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回到傳道良助目錄  繼續看 傳道良助第三編

第二編 仁義的差役

 

第六章 基督是我們的模範

 

  我們的主耶穌基督來到這個世界上,是作一個服務人群而不厭倦的僕人。他來“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太8:17)以期輔助人類的每一需要。他來驅除人的疾病,悲哀與罪孽的重擔。他的使命就是使人類完全恢復原狀;他來是要將健康,和平完美的品格賜給世人。

  到耶穌跟前來求助的人,各有不同的景况,各人的需要也隨之而异;然而凡來的人,沒有一個不得幫助而去。從他那堹F流出一道醫治之能,人的身體,思想,和靈性,就借此而得成爲完全。

  救主的工作是不拘地點,不限時間的。他的憐憫是無限量的。他的教訓和醫治的事業有如此大的範圍,甚至在巴勒斯坦全地也沒有這樣龐大的建築物,可以容下蜂擁到他面前來的群衆。在加利利的青山旁,在行人來往的大道之上,在海邊幷在會堂堙A在無論什麽地方,只要有病人到他跟前,那奡N是他的醫院。在各城各鎮,凡是主所經過的地方,他都按手在痛苦者的身上,醫治他們。凡遇有心中願意接受他信息的人,他就以天父慈愛的應許安慰他們。他終日爲一般來到他面前的人服務;到晚上還要去看顧那在白天必須爲一家生計勞碌的人。

  耶穌擔負了救拔人類之重責。他深知人類若不將本性和意志根本改革,就都必滅亡。這就是他心上的重擔,其重量是無人能領略的;從幼年,青年,一直到成年,他總是隻身單行的。然而凡來到他面前的,就如身處天庭。他天天遭受艱難和試煉;天天與罪惡接觸,看見罪惡在他所要加惠所要救援的人身上所有的勢力。然而他幷未失敗,也不灰心。

  在一切事上,他無不使自己的心意絕對服從所負的使命。他在各項事上都服從天父的旨意,就以此爲他一生的榮耀。在他幼年的時候,他的母親有一次在拉比(猶太教師,下同)的學校奡M著他,對他說:“我兒,爲什麽向我們這樣行呢?”他却回答說:“爲什麽找我呢?豈不知我應當以我父的事爲念麽?”(路2:48-49)從回答中我們就可以知道他一生工作的關鍵了。

  他的生活是一種時刻犧牲的生活。他在世上是無家可歸的,不過有幾個仁愛的朋友,款待他如同過路的旅客而已。他爲我們的緣故來度一種最窮困的生活,來往服務于困苦缺乏的人中,他往來于許多曾得其幫助的人中,却沒有人認識他,也沒有人尊敬他。

  他是時常忍耐,時常歡樂;一般困苦的人都奉他爲平安和生命的使者。他明白男女老少各人的缺乏,就都召請他們說:“到我這堥荂C”

  耶穌一生的服務,醫病的時間比傳道的時間多。他所行的奇迹證明了他的話,說:我來幷不是要毀滅,乃是要拯救。主無論到什麽地方去,他仁慈的消息已經比他先到了。凡他所經過的地方,就有一般受他恩惠的人,慶祝他們所得到的健康,幷試用所得的新能力。大隊的群衆圍著他們,要從他們口中聆聽主在其身上所行的作爲。許多人平生初次聽見的聲音,就是他的聲音;初次所講的,就是他的名字;初次所看見的,就是他的面貌。他們怎會不愛耶穌,頌贊他,榮耀他呢?他走過各城各鎮的時候,像是一條散布生命和福樂的巨流。……

  救主又趁著每次醫好人的機會,將神聖的真理種在人的心靈中。這原是他服務的本意。他將屬世的幸福賜人,乃爲轉移人心使之接受他恩惠的福音。

  基督本可以在猶太的教師中占有最高的地位,只是他寧願將福音傳給貧窮的人。他游行遍地,使無論大街小巷的人,都可以聽見真理的道。在海邊,山旁,城堛熊騛D上,會堂堙A都有主的聲音在那媮蕈捃t經。他也常常在聖殿的外院教訓人,以致外邦人也可以聆聽他的講論。

  基督的教訓與法利賽人和文士的講解聖經是那樣不同,以致引起了大衆的注意。當時猶太的拉比注重遺傳,以及世人的學理和推論。他們往往把人對于聖經所說所寫的話,代替了聖經的本身。基督的教訓却以上帝的話爲主題,他時常用“經上記著說,”或是“經上說什麽呢?”或“你念的是怎樣呢?”這樣的口吻,去對答問道的人。一遇有機會,無論是友是敵,他都將真道告訴他們。他宣傳福音的方法是很明白而有力量的。他的言語足以在先知和族長的教訓上,加上一層新的光輝,使人們對于聖經,能有新的會意。凡聽他講論的人,以前從未看出上帝話中竟有這樣深切的意義。

 

基督教訓之簡樸

  象基督那樣的傳道人是從未有過的。他是天上的王,却自卑取了我們的性質,以期站在人的立場上,來應付人的需要。立約的使者基督將救恩的消息傳給天下萬民,就是一切自主的,爲奴的,貧窮的,富貴的。他那大醫師的名聲傳遍了巴勒斯坦全地。一般身患疾病的人,都來守候在他所要經過的路上,希望求其顧助。也有許多人切心來聽他講論,或者以受他親手一摸爲榮。這樣,他就從這城走到那城,從這鎮到那鎮,隨地傳揚福音,醫治病人,--光榮的王穿了人類卑微的裝束。

  耶穌也參加國中每年的大節期,幷對一般勤于外表禮儀的民衆講述天國的事,將永生放在他們的見解之中。他把那智慧庫中的財寶帶來給衆人。所用的話極其淺近,沒有什麽人會不懂或誤會。凡在悲哀或痛苦中的人,他都用自己特別的方法去幫助。凡是靈性生罪病的人,他就以溫柔謙恭的慈愛,爲之服務,使他們得著醫治,增添力量。

  這位教師之王利用民衆熟悉的事物,作爲接近他們的途徑。他所用以表揚真理的方法,足使聽衆的腦中留下永久神聖的印象和同情,使他們覺得他所講的是和其福利絕對相合的。他的教訓是如此直接,例證是如此適當,言語是如此娓婉而愉快,以致聽的人不由得心爲之一動。他對困乏之人說話的誠懇和直率的態度,使其每字每句都成爲聖了。

 

不分貧富一視同仁

  他的一生真是何等忙碌啊!他天天到困乏悲傷的貧民家中去,向意志頽喪的人加以鼓勵,對痛苦遭難的人施以慰藉。他存著寬大仁愛和慈悲的胸懷游行各處,做著這項救苦救難的工作。每到一處,總是帶幸福給人。

  耶穌不但爲貧苦的人服務,同時也設法與富人接觸。他結識了一般富有財産學識的法利賽人,猶太貴族,和羅馬官長。應他們的邀請,赴他們的筵席,與他們的志趣和職業相諗熟,以期贏得他們的心,而將那永不朽壞的財寶顯示與他們。

  基督來到世上是表明人若接受從上面來的能力,就可以度毫無污點的生活。他用始終不倦的忍耐和同情的援助,去接濟人們的缺乏。他以仁慈的輕撫,掃除人們精神上的疑雲和不安,將仇恨變爲友愛,使疑慮化成信托。……

  基督不分種族階級,或教派,却都一視同仁。當時猶太國的文士和法利賽人,要把天上的恩賜挾爲本國的利益,而排除世上其餘上帝家中的人。然而基督來打破每一堵隔斷的晼C他來顯明其恩賜和慈愛是像空氣,陽光,和滋潤地土的雨露一樣漫無限止。

  基督的一生創設了一種沒有階級觀念的宗教,在這種宗教之內,無論是猶太人,外邦人,自主的,爲奴的,都在上帝面前彼此平等團結,情同手足。基督的行動不含任何權術的意味。無論是鄰舍,生客,朋友,仇敵,他都一視同仁。只要看見有人渴求生命的水,就引動了他的心。

  他總不以任何人是沒有價值的而將之丟弃,却向每一個人施行醫治。在無論哪一等人之中,他總是宣示適合實際和情形的教訓。人對于同類所顯的每一冷酷和侮辱的態度,只使他更覺得人類是何等的需要他神性與人性聯合的體貼而已。他努力要激發那最粗暴最無望的人,使他們生出希望,幷保證他們可以達到毫無斑點的地步,可以得到美善的品格,俾成爲上帝的兒女。

  他時常遇見一般流落撒但桎梏之下而自己無力擺脫的人。對這種頽唐,病苦,遭遇試探,與墮落的弱者,基督就要說出最溫和最慈憐的話,這種話恰是他所需要而能明白的。他又遇見許多正在與那靈性之敵相對肉搏的人。他鼓勵這種人堅持到底,保證他們必得勝利;因爲有上帝的天使在其旁邊,要使他們得勝。

  當他坐在稅吏的席上受上賓款待之時,借著同情與合睦的仁愛,便表示出他承認人類的尊嚴;而人也切望配得他的信任。他的話落在他們乾渴枯燥的心堙A具有賜生命和幸福的能力。人就受了新的感動,于是這些在社會上被弃的人,也有得到新生命的可能了。

  耶穌雖是猶太人,但仍毫無顧忌地與撒瑪利亞人聯絡,置本國的法利賽人的習俗于不顧。不管法利賽人的成見如何,他却依然接受這等被鄙弃之人的款侍。他在撒瑪利亞人的屋中與他們同睡,在其桌上同食,與他們共分所預備的食物,也在他們的街道上教訓人,待之以極真誠的友愛和禮貌,當他用人類的同情把他們的心與自己接連之時,他神聖的恩慈就將猶太人所拒絕的救贖授給他們了。--服務真詮原文第17-26

 

 

第七章 基督爲教師

 

  世人的救主周流四方行善事。他在世人面前宣講永生真理的時候,是何等的切心注意聽衆面容的改變!當人聽了他的道,臉上顯出關切和喜悅時,他看見就大覺快慰。當那講解明白的真理觸動人心中所懷抱的罪惡或偶像時,他就留意到他們面上所表示不歡迎其道之冷淡,及嚴厲拒絕的樣子。耶穌知道坦白指責罪惡,正是聽衆所需要的。幷且他所射進他們黑暗心中的亮光,若被接受了,就與他們有極大的福惠。

  基督是用簡單的方法表白真理,人若遵守這真理,心靈就必得著平安和喜樂了。他能鑒察人心,幷看出其心中所存敗壞生命和品性,及使人與上帝隔絕的衆惡。他將這些罪惡指明,使人都能看出這些罪的真相,幷决意弃絕之。有些人外表看來極其剛硬,但他却認出他們是有指望的。他知道這些人必來接受真光,幷要成爲他的真門徒。

  當真理利箭穿透聽衆的心,打破自私的栅欄,使他們心媮儘鶠A懊悔,終至于生出感激來之時,救主的心便喜樂了。當他看著四圍聚集的聽衆,幷認出其中有些是從前聽過他教訓的人之時,他臉上就顯出喜樂,因爲這些人都是有希望作天國的子民。

  基督的使者,就是被差遣作他代表的人,也必有同樣的感覺,同樣的關切。凡是受試探以爲自己的努力不被重視因而喪膽的人,應當牢記著,從前耶穌也曾應付過那樣剛硬的人,幷且主所有的艱難經驗,總比他們已有及能有的還要困難得多。他用琝啋熒R心教訓百姓。他那深遠鑒察人心的智慧,知道聽衆中每人的缺欠;何時他見有人拒絕他來傳給他們的平安與仁愛的信息,他心坎的深處就甚悲痛。

  世界的救主來到人間,幷不炫耀外表,或顯示屬世的智慧。世人不能在他爲人的樣式中看出上帝兒子之榮耀。“他被藐視,被人厭弃,多受痛苦,常經憂患。”人看他如“根出于幹地,……無佳形美容,”(賽53:3,2)使他們仰慕他。但他明說:“主耶和華的靈在我身上,因爲耶和華用膏膏我,叫我傳好信息給謙卑的人,差遣我醫好傷心的人,報告被擄的得釋放,被囚的出監牢。”(賽61:1

  基督深入民間與人們接觸。他用最有力,最單純的言語將簡明的真理刻在人心堙C連那些低微的窮人和最沒有學問的人,也都能借著信心,明白這最高尚的真理。沒有一人聽了他的話,須在請有學問的博士來講解其中的意思。他幷不用隱秘的引證,和人所不瞭解及未曾聽慣的言語,使沒有知識的人感到困惑。原來世界所有的最大的“教師”,是用最明確,最簡單,和最實用的方法來教訓人。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1:9)世上有許多大教師,都是廣智博學的人,其言論曾啓導思想,開通知識;這班人曾被人尊爲人類的先導與恩人。但有一位却超乎他們之上。“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賜他們權柄,作上帝的兒女;”“從來沒有人看見上帝,只有在父懷堛瑪W生子將他表明出來。”(約1:12,18

  我們盡可以追溯世上教師的門系,直到人類初有記錄之時;但那“光”早已在他們之先。太陽系中的月亮和衆星之所以發光,都是借著太陽光的反照,照樣,世上一般大思想家所有真實的教訓充其量也無非是返射那“公義的日頭”的光輝而已。每一思想的結晶,每一智慧的煥發,無不是從那世上的“光”而來。

 

 

第八章 現今合時的教訓

 

  以諾和施洗約翰的經驗就是我們所應有的。我們應該多多研究這兩人的生活--一個是未見死而升天;一個是在基督首次降世之前,被召預備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以諾的經驗

  聖經記載以諾的事迹,說他活到六十五歲生了一個兒子;此後就與上帝同行三百年。在他早年的時候,以諾就愛上帝,敬畏幷遵守他的誡命。他生了頭一個兒子之後,得了更高的經驗;他與上帝交接更加密切。他見孩子有愛父親的心,幷真心信靠父親的保護,又覺得自己的心是深切地愛那頭生的兒子;因此,就得了一個寶貴的教訓,知道上帝將親生愛子賜給世人,實在是有偉大的愛心,幷且深信上帝的子女,也可以一心信靠天父。他晝夜思念上帝借基督所發出的無窮無盡的慈愛;盡其熱誠的心向同居的人顯明上帝的愛。

  以諾幷不是在幻想或异象中與上帝同行,乃是在一切日常生活的本分上與他同行。他幷不作一個隱士,完全與世隔絕;因爲他在世上有爲上帝要作的工。他或在家中,或與人交接,無論爲夫,爲父,爲友,爲民,都作上帝堅貞不移的忠僕。

  以諾在一生忙碌之中,仍堅持自己與上帝的交往。他的工作越大越重,他就越發殷勤虔心祈禱。他經常在一定的時間與衆人隔離。他在百姓中用教訓和榜樣,使他們獲得益處;以後就離開他們,獨自居處;用時間如饑如渴地思慕那惟獨上帝才能賜予的神聖知識。

  以諾這樣與上帝交往,就越來越多返照神聖的形象。他臉上發出聖光,就是耶穌臉上所發出的光一樣。他與上帝交往之後,甚至那些不敬畏上帝的人,看見他臉上帶著天國的形象,也畏懼驚訝。

  幾百年的時光漸漸過去,他的信心便更加堅固,愛心也更加熱切。祈禱對于他猶如心靈的呼吸一般。他乃是住在天國的氣氛堙C

  以諾既見了將來的景象,就成爲傳義道的人,竭力將上帝的信息傳給凡願聽警告的人。在該隱想要逃避聖容的地方,上帝的先知述說他在异象中所見的奇妙景象說,“看哪,主帶著他的千萬聖者降臨,要在衆人身上行審判,證實那一切不敬虔的人,所妄行一切不敬虔的事。”(猶14-15

  凡聽見的人就覺得上帝的權能與他的僕人同在。有的人注意這警告,就弃絕了罪;但多數的人却譏笑這嚴重的信息。上帝的僕人在末時也有同樣的信息要傳給世人,幷且這信息也要受多數人的不信和譏笑。

  光陰一年一年的過去,人類的罪惡愈益加深,上帝報應的黑雲也越發密集了。然而信心的見證者以諾,堅守自己的責任,警誡人,教訓人,竭力要挽回罪惡的狂瀾,使上帝的忿怒不至于驟然臨到。

  那世代的人看見以諾不聚斂金銀財寶或建立地上的産業,都譏笑他愚笨。但以諾的心却是注意在那永琲滌]寶上。他曾看過天城,幷看過錫安山君王的榮耀。世上的罪惡越大,他渴望上帝家鄉的心也越切。當他尚在世上的時候,已因信住在光明的境地了。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爲他們必得見上帝。”(太5:8)以諾在三百年中尋求清心,務要使自己能與天國相合。他已與上帝同行三百年,天天希望有更密切的聯合;于是就與上帝愈加接近,直至上帝接他到自己那堨h。以諾本來就站在永琤@界的門檻前,距離福地只有一步;到此時門就開了,他在世久已與上帝同行。便繼續與上帝同經聖城的門,--成爲世人中間進入那堛熔臚@個人了。

  “以諾因著信被接去,不至于見死,……只是他被接去以先,已經得了上帝喜悅他的明證。”(來11:5

  上帝也召我們作同樣的交往。凡願在主復臨時從世人中得救贖的,也必須具有象以諾一樣聖潔的品性。

 

施洗約翰的經驗

  施洗約翰在曠野的生活中,蒙受上帝的指教。他從自然界中研究上帝的啓示。他借著聖靈的引導,查考先知的書卷;又晝夜研究基督,思念他,直到他的腦與心與靈,都充滿了那榮耀的异象。

  他看見君王的榮美,便忘却了自己。他見了聖潔的威榮,便知道自己是不配而無能的。他所要宣揚的乃是上帝的信息;所要依靠的乃是上帝的權能和公義。他已經預備作天國的使者,不畏懼世人,因爲他仰望上帝。他既然曾在萬王之王面前戰兢俯首,所以在世上的君王面前便毫無恐懼。

  約翰宣揚信息,幷沒有用巧妙的辯論和精細的理論。他在曠野媯o出聲音,用驚人,嚴厲而仍滿有希望的話說,“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太3:2)這話有新奇的力量,足以感動衆人,震動了全國的百姓,于是群衆都蜂擁到曠野來。

  有許多無學問的鄉下人和漁夫從四鄉而來;也有羅馬的兵丁從希律營堥荂F有民間領袖佩著劍,預備彈壓任何謀反的事;又有從稅關上來的貪心稅吏;也有從猶太公會來佩帶著經文的祭司,--他們都聽得目瞪口呆;一切的人,甚至冷酷無情,不易受感動而專好譏誚的,連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在回去的時候,不但都沒有譏誚的話說,反因覺得自己的罪而心如刀割。就是那驕傲剛愎爲惡的希律王,在宮媗巨ㄓF那信息幷悔罪的呼召,也不禁驚懼起來。

  在基督將駕天雲復臨之前的現時代,也該作成象約翰那樣的工。上帝呼召人,要預備一班人在主的大日能站立得住。在基督還未公開傳道之前,就有信息說,稅吏和罪人哪,悔改吧;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哪,悔改吧;“天國近了,你們應當悔改。”我們這相信基督快來的人,也當傳信息,說,“你當預備迎見你的上帝。”(摩4:12

  我們的信息也當象約翰的信息那麽直接。他痛責君王的罪惡。也不顧自己的性命有危險,毫不猶疑的宣告上帝的道。我們在這世代的工作,也必須同樣忠誠地去作。

  我們要傳約翰所傳的那種信息,就必須有象約翰那樣的屬靈經驗。這同樣屬靈的工作要在我們的身上作成。我們必須仰望上帝,幷因仰望他而忘却自己。

  約翰在本性上也有人類普通的過失和軟弱;但神聖之愛的接觸改變了他。在基督開始傳道之後,約翰的門徒到他面前來訴說衆人都跟從那新教師了。約翰回答的話却顯明出他是何等的明白自己與彌賽亞的關係,幷何等的歡迎他所特爲預備道路的主。

  他說:“若不是從天上賜的,人就不能得什麽。我曾說,我不是基督,是奉差遣在他前面的,你們自己可以給我作見證。娶新婦的,就是新郎;新郎的朋友站著聽見新郎的聲音就甚喜樂;故此我這喜樂滿足了。他必興旺,我必衰微。”(約3:27-30

  約翰因信仰望救贖主,他自己便達到了克己的最高峰。他不想叫人注意自己,却是逐漸提高人們的思想,直至他們注目在上帝的羔羊。他自己不過是在曠野堻菪s的人聲。此時他心堻葝痋A甘願緘默退隱,使衆人的眼目都可轉到那生命的光上。

  凡忠于聖召作上帝使者的人,必不求自己的尊榮。愛基督的心要吞滅那愛自己的心。他們要認清自己的工作,乃是象施洗約翰的工作一樣要宣告說:“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1:29

  先知的心中既無自我的存在,就充滿了神聖之光。他爲救主的榮耀作見證,所用的話幾乎可與基督自己的話幷傳,他說,“從天上來的,是在萬有之上;從地上來的,是屬乎地,他所說的,也是屬乎地;從天上來的,是在萬有之上;”“上帝所差來的,就說上帝的話。”(約3:31,34

  在基督這一種榮耀堙A他一切的門徒都可以有分。救主能說,“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30)約翰也宣稱說,“上帝賜聖靈給他,是沒有限量的。”(約3:34)基督的門徒也是如此,只要我們願意空虛自己,就可領受天上的光。只要能讓上帝將所有的心意奪回順服基督,我們便能洞察上帝的品德,幷因信而接受基督了。凡這樣作的人,主必將聖靈無限量地賜給他們。“因爲上帝本性一切的豐盛,都有形有體的居住在基督堶情F你們在他堶惜]得了豐盛。”(西2:9-10

  約翰的生活幷不是懶惰,苦修,或自私地隱居。他不斷的出去與人交接,幷且切心留意世局的演變。在幽靜之中,也細察世事的發展。他憑著聖靈照亮的眼光,研究世人的品性,以便能明瞭怎樣使天國的信息達到他們心中。他常將自己的使命放在心上。他獨自思念及祈禱,振起精神,作他一生的工作。

 

第九章 外邦人的使徒--保羅

 

  使徒保羅在蒙召傳基督福音的人中,要算是首屈一指的了;他可以作爲每一位傳道人忠心,獻身,及殷勤不倦的榜樣。他的經驗與論到傳道人工作神聖的教訓,對于凡在福音執事上有份的人,真是得幫助和感動的泉源。

  保羅在未悔改之前,曾苦苦逼迫基督徒。但是在大馬色的城門前,有聲音對他說話,有光從天上照進他的心,而且在顯給他看的异象中見到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主之後,他便改變了一生的方針。他先前曾毫不留情地在聖徒身上逼迫了主,而此後却以敬愛榮耀的主擺在萬事之前了。主派他擔任了那顯明“永古隱藏不言的奧秘”之執事。(羅16:25)那向亞拿尼亞顯現的天使明說,“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君王幷以色列人面前,宣揚我的名。”(徒9:15

  保羅在長期服務中,對于救主盡忠從來沒有躊躇。他寫信給腓立比人說,“我不是以爲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堭q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3:13-14

  保羅所度的乃是一種熱誠,充滿各種活動的生活。他從這城到那城,從這國到那國,講述十字架的故事,引人悔改歸信福音,幷且建立教會。他時刻關心這些教會,也寫了許多的書信教訓他們。有時他也作手藝賺錢度日。然而他在這種忙碌的生活之中,却從不忽視那偉大的宗旨,--向著那從上面呼召他的標竿直跑。

  保羅隨身帶有天國的氣氛。凡與他交接的人,都覺得出他與基督聯合的感化力。他自己的生活證實了所傳的真理,這種事實使他的講道具有折服人之能。真理的能力即在乎此。那從聖潔生活所發出的無矯飾、自己覺察不出的感化力,乃是人爲基督教所能作最折服人的講道。辯論,即使是在無人能加以反駁之時,也許只能激起人的反感;然而敬虔的榜樣却具有使人完全無法抗拒的能力。

  這位使徒憐愛罪人,心如火燒,他竭盡全力作救人的工。世上從來沒有比他更克己,更琝啋熄ЛD人。他珍重所得的一切福分,看爲至寶,俾用以造福別人。對于講論救主或扶助困苦的人,他從不放弃任何一次的機會。他無論在哪里見有願聽道的人,就設法抵抗錯誤,幷挽回人們的脚步,引進仁義的道路。

  保羅總不忘記自己所負爲基督作傳道者的責任;也不忘記若因自己的不忠心以致有人沉淪,上帝就必責問他。他宣告說,“我今日向你們證明,你們中間無論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徒20:26)他論到福音說,“我照上帝爲你們所賜我的職分,作了教會的執事,要把上帝的道理傳得全備;這道理就是曆世歷代所隱藏的奧秘,但如今向他的聖徒顯明了。上帝願意叫他們知道,這奧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就是基督在你們心埵角F有榮耀的盼望。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塈鳩馴全的引到上帝面前。我也爲此勞苦,照著他在我堶措B用的大能,盡心竭力。”(西1:25-29

  這些話在爲基督作工的人面前樹立了一個崇高的標準,然而凡領受那大教師基督的管教,每日學習他教訓的人,都能達到。上帝所掌用的權能是無限的;凡自覺有大需要而與主在密室相聚的傳道人,可確知自己必能領受那叫聽的人得活的香氣。

  保羅的著述顯明傳福音的人應當爲自己所教導的真理作一個榜樣,“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免得這職分被人毁謗。”(林後6:3)他寫給提多說,“又勸少年人要謹守。你自己凡事要顯出善行的榜樣,在教訓上要正直、端莊,言語純全,無可指責,叫那反對的人,既無處可說我們的不是,便自覺羞愧。”(多2:6-8

  他在寫給哥林多信徒的書中,爲我們描寫他自己的工作說,“反倒在各樣的事上,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就如在許多的忍耐、患難、窮乏、困苦、鞭打、監禁、擾亂、勤勞、警醒、不食、廉潔、知識、琝唌B恩慈、聖靈的感化、無僞的愛心、真實的道理、上帝的大能;仁義的兵器,在左在右;榮耀羞辱,惡名美名;似乎是誘惑人的,却是誠實的;似乎不爲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著的;似乎受責罰,却是不至喪命的;似乎憂愁,却是常常快樂的;似乎貧窮,却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却是樣樣都有的。”(林後6:4-10

  保羅的心時刻深覺自己的責任;幷且他作工的時候也與那公義,慈悲,真實的源頭有密切的聯絡。他緊靠基督的十字架,幷以此爲其成功的唯一保證。他在爲基督的服務上,往前直跑,與世俗的不友誼及仇敵的反對勢力奮鬥,救主的愛永遠激勵他,使他能與私心作戰,與罪惡相爭。

  如今教會在危險的日子中所需要的,乃是一大隊象保羅一樣的傳道人,曾訓練自己成爲有用的人,也在上帝的事上深有經驗,幷且是充滿懇切與熱誠的。現今需要的是成聖獻己的人;勇敢忠實的人;基督已在他們心埵角F“有榮耀的盼望”的人;(西1:27)以及嘴唇曾沾了聖火,“務要傳道”的人(提後4:2)。因爲缺少這樣的傳道人,所以上帝的教會就微弱,幷且有沉重的過失,象致命的毒藥,使大部分人類的道德墮落,希望雕萎了。

  那些忠心勞悴的旗手,爲真理的緣故奉獻了生命,有誰願前來接替他們的職位呢?我們的青年人肯不肯從他們長輩的手中接受那神聖的委任呢?他們是否預備填補那些忠心先賢的遺缺呢?在那誘惑青年人的自私和野心之煽動中,使徒的囑咐是否會受留意?召人就職的吩咐是否會被聽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