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轉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到領受晚雨迎主來目錄  看下一題

應正確認識預言之靈著作

(取代先前對預言之靈著作應有的正確認識)

 

懷愛倫年輕時蒙召

懷愛倫在年輕時就已是一個極其愛主的姐妹,1844年十二月的某天早晨,當十七歲的懷姐妹和四位婦女共同禱告時,就被提到異象中,蒙主呼召,成為傳述主信息的使者。她時常進入異象,被提到天上,很長時間,身體躺在地上,沒有絲毫呼吸。從榮耀的異象中回來時,常感到周圍太黑暗,眼睛看不見東西,要慢慢恢復視力,慢慢恢復正常呼吸。有時在會堂中講道時進入異象,眼目直視前方,聲音極為洪亮,卻沒有一點氣息。而且她的身體有超然的力量,人無法移動。曾有一位醫生,在聚會中徵得懷牧師同意,要作一驗証。他點燃一根臘燭,放在懷師母嘴前,懷師母雖大聲講道,臘燭的火焰,卻一絲不動。醫生大驚失色,說她沒有一點氣息。有一石匠試著想要放平她彎曲的左手,卻發現堅如鋼鐵,絲毫不動,後來自己輕微跌倒在地。懷師母見異象的情況和使徒保羅相似,或在身內,或在身外,沒有人知道,只有上帝知道。(參林後1:1-10)。

因此在末後餘民教會即將建立之初,預言之靈已開始經常啟示她,長達七十年之久,使她看到約二千個異象,並藉著她寫下了大量的有關解釋聖經真理和預言的亮光,有關教會各方面聖工和基督徒人生各方面的證言、訓示和勸勉,都驚人地符合事實和獲得應驗(英文或原文啟12:17.19:10)。這一切預言之靈的著作,完全符合聖經的訓示,並特別高舉聖經為一切真理信仰的根據和標準,並一切屬靈經驗的試金石,能幫助我們更加堅信、明白、遵從聖經。她自稱是小光,因為許多人不重視研讀聖經,並錯誤解釋聖經,因此她的工作之一是為要將我們引導到聖經的大光中去。這許多靈感著述直到今天仍不斷在末後全世界上帝餘民中,發揮著無法估量的巨大的慰勉、督責、造就的作用,不斷保守、引領我們作好靈性各方面的準備,從而能領受聖靈晚雨的澆灌,完成天國的福音和三天使信息傳遍天下的責任,迎見主的駕雲復臨!(太24:14.14:6-13)。

 

懷愛倫高舉聖經

有的教會誤以為本會不以聖經為一切真理信仰和屬靈經驗的根據、標準和試金石,恰恰相反,懷愛倫本人就是最最高舉聖經的,就連她自己的屬靈經驗和靈感著作也都要接受聖經的檢驗,並也已通過了聖經的驗証,而証明是完全符合聖經的教訓,是從主的靈啟示而來的(約一4:1.帖前5:20-21.4:11-13.林前12:28)。

例如懷愛倫說:『我們的警句應當是:「人當以訓誨和法度為標準;他們所說的若不與此相符,必不得見晨光。」(賽8:20)。我們有一部滿載極寶貴真理的聖經,它含有知識的阿拉法與俄梅戛(即始與終)。聖經乃是出於上帝的默示,「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應當用聖經作你的讀本。』(基督徒經驗談210頁)。

另一處又說:『上帝已經在祂的聖言中,將有關救恩必須的知識交付與人。人應當接受聖經為祂的具有權威而毫無錯誤之旨意的啟示。它是品格的標準,真道的啟示者,和經驗的試金石。因為「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我接受全部聖經,認它為上帝所啟示的聖言。我相信全部聖經中所有的話。』(信仰的基礎第6頁)。

又說:『上帝的話乃是測驗一切教義和經驗的標準。』(善惡之爭3頁)。『上帝必要有一等人在世上維護聖經,並專以聖經爲一切教義的標準和一切改革的基礎。學者的見解,科學家的推理,宗教會議的信條或議案,以及多數人的意見,──這一切都不應該作爲證據,來確定或反對任何一項宗教的信仰。』(善惡之爭37616頁)。『聖經,只有聖經,才是我們信仰的根據和聯合的唯一紐帶。一切順從聖經的人都會和諧相處。我們不可用自己的觀點和見解來支配我們的行動。人是會犯錯誤的,而聖經則是永無錯謬的。不要彼此爭論,而要高舉主。讓我們象主那樣,用「經上記著說」來應付一切反對的意見。讓我們高舉旌旗,旗上寫著「聖經是我們信仰和訓練的準則。」(信息選粹卷一416頁)。

 

預言之靈著作完全符合聖經教訓

近二、三十年來國外本會部分持有新神學觀點的人,常別有用心、或明或暗地毫無事實根據地在貶低、否定預言之靈著作,胡說甚麼預言之靈著作也有錯誤,正如聖經也有錯誤一樣,目的是要散佈他們的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錯謬教訓。有時他們也會在出版物中,表面上好像是在為她的著作辯護,實質上是在毀謗。因此上帝忠心的僕人和餘民,務要提高警惕,堅決抵制和反擊這一類錯謬的宣講。我一生研究聖經,研讀懷愛倫著作,和其他許多研經著作,儘管時常會發現其它著作中的錯誤,但我至今還未發現過懷愛倫一切著作中有任何一點信仰要道和教義神學上的差錯。相反,卻看出那些批評懷訓之人的嚴重錯誤。

在此,我們首先必須要明確一下,預言之靈啟示的著作,文稿,和書信,究竟包括那一些。

首先是指懷愛倫在世時已出版二十四本書和最後完成的二本書,例如:一,解釋全部聖經的五大鬥爭叢書:『先祖與先知』(講解舊約聖經),『先知與君王』(講解舊約聖經),『歷代願望』(講解四福音和基督生平事蹟與教訓),『使徒行述』(講解使徒行傳和新約書信),『善惡之爭』(傳講但以理啟示錄中的重大預言信息和異象中所得到的啟示)。二,『喜樂的泉源』:傳講上帝大愛,基督救恩,和罪人信而悔改,被聖靈重生,在基督堛齯j成人的永生真道。三,『天路』(即基督比喻實訓,隱藏的珍寶)和『福山寶訓』(講解馬太福音五六七章山邊寶訓)。四,『教會証言』九卷,和後來總會從其中選編的『証言精選』三輯。四,『傳道良助』『服務真詮』『教育勉言』和其他有關各種主題的靈修,傳道,教育,醫藥,健康,家庭,青年,兒童等等,所編著的各種書藉。

『她一生的著作,書籍二十六本,及五千多篇期刊的文章;但今日,包括自她五萬五千頁的手稿資料編纂成的英文書籍已超過一百種。』(每日靈修:『你必得著能力』作者簡介)。上面提到的各書和九卷教會証言,都是屬於懷愛倫在世時的二十六本原著。『先祖與先知』的前身『預言之靈』卷一是1870年出版的,『先祖與先知』卻是於1890年出版的。『先知與君王』和『教育勉言』卻是於1911-1915年最後完成的。『歷代願望』前身『預言之靈』卷二是1877年出版的,『歷代願望』後部及『使徒行述』前身『預言之靈』卷三是1878年出版的,『歷代願望』是1898年出版的,『使徒行述』是1910年完成的。『善惡之爭』前身『預言之靈』卷四是1884年出版的,『善惡之爭』是1885年夏季和1888年出版的,並於1911年再版。『拾級就主』(即『喜樂的泉源』)和『傳道良助』是1892年出版的。『福山寶訓』是1896年出版的。『基督比喻教訓』(即『天路』)是1900年出版的。『服務真詮』是1905年出版的。(參看懷著『天父關懷你』附錄:懷愛倫生平大事年表1827-1915年)

懷愛倫自己論到這些書說:『懷師母並非這些書的創作人。它們乃是上帝在懷師母畢生中,所賜於她的指示。這些書籍當中,包含許多寶貴和安慰人心的真光,是上帝憑祂的仁慈,賜給他忠心僕人的恩物,再轉而賜給世人。這真光要藉這些書卷光照男女的內心,引領他們歸向救主。主指定這些書籍要遍佈全世界。其中的真理要讓接受的人生發生命之力。它們是上帝無聲的見証者。……許多人以切慕真理的心情加以閱讀,並因閱讀而得以明白基督救贖的功效,進而信靠他的能力。為此人們受囑保守自己的心靈,以便歸主為聖,並以一種期望的心情,等候救贖主的復臨,以迎接他所愛的子民回天家。在未來,這些書籍要繼續講解福音,使之淺白,並引領多人走上救贖的道路。』(1903120日評論與通訊,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一日)。

另一處又說:『我清楚地知道,我們要在那早期所賜予我們真理的亮光與信仰上扎根。那時,錯誤的道理接二連三地出現,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傳道士和醫生,也不斷帶進新的道理。我們多方禱告,極力查考聖經,期待聖靈將真理帶給我們。有時我們整夜誠心查考聖經,並懇切尋求上帝的引領。一群群懇摯,獻身的男女,爲同一目標聚集禱告。上帝的靈便臨到我,使我能毫無錯誤的辨別真理和假道。當我們信仰的據點一一如此確定以後,我們便立足於穩固的根基上。在聖靈的啓示下,我們一點一滴的彙聚了真理。我一見異象,便會得著問題的解答。我曾蒙啓示,看見有關天上的事物和聖所的影像,使我們得以在清晰與分明的真光照射下,立穩我們的脚步。我所有著作中的全部真理,乃是永不朽壞的。上帝從未否定祂的話語。人可能一再推薦他們新的計策,仇敵更將施行詭計以引誘人離棄真理,但凡是相信上帝藉著懷姊妹的宣講,並藉著她傳達信息的人,將免受那將在末世出現的誘惑。』(懷氏文稿七六○號第22,23面,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十七日)。

第二是指懷愛倫在世時,在本會刊物上公開發表過的一切文章。正如懷愛倫自己所說:『我在報刊上所寫的論題,沒有一項是僅發表我個人的意見。這些都是上帝在異象中所啟示給我的──是從上帝寶座所發的寶貴亮光而來的。』(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據統計,『在本會期刊中有4500篇文章。』(1958年信息選粹第一輯第9頁)。

第三是指她奉命受感寫給當時教會、機構和許多個人的信件和證言。正如她奉命受感寫給當時一位教會領導的信件中所說明的:『當我去科羅拉多省的時候,我非常關懷你,以致我在身體很軟弱的時候,還會寫下好多的話,以便你在年會中可以宣讀。在半夜以後三點鐘之時,我軟弱發顫地起來,寫信給你。那是上帝藉著瓦器說話。你也許說,這不過是一封信罷了。不錯,這是一封信,然而卻是出於上帝聖靈的感動,把所顯示給我的事,陳明在你的面前。在我所寫的這些信中,也就是我所作的見證上,我乃是把主所指示我的事傳述給你。』(證言卷五原文第六七面,一八八二年著)。關於這一些信件我相信大多數都已收集在九卷『教會證言』中出版了。至於三卷『證言精選』則是後來由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從九卷教會證言中精選改編而成。在『證言精選』的前言中,對原著這樣介紹說:『「教會證言」原書共有九卷,其中的著作,各篇獨立,且有許多不相關連之信件。最初之刊行為小冊形式,於一八五五年末問世。在此後五十五年中,陸續刊行小冊小書,達三十七冊之多。各項信息化內容,兼具普通及特殊性質,且雜以若干有關私人的見證,其所處理的各項問題,或者也是別人所會遇到的。』懷愛倫在世時已先後出版的九卷教會證言『完全為早期印行之各小冊合輯而成』。『共計四千七百三十七面,而此三輯「證言精選」的材料則為一千五百面,約為原著九卷內容的三分之一。』

第四,除上述預言之靈著述外,懷愛倫於1915716主內安睡時,還留下了五萬五千頁的手稿資料和一些屬於私人勸勉信性質的書信。我相信其中有許多是包含預言之靈啟示的寶貴材料,因懷師母生前於191229在她最後的願望和證言中,曾特別任命了五位主的忠心僕人組成一個委員會,負責她的著作出版工作,其中包括『從我的手稿中的編輯出版工作。』(引自1958年出版的英文本信息選粹第一輯9-10頁)。根據這一指示,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從1923年到1955年期間,已先後從懷愛倫的手稿,在期刊上發表過的文章,已絕版的小冊子,和已出版的書籍中,就各類不同的主題和對象,選編出了包括告青年書,教育論等在內的十九本書。(信息選粹第一輯10-11頁)。而直到現在已『編纂成的英文書藉已超過一百種。』(每日靈修你必得著能力作者簡介)。

關於某些屬於私人勸勉性質的書信,懷愛倫在1905年第79封書信中也提到:『我在上帝的幫助下盡力所寫的書信,不單單對那些接受書信的人,而對其他許多有需要的人也都是一種幫助。』(1980年出版的信息選粹第三輯10頁)。關於這些私人書信有許多已被選編在『信息選粹』一二三輯中)。

關於這些由懹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在懷愛倫去世後所選編而成的大小書冊,我們一般也相信是屬於預言之靈著作,但其中有些個別問題,將放到本文最後部分再討論。

 

在公開或準備公開發表的出版物中只傳講主所啟示的

懷愛倫在公開或準備公開出版的著作,發表的文稿,和公開的傳講中,都是非常小心謹慎的,她只發表傳講那些主已經啟示的,完全可靠的聖經中的真理信息,至於某些個人的看法和體會,或在易引起爭論的不同的看法上,若沒有得到主的啟示,她都保持緘默,不願講述,以免被人誤以為是主的啟示,而受到誤導。

有一個很好的例證:關於但以理十一章末段末了的北方王是誰,烏利亞.史密斯在他所著的很有威信的,獲得全教會普遍讚賞的但以理啟示錄巨著中,繼續推介了復臨運動領袖威廉米勒耳的老的解釋,認為末了的北方王是指土耳其,南方王是指埃及,最後一次南北王的爭戰也在1844年以前完全應驗了。因為威廉米勒耳當時誤以為基督將要在1844年復臨,因此在解釋但十一章末段預言時,必然都要將它解釋為在1844年之前都完全應驗了。然而,這樣的解釋顯然是牽強附繪,生搬硬套,很不合理的。因此當時本會創始人懷雅各牧師根據但以理二章七章八章最後出現的權勢指出,但以理十一章末了的北方王必是指羅馬的權勢,而不是土耳其。於是當時本會中對末了的北方王的解釋出現了二派不同的觀點。

至於懷愛倫的看法顯然是贊同她丈夫懷牧師的看法的,但她由於身份的特殊,她不願對北方王的解釋問題公開直接表態,因她在此問題上並沒有得到主的直接啟示。但她卻將預言之靈啟示她的有關末後的種種重大事件,結合但以理啟示錄的預言,一件件清楚講述出來,就如起先在『預言之靈』,後來在『善惡之爭』中所詳細闡明的。從其中我們看不到有任何土耳其的影子,卻倒處看到末後以羅馬教權為首的包括背道基督教和招魂術在內的三合一巴比倫宗教大聯盟,怎樣控制利用美國和西歐列國的政權,強迫人守星期日,最後還要禁上人守安息日的。

 

因從早期工作中吸取了重要經驗和教訓

懷愛倫在傳述主信息的一生工作中所以會這樣謹慎小心,也是從她早年的工作中取得重大的經驗教訓的。例如在她已蒙主呼召,屢見異象,擔任傳述主信息的使者後,在185511月本會先賢們討論安息日的時間應從甚麼時候開始和結束時,出現不同意見。當時J.N.安得烈受託研究這問題,在戰溪的研討會上作報告,提出根據聖經的計算方法,應從星期五傍晚日落後開始,到安息日日落結束。但懷姐妹和貝茨仍堅持不同意見,不贊同從日落到日落的正確看法。後來主在異象中糾正了她,向她指明從日落到日落的計算法是正確的。她也立即將主的啟示轉告大家,承認自己的錯誤。顯然,此次的經驗會使懷愛倫終身不忘,從此她也更為謹慎小心自己公開發表的一言一行。

還有一次經驗也會使懷愛倫終身銘記的。在對但以理八章小除掉常獻的祭的預言解釋上,本會的某些傳道人和信徒由於誤解了懷愛倫早期著作上的一段話,在二派不同的看法之間,曾發生過嚴重的爭論。

威廉米勒爾和早期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和信徒,曾誤解了但8:14『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的預言,誤以為基督將於1844年復臨,要用火潔淨聖所所代表的地球。由於他們不明白舊約地上的聖所實是新約天上真聖所的預表,更不明白舊約祭司在地上聖所中的祭禮崇祀,是新約大祭司基督在天上真聖所中所進行的一切救贖工作的預表,因此認為但以理八章小角『除掉常常的』是指著小角教皇除掉異教羅馬國說的。撒但曾藉著異教羅馬國逼迫基督的教會,小角「除掉常獻的」(英文譯為每日的,或以上所述常常的)是指羅馬教皇除掉了、取代了異教羅馬國的勢力,就如帖後2:7和啟13:2預言中所指出的。但這樣的解釋不但不確切,而且還有二個大問題:一,按歷史來說,羅馬國並不是被羅馬教皇除掉的。事實上羅馬國是從公元351年起,漸漸被許多蠻族王國入侵,割據,而最後於公元476年被赫如來蠻族的領袖所廢除,分割成十個王國而滅亡的。羅馬教皇卻是在公元538年拔除十角(十國)中的三角(赫如來,汪達爾,東哥特三國)後而興起的(但7:8,24)。因此,羅馬國肯定不是被羅馬教皇所除掉的。二,還有一個矛盾,因但以理書八章的小角不但是指羅馬教皇說的,而同時也是指羅馬帝國說的;講得具體一點,關於八章小角的興起部分的預言,已完全應驗在羅馬帝國身上,關於八章小角敵擋上帝,迫害聖民,踐踏聖所,除掉聖所中祭禮崇祀的活動的預言,已同時應驗在羅馬帝國和羅馬教廷的身上,而關於八章小角最後結局的預言,卻將應驗在羅馬教廷身上。這樣一來,以上的解釋就變成小角除掉小角了。

因此後來本會先賢和傳道人中,卻日漸有更多人轉而接受宗教改革家中的觀點,認為這堛滿y常常的』是和聖所連在一起的,也就是和聖所的祭祀禮儀連在一起的,應是指聖所中『常獻的』的祭祀禮儀說的,因此在中文聖經但以理書中有五次將此字譯為『常獻的』(但8:11,12,13.11:31.12:11)。民數記中至少有十七次譯為『常獻的』(民4:16. 28:3,6,10,15,24,31. 29:6,11,16,19,22, 25,31,34,38聖所中常獻的祭祀禮儀,有每日早晚獻的燔祭、素祭,早晚焚獻的香,常獻的陳設餅,和為百姓個人每日所獻的贖罪祭,都是特別預表新約大祭司基督在天上真聖所中所為我們進行的贖罪和中保代求等等工作說的。(約一12:1-2.4:14-16. 7:25.6:35,51-56.14:16-18)。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祀禮儀,首先是指羅馬帝國逼迫基督教會,禁止信徒信仰基督和唱詩禱告聚會崇拜,達二、三百年之久;接著更是指羅馬教皇離道背教,迫害聖徒長達一千二百年之久,在廣大眾多羅馬天主教信徒的心中,以迷信的禮儀教條取代和除掉了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基督在天上聖所中為信徒所進行的一切贖罪、代求和救贖的工作。這種更完美的解釋後來被本會中更多的傳道人和信徒所接受,以致在華人教會中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第一種解釋,而只知道第二種解釋。本人過去也是這樣。經過對比研究,我也感到這後一種解釋更為清楚有力,更易為人理解接受。我也已在書中對此解釋作了較詳細的闡述。

但以上兩種解釋在早期本會傳道人和信徒中,卻曾引起很大的辯論。其實這兩種不同的解釋都不是屬於甚麼大的原則性問題,不需要為此爭論。可以同時存在,允許人獨立思考,選擇接受他自己認為是更好的解釋。當時所以會發生這樣的爭論,主要是因有些人誤了懷師母的一段話而引起的。起因是由於復臨信徒中,特別是第一日的復臨信徒中,有一些傳道人對『除掉常獻的』預言作出新的解釋時,一次又一次試圖改變過去對2300年預言時期的正確演算法,想要為基督復臨計算出新的日期,造成了許多混亂。因此懷師母對那些試圖改變預言時期的計算法,要為基督復臨定出新日期的作法,深表反對,於是在『早期著作』中說了以下一段話。我將前後有關聯的幾句話也引錄出來,可有助於我們正確理解她的話:『我看到那1843年的圖表乃是出於上帝聖手的指引,而且它不應被竄改;其中的數字正是祂所要的;祂的聖手曾經遮蓋其中數字的一個錯誤,以致沒有人能看出這錯誤,直到祂的手不再遮蓋它為止。那時我看到關於但8:12「常獻的」(英文作「每日的」)問題,看明「燔祭」乃是人的智慧所加添的字,不屬於本文;而且主將此段經文的正確講法賜給那些宣講審判時候到了的人。在1844年之前大家團結一致的時候,幾乎全體信徒都對「常獻的」有正確的看法,但在1844年以後的混亂中,有人接受了其他的看法,結果就是黑暗和混亂。自從1844年以來時間再沒有作為信心的試驗,而且以後也再不作為試驗。主指示我,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必須傳開,並傳給主的分散的兒女,但這信息不可以時間為根據。我看到有些人因一再宣講一定的時間而引起了一種虛幻的興奮。……』(早期著作中文本35-36)

可見,懷師母在此反對的主要是那些藉著解釋『常獻的』,力圖提出新的預言年代而製造混亂的人。因她已從主和聖經中得到明確的啟示,1844年是預言中最後的定期,以後不會再有年代的啟示了。至於對『常獻的』究竟應作怎樣的解釋,她並未從主得到過任何啟示。但那些堅持威廉米勒爾解釋觀點的人,卻對懷師母的這段話發生了嚴重的誤解,認為懷師母已得到主的指示,指出米勒爾的老的解釋觀點是正確的,於是經常引用這一段話批評新的解釋觀點是錯誤的。堅持新解釋觀點的人不服氣,認為他們的解釋更清楚有力,並且不會因此而引起預言解釋上的混亂和黑暗,因雙方對預言的解釋在總的觀點上是完全一致的。於是兩種看法之間產生了激烈的爭論。

在此情況下,懷師母不得不對此問題作出表態。根據懷著託管委員會檔案(QA4-D-4,由Arthur L. White編寫)上提到:『1910年懷師母寫了二篇通訊,給我們正在為此問題熱烈爭論的弟兄,並禁止他們引用她的著作去支持他們的辯論。因為她說:「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甚麼指示,並且我看無需為此問題爭論。」』(轉引自『警告』180頁)。

這二篇通訊已被刊印在懷著『信息選粹』第一冊164-168頁上。我現在摘譯其中的幾句話:『我現在要求我的傳道的弟兄們,在他們有關「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問題的爭論中,不要引用我的著作;因為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甚麼指示,並且我看無需為此問題爭論。』(信息選粹164頁)。“I now ask that my ministering brethren shall not make use of my writings in their arguments regarding this question (the daily); for I have had no instruction on the point under discussion, and I see no need for the controversy.”(Selected Messages -1, P.164)。

後來總會會長但尼爾牧師和其他二位牧師去訪問懷愛倫時,懷愛倫也明確回答:她所反對的是那些想藉著解釋常獻的祭而為基督復臨定出新年代的人,因她已從主得到明確啟示,1844年是最後的定期,以後不再有預言的時期了。至於對小角『除常獻的(英文譯為daily)』,她沒有得到過任何啟示。(關於以上問題的詳細解釋,請參看本人所寫『關於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的進一步研討,在路光網站www.godsword777.net,聖經和神學專題研究中有此專題)。

 

對現代人選輯而成的書個別問題的研討

現在再講一講對現代人從懷愛倫著作、文章、和從未發表過的手稿中選擇編輯而成的書藉,假如其中有個別問題,應怎樣正確認識。如最近就曾有同道問我:你對『末時大事記』一書有甚麼看法?

一般而言,我們應當信相信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所選輯而成的書,而且越是早期的託管委員會越是可靠,我們相信也是屬於預言之靈著作。如果不是屬於託管委員會所選編的,當然就不能輕易相信。例如從本會中分裂出去的改革派,好像也很重視預言之靈著作,在他們的書中也大量引証了『教會証言』中的教訓,污蔑攻擊本會是巴比倫,已背道了,墮落了,實質上都是斷章取義,歪曲引用。懷愛倫特別寫了一篇証言,為本會辯護:『餘民教會不是巴比倫』,而且証言中也不斷反對這一類分裂教會的活動,他們就是閉眼不看,執意不聽。

近些年來本會的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總的來說還是應當信任他們;但也不能不看到近些年來所出現的一些嚴重的問題。就以我所親身經歷的有限事例來說,也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憂慮和警愓。

在公元2000年,港澳區會從總會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請來了一位委員,為區會的所有傳道人,舉辦了幾天預言之靈研習會。我雖不屬區會,也在最後一天去旁聽他的講論。這個委員自命為神學博士,照理他的職責應當是維護和堅固人們對預言之靈著作的信心,但他作的卻是相反的工作。他最後一天自問自答:預言之靈著作有錯誤嗎?當然有錯誤,聖經也有錯誤。錯在甚麼地方呢,他卻舉不出例子來,竟像1980年被總會解職的戴斯莫.福特一樣胡說:懐愛倫在1911年再版善惡之爭一書時,接受了一文字助手的意見,改正了1888年版本中的錯誤。事實上只是採用了一個更好的說法,只加了一個『單』字,以防止別人的誤解,而根本不是改正錯誤。在1888年,懷愛倫寫道:『啓示錄第十四章宣布巴比倫傾倒的信息,必是指著那些一度純潔而後變成腐敗的宗教團體。這個信息既然是隨著審判的警告而發的,就必然是在末期宣揚的;所以它不可能指(1911年改為單指)羅馬教會(其實即使不加也無大妨礙,因此處是論到當時世俗化基督教因拒絕第一位天使復臨運動信息而在靈性上腐敗的情況),因爲那個教會已經在多年之前呈現墮落的態度。再者,在啓示錄第十八章中,上帝呼召他的子民從巴比倫出來。根據這節經文,上帝一定還有許多子民在巴比倫之中。試問現今基督的門徒多半是在哪些宗教團體當中呢?無疑地,他們多半是在一般信奉改正教的教會中(其實這一句話也已指明少半上帝子民還在母親巴比倫教會中)。』(『善惡之爭』21399頁)。其實,懷愛倫就在這同一章中解釋啟十七和十八章中的巴比倫大城時,也已明確指出:她在中古時期是單指母親巴比倫羅馬教,末後時期也包括了她的許多女兒巴比倫各背道基督教和披著教會外衣的招魂術在內,而且善惡之爭一書後面還進一步指出:末後當羅馬天主教,和背道基督教,並招魂術三合一的宗教大聯盟一組成,巴比倫大城就將完全傾倒了。

後來有人在會上提問:那麼以後我們是否還要相信包括善惡之爭在內的五本叢書,仍是屬於預言之靈著作呢?他竟別有用心地回答:這是你們自己決定的事。

接下去最後一堂課徹底暴露了他的真面目。他首先有些心虛地申明:我以下的內容,是你們要我講的。他一開始就自誇對希伯來原文很有研究,還曾參加過翻譯聖經的工作,接著就強詞奪理地說:猶太人一年一度的贖罪大日,按原文可譯為保護大日。贖罪大日的觀念是猶太人的異端。他立即反問大家:我們的罪是甚麼時候得到赦免的?豈不是在我們信主悔改時就得到赦免了嗎?既然已經赦免了,還需要甚麼贖罪呢。因此贖罪大日應譯為保護大日,意即保護我們脫離撒但的控告。他又進一步發揮說:基督1844年開始進行的查案審判,並不是像本會先輩們解釋的那樣,要審查我們每一個信徒的案件,來為我們贖罪,並決定我們能不能得救,因為我們的罪早就被赦免了,我們早就有得救的保證了。所謂基督參加審判工作,實際上只是要在審判中履行一種法律手續,要為我們全體上帝子民作一次總的辯護工作。撒但要在上帝面前控告我們有罪,基督卻要在上帝面前為我們辯護,宣告我們無罪。

接下來在提問的時間,我反駁他二點:第一點,我回應說:你說我們的罪在信主悔改時就己赦免了,是不錯的。但我們不是一次赦免,就永遠赦免。假如一個信徒開始幾年熱心愛主,不斷靠主追求離罪成聖,後來卻漸漸貪愛世界,被罪引誘,離開了主,並至死沒有悔改歸主,他以前已蒙赦免的罪仍要向他追討。他有意避而不談地只回答了一句:你的說法很有意思。接著第二點,我向他指出:你對查案審判所作的這樣解釋,和懷愛倫在善惡之中的解釋是完全相違背的。他竟然回答地說:懷愛倫在那時代不明白聖經的原文。其實是他自己在強解聖經的原文。

2004年港澳區會從總會聖經研究所請來了四位神學家,為區會所有傳道人舉行了幾天聖經研習會。我雖早已退休,也主動去參加了聽講。想不到其中的聖經研究所所長就是上述大講謬道之人。現在安息日學學課的評鑑委員會也可能是在聖經研究所成員的參加和領導之下。

其中有二位神學家卻對聖經很有研究,其中一位年長者也就是一年前安息日學學課但以理書研究的作者,寫得很好,但卻被評鑑委員會加入了一些他本人不贊同的觀點。他講到本會過去一百幾十年來在聖經研究和神學觀點上都是基本上一致的,但最近二十幾年來,卻出現了種種不同的看法,共分為四派。其中除主流派的觀點是正確的外,其他三派觀點都是有問題的。

其中還有一位黑皮膚的神學家,在講論基督的人性問題時,卻暴露了他新神學的錯誤的觀點。他說本會現在對此問題存有二種不同的看法:一種認為基督是取了亞當夏娃犯罪墮落前的人性,另一種認為基督是取了人類犯罪墮落後的人性。他還毫無根據曲解地說,對這二種不同的看法,都能從預言之靈著作中找到根據。他最後以『我們』的口氣竭力地堅持基督是取了亞當犯罪墮落前的無罪的人性。他雖然沒有再多說下去,但我們一聽就知道這是新神學特別強調的觀點,他們說基督的人性和我們的是不同的,所以只有基督能過完全聖潔無罪的生活,我們的人性是有肉體情慾和犯罪傾向的,或者說是有罪性的,因此我們今生不可能像耶穌一樣過聖潔無罪的生活,只有到天國有了新的身體後,才能過聖潔無罪的生活。他們甚至說,信徒只要因信靠恩將來都能得永生進天國,和信徒行為表現無關,和他們靠主追求成聖,靠救恩守律法無關。這種謬論是完全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可詳參路光所寫『基督完全的人性及其重大意義』,在路光網站www.godsword777.net上,聖經和神學專題研究中,可看到此文(現本書中有此題,見十四題)。

我們可以想像,假若由這樣的神學家,或上說的懷著託管委員會的委員,來參加選輯預言之靈著作而成的書,你還能完全信任嗎?他們肯定會或明或暗地從手稿和著作中斷章取義,偏面引証,以支持他們新神學的錯誤觀點,而卻不顧懷愛倫著作中不斷明顯闡述的正確觀點。

我最近從網上看到總會選編的懷愛倫對舊約聖經的註釋中,其中有一篇關於基督人性的專題研究材料,其中有一段標題提到基督『取了無罪的人性』,但我細看其中所有懷訓的引文,卻沒有看到任何一處有這樣的說法。只有一處這樣說:『我們對於基督人性的完全無罪,不應予以疑惑憂慮。』(卷五1131頁)。因此我們必須正確體會懷著中的教訓,她從來沒有說過基督的人性和我們是不同的,是取了亞當犯罪墮落前的人性;但基督雖然取了和我們相同的人性,他卻是完全沒有罪的,因為他已藉著禱告,不斷靠賴聖靈的大能,徹底治死了人性中的犯罪的傾向,或說罪性。正如經上所說:『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來4:15)。主耶穌自己也曾告訴門徒說:『以後我不再和你們多說話,因為這世界的王將到。他在我裡面是毫無所有。但要叫世人知道我愛父,並且父怎樣吩咐我,我就怎樣行。』(約1430-31)。由此可見,主耶穌的心靈中完全聖潔無罪,充滿了愛父愛人的心,以致撒但在主的心中毫無所有。該篇材料中對懷訓的選編也存在一些問題。現在有些新派神學家說,關於基督人性的二種不同看法都可以從懷愛倫著作中找到根據,這種說法是對預言之靈著作的歪曲和污蔑(可參看:本書十六題『懷訓對基督人性的全面深入論述』和十七題『最好採用懷訓的表述方法』,上述路光網站上也有此二文)。當然,應當說總會選編的懷愛倫聖經著釋總的來說還是很寶貴的,因其中也有許多上帝忠心的僕人化了很多工夫編選而成。

至於從懷訓中選編而成的其他許多每日的靈修和解經的書籍,一般來說都是很寶貴的,但也要意識到這不是懷愛倫的原著,而是後人選編剪輯而成的。編輯的內容顯然會受到編輯們的水平和觀點的影響。有時也要注意,在特殊有需要時,也需要查閱所摘錄話語的上下文。還有,對其中從未公開發表過的手稿,假若發現其中的教訓和正式出版的原著中的教訓不同時,應以原著中的教訓為標準。

至於對1992年編輯出版的『末時大事記』一書,首先應當認識,這不是懷愛倫的原著,而是現在的有關負責同工從各本懷訓中和手稿信件中選輯出來的。這本書的優點是讓我們可以看到更多懷愛倫的寶貴教訓。但有小部分要正確理解,其中有個別話語的摘錄是不妥當的,或是不全面的,易使人質疑懷愛倫是說錯了,其實很可能是針對當時當地個人特殊情況說的,有些是特別針對美國本國的特殊情況說的。再說,懷師母平時也會有一些普通的信稿,並不願意被人誤用來混入她的預言之靈著作中的。正如懷師母自己所曾申明的:『總會有日常的事情要說,一般的想法要想,普通的信件要寫的時候,也有同工之間彼此傳遞的信息。諸如此類的話和信息,不是在上帝聖靈特別感動之下產生的。』(『信息選粹』第三卷58頁)。因此我的確有些懷疑,是否有個別人暗中故意摘引了一些不應摘引的話混入了此書中。

這本書的最大缺點是在末後事件次序和內容的安排上,有時參雜了選編者錯誤的看法,和懷著中原來的事件次序不同。『末時大事記』中提到的次序:先是第九章星期日法令,接著是第十章小艰难时期,其中提到許多守安息日的人受逼迫,不得作貫賣,下監獄,甚至許多人被殺害,接著是第十一章撒但末时的欺骗,特別提到撒但親自假冒基督復臨,隨後才是第十二章摇动,和第十三章晚雨。這樣的事件次序和內容,明顯是和善惡之爭第三十八章最後的警告和三十九章大艱難時期中所詳述的情況和次序,是有很大不同的。

按照上述次序,先是等候美國星期日律法被通過,接著是小艱難時期,守安息日的人不得作買賣,許多人被監禁,被殺害,和撒但假冒基督復臨,煽動人迫害堅守安息日的上帝餘民,然後是信仰上的大搖動和晚雨復興。

其實,星期日法律在西歐各國早已通過,早已在星期日禁止商店開門營業,工廠開工生產,學校開學上課,違犯者罰款坐牢。美國也已有好多個州早已通過了同樣的星期日律法,只是全國國會中還未能通過,估計也會很快通過。但即使星期日律法出來了,開始時也不會對上帝餘民有逼迫。因懷愛倫早已蒙主指示:當此律法未通過時,教會應盡可能反對它的通過;但一旦通過後,就不要去干犯它,以免遭受不必要的逼迫。本會信徒應將這一天用作傳道工作,教會也可在這一天開佈道會,或研經講道聚會,這樣作並不違背上帝誡命,也不會受獸的印記。但預言之靈提到,以後日子將到,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還將禁止上帝餘民遵守安息日,那時考驗才會真正來到。安息日必要成爲上帝余民忠誠的大考驗。

但是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怎麼會被激怒,這種禁止守安息日的信仰上的大逼迫是怎麼會形成的呢?倒是由於上帝餘民經過了信仰上的大搖動(三十年來已經開始,星期日法案出來前後形成高潮),作好了準備,被煉盡,而接受晚雨聖靈澆灌,聖工大為復興,使許多愛主的信徒調轉腳步守安息日,從而激怒了他們,再加上撒但邪靈的迷惑和挑動所引起的。世界各處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教會也都會如此,逼迫在晚雨復興中傳揚真理信息的大有能力的忠心遵守安息日的上帝餘民。

因此信仰上的大搖動和晚雨復興,應該是在星期日律法出爐前後出現。所謂『小艱難時期』實際上也就是指『善惡之爭』第三十八章最後的警告中所詳述的情況,那時晚雨已沛降,第三天使和另一天使正大聲呼喊,許多信徒調轉腳步,必將激起空前的怒氣和逼迫。因此小艱難是隨著晚雨復興開始而開始的,但上帝子民被晚雨聖靈充滿,毫無畏懼,小艱難反而促使晚雨復興達到高潮,安息日亮光更為廣傳。在這短暫時期中雖有逼迫,但四位天使繼續執掌四風,必不致於有總體鬥爭,為了使最後警告信息完成它的傳道救靈大工。在所謂小艱難時期中,並沒有撒但親自假冒基督復臨的事,和所說不得作買賣,並要殺害所有忠心守安息日上帝餘民的事(詳見『善惡之爭』第三十八章最後的警告)。這一切事卻是要在恩門關閉後的大艱難時期中發生,那時上帝忠心餘民必要經受雅各大患難的心靈痛苦磨煉,但至終必蒙上帝大能保守,無一人喪命(詳見『善惡之爭』第三十九章大艱難時期)。

由於編輯者可能受到『末日善惡大對決戰』一書的錯誤解釋影響,誤以為但11:44『從東方北方有消息擾亂他,他就大發列怒而去,要將多人殺滅淨盡』,是指最後羅馬教權要將許多傳揚末後警告的守安息日的上帝餘民殺滅淨盡。於是他們將撒但假冒基督復臨,煽動人迫害守安息日的上帝餘民的事,將啟13:15,17『又叫所有不拜獸像的人都被殺害』『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的事,都提前放在小艱難時期中開始出現和應驗。例如在第十章『小艱難時期』中,你可看到這樣的段落標題:『每一屬世的依靠都被斷絕』那時忠心的餘民都不得作買賣。接著的標題又提到:『許多人會被處死』,但編輯者在懷愛倫在世時已出版的一切預言之靈著作和文稿中,都找不到這樣的材料,說會有許多人被殺害。結果卻在一篇從未正式表過的1889的手稿中找到了一句話,也只有說了一句話:『有許多人要被囚禁,有許多人為要逃命不得不離開各城鎮,更有不少的人(原文中沒有更有二字,只是同樣地說有許多人)因毅然立身維護真理,要為基督的緣故而致殉難。』(1980年出版『信息選粹』第三輯英文本397頁,選自1889年第六號手稿)。這同樣的一段話也出現在1976年出版的『主必快來』七月十日的靈修材料中。其實這堜珨〞熙\多人殉道殉難的話,也並不是指許多人要被處死,而是指在逼迫艱難的環境中許多人將離世安睡,而免除了最後空前的雅各大患難。

尤其要注意的在最重要的『善惡之爭』一書中,在大艱難時期之前的最後警告一章中(第38章),懷師母提到,由於晚雨復興,最後警告大有能力傳開,而激起的狂怒和迫害中,有些忠心守安息日的上帝餘民要在法庭中受到不公正的控告,有些要被罰款,坐牢,或受到奴隸的對待,或逃到荒野山嶺,卻有意不提有任何殉道的事,而且懷愛倫明確指出,那時四位天使仍繼續執掌四風時,必不至於有總體的鬥爭,使三天使的信息能完成他的工作。

根據懷愛倫一貫的嚴謹風格,在公開發表的著作和期刊文稿中,凡上帝沒有啟示的事,她都保持緘默,我們可以相信在這事上她並未得到主的啟示,說將有許多人被殺害。若真有主的啟示,她必定會公開發表此文稿,並在這樣一本專著中提到(懷愛倫曾在1910-1911年再版了『善惡之爭』,並於1915年主內安睡)。但我們根據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相信,在那時也會有個別少數忠心餘民被殺害,就有點像使徒時代早雨沛降時起先也有少數上帝僕人殉道(如七執事之一司提反和使徒雅各等……)。

關於恩門關閉前是否有許多堅守安息日的上帝忠心餘民被殺害的事,在『關於二段未完全應驗的預言(一)啟十七章的預言』『關於二段未完全應驗的預言(二)但十一章末段的預言』中,都有更詳細的研究材料,可以在路光網站www.godsword777.net聖經和神學專題研究中看到這些材料。

因此,這本『末時大事記』對一切熟讀懷愛倫原著,在真道和預言上有基礎的同道是可以參看的;但對道理上沒有基礎的人來說,還是應當先研究聖經的基本要道和但啟的重要預言,以及先讀懷愛倫的原著為妥(如包括善惡之爭的五本叢書,喜樂的泉源等)。(路光於2006,4,23-25根據一些新看到的材料,對先前於2006,3,27,30所寫一文『對預言之靈著作應有的正確認識』重新修正、補充、改寫而成,並於2008,12,52009,4,2重新稍作修訂和增補)

 

 

附錄:有人污蔑懷愛倫著作中抄襲的問題

 

曾有人污蔑懷愛倫著作中有抄襲別人著作的問題。首先,當時代不存在版權問題。其二,在懷著導言中已預先說明參考採用了一部分歷史著作。其三,已預先說明有些未註明出處,是為要表明不是以這些著作為事實的根據,而是以上天的啟示為根據。其四,即或它們是有版權的,根據法律專家的檢查,她對短語和句子的使用,都不構成對版權的侵害。懷愛倫在一八八八年出版的『善惡之爭』導言中說:

作者曾蒙聖靈的光照,得以看到善與惡之間長期戰爭的種種情景。並多次蒙主准許,得以目睹生命之君,我們救恩的創始者基督,與那邪惡之君,罪惡的創始者,就是第一個違犯上帝律法的撒但之間歷代的大戰爭撒但對基督的仇恨,一向是在對跟從他的人身上表現出來。在已往的歷史中,我們可以看出撒但是一貫地恨惡上帝律法的原則,一貫的採用欺騙政策,給邪道披上真理的外衣,拿人的律法來代替上帝的誡命,令人敬拜受造之物,而不敬拜那創造萬物的主。撒但曾竭力對上帝的品格進行誣衊,令人對造物主懷著錯誤的觀念,以至不但不敬愛他,反而懼怕並且恨惡他;撒但又不住的力圖廢除上帝的律法,令人以爲自己已不受它條款的限制,同時,凡是膽敢抗拒他誘惑的人,他就加以迫害。以上種種情況都可以在衆先祖,先知,使徒,殉道者,和宗教改革家的歷史上看出來。』
      
在最後的大戰爭中,撒但所要使用的策略,所要表現的精神,和他所要達到的目的,與先前的各世代一樣。所以歷史必要重演,不過那未來的爭戰異常劇烈,是世界上從來沒有見過的。撒但的欺騙要更加狡猾,他進襲的意志將更加堅決。倘若可行的話,他要把選民都迷惑了。(見可13:22
      
上帝的靈既將《聖經》中的偉大真理向我指明,並將過去和未來的種種景象顯給我看,就吩咐我將啓示我的事告訴衆人,要我循著歷代善惡戰爭的史迹,敍述出來,藉以顯明那即將臨近之未來戰爭的真相。爲了達到這一目的,我選了一些教會歷史的史事,將這些大事聯貫起來,以便說明一些重大而有考驗性的真理在不同的時代是怎樣逐步發展,怎樣傳給世人,因而激起撒但和貪愛世俗的教會仇視這些真理,就是由那些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啓12:11)之人的見證保存下來的
       在這些史實中,我們可以看出未來戰爭的先兆。根據《聖經》的記載和聖靈的光照,我們可以看穿那惡者的陰謀,並看出凡要在主降臨時顯爲“沒有瑕疵的”人所必須避免的危險。
      
過去標明教會改革進展的大事乃是前代的史實,是爲一班改正教人士所公認的;也是沒有人能反駁的事實。本書限於篇幅,只得將歷史作簡略的敍述,將所有的事實儘量簡縮,凡觀覽所需,以不妨礙正確瞭解爲原則。時或遇有史家已將一些事迹作簡短概括的敍述,足供讀者對其題目得到正確的概念;或有作者已將某些細節作了合適的總括,我就引用了他們的話;可是在所節錄的話中,有一些並沒有注明來源,因爲我引用的話,並不是我作權威性的根據,只是因爲這些話能有力地表達某一點意思。在敍述現時代進行宗教改革者的經歷和見解時,我照樣引用了他們出版的作品
       本書無意發表多少有關以前戰爭的新道理,乃是要從歷史中找出一些直接關係那將要臨到之大事的事實和原理。可是,我們既把過去的歷史看爲光明與黑暗全部戰爭史中的一個階段,就能在這些史實上看得出新的意義來;借此也可以把未來的事看得更清楚,並爲一些象過去改革家一樣蒙召遇著喪失地上一切利益的危險,去“爲上帝的道,且爲耶穌作見證”的人照亮前程。
      
本書的內容旨在敍述真理與邪道之間大戰爭的經過,暴露撒但的詭計,並提供抵擋他的有效方法;對罪惡存在的大問題予以充分的解答,說明罪惡的起源和罪惡的最後處理,以便完全顯出上帝在對待受造之物所用的一切公正和慈愛的方法;證明上帝律法的聖潔和不能改變的本質。作者懇切祈求上帝,使讀者君因本書的影響,能脫離黑暗的權勢,“與衆聖徒在光明中同得基業。”(西1:12 願頌贊歸於那愛我們並爲我們舍己的主! 懷愛倫於主曆一八八八年。』

 

總會請專業律師調查後的結論

 

根據據學課上提到:『說她抄襲的這一指責成立嗎?在1981年,全球總會專門邀請了一位非安息日會的,專業於版權的律師,來對這一具體問題行考察。在進行了三百多個小時的研究之後,他下了如此結論:『懷愛倫不是一個抄襲者,她的著作並不構成侵害版權或盜用版權的行為。』(19819 17日『評論與通訊』)。其中的原因包括:第一,懷愛倫引用的那些書本身不存在版權。第二,即或它們是有版權的,她對短語和句子的使用,都不構成對版權的侵害。』

林大衛牧師在文中也更詳細論到這事:『1980年前後,當敵對分子再刮起“剽竊”風時,美國華盛頓專理版權案件的律師拉咪克(Vincent Ramik)曾在本會全球總會查閱懷氏手稿,以確定她是否犯有剽竊罪行。起先,他想懷氏可能有此行爲。但經300小時的仔細檢查,他徹底改變了態度,確信懷愛倫是受特別靈感的先知。該律師是天主教徒,却在讀懷氏稿件時深受感動,消除一切疑念,作證說:「夫人令我感動!老實說,她感動了我。我是天主教徒,但不管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她感動了我。我深信,她的作品必能感動一切人,除非那些人是固執不化、頑梗透頂的。」《白色的真理》97頁』(上帝的先知上帝保)

 

懷愛倫論到自己的文字助手們的工作

 

  『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提後3:16)。默示的方式只有極少數是字句的默示(例如上帝親口宣告十誡,基督親口說出寫給七教會的七封書信的內容,要使徒約翰記錄下來),絕大多數都是思想的默示(例如讓先知見異象作異夢,或將上帝真理信息的意念啟示在先知的心中),然後讓先知用自己的文字語言,將所得的啟示記述下來。正如我們看到聖經各經卷寫作的語文,詞句,體材,風格,都反映了不同作者的不同的特點。預言之靈的寫作情況也相似。先知和使徒寫作經書時,有時也需要文字助手的幫助(參看:耶36:1-4;羅16:22;林前16:21;西4:15-18;和帖後3:17)。據研究,彼得前後書,至少前書,也是通過文字助手代筆的。懷愛倫在寫作出版工作中,也曾有文字助手的幫助。懷愛倫使用文字助手,有三方面原因:

  一,她因意外受傷,從九歲起就沒有到學校讀過書,她意識到自己寫作著書的局限性。就如她自己所說:『我不是個語法學家。如果上帝幫助我的話,我會盡力去嘗試在四十五歲的時候成爲一名通曉這門學問的學者。上帝會幫助我的,我知道祂會的。』(懷愛倫著『信息選粹』第三卷90頁。簡接引自安息日學學課)。因此她身邊的有文學素養的某些助手會幫助她修改文字語法上可能有的差錯。

二,由於懷愛倫不斷寫作和工作的忙碌,以及教會同工同道和弟兄姐妹對著作出版的迫切需要,迫使她使用文字上的助手。就如她自己所說:『在我丈夫去世後,忠心的助手們加入了我的工作。他們孜孜不倦地抄寫我的證言,並預備我的文章以便出版。』(懷愛倫著『信息選粹』第一卷50頁,引自學課)

  三,米利暗.戴維斯(Marian Davis)曾幫助懷愛倫作編書的工作。懷愛倫論到她說:『她將我出版過的文章剪下來,貼在空白的簿子上。她那埵釦畬悗H的所有抄本。當她預備一本書的一章時,米利暗時常都會記起來我曾經就某個問題做過更好的論述。於是她會去找那個資料,當她找到時,如果她看著合適,認爲找到的資料能爲那一章增色不少的話,她就會把它添加進去。我的書不是米利暗的作品,而是我自己的,並且是從我所有的著作中搜集而成的。』(懷愛倫著『信息選粹』第三卷91頁,引自學課)。

『我的書不是米利暗的作品,而是我自己的,並且是從我所有的著作中搜集而成的。米利暗收集材料的範圍很大,她善於安排材料的才能對我是很可貴的。這使我省得考慮了許多我沒有功夫去考慮的事情。』(『懷氏書簡』190061A;『信息選粹』卷三91頁)

  『米利暗儘量收集我寫給別人的每一封信,以便尋找可以用在基督生平中的句子。她從一切可能的來源中,搜集一切與基督對他的門徒的教訓有關的材料。』(懷氏書簡189541號;『信息選粹』卷三117頁)

   『當她把登在書刊中的寶貴材料收集起來拿到我面前時,她總是說:「這媮棬吨@點,我自己無法補充。」我看過後,很快就寫出草稿。』(懷氏文稿190495號;詳見《信息選粹》卷三115-120頁)

 

懷愛倫論到自己見異象和寫作時的情況

 

『有人時常要我描述見異象時,和出異象後的情况,我只能說當主要借异象啓示我時,我會被帶到耶穌和天使的面前,於是我對世上的事毫無所知。我只能`看到天使所指示我的事,對其他的事物,一無所知。他們經常指引我,觀看那些發生在地上的事。

  有時我會被帶到以後的時日,看到一些將要發生的事。同樣的,我也會被領觀看過去曾發生的事。出了異象之後,我不能馬上記起所有受啓示的事件,也不非常清楚它們的過程,但當我下筆時,我在異象中所見的景象,便一一呈現我面前,使我能無誤的寫下來。

  有時,我一出了異象,便會忘了所見的事物,無法加以回憶,直到身處異象中的環境時,那些異象就會歷歷在目。我在述說和寫下異象的事上,和見異象一樣,完全依靠聖靈的帶領。除非上帝允許我在祂認爲合適的時間,述說或寫下異象中所見的事件,我很難想起所見的異象。』(信息選粹第一册原文第36,37面)。

  『雖然,我在論述所見之事的觀點和見異象一樣,完全需要依靠主的聖靈,但我所用以描述所見景象的文字,却是出自我自己,只有天使親口對我所說的話,我才在句子上加上引號。』(同上原文第36,37面)。──(本大段中以上二段都引自『你必得著能力』八月六日的靈修材料)*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