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憶懷念和切望』一文在下文後面

 

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你們好!

 

  我以沉重又感恩的心告訴你們:羅師母(黃兆鈺)已於125在香港屯門醫院在主內安睡。128下午我們已在元朗教會的教堂爲她舉行了喪事禮拜,接著又到教會墓地舉行了土葬禮。一切都已順利完成,感謝主恩!我現附上最新修訂補充的羅黃兆鈺師母生平簡要──羅黃兆鈺師母一生的美好感人見証,以爲紀念。也求上帝賜福你們和各家各人,在主堨郎w,身體健康,靠主多結美果,儆醒預備,熱心作工,迎候主來,我們不久將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在天國中永遠歡聚!

 

 

羅黃兆鈺師母一生的美好感人見証

 

我的愛妻黃兆鈺祖籍是廣東人,但於一九二八年二月二十五出生於上海一個美籍歸國華僑的家庭中。在家中是長姐,有黃兆基,黃兆堅,黃兆勁,黃兆穩四個弟弟。她在初中一年級讀書時就感染了肺結核病,在大學二年級時肺病又嚴重復發。曾先後打了六年空氣針,二次大吐血,三次進入療養院,最後仍病入晚期,發熱咳痰,睡不好,吃不下,極度虛弱。這時大弟兆基在美國不斷來信懇勸她說:『姐姐,在一般人看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是恢復健康,但在我看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是信主悔改,得永生。今生的痛苦是暫時的,今生的快樂也是暫時的,惟有永生是最重要的。』又說:『主是無限慈愛的,祂為我們捨命贖罪,要拯救我們。你要向上帝悔改認罪,求主耶穌赦免你的罪,潔淨你的心靈,使你成為上帝的兒女,承受永生的應許。你也可求主耶穌醫治你的肺病,主是全能的。如果主醫好了你的病,你以後要更加愛主,為主作見證。如果主的美意為了你的益處讓你在主埵w睡,你也要順服主,因為你已經信主得永生,將來我們還要在天國中永遠再相會。』由於大弟不斷來信的懇勸,在主愛的感動下,她漸漸地悔改信了主。但她的病情卻並未轉好,仍舊日漸加重。晚上因發熱睡不好覺,吃飯如吃沙粒,每天都咳出濃痰,甚至有一天咳嗽時竟吐出了自己腐爛的肺組織。她當時立即去看原來的肺科專家鄭醫生,告訴他咳出腐爛肺組織的情況。醫生知道她病情的嚴重,用憂愁的神色看著她,也說不出任何安慰的話來。隨便給她開了些咳嗽藥水和退熱的藥片,就讓她走了。晚上,她自知死期已近,在上帝面前禱告說:『主阿,這些咳嗽藥水對我已毫無用處,我已不知用過多少次。在人看來我已毫無希望痊愈了,已沒有人能醫治我的病了。但是,你若要醫治我也不難。如果你的美意是要我離開世界,我也願意順服。只求你饒恕我的罪,並使我將來能復活得永生。』禱告後,她喝了一調羹咳嗽藥水,也沒有吃晚飯,就上床睡覺了。想不到這天夜堥S有醒過,竟一覺睡到大天亮。醒來後感到心中充滿喜樂,熱度退去了,咳嗽從此止住了,濃痰已消失不見了,胃口也好起來,感到饑餓要吃飯了!她的極度嚴重的肺病竟在一夜之間被主神奇地醫好了!時為1951117清晨。她也從這一天開始,每天作禱告,讀聖經。不到三個月,她的身體已很胖了。她後來去向那位肺科專家鄭醫生作見證,敘述主醫治她的經過。鄭醫生當時雖然還未信耶穌,竟也對她說:『是你的上帝醫好了你的病。』

一九五四年我在上海本會滬北教會作傳道人時,黃兆鈺姐妹參加了我主持的查經班。一九五五年她在滬北教會受浸為教友。但那時我們根本沒有考慮過婚姻問題。我們是在後來教會經受磨煉時期,在文化大革命的信仰遭受逼迫的情況下,而更多相交相識的。那時本會 十幾位主的忠心僕人和同工同道都已為信仰被判勞改或勞教(但感謝主一二十年後,都已經由中國政府人民法院復查案件,撤銷原判,宣告無罪)。我由於蒙主神奇救護,得以保留在外,因主給我一句話說,要我多多『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賽40:1)。我和兆鈺後來也彼此相愛,作了朋友。我對她說:『我是獻身傳道的人,如果我們以後要考慮結婚,那麼作為傳道人妻子的,也必須獻身傳道,這樣夫妻二人才可能同奔天路,同作主工,同迎主面。你是否也願意獻身傳道呢?』她謙卑地回答說:『獻身作傳道人我不配,但我願作傳道人的輔助工。』我接著又向她提出第二個問題,說:『我是從少年時獻身傳道的,而且我傳道的園地是在中國,我希望你要放棄申請去美國,和我一同留在中國傳道。你是否願意呢?因她父親是出生在美國的公民,她出身後就已具有美國公民的身份,她也曾一直要申請去美國。』她回答說:『我願意。』後來我們就定在19701229結婚。婚後,我們前後二次謝絕了她的大弟黃兆基醫生要我們去美國定居的邀請。她在家中幫我作了大量文字佈道工作,她幫我抄寫了《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最初的文稿,和其它好多聖經基本要道和培靈講道的文稿。後來由於香港東亞委員會福音廣播工作的迫切需要(特別缺乏撰寫福音稿件的人員),在上帝的呼召,聖靈的感動,主的奇妙指引和帶領下,我們終於在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七日,離開了土生土長的上海。我在美國本會大學進修廣播和神學課程的一年中,就已開始用一半時間為福音廣播寫稿,我先後完成聖經基本要道和義工培訓手稿,但卻是由羅師母幫我抄寫在稿件上,寄往香港東亞委員會,然後由黃牧師審稿和播講。一年後我們來到香港,我在機構中從事撰稿,審稿,廣播部助理主任,節目主持人等各樣工作,直到二零零一年底後退休。

在上述這段工作期間,從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家中有了電腦後,我就在家中開始了編寫出版書籍的計劃和工作。我先請羅師母在家中用電腦將我過去所有的手稿和書稿全部打出來,儲存在磁碟中,我就利用下班後的空餘時間, 聖日的部分時間,特別是第一日的整天時間,在電腦中修改,補充,編寫成書。感謝主,由於上帝的恩助,羅師母在家中默默無聞,甘心奉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我們總共用了五、六年時間,先後出版了以下各本書:《義工培訓》《救恩和律法》《救贖的計劃》《預言的信息》《救靈和培靈》《信仰和生活》《啟示錄研究和默想》《但以理書研究和默想》《聖經中的科學》《聖道專題研究》(為上述五本聖經要道的合訂本)《聖道和預言研究網要》(共七冊)《講道集》(共五本),和其它各本小書冊:《上帝的餘民是完全合一的》《異端或真道》《你想瞭解我們的信仰麼》《有關潔淨聖所的質疑和解答》《創造》《特大的喜訊》等等。以後,在公元2000年和2001年,又先後出版了《聖經分卷研究釋要》(新約分冊)和《聖經分卷研究釋要》(舊約分冊)等。上述書籍後來也多次出版,至今在『路光網站上仍可看到這些書。

羅師母一生蒙主恩眷,得享高壽。她過去在日常生活和飲食上,都一直很關心和照應我的健康。近年來她身體較弱,使我也有機會照應服事她。不但預備飯菜,換洗衣服完全包下,由於她後來間或有時會小便失禁,我也隨時幫她換洗衣褲和所墊毛巾。有一次夜塈螃膇刉Q,她叫醒我後(我睡在她旁邊的小房間,說:我怎麼這麼沒有用阿!我安慰她說:不要緊,年老的人常會這樣的。使徒保羅年老時教導我們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處(包括年老病弱),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後來約有一、二個月的時間晚上就幫她用成人尿片,安心睡覺,白天仍讓她自己上洗浴間,可以活動一下身體。我也經常拉著她的手在近旁公園中按著她的力量慢慢行走,邊走邊唱讚美詩:主為我捨主命,流出主至寶血,要將我罪洗淨,使我得成聖潔。……又唱:為主而生活,此生非虛過,所做萬般事,務求主喜樂,甘心順從主,歡欣並自由,此乃得福道,捨此何處求。……我們每天也一起聚會祈禱,在進醫院前一些日子我們一起重溫《歷代願望》中基督臨終的一週大事和基督的受難、復活與向門徒顯現。我們先學習書中的教訓,然後請她先禱告,我也作一禱告。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羅師母因急症住入香港屯門醫院。她的三弟兆勁十二月二十八日從美國趕來香港,每日中午和傍晚都和我一起去醫院看望她,喂她飲食,並也時常 一同唱詩禱告。她的二弟兆堅也時常來醫院看望她。她終於在一月二十五日下午1點零3分在主內安睡,由我和她的弟弟黃兆勁醫生、黃兆堅牧師在旁祈禱唱詩陪伴。我們一直唱:有一地比日中更光彩,雖遙遠我因信主得見,我天父在那堭`等待,……。她享年幾達九十歲高齡。仰候不久主來時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在天父家中永遠歡聚!( 路光寫於2018,1,26.最新修訂補充於2018,2,10

 

 

回憶懷念和切望

 

(一)

  大約在一九九幾,我和兆鈺回美國探親度假,曾有一段時間住在安得烈大學附近的內弟的房子內。安息日我們就參加安得烈大學的華人小教會聚會。下午教會中有許多人要去參觀懷愛倫和本會先賢們的墓地,和懷愛倫生平事蹟的博物館。我和兆鈺也一起參加。兆鈺先坐入一部汽車內,剛巧已滿座。我只好坐另一部車,準備先開往墓地。誰知道,其他的汽車都順利到達了墓地,就是我坐的這部汽車迷了路,找來找去,找不到墓地。我當時多麼想去參觀懷師母的墓地阿,卻去不成。最後只好開回到懷師母生前所住的房子,她在那奡縐ㄗ麭\多異象,並寫了許多書。又參觀了懷愛倫生平事蹟的博物館。等了很長時間,後來其他去參觀墓地的汽車也都來到了懷愛倫生平事蹟的博物館,我和兆鈺才見了面。兆鈺很擔心,對我說:以後我們不要再分開了。我當時心堣]很難過,似有一種預感:我多麼想去墓地卻去不成,兆鈺卻先去了。兆鈺可能會先在主內安睡,留下我獨自一人預備和作工迎見主來。但我沒有將這種預感告訴她。因我們當時都盼望一同活著迎見主來。大約過了一年後,我們又一次回美國探親度假,我還特別請兆堅和厚美的兒子衛斯理,開汽車送我和兆鈺去參觀懷愛倫和本會先賢的墓地。

 

(二)

  我2002年年底因已滿了68歲退休後,開始作個人佈道工作。我除了文字寫作外,也於2003年二月初開始建立了網站,利用文字和網絡傳揚上帝對我們世人的無限大愛,和基督捨命救贖我們的洪恩,以及聖經中的一切重大寶貴的真道。2004年我們在香港新界買了住房,當時房子還未造好,也不知確實房價,但那時房子很便宣。後來可以搬入,需要付款時,才確知房價為一百十四萬四千元港幣。多麼巧合的數字:十四萬四千!我當時就對兆鈺說,看來這是我們在主來前最後所住的房子,這會是十四萬四千人所住的房子嗎?

 

(三)

  這許多年來時常心中焦急,想到莊稼多,工人少,主來臨近,傳道工作進展的緩慢,我們應當怎麽辦?主耶穌首先吩咐我們:『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9:35-38)。在主受難前四個月,『主又設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方去,就對他們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路10:1-2.9:51)。因此這些年來我也都不斷爲這事懇求,每天早晚的禱告中,或不論白天或夜堙A一想到這些情况,或心中感到憂煩時,我就爲這事呼求主,說:主阿,求你興起打發多而又多的忠心工人,出去收割你的莊稼!求你興起打發每一個愛你的信徒和義工也都起來為你熱心作工!也求你繼續打發使用我在退休後的晚年能爲你作更多的工作!

  好多年前有一次在安息日走在路上時,想到莊稼多工人少,傳道救靈工作進展緩慢,我又懇求說:主阿,求你打發更多的工人收割莊稼,興起每一個愛你的兒女都為你熱心作工,求你也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時能為你作更多的工作。正當我這樣懇求時,主安慰我,鼓勵我說,你可以這樣祈求: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所作的更多。於是我又立即作了這樣的祈求。當我這樣求了之後,我忽然醒悟到,這句話很熟悉阿,想起這原是主耶穌對推雅推拉教會時期中主的僕人的應許:『又知道你末後所行的善事(原文中無善字),比起初所行的更多。』(啓2:19)。當後來主的僕人興起宗教改革運動後,他們末後所行的事,確是比起初所行的更多。我忽然想到主是否在此暗示和應許我,不久我也能接受聖靈晚雨的澆灌,有份於末後空前的晚雨復興。若是我也能接受晚雨的澆灌,被主所使用,那麽我末後所作的肯定會比起初所作的更多。其實這也是我少年獻身傳道後一直以來的夢想,熱切盼望有一天接受晚雨澆灌,和末後上帝的兒女一同完成最後的傳道救靈的大工。只是到如今還未看到晚雨復興的來到,也許主在我晚年時要幫我實現這一願望。當然以上勉勵和應許的話,也可有另外一種解讀,正如我的一個主內親戚所說,主的這一應許也不一定要在晚雨沛降時才能實現。但不論怎樣,從此以後直到現在,我每次祈求時都不斷懇求說:求主繼續打發使用我,在晚年能爲你作更多更好的工作,使我末後所作的比起初更多。我也接著懇求聖靈晚雨早日沛降,晚雨復興早日來到,使我們能迅速完成傳道救靈大工,得勝末後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復臨。

 

(四)

  甚至在我年輕時,主也給過我暗示,我有可能列入十四萬四千人中迎見主的復臨。我當時爲獻身傳道作準備,放棄考大學時,主藉我父親和我姑母先後作了四個關於我的夢,使我不能不深信是主所賜的異夢。這四個異夢暗示我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幷預示了我一生獻身傳道的經歷,先是在弟兄姐妹聚會中『分西瓜』,後是在講臺上傳講真道;先是如鴿子自由飛翔,傳揚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的信息(太24:16.14:6-12),後是『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各處奔跑……』,爲基督復臨預備道路(來11:37-38.40:3-5)。這使我過去大半生都一直相信自己能活著迎見主來。甚至直到現在我也未放棄這種希望。不過現在對其中異夢的解釋,多了一種新解釋的可能。當時我姑母竭力勸我報考醫學院,作一好的醫生,為人民服務,可以在業餘時間在教會中傳道。她認為在新中國以傳道為職業是沒有前途的。她還懇求主賜她異夢,指出我的錯誤決定。結果主真的賜她三個異夢。第一個是看見我『分西瓜』的異夢。第二個是看到我買了一件老綿羊皮套,上面還沾有些泥土。說現在已沒有人穿這樣的皮套了,這是背時之舉。因此她決定第二年春天要來看望和我們同住的母親,也就是我的祖母,目的是要說服我去報考醫學院。我父親得知此事後,很感掛慮,因他知道姑母是很固執己見的,我的志願又是不可能被改變的。結果勢必弄得不歡而散,對姑母也無益處。於是我父親就開始為此事禱告說:如果我姑母此次回來探親,對她本人和大家都無益處,就求主攔阻她暫不回來;如果主允許她回來,就求主在她心塈@工,改變她的錯誤看法,以免産生不必要的矛盾。結果,主果然垂聽了我父親的禱告。在我姑母回來之前,主又賜她一個關於我的異夢,在夢中她看見我變成一個孩童在教會中講道,全會堂肅靜傾聽。見我額寬,瞼面純潔,下巴瘦小,說我老年有患難。由於此夢的功效,她這次回來後真的沒有再勸說我投考大學。她先到嘉定中學看望我的祖母和父親,最後再來上海滬北教會看望我。關於投考大學的事,她一句也不提起,只是要我注意自己的健康。感謝主,主的行事何等奇妙。我後來聽到此夢後,毫無擔心,我想到最後十四萬四千人都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至於兒童是否象徵十四萬四千人『他們原是童身』『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4-5. 17:1-6. 14:9-12)。或者只是象徵謙卑純潔像小孩的意思(太18:3)。因此我現在不能肯定說,我一定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只能說我很有可能活著迎見主來。我已作好二種準備,主若要讓我在主埵w睡,我願意。主若讓我活著迎見主來,我更喜歡。但一切都要遵從主的美意,因我深知主愛我,主的安排是最美好的(腓1:20-21)。

  兆鈺在主內安睡後,我將一無牽挂,無後顧之憂,會在主帶領下獨來獨往,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得勝末後空前考驗,歡然預備迎見主的復臨!我們即將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穌,衆天使,和我的愛妻兆鈺與主內安睡的衆親人,眾聖徒在天父家中永遠歡聚!(康201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