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到領受晚雨迎主來目錄  看下一題

本會傳統的純正真道

──上帝賜給本會的二大真理資產遠超一切宗派

 

  我們首先要感謝天父上帝和救主耶穌賜給我們末後餘民教會的二大真理資產,是遠超過任何一個公會,宗派,和教派的:

 

一,懷愛倫的一切著作

第一,是主耶穌藉著預言之靈,啟示、光照、感動懷愛倫所傳講和所寫下的大量預言之靈著作。懷愛倫原是一位極其愛主的姐妹,在她十七歲時即已蒙主選召,傳述主的信息。在1844年十二月的某天早晨,當懷姐妹和四位婦女共同禱告時,被提到異象中。她時常進入異象很長時間,躺在地上,沒有絲毫呼吸。等出異象後才漸漸恢復呼吸,二眼也漸漸恢復視力。有時在會堂中講道時進入異象,眼目直視前方,聲音極為洪亮,卻沒有一點氣息。曾有一位醫生,在聚會中徵得懷牧師同意,要作一驗証。他點燃一根臘燭,放在懷師母嘴前,懷師母雖大聲講道,臘燭的火焰,卻一絲不動。醫生大驚失色,說她沒有一點氣息。懷師母見異象的情況和使徒保羅相似,或在身內,或在身外,沒有人知道,只有上帝知道(參林後1:1-10)。因此在末後餘民教會即將建立之初,預言之靈開始大有能力地運行在主的使者,先知懷愛倫的身上,使她一生見過約二千個異象,並在她長達七十年之久的事奉中,藉著她寫下了大量的有關解釋聖經真理和預言的亮光,有關教會各方面聖工和基督徒人生各方面的訓示和勉勵。(詳參『聖道專題研究』『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中對啟12:17預言的詳細解釋,或詳參本書第三十九題:應正確全面深入理解餘民教會二大特徵,並詳參第四十題:應正確認識預言之靈著作)。

例如:一,解釋全部聖經的五大救贖叢書:『先祖與先知』(講解舊約聖經),『先知與君王』(講解舊約聖經),『歷代願望』(講解四福音和基督生平事蹟與教訓),『使徒行述』(講解使徒行傳和新約書信),『善惡之爭』(傳講但以理啟示錄中的重大預言信息和異象中所得到的啟示)。二,『喜樂的泉源』:傳講上帝大愛,基督救恩,和罪人信而悔改,被聖靈重生,在基督堛齯j成人的永生真道。三,『天路』(即基督比喻實訓,隱藏的珍寶)和『福山寶訓』(講解馬太福音五六七章山邊寶訓)。四,『教會証言』九卷,和後來總會從其中選編的『証言精選』三輯。四,『傳道良助』『服務真詮』『教育勉言』和其他有關各種主題的靈修,傳道,教育,醫藥,健康,家庭,青年,兒童等等,所編著的各種書藉。

『她一生的著作,書籍二十六本,及五千多篇期刊的文章;但今日,包括自她五萬五千頁的手稿資料編纂成的英文書籍已超過一百種。』(每日靈修:『你必得著能力』作者簡介)。上面提到的各書和九卷教會証言,都是屬於懷愛倫在世時的二十六本原著。『先祖與先知』的前身『預言之靈』卷一是1870年出版的,『先祖與先知』卻是於1890年出版的。『先知與君王』和『教育勉言』卻是於1911-1915年最後完成的。『歷代願望』前身『預言之靈』卷二是1877年出版的,『歷代願望』後部及『使徒行述』前身『預言之靈』卷三是1878年出版的,『歷代願望』是1898年出版的,『使徒行述』是1910年完成的。『善惡之爭』前身『預言之靈』卷四是1884年出版的,『善惡之爭』是1885年夏季和1888年出版的,並於1911年再版。『拾級就主』(即『喜樂的泉源』)和『傳道良助』是1892年出版的。『福山寶訓』是1896年出版的。『基督比喻教訓』(即『天路』)是1900年出版的。『服務真詮』是1905年出版的。(參看懷著『天父關懷你』附錄:懷愛倫生平大事年表1827-1915年)

懷愛倫在這一切著作中都高舉聖經是我們一切信仰教義的依據和標準,和一切屬靈經驗的試金石,並使我們更加堅信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更加透徹地明白天父上帝對我們的無限大愛,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所作出的無限犧牲,及所為我們帶來的無限浩大的救恩,並使我們更加重視、愛慕、研讀、明白和遵行聖經的一切真理教訓。這一切著述對我們教會的建立和各方面聖工的發展,對我們今日傳道人和廣大信徒信仰靈命品格的建立和培養,對傳道救靈工作的推進,都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和作出了極大的貢獻,以致我們現今教會雖處在晚雨復興之前的信仰的大搖動時期中,我們教會在全世界每年都仍有一百多萬新信徒加入我們教會,在信徒增長速度方面,在基督教各教會中處於領先的地位。

 

懷愛倫是最高舉聖經的

有的教會誤以為本會不以聖經為一切真理信仰和屬靈經驗的根據、標準和試金石,恰恰相反,懷愛倫本人就是最高舉聖經的,就連她自己的屬靈經驗和靈感著作也都要接受聖經的檢驗,並也已通過了聖經的驗証,而証明是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是從主的靈啟示而來的(約一4:1.帖前5:20-21.4:11-13.林前12:28)。

例如懷愛倫說:『我們的警句應當是:「人當以訓誨和法度為標準;他們所說的若不與此相符,必不得見晨光。」(賽8:20)。我們有一部滿載極寶貴真理的聖經,它含有知識的阿拉法與俄梅戛(即始與終)。聖經乃是出於上帝的默示,「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應當用聖經作你的讀本。』(基督徒經驗談210頁)。

另一處又說:『上帝已經在祂的聖言中,將有關救恩必須的知識交付與人。人應當接受聖經為祂的具有權威而毫無錯誤之旨意的啟示。它是品格的標準,真道的啟示者,和經驗的試金石。因為「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我接受全部聖經,認它為上帝所啟示的聖言。我相信全部聖經中所有的話。』(信仰的基礎第6頁)。

又說:『上帝的話乃是測驗一切教義和經驗的標準。』(善惡之爭3頁)。『上帝必要有一等人在世上維護聖經,並專以聖經爲一切教義的標準和一切改革的基礎。學者的見解,科學家的推理,宗教會議的信條或議案,以及多數人的意見,──這一切都不應該作爲證據,來確定或反對任何一項宗教的信仰。』(善惡之爭37616頁)。『聖經,只有聖經,才是我們信仰的根據和聯合的唯一紐帶。一切順從聖經的人都會和諧相處。我們不可用自己的觀點和見解來支配我們的行動。人是會犯錯誤的,而聖經則是永無錯謬的。不要彼此爭論,而要高舉主。讓我們象主那樣,用「經上記著說」來應付一切反對的意見。讓我們高舉旌旗,旗上寫著「聖經是我們信仰和培訓的準則。」』(信息選粹卷一416頁)。

 

懷愛倫自己論到上述的一切著作

懷愛倫曾謙卑地稱自己的著作是小光,稱聖經是大光。正因為看到當今許多人不重視聖經,並偏面、錯誤講解聖經的教訓,因此她的工作之一就是要藉著上述著述全面深入而正確講解經文,為要將眾人引導到聖經的大光去。正如她自己所說:『主已將許多教訓,賜給他的子民,例上加例,律上加律,這堣@些,那堣@點。由於世人不多閱讀聖經,上帝便賜下一個小光,以引領男女老少就近大光。若人們閱讀這些含有小光的書籍,並决心實行其中的教訓,那麽,所將成就的事,是何等的大啊!若是,人的儆醒、自制、和决心,將不是現今的情况,而是有千倍的成果。也會有更多的人,因得著這現代真理而歡呼。』

她在同一篇論文前一段中又說:『懷師母並非這些書的創作人。它們乃是上帝在懷師母畢生中,所賜於她的指示。這些書籍當中,包含許多寶貴和安慰人心的真光,是上帝憑祂的仁慈,賜給他忠心僕人的恩物,再轉而賜給世人。這真光要藉這些書卷光照男女的內心,引領他們歸向救主。主指定這些書籍要遍佈全世界。其中的真理要讓接受的人生發生命之力。它們是上帝無聲的見証者。在過去多年來,這些書籍成爲上帝手中的工具,改變和引領了許多生靈歸主。許多人以切慕真理的心情加以閱讀,並因閱讀而得以明白基督救贖的功效,進而信靠他的能力。為此人們受囑保守自己的心靈,以便歸主為聖,並以一種期望的心情,等候救贖主的復臨,以迎接他所愛的子民回天家。在未來,這些書籍要繼續講解福音,使之淺白,並引領多人走上救贖的道路。』(評論與通訊1903120日,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一日)。

另一處又說:『我清楚地知道,我們要在那早期所賜予我們真理的亮光與信仰上扎根。那時,錯誤的道理接二連三地出現,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傳道士和醫生,也不斷帶進新的道理。我們多方禱告,極力查考聖經,期待聖靈將真理帶給我們。有時我們整夜誠心查考聖經,並懇切尋求上帝的引領。一群群懇摯,獻身的男女,爲同一目標聚集禱告。上帝的靈便臨到我,使我能毫無錯誤的辨別真理和假道。

當我們信仰的據點一一如此確定以後,我們便立足於穩固的根基上。在聖靈的啓示下,我們一點一滴的彙聚了真理。我一見異象,便會得著問題的解答。我曾蒙啓示,看見有關天上的事物和聖所的影像,使我們得以在清晰與分明的真光照射下,立穩我們的脚步。

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上帝從未否定祂的話語。人可能一再推薦他們新的計策,仇敵更將施行詭計以引誘人離棄真理,但凡是相信上帝藉著懷姊妹的宣講,並藉著她傳達信息的人,將免受那將在末世出現的誘惑。』(懷氏文稿七六○號第22,23面,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七日)。

她在1907年的另一篇証言中,又說:『我們雖身處這末後的世代,但却有豐盛的真光賜給我們。不論我的生命是否得以保存,我的著作仍要不斷的揚聲,它們的果效也要加以延續,直到世界的末了。我的著作已在辦公室內歸檔,即使我從世上消失,這些上帝所賜給我的話語,仍具有生命力,也要繼續向人傳講。但我還想趁有生之年,繼續爲聖工盡力。我可能活到主再來的那日,但如果無法如我所願,我相信有這樣的話對我說「在主堶惘茼漯漱H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啓14:13

我感謝上帝眷愛的確證,和每日所得的引領與指導。我終日忙於著作。無論早晚,我一一將上帝在我眼前所展現的事物寫出來。我所關懷的大事,是準備一批人,在主的審判大日站立得穩。在主的日子爲祂預備一群爲祂做工的工人。基督的保證不會落空。我們在世的時日無多。我們必須工作,警醒、並等候祂的復臨。上帝呼召我們以堅定不移的信心,前來爲祂做工。我們所有希望的根基,乃是建立在基督身上。』(『信息選粹』第一冊原文55-56面,『你必得著能力』八月三十日)。

甚至懷愛倫論到自己在報刊上發表的文章時也說:『我在報刊上所寫的論題,沒有一項是僅發表我個人的意見。這些都是上帝在異象中所啟示給我的──是從上帝寶座所發的寶貴亮光而來的。』(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據統計,『在本會期刊中有4500篇文章。』(1958年信息選粹第一輯第9頁)。

還有,懷愛倫奉命寫給當時教會、機構和許多個人的信件和證言,也都是是完全傳述了來自上帝的信息。正如她奉命受感寫給當時一位教會領導的信件中所說明的:『當我去科羅拉多省的時候,我非常關懷你,以致我在身體很軟弱的時候,還會寫下好多的話,以便你在年會中可以宣讀。在半夜以後三點鐘之時,我軟弱發顫地起來,寫信給你。那是上帝藉著瓦器說話。你也許說,這不過是一封信罷了。不錯,這是一封信,然而卻是出於上帝聖靈的感動,把所顯示給我的事,陳明在你的面前。在我所寫的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見證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傳述給你。』(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

 

二,本會傳統的純正真道

第二,是上帝所賜給本會的一系列全面深入純正的基本信仰和教義(在神學院中被稱為教義神學,或稱為系統神學,各宗派都有各自的教義神學),以及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正確解釋和末後的三天使信息(本會對但啟預言的解釋實是繼承和發揚了十四到十六世紀所有宗教改革家和復臨運動傳道人對預言的正確解釋),是遠超過任何一個公會、宗派和教派的,甚至是他們所完全不明白的。

 

本會的創始人原來是誰?

我們若知道本會的創始人是誰?本會的基本信仰教義是怎樣制定出來的?我們就可知道,本會的基本信仰和教義會比任何一個單獨的公會宗派和教派看得更為全面深入而正確,因爲我們的信仰教義原是基督教各公會宗派的許多愛主的牧師和傳道人,聚在一起,藉著懇切禱告,廢寢忘食地查考研究聖經,在聖靈的光照引導下,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共同研究討論制定出來的成果。它的基本信仰和教義完全以聖經爲根據,一百幾十年來始終如一,已獲得各大公會宗派的尊重,只有少數的特別是那些反對遵守上帝親口頒布的十條誡命的,錯誤宣講『一次相信永遠得救』或說『一次得救永遠得救』的人攻擊它是異端謬道。

我們教會的創始人實際上原來都是基督教各宗派的忠心愛主的牧師和傳道人,他們分別屬於衛理公會,路德會或信義會,浸信會,長老會,聖公會,以及其他各宗派公會。在十九世紀上半世紀,他們不約而同地受聖靈感動,查考研究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發覺預言的應驗已進入末後時期,基督復臨已極其臨近,於是他們滿心火熱地向信徒和世人傳揚基督即將再來的信息,呼召他們立即信而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不斷因信稱義,靠主成聖,熱心傳道救靈,預備迎見主的聖面。由於他們所傳講的信息,也造成了普遍的宗教復興。

 

本會的基本仰和教義是怎樣制定出來的?

後來這些各公會的主的忠心的僕人們,感到大家既然同有一本聖經,同有一位救主、天父和聖靈,却爲甚麽不能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而却要在信仰教義觀點上各持宗派的異見呢?於是他們在聖靈的感動和主愛的激勵下,决心放下各自原有的宗派偏見,存著謙卑祈求的心,以聖經爲一切信仰和教義的最有權威的標準和根據,一同查考研究聖經,爲了要達到『在真道上同歸於一』(弗4:13)。接著他們就聚集在一起,單單在1848-1850年間,他們就舉行了二十三次聖經研討會,將基督教的每一條基本信仰和教義都提出來,逐條加以查考研究和討論,爲了要在聖經中取得一致的正確理解。有些教義問題他們討論得很順利,很容易取得一致看法;有些問題却較困難,出現不同的見解和辯論,爲了要解决這樣的難題,他們一再的禱告和研討,經常廢寢忘食,一直討論到深更半夜,直到問題徹底解决。也有的問題更複雜,甚至出現了很大的分歧和爭論,實在難以取得統一的認識。他們就更加懇切祈求,甚至整夜禱告和研究聖經,懇求上帝的光照指引。往往就在這時,上帝在異象中指示懷愛倫,將聖經中正確的真理亮光告訴他們。由於上帝的美意,當時懷愛倫的思想好像閉塞了一樣,並不能理解他們在聖經研討中遇到了甚麼困難,於是她所傳講的在異象中所領受的信息,他們各人都深信是從聖靈的啟示而來,並也確實幫助他們解決了難題,終於在聖經的真道上取得一致的意見。上帝也曾屢次賜下異象,証明他們在聖經研討中所取得的正確結論。

正如懷愛倫在1905年的發表的論文中,回憶當時的情況時所說的:『自一八四四年事件過後,我們便開始研究真理,有如尋找隱藏的珍寶。我常與一些弟兄聚在一起,仔細地研究聖經並迫切地禱告。我們經常聚集研究,一直到半夜,有時甚至整夜禱告、和研究上帝的話語。這些弟兄一再聚在一起研究聖經,只爲了更瞭解聖經中的真理,以便作好準備,將此真理教導人。他們在研究過程中,有時會遭遇困境而說「我們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一有這種情况,上帝的靈便會臨到我身上。我會被帶進異象,聽講有關所遭遇問題的解答,並受指示如何有效的工作和教導人。於是我們得著亮光,得以明白聖經中有關基督,祂的使命,和祂作大祭司的職分等主題。我又得啓示,清清楚楚的知悉從那時起,一直到我們將進入天庭的經過大事,並將這些主所指示的,一一的轉告其他的弟兄。

在這段期間,我無法明白弟兄們的推論。我的思緒整個被封鎖起來,無法理解當時所研究聖經的意義。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之一。我的思緒一直處在這種情况中,直到我們受指示,完全明白所有信仰上的要道,符合上帝聖經的教訓時才釋然。弟兄們也知道我若不見異象,也不會明白這些事項,於是他們均相信這些真光是來自天上,是屬天的啓示。

許多錯誤的道理接二連三出現,我那時雖然還是個大孩子,却奉主的差遣,到處指責那些接受這種錯誤道理的人。有些人已瀕臨狂熱的邊緣,我受指示奉主的名,把來自天上的警戒,轉告他們。』(評論與通訊一九○五年五月廿五日,『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二日

就這樣,在主的帶領下,他們將每一條基本信仰和教義,都作了深入全面的研討,最後也都取得了一致的見解,於是就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共同贊許的基本信仰和教義。這實際上也就成了後來在1863年於美國正式成立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全球總會的基本信仰和教義。

由以上所述可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基本信仰,實際上並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公會,或說宗派的,而是各公會宗派不同的信仰教義觀點通過查考研究聖經,互相交流研討之後,並在聖靈的指引之下,『在真道上同歸於一』的結果。中國有一句成語是:『偏聽則暗,兼聽則明。』同樣,在信仰教義問題的認識上也是這樣。每一個公會宗派都有他的特點,如在某些真理的認識方面看得更清楚,但也會在某些真理的認識方面,有偏面不足和錯誤之處。如果各人只堅持本公會的看法,却不願傾聽其它公會不同的看法,也會『偏聽則暗』。如能將各公會的不同看法,通過查考聖經,深入對比研討之後,自能『兼聽則明』。由此也可見,安息日會的基本信仰和教義,肯定會比任何一個單獨的宗派看得更全面深入和正確。

 

本會傳統不變的純正真道是完全符合聖經教訓的

只有懷愛倫著作可作本會純正信仰的代表和指導

  因此我們可以深信確知:本會傳統的純正信仰和教義,是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的,並且一百幾十年來始終如一,沒有改變。但問題是誰的講論和著述能代表本會傳統的始終不變的純正信仰和教義?我們教會全世界一千五百萬信徒幾乎全體一致公認:只有懷愛倫的一切著作才能作為本會傳統不變的純正信仰和教義的代表和指導。若有任何牧師或神學教授所發表的觀點不符合聖經,和懷愛倫著述相矛盾,只能代表他們自己,而不能代表本教會。

本會過去一百幾十年來在教義神學觀點上是基本統一的,大家也都很尊重預言之靈著作,但近三十年來出現一些不同看法,也應驗了預言之靈的預言。根據主給末後時代老底嘉教會書信中的啟示(啟3:14-22),和懷愛倫在大搖動異象中所見的情景(証言精選第一輯),末後上帝餘民必將經過責備、管教和吐出去的大搖動經歷,才得以被煉淨,接受晚雨的澆灌。但大搖動的經歷是怎麼會形成的呢?正如懷愛倫在異象中已提到:『當蒙指示知道,原來這就是那「真實見證者」為勸告老底嘉教會而作之直接見證所造成的大搖動。這道見證必在領受之人的心上生了效驗,使他提高標準,並傳播正直的真理。但也有些人受不住這道直截的見證,便起來反對它。這樣,就在上帝的子民中起了一場大搖動。這位「真實見證者」的見證,還沒有被人注意到一半。這嚴肅的見證乃是教會命運之所寄,人們即或沒有完全忽視它,但也把它看得很輕。這道見證必須使人深切悔改,凡真心接受的人,必要遵從它,並要被煉淨純潔。』(61-62頁)。由此可見,大搖動主要是由於主對老底嘉教會的責備的信息所造成的,也就是由於教會內部不同信仰觀點之間的矛盾和鬥爭所造成的。這種信仰上的矛盾和鬥爭在最近二三十年來已出現,並不斷在擴大。本會傳統的純正信仰真道,正和新出現的種種謬道在論戰。

 

新神學錯誤觀點的人對本會純正真道的污蔑

尤其這些年來出現的新神學觀點的人,他們偏面強調因信稱義靠恩得救,連悔改認罪的要求都不講,錯誤認為信徒得永生進天國和信徒行為表現無關,和靠主追求成聖,靠救恩守律法無關。其實,一個信徒若不肯靠主寶血功勞和聖靈大能,不斷謙卑悔改,求主赦罪(也即因信稱義),靠主成聖,也即靠救恩守律法(也即因信成義),也就等於有罪不肯悔改,那麼主也決不會赦免他們的罪,稱他們為義,使他們得永生進天國了。他們不但不檢查自己的嚴重錯誤,反而批評污蔑本教會中不同意他們觀點的傳道人和眾多教友,是靠行為得救,靠守律法得救,而不明白救恩的人。例如一九九幾年,本會英文傳道人的刊物MINISTRY的主編Newman,就是一個新神學觀點的人,他在刊物上發表了一篇類似上述錯誤觀點的引起眾多激烈爭議的偏面的救恩觀,在文中還說根據他的問卷調查,發現本會很多教友都不明白他的所謂救恩道理。結果,他的這篇論文引起了許多的批評和爭議,在接下來的刊物中絡續刊登。他們也時常言過其實地評論污蔑本會一八八八年時的教會情況。而近來浙南個別少數新的新派觀點的人竟也利用宣傳新神學觀點的『耶穌基督自己』和『因信得救』序言中提供的材料,例如甚麼聳人聽聞的二次生死關頭啦等等,攻擊一八八八年等本會的情況,是律法主義的表現,是追求『加拉太主义的义──圣灵入门,肉身成全的义(加3:1-4)』。實際情況根本不是這樣。

 

正確理解一八八八年時的教會情況

其實一八八八年時,當時本會總會領導和傳道人中有好些人出現的問題並不是甚麼靠律法得救的問題。當時主要問題之一是出現了派性問題,起先由於對羅馬分成的十角之一倫巴特問題所出現的爭論(瓊斯過激地反對烏利亞史密斯但啟著作中的觀點),和隨後對加拉太書中律法的解釋所出現的爭論,而失去了基督化的愛心和謙卑柔和的精神(當時是由瓦格納帶領了系列『加拉太書中的律法』的學習,將『基督徒的信心』和『基督徒的義』融合進去),總會領導人和有些傳道人對瓦格納和瓊斯產生了嚴重的偏見,以致不能虛心接受他們二人所強調的『因信接受基督的義』的重要性,擔心他們有些解釋法會使人輕視律法和安息日誡命。

他們當時另一主要問題不是不明白救恩的真道,而是對救恩的真道不夠重視,沒有將基督十字架的救恩高舉起來,結合到聖經的每一基本信仰要道中,結合到但啟預言和三天使信息中,結合到傳道人的每一篇講道中。他們在講道中傳講的更多的是律法的教訓(即或不提律法一詞,如單講生活道德教訓、守安息日、奉獻、健康、飲食改良的教訓等等,也都是屬於律法的教訓),而沒有將主的救恩(靠主寶血赦罪和靠主聖靈成聖,也即使人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恩典)結合進去,更沒有在每一篇講道中高舉上帝的大愛和基督的救恩,以致他們的講道缺乏感動人心的能力,也不能產生更大的救靈和培靈的果效。更嚴重的有些沒有真正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經驗的傳道人,他們的講道完全如該隱所獻的祭,沒有主贖罪的寶血和悔改成聖的救恩在其中。

因此上帝興起瓦格納和瓊斯在當時總會代表大會中特別傳講因信接受基督的義,不但是指因信稱義,而也是因信成義(注意:英文的因信而來的義righteousness by faith,應包含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二方面內容,但有時會被人錯誤的譯成因信稱義justification by faith, justify by faith),正如懷愛倫所指出的:『上帝憑著祂的大憐憫,藉著瓦格納和瓊斯長老給他的子民送來了極為珍貴的信息。這個信息要在全世界面前,更加突出地高舉為全人類的罪而犧牲的救主。這一信息提出了因信稱義的保証,恩召百姓接受基督之義,這義就是全然順從上帝的一切命令。』(『給傳道人的証言』91-92頁)。

但要知道因信接受基督的義,並不是瓦格納和瓊斯開始傳出的。懷愛倫幾十年以來一直都在傳講和寫述,可惜仍沒有得到當時總會領導和好些傳道人的重視,因此上帝興起二位年輕傳道人來幫助宣講這一重大寶貴真理信息。正如懷愛倫當時自己所說:『在本次(1888年)會議上,我親眼見証到,在表述「基督的義,及其與律法的關係」這個偉大的主題時,──應時刻不停的呈現在罪人眼前,作為罪人得救恩的唯一希望的主題──寶貴的真光從聖經中照射出來了!對我來說,這並不是一個新的亮光,因為四十四年前,這光就從至上的權威那裡照向我了,通過我的聲音和筆,見証他的靈,我已經把這真理講給我們的人了。但是幾乎沒有人回應真理,除非他們認可我在這個題目上的見証。有關這個偉大題目的談論和論述,全部加起來也少得可憐。實事求是地說,有些人的講道就是該隱所獻的祭。』(信心與行為第十九章附錄A100頁)。

其實懷愛倫所傳講的聖經真理信息一直都是很全面的,她總是將救恩和律法,信心和行為結會起來一起傳講,唯有這樣才能真正產生救靈和培靈的果效。甚至後來當瓊斯偏向另一極端,過分強調信心而有否定行為傾向時,懷愛倫在異夢中得蒙主的啟示,奉命寫信勸告他,說:『我正在出席會議,而且會眾不少。在我的夢中你正在陳述信心的主題和和藉著信心而歸於我們的義。你幾次重複說行為無益和沒有先決條件。在亮光中事實已表明:我知道許多人的思想會被混亂,並會不接受關於信心和行為的正確觀念,為此我決定寫信給你。你講述這事太激烈了。我們接受稱義、成聖和基督的義,是有條件的。我瞭解你的意思,但你在許多人的思想中留下了錯誤的印象。雖然好行為不能使一個人得救,但一個人沒有好行為也不可能得救。上帝拯救我們有一個法則,那就是必須祈求才能得到,尋找才能尋見,叩門才能向我們開門。』(『信心與行為』第十七章信心和行為,81頁,1893年信件44,出版於英文信息選粹卷一377頁,已根據英文重譯)

因此每當教會中有人將救恩和律法分離,使信心和行為脫節,而出現任一偏向時,懷愛倫總是奉命及時發出勸告。正如此時一八八八年,當許多傳道人,未能更好地將基督高舉在世人面前,將主的救恩和上帝的律法結合起來一併傳揚,更未能將主的救恩結合到我們所要傳講的每一聖經要道,每一預言信息,和每一篇講道中,懷愛倫也同樣發出了勸告。她指出當時教會中存在的問題時,說:

『有許多人說本會傳道人在講道之時,只注重律法,不注重耶穌。這種話雖不是十分真實,然而他們說這樣的話,豈是毫無緣故的嗎?那站在講臺上的人,豈不是有些人對於上帝的事物還沒有真實的經驗嗎?豈不是有些人還沒有接受基督的義嗎?本會許多傳道人只是單單照例說教,用辯論的方式講解題目,幾乎不提救贖主的救人能力。他們的見證缺少基督救人的寶血。他們的祭物相當於該隱的祭物。他把地堛漱g産獻給主,這土産原是上帝可以悅納的。這些土産雖是極好;但却缺少祭物的功能,就是那代表基督寶血之羔羊的血。那不含基督在內的講道也是如此。這樣的講道不能刺透人心,不會引人發問說,我當怎樣行才能得救呢?

在一切號稱基督徒的人中,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人應當居先將基督高舉在世人面前。傳揚第三位天使的信息,是要宣講安息日的真理。這種以及包括在此信息之內的其它真理,都應該傳揚,但那最引人注意的中心就是耶穌基督,切切不可遺漏。在基督的十字架那堙A慈愛和真理彼此相遇,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應當引領罪人仰望髑髏地,存著小孩子天真純樸的信心,信靠救主的功勞,接受祂的義,相信祂的慈悲。』(傳道良助三十章156頁)

又說:『我們若願有第三位天使信息的精神與能力,就必將律法和福音一起傳揚,因爲這兩樣原是並行的。』『我們所傳信息的要點,不單是上帝的誡命,也當有耶穌的真道。』

另一處又說:『應當仔細研究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幷使之與以下的話相連:「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約1:29)。』(161,162,148 頁)。 

懷愛倫還提到,不但在傳揚三天使信息和但以理、啓示錄預言時,應當將律法和福音一起傳揚,應當高舉基督爲世人的救主,而在我們每一次的講道、禱告和唱詩中,也應當這樣,才能吸引萬人來歸向祂(約12:32)。讓我們繼續引錄懷愛倫在傳道良助一書中的論述:

『基督恩典的财宝已经借着上帝的爱,在教会和世人面前显现了。“上帝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3:16)这样的爱使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这真是何等的奇妙无穷啊!……

上帝教會中有些傳道人,太易任性去斥責罪人,以致把天父犧牲聖子爲世人代死的大愛埋沒在背後。真理的教師應當使罪人明白上帝究竟是怎樣的上帝,他是一位「父親」,滿心渴望等候接待浪子的歸來,沒有發怒申斥他,乃是預備筵席歡迎他回來。唉,惟願我們都能學習主的方法去救人才好!』

『有些傳道人全用辯證的話講道,這是錯了。有的人聽了真理的理論,而佩服所提出來的證據,然而若把基督高舉爲世人的救主,那麽所撒的種子可能生長結實,榮耀上帝。然而往往傳道人沒有將髑髏地的十字架顯在人面前。有些聽衆也許是一生最後一次聽道的機會,這黃金似的機會一去便永不復得了。若是傳道人能把真理的理論與基督及其救贖之愛一同宣講出來,這些人也許就被引領歸主了。

世上渴望尋找來就基督之路的人,比我們所想到的還多。凡傳揚末次恩典信息的人。應當記著,要高舉基督爲罪人的避難所。有些傳道人以爲無需傳講悔改及信心的道理,他們認爲聽衆當已熟悉福音了,所以必須講些別的事,才能叫他們留心聽。然而可惜有許多人對於救恩的計劃,真是毫無所知。他們在這全然重要的題目上,實在需要多受教訓,過於其它別的題目。

理論的講道是不可少的,爲要使人看出真理的鏈條,環環相接,節節聯絡,結合完整;然而在每次講道時,却不可不講基督並祂被釘十字架的道理,作爲福音的基礎。……有時,人們因爲所提的憑據確鑿有力,决意要順從真理,但却沒有悔改。傳道人若沒有勸告他的聽衆明白應當改變心性之需要,他的工作就不能算是完成。在每次講道之時,應熱切請求人離弃罪惡,歸向基督。』

『唉,但願我有口才,說出充滿能力的話,使那些在福音婸P我同工的人,受我所願他們受的感動。我的弟兄們哪,你們乃是在處理永生之道,在應付那能有最高發展的人心。基督被釘、基督復活、基督升到諸天之上,以及基督復臨,應當那樣軟化及充滿傳道人的心靈,使之歡樂,以致他能本著仁愛和懇切,向人們傳揚這些真理。這樣,耶穌就被表現出來,人就不再見那傳道人了。

你們這教導人的應當高舉耶穌,在講道、唱詩、祈禱上,都要高舉祂。要運用你全副的精力,向那模糊、惶惑、迷亡的人們指出「上帝的羔羊」。應當高舉那復活的救主,並對凡聽的人說,來就那「愛我們,爲我們舍了自己」的主(弗5:2)。應當把救恩的科學列爲每次講道的重心,並作每首詩歌的主旨。每回祈求,也當將這事盡情的傾述出來。在你們所講的道中,不可另加別的來補充基督,因爲祂乃是上帝的智能與能力。要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顯明耶穌是悔改之人的希望,相信之人的保障。要向那些苦難及絕望中的人,顯示平安的道路,指明救主的恩典和全備。』(傳道良助第三十章157-160)。(路光完成於2009,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