位天使所降的七災完畢了。(意即直等到上帝的義怒在七災中發盡了,惡人也都已被主復臨的榮光全部殺滅,義人也都已被提升天,然後上帝的殿又將向贖民和天使敞開)。我聽見有大聲音從殿中出來,向那七位天使說,你們去,把盛上帝大怒的七碗倒在地上。』

     懷愛倫也提到:當主耶穌在天上至聖所的查案審判和最後贖罪工作完成後,『耶穌就停止祂在天上聖所堛漱井O工作,祂舉起手來,大聲說,「成了!」..「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啟22:11)。每一個人的案件都已作了或生或死的決定。基督已經為祂子民作了贖罪的工作,塗抹了他們的罪惡。祂子民的數目已經滿足了。「國度權柄和天下諸國的大權,」將要賜給那承受救恩的人,同時耶穌也要作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了。當祂離開聖所的時候,黑暗就要蒙蔽全地的居民。..』

     『上帝的刑罰要臨到一切想要壓迫並消滅祂子民的人。因上帝長久寬容惡人,所以他們就大膽犯罪,他們的報應雖然遲延多時,但至終必然來到,毫釐不爽。「耶和華必興起,像在毘拉心山,祂必然發怒,像在基遍谷,好作成祂的工,就是非常的工,成就祂的事,就是奇異的事。』(賽28:21)。..

     當基督在天上的聖所中停止祂中保的工作時,那宣佈在一切拜獸和獸像和接受獸印之人身上的純一不雜的忿怒(即七大災難),將要傾出。(啟14:9,10 )。..』(善惡之爭39章636,649-650頁)。

     懷愛倫在另一處又提到:『我看見耶穌不會離開至聖所,直到每個人的案件都已作出或者得救,或者滅亡的決定,並且上帝的忿怒不可能來到,直到耶穌在至聖所中完成了祂的工作,脫下了祭司的服裝,穿上報仇的衣服。於是耶穌要從聖父和人中間離開,上帝不再保持緘默,卻要向那些拒絕真理的人傾降祂的忿怒。..當我們的大祭司在聖所塈髡角F祂的工作時,祂將要站起來,於是末了的七災將要被傾降下來。我看到四位天使要執掌四方的風,直到耶穌在聖所中完成祂的工作,然後末了的七災要降下來。』(懷氏生活見聞錄原文116-117頁.LIFE SKETCHES OF ELLEN G. WHITE)

 

七災的傾降

     隨著七災的準備工作完成之後,接著便是七災的傾降。古時上帝藉著摩西引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進迦南前,怎樣降十災於埃及人,照樣末後上帝拯救祂的子民脫離世界,進入屬天的迦南前,也要降七災於世人。因此末了的七災和古時的十災性質上是基本相同的,而且內容上也有許多相似之處。不過七災的嚴重程度和普及範圍卻遠超過十災。例如七災中第一災的毒瘡,第二、第三災的水變血,第五災的黑暗,以及第七災中出現的大冰雹等等,在古時十災中也都基本上出現過(參:出9:10-12起泡的瘡,出7:19-21水變血,出9:21-23黑暗,出9:22-25冰雹)。這些災害都是作實意解釋的,也都含有屬靈的象徵意義,為要刑罰獸的國,以及一切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印記的人。

 

第一災

     我們先來看第一災:『第一位天使便去,把碗倒在地上,就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的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啟16:2)。

     這是甚麼瘡,預言中未指明,也許是人類至今還未發現的。但必是非常可怕的,使人產生疼痛,並能奪去人性命的惡毒的瘡(參啟16:10-11)。例如目前令許多人害怕的惡性腫瘤(即癌症),實際上也可視為一種惡毒的瘡。但看來第一災中的這種惡毒的瘡更為可怕。這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不但是對他們的刑罰,而也打擊了他們所信奉的虛偽的宗教,證明他們是上帝忿怒的對象,而他們所逼迫的上帝餘民,反倒蒙上帝護佑,而免受此災。再者,這種毒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這句話本身也顯明此災傾降的時間,是在查案審判和救恩時期結束後。因只有那時每個人的靈性、品格才能作出最後定論,或已接受獸的印記,或已接受上帝的印記;或是該受七災刑罰,或是得以承受永生。

 

第二、三災

     現在來看第二、第三災:『第二位天使把碗倒在海堙A海就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第三位天使把碗倒在江河與眾水的泉源堙A水就變成血了。我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與眾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我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啟16:3-7)。

     這二、三災中的水變血也是作實意解釋的,並且其中含有極嚴肅的教訓意義。世人過去從該隱殺害義人亞伯以來,特別是從初世紀羅馬帝國逼迫教會二、三百年,以及中古時期羅馬教權迫害聖徒一千二百六十年以來,歷代惡人既已流了無數聖徒的血,而如今末世惡人又繼續變本加利地渴欲流上帝餘民的血,現在上帝就給他們血喝,這實是他們當受的報應。正如約翰『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和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因為他們既已變本加利地繼承並發展了他們歷代祖先殺害聖徒的精神,如今上帝就向他們追討歷代以來殺害聖徒的罪,這實是他們罪由應得的(參太23:29-36)。

  約翰『又聽見祭壇中有聲音說,是的,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這奡ㄗ魽y祭壇中有聲音說』,看來是象徵的情景,和第五印中祭壇底下殉道者的生命呼冤,或說他們的血發聲哀告相似(參啟6:9-11.創4:10.利17:11)。

     懷愛倫對此提到:『當上帝要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所降給埃及人的災難,和祂子民最後得救之前所要降給世人更可怖、更普遍的刑罰是相似的。蒙啟示的使徒約翰形容這些駭人的懲罰,說:『有惡而且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拜獸像的人身上。..海就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海中的活物都死了。..江河與眾水的泉源..,水就變成血了。』(啟16:2-4)。這些災害固然極其可怕,但上帝的公義卻藉此完全顯明了。上帝的天使說:「昔在今在的聖者阿,你這樣判斷是公義的,他們曾流聖徒和先知的血,現在你給他們血喝,這是他們所該受的。」(啟16:5,6)。他們既然判定上帝子民受死,所以即或他們沒有親手去執行,但實際上他們已經流了聖徒的血。正如基督所說,自從亞伯的時代起殺害一切聖人的血,都要歸在基督時代的猶太人身上,這是因為他們具有屠殺先知者的同一精神,並打算作同一種工作。』(善惡之爭39章650-651 頁)。

 

第四災

     現在來看第四災:『第四位天使把碗倒在日頭上,叫日頭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上帝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上帝。』(啟16:8-9)。

     這一災難顯然也是按實意解釋的(參啟7:14-17)。『日頭能用火烤人』,不但造成干旱災荒,而且也能直接傷害植物、動物和人的生命。如報紙上所記載,以前印度出現的高溫,甚至曾使樹上的麻雀和不少人被熱死。這一災所造成的災荒,危害甚大。

     懷愛倫論到此災說:『接著而降的災難,就是有能力加給日頭,「叫日頭能用火烤人,人被大熱所烤。」(啟16:8-9)。先知形容世界在這可怖時期中的景況,說:「田荒涼,地悲哀,因為五穀毀壞,..田野一切的樹木也都枯乾,眾人的喜樂盡都消滅。」「穀種在土塊下朽爛,倉也荒涼,..牲畜哀鳴,牛群混亂,因為無草。..溪水乾涸,火也燒滅曠野的草場。」「主耶和華說,那日殿中的詩歌變為哀號,必有許多屍首在各處拋棄,無人作聲。」(珥1:10-12,17-20.摩8:3)。

     這些災難並不是普遍的,否則,地上的居民都要全數消滅了。雖然如此,這些災難仍是人類有史以來所從來沒有見過的極悲慘的災殃。在恩典時期結束之前,上帝所降給人類的一切刑罰,其中都帶有慈悲憐憫的成分。那時有基督的寶血護庇罪人,使他們不致受盡罪惡的刑罰,但在最後的刑罰中,上帝要發出純一不雜的忿怒,其中沒有一點慈悲憐憫的成分。

     在那日,許多人要渴望得到他們所長久輕視的上帝的憐憫為避難所。「主耶和華說,日子將到,我必命饑荒降在地上,人饑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他們必飄流,從這海到那海,從北邊到東邊,往來奔跑尋求耶和華的話,卻尋不著。」(摩8:11-12)。

     上帝的子民也不免遭受苦難,但他們雖然常遭逼迫,多經憂患,忍受窮乏,缺乏飲食,卻必不至滅亡。那眷顧以利亞的上帝決不疏忽一個克己犧牲的兒女。那曾數過他們頭髮的主必要看顧他們。而且在饑荒的時候他們必得飽足。當罪人因饑荒瘟疫而死亡的時候,天使要保護義人,並供應他們的需要。主曾應許那「行公義」的人說:「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賽33:16)。..

     「保護你的是耶和華,耶和華在你右邊蔭庇你。白日太陽必不傷害你,夜間月亮必不害你。耶和華要保護你,免受一切的災害,祂要保護你的性命。」(詩121:5-7. 91:3-10)。』(善惡之爭39章651-652頁)。

     上述這些災害雖然如此嚴重,然而卻並未能使惡人因此生出絲毫悔改的心,反而使他們的心更加剛硬。他們『被大熱所烤,就褻瀆那有權掌管這些災的上帝之名,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上帝。』由此也就更顯明他們是不可救藥的了。

     而另一等道貌岸然,自以為義的人,表現更嚴重,他們表面上好像仍在尋求上帝,為要免除這些災難,然而實質上他們卻在事奉撒但,離道叛教,迫害上帝餘民。他們也是在用另一種方式褻瀆上帝的名,並不悔改歸向上帝。(參約16:2)。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中對此特別提到:『那些敬重上帝律法的人已被控告為使刑罰臨到世界的人,他們也要被目為一切災害的禍根,就是引起自然界可怖的災害和人世間流血的慘劇,使地上充滿禍患的人。最後的警告所發揮的能力已經使惡人惱怒,他們痛恨一切接受這信息的人,而且撒但還要火上加油,使世人仇恨與逼迫的精神越為熾烈。..上帝的聖靈已經最後收回了,但那些人還是照舊舉行宗教禮拜,而且邪惡之君所用以鼓動惡人去完成他的毒計的熱忱,看上去倒像是為上帝發熱心呢。..最後便有命令發出,制裁那些尊重第四誡安息日為聖的人,斥責他們為應受最嚴厲處分的人,並指定一個期限,讓眾人在期滿之後,得以自由把這些人置於死地。』(善惡之爭39章637-638頁)

     懷愛倫在另一著作中又提到:『這些災難使惡人大發怒氣,攻擊義人。他們想上帝的刑罰是我們帶給他們的,並且他們若能把我們從地上除去,災難就會停止。有一道命令發出要殺害聖徒,致使他們晝夜呼求拯救。這就是雅各大患難時期。於是所有聖徒都以極度痛苦的心靈呼求,並且他們要因上帝的聲音而蒙拯救。十四萬四千人得勝了。他們的臉上因上帝的榮耀而發光。』(懷氏生活見聞錄原文117頁LIFE SKETCHES OF ELLEN G. WHITE。另參善惡之爭39章652-656頁)。

 

第五災

     現在讓我們來看第五災:『第五位天使把碗倒在獸的座位上,獸的國就黑暗了。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上帝,並不悔改所行的。』(啟16:10-11)。

     此處所提到的獸,也就是指前面形狀像豹的獸,預言中也稱牠為『大淫婦』或『巴比倫大城』等。『獸的座位』按原文也就是指獸的寶座,為『大淫婦』巴比倫教會領導機構的所在。『獸的國』指一切『與她行淫』的國家,一切敬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印記的人,都包括在內。正如預言中所說:『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因為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啟17:2.18:3.另參啟14:8-10.16:2. 13:8,12,15-17)

     這一災的黑暗也是作實意講解的,正如古時降給埃及的十災中也有此災(出20:21-23)。這一災和不肯悔改的罪人的靈性情況是相合的,也是他們該受的。因他們不接受『亮光』,倒喜愛『黑暗』,因此上帝就讓雙重的黑暗臨到他們,使他們的肉身和心靈都陷入空前的大黑暗中。這一災對那些自稱擁有真理亮光的各巴比倫教會也是一個有力的諷刺和打擊。

     『啟示錄之研究』上說:『第五災就是大黑暗,獸的寶座和獸的國黑暗了。古時上帝曾使黑暗之災臨到埃及國,那些違抗上帝的人就三天之久不見光明,只有上帝的百姓家中現出光明來。(出10:21-23)。俄西里和哀西斯本是埃及人所敬拜的光明之神,在那災難中完全顯出他們的無用。到第五災難,那早晨之子,明亮的星也是毫無權柄幫助那些服從他的人。

     那時福音的工作停止了,聖靈也不再感動人心,所以凡住在獸國的人,靈性上的黑暗也是非常可怕的。(番1:14-17.賽5:30摩5:18-20)。 在經上曾提到有墨黑的黑暗,是為違背上帝之人留存的,(猶13節. 彼後2:4), 並且上帝要把違背祂的人趕入烏黑的黑暗中去。(賽8:22)。』(259-260頁)。

     這一災雖然不像上述四災那樣直接傷害人的身體,但卻使人感到驚慌、苦惱和不便,並使上述四災所帶來的痛苦越發加增。正如預言中提到,在黑暗之災中,『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此外,這一災也是一個明顯的象徵,說明救恩的門已經關閉,主的靈已經收回,而一切屬於獸國的人正處於上帝的大怒之中。因此這一災必使普世的罪人在不同程度上感到恐懼戰兢。至於前四災雖然甚是可怕,但卻不是普及全地的。在那些沒有遭受這些災難的地區的世人,甚至是上帝的餘民,也不確知救恩的門已經關閉。但及至第五災的普遍大黑暗來臨時,普世的上帝餘民就可確知救恩的時期已經過去了。

     正如『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上提到:『祂從神人之間的中保職務退出來,這事發生連聖徒都不知道,直到不久以後的黑暗遮住世上的居民,如同基督釘死的時候一樣,這才認明救恩的門已經關閉的徵象。(善614頁,懷原著117頁,早作280,56頁,善491,38,338頁,證二191頁)。

  其他先知的預言中,也提到了這次日月昏暗,星宿無光的情況。如以賽亞書中說:『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賽13:6-10)。約珥書中也提到:『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斷定谷,日月昏暗,星宿無光(這是指第五災的大黑音)。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天地就震動(這是指第七災上帝從寶座上發聲,使天地大震動的情況)。』(珥3:14-16)

     遍地大黑暗之災及前四災雖然甚是可怕,然而惡人卻仍心地剛硬,如古時的法老一樣,並沒有一點悔改的表示。如預言中所說:『人因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又因所受的疼痛和生的瘡,就褻瀆天上的上帝,並不悔改所行的。』於是上帝接著傾降第六、第七災。

 

第六災

 

     現在就讓我們來查考第六災:『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16:12-16)。

 

使伯拉大河水乾涸

     第六災的內容簡單地來說,就是這樣一句話:『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

     伯拉大河,即幼發拉底大河,是流經古代巴比倫大城的一條大河,將大城分為兩部分。此河與巴比倫大城的日常生活、交通運輸、貿易通商,以至於國防安全,都息息相關,因此可視為巴比倫大城的一條生命之河。古時上帝藉著瑪代波斯王毀滅巴比倫帝國,並釋放被擄的上帝子民歸回本國之前,瑪代波斯王就曾先使伯拉大河,在遠處改道,使河水乾涸,然後他的軍隊就沿著乾涸的河床進入城內,突然出現於巴比倫的宮廷之內,毀滅了巴比倫帝國,從而為上帝子民從被擄之地歸回本國的大事預備了道路。正如『古代歷史家讚諾芬XENOPHON,黑洛達特HERODCTUS,柏魯撒斯BE-ROSUS,記述巴比倫的傾亡,有如下的話:「古列將伯拉河水引入一新河道,用巴比倫之叛軍二人為響導,沿已乾之河床進入城內,該時巴比倫人正在神筵中痛飲。」』(聖經手冊420-421頁。另參但五章)。這件事也應驗了聖經上的預言:『耶和華如此說,我必為你(指被巴比倫擄掠轄制的上帝子民)伸冤,為你報仇,我必使巴比倫的海枯竭,使他的泉源乾涸。巴比倫必成為亂堆,..無人居住。』(耶51:36,37)。

     照樣,末後的大日,上帝在毀滅屬靈的巴比倫大城,並拯救祂被擄的子民歸回天家之前,也要先使伯拉大河的水乾涸,正如第六災中所宣告的。但這堛漣B拉大河水是指甚麼說的呢?

 

伯拉大河水是指甚麼

     古代屬世的巴比倫大城早已被毀滅,而七災的主要打擊對象也是末後屬靈的巴比倫大城,因此,此處的伯拉大河必是作靈意來解釋的。『河水』在聖經預言中時常是指一切迫害上帝子民的軍隊和權勢說的(參賽8:7-8. 59:19)。如啟示錄十二章預言中也曾提到,龍『從口中吐出水來像河一樣,要將婦人沖去。』這堛漯e水是代表中古時代羅馬教皇所發起、組織的殘殺曠野教會聖徒的十字軍,以及當時一切和教皇結盟,迫害聖徒的列國君王、臣民和軍兵說的。而此處第六災中的伯拉大河水,顯然是指末後時代『巴比倫大城所控制的列國』的政權和軍權說的,實際上也就是指一切和末後巴比倫大城(包括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的三合一宗教聯盟)行淫勾結、離道背教、迫害上帝子民的『普天下眾王』、眾軍和一切臣民說的(啟16:13-16. 17:1-3. 9-14. 19:19-20. 6:15-17)。

     正如預言中所指出:末後救恩的門關閉之前和之後,『地上的君王與她行淫,住在地上的人喝醉了她淫亂的酒。』(啟17:2)。他們要在她的領導或影響之下(啟17:18),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的印記(啟13章)。他們要一同離道叛教,迫害聖徒(啟17章),從而『與羔羊爭戰』(啟17:4. 19:19-20. 16:13-16)。在七災傾降、四風大颳的雅各大患難時期中,巴比倫大城和列國的權勢,甚至要規定一個期限,在期滿之後,要立即將一切拒絕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印記的上帝餘民全部予以殺害。(啟12:17. 13:8,12,15-17)。

 

伯拉大河水是怎樣乾涸的

     然而正當他們要動手殘殺上帝餘民之時,上帝必要降下第六災,親自予以干涉。巴比倫大城所控制的全軍將要完全癱瘓,她的勢力將要完全消失。所謂伯拉大河的『河水』,也就這樣乾涸了!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提到:『正當成群的惡人狂叫吶喊,譏誚辱罵,聲勢洶洶地向他們的俘虜猛撲的時候,忽然有一陣濃密的,比午夜更深的黑暗籠罩在地上。隨後有一道虹放射著那從上帝寶座而來的榮光,拱在天上,似乎包圍著每一群祈禱的人。那些發怒的群眾忽然呆住了。他們的譏誚吶喊聲消沉了。他們忘記了自己所要行兇施暴的目標。他們懷著恐懼知禍的心注視著上帝立約的記號,並急欲逃避其壓倒一切的光輝。

     那時上帝的子民要聽見一個清朗而悅耳的聲音,說,「舉目觀看!」他們隨即舉目望天,看見那應許之虹。那遮蓋穹蒼的黑暗怒雲此時裂開了,他們像司提反一樣定睛望天,看見上帝的榮耀和人子坐在祂的寶座上。..於是,那些曾經持守信仰之人的灰白而顫動的口中發出了一陣勝利的吶喊。

     上帝顯出權能拯救自己的子民,乃是在半夜的時候。那時太陽出現,全力照耀。許多兆頭和奇事接二連三地迅速顯現出來。惡人滿心恐怖而驚奇地望著這幕景象,同時義人卻懷著嚴肅的喜樂,目睹自己得救的徵兆。自然界中的一切事物似乎都顛倒了秩序。江河的水停止流動了。濃密的烏雲彼此相撞。在那狂怒的諸天之中卻留出一片明亮的空隙,顯出光華燦爛的榮耀。..』(40章659-660)。

     關於這時和巴比倫行淫勾結,一同迫害上帝子民的列國的權勢,心驚膽戰、癱瘓無力的情況,正如先知以賽亞的預言中所描述的:『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所以人手都必軟弱,人心都必消化。他們必驚慌悲痛,愁苦必將他們抓住。他們疼痛,好像產難的婦人一樣,彼此驚奇相看,臉如火焰。耶和華的日子臨到,必有殘忍、忿恨、烈怒,使這地荒涼,從其中除滅罪人。天上的眾星群宿都不發光,日頭一出就變黑暗,月亮也不放光。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伏強暴人的狂傲。..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他的日子必不長久。』(賽13:6-11,22)。

 

為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

     這樣,由於上述第六災的傾降,『伯拉大河』的『河水就乾了』,和巴比倫教會行淫勾結,被她利用來迫害上帝餘民的『普天下眾王』『眾軍』和眾民的權勢,就癱瘓、瓦解了。如此,『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

     這堙y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究竟是指誰說的呢?有兩種解釋都值得介紹。

     一種解釋認為:這堙y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和上述『普天下眾王』相對應,(各為爭戰的一方),是指上帝的子民說的(啟16:13-16. 17:1-3,9-14. 19:19-20. 6:15-17)。因啟示錄中經常稱上帝子民為王。如啟1:5-6.說:『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原文為國王),作祂父上帝的祭司。』啟5:10也說:『又叫他們成為國民(原文為國王),作祭司,歸於上帝,在地上掌王權。』上帝子民在基督復臨時,也要被提升天,和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啟20:4,6)。甚至一千年後,他們還要和基督一同掌王權,『他們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啟22:5)。而基督則是萬王之王(啟17:14)。

     至於『從日出之地』上來,是象徵『義人(也就是指上帝子民)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箴4:18)。正如萬王之王基督是『公義的日頭』(瑪4:2),又是『清晨的日光』(路1:78);照樣愛主的上帝子民也要『如日頭出現,光輝烈烈。』(士5:31)。此外,啟7:1-3中那一位『從日出之地上來』的天使,『拿著永生上帝的印』,在上帝僕人額上進行蓋印的工作,也是特別預表末後上帝餘民傳揚三天使信息的工作,為要使人作好準備,接受上帝的印記。正是根據上述的這些經文,有些人相信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是指上帝餘民說的。

     這些上帝餘民,在大艱難時期中,正好像在奔走最後一段天路歷程。他們猶如來到了紅海邊,又如來到了約但河岸,即將進入屬天的迦南。他們也如同古時上帝選民在巴比倫被擄的七十年即將期滿,不久巴比倫即將滅亡,而他們也即將獲得釋放,歸回天上的新耶路撒。然而這時他們也如同古時上帝選民一樣,遇到了空前危難,他們也將發現:後有『埃及』追兵,前有紅海擋路,使他們陷入了進退無路的絕境;約但河的水也漲過兩岸,使他們不可能進入迦南;巴比倫更是罪惡滔天,褻天漫地,不釋放被擄的人回家。(但5章,啟18:2-3. 5-6.參賽14:3-11.17)。那時上帝的餘民將成為大龍忿怒攻擊的對象(啟12:17),那象徵巴比倫大城一切威勢的伯拉大河,正在水勢洶湧地阻擋了『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也即上帝餘民歸回天家的道路。

     然而正如上帝在古時曾分開紅海的水,使海底乾涸,又斥退約但河的水,使河床成乾地,從而為上帝百姓預備了道路;又如上帝在古時曾藉古列的軍隊,使流經巴比倫大城的伯拉大河水改道而乾涸,進而毀滅了巴比倫國,並為上帝百姓從被擄之地歸回本國之事預備了道路;照樣,上帝這時也要先傾降第六災,使伯拉大河的河水乾涸,使巴比倫大城的一切權勢完全消失,接著降第七災毀滅巴比倫大城,從而為上帝餘民活著迎見基督復臨,從被擄之地榮歸天家的大事,預備了道路。

 

關於日出之地眾王的另一解釋

     我現在再來介紹關於『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的第二種解釋。應當說一句,上面第一種解釋也是很有說服力的。我起先也一直持有這樣的解釋。後來當我得知第二種解釋後,我似乎感到後一解釋更為確切。

  這第二種解釋認為:『伯拉大河』的『河水』乾涸,巴比倫大城所依靠的列王、眾軍、臣民等權勢的消失,『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是指為萬王之王基督和天父上帝,率領眾天使駕雲降臨,毀滅巴比倫大城,並拯救上帝子民歸回天上聖城新耶路撒冷的大事預備道路。

  因聖經上告訴我們,基督復臨時不但有眾天使隨同而來,而且也有天父上帝一同臨格。主耶穌曾說,祂將要『在自己的榮耀堙A並天父與聖天使的榮耀堶偭{..』(路9:26)。主耶穌也曾在猶太公會向那些要殺害祂的祭司、長老、議員們宣告:『然而我告訴你們,後來你們要看見人子坐在那權能者的右邊,駕著天上的雲降臨。』(太26:64)。這是特指基督復臨時說的,可參看啟示錄一章七節。使徒保羅也指出:我們是要『等候至大的上帝和我們救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多2:13)。啟示錄六章的異象中也明確提到,基督復臨時,『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上的君王、臣宰、將軍、富戶、壯士,和一切為奴的、自主的,都藏在山洞和巖石穴堙A向山和巖石說,倒在我們身上罷,把我們藏起來,躲避坐寶座者的面目和羔羊者的忿怒,因為祂們忿怒的大日到了,誰能站得住呢?』(啟6:14-17)。

     主耶穌還告訴我們,基督復臨時要像『閃電從東邊發出,直照到西邊。』(太24:27)。而且基督和天父上帝也都如同『公義的日頭』,從東方升起(瑪4:2.路1:78)。再說,聖子和聖父實際上也都是『萬王之王』(啟19:16.太13:43)。因此,主耶穌和父上帝也可稱為『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王』。(『王』字原文為多數,指二位以上)。

     正如古時瑪代波斯的古列(可預表基督)和大利烏(是古列的岳父,又是古列的舅父,可預表天父),曾率領軍隊(可預表眾天使),首先使流經巴比倫大城的伯拉大河的河水改道而乾涸,然後他們的軍隊沿著乾涸的伯拉大河河底進入巴比倫大城,使巴比倫國當即滅亡,以後又釋放被擄的上帝選民,歸回耶路撒冷,去重建聖殿和聖城。照樣末後基督和天父也要帶領眾天使駕雲降臨,在降臨之前先降第六災使伯拉大河河水乾涸,也就是使巴比倫大城所依靠的列王、眾軍、臣民的一切權勢消失,再降第七災使巴比倫大城裂為三段,然後駕雲降臨,殺滅敵基督和一切罪人,並拯救祂的子民榮歸天上的新耶路撒冷聖城。

     以上我們已經詳細解釋了第六災的基本內容,是論到伯拉大河的河水乾涸:『第六位天使把碗倒在伯拉大河上,河水就乾了,要給那從日出之地所來的眾王預備道路。』(啟16:12)。

 

關於伯拉大河水的進一步啟示

     但『伯拉大河』的『河水』究竟是怎樣形成的?形成的目的和結果怎樣?

     預言中接下去又作了進一步的啟示:『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青蛙象徵邪靈的污穢、醜陋、屬地性,以及鼓噪、煽動罪惡的活動,與此可作對比的鴿子則象徵聖靈的聖潔、榮美、屬天性,以及傳揚平安福音的使命。因此以青蛙象徵三個污穢的靈是很合適的),從龍口(即從撒但邪靈本身以及從招魂術的口,啟12:9),獸口(即從形狀像豹的獸羅馬教廷的口,啟13:1-2),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即從各背道基道教,包括招魂術教派的口中出來,啟19:20.13:13-16)。』

     上述三個污穢的靈從龍口、獸口並假先知的口中出來,實際上也即等於從巴比倫大城出來,因末後的巴比倫大城已經擴大,包含羅馬教、各背道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在內。啟示錄十八章最後一位天使警告中也指出:『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成了鬼魔的住處和各樣污穢之靈的巢穴。』實也即上述三個污穢之靈的巢穴。(啟18:2)。

     預言中接著說:『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按照原文和英文聖經宜譯為:要聚集他們參赴上帝全能者的大日的爭戰)。

     我們特別要注意的,這奡ㄗ鴘滿A不是叫他們彼此爭戰,而是聚集他們去與羔羊、與天使、與聖徒爭戰。如啟示錄其他預言中提到的:『我看見那獸(指羅馬教廷)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聚集,要與騎白馬的(指基督)並祂的軍兵(指天使)爭戰。..』(啟19:19-21)。另一處也提到:『他們(指十角和朱紅色獸及騎在獸身上的大淫婦巴比倫大城)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啟17:14.啟13章)。

     因此,聖經的預言中已明確告訴我們,末後地上的列王將要和巴比倫教會行淫勾結,列國也都喝醉了她淫亂的酒,離道背教,強迫人遵守星期日,並禁止人守安息日,甚至最後在七災、四風和雅各大患難時期中還要規定一個期限,屇時要把一切拒絕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印記的上帝餘民加以殺害。(啟13、17章)。而他們的這一切離道叛教、迫害聖徒的行動,也就等於是與羔羊爭戰,與聖徒爭戰。何況羔羊與聖徒原為一體,因基督原是教會的頭,教會是祂的身體,我們在祂身上各自作肢體。(弗1:23.5:23,30.林前12:27)。誰迫害了聖徒,也就是迫害了主(徒9:4-5)。誰摸我們,也就是摸主眼中的瞳人(亞2:8.申32:10)。誰與上帝餘民爭戰,也就是與羔羊、與天使爭戰。

     那時上帝餘民所經受的屬靈爭戰,雖然是空前劇烈的,所受到的迫害、危難、火煉雖然是空前嚴重的,然而並不能使我們喪膽,因為有全能全愛的主和聖天使與我們同在。那與我們同在的,比與世人同在的更多更大,而且基督必要在我們最危急的時刻以神能施行救護。基督復臨之時也迅即來臨了,上帝餘民蒙拯救的時刻也即將來到了!正如主在預言中接下去特別插入的一句勉勵我們的話說:『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啟16:15)。

     『看哪,我來像賊一樣。』主耶穌在此預告自己將突然降臨。主藉此提醒我們,在任何嚴重考驗的時刻,都不要忘記祂的威榮復臨和施行賞罰的大事。

     『儆醒看守衣服』是指要不斷穿上主的義袍,並小心不要讓人污染或奪去主的義袍。具體是指不斷靠主寶血的功勞,洗去我們的罪污,而因信稱義;並不斷靠主聖靈的大能而持守品格的純全,遵從上帝的誡命,而因信成義。

     『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這使我們想起了主對末後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信徒長久以來所有的責備和勸勉:『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啟3:17,18)。現在主以正面的應許勉勵一切在嚴重考驗中的信徒說:『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

     是的,他們今生穿主義袍,將來也要在榮耀中身穿白衣與主同行。正如主所應許的:『他們要穿白衣與我同行,因為他們是配得過的。凡得勝的,必這樣穿白衣,我也必不從生命冊上塗抹他的名。』(啟3:4-5)。

 

哈米吉多頓大戰

     在這特別插入的一句勉言之後,預言中又繼續論述前面所提到的上帝大日的屬靈爭戰:『那三個鬼魔便叫眾王聚集在一處,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啟16:16)。這一句話不但進一步啟示了上述這場爭戰迫害上帝餘民的性質和目的,而且顯明了它的結局。

     『「哈米吉多頓」這名詞翻出來就是「米吉多山」。(在字典上解釋這名字的意義乃是「殺場」或「軍旅之山」)。這地點是在猶太的北邊,約但河之西,迦密山東南的一大平原,形似三角形,弦長五十七里,股長四十五里,勾長三十六里。又名耶斯列平原。』『乃是古來的一個大戰場,..在此地曾有過數次大戰爭。』(啟示錄之研究261頁)。

     再者,值得注意的,本處『哈米吉多頓』的地名,是特意用的希伯來文,而不是希臘文,正如預言中所特別指出的:『希伯來話叫作哈米吉多頓』。可見,預言中所注意的並不是這個地點的本身,因為若是這樣,只要用當時所通用的希臘文的地名即可,況且啟示錄全書也都是用希臘文寫的,而不需要用古時希伯來文的地名。預言之靈既然特意採用了古時希伯來文的地名,可見預言中所注意的,實是古時希伯來人歷史中在此地點所曾發生過的幾次重大而有意義的戰事,以及它們對末後大日爭戰所具有的預表意義。

     原來,古時外邦諸王時常在此地聚集,一同和上帝選民爭戰,而且從人看來,上帝選民的人數稀少,寡不敵眾,必敗無疑。然而在他們處境最危急之時,常因上帝神奇的干預和拯救而大獲全勝。關於這方面的歷史事件,聖經中最明顯的記載有二處:

  一處是在士師底波拉和軍長巴拉時代,『君王都來爭戰,那時迦南諸王在米吉多水旁的他納爭戰,卻未得擄掠銀錢。星宿從天上爭戰,從其軌道攻擊西西拉。基順古河把敵人沖沒。』因為『耶和華使西西拉和他一切車輛全軍潰亂,在巴拉面前被刀殺敗。西西拉下車步行逃跑,巴拉追趕車輛、軍隊,直到外邦人的夏羅設,西西拉的全軍都倒在刀下,沒有留下一人。』西西拉本人也被雅億所殺。(士5:19-21. 4:15-16,21)。

  另一處是在士師基甸時代,『那時米甸人、亞瑪力人和東方人都聚集河邊,在耶斯列平原安營。』『都散佈在平原,如同蝗蟲那樣多。他們的駱駝無數,多如海邊的沙。』而基甸只帶了三百人。當他們按照上帝的指示吹角,並吶喊『耶和華和基甸的刀』時,『全營的人(敵人)都亂竄。三百人吶喊,使他們逃跑。三百人就吹角,耶和華使全營的人用刀互相擊殺..。』接著,基甸和三百人就追趕並殺敗了他們數以萬計的敵軍。(士6:33. 7:12,19-22.詳參6-8章)。

     關於以上兩件歷史事件,明顯被用來預表末後上帝大日的爭戰的。正如第六災預言中所提到,那時三個污穢的靈也要叫普天下眾王聚集在一處,重演古時外邦諸王在『哈米吉多頓』這個地方所發生過的歷史事件,為要與上帝餘民爭戰,與羔羊爭戰,為要將每一個拒絕拜獸和獸像,拒絕接受獸印記的,遵守上帝誡命的餘民全部加以殺害。而且從人看來,每個上帝餘民都已落在惡人勢力的包圍中,四面楚歌,處境險惡,情況危急,必被殺害無疑。然而正當他們即將被殺害的千鈞一髮之際,上帝必要以神能進行干涉和拯救。上帝首先傾降第六災,使伯拉大河河水立即乾涸,也即使巴比倫大城所控制的列王、眾軍和臣民的權勢驟然癱瘓和消失。隨接又傾降第七災,使巴比倫大城『裂為三段』,並使先前與她結盟的列王、眾軍和臣民轉過來攻擊並殺害她(啟17:16)。並且他們也要自相殘殺(亞14:12-13)。接著是基督復臨,毀滅一切罪人,並使上帝子民獲得光榮的勝利和拯救。正如古時在哈米吉多頓所發生的上述二個歷史事件中所預表的。

     在『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一書上提到:『撒但欺騙世人最後努力的一個步驟,就是三個污穢的靈(按:即從龍口、獸口和假先知的口中出來的)..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欺騙他們,慫恿他們與撒但的勢力聯合,要廢去上帝的律法。(善561,588,624頁.啟16:13-16.賽24:21,22.番3:8.哈3:13-16.證九43頁)。..一種從下面來的力量引誘著世人向天庭宣戰,地上的列國整理他們的陣伍,與撒但聯合,在最後的大戰爭中與羔羊和同著羔羊的聖徒作戰。(證九43頁.證六14頁.善第624頁.啟17:14)。地上的領袖在一起商議怎樣根除他們所恨的一派人。(早作282頁.詩2:1-5,9)。寧可使少數人受苦,免得通國騷擾混亂的論據變為結論,地上的最高權力機關就要發出一道命令,將遵守安息日的人完全處死。(善615頁、早作26頁、懷歷117頁、證五213頁、證一354頁、先君512頁、傳證412頁)。這命令聲稱遵守安息日者應受到嚴刑處罰,並規定一個期限,那時政府將不保護那些不願放棄安息日的人,而給人民自由,屆時可將他們置於死地。(善615,631,626頁.早作282頁.先君512頁.啟13:15-17)..撒但現在要用全力攻擊上帝的子民,在各方各處必要同時聯合,共謀根絕他們所恨惡的宗派,他們將要決定在一夜之間發動一個決定全局的大打擊。(善635頁.證八117頁)。』(集句17頁)。死刑的命令一發出,聖徒就被投於雅各的(大)患難中,為時有『一時』之久。(善616.622頁.但12:1.珥3:3-9.族先201頁.早作37頁.懷歷117頁.啟18:10,17,19)。』(集句18頁)。『但他必被救出來。』(耶30:5-7)。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提到:『撒但久已為欺騙世人的最後努力作了準備。..先知預言說:「我又看見三個污穢的靈,好像青蛙,..他們本是鬼魔的靈,施行奇事,出去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叫他們在上帝全能者的大日聚集爭戰。」(啟16:13,14)。除了那些因信仰聖經而有上帝能力保守的人之外,全世界的人都要全數陷入這一次的欺騙之中。』(第34章582頁)。

     同書中另一處又更詳細的提到:『撒但的時間越短,他的忿怒就越大,所以他欺騙和毀滅的工作要在大艱難的時期中達到頂點。不久天空要出現一種超自然的驚人現象,作為行奇事的魔鬼能力的表徵。惡魔的靈將要出動到「普天下眾王」那堙A誘惑他們,並慫恿他們在反抗天上政權的最後斗爭中與撒但聯合。因這些惡靈的工作,統治者和一般平民都要受他的欺騙。有人要起來假冒基督,叫人把那應當歸給世界救贖主的尊號敬拜歸給他們。他們要行醫病的神蹟奇事,並聲稱自己有天上來的啟示,與聖經的見證相反。

     這最大的騙局之中最驚人的一幕乃是撒但親自化裝為基督。教會久已聲稱她仰望救主的復臨,作為她一切希望的最後實現。這時那大騙子撒但便要出現,使人相信基督已經來了。撒但要在許多方面以輝煌和威嚴的姿態出現在人面前,好像先知約翰在啟示錄中所形容上帝兒子的樣式(見啟1:13-15)。他周圍的榮光是肉眼所從來沒有見過的。於是凱旋吶喊要響徹雲霄,說:「基督已經來了!基督已經來了!」眾人要俯伏在他面前敬拜他。同時他要舉起雙手,為他們祝福,正像基督在世上為門徒祝福一樣。他的聲調優美、溫柔、和婉。他也要用文雅慈祥的口吻,說出一些救主從前所發表親切的屬天的真理;他先治眾人的疾病,最後便要假冒基督的名宣稱自己已經把安息日改為星期日,並命令人人都要守他所賜福的日子為聖日。他又說,那些堅持遵守第七日為聖的人正是褻瀆了他的聖名,因為他們不聽從他所差來帶亮光與真理給他們的天使。這乃是最強烈而壓倒一切的大欺騙。正如古時撒瑪利亞人受了行邪術的西門的欺騙一樣,許多的人從最小的到最大的,都要信服這些邪術,說:這是「上帝的大能」(徒8:10)。

     但上帝的真子民卻不至於受迷惑,因為這個假基督的的教訓是與聖經不相符合的。..再者,上帝也不准撒但偽裝基督復臨的真樣式。..(太24:24-27.31. 25:31.啟1:7.帖前4:16,17)。』(39章646-647頁)。

     『全世界所面臨的結局是極其可怕的。地上的掌權者將要聯合一致來反對上帝的誡命,並要下令「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要遵守偽安息日來表示尊重教會的習慣。(啟13:16)。凡不肯順從的人都要受法律的制裁,最後還要宣佈他們是應受死刑的。』(38章626頁)。 

     『安息日的問題已經成為全基督教界斗爭的焦點。宗教和政治的權威已經聯合起來要強迫人去遵守星期日。那時,少數堅決不肯服從群眾之要求的人,便要普遍地成為憎惡和咒罵的目標。』『他們也要被目為一切災害的禍根,就是引起自然界可怖的災異和人世間流血的慘劇,使地上充滿禍患的人。』(39章638,637頁)。

     『最後便有命令發出,制裁那些尊第四誡之安息日為聖的人,斥責他們為應受最嚴厲處分的人,並指定一個期限,讓眾人在期滿之後,得以自由地把這些人置於死地。舊大陸的羅馬教和新大陸背道的基督教都要採取一致的行動,去對付那些尊重全部神聖誡命的人。

     這時,上帝的子民要被捲入困苦和患難之中,就是先知所形容「雅各遭難的時候。」「耶和華如此說,我們聽見的聲音,是戰抖不平安的聲音。..臉面都變青了呢!那日為大,無日可比!這是雅各遭難的時候,但他必被救出來。」(耶30:5-7)。』(39章638頁)。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以色列的上帝必要出面干涉,來拯救祂的選民。』(40章659頁)。

     首先是降下第六災,使伯拉大河的河水乾涸,也即使巴比倫大城所依靠和控制的列王、眾軍和臣民等一切迫害上帝餘民的權勢消失,正如前面已曾詳述的。接著是降下第七災,使巴比倫大城裂為三段,而被她所騎的七頭十角的獸和十角等所攻擊和焚燒(啟16:19. 17:16)。正如下面所要論述的。

 

第七災

 

     現在來看第七災:『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又有閃電、雷轟、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上帝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一他連得約有九十斤)。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上帝。』(啟16:17-21)。

     『第七位天使把碗倒在空中』:撒但曾被稱為『空中掌權者』。(弗2:2)。因此,此碗倒在空中,似乎最有力地打擊了撒但的權勢。再說,此碗倒在空中也表明此災的普遍性,必要降在一切順從撒但之人的身上。但一切投靠上帝之人必要得蒙保守。正如經上所說:『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作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詩91:9-10)。

 

從寶座上有大聲音說:成了!

     『就有大聲音從殿中的寶座上出來說,成了。又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我們記得救主在十字架上臨斷氣時,曾大聲說:『成了。』(啟19:30)。藉此宣佈主為人類捨命贖罪的大功完成了。上帝的公義,慈愛完全彰顯出來了。隨著那聲音之後『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墳墓也開了,已睡聖徒的身體多有起來的。到耶穌復活以後,他們從墳墓堨X來,進了聖城,向許多人顯現。』(太27:51-53)。而現在第七碗倒下時,也有大聲音從上帝的寶座出來說:『成了。』藉此宣佈上帝對惡人的七災刑罰全部降下來了。『上帝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啟15:1)。上帝完全的公義彰顯出來了(啟15:3-4)。隨著這大聲音,『也有閃電、聲音、雷轟、大地震。』並且因著這一地震,也將有許多墳墓被裂開,監獄的牆垣倒塌,那些堅守三天使警告而在主埵w睡的,在特別復活中有份的上帝餘民將要從墳墓中出來,被囚禁的聖徒也要得自由,一同迎接基督駕雲復臨。(但12:2.啟14:13.啟1:7.太26:64)。 

 

空前的大地震

     這一次的大地震真可說是空前的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厲害的地震。..各海島都逃避了,眾山也不見了。』此外,『又有大雹子從天落在人身上,每一個約重一他連得。(一他連得約有九十斤)。為這雹子的災極大,人就褻瀆上帝。』

     有人提到古時,『在出埃及時,曾有冰雹降在抗拒上帝的埃及人身上(出9:18-20,22-26); 進迦南時,上帝曾降冰雹打死以色列人的敵人(書10:6-11); 將來那以虛假的道理欺哄人的巴比倫,也要受冰雹的刑罰。「冰雹必沖去謊言的避所」(賽28:17)。他們以「未泡透的灰」所抹的「牆」,必被「大冰雹毀壞..」(結13:18-19)。』(啟示錄之研究269頁)。

     先知的預言中也論到這時的情形說:『耶和華必使人聽祂威嚴的聲音,又顯祂降罰的膀臂,和祂怒中的忿恨,並吞滅的火焰,與霹雷、暴風、冰雹。』(賽30:30)。另一處又說:『我必因邪惡刑罰世界,因罪孽刑罰惡人。使驕傲人的狂妄止息,制服強暴人的狂傲。..我萬軍之耶和華在忿恨中發烈怒的日子,必使天震動,使地搖撼,離其本位。..巴比倫受罰的時候臨近,他的日子必不長久。』(賽13:11-13,22)。

     第七災中的大地震雖然是空前的,卻並不是絕後的,因主復臨時還將有更大、更厲害的大地震。如第六印中就曾明顯提到:『天就挪移,好像書卷被捲起來,山嶺海島都被挪移離開本位。』『地的根基也震動了。地全然破壞,盡都崩裂,大大的震動了。地要東倒西歪,好像醉酒的人;又搖來搖去,好像吊床。罪過在其上沉重,必然塌陷,不能復起。』(啟6:14.賽24:18-20)

     試想,當第七災及基督復臨時的連續不斷的大地震發生時,那些任意妄為,犯罪作惡,在他人的痛苦中尋求歡樂的人;那些自私自利、損人利己、剝削窮人的人;那些一心為自己在地上積儹財寶,而不關心聖工和貧困之人需要的人;那些只顧追求今世的名利、地位和享受,放縱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而不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的人,..將要感到何等恐懼、戰兢呢!他們將要如夢初醒,而又為時太晚地感悟到聖經的勸告:『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長存。』(約一2:15-17)。

     然而一切在基督堳H守主道、遵行誡命、愛主愛人,而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的人,卻要在空前的大地震中免受災害,得享安寧。他們要從心媯o出讚美說:『上帝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46:1-3)。不但如此,而且空前的地震還使許多上帝的餘民從監獄和墳墓的拘禁中得釋放,正如以上所述的。

 

巴比倫大城裂為三段

     而另一方面,這一陣空前的大地震,卻要使巴比倫大城被震裂,如第七災中所提到:『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巴比倫大城在中古時期是單指羅馬教說的,在末後時代陣容已擴大,也包括背道基督教和招魂術教派在內。因此,巴比倫『大城裂為三段』,是指組成末後普世性巴比倫大城的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三合一的勢力徹底分裂了。在『聖經和預言之靈集句』一書上提到:『當上帝的聲音解救祂被擄的子民之時,在惡人之中便有一番極大的覺醒。(善560,562,654頁.早作92頁266頁.耶25:30,31)。謊言的避所(撒但的化身)被沖去,與死亡所立的約(招魂術)被廢掉,三合一的聯合成為粉碎。(善562頁.賽28:17,18. 啟16:19.18:19-21)。』(集句20頁)。

     『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是指列國中的羅馬教、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的三合一大聯盟,也徹底分裂瓦解了。

 

專給巴比倫喝的『烈怒的酒杯』

     第七災中又繼續提到:『上帝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酒杯象徵上帝的刑罰(啟14:10. 18:6. 耶25:15-16,27-29)。古時巴比倫國曾喝上帝忿怒的酒杯而滅亡(即51:7.25:26.51:57),而末後巴比倫大城也要在第七災中喝上帝烈怒的酒杯而毀滅。關於末後巴比倫大城,此時所要喝的『酒杯』,也即所要受的刑罰是甚麼呢?此處並未說明。但接著於啟示錄17,18,19章的異象中指明了(啟17:15-16. 18:6-24. 19:1-3,20)。那時由於上述一系列災難,特別是第七災的打擊,眾人清醒過來了。他們看到聖徒都已得蒙上帝的拯救,便知道自己完全受到了上述三合一宗教聯盟的欺騙。於是他們此時要轉而痛恨、責怪、攻擊並殺害巴比倫教會中的一切假牧人、假教師、假先知等等。(參耶25:34-36)。那時『十角與獸(即朱紅色獸)必恨這淫婦(巴比倫大城),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17:16)。 並且主也要將她和假先知一同『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C』(啟19:20. 18:8,9. 19:1-3)。於是巴比倫大城將要完全被焚毀。關於這些,我們在啟示錄17-18 章預言中再詳述。

     關於第七災中的情況,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提到:『濃密的烏雲彼此相撞,在那狂怒的諸天之中卻留出一片明亮的空隙,顯出光華燦爛的榮耀,從那媯o出來上帝的聲音,如同眾水的聲音說:「成了!」(啟16:17)。

     那聲音震動了諸天和全地。於是有一陣大地震,「自從地上有人以來,沒有這樣大這樣利害的地震。』(啟16:17-18)。穹蒼似乎一開一閉。從那埵乎有上帝寶座所發出的榮光閃射下來。山嶺搖動,像風前的蘆葦,..全地此起彼伏,像海洋中的波濤一樣。地面破裂,地的根基似乎都塌陷了。山嶺下沉,有人居住的海島淹沒不見了。那充滿罪惡像所多瑪一樣的海口商埠被忿怒的水所吞沒。「上帝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啟16:19,21)。那時有大冰雹,「每個約重九十斤」施行毀滅的工作。..監獄的牆垣破裂,使那些因保守自己信仰而被監禁的上帝子民得到釋放。

     墳墓要裂開,「睡在塵埃中的,必有多人復醒,其中有得永生的,有受羞辱永遠被憎惡的。」(但12:2)。那時,一切曾經堅守第三位天使信息而死了的人,要從墳墓堨X來,得著榮耀,並聽見上帝與一切遵守祂律法的人立和平之約。「連刺祂的人」(啟1:7),就是那些在基督臨死痛苦之時戲弄祂譏誚祂的,同那些窮兇極惡反對上帝真理和祂子民的人,也要復活,他們要看見主在祂的榮耀中,並看見那些忠心順從之人所要得的尊榮。..』

     『古時的先知在聖潔的異象中看到上帝的日子便說:「你們要哀號,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近了,這日來到,好像毀滅從全能者來到。」(賽13:6)。..』(40章660-661,661-662頁)

     關於巴比倫所要喝的杯,所要受的刑罰,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有提到,此處略為摘引幾句,因啟十八章預言中還要詳細研究。

  『當上帝的聲音使祂被擄的子民「從苦境轉回」之時,那些在人生的大鬥爭中已經完全失敗的人必要恍然大悟。..』

     『那時,人們要看出自己受了欺騙。他們要群起互相控告,申斥那曾引誘他們進入滅亡之途的人;他們要聯合一致而極其怨恨地責難他們的傳道人。..喊叫說:「我們滅亡了,而你們是叫我們遭毀滅的禍首。」於是他們就要攻擊這些虛偽的牧人。..那原要用來殺戮上帝子民的利劍,這時卻要轉過鋒來,殺害他們的敵人。..』

     上帝所派的天使也要『「..從殿前的長老殺起。」(結9:1-6)。 這種毀滅的工作要在那些自命為民眾靈性保護者的身上開始。這些虛偽的守望者先要仆倒。..』(詳見善惡之爭41章679-680頁)。

  我們以上已經詳細研究了末後的七大災難,從其中一方面可以看到上帝對末後巴比倫權勢和一切拜獸與獸像,接受獸印記之人的刑罰,一方面也可以看到上帝對祂末後忠心餘民所施行的奇妙拯救。唯願我們都要更加信靠祂,敬愛祂,遵從祂,並為祂熱心作工,引領更多將亡生靈,接受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信息,預備迎見主的復臨!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