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简体字总目录

 

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你们好!

  我以沉重又感恩的心告诉你们:罗师母(黄兆钰)已于125日在香港屯门医院在主内安睡。128日下午我们已在元朗教会的教堂为她举行了丧事礼拜,接着又到教会墓地举行了 土葬礼。一切都已顺利完成,感谢主恩!我现附上最新修订补充的罗黄兆钰师母生平简要──罗黄兆钰师母一生的美好感人见证,以为纪念。也求上帝赐福你们和各家各人,在主里平安,身体健康,靠主多结美果,儆醒预备,热心作工,迎候主来,我们不久将要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稣,在天国中永远欢聚!

 

 

罗黄兆钰师母一生的美好感人见证

 

我的爱妻黄兆钰祖籍是广东人,但于一九二八年二月二十五出生于上海一个美籍归国华侨的家庭中。在家中是长姐,有黄兆基,黄兆坚,黄兆劲,黄兆稳四个弟弟。她在初中一年级读书时就感染了肺结核病,在大学二年级时肺病又严重复发。曾先后打了六年空气针,二次大吐血,三次进入疗养院,最后仍病入晚期,发热咳痰,睡不好,吃不下,极度虚弱。这时大弟兆基在美国不断来信恳劝她说:『姐姐,在一般人看来,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恢复健康,但在我看来,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信主悔改,得永生。今生的痛苦是暂时的,今生的快乐也是暂时的,惟有永生是最重要的。』又说:『主是无限慈爱的,祂为我们舍命赎罪,要拯救我们。你要向上帝悔改认罪,求主耶稣赦免你的罪,洁净你的心灵,使你成为上帝的儿女,承受永生的应许。你也可求主耶稣医治你的肺病,主是全能的。如果主医好了你的病,你以后要更加爱主,为主作见证。如果主的美意为了你的益处让你在主里安睡,你也要顺服主,因为你已经信主得永生,将来我们还要在天国中永远再相会。』由于大弟不断来信的恳劝,在主爱的感动下,她渐渐地悔改信了主。但她的病情却并未转好,仍旧日渐加重。晚上因发热睡不好觉,吃饭如吃沙粒,每天都咳出浓痰,甚至有一天咳嗽时竟吐出了自己腐烂的肺组织。她当时立即去看原来的肺科专家郑医生,告诉他咳出腐烂肺组织的情况。医生知道她病情的严重,用忧愁的神色看着她,也说不出任何安慰的话来。随便给她开了些咳嗽药水和退热的药片,就让她走了。晚上,她自知死期已近,在上帝面前祷告说:『主阿,这些咳嗽药水对我已毫无用处,我已不知用过多少次。在人看来我已毫无希望痊愈了,已没有人能医治我的病了。但是,你若要医治我也不难。如果你的美意是要我离开世界,我也愿意顺服。只求你饶恕我的罪,并使我将来能复活得永生。』祷告后,她喝了一调羹咳嗽药水,也没有吃晚饭,就上床睡觉了。想不到这天夜里没有醒过,竟一觉睡到大天亮。醒来后感到心中充满喜乐,热度退去了,咳嗽从此止住了,浓痰已消失不见了,胃口也好起来,感到饥饿要吃饭了!她的极度严重的肺病竟在一夜之间被主神奇地医好了!时为1951117日清晨。她也从这一天开始,每天作祷告,读圣经。不到三个月,她的身体已很胖了。她后来去向那位肺科专家郑医生作见证,叙述主医治她的经过。郑医生当时虽然还未信耶稣,竟也对她说:『是你的上帝医好了你的病。』

一九五四年我在上海本会沪北教会作传道人时,黄兆钰姐妹参加了我主持的查经班。一九五五年她在沪北教会受浸为教友。但那时我们根本没有考虑过婚姻问题。我们是在后来教会经受磨炼时期,在文化大革命的信仰遭受逼迫的情况下,而更多相交相识的。那时本会十几位主的忠心仆人和同工同道都已为信仰被判劳改或劳教(但感谢主一二十年后,都已经由中国政府人民法院复查案件,撤销原判,宣告无罪)。我由于蒙主神奇救护,得以保留在外,因主给我一句话说,要我多多『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赛40:1)。我和兆钰后来也彼此相爱,作了朋友。我对她说:『我是献身传道的人,如果我们以后要考虑结婚,那么作为传道人妻子的,也必须献身传道,这样夫妻二人才可能同奔天路,同作主工,同迎主面。你是否也愿意献身传道呢?』她谦卑地回答说:『献身作传道人我不配,但我愿作传道人的辅助工。』我接着又向她提出第二个问题,说:『我是从少年时献身传道的,而且我传道的园地是在中国,我希望你要放弃申请去美国,和我一同留在中国传道。你是否愿意呢?因她父亲是出生在美国的公民,她出身后就已具有美国公民的身份,她也曾一直要申请去美国。』她回答说:『我愿意。』后来我们就定在19701229日结婚。婚后,我们前后二次谢绝了她的大弟黄兆基医生要我们去美国定居的邀请。她在家中帮我作了大量文字布道工作,她帮我抄写了《但以理研究与默想》《启示录研究与默想》最初的文稿,和其它好多圣经基本要道和培灵讲道的文稿。后来由于香港东亚委员会福音广播工作的迫切需要(特别缺乏撰写福音稿件的人员),在上帝的呼召,圣灵的感动,主的奇妙指引和带领下,我们终于在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七日,离开了土生土长的上海。我在美国本会大学进修广播和神学课程的一年中,就已开始用一半时间为福音广播写稿,我先后完成圣经基本要道和义工培训手稿,但却是由罗师母帮我抄写在稿件上,寄往香港东亚委员会,然后由黄牧师审稿和播讲。一年后我们来到香港,我在机构中从事撰稿,审稿,广播部助理主任,节目主持人等各样工作,直到二零零一年底后退休。

在上述这段工作期间,从一九九一年四月二十一日家中有了电脑后,我就在家中开始了编写出版书籍的计划和工作。我先请罗师母在家中用电脑将我过去所有的手稿和书稿全部打出来,储存在磁碟中,我就利用下班后的空余时间,聖日的部分时间,特别是第一日的整天时间,在电脑中修改,补充,编写成书。感谢主,由于上帝的恩助,罗师母在家中默默无闻,甘心奉献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我们总共用了五、六年时间,先后出版了以下各本书:《义工培训》《救恩和律法》《救赎的计划》《预言的信息》《救灵和培灵》《信仰和生活》《启示录研究和默想》《但以理书研究和默想》《圣经中的科学》《圣道专题研究》(为上述五本圣经要道的合订本)《圣道和预言研究网要》(共七册)《讲道集》(共五本),和其它各本小书册:《上帝的余民是完全合一的》《异端或真道》《你想了解我们的信仰么》《有关洁净圣所的质疑和解答》《创造》《特大的喜讯》等等。以后,在公元2000年和2001年,又先后出版了《圣经分卷研究释要》(新约分册)和《圣经分卷研究释要》(旧约分册)等。上述书籍后来也多次出版,至今在『路光网站』上仍可看到这些书。

罗师母一生蒙主恩眷,得享高寿。她过去在日常生活和饮食上,都一直很关心和照应我的健康。近年来她身体较弱,使我也有机会照应服事她。不但预备饭菜,换洗衣服完全包下,由于她后来间或有时会小便失禁,我也随时帮她换洗衣裤和所垫毛巾。有一次夜里尿湿床铺,她叫醒我后 (我睡在她旁边的小房间),说:我怎么这么没有用阿!我安慰她说:不要紧,年老的人常会这样的。使徒保罗年老时教导我们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毁坏,内心却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处(包括年老病弱),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后来约有一、二个月的时间晚上就帮她用成人尿片,安心睡觉,白天仍让她自己上洗浴间,可以活动一下身体。我也经常拉着她的手在近旁公园中按着她的力量慢慢行走,边走边唱赞美诗:主为我舍主命,流出主至宝血,要将我罪洗净,使我得成圣洁。……又唱:为主而生活,此生非虚过,所做万般事,务求主喜乐,甘心顺从主,欢欣并自由,此乃得福道,舍此何处求。……我们每天也一起聚会祈祷,在进医院前一些日子我们一起重温《历代愿望》中基督临终的一周大事和基督的受难、复活与向门徒显现。我们先学习书中的教训,然后请她先祷告,我也作一祷告。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日罗师母因急症住入香港屯门医院。她的三弟兆劲十二月二十八日从美国赶来香港,每日中午和傍晚都和我一起去医院看望她,喂她饮食,并也时常 一同唱诗祷告。她终于在一月二十五日下午1点零3分在主内安睡,由我和她的弟弟黄兆劲医生、黄兆坚牧师在旁祈祷唱诗陪伴。我们一直唱:有一地比日中更光彩,虽遥远我因信主得见,我天父在那里常等待,……。她享年几达九十岁高龄。仰候不久主来时和天父上帝,救主耶稣,在天父家中永远欢聚!(路光写于2018,1,26.最新修订补充于2018,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