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简体字总目录 回到生命之道讲坛目录        

七日的第一日的沿革

 

     在上次关于安息日问题的查考中,我曾说过一句话:在全部圣经中,我们找不到任何一句话,说安息日被废除了,或更改了。相反我们却看到,主耶稣在世时,以及主耶稣离世后门徒们和使徒保罗、约翰等,都一直是遵守安息日的,并也到处为我们留下了有关遵守安息日的榜样与教训。      

现在,我还要说另外一句话:在全部圣经中,我们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话,要我们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即星期日)为圣日。教会正式提倡守星期日,是在第四世纪初期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在位时;但当时教会继续遵守上帝诫命中的安息日,又同时开始在七日第一日聚会。至于教会强迫人守星期日而禁止人守安息日,则是在第六世纪罗马天主教皇掌权后。总之,教会的改守星期日,也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是找不到任何一句经文根据的。

也许有人要说,我们遵守星期日是为了纪念主的复活。是的,这正是当初罗马天主教改守星期日的理由。但我们不得不指出:这却不是主的教训,也并不是主的意思。主从来没有要人废除上帝诫命中的安息日,而改守七日的第一日来纪念主的复活。因我们看到主复活后共向门徒显现十次,却没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和门徒聚会的,也没有一次叫门徒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以纪念祂的复活。实际上今日一般教会信徒遵守星期日而不遵守安息日,都已经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遵从了教会的『遗传』,违犯了『上帝的诫命』(太15:3)。

 

新约圣经中只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首先我们要指出:在全部新约圣经中共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从未有一点意思要人遵守这一日。现在将这八次经文逐一介绍一下:

      (一)安息日将近(在英文圣经 RSV版本译为:安息日以后),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太28:1)。

       (二)『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出太阳的时候,他们来到坟墓那里。』(可16:2)。

       (三)『在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耶稣在她身上曾赶出七个鬼。』(可16:9)。

       (四)『七日的第一日黎明的时候,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膏来到坟墓前。』(路24:1)。

       (五)『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还黑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来到坟墓那里,看见石头从坟墓挪开。』(约20:1)。

       我们看到以上五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不过是记述爱主的妇女来到坟墓前,以及主在此日复活,向马利亚显现等事实,并未提到要人遵守这一日或在这一日聚会,纪念他的复活,因此我们无需多加解释。需要解释一下的,只是以下(六)、(七)、(八)三次。现在来看:

第六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六)第六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经节:『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对他们说,愿你们平安。说了这话,就把手和肋旁指给他们看。门徒看见主就喜乐了。……』(约20:19-23)。

      这是主复活复后第一次向众门徒显现的记载,有人便想以这段记载作为他们遵守星期日,在星期日聚会纪念主复活的根据。但事实上这段记载并不能作为他们遵守星期日的根据,因为主这次向门徒显现的时间,不是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而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换一句话说,按照圣经中一贯计算日子的方法,那时『七日的第一日』已经过去了,实际上已开始进入七日的第二日的时间了。

       因圣经中计算日子的方法,一贯都是先有晚上,后有早晨的(创1:5,8,13,19,23,31),并且是从日落到日落作为每一天的开始和结束的。(利23:32.23:11.1:21-32.23:54-56)。所以『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已经是属于七日的第二日,也即星期一的时间了。因此,有人想以这段经文作为他们遵守星期日的根据是不可能的。

      尤其值得注意的,主这次向门徒们显现时,由于多马不在场,事后别的门徒告诉他,他也不相信。于是『过了八日,门徒又在屋里,多马也和他们同在,门都关了,耶稣来站在当中说,愿你们平安。就对多马说,伸出你的指头来,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来,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总要信。多马说,我的主,我的上帝。耶稣对他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20:26-29)。由本段记载可见,主复活后第二次向众门徒显现,已经是『过了八日』,时间是在星期一或星期二了。

 

主复活后从无一次在第一日和门徒一同聚会

       不但这样,我们看到主复活后共有十次向门徒显现,却没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也就是星期日,和门徒一同聚会,庆祝他的复活的。这十次显现的情况,我们可略为看一看:

  主复活后第一次是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明显是为了安慰她,因她在坟墓旁哭不止。当马利亚要俯伏在主脚前敬拜主时,主却对她说:『不要摸我,因我还没有升上去见我的父。你往我弟兄那里去,告诉他们说,我要升上去见我的父,也是你们的父,见我的上帝,也是你们的上帝。』(约20:17)。我们看到主这一次并没有和马利亚一同聚会庆祝他的复活,甚至也没有通过马利亚和其他门徒在当天约会,以共同庆祝他的复活。

  主复活后第二次是在路上向其他爱主的妇女们显现,时间仍在清晨。如经上所记:『忽然主耶稣遇见她们说,不要害怕。你们去告诉我的弟兄,叫他们往加利利去,在那里必见我。』(太28:9,10)。我们看到,主这一次也没有通过妇女和众门徒在当天约会,以庆祝他的复活,甚至连当天夜里即将向门徒显现的事也一句不提。只是说:『叫他们往加利利去,在那里必见我。』可见主并不重视七日的第一日主复活的日子,更不要门徒在当日聚会庆祝他的复活。

  主复活后第三次是在路上化作陌生人向往以马忤斯去的两个门徒显现,时间约在下午五点锺左右。显现的目的是为了以先知的预言光照、开导、安慰他们,而不是为了和他们一同庆祝他的复活。因他们当时根本就没有认出复活的主。及至走到以马忤斯,日头已平西,主好像还要继续往前走。由于他们的强留,就同他们进去。直到后来一同坐席就餐时,他们才认出了主,而主也忽然不见了。(路24:13-35)。讲到这里,有一情况实在特别值得我们注意:主向马利亚和其他妇女的显现都是在清晨,而这时向以马忤斯的两个门徒显现,却已是下午五点钟左右的事。试想,主耶稣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整个时间到那里去了呢?主为甚么有意隐而不现,避而不见,不向门徒显现呢?显然这里面必有着深远重大的意义。因主早已预见到,并且但以理书也早已预言到罗马天主教皇后来要强迫人改守星期日,以所谓纪念主的复活。因此主为了避免在这方面给后人留下任何误解或藉口,便特意不在七日的第一日白天,向聚集在房内的众门徒显现,并不和他们在此日约会。

  主复活后第四次是向使徒彼得显现(林前15:3-5. 24:33-34)。因彼得三次否认主后,虽已痛哭流涕,深切悔改,但心情仍很沉重,在门徒面前感到抬不起头来;有些人也可能对他产生看法;因此主特意向他单独显现,给予安慰、鼓励。但时间已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七日的第一日已经过去了。(约20:19-23)。

       主复活后第五次才是向聚集在房中的众门徒显现,但时间已是在『那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晚上』,七日的第一日已经过去了。(约20:19-23)。

  主复活后第六次也是向聚集在房内的众门徒显现,当时多马也在内。但时间已是『过了八日』。(约20:26-29)。

  主复活后第七次是在加利利海边向打鱼的彼得、雅各、约翰等七个门徒显现。(约21:1-23)。

  主复活后第八次是在加利利约定的山上,『一时显给五百多弟兄看。』(林前15:6. 28:16-20)。

  主复活后第九次是『显给雅各看。』(林前15:7)。主的兄弟雅各在主耶稣生前时却没有信主,当主耶稣被钉复活后才悔改归主,但主已离世不见了。正当雅各为此心灵忧伤、痛悔之时,主耶稣便特意向他显现,藉此安慰、勉励他坚心背起十字架来跟从主,直到最后为主英勇殉道。

  主复活后第十次『再显给众使徒看。』(林前15:7)。这也就是主临升天之前在橄榄山上末次向众门徒的显现,时间是在星期四或五。(徒1:1-14)。

       由上所述可见,按圣经所记载的,主耶稣复活后共有十次向门徒显现,却没有一次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和门徒一同聚会,以庆祝或纪念他的复活。

 

第七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七)新约圣经中第七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经节为徒20:7-12,这一段记载如下:『七日的第一日,我们聚会擘饼的时候,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到半夜。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有一个少年人,名叫犹推古,坐在窗抬上,困倦沉睡。保罗讲了多时,少年人睡熟了,就从三层楼上掉下去。扶起他来,已经死了。保罗下去,伏在他身上,抱着他说,你们不要发慌,他的灵魂(应译为生命)还在身上。保罗又上去擘饼,吃了,谈论许久,直到天亮这才走了。有人把那童子活活的领来,得的安慰不少。』

       以上这段记载是新约圣经中唯一的一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有聚会的经文。有人便想以这段经文作为遵守星期日的根据。但事实上并不可能作为这方面根据。因有三点情况需加以注意:

       一,这是一次临时性的告别聚会:『保罗因为次日要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到半夜,……』

    二,这是一次夜晚的聚会,正如以上所说:『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事实上是当时一边擘饼吃晚餐,一边聚会谈论,『直到半夜』。后又延续到天亮。

    三,这次夜晚聚会的时间,实际上是指当时安息日日落以后,进入七日的第一日的一次夜间的聚会。因按圣经中一贯计算日子的方法,每一日的开始,都是从天晚日落后开始计算的。而且这也是使徒行传的作者路加记载日子的一贯标准记法。例如他在路加福音23:54-56节中就是这样记载安息日的开始的:『那日是预备日(星期五),安息日也快到了。那些从加利利和耶稣同来的妇女,跟在后面,看见了坟墓和他的身体怎样安放。她们就回去预备了香料香膏。她们在安息日,便遵着诫命安息了。』可见预备日日落之后,安息日便开始了。照样这次夜里的聚会,也是在安息日日落之后,已进入七日的第一日的时间。

     因保罗平时安息日总是和当地教会一同聚会的。星期日也常是他出门旅行的时间。正因为这次星期日一早要离开特罗亚,因此在安息日过去之夜晚临时增加了一次告别聚会。

  关于这次特罗亚夜间聚会的时间,遵守星期日的康尼贝与何森也都持有同样的看法。在他们所着的『使徒保罗的生活与书信』一书中,他们指出:『这一周的前部分几天中,他们留在特罗亚的工作如何,圣经并未说明,但对于末了一天,我们却从圣经上得到了一个概述,……在紧接着犹太人的安息日过去之夜,他们有一个聚会。』(转引自『星期日之沿革』27页)。又说:『那一天的晚上,就是犹太人的安息日过了之后,因为星期日早上他们的船要起行。』(转引自要道讲义17页)。

       另外,『青年协会出版海尔博士着使徒时代卷下343面说:『我们对于特罗亚教友聚会的记载,都颇感兴趣浓厚。聚会的时日是一星期的第一天。照犹太人的日历计算就是星期六的晚上。』(徒20:7-12)。(圣道阐微318页)。

 

第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

       (八)新约圣经中第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的经节是这样说的:『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进项抽出来留着,免得我来的时候现凑。』。(林前16:1-2)。

  首先须加注意的,上面经文译意不够确切。按原文的意思是:『各人要按照所得进项(抽出)积蓄起来,自己存放着(或存放在自己处)。』所以和聚会的问题毫无关系。『在圣经百科全书中对于本节圣经这样注解说:「无论如何,我们不应忽略了这些捐款是由各人「自己」抽出来留着的,换一句话,就是说在自己的家中抽取的。」』(星期日的沿革 25-26页)。

       至于保罗为甚么要他们各人每逢七日的第一日结算一下上周的账目,并抽出一部份捐款,自己积蓄起来呢?这既说明保罗对当时捐款周济耶路撤冷受灾信徒善工的重视,也说明他对安息日的重视。因保罗怕他们每周一次的结账工作,在预备日下午来不及完成,为了不致影响为安息日的必要准备工作,并不致侵犯安息日的神圣时间,保罗特要他们将结账的工作放到安息日过后,也即七日的第一日去进行。

       由以上所述可见,全部新约圣经中,共有八次提到七日的第一日,却没有一次要我们遵守此日,或在此日聚会,纪念主的复活。

 

关于『主日』的问题

      

  也许有人要提出遵守『主日』的经文,认为『主日』就是七日的第一日。其实『主日』并不是指七日的第一日,而是指安息日。

    新约圣经中只有一次提到『主日』(启1:10)。按原文和英文应译为『主的日子』(原文为单数)。根据以经解经的原则,这里『主的日子』显然是指安息圣日。因为上帝在圣经中一贯称安息日为『我(的)圣日』『耶和华的圣日』(赛58:13,14),『耶和华安息日』(利23:38)。基督在世时也自称为『安息日的主』(可2:28)。因安息日本是创造主基督亲自设立的(创2:1-3.1:1-3.西1:16)。主耶稣既自称为『安息日的主』,所以安息日也当然成了『主的日子』,也就是中文圣经所番译的『主日』。

   有人称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为『主日』,是毫无圣经根据的。他们自己提出的唯一理由是:星期日是主复活的日子,所以也就是『主的日子』。其实,主复活的日子并不第于是主的日子,这是两个完全不同含意的词句。如果他们硬要称主复活的日子为『主的日子』,那么别人也可以称主降生的日子,或主被钉十字架的日子(星期五),或主升天的日子(星期四)为『主的日子』,那么『主的日子』就变成有许多日子了。但在原文中,它却是单数,只能指一个日子。可见『主的日子』不可能是指星期日,而实是指安息日。

    但愿我们都要遵守圣经中真正的『主日』,也就是主的安息日,也就是上帝诫命中吩咐我们当守的圣日:『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出20:8-11)。而不要因着遵守星期日的遗传而废掉上帝的诫命。(太15:3-8)。

 

关于诗篇中的一处经文

       也许有人还想要用诗篇预言中的一处经文,作为遵守星期日的根据。此处经文是这样说的:『匠人所弃的石头,又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这是耶和华所作的,在我们眼中看为希奇。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诗118:22-24)。

他们说,这里『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是指星期日说的,『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其实他们是谬解了本处经文。

      (一)『匠人(指犹太人的大祭司和宗教领袖们)所弃的石头(指基督),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并不单单是指基督的死而复活说的,而至少还包括基督的升天在内。如果基督不升到上帝宝座右边,不在上帝面前作我们的大祭司和中保,不天天为我们赎罪和代求,不在天父家中为我们预预住处,他又怎能成为我们的房角石?其实,这一句预言是指基督一生的事迹说的。基督的一生,从降生、为人、被钉、复活到升天,都不断使它成了『匠人所弃的石头』,也都不断使他『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

       首先,基督的一生,从降生、为人、被钉、复活到升天,都不断使他成了『匠人所弃的石头』:如基督降生时,虽然牧羊人,老先知西面,亚拿迎见他,甚至东方博士不远千里来朝拜他,但『祭司长和民间的文士』都弃绝他,希律王甚至还要杀害他;基督从事传道救灵圣工时,虽然税吏和娼妓倒信而悔改归向他,但法利赛人却弃绝不信他,蔑称他为『拿撒勒人』,犹太人的祭司、长老等公会领袖,甚至还要谋害他,最后终于将他钉在十字架上;基督复活后,虽然门徒们欢呼赞美,但却仍遭到犹太『匠人』们的弃绝,他们收买了罗马兵丁造谣说,耶稣的身体被门徒偷走了;基督升天后,虽然被信主的犹太人和万民景仰,却仍遭到犹太公会的刻骨仇恨,开始将逼迫的怒气转到基督的身体(教会和门徒)的身上。

       再者,基督的一生,从降生、为人、被钉、复活到升天,也都不断使他『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如果基督没有降生为人;如果基督没能藉着祷告,依靠圣灵的大能,得胜各样罪恶的试探,胜过各种磨炼、逼迫、污辱和攻击,为我们度过圣洁无罪、完美无瑕的人生,他就不可能为我们赎罪;如果基督最后没有以他圣洁无罪的生命,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命赎罪,他就不可能成为房角的头块石头。实质上,基督之成为房角石,完成救赎工作倒是在十字架上大功告成的。当他临终前呼喊『成了』的时候,这一切救赎大功都成就了。等到基督复活和升天,在上帝面前作我们的大祭司和中保,天天不断为我们赎罪和代求后,更使这一切救赎大功得到显明和实施了。

(二)『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我们在其中要高兴欢喜。』这肯定不是指七日的第一日说的。圣经中的『日子』,有时是指一个时期说的,例如『耶和华的日子』或说『耶和华大而可畏的日子』,就是指救恩之门关闭后到基督复临时的一段时期说的。(赛13:6-13.1:14-18.2:31. 3:14-17)。照样,『这是耶和华所定的日子』,这实际上是指主耶稣道成肉身,降生为人的一生时期说的;也是指主耶稣降生为人所为我们成就和带来的整个救恩时期说的。正如经上所指出的:『「在悦纳的时候我应允了你,在拯救的日子我搭救了你。」看哪,现在正是悦纳的时候,现在正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我们确实应当在其中『高兴欢喜』。

       (三)主耶稣被钉十字架是在星期五,接着于安息日在坟墓中安息,复活在星期日,升天算起来又是在星期四或星期五(徒1:1-3.原文中提到主复活之后,『四十天向他们显现』),接着和天父上帝同享升天后的第一个安息日。以上主耶稣的被钉、复活和升天虽然都是有意义的日子,但都不是具有七日一周周期性的记念日。圣经中唯有记念上帝六日创造大功的安息日才是唯一具有七日一周周期性的纪念日。因此有人想以每周第一日来记念主的复活,以取代每周的安息日,是完全违背圣经教训的。如果真要纪念主的复活,每年复活节纪念一下也就可以了,正如每年受难节纪念主的被钉,圣诞节纪念主的降生一样。况且这样纪念法也不是根据圣经的教导,而只是根据教会所定的节日。其实,圣经中已经为我们定出了记念主复活的更好辨法,这就是『藉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多3:5),使我们的旧人和主同死同葬,而使我们的新人和主同活同行。正如使徒保罗所指出:『所以我们藉着洗礼(浸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罗6:4)。

 

附 录

安息日被更改为七日的第一日的历史沿革

  

  通过上述一切可见,全部圣经中,从旧约全书到新约全书找不到任何一句话要我们遵守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话说安息日(星期六)被废除了,或更改了,或不要遵守了。相反,我们却看到主耶稣自己在世时,以及主耶稣离世后门徒们和使徒保罗、约翰等都一直是遵守上帝诫命中的安息日的,并也到处为我们留下了有关遵守安息日的榜样和教训。既是这样,后来教会怎么会渐渐提倡遵守七日的第一日,甚至发展到后来强迫人遵守星期日,并禁止人遵守安息日呢?这起先是由于知识派异端遵守太阳日的影响,后来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又提倡在太阳日即七日的第一日聚会,而造成了教会兼守安息日和星期日二日的情况,特别是后来罗马教皇掌权后又长期以严刑强迫人守星期日,并禁止人守安息日,并将上帝诫命中的安息日改变为七日的第一日,以致于中世纪教会后来都只知道守星期日。完全应验了但以理七章论到小角的预言:『必想改变节期(原文是必想改变时间)和律法(罗马教的十条诫命中第二条不可拜偶像的诫命被取消了,第四条诫命中的安息日被改变为七日的第一日,第十条诫命不可起贪心被分割为二条)』(但7:25)。(可阅读『预言的信息』中有关但以理七章预言的详细解释)。以致于十六世纪欧洲各国宗教改革家兴起后,虽然建立了基督教会,改正了罗马天主教会的好些错误道理,却一时仍未能看明和改正安息日被更改的错误。有关的历史资料也都证明了这一切。现将安息日被更改为七日的第一日的原因和历史资料,介绍如下:

 

    〔一〕第二、三世纪时,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有几个喜欢标榜自己哲学思想的神学家,如巴拿巴、杰斯丁、革利免、奥利根等,因深受知识派异端的影响,开始提倡守星期日。知识派异端原是歪曲旧约圣经中的上帝,也是反对犹太教,反对安息日的。对基督的本性也有错误的认识,有的否认基督的神性,有的否认基督的人性。也提倡遵守太阳日(七日的第一日),敬拜太阳,并以太阳为他们的基督。此外,也提倡拜偶像。以后知识派异端的影响又进一步从亚历山大城扩散到罗马城。然而在当时基督教会的中心地区亚细亚一带地方,知识派异端却遭受到使徒约翰的门生波利卡普以及波利卡普的门生爱仁纽等著名教父的坚决反对,当时的教会都仍普遍的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详参:星期日的沿革51-52,54-55,66,91,101页)。有关这些情况,最后第〔五}大段中还将详细介绍。

 

    〔二〕第四世纪时,罗马皇帝康士坦丁表面上悔改信主,接受基督教为国教后,为了能更好地利用基督教为帝国的统治服务,他向教会的领袖提出建议:最好能将宗教崇拜聚会的时间改在『太阳日』(即七日的第一日),以便能争取全国的百姓都能在『太阳日』进教堂聚会,有助于他们接受基督教。因他本国的百姓原都是敬拜『太阳神』,在太阳日休息的,而全国绝大多数地方教会则都是遵守安息日,在安息日聚会的,对他们有所不便。当时教会领袖感到他的建议似乎很有道理,同时亚历山大城提倡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后又谬称之为『主日』)的传统这时也已影响到罗马城,于是同意在此日安排聚会,而同时安息日的聚会也照旧不变。为了在宗教的名义上能『名正言顺』起见,教会当局开始正式提倡七日的第一日(谬称为主日)聚会纪念主的复活,而安息日纪念上帝的创造。康士坦丁看到他的建议被教会当局采纳后,更为大胆了,竟然于公元 321年发布命令,要全国城镇居民遵守『可尊敬的太阳日』,在此日停工。而从此之后,广大教会也普遍遵守两日,既遵守星期日纪念主的复活,又遵守安息日纪念上帝的创造,达两三百年之久。但罗马城和亚历山大城的教会领袖显然带头贯彻罗马皇帝的意图,尽量高举星期日为圣日,以取代安息日的神圣地位。有关史料,摘录如下:

    (1)公元 321年,康士坦丁发布遵守『太阳日』的命令,原文如下:『在可敬的太阳日,县长与人民都应居留城中休息,一切商户都应停业,唯乡间的农民,仍可自由合法继续其业务,因往往在另一日撒种或种葡萄,将感极其不便也。』(引自『星期日的沿革』102 页)。

    (2)随着上述法令后,『约于公元 350年,有所谓「使徒宪典」出现,……内中有两段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条例。第一段记在卷八第33章:「凡作奴仆的要作工五天,但在安息日和主日(误用以指星期日,下同)停工到礼拜堂去,为要得到宗教训育。在安息日对创造的事,在主的日子,对复活的事受教。」』(圣道查经课第十八课)。

    (3)以后,『罗马皇帝(于公元 365年)在老底嘉城曾召集一次宗教会议,制定许多宗教法令。今将有关安息日和星期日的法令摘译于后:「第十六条:在星期六要诵读福音书和圣经其他文选。」「第29条:基督徒不可效学犹太人守星期六的方法,却要在这日作工。如果他们效学犹太人,就与基督无关。但要特别尊敬主日(按:谬指星期日)。既为基督徒,就尽可能不在这日工作。」「第50条:在封斋的预备期间,不可遵守圣徒记念日,除非在星期六和星期日。」』(同上)。

    (4)当时特别接近并喜欢奉承罗马皇帝的主教犹西比乌则跟着说:『凡是人应在安息日遵守的本分,我们已经移到主日(谬指星期日)上去了。』(善恶之争35章)。

    (5)『但无论如何,在大多数地方,仍是遵守安息日与星期日两天。……古列扫士吞说:「现今在我们之中,有许多的人在这与犹太人同一的日子中禁食,并且取他们同样的态度去遵守安息日。我们对于这事是慨然地予以忍受,同时也可说是悭然地鄙示之。」彼时(四世纪的末叶)史家苏格拉提斯著作说:「差不多全世界的一切教会,都在每周的安息日庆祝这神圣的秘密(圣餐);但在亚历山大与罗马一带的基督徒却认此为古代的遗传规条,而停止举行此礼。」与他们同时代的苏索门曾证实此情形说:「在康士坦丁堡及其他各处,都在安息日聚集,如七日的第一日一样。这种风俗是罗马与亚历山大一带所没有的。」』『为甚么这两城是例外呢?原来这两处是充斥着知识派主义及荒谬邪道的渊薮。……』(星期日的沿革99-100,101页)

 

    〔三〕及至罗马天主教皇在公元 538年兴起掌权,迫害信徒后,终于使教会完全坠入了离道叛教之境。她一方面强迫人遵守星期日,一方面又严禁人遵守安息日,甚至以死刑处罚那些不顺从他的人。这样终于使星期日取代安息日的背道勾当,得以最后完成,正应验了圣经上指着他所说的预言。(但7:25)。现再引证几段史料如下:

    (1)强迫人守星期日:如 538年,罗马天主教皇召开的『奥尔良第三次会议』上,通过以下法令:『在星期日骑马、乘车、修理房屋,或装饰人仪容等事,都是不合法的,但在田地里的劳工,却是应当禁止的,以便人民可以到教堂去敬拜。如果任何人作了其他行动,他是要受罚的。』(引自星期日的沿革 96-97页)。

       又如公元『 589年在法国拿尔邦召开的宗教会议通过了以下的法令:「无论自主的、为奴的、戈特人、罗马人、叙利亚人、希腊人或犹太人,一律不许在主日作任何工作。除非有特别必要,也不准使牲畜劳作。如有冒犯的,自主的罚款六所利地(每所利地约可买六十几斤米),为奴的鞭打一百下。」(译自德文宗教会议史卷三,286 章)。

      从第四世纪到十三世纪,在欧洲各地召开的多次宗教会议中,对星期日拟定如同以上一样苛刻规定的,有十余次之多。但每次的法令中并没有提出圣经的教训为权威的根据,而只以教会所掌有的政治势力来压服人。』(圣道查经课第18课)。

    (2)禁止人守安息日:如『公元 600年前后,教皇贵格利一世曾对罗马城居民发布反安息日的通告,今摘译一段如下:「上帝仆人贵格利致他最爱的市民:近来发现有悖逆分子在你们中间散布与神圣的信仰相反的异端,甚至禁止人在安息日作工。他们是敌基督的传教士,因敌基督者来到时,他必吩咐人在安息日不作工,像在主日一样。……」(尼西亚时代教父遗著,卷13册第一信函 336页)。可见安息日虽被许多人践踏了,但总有人在黑暗的日子里高举真理的火炬。』(同上)。

    (3)删改上帝的十条诫命:罗马天主教曾公然将圣经中上帝的十条诫命删改了:首先是将上帝诫命中禁止人拜偶像的第二条诫命删除了;其二,是将第四条遵守安息日的诫命,更改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其三,是将第十条诫命不可起贪心的内容,分割为两条,以凑足十条数目。

    关于罗马天主教的十条诫命内容,引录如下:(根据『教理详解』82页)。

      1.钦崇一天主万有之上。        6.毋行邪淫。

      2.毋呼天主圣名以发虚誓。     7.毋偷盗。

      3.守瞻礼之日。                     8.毋妄证。

      4.孝敬父母。                      9.毋贪他人妻。

      5.毋杀人。                         10.毋贪他人物。

 

    (4)罗马天主教会对改变安息日诫命的公开承认:

       『在贝尔福德神甫所着的「基督教信仰及实行的新教义问答」第 86,87面中,有下列的问答:「问:第三条(天主教把第四诫改为第三诫)诫命是甚么?答: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问:安息日是那一天?答:第七日,即我们的星期六。问:你们守安息日吗?答:不,我们守主日。问:这是那一天?答:第一日,即星期日。问:谁把它改变的呢?答:天主教会。」』(基督徒的安息日63页)。

       『在「教义问答」第 174面上说:「问:你还有别的方法证明教会(天主教)有设立节期和训令之权么?答:教会若没有这样的权柄,她绝不会以遵守星期日(每周的第一日)来代替安息日(第七日),这个变换是圣经未曾准许的。」天主教出版的「基督教义节要」第58页有以下的问答:「你怎能证明教会(天主教)有立定节期和圣日的权柄?答:就在把安息日改为星期日的事上证明,而且此事也是各改正基督教徒所公认的。所以改正基督徒,既严格地守星期日,而又不守天主教所设立的其余一切节期,于是他们便妄然地自相矛盾了。问:你怎么证明这话呢?答:因为他们藉着遵守星期日,便承认了天主教有立定节期并指挥他们的权柄。」』(同上62页)。

       『美国堪萨斯城的天主教报于189329日曾刊登有下列的一段话:「天主教会凭着它自己确实的权威,创立星期日为圣日,以代旧律法之安息日的地位。」』(同上65页)。

       在天主教出版的中文的『教理详解』一书中,天主教也承认:『至于定的日期和恭敬天主的样子,这是圣教会因自己权柄定了的,奉教的人都当遵守。』另一处又『问:为甚么罢工在主日,不像古教的时候,在瞻礼七上呢?答:因为我主耶稣复活同圣神降临都在主日上。所以圣教会定了在主日上罢工,为纪念我主耶稣复活的光荣和传教起根的日子。』『问:圣教会能更改或除去瞻礼的日子么?答:圣教会既能定下瞻礼的日子,自然也能更改或除去瞻礼的日子。』(教理详解103,107页)。

 

    〔四〕如上所述,罗马天主教皇在中古时期长达1260年的统治时期中,以严刑强迫人守星期日,并禁止人守安息日,且又公然删改了上帝的十条诫命,正应验了经上的预言:『必想改变节期(原文和英文为时间)和律法。』(但7:25)。然而上帝的诫命是不可能被删改的,安息日的遵守也是不可能被除灭的。虽然罗马天主教皇在中古时期曾杀害了无数持守圣经纯正信仰的信徒,但仍然有不少信徒始终坚守着安息日。其中如瓦典西教派的信徒,就为我们留下了突出的榜样。怀爱伦提到:『在罗马教掌权的漫长时期中,全世界都黑暗了,可是真理的光芒并不能全然消灭。每一个时代都有上帝的见证人,……他们笃信基督为人生的唯一准则,他们也遵守安息日为圣日。』『在抗拒罗马教势力的各教会中,瓦典西宗派可算是站在最前列的了。教皇设立宝座的地方,恰好也就是他腐化影响和虚假教义受到最顽强抵抗的地方。』他们为了坚持自己纯正的信仰,后来不得不逃到高山峻岭。『在这里,真理的见证人保持了亘古不变的信仰,竟达一千年之久。』(善恶之争第四章49,51-52,53页)。

      此外,『在罗马教势力范围以外的地区,有许多基督徒的团体几乎完全没有受到罗马教的腐化,竟达数世纪之久。可是他们被异教所包围,年复一年,所以总难免受到谬道的影响。虽然如此,但他们仍以圣经为信仰的唯一准绳,并保守其中的许多真理。这些基督徒笃信上帝律法的不变性,并遵守第四条诫命的安息日。保持这种信仰和习惯的教会多数是在中非洲和亚洲的阿米尼亚。』(同上51页)。例如现在的埃塞俄比亚国(中文圣经译为:古实),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这是一个以基督教为国教的国家,属于科普特教会,全国从古以来一直遵守安息日的诫命,纪念上帝的创造的大功。但同时约从第五世纪以来也遵守七日的第一日,以纪念主的复活。这个国家在遵守安息日的信仰上所以没有受到罗马天主教的干扰,是因为从公元第六世纪起,阿拉伯人的回教军队占领了巴勒斯坦一带,把这个国家和罗马教皇的统治地区完全隔绝开了。至于这个国家所以兼守七日的第一日,显然是因在第六世纪以前已受了罗马帝国和教会当局提倡兼守两日的影响。 

      还可举述另一个有力的例证,证明早期教会只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我们知道基督教最先传到中国是在唐朝的时候,称为景教。根据保留至今的景教碑文上记载可知,景教是遵守安息日,而不守星期日的。因景教最初是属于多马门徒的派系流传下来的。早在使徒时代,保罗等将福音向西传到欧洲和罗马,多马则将福音向东传到印度,以后他的门徒又将福音从印度传到波斯。到唐朝时,福音又从波斯传入中国。由于提倡守『太阳日』(星期日)是属于后来罗马帝国发生的事,而印度、波斯、中国一带根本就不知道有守星期日的事。因此唐朝时传入中国的景教,也只知守安息日而不知守星期日的事。

 

    〔五〕关于伪造的错误的资料:最后,有一种错误的说法和几段不可靠,甚至是伪造的资料,必须加以澄清一下。有一本书,在其所谓『主日』一题的有关引录中,片面错误地引用了几段不可靠的,甚至是伪造的资料,想用以『证明』:『守主日(谬指七日的第一日)是从使徒的时候起,从教会的教父起,历代都是这样的。』其实这种论断是完全违背圣经记载和历史事实的。

 

    (1)该书引用的第一个资料是所谓『使徒的教训』(另译『十二使徒遗训』)上的一句话,他们认为这本书『大概是主后75年到90年写的』,其实这本书著作的年代和作者是谁根本没有人知道,一般认为:此书大约是在第二世纪时写的。而且根据某些理由相信其著作年代很可能『是在第二世纪的末了。』甚至『有人猜想此书是第三世纪末叶所着的。』再者应当引起我们注意的,书中有些教训是新约圣经中使徒们从未讲过的,且是与之相违背的。(星期日的沿革39-40,93面)。这是于1841年发现的『一部叙利亚文的公文,内容包含着神秘奇妙的言辞,是知识派的观念,及外邦人的风俗习惯。有人猜想此书是第三世纪末叶所着的,但著者是谁却无人能知道。……书中也是解释他们为甚么随从异教徒的仪例,朝东祈祷。兹译录一段如下:「使徒们决定:朝东祈祷,这是因为闪电从东边发出,直照到西边,人子降临也要这样。……使徒们又决定:应当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诵读圣经。……使徒们又决定:在安息日之夜,九点钟时,应当有聚会。」这是显明那时有一种遵守两天的习惯,同时还杂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异教风俗习惯在内。』(星期日的沿革93页)。

 

    (2)该书引用的第二个资料,是易格纳细阿斯(主后67-110年,为使徒约翰的门生之一,安提阿的监督,最后为主殉道)所谓给麦尼西亚地方信徒的书信:『今天应该不再遵守安息日,就是第七日,而应该遵守主日,因为我们的生命是与他一同复活。』

      这实际上是属于伪造的书信,大多数的学者都不相信这封信的内容是真实的。正如学者们所指出的:『伪造的书信……在有一集书中包含着十五封书信都说是他着写的。……还有一集书中只有七封书信,是希腊文的,各篇的内容是比在十五封书信的集书中的为短。除此之外,另有一集书是叙利亚文,其中只有三封信,(致以弗所人书,致罗马人书,及致坡旅甲书),其各篇的内容,则比前面两集书中各篇的内容更短少。……现在没有人相信他写过十五封书信。……至于所留存的七封书信,其内容又是经过多番的窜改及加添。……教父们只提过他的三封书信。现在说起来倒也奇怪,在伊个那丢(即上述伊格纳细阿斯)与犹西比乌两人之间相距两百余年,在此两百余年中的教父们,在著作上所常常引用的却只是那叙利亚文集中的三封书信,而绝未提到过这三封书信之外的任何话语。这也许是说明了其余的四封信,乃是在第三世纪的末叶所伪造的。阿航革博士说:「大多数的学者虽是意见分歧,但却都切实地承认,只有这三封信是真的。……」……在「宗教知识百科全书」上伊格那丢著作条款下,有一结论可为一般学者意见的总汇:「甚至于那比较简短的希腊文集书中的材料,也大半似乎是曾经窜改过的,至其究竟如何窜改,则无人能断定。凡研究政治,历史及教理的谨慎学者,必不以这些尚难证实的文件为重要结论的根据。」』(星期日的沿革 72-74页)。 

 

    (3)该书接着所引用的几个教父著作,几乎都是属于知识派异端的发源地和根据地,亚历山大城的教父手笔。这些教父本人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知识派异端影响,并且带有明显的知识派色彩。如书中提到的巴拿巴,杰士丁玛特,克利门和奥利根,都是属于亚历山大城的教父,特土连也是带有亚历山大派的色彩。由于知识派异端提倡遵守『太阳日』(七日的第一日),敬拜太阳,并以太阳为他们实际上的基督,因此亚历山大城的教父也都遵守七日的第一日,认为是阳光开始照进地球之日,也是基督从死里复活之日。据研究:『在第二世纪中一切赞成守星期日的人,都是具有知识派的色彩,及反对犹太教义的。』他们惯用的手法是『以寓言(法)解经』,实际上是歪曲了圣经的真意,并将异教的神哲思想混入到基督的信仰中来。(星期日的沿革51-52,54-55页)。因此遵守星期日的谬论,首先就是在此城被引进教会的,但当时却遭到了广大正统教会坚决抵制和反对。关于他们提倡遵守星期日的奇谈怪论,因限于篇幅,仅能约略摘录几句如下:

 

      甲,巴拿巴:他在一封书信(公元 140-150年)中说:『「上帝在六日之间结束了手造的工作,在第七日便休息,并守为圣日。」小子们请注意此句话的意义,「他在六日之间作完,」这是指耶和华要用六千年的工夫造完万物。……他自己曾证明这话的意思说:「看那,今日要长如千年。」我的小子们,因此之故,在六日内的意思,就是在六千年内,要造成万物。「他在第七日休息」,这意思是:当他的儿子复临的时候,他要杀灭恶人,审判不敬虔的人,并要改变太阳,月亮及众星辰,然后他要在第七日实在地休息。……更进一步,他还对他们说:「你们的月朔和安息日是我不能容忍的。」众小子们,你们要观察出主是这样说明:你们现在的安息是不蒙我的悦纳。……我所定此日,是给万物休息的。但我们要在第八日开始,那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开始。因此我们也应当守第八日为喜乐,这一日是耶稣从死里复活,他在这一日向人显现。』(星期日的沿革 55,56页)。

 

       乙,杰士丁:知识派异端是极尊重七日的第一日的,视之为可尊敬的太阳日,杰士丁提倡守此日也显然是与知识派的影响有关。他曾一连三次称第一日为『太阳日』,他提到知识派的发源地亚历山大城的情况说:『太阳日,凡住在城市或农村里的同道都聚集在一起,宣读使徒和先知的遗著,然后由会督讲道。……我们都在太阳日聚集,因为那是上帝在创造世界时开始在黑暗的虚无中作工的日子,也是我们的救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日子。因为他是在星期六的前一天被钉十字架,而在星期六的次日,即太阳日向使徒和门徒显现的。』(辩解首篇,约公元 150年,引自圣道查经课第十八课)。他也是反对守安息日的,却提不出任何根据,反倒随意谬解圣经。如他在信中说:『特来甫阿,……你可曾见到地上的各元素仍是不怠隋,并不守安息日么?它们还是像你出世的时候一样,如果在阿伯拉罕以前的人,不需要受割礼,或守安息日及节期,并且在摩西之前的人不需要献牺牲祭,那么我们现今也是不需要那些事物了。(其实,献祭之事早自始祖亚当、亚伯时就开始了,安息日也早在创世时就设立了)。另一次他又称七日的第一日为『第八日』。(星期日的沿革58,59页)

 

       丙,革利免(即克利门):是亚历山大城神学院的教授,更是严重地受到知识派异端的毒害影响。他竟然说:『上帝赐人太阳、月亮及星辰,供人敬拜;法律上说,这位上帝创立各国,使人类不至于混聚在一起而不信神明,结果招至完全的毁灭。』(星期日的沿革61页)。他在提倡守星期日、反对守安息日时,也发表了一套简直令人吃惊的奇谈怪论。他说:『第四诫中指明世界是上帝创造的,他又赐人第七日为休息日,这原是为人生命上的困难、疾病而设的。……因此第七日被称为休息日,休养疾病,预备进入那根本的日子,也就是我们的真正休息日。按着真理说来,这一日才是创造光明,而万物亦由之而出现及产生了。……这第八日也可以被推算为第七日,我们把第七日当做第六日,……因为创造之工是在六日内造完的。据我看来,皮他哥拉派人认六字为完整之数。……结婚是由一男一女的配合,照样,六字也是由两个单数的三字相合而成。我们称这单数的三字为男性数,并把二字称为女性数,因为两个三字,合起来就是六。』(同上 61-62页)。此外,他也是第一个称星期日为『主日』的人。他在第二世纪末说:『在共和之书第十卷上,柏拉图预言到主日说:「当他们每一人在牧场上度过了七天之后,在第八天他们便出发,并且在四日内到达了。」』(同上62页)。 

 

      丁,奥利根:是革利免(即克利门)的学生,也严重受到知识派异端的影响。施爱福说:『大约说来,他(指杰士丁)也许可以被称为一个基督化的柏拉图主义者。……自游斯丁(即杰士丁)烈士之日起,柏拉图的哲学在基督教的神学上已经有了直接及简接的影响势力。……我们可以追溯上去,尤以亚历山大城的革利免及俄利根为然。』(同上85页)。奥利根虽也是反对安息日并遵守星期日等节日的,但却又为此辩解说:『若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反对我们,说我们是惯于遵守一些日子,例如主日,预备日,逾越节或五旬节等,那么,我就要回答说:一个完全的基督徒,他常是在思想,言语及行为上事奉天然主宰,即道,亦即上帝。他的一切日子,都是主的日子,并且他也是时常遵守主日了。』(同上88页)。奥利根这种自以为极高超的理论,实质上不过是想以天天为主活为『理由』,来贬低或废除使徒约翰所遵守的主日(实为安息日)。其实天天为主活的人,就当天天遵守上帝诫命(太19:17), 而诫命中的第四条就是:『当纪念安息日,守为圣日。』

 

      戊,特土连:他虽不属于亚历山大城,但却已受到亚历山大派的影响。根据他自己的言论看来,他是兼守安息日及星期日两天的。他在写给马吉安的信上说:『基督并未删除掉安息日,他曾遵守律法。……他很清楚地表明出各种不同的工作,……那就是在早期被教父们所祝祷奉献的。』他在给犹太人的书信中也说:『我们还是要在劳碌的工作中,遵守一个安息日,这不但是每逢第七日要守,乃是要时时都守。』另一方面在其它的著述中又说:『我们认为在主日禁食及聚会时跪下,都是不合法的。』『我们却以星期日为喜庆之日。』(同上90页)。

 

    (4)总之,以上所说的二至三世纪初,知识派的异端对教会的影响,主要还只限于亚历山大城。至于其它各处极少受到影响,后来才渐渐影响到罗马城。此因『在耶路撒冷城沦陷之后好多年,安提阿城乃是作为正统基督教的活动中心点。殷治说:「安提阿的学校发动一种恶感,反对亚历山大派的圣经训沽,并根据一种更严格的方法来解说圣经。」「第二世纪的教会摇动警钟,结果便使那一时期中的一切基督教著作家,(除了亚历山大城的游斯丁烈士及革利免之外),都惶恐走避而不敢提及哲学这个名字了。」』(同上66页)。

      使徒约翰的门生坡利卡普教父在小亚细亚一带教会,是坚决抵制知识派影响的。他的门生爱仁纽教父也是坚决反对知识派异端的,他着有『反对异端』一书。这两位著名的教父都是遵守上帝诫命和其中的安息日的,他们最后也都先后为主英勇殉道。根据可靠的史料,第四世纪末的史家指出:当时普世教会,除亚历山大与罗马城外,都仍普遍遵守安息日。前面已有详细介绍,这里不再重复。(转录自路光所着『圣道专题研究』第三部分第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