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看下一題

第四十八題  巴比倫大城的刑罰

 

     隨著最後的警告結束之後,所有上帝真實的子民都已從巴比倫大城中出來,而加入上帝餘民的行列,並都『勝了獸和獸的像並牠名字數目』(啟15:2)。那時上帝將要差派祂的使者降下七大災難,以刑罰巴比倫大城及一切拜獸和獸像並受牠名之印記的人(啟16:2,6,7,10,12,19)。而七災中的第七災又是特別刑罰巴比倫大城的,正如其中提到:『那大城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上帝也想起巴比倫大城來,要把那盛自己烈怒的酒杯遞給她。』(啟16:19)。關於巴比倫大城在第七災中要喝的烈怒的酒杯,也即要受的忿怒的刑罰,具體是指甚麼,第七災中並未指明(啟17:1),但在接下去的啟示錄18章6-24節的預言中詳細指明了。現在逐段查考一下這一部分預言。

 

巴比倫大城所要受的刑罰

     預言中第一段首先說明大淫婦巴比倫大城所要受的刑罰:『她樣待人,也要怎樣待她,按她所行的加倍報應她,用她調酒的杯加倍的調給她喝。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婸﹛A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致於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上帝大有能力。』(啟18:6-8)。

     『她怎樣待人』按原文為『她怎樣待你們。』這堛滿y你們』是指上帝的子民(參上二節)。因此這句話的意思是:她怎樣待上帝的子民,也要怎樣待她(參啟137:8)。她怎樣藉著十角和朱紅色的獸等權勢殘害上帝餘民,此時她也照樣要被她所利用的十角和朱紅色獸等權勢所殘害(啟17:16)。而且『按她所行的加倍報應她。』正如古代屬世的巴比倫也曾遭到同樣的報應:『巴比倫怎樣使以色列被殺的人仆倒,照樣他全地被殺的人也必在巴比倫仆倒。』(耶51:49)。

     『用她調酒的杯加倍調給她喝。』巴比倫曾用她『邪淫大怒的酒』使列國萬民喝醉而傾倒(啟18:3. 17:2. 14:8),如今上帝也要以自己『純一不雜』的『烈怒的酒』,『加倍的調給她喝。』(啟14:10.16:19)。正如古代屬世巴比倫也曾遭到同樣的報應:『巴比倫..使天下沉醉,萬國喝了她的酒就顛狂了。』『以後示沙克(就是巴比倫)王也要喝。』『我必使巴比倫的首領、智慧人、省長、副省長和勇士都沉醉,使他們睡了長覺,永不醒起。』(耶51:7. 25:26. 51:57)。

     『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婸﹛A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盡了。因為審判她的主上帝大有能力。』正如古代屬世巴比倫也曾遭到相似的刑罰:『巴比倫寬闊的城牆必全然傾倒,他高大的城門必被火焚燒。』『因耶和華使巴比倫成為荒場。』(耶51:58,55)。

     末後巴比倫所將遭受的這些刑罰來自兩方面:一是來自十角和朱紅色的獸,以至於地上的萬民。正如前面預言中已經提到:『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必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燒盡。』(啟17:16)。這是由於十角和獸,以至於地上的萬民,因在七災中看到巴比倫及一切隨從她的人所遭受的一切震天動地的刑罰,以及上帝餘民所蒙受的一切奇妙拯救,於是如夢初醒,發覺自己已受了大淫婦、假牧人的欺騙而即將永遠滅亡了,於是他們怒火中燒,轉而對大淫婦恨之入骨了。他們要辱罵、掠奪、殺害她,而且有可能真的要用火將她燒盡。

     大淫婦的另一方面刑罰是來自基督和祂的使者。正如啟示錄後面的預言中所提到:『我看見那獸(指形狀像豹的獸羅馬教)和地上的君王,並他們的眾軍,都要聚集與騎白馬的(指基督)並祂的軍兵(指天使)爭戰。那獸被擒拿,那在獸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獸印記和拜獸像之人的假先知(指能行異能奇事的各背道基督教派,特別是指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教派)也與獸同被擒拿,他們兩個就活活的被扔在燒著硫磺的火湖堙C其餘的被騎白馬者口中出來的劍殺了(指在基督復臨時),飛鳥都吃飽了他們的肉。』(啟19:19-21.參啟20:10)。(關於這兩方面刑罰,可參看善惡之爭41章)。

 

地上的君王為她哭泣哀號

     預言中第二段提到地上的君王看到大淫婦受刑的慘況,因怕大淫婦所受的刑罰也會臨到他們,而觸情自憐,為她哭泣哀號:『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她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啟18:9-10)。

     這埵乎出現了一種矛盾的情景:起先『十角與獸』等地上的君王,既然『恨這淫婦,使她冷落赤身,又要吃她的肉,用火將她焚燒』,如今怎麼又會『為她哭泣哀號』呢?其實一點也不矛盾。起先對大淫婦的恨,隨著大淫婦的被焚燒淨盡,也早已變成了怕,正如預言中所說,他們『因怕她的痛苦』而為她哀嘆哭號。這不是因為他們對大淫婦的憐憫之心,而實是出於他們的自憐、自悲和驚恐絕望之感而觸景生情,哭泣哀號。

 

地上的客商也為他哭泣悲哀

     預言中的第三段是論到地上的客商以及一切和她有貿易交往,或靠她為生的人,也都為她哭泣哀嘆說:『地上的客商也都為他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這貨物就是金銀、寶石、珍珠、細麻布、紫色枓、綢子、朱紅色枓、各樣香水、各樣象牙的器皿、各樣極寶貴的木頭和銅、鐵、漢白玉的器皿,並肉桂、荳蔻、香枓、香膏、乳香、酒、油、細麵、麥子、牛、羊、車、馬、和奴僕、人口。巴比倫哪,你所貪愛的果子離開你了。你一切的珍饈美味和華美的物件,也從你中間毀滅,決不能再見了。販賣這些貨物,藉著她發了財的客商,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哭泣悲哀,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素常穿著細麻,紫色、朱紅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寶石和珍珠為裝飾,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凡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都遠遠的站著,看見燒她的煙,就喊著說,有何城能比這大城呢。他們又把塵土撒在頭上,哭泣悲哀,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她在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啟18:11-19)

     從本段預言中可以看出,巴比倫大城是何等的富足,正如預言中形容她為『這麼大的富厚!』巴比倫不但是極其富足的,而且她也用她巨大的財富,從事工商業各方面的投資和貿易,以致使地上的客商都『藉著她發了財』,並使海上的船主也『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

  本段預言中提到她所經營的貨物共有二十九種之多,可包括七大類:一是金、銀、珍寶類,二是各種衣料類,三是各種器皿、用具和建築材料類,四是各種香料類,五是各種食品類,六是交通運輸類,七是人類。總之,投資和貿易的範圍,包括國計民生和日常生活各方面。

     本段預言中論到巴比倫富足的情況,已經獲得奇妙的應驗,正如前面已詳細介紹。巴比倫大城的富足早已為普世所公認,並早已參加了國際壟斷資本的行列,甚至控制或影響著不少國家的經濟命脈,使『地上的客商』也因和她從事貿易而『發了財』。

     然而正如預言中所指出的,巴比倫大城,以至於普世之人一切屬地的財富,都是短暫的,當最後第七災傾降,並主來之時,這一切都將轉眼成空。正如上面預言中提到,『地上的客商』也將要觸景生情,自憐自悲的哀嘆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甚至凡與她有關係的『船主和坐船往各處去的,並眾水手,連所有靠海為業的』,也都要同樣悲嘆地喊著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凡有船在海中的,都因她的珍寶成了富足,她在一時之間就成了荒場。』

     及至主來之時,所有未悔改的世人和屬世的一切都將化為烏有。如經上所勸告:『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上帝的日子來到。』(彼後3:9-12)。當然彼得後書這段預言在基督復臨時只是初步應驗,在千禧年後撒但、惡人毀滅時還將完全應驗。

     為此,主耶穌勸告我們說:『不要為自己積儹財寶在地上,地上有蟲子咬,能袓a,也有賊挖窟窿來偷;只要積儹財寶在天上,天上沒有蟲子咬,不能袓a,也沒有賊挖窟窿來偷。因為你的財寶在那堙A你的心也在那堙C..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上帝,又事奉瑪門。』(太6:19-24)。又說:『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又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取生命呢?』(太16:26)。

     經上也警告那些只知損人利己,積儹不義之財的人說:『嗐,你們這些富足人哪,應當哭泣號咷,因為將有苦難臨到你們身上。你們的財物壞了,衣服也被蟲咬了。你們的金銀都長了蛂A那蚼n證明你們的不是,又要吃你們的肉,如同火燒。你們在這末世,只知積儹錢財,工人給你們收割莊稼,你們虧欠他們的工錢,這工錢有聲音呼叫,並且那收割之人的冤聲,已經入了萬軍之主的耳了。你們在世上享美福,好宴樂,當宰殺的日子,竟嬌養你們的心。你們定了義人的罪,把他殺害,他也不抵擋你們。』(雅5:1-6)。

  雖然如此,上帝仍然切望他們立即信主悔改,『止住作惡,學習行善。』免得在那即將來到的耶和華的大日中慘遭毀滅。經上也說:『祂願意萬人得救,明白真道。』(提前2:4)。『不願有一人沉淪,乃願人人都悔改。』(彼後3:9)。

 

天庭和得救群眾將為此歡頌

     那時,一切和巴比倫大城聯合的未悔改的罪人固然都要絕望哀嗚,然而一切上帝末後忠心的餘民都要靠主歡樂。歷代以來看到或受到大淫婦逼迫和殘殺的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將來復活後在天上也都要因此歡喜。(參啟19:1-4)。正如天上有聲音發出說:『天哪,眾聖徒、眾使徒、眾先知阿,你們都要因她歡喜,因為上帝已經在她身上伸了你們的冤。』(啟18:20)。

 

巴比倫永遠不再興起

     本預言中最後一段是論到巴比倫大城將要永遠沉淪,不再興起:『有一位大力的天使舉起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堙A說,巴比倫大城也必這樣猛力的被扔下去,決不能再見了。彈琴、作樂、吹笛、吹號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各行手藝人在你中間決不能再遇見;推磨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燈光在你中間決不能再照耀;新郎和新婦的聲音在你中間決不能再聽見;你的客商原來是地上尊貴人,萬國也被你的邪術迷惑了。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堿搢ㄓF。』(啟18:21-24)。

     末後屬靈巴比倫所將受到的這一切刑罰也和古代屬世巴比倫所曾受到的刑罰相似:『耶利米將一切臨到巴比倫的災禍,就是論到巴比倫的一切話,寫在書上。耶利米對西來雅說,你到了巴比倫,務要念這書上的話。又說,耶和華阿,你曾論到這地方說,要剪除,甚至連人帶牲畜沒有在這堜~住的,必永遠荒涼。你念完了這書,就把一塊石頭拴在書上,扔在伯拉河中,說,巴比倫因耶和華所要降與他的災禍,必如此沉下去,不再興起。』(耶51:60-64)。巴比倫必成為亂堆,為野狗的住處,令人驚駭嗤笑,並且無人居住,..睡了長覺,永不醒起。』(耶51:37,39)。以賽亞書中也曾對此有明確的預言:『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上帝所傾覆的所多瑪、摩蛾拉一樣,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亞拉伯人也不在那堣銩f帳幕,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堙F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堙A咆哮的獸滿了房屋,鴕鳥住在那堙A野山羊在那婺齠R,豺狼必在她宮中呼號,野狗必在她華美殿內吼叫。..』(賽13:19-22)。

     上述這些預言後來也都已奇妙應驗:『巴比倫在波斯時代仍為一重要之城,亞歷山大帝本欲修復之,但因死而止。此後巴比倫城日漸衰落。耶穌在世時,其政治與商業之重要性已不復存在。主後第一世紀內,其大部分已成廢墟,城中之磚,被用來建築巴喀達城BAGHDAD及修築運河。歷代為「荒堆」,曠野的鳥獸居於其間,奇妙的應驗了聖經的預言。目前除其西南部分有一小農村之外,全境仍然無人居住。』(聖經手冊414頁)。

     而末後屬靈巴比倫的結局也將如此,且其荒涼程度遠超於前。不但荒無人煙,而且禽獸等也都將絕跡。巴比倫將像『一塊石頭,好像大磨石,扔在海堙A..決不能再見了。』

     巴比倫所以遭受此嚴厲刑罰,也是罪有應得。正如本段預言中提到兩個主要方面:

     (一)『你的客商原是地上的尊貴人,萬國也被你的邪術迷惑了。』這堛漕董N也特別是指包含在羅馬天主教和披著基督教外衣的招魂術在內,以致萬國都被她的邪術迷惑了(參啟16:13-16. 18:12. 13:13-14.帖後2:9-12)。而且『列國都被她邪淫大怒的酒傾倒了。地上君王與她行淫,地上的客商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啟18:3)。

     (二)『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堿搢ㄓF。』如前所說,單單羅馬教在中古時期所殺害的主的僕人和聖徒,至少已有五千萬。她真是『喝醉了聖徒的血和為耶穌作見証之人的血。』(啟17:6)。而末後時代在羅馬教、背道基督教和招魂術組成大聯盟的情況下,巴比倫還將繼續迫害上帝餘民,使凡拒絕拜獸和獸像,並拒絕接受獸印記的人,最後『都不得作買賣』,並『都被殺害(在雅各大患難時)。』(啟13:15-17)。雖然在上帝權能的執掌下,在救恩的門關閉前,只容許極少數的上帝餘民殉道,而絕大多數人都要得蒙上帝護佑,脫離她的毒手;特別當恩典時期結束後,凡蒙揀選經過雅各大患難的上帝餘民,沒有一個人是喪命的;然而巴比倫妄圖殺害每一個上帝忠心餘民的罪,必不能逃脫,而且歷代以來一切殺害先知、使徒和一切聖徒的罪,也都要歸到她的身上。

  主耶穌當日指著猶太人的公會和那些假冒為善的文士、法利賽人所說警責的話,也可轉用到末後巴比倫的身上:『所以我差遣先知和智慧人並文士,到你們這堥荂A有的你們要殺害,要釘十字架,有的你們要在會堂媄@打,從這城追逼到那城,叫世上所流義人的血,都歸到你們身上。從義人亞伯的血起,..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一切的罪都要歸到這世代了。』(太23:33-36)。因為他們也具有像古代仇視上帝真道,殺害眾先知的先祖一樣的惡毒的精神,而且由於拒絕了更大更多真理亮光後,而變得更加嚴重了。

     我們終於在第七災中看到,上帝已全面追討巴比倫的殺人流血之罪了。正如預言中所指出:『先知和聖徒並地上一切被殺之人的血都在這城堿搢ㄓF。』而巴比倫大城也果真要因她的滔天罪惡而被焚燒淨盡,永不再見了。

     關於大淫婦巴比倫大城在第七災中以及主復臨時所要遭受的可怕刑罰,一方面來自她所一度迷惑、控制的世人,一方面來自上帝的降罰,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也有敘述,現略為引證如下:

     『「因她的罪惡滔天,她的不義上帝已經想起來了。..按她所行的加倍報應她;用她調酒的杯加倍的調給她喝。她怎樣榮耀自己,怎樣奢華,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因她心婸﹛A我坐了皇后的位,並不是寡婦,決不至於悲哀。所以在一天之內,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就是死亡、悲哀、饑荒,她又要被火燒了,因為審判她的主上帝大有能力。地上的君王,素來與她行淫一同奢華的,看見燒的煙,就必為她哭泣哀號,..說,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啟18:5-10)

     「地上的客商」曾經「因她奢華太過就發了財」,此時也「因怕她的痛苦,就遠遠的站著哭泣悲哀,說,哀哉,哀哉,這大城阿,素常穿著細麻、紫色、朱紅色的衣服,又用金子、寶石和珍珠為妝飾,一時之間,這麼大的富厚就歸於無有了。」(啟18:3,15-17)。

     這就是在上帝發怒之日所要降在巴比倫身上的刑罰。她的惡貫已經滿盈,她的時候已經來到,她應該遭受毀滅了。

     當上帝的聲音使她被擄的子民「從苦境轉回」之時,那些在人生的大斗爭中已經完全失敗的人必要恍然大悟。..』

     『那時,人們要看出自己受了欺騙。他們群起互相控告,申斥那曾引誘他們進入滅亡之途的人,他們要聯合一致而極其怨恨地責難他們的傳道人。這些不忠心的傳道人曾說了許多甜言密語,使聽眾廢棄上帝的律法,他們曾逼迫那些要保守律法之神性的人。現今這些傳道人在絕望之中要向世人承認自己所作的欺騙工作。那時,群眾要忿怒填胸,喊叫說:「我們滅亡了!而你們是叫我們遭毀滅的禍首,」於是他們就要攻擊這些虛偽的牧人。那些一度最崇拜他們的人,這時倒要向他們發出最惡毒的咒罵。那曾一度將桂冠加在他們頭上的手,這時要舉起來毀滅他們。那原要用來殺戮上帝子民的刀劍,這時卻要轉過鋒來,殺害他們的敵人。各處都要興起爭斗和流血的事。

     「必有響聲達到地極,因為耶和華與列國相爭,凡有血氣的祂必審問,至於惡人,祂必交給刀劍。」(耶25:31)。...現在時辰已到,上帝要維護祂那被踐踏之律法的權威。此後祂不但要與撒但斗爭,同時也要與世人相爭了。正如先知以西結在異象中所見的情形,「手拿殺人的兵器」,並奉命「要將年老的,年少的,並處女、嬰孩和婦女,從聖所起全部殺盡。只是凡有記號的人不要挨近他。」先知說:「於是他們從殿前的長老殺起。」(結9:1-6)。這種毀滅的工作要在那些自命為民眾靈性保護者的身上開始。這些虛偽的守望者先要仆倒。那時再沒有人憐惜他們,饒恕他們。男人、女人、處女和小孩子,盡都滅絕了。

     「耶和華從祂的居所出來,要刑罰地上居民的罪孽;地也必露出其中的血,不再掩蓋被殺的人。」(賽26:21)。「耶和華用災殃攻擊那與耶路撒冷爭戰的列國人,必是這樣,他們兩腳站立的時候,肉必消沒,眼在眶中乾癟,舌在口中潰爛。那日,耶和華必使他們大大擾亂,他們各人彼此揪住,舉手攻擊。」(亞14:12,13)。在他們自己暴性衝動的瘋狂殘殺之下,再加上上帝所傾降的可怕而純一不雜的忿怒,地上的惡人──祭司、官長、貧富貴賤,都要倒斃。「到那日,從地這邊直到那邊,都有耶和華所殺戮的,必無人哀哭,不得收殮,不得葬埋,必在地上成為糞土。」(耶25:33)。

     在基督復臨的時候,惡人要從地面上全被除滅──他們要被祂口中的氣所滅絕,並要被祂的榮光所擊殺。』(善惡之爭第41章676,678-680頁)。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