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我為他所講一系列謬道深為憂愁

 

  我為王敬之老師極為憂愁,他不但在但啟預言方面傳講一系列嚴重謬道,和本會傳統的純正真道相違背,並已使一些弟兄姐妹在信仰和靈性上受到困擾,迷惑和危害,而且由於我寫信撰文給他,想要幫助他改正錯謬的道理而得罪了他,於是他立轉移話題,散布天大謊言,歪曲事實,僞造歷史,篡改著作,說中國教會從開始以來,甚至全世界本會都一直認爲第七號是1844年查案審判開始時吹響的,只有路光牧師一人違背本會傳統解釋,在著作中說第七號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響的。其實,關於本會早期有些人的遺傳看法,也是復運臨動時代過時的看法,因他們誤以為基督1844年復臨,因此也誤以為第七號是1844年開始吹響的,和後來本會許多上帝忠心僕人和子民已將第七號改正為查案審判結束後開始吹號的,這二種不同的看法之間矛盾也不大,因為大家對第七號內容的解釋,都是完全相同的,都認為第七號是對末後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大城迫害上帝子民權勢的空前刑罰,包括七災刑罰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同時也迎接上帝子民回天家。但問題真正嚴重的倒是他自己,因他獨自一人首先擅改了本會對第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將1844年後出現的一般灾難,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所發生的一切戰爭,如鸦片战争爆发,军阀混战,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共内战、朝鲜战争、中缅战争、中印之战、中苏边境之战、中越之战,也都包括在第七號的刑罰之內。這真是大錯特錯的荒謬解釋。但他卻對第七號甚麼時候開始吹響的問題緊抓不放,接連發表多篇文章,不斷上綱上線,大肆批判。他在文中所引用的資料也都是真真假假,而且故意歪曲事實,指黑爲白,甚至暗中篡改名著,為造資料。例如1951年出版的林思翰和姜從光教授所著的《但以理啟示錄之研究》一書中,早已明確指出第七號是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結束,福音大工作完成,恩門關閉後開始吹響的。基督要興起作王,首先傾降七災刑罰惡人,並在基督復臨的榮光中毀滅他們,同時迎接歷以以來所有得救的上帝的子民回天家!但他卻歪曲事實,硬說該書是指1844年開始吹響的。此外更為嚴重的,他又暗中篡改本會英文名著1914年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册》內容,僞造虛假資料,使國內傳道人和弟兄姐妹受欺騙,長達約二十年。就連我本人也被蒙蔽多年,直到今年四月份,我在網絡上找到了懷愛倫還在世時,1914年出版的英文《家庭讀經手冊》內容。同時在網絡上也發現了王敬之弟兄所翻譯的中文《家庭讀經手冊》的內容,在首頁上寫著說:『本書由本會先賢合著於1914年,再版(應為初版)於1888年。此書在近一個世紀以來,幫助了數百萬人學習聖經真理,它幾乎是幾代人學習聖經的必讀之選。其涵蓋了聖經中將近4000個問題。它共分爲18編,201個主題、近4000個問題解答。它對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原原本本的來源於聖經本身。你將因閱讀這本書而迅速的對學習《聖經》有驚人的體驗,甚至著迷。翻譯: 王敬之』。經過查看對比之後,我吃驚發現,他已暗中篡改了英文版《家庭讀經手冊》的內容。例如原书中小角除掉常献的祭,是指小角从众信徒的心中除掉了大祭司和中保基督在天上圣所中为我们所作的赎罪和代求的工作,却被他暗中刪改为小角拔除了三个角,即赫鲁来,汪达尔,東哥特三亇国。又如原书中说第七号是在福音大工完成,恩门关闭后才开始吹响的:『但在第七位天位天使正要(或即將)吹號發聲的那些日子堙A上帝的奧祕成全了,正如上帝傳給祂僕人眾先知的佳音。』(啟10:7.英文修訂本)。『註釋:上帝的奧祕就是福音(弗3:3-6.1:11-12)。因此,當第七號即將吹響時,福音就要結束,終局將要來到。但12:1的『大艱難時期』,末了的七災,和啟示錄十六章中所說的哈米吉多頓大戰,都要在第七位天使開始吹號發聲時發生。』却被他在翻譯時暗中作了刪改,上述原文不見了。卻被他暗中僞造了一段資料,說第七號是1844年吹響的。但直到現在他還在說謊抵賴,說網上的《家庭讀經手冊》是別人編的,和他無關,他從未將此書譯為《家庭讀經手冊》,他也從未看到過1914年版本的《家庭讀經手冊》。真是謊言說得太大了,連他自己先前所說的話也被他否定了。他在《啟示錄第七號解釋在中國教會的傳承、變異和恢復》一文中,多次提到將此書譯為《家庭讀經手冊》,並三次提到將此書的內容恢復到懷師母在世前1914年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中的內容(原文詳見:暗中篡改名著偽造資料說謊抵賴,和另一文:十大事實的真相)。

  可惜直到現在仍有個別傳道人,看不清王敬之老師所傳講的一系列嚴重謬道的危害性,和他暗中竄改本會名著《家庭讀經手冊》內容,偽造虛假資料,後又改名為《聖經研究入門》出版,欺騙國內弟兄姐妹的不道德行為的嚴重性。甚至認爲他所講的有對有錯,不能說是謬道,而是可以容許的不同看法。甚至勸責我們應彼此團結,不應打內戰。其實本會現在正處在內部信仰大搖動階段,上帝所容許的各種異端謬道已進入本會,爲要搖動我們,爲要將糠皮和麥子分離,為要促使上帝餘民加速被煉淨,作好準備,接受晚雨澆灌,正如預言之靈早已指示我們的。為此我現在又寫了本文:我爲他所講一系列嚴重謬道甚爲憂愁。你們看了就可知道他所傳講一系列謬道嚴重危害性完全和本會傳統的純正真道相違背,幷已使一些弟兄姐妹在信仰和靈性上受到困擾,迷惑和危害由於他在微信平臺和福音中國網站上,在本會內部不斷公開傳布這一系列嚴重謬道,我們不應當出面維護聖經真道,抵擋謬道,保護和挽回主的羊群嗎?當傳佈謬道者說謊造遙,使用不真實資料,又暗中竄改教會名著,僞造虛假資料,使本會傳道人和弟兄姐妹長久受到蒙蔽,欺騙和迷惑。對這樣不道徳的行爲,我們不當公開指證,以保護和挽回受影響的弟兄姐妹嗎?作爲知情者,我們若對此緘默不言,等於在他的罪行上有份。我爲他深感憂愁,懇求主感動他,希望他有一天能真正悔改得蒙赦免!更懇求主保護和挽回那些已受到他謬道和謊言影響的弟兄姐妹!

  關於他所傳講的一系列謬道,共分十段略述如下:

 

  (一)例如他說上帝寶座前七盞火燈(實際上連為一座燈台見25:31,37)所象徵的上帝的七靈,和羔羊頭上的象徵無所不能,無所不見,無所不知的『七角七眼,就是上帝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不是指聖靈,而是指七位天使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甚至說聖靈不能直接運行在人心中,都要通過天使的服務才能在人心中運行。例如他說:『聖靈在人的心思意念中的運行,是怎樣才能完成的呢?是通過天使的服務,聖靈才能够在人的心思意念中運行。為什麼聖靈是一定藉著天使才能夠運行在人的心中呢?這不是因爲聖靈沒有能力,而是因爲一個有罪的人,沒有辦法直接站立在上帝的面前。』(王敬之第二十八課『聖靈與天使』)這完全是偏面的講解,嚴重的謬道。我們的心靈原是聖靈的殿,是上帝和基督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林前6:19.2:22.5:6)。我們可以藉著禱告和讀經,不斷祈求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真神光照、感化、運行、充滿、住在我們心中,使我們能不斷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幷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喜快樂迎見基督復臨。

 

  (二)又如謬解24位長老是大能天使處理我們的禱告,又稱他們是掌管祈禱的天使,都是嚴重錯誤的說法『寶座上坐著的是天父上帝,在祂前面有24位長老,24位長老也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之前已經給大家反復地談過,24位長老就是大能的天使,是天上有位的、且位置最高的長老。因爲他們有一個職能,就是要拿著香爐。金香爐就是代表聖徒的禱告,他們要來處理我們人間的禱告,把我們的禱告帶到上帝的寶座面前。』(第三十二課書卷與封嚴的七印)又稱他們是『掌管祈禱的天使』(第三課一眼看盡啟示錄)。這完全是嚴重錯誤的解釋。二十四位長老原是第一批得蒙救贖的聖徒,他們已開始在上帝寶座前和基督一同作君王和祭司,他們也效法大祭司基督的榜樣不斷在上帝面前爲我們禱告,和我們的禱告一同獻在上帝面前。而且我們知道天使也有一種工作,就是要記錄我們每一位上帝兒女的禱告感謝和我們一生的思念言行(也是作為查案審判的根據),天使都很愛我們,也常會將我們憂傷和喜樂向上帝彚報。正如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說:『你們要小心,不可輕看這小子裡的一個。我告訴你們,他們的使者在天上,常見我天父的面。』(太18:10)。但我們千萬不可說天使要『處理』『掌管』我們的禱告,更千萬不可誤解聖父聖子聖靈上帝必須通過天使和長老的服務才能應允我們禱告。無所不能、無所不知、極其疼愛我們的三一真神上帝,當我們的心靈意念一動,就知道我們所要獻上的祈求了。天父上帝和基督雖然坐在高天的寶座上,但卻藉著聖靈住在我們心靈的殿堙C主耶穌極其愛我們,要我們不斷住在祂堶情A祂也不斷住在我們堶情]約15:1-8常在原文為住在)。主隨時不斷聽允我們的感恩和祈求。主耶穌親口應許我們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為,凡祈求的,就得著;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主耶穌又教導我們說:『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餅,反給他石頭呢?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呢?求雞蛋,反給他蠍子呢?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他的人麼?』(路11:9-13)。

 

  (三)又如謬解二十四位長老,也就是二十四位高貴的天使,正坐在各自寶座上,和上帝一同進行查案審判,甚至有權首先提名決定每一個人有無資格進入『逃城』──聖城新耶路撒冷他在文中是這樣說的:『那麽這些長老(他說是指高貴天使)他們坐在這兒是幹什麽的?……先看書204,這堿O講逃城,說有人無心殺了人的,就可以跑到這個逃城。……“那殺人的要逃到這些城中的一座城,站在城門口,將他的事情說給城內的長老們聽。他們就把他收進城堙A給他地方,使他住在他們中間。”(書204)。所以你看到這個長老他有一個職責,就是當你誤殺了人要跑到逃城來躲命的時候,長老們就要裁决你是否够資格進來。相應的,就是當天上進行查案審判的時候,天上也是有一群長老(他說是指大能的天使)在那堙A提名考察人適不適合進到天上的聖城,或者說逃離地球的那個逃城。』另一段又說:『同時他們也是坐在上帝寶座周圍的座位上,來考察每一個被審的人是否有資格來進入天上新耶路撒冷,進入天上的逃城。』(王敬之第二十五課彩虹遮蔽的寶座廳)這樣的解釋不但毫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根據,而且是極嚴重的錯誤。其實『逃城』是預表主耶穌的救恩的。主耶穌和祂的救恩就是我們每一個將亡罪人的『逃城』。凡信而悔改,接受主耶穌救恩,住在主堶悸滿A不致滅亡,反得永生。懷愛倫也是這樣教導我們的:『上帝爲他古時的百姓所設立的逃城,預表他在基督堜珝Ёう瑭袓攭牷C這同一位慈悲的救主在古時指定了那些屬世的逃城,也曾藉著流他自己的血,爲干犯上帝律法的人預備了一個可靠的避難所,使他們可以逃避第二次的死。沒有什麽權力能從他手中把那些到他面前來求赦免的人奪去。“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穌堛滿A就不定罪了。”“誰能定他們的罪呢?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從死奡_活,現今在上帝的右邊,也替我們祈求;”“好叫我們這逃往避難所,持定擺在我們前頭指望的人,可以大得勉勵。”(羅8:1,34.6:18)。』(《先祖與先知》第四十八章)

  其實,所有的天使都是有翅膀的,只有得救聖徒的代表二十四位長老原是按照上帝形像造的,是沒有翅膀的,而且蒙主應許可以和他同坐寶座(啟3:21)。天使從沒有被稱為長老的,更沒有和上帝一同坐寶座的。懷愛倫在《先祖與先知》第一章罪的起源中,指出撒但原是上帝寶座前最有權位的基路伯,地位僅次於兼任天使統帥的基督,也是和眾天使一樣侍立在上帝寶座前的。至於任何天使,他們都沒有作人的經驗,更沒有審判人的權柄,因上帝都不直接審判人,而將審判的權柄都交給具有神人二性的基督。正如接下去所說。

 

  (四)又如謬解羔羊基督在1844年開始查案審判後,卻要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作我們的辯護律師,而不是和上帝同坐寶座,一同從事查案審判工作。他在文中有一個不斷强調的奇怪而錯誤的說法,說主耶穌復活升天後,作我們的大祭司時,是一直坐在父上帝寶座右邊為我們祈求的。但1844年上帝坐在寶座上開始查案審判後,羔羊基督卻是要一直站在上帝寶座前,為我們的罪作辯護的律師,而不是要和上帝同坐寶座,一同作查案審判工作。例如他在文中是這樣說的:『但7:9-10“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從祂面前有火,像河發出,侍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萬萬。祂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這時耶穌是以怎樣的姿勢出現呢?13節“我在夜間的異象中觀看,見有一位像人子的,駕著天雲而來,被領到更古常在者面前。”耶穌這時不是坐在父的寶座上,而是站在祂的面前。天上聖所的這幅情景,在撒迦利亞書第三章也有進一步細節寫。當審到大祭司約書亞時,他是站在耶和華使者面前,撒旦也是站在約書亞右邊和他作對。那麽,耶和華的使者是怎樣的姿勢呢?亞3:5“耶和華的使者在旁邊站立。”耶和華的使者,在這堿O辯護律師的身份,祂和祂所辯護的人約書亞,共同站在坐寶座的天父面前。太10:32-33“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所以,祂是在父的面前站著, 而不是在父的右邊坐著。』(王敬之第二十三課恩典的君王與大祭司)。其實,亞3:1-8根本不是在講查案審判,而是在講當時代晝夜控告弟兄的撤但在上帝面前控告約書亞,和基督爲約書亞辯護的情况。當主耶穌為我們的罪被釘復活升天後,撒但和惡天使便第二次從天上被摔下來。他們再也不能到上帝面前控告我們弟兄姐妹了。『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上帝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啟12:8-10.9節)。

  所謂基督站在上帝寶前作我們的辯護律師,而不是坐在寶座上,和父上帝一同進行查案審判工作,這真是大錯特錯的錯謬解釋。其實,在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中,父上帝雖然是最高的審判者,基督才是查案審判的具體執行者,因父上帝已將審判的權柄都交給了祂。正如主耶穌早就告訴我們說:『父不審判甚麽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於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幷且因爲祂是人子,就賜給祂行審判的權柄。』又說:『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爲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22-23,27,30)。父上帝所以不直接審判人,是爲了堵住撒但和滅亡之人埋怨和毀謗上帝的藉口。他們會說:上帝阿,你對我們的要求太高了,你不知道我們作人的困難,不知道我們人性的軟弱,敗壞,和墮落,我們的人性都是有罪的,都有肉體的情欲和犯罪的傾向,我們今生是不可能在主媢L聖潔無罪的生活的!父上帝所以要讓基督來審判我們,是因爲基督具有神人二性,是最有資格審判我們的。祂既是『全能的上帝』(賽9:6),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的審判是不會有錯誤的;祂又是道成肉身的『人子』,是最能體察人情的。『因我們的大祭司幷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5-16)。主耶穌不但要負責具體的查案審判工作,而且還要繼續擔任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的代求與贖罪工作,以不斷在『兩職之間籌定和平』。正如撒迦利亞在預言中所說:『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幷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亞6:13)。

  至於上一段中所講到的天使,他們沒有作人的經驗,更沒有審判人的權柄,因上帝都不直接審判人,而將審判的權柄都交給具有神人二性的基督。在上述但以理七章的查案審判場景中,天使都是作爲見証人,侍立在上帝寶座面前:『我觀看,見有寶座設立,上頭坐著亘古常在者,祂的衣服潔白如雪,頭髮如純淨的羊毛,寶座乃火焰,其輪乃烈火。從祂面前有火,像河發出,侍奉祂的有千千,在祂面前侍立的有萬萬。祂坐著要行審判,案卷都展開了。』(但7:9-10

 

  (五)又如謬解二十四位長老,是二十四位高貴的天使,明顯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明確教導。其實我在網上已查看過懷愛倫所有的著作和文章中,共有一百六十七處提到二十四位長老的段落,都一直稱他們是長老。其中有些段落也明確指出二十四位長老原是蒙主寶血所救贖的聖徒。例如懷愛倫在《由心發出(From the Heart)》一書145頁第一段中,講到二十四位長老等稱頌羔羊說:『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七印;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救贖了我們,使我們歸於上帝,又使我們成了國王和祭司,歸於上帝,幷且我們將要在地上執掌王權(指千禧年後隨同基督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惡天使和惡人,幷重新創造新天新地,聖城新耶路撒冷將要成爲新天新地上的京都,和全宇宙的統治中心)。』(啟5:9-10)。懷愛倫在《評論與通訊》19071010第一段中(The Review and Herald October 10, 1907, paragraph 10)也同樣提到: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因爲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救贖了我們,使我們歸於上帝,……』

  可能有人會問:以上是四活物,實即四位高貴的天使撒拉弗(見賽6:1-3),和二十四位長老一同唱的新歌。四位高貴的天使怎麼也能和二十四位長老一同唱這樣的新歌呢?懷愛倫對此早已作了美好的解釋:『聖天使將與贖民一同歌唱。雖然他們不能唱經驗之歌,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洗淨了我們,幷救贖了我們歸於上帝。’然而他們却明白上帝的子民是從極大的危險中得蒙拯救的。他們難道沒有奉差遣在仇敵面前爲他們高舉旗幟嗎?他們能充分體會那些靠羔羊的血和他們所見證的道而得勝之人的。』(190079號懷愛倫信函)。

  可是他仍然堅決不信,胡說懷愛倫引用的英文聖經內容有錯誤,却從懷愛倫在世時從未出版過的文稿中找到二、三段改稱長老為天使的話,否定上述大量正式出版的書刊中的話。例如他引用的:『天使問道:“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哪里來的?”約翰回答說:“我主,你知道。”天使回答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啓7:13-15)。(1SAT 35.2)』(引自王敬之所寫『二十四位長老的兩種解釋之對比』)。但聖經中說是一位長老問他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啟7:13-14)。於是就誤解二十四位長老原來就是二十四位天使(學預言第三十一課二十四位長老)。其實,對此我們只能理解爲懷愛倫在個別手稿中對長老換了一種稱呼,稱他們爲天使,或大能的天使。這幷沒有什麽稀奇,因爲懷愛倫早就告訴我們,我們得救的聖徒將來都要成爲天使的一部分,取代三分之一因墮落背叛將被毀滅的天使的地位(路20:34-36.22:30.12:25)。因此我們也可以說這二十四位長老也已成了二十四位大有能力的天使。但我們決不能說他們原來就是天使,從而和上述聖經與預言之靈教訓相矛盾。事實上懷愛倫從未說過他們原來是就是天使。其實,天使都是有翅膀的,而且從來沒有被稱為長老的,只有得救的聖徒的代表二十四位長老原是按上帝的形像造的,是沒有翅膀的。而且蒙主應許可以和他同坐寶座(啟3:21)。天使卻從沒有和上帝一同坐在寶座上的,懷愛倫在《先祖與先知》第一章罪的起源中,也明確指出撒但原是天使中最有權柄的一位,地位僅次於基督,但他也和眾天使一樣都是侍立在上帝寶座前的。原文是這樣說的:『罪惡起源於這一個位分僅次於基督,原是被上帝所最重看,也是在眾天使之中最有權柄最有榮耀的一位。「早晨之子」路錫甫(引者按:希伯來文路錫甫,意為明亮之星,見賽14:12.中文聖經譯意,英文聖經譯音Lucifer路錫甫),他原是遮掩約櫃的兩位基路伯之首,是聖潔沒有玷污的。他侍立在偉大的創造主面前,那環繞永生上帝的榮光常照在他身上。』(第一章第3頁)

  還有一點我們要注意。懷愛倫晚年曾作出申明:凡她公開出版的書籍,在刊物上正式發表的文章,或特別奉主的名所寫的書信中,都完全是根據聖經和預言之靈的啟示,不含有任何個人的看法。因此有人想要引用她個別手稿或一般信件中的話作爲重要真理的依據時,我們要慎重分辨,正確理解,更要以懷愛倫正式出版的書刊爲標準。假如有人引用的手稿,或加以不正確的理解,和懷愛倫在世時正式出版的書刊中的原意有矛盾,就應以正式書刊爲標準。懷愛倫著作托管委員會198142在《文稿發布》(包括懷愛倫的一切手稿和信件)的前言中特別提醒大家:在『聖的和俗的』(俗的按原文應譯為普通的)的一段中說『限與篇幅,我們無法作詳盡的回答,但是懷愛倫和她的團隊以及我們的工人一般來說都已在“聖的和俗的之間劃清界限。這個原則幷不難運用,尤其是當我們想到懷愛倫儘量避免給人留下印象,以爲她作品中包含的個人想法是從主而來的靈感勉言。她有一次寫道:“但有時候我也要說一些普通的事情,我的思想也會被一些普通的考慮所佔據,要寫一些普通的信件,從一個工人傳消息給另一個工人。諸如此類的話和信息,不是在上帝聖靈特別感動之下産生的。”“把聖的和俗的(宜譯為昔通的)混在一起就是大錯”(《信息選粹》卷一38, 39頁)。』

 

  (六)又如他也過分誇大了天使傳警告的責任和工作。例如他說:『我們現在傳第三位天使的警告,也就是加入他(指第三位天使)的工作,成就他的使命。』(王敬之第二十七課『天使及其工作』)。其實啓示錄的異象中,時常以天使傳警告的工作象徵上帝僕人和子民傳警告的運動。懷愛倫也曾明確指出,向世人傳揚福音和三天使信息的責任是交給了我們上帝僕人和子民,而沒有交給天使。正如懷愛倫所指出:『聖經說傳揚這警告的是一位天使,這個事實是很有意義的。上帝的智慧樂意用天使的純潔、榮耀和能力,來代表這警告所必成就之工作的崇高性質,及其所附有的能力與榮耀。這位天使“飛在空中”“大聲”傳揚警告。他的宣傳範圍是一切 “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這就說明瞭這個運動的迅速發展和普世範圍。』(善惡之爭20371頁)。當然,在上帝藉基督救贖人類的大工中,天使和上帝的僕人與子民都是同工的,但也是分工合作的。主耶穌復活後向五百多弟兄顯現時也同樣將傳道救靈的工作交給我們上帝的僕人和子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同樣,主也已將三天使信息傳遍各國各族各方各民的責任交託給我們末後的上帝的餘民(啟14:6-13)。

 

  (七)又如他完全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印的傳統正確完美的解釋,他將啟示錄四章和五章七印的屬靈爭戰的序幕──創造頌和救恩頌,錯誤地解釋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這也是造成以上一切錯謬解釋的原因之一。其實,他完全是在張冠李戴。第一位天使的信息才是講到查案審判的事(啟14:6-7當我看了王敬之的遍覽聖經學預言(三十四)七印前四印,和遍覽聖經學預言(三十五)七印後三印後,使我爲他感到憂愁。他表面上高舉『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爲標題,實質上他完全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印內容傳統的正確完美解釋。七印的內容主題是向我們啓示了基督升天之後,基督和祂的子民同撒但和他利用的權勢之間,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最後基督復臨時毀滅一切惡人和不悔改的罪人,幷拯救上帝子民回到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本會對第七印的傳統正確解釋是指基督坐在父上帝右邊,帶領千千萬萬天使一同駕雲降臨,來迎接我們歷代上帝子民回天家,就是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約14:1-3.21-22章),在天空停留七日之久,正如懷愛倫在異象中所看到的,爲了讓過去所有未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僕人和愛主的基督徒能一同遵守一個完全的安息日,然後再進入天上的聖城新耶路撒冷。這也是上帝子民進入天上聖城的條件之一,正如經上所說:『那些遵守上帝誡命的人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裡,也能從門進城。』(啟22:14欽定本英文聖經和所根據的原文)。由於基督復臨迎接上帝子民進入天上聖城之前,在空中停留七日之久,於是如第七印中所說:『天上寂約有二刻(預言中一日代表一年360日,二刻為7.5日,約有二刻正好為七天時間)。』這也是宇宙永遠安寧的象徵!

  以上本會傳統的美好解釋竟也被他無理否定。他認為『天上寂靜約有二刻』是指天上寂靜七天後,上帝要降下七災刑罰罪人。他所以會得出這種錯誤講解,是因他將啓8:2-5屬於七號的序幕內容,竟也包括在第七印中。一點不明白七印的書卷(啓4:1-8:1)和七號的異象(啓8:2-11:9)本是內容完全不同的二組預言系統,第七印和七號毫無關係,這是劃分章節時的錯誤,而且第二節開始的語氣『我又看見』沒有翻出來,啓示錄中每逢另一幕異象開始時,都會用這樣的開頭語氣『我又看見』(參看:啟10:1. 13:1. 13:11. 14:1.14:6. 14:14:14 15:1.……原文全部用KAI EIDON,意即『我又看見』)。像他這樣將七號序言內容包含在第七印中的混亂解釋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爲正確美好解釋。

 

  (八)又如他又嚴重擅改和否定了本會對七號的傳統正確解釋。例如啟示錄8:2-5本是屬於七號的序幕,竟被他錯謬地解釋為第七印的內容。七號的異象(啓8:211:19)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為七號的『序幕』(8:2-5),第二部分為七號的吹響(8:611:19)。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為:第一至第四號主要是論到上帝藉著各蠻族王國的手,對西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第五、第六號是論到上帝藉著回教軍隊(先是阿拉伯人,後是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的刑罰和毀滅。同時也是對羅馬教權的部分警告性刑罰。第七號是論到上帝對末後以羅馬教爲首的包括背道的基督教和披著基教外衣的招魂術派三合一的大聯盟,也就是末後的巴比倫大城,迫害上帝子民的罪惡權勢的刑罰,包括七灾傾降和基督復臨時的毀滅。

  但他卻說:『1- 4號:對西羅馬帝國的警告與打擊。第5- 6號:對東羅馬和土耳其帝國的警告與打擊。』在他所寫的另一文中,則說:『其中的第一號到第四號都是對逼迫上帝子民的西羅馬的打擊,第五號是對東羅馬的打擊,第六號是對取代東羅馬的土耳其帝國的打擊。』(遍覽聖經學預言(三)一眼看盡啟示錄)。關於第七號的解釋,他嚴重錯誤地1844年後出現的一般灾難,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所發生的一切戰爭,如鴉片戰爭爆發,軍閥混戰,北伐戰爭、抗日戰爭、國共內戰、朝鮮戰爭、中緬戰爭、中印之戰、中蘇邊境之戰、中越之戰,也都包括在第七號的刑罰之內。這真是大錯特錯的荒謬解釋,完全背離了以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啓原示》爲代表的本會傳統一致公認的正確解釋。我約在今年四月份,在網絡上找到了懷愛倫還在世時,1914年出版的英文《家庭讀經手册》內容。同時在網絡上也發現了王敬之弟兄所翻譯的中文《家庭讀經手册》的內容,在首頁上寫著說:『本書由本會先賢合著於1914年,再版(應為初版)於1888年。此書在近一個世紀以來,幫助了數百萬人學習聖經真理,它幾乎是幾代人學習聖經的必讀之選。其涵蓋了聖經中將近4000個問題。它共分爲18編,201個主題、近4000個問題解答。它對所有問題的答案都原原本本的來源於聖經本身。你將因閱讀這本書而迅速的對學習《聖經》有驚人的體驗,甚至著迷。翻譯: 王敬之』。經過查看對比之後,我吃驚發現,他已暗中篡改了英文版《家庭讀經手册》的內容。例如原書中小角除掉常獻的祭,是指小角從衆信徒的心中除掉了大祭司和中保基督在天上聖所中爲我們所作的贖罪和代求的工作,却被他暗中删改爲小角拔除了三個角,即赫魯來,汪達爾,東哥特三亇國。他自己的原話是這樣說的:『那攔阻教皇抬頭的,是歷史上“常”起作用的邪教勢力。但7:8:後長起的小角,“先前的角中有三角在這角前,連根被它拔出來。”歷史驗證了這話,被除掉的“常”是508年到538年被消滅的三個“角”。』其實這三個王國幷不是信奉羅馬異教的,而是屬於信奉基督教的亞埵w派。像他這樣的奇怪解釋比復臨運動時代的老解釋──小角除掉異教羅馬國更離譜,更錯謬(帖後2:3-8)又如原書中說第七號是在福音大工完成,恩門關閉後才開始吹響的:『但在第七位天位天使正要(或即將)吹號發聲的那些日子堙A上帝的奧祕成全了,正如上帝傳給祂僕人衆先知的佳音。"But in the days of the voice of the seventh angel, when he is about to sound, then is finished the mystery of God, according to the good tidings which He declared to His servants the prophets." Rev. 10:7, R.V.』(啟示錄10:7.修訂本)。『註釋:上帝的奧祕就是福音(弗3:3-6.1:11-12)。因此,當第七號即將吹響時,福音就要結束,終局將要來到。但12:1的『大艱難時期』,末了的七灾,和啓示錄十六章中所說的哈米吉多頓大戰,都要在第七位天使開始吹號發聲時發生。NOTE.-The mystery of God is the gospel. Eph. 3:3-6; Gal. 1:11,12. When this trumpet is about to sound, therefore, the gospel will close, and the end will come. The "time of trouble," of Dan. 12:1, and the seven last plagues and the battle of Armageddon, spoken of in Revelation 16, will take place when this trumpet begins to sound.却被他在翻譯時暗中作了刪改,上述原文不見了。卻被他暗中僞造了一段資料,說第七號是1844年吹響的。他以後2002年想要出版此書時,又更改此書名爲《聖經研究入門》,自稱編譯:王敬之。書中內容和上述《家庭讀經手册》內容幾乎完全相同,也在暗中作了同樣篡改。(詳見:十大事實的真相。及另一文:暗中篡改名著僞造資料說謊抵賴)

 

  (九)又如謬解預言之靈教訓,謬解十四萬四千人。前些天看到有人所上傳的王敬之同道所寫的十四萬四千人(上)(下)二文,一開始都重覆提到在1909年歐文長老在懷師母生前,用速寫機記下懷師母的明確回答:凡接受三天使信息而在主埵w睡的人,都屬於十四萬四千人。這完全是錯誤的翻譯,完全歪曲了懷師母話中的原意。可惜王敬之老師分不清是非,在上下二文中,不厭其煩地長篇論述,就是為要傳揚上述錯謬看法,認為1844年後接受三天使信息而在主埵w睡的人,都屬於十四萬四千人。他的這些看法,實際上也是曾受到懷愛倫指責的從本會中分裂出去的『改革派』所宣講的謬道之一。懷愛倫在世時曾嚴厲責備宣傳改革派謬道的人,說:『多年以來,我曾作過見證,若有人起來自稱擁有大光,而同時却主張拆毀主藉祂人間代表所已建立的,這等人乃是大受欺騙,而不是站在基督立場上與祂同工。那些堅稱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就是巴比倫,或說有些部分是巴比倫的人,他們最好是留在家堙A讓他們停下來想一想,在這個時代中所應該傳的是甚麽信息。他們不但沒有與神聖的代理者合作,預備一等人可在耶和華的大日站立得住;反而是與那日夜在上帝面前控告弟兄者采取同一的立場了。……』(引自『證言精選』(第二輯)第355頁,懷愛倫1893年發表的『餘民教會不是巴比倫』的一篇證言)。可嘆,這些自以為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人,不聽從懷愛倫的勸告,在懷愛倫於1915年在主埵w睡後,也於1915年同一年在德國發起名爲『改革』實爲分裂本教會的活動,污蔑本教會已成了巴比倫。後來跟從的人也存在於波羅的海東歐一帶地區,俄國,澳大利亞和美國,但大多數人還是在德國本土。1925年七月在德國正式成立了『改革運動』的總部,19481949年總部遷到美國加州。參加『改革運動』教會的人,至今始終只是很少數的人。

關於十四萬四千人的問題,改革派所出版的『正路』一書引用了早期本會某些人對懷愛倫下述二段話的一時誤解,想藉以證明自公元1844年以來凡接受三天使信息後在主埵漸h的信徒,也都包括在144,000人之內。他們一直想引用懷師母的下述二段話來證明這一點,但這是不可能的。因這二段話幷非像他們那樣理解的,幷且這樣的理解是和懷師母在善惡之爭中所作的明確解釋有矛盾的。第一段話在『早期著作』原文40頁上:『於是那天使對我說:「你必須回去,如果你忠心的話,你和那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必有特權訪問諸世界,幷參觀上帝所造的萬物。」』另一段話引自1850年第十封書信,收集在『信息選粹』第二輯原文263頁上,懷愛倫說:『我不知怎樣對你說,你妻子的喪耗使我極度悲痛。我難以相信,就是現在仍難以相信這是真的。我現在要將上安息日上帝賜給我的一個異象寫給你。……我見到她已經受了印記,將要聽見上帝的聲音而起來,幷將要和十四萬四千人一同站立在地上。』(『正路』故意將它錯誤的改譯爲『……幷要加入144,000人中。』)

對於上述二段話,當時本會的人有二種不同的理解:一種人錯誤地理解爲懷師母和那位死去的姐妹,將來都要列入十四萬四千人之中。另一種人却正確地解釋爲:這正好證明她們不屬於十四萬四千人之中,她們只是同十四萬四千人在一起。

  至於懷師母本人對此問題究竟是怎樣解釋的呢?在她晚年正式出版的,幷公認爲預言之靈著作的《善惡之爭》一書中,明確指出:『那從人間贖回來的十四萬四千人,要與羔羊一同站在錫安山上。……這些人是從世界上活著的人中變化升天的,要被算爲「初熟的果子,歸與上帝和羔羊「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這時他們已經蒙了拯救。』(善惡之爭40672頁)。他們『要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改變。上帝的聲音已使他們得榮耀,現在他們要變爲不朽壞的且要與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善惡之爭40669頁)。由此可見,在基督復臨前從死堹S別復活的本會上帝僕人和餘民(但12:2),幷不包括在十四萬四千人之內,因他們幷不是『從世界上活著的人中變化升天的』更不是『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但想不到王敬之老師對講得如此明確的預言之靈教訓,仍堅決不信,仍要加以歪曲,說本會凡在主埵w睡的而特別復活的人,也都包括在十四萬四千人之內。

 

(十)又如對因信稱義的混亂和錯誤的講解。說明他還根本不明白全備的福音,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二大恩典。例如他在《遍覽聖經學預言》57,第三位天使的信息與因信稱義中說:『如果把第12節簡單地說一下,“守上帝誡命”,其實就是聖徒信心的表現,而“耶穌真道”,就是基督的義。把這兩者合起來,聖徒所表現的就是因信稱義。所以,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從本質上來說,是對因信稱義的一個最典型的詮釋,即把“因信稱義”納入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品格之上來進行詮釋,使那些口號式的信心,無立足之地。』可見,他還不明白全備的福音,也就是要使人因信接受基督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二大基本恩典。他還不明福音也就是主的救恩,不但能赦免我們違犯律法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也能恩助我們導守律法而誰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他還不明白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也就是要我們信靠主的救恩,遵守上帝的誡命(包括十條誡命的條文,屬靈精意,和愛上帝愛人的二大總綱),使我們能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信靠主的寶血而得蒙赦罪(也即因信稱義),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信靠主的恩助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並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再來(也即因信成義)!第三位天命信息所結的果子是:『聖徒的忍而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耶穌的真道,按原文也可譯為耶穌的信仰,懷愛倫解釋是指主耶穌的救恩說的。說明末後聖徒都是不斷求靠主的救恩,遵守上帝誡命的。他們都是不斷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

所謂因信稱義,也就是指悔改的罪人因信求靠主寶血的功勞,而白白地得蒙赦罪稱義。所謂稱義的意思,也就是上帝稱我們為義,算我們為義,不算我們為有罪,也就是赦免我們罪的意思。正如使徒保羅所說:『做工的得工價,不算恩典,乃是該得的;惟有不做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上帝,他的信就算為義。正如大衛稱那在行為以外蒙上帝算為義的人是有福的。他說:得赦免其過、遮蓋其罪的,這人是有福的。主不算為有罪的,這人是有福的。』(羅4:4-8)。懷愛倫也教導我們說:『赦罪和稱義是同一件事。』SDA 聖經注釋第六卷第1070頁,1891年第21號手稿,或《信心與行爲》第十五章這就是因信稱義)。『稱義是一種充分的完全的罪的赦免。罪人因信接受基督的時刻,他的罪就被赦免了,基督的義就被算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再懷疑上帝的赦罪之恩。』SDA聖經注釋第六卷第1071頁,1898519時兆期刊The Signs of the Times, Faith and Good Works)。『基督的義取代了人的缺欠,這樣上帝就接納、饒恕那悔改又相信的人,稱他們爲義。上帝待他猶如他是義人,愛他就像愛祂的兒子一樣。』(信息選粹第一卷原文367頁)。又說:『當悔悟的罪人在上帝面前痛悔,終於明白基督付出那樣無限的贖價原來是爲了他,幷且接受這個拯救,作爲他今生和將來生命的唯一希望時,他所犯的罪就赦免了,這就是因信稱義。每一個信靠基督的生靈都應將自己的意志完全歸服於上帝的意志,保持悔改和懺悔的狀態(keep in a state of repentance and contrition),操練在救主拯救功勞堛澈H心,就會不斷前進,力上加力,榮上加榮。』『罪人可能犯錯,但幷沒有被無憐憫地拋棄,罪人的唯一希望,是在上帝面前的悔改和在主耶穌基督堛澈H心(參可1:14-15.20:20-21)。天父大赦我們的過犯和罪惡,是因基督背負了我們的罪,將他的義歸於我們。他的犧牲完全滿足了公義的要求。』(《信心與行爲》第十五章75, 75-76頁,節錄自189128手稿21,聖經注釋卷六1070-1071頁)。又說:『「耶穌來到加利利,宣傳上帝的福音說:日期滿了,上帝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1:14-15)。悔改和信心是結合在一起的,福音力勸人悔改,是得救所絕不可缺少的。保羅宣講悔改,說:「你們也知道,凡與你們有益的,我沒有一樣避諱不說的,或在衆人面前,或在各人家堙A我都教導你們;又對猶太人和希利尼人證明當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穌基督。」(徒20:20-21)。沒有悔改,就沒有救恩。不知悔改的罪人不可能在心中因信而得到義。』(信息選粹第一卷365頁)。『但藉著悔改與信心,我們在上帝面前得稱爲義,幷且靠著神聖的恩典,有力量可以遵守祂的誡命。』(彰顯主基督82頁)

因信稱義的經驗,也是我們信徒需要時時不斷、天天不斷、終身不斷保持和加深的經驗。因爲我們信徒在悔改後追求離罪成聖的道路中,有時由於我們還沒有完全學會靠主得勝(羅7:25),有時也由於我們靈性上的疏忽,沒有時時儆醒,常常祈求,難免還會被我們的軟弱過犯所勝。因此我們就需要隨時隨地悔改認罪,懇求主的寶血洗淨我們的罪,使我們不斷因信稱義,幷也要不斷靠主恩助,離罪成聖。再說我們基督徒在信而悔改,追求成聖的道路上也是沒有止境的。當我們靈性越長進,和主的關係越親密,得到真理亮光越多的時候,我們也會對自己的心靈、品格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這樣我們先前看不到的軟弱和虧欠也都要顯出來了;這樣也就能使我們在主堣斷更深切的悔改,更完全地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不斷地求靠主的寶血洗去我們的罪愆,將自己越洗越乾淨,正如十四萬四千人一樣,不斷『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啓7:14)。

所謂因信成義,也就是指我們要不斷因信求靠主的恩助,或說求靠聖靈的大能,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懷愛倫教導我們說:『耶穌說:「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堶惇O毫無所有。」(約14:30)。在他堶情A沒有絲毫能受撒但誘惑的意念。他絕不同意罪惡,甚至連一點兒向試探讓步的意思也沒有。我們也可以如此。基督的人性與神性聯合起來,有聖靈住在他堶情A使他準備妥當應付這場鬥爭。而且他來,是要使我們與上帝的性情有份。只要我們因信與他聯合在一起,罪惡就再不能作我們的主了。上帝牽著我們信心的手,使它緊緊握住基督的神性,使我們的品格能達到完全的地步。』(歷代願望12118頁)。又說:『上帝爲祂兒女所定的目標,是遠超過人所能想到的最高的標準。「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這條命令就是一個應許。救贖的計畫要把我們從撒但的權勢下完全拯救出來。基督要使心靈痛悔的人從罪惡中徹底分離。他來,是要除滅魔鬼的作爲;幷派聖靈住在每個悔罪者心中,保守他不犯罪。……上帝的每一個悔改相信祂的兒女,都能得到聖潔的性情,和基督化的人生。基督徒人格的理想標準,是像基督。人子在祂的生活上怎樣完全,祂的門徒在他們的生活上也當怎樣完全。……祂的品格必須成爲我們的品格。』(歷代願望31312-313頁)。又說:『我們常常需要基督之新的啓示,天天有一種符合祂教訓的經歷。高尚神聖的境地是我們可以達到的。在知識和道德上日日進步,本是上帝在我們身上的打算。祂的律法是祂自己聲音的回聲,邀請著每一個人說:「升高些來,要成聖,聖而又聖。」我們可以天天向著基督徒品格的完善進步。』(服務真詮475頁)

 

  第三位天使信息以七災和火湖的刑罰警告人不可拜獸和獸像,不可接受獸的印記,最後也提到得勝聖徒的情况:『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14:9-12)。這不是人爲他們作的鑒定和見證,而是上帝爲他們作的鑒定和見證。

  他們是遵守上帝的誡命的:說明他們都是真正信而悔改,求告主名,被聖靈重生,而且有豐盛屬靈生命的聖徒。他們都不斷有著禱告、讀經、默想的美好的靈性生活。他們也都時時不斷住在主堶情A主也不斷住在他們堶情C否則,他們就不可能遵守上帝誡命。

  他們是持守耶穌真道的:懷愛倫曾說耶穌的真道,英文和原文聖經是耶穌的信仰(The faith of Jesus),是指主耶穌的救恩說的。主耶穌的救恩或說福音不但能赦免我們一切違犯上帝誡命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且能恩助我們遵守上帝誡命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人責任,幷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候主的榮臨(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因此末後得勝的聖徒也都是不斷求靠主的寶血而得蒙赦罪(也即不斷因信稱義),幷不斷求靠主的恩助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也即不斷因信成義)。這也就是羅馬書中所傳講的全備的福音。福音的內容不但是指主寶血贖罪的功勞,能赦免我們違背律法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羅4:4-8,而且也是指主的聖靈大能,能使我們遵行律法的二大總綱和屬靈精義,而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正如使徒保羅所指出:『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因爲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這義是本於信,以致於信。』(羅1:16,17)。按照原文,17節應翻譯爲:『因爲上帝的義正在這福音上顯明出來,是藉著從信心到信心。』這奡ㄗ鴩潃茷H心,前一個信心就是指的因信稱義,後一個信心就是指的因信成義。由此可見,福音不但能使人因信稱義,而且還能使人因信成義。而上帝的義也正是藉著從『因信稱義』到『因信成義』,而在福音上顯明出來。事實上羅馬書三四五章主要是講論因信稱義,也即靠主寶血功勞得蒙赦罪;六七八章主要是講論因信成義,也即靠主聖靈大能離罪成聖。『使律法的義成就在我們這不隨從肉體、只隨從聖靈的人身上。』(羅8:4)。

現在我們教會中有一部分人對福音的認識有偏差,認為因信稱義就是福音,福音就是因信稱義。因此將1888年本會所傳的信息和第三位天使信息,也都說成是因信稱義。這是由於某些人對預言之靈教訓在理解上和翻譯上的錯誤所造成的結果。懷愛倫在論文中常講到「因信而有的義」(righteousness by faith),本應包括「因信稱義」(justification by faith, justify us by faith)和「因信成義」(to be righteous by faithsanctification by faith)二方面內容,但却被有些人錯誤地理解爲和翻譯爲「因信稱義」。

1888年時瓦格納和瓊斯長老所傳講,懷愛倫所想要特別强調的真理信息,就是要我們高舉上帝無限大愛,基督無限犧牲,所爲我們帶來的十字架的救恩,就是要我們將福音和律法結合起來傳講,要將因信接受基督的義和律法要求的義結合起來傳講。1888年所傳講的因信接受基督的義,不但是指因信稱義,而也是因信成義。正如以下懷愛倫所指出的:

『上帝憑著祂的大憐憫,借著瓦格納和瓊斯長老給他的子民送來了極爲珍貴的信息。這個信息要在全世界面前,更加突出地高舉爲全人類的罪而犧牲的被釘的救主。這一信息提出了因信中保而稱義,它邀請人們接受基督之義,這義顯明在全然順從上帝的一切誡命上(引者按:這一句話前面提到了因信稱義,後面提到了因信成義)……這就是上帝吩咐的要傳給這世界的信息。這就是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是應伴隨著聖靈的大量的澆灌而用大呼聲傳揚的信息。The Lord in His great mercy sent a most precious message to His people through Elders Waggoner and Jones. This message was to bring more prominently before the world the uplifted Saviour, the sacrifice for the sin of the whole world. It presented justification through faith in the Surety; it invited the people to receive the righteousness of Christ, which is made manifest in obedience to all the commandments of God.……This is the message that God commanded to be given to the world. It is the third angel’s message, which is to be proclaimed with a loud voice, and attended with the outpouring of His Spirit in a large measure. 』(《給傳道人的證言》英文Testimonies to Ministers and Gospel Workers, 91-92頁)。

懷愛倫在1889511安息日證道『我們信心的質量』中說:『那就是應該聽到和看到,借著你因信而得的基督的義,就是因基督的功勞(按:能使我們因信稱義)和基督的神能(按:能使我們因信成義)而來的義,你能遵守上帝的誡命It is to hear and to see that with the righteousness of Christ which you hold by faith, righteousness supplied by His efforts and His divine power, you can keep the commandments of God.)。(《信心與行爲》中文本51頁,已根據英文略加改譯)。

1892年出版的『傳道良助』有『基督是我們的義』一文,其中也說:『在他(基督)堶情A我們才有希望,才得稱義,成義。In Him is our hope, our justification, our righteousness.(《信心與行爲》中文本24頁)。

1892年出版的《喜樂的泉源》中說:『我們沒有自尊自大的理由。我們唯一的希望,是在乎基督所歸給我們的義(指稱義),幷在乎他的聖靈運行在我們堶幷借著我們所成就的義(指成義)。』We have no ground for self-exaltation.  Our only ground of hope is in the righteousness of Christ imputed to us, and in that wrought by His Spirit working in and through us.”(《喜樂的泉源》第七章原文63頁)

懷愛倫在1895年發表文件說:『那使我們稱義的義被算給我們了,那使我們成聖的義被賜給我們了。前者使我們有權利進天國,後者使我們能適合於天國的生活。The righteousness by which we are justified is imputed; the righteousness by which we are sanctified is imparted.  The first is our title to heaven, the second is our fitness for heaven.review and Herald, June 4, 1895)』(《告青年書》英文35頁,評論與通訊 1895,6,4)。路光寫於2019,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