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

 

關於禁食禱告的教訓的末段

 

    來作一點個人的見。我出生於1933年。在十四歲幾個月參加查經班後接受浸禮之前,我就已看到《幸福的階梯》即後來的《喜樂的泉源》。我仔讀後得到很大幫助。因此在我接受浸禮之前,我已完全信而悔改,被聖靈重生,並也已立志終身獻身傳道。隨後我就進入上海市寧國路三育中學讀初中二年級下學期。我每天早晚定時禱告,不斷求二件事:不斷靠主追求完全離罪成聖。不斷獻身傳道,主若使用,任何危難永不退縮。接著讀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為傳道工作準備自己。後來又轉到滬寧線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求學,…直到後來在教會中開始傳道。
    在我一生的追求和工作中可分三個階段。在我重生後的第一個階段是要學會靠主勝過容易攙累自己的罪,學會治死自己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和犯罪的傾向。由於我在進入三育中學讀初二下時,仍反復學習《喜樂的泉源》中的教訓,想要將其中的教訓變成自己的屬靈經驗,因此我第一個階段的學習和追求雖然開始時也會打敗仗,但時間比較短,也沒有遇到很大的困難和痛苦。例如像羅馬書七章中所說的:『我們原曉得律法是屬乎靈的,但我是屬乎肉體的,是已經賣給罪了。…因爲按著我堶悸熒N思(原文作堶悸漱H,是指重生後的屬靈新生命),我是喜歡上帝的律(原文是律法);但我覺得肢體中另有個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戰,把我擄去,叫我附從那肢體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藉著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幫助,我也較快學會了『感謝上帝,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7: 14-25
  第二階段是要學習和追求持久不斷的得勝,要時時天天終身不斷在主,不斷求靠主的寶血恩助治死自己的罪性,肉體,和老我。不是今天得勝,明天得勝,後天又忽略時時醒禱告而失敗。也正如使徒保羅所說要天天死,天天治死自己的罪性,肉體和老我:『弟兄們,我在我主基督耶穌裡,指著你們所的口極力的說,我是天天冒死(原文是天天死,無冒字)。』林前15:31。這一段的經驗雖然學會了,但還要時時天天終身不斷的求主治死自我,直到在主內安睡,或直到主來。
  第三階段是要進一步學習和追求活出基督。基督是靠著聖靈『沒有限量的』充滿3:34,和天父的時時不斷的同在『我在父面,父在我面』,而彰顯出天父上帝的無限仁愛,公義,聖潔的榮美品德。使我們看見了,就等於看見了天父。在主耶穌即將受難前,『腓力對他說:「求主將父顯給我們看,我們就知足了。」耶穌對他說:「腓力,我與你們同在這樣長久,你還不認識我嗎?人看見了我,就是看見了父;你怎麼說「將父顯給我們看」呢?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你不信嗎?我對你們所說的話,不是憑著自己說的,乃是住在我裡面的父做他自己的事。你們當信我,我在父裡面,父在我裡面。即或不信,也當因我所做的事信我。」』14:9-11。 因此效法基督無限的慈愛,公義,聖潔,不但是我們今生所要不斷學習和追求的,而且將來在天國中還要永遠不斷更深體會和效法。至於治死罪性、肉體和老我是最低的要求,活出基督才是最高的要求。我現在越是年老越是感到自己對聖父聖子聖靈三一真神上帝對我們的無限洪恩大愛,實在體會得太少!我應有的愛上帝的心也實在太少!怎麽辦?我只有天天不斷感謝和懇求三一真神上帝的無限洪恩大愛日益更深感動我的心靈!使我能更深敬愛,崇拜,親近,依靠,遵從,跟隨,效法三一真神,使我能在心靈品格上不斷效法和變成主耶穌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我要時時天天終身不斷求靠主的寶血,恩助,完美的榜樣,和聖經的真道,而謙卑悔改,不斷因信稱義,因信成義,靠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的責任,並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榮臨!我要作亇見證,在我晚年每天每次不斷這樣感恩和懇求時,確有果效。使我愛主愛上帝愛人的心確有進步。
  但我要說明一點,在我以上一生禱告懇求和追求的過程中,我從來沒有一次禁食禱告。有人曾問我一生中有沒有禁食禱告的經驗?有的。在1958年中本教會至少有十位傳道人和義工(包括我父親),和後來幾年中,包在文化大革命中,共有二十位同工同道,為堅持和傳揚聖經真道而被囚,定為反革命分子,送往外地勞改和勞教。但一、二十年後他們全部獲得政府法院的復查案件,全部撤銷原判,宣告無罪。當時我卻多次在危難中得蒙上帝神奇拯救,安然無殃。主感動我說:『你要多多安慰,安慰我的百姓!』1958年後很多教堂關閉,進行各宗派教會聯合禮拜,本教會已沒有聚會。當時不准有家庭聚會,也不准二、三個人在公園聚會。那時我家門口都有人在暗中監視。我安息日獨自在家中研究聖經,寫作培靈講題和《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等,並且每安息日中午不吃飯,禁食禱告,約有十年之久。我當時從沒有告訴別人,也沒有要求別人和我一同禁食禱告。我在其它日子常和弟兄姐妹在暗中交往,甚至在暗中聚會。直到文化大革命後,政府糾正極左路線,允許教會聚會。一切感謝主恩!路光2023,3,9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