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回到領受晚雨迎主來目錄  看下一題

 

生命之光中對稱義和成義的錯誤看法

 

我曾一再地說,『生命之光』一書強調靠聖靈悔改,靠聖靈遵守上帝的律法,靠聖靈追求成聖成義是好的,但對因信稱義和成義的看法卻有嚴重的偏差。

 

稱義和成義不能混為一談

我仔細看了作者在第一冊第25節『因信稱義』中的講解,發現他所講的內容仍是屬於怎樣才能因信成義的問題。正如他一開始就指出的:『下面講一下我們為甚麼因信能得拯救,也就是我們經常說的因信稱義,我們要想成為義人,只有通過信靠上帝才可以。』(218頁)。接著他解釋了加3:24-25經訓:『這樣,律法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堙A使我們因信稱義。..』他說:『律法的功用是使我們的罪顯露出來,……所以律法被稱為訓蒙的師傅,把我們引到耶穌的腳前,……我們到了耶穌那堨H後,耶穌就會使我們可以遵守這個律法,而以我們的行為是不可以做的。這樣的道路就是因信稱義的道理。』(221-222頁)。後面又說:『如果我們這樣順著聖靈而行,我們就會勝過肉體的情欲,這就是因信稱義的道理(應該說,這就是因信成義的道理。因信稱義是指得蒙赦罪的意思,因信成義是指靠主成聖的意思,二者意思是明顯不同的,不應將二者混淆起來)。』(生命之光第一冊25節因信稱義218,221-222,228頁)。

而且作者在全書也一直沒有指出:我們每一個聖徒將來能得永生進天國,都是要依靠基督寶血赦罪稱義的功勞,也就是要依靠因信稱義,而不是依靠自己所行的義。因我們靠主所行的義本身不能赦免我們的罪(羅8:33-34),況且我們行義的標準也是沒有止境的(腓3:7-15)。當然,我們也必須說明:我們如要不斷因信稱義,就必須不斷追求因信成義,靠主成聖。因我們若不肯追求完全成義成聖,若不肯完全遵守上帝至聖至義至愛的道德律法,也就等於有罪不肯悔改,那麼主也不會赦免我們的罪,稱我們為義了。實際上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的經驗也是緊密相連而不可分割的。

 

不應將因信稱義貶低為聖所外院中的經歷

後來當我看到生命之光第三冊中解釋羅馬書中的有關問題時,才發現作者對因信稱義似乎有了較清楚的解釋:『我們最初來到耶穌面前的時候,我們聽到耶穌的福音,也深深感受到耶穌十字架上的大愛,我們真心的悔改了,雖然……那個時候也不代表我們完全成聖了,……主卻認證我們為義的,稱我們為義的。』(第三冊135頁)。可見,他此處對『因信稱義』的說法已和先前的說法有所不同和改進,也許是在別人的指正,和他自己對羅馬書的研究之後所作的改進。但是,他卻又將上述因信稱義的經驗貶低為『聖所制度中外院的真理』。他說:『關於義有三個步驟:稱義的經歷是在聖所的外院;聖化的經驗是在聖所,完全的成義是在至聖所。上帝在稱我們為義的時候,也就是把我們預先假想成已經是義的了,一直到哪個程度呢?祂不再是算我們為義而是把我們定為完全的義人。』(第三冊139頁)。這種說法會使人產生嚴重誤解,以為信徒開始的時候需要因信稱義,以後完全靠主成聖成義後,就不需要悔改認罪求主赦免了,不需要因信稱義了,因我們已經被主『定為完全的義人』了。上述的這種看法犯了二個錯誤:

 

人人必須終身不斷靠賴主寶血赦罪稱義的功勞

才能得永生進天國!但靠主寶血赦罪的必須追求成堲!

(一)所謂因信稱義,是指耶穌將我們所犯的罪歸在他自己的身上,而將他自己所行的義歸在我們的身上,以致上帝就赦免我們的罪,算我們為義,稱我們為義。主耶穌實際上天天不斷為我們每一個悔改的罪人和信徒贖罪代求說:父阿,他所犯的罪都完全歸在我的身上,我所行的義也都完全歸在他的身上;你怎樣愛我悅納我,也求你怎樣愛他悅納他。這才是赦罪稱義的真實含意(羅4:5-8. 5:18,1-2)。只有主耶穌的名『必稱為耶和華我們的義』(耶23:5-6. 33:16)。但生命之光的作者卻認為,『稱義的經歷是在聖所的外院』,我們進入至聖所,完全成聖成義後,我們就不需要被稱為義了,因我們已經完全成聖成義,已經被上帝『定為完全的義人』了。難道我們所行的義能和耶穌所行的義相比嗎?難道我們不要依靠耶穌所歸給我們的義,而要依靠自己所行的義得永生、進天國嗎?我們自己靠主所行的義能赦免我們的罪嗎?

生命之光一書作者始終沒有指出:每一個聖徒最終能得永生進天國都是要完全靠賴主寶血赦罪稱義的功勞,而不是依靠各人自己在主堜狾瑼爾q。十字架上臨死前信而悔改的強盜,和為主英勇殉道的使徒保羅,所以能得永生進天國,都同樣是要完全因信稱義,靠賴主寶血赦罪功勞的(腓3:8-11.林前4:4.8:33-34.提後1:15-16.9:18-19.21節)。當然他們也都是要完全信而悔改,不斷靠主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的。因人若不肯追求離罪成聖,就等於有罪不肯悔改,那麼主也不會赦免他的罪,稱他為義了。他們二人所不同的是十字架上悔改的強盜剛開始走上靠主追求離罪成聖的道路,而保羅在追求成聖的道路上已靠主達到了極高的境地。因此,在查案審判臨頭時,只有不斷因信求得赦罪稱義,不斷靠主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的人,才能被定為義人,才能得永生,進天國,並也要根據各人因信成義成聖的程度,愛主愛人的心靈言行的表現而獲得各人的獎賞(腓3:13-14)。

更為嚴重的是生命之光一書中竟說出這樣毫無根據的錯誤論斷:『星期日法案來臨的時候,知道安息日真理的這些人的恩典時期就結束了,先知道上帝的亮光的這些人的恩典時期在這時候提前結束。接下來是把真理傳向那些不知道真理的那些人的時候,也就是呼喊他們從巴比倫出來。』(第一冊十九星期日法案163頁)。『有一天起來一看報紙:在美國星期日法案已經頒佈了。「啊,這怎麼辦呢?這回該來的終於來了,趕緊去翻聖經,趕緊去祈禱,趕緊做禁食禱告罷!」那時已經晚了,到這個時候準備已經是晚了,因為我們品格的培養和形成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不可能一天之內就去完成它。……當星期日法案來臨的時候,沒有準備好的,她們的恩典時期就過去了。同時,準備好的童女,上帝就會降晚雨聖靈給她們。……她們就會出去呼喊,有很多準備好的上帝的百姓從巴比倫出來。』(第一冊,星期日法案164-165頁)

作者以上說法,是嚴重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對所有人的恩門正式關閉是在查案審判結束,基督出離至聖所時(啟22:11-12)。對個人來說,當他至死不肯悔改時,或當他犯了褻瀆聖靈的罪時,也就是他的心靈已剛硬到永不可能再受聖靈感動而悔改的地步時,他的恩門實已完全關閉了,以致永不可能得到赦免(太12:31-32)。至於說甚麼星期日法案來臨時,對本會已明白安息日亮光的人,恩典時期就提前結束了,不再有悔改的機會了,是毫無聖經和預言之靈根據的錯誤說法。其實,西歐各國早已制定了星期日律法,在星期日禁止商店開門,工廠開工,學校開課,違犯者罰款坐牢。在美國有好多個州也早已製定了同樣的星期日律法。只是在全國的國會中暫還未通過星期日法案,估計也會很快通過。懷愛倫早已得蒙上帝指示,勸告本會信徒:在星期日法案未通過前,本會教友應竭力反對通過此法案。但當星期日律法一旦通過後,我們就不應去違犯它,以免招來不必要的逼迫;而應將星期日這一天用作傳道的時間,例如可以在家中研究聖經,寫作佈道的材料,也可以在家庭訪問中作查經佈道工作,本會教會中也可以在此日安排佈道、研經、講道聚會等。懷師母說,我們這樣作,利用星期日傳道和聚會佈道等,並不違背誡命,也不會受獸的印記。但以後當巴比倫教會不但強迫人守星期日,而還要禁止人守安息日時,我們就不能服從了,我們的信仰考驗就真正來到了。懷師母說:安息日必要成為上帝子民忠誠的大考驗。

其實,星期日法案的來臨,是屬於主對長期不冷不熱而又自以為富足的老底嘉教會的『責備』『管教』和『吐出去』的大搖動經歷的外部環境因素的加劇(啟3:14-22),為要促使上帝的子民更加悔改,發熱心,被煉淨,可以接受聖靈晚雨的澆灌:『凡我所疼愛的,我就責備管教他,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啟3:19);同時也將那些堅持不冷不熱,不肯悔改的教友和傳道人吐出去:『你既如溫水,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3:16)。

以上『生命之光』所謂美國星期日法案通過後,對本會未作好靈性準備的信徒,恩典時期就結束了,不再有悔改機會了。到那時他們說,『「趕緊去翻聖經,趕緊去祈禱,趕緊做禁食禱告罷!」那時已經晚了,到這個時候準備已經是晚了,因為我們品格的培養和形成是需要一段時間的,不可能一天之內就去完成它。』這種說法未免含有靠行為得救的錯誤觀念。十字架上的強盜,尚且能在臨死前信而悔改,求告主名,立即得蒙赦罪和拯救,為甚麼本會中沒有悔改的信徒,或軟弱沒有準備好的信徒,在那時願意悔改,願意禁食禱告尋求主,也不蒙應允了呢?上帝對以色列人中長久不斷背道的惡人,尚且不斷發出慈憐的恩召,直到他們被擄到外邦之後也仍然不住懇勸。正如被擄到巴比倫鄉間的先知以西結所得的啟示:『你對他們說:主耶和華說,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我斷不喜悅惡人死亡,惟喜悅惡人轉離所行的道而活。以色列家啊,你們轉回,轉回吧!離開惡道,何必死亡呢?』(結33:11)。那麼,上帝又怎可能對本會中沒有悔改,或沒有準備好的信徒,不再給予悔改尋求主的機會了呢?何況那時晚雨正將沛降,聖工即將來到空前復興之時。

 

每個人一生悔改的深度無止境,

成義成聖的程度無止境!

(二)認為自己到了一個階段完全成聖成義後,就不需要因信稱義了,不需要悔改認罪,求主赦免了,也不需要進一步追求成聖成義了,因我們已經在至聖所中『完全的成義』,被主『定為完全的義人』了。這種看法是錯誤的,是違背聖經和預言之靈教訓的。要知道基督徒是活到老,悔改到老的。悔改的深度是沒有止境的,成義成聖的程度也是沒有止境的。每一個真實重生的基督徒一生中不斷因信稱義,不斷靠主成聖,最終在主埵w睡時或主來時(最後餘民甚麼時後受印不是自己所能知道的,懷愛倫提到甚至有些餘民直到第五碗傾倒,黑暗遮蓋大地時,才感悟到恩門已經關閉了),在心靈品格上所能達到的成義成聖的程度,也都是不相同的。主耶穌吩咐我們要追求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太5:48)。天父的完全是絕對的完全,我們各人在主堣等糽玼鉆F到的完全都是相對的完全,我們永不可能達到天父那樣絕對的完全。天父絕對的完全好像一個圓圈,我們各人在主堣@生所能達到的相對的完全,好像圓圈內一個個內接等邊多邊形,邊形越多(例如三十二邊形,六十四邊形,一百邊形,二百邊形...),越接近於圓,但永不可能達到絕對的圓。

我們基督徒在靠主追求成義成聖的道路上,首先要學會靠主『脫離』肉體的轄制,『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羅7:14-25.12:1)。要學會靠聖靈得勝、征服、治死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和今生的驕傲(加5:16,24-25. 6:8),靠聖靈治死自己犯罪的傾向或說罪性(羅8:7-9,13.5:24. 6:14. 2:20)。經上也說:『凡屬基督耶穌的人,是已經把肉體,連肉體的邪情私慾,同釘在十字架上了。』(加5:24)。當然,這不是一次治死就永遠治死,而是要在主堙y天天死』(林前15:31原文)。我們也要靠主保守自己的心靈意念完全聖潔無罪,並一心愛主愛人,不斷盡到服務行善救靈的責任。隨時隨地若有任何一點罪影響到我們的心靈,就要立即求主寶血洗淨,求主聖靈根除。主的救恩是大有能力的,必能幫助我們作到這一步。

然而即使我們已能作到這一步,我們心靈意念中已沒有明顯的罪,但也不等於我們已經完全成義成聖了。我們還要天天求主使我們更成聖,更謙卑柔和,更琱[忍耐,又有恩慈,更愛主愛人。我們在愛心上是永遠虧欠於主的。我們要天天在主堸l求更完全,也求主赦免我們不夠完全的罪。其實我們的心靈越是親主近主,越是感受到主無限的大愛和榮美的聖德,我們越是得到更多的聖靈和真理的光照,我們也越是會感到自己的軟弱,虧欠,不足,和罪愆,我們也就會在主的面前不斷更深切地謙卑悔改,懇求赦免(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因信成義)。我們也要在主堣斷離罪成聖,聖而又聖。

聖經上也教導我們說:『要止住作惡,學習行善。』(賽1:16-17)。可見,凡明顯罪惡的事是要首先立即止住的。但學習行善,卻是終身不斷的事,是要活到老,學到老,不斷進步的。聖經上也教導我們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4:17)。又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帝同行。』(彌6:8

因此,我們聖徒在世是需要不斷謙卑悔改,求主赦免,靠主成聖的,也即需要不斷因信稱義,不斷因信成義的。我們需要時時不斷、終身不斷地依靠主寶血的功勞而因信稱義,也需要時時不斷、終身不斷地靠主聖靈的大能而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我們要在主堣攳q不斷地追求完全『像天父完全一樣』(太5:48),也就是要靠主的靈日益不斷地默想和效法主耶穌,『就變成主的形狀,榮上加榮,如同從主的靈變成的。』(林後3:18)。

 

使徒保羅留給我們的偉大榜樣和重要教訓

使徒保羅也是這樣以身作則地教導我們的。他雖然在靈性品格上已達到很高的境地,他說:『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堶惇△菕A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他是愛我,為我舍己。』(加2:20)。又說:『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腓1:21)。但同時他也謙卑地教導我們說:『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藉基督,並且得以在祂堶情A不是有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乃是有信基督的義,就是因信上帝而來的義;使我認識基督,曉得祂復活的大能,並且曉得和祂一同受苦,效法祂的死,或者我也得以從死奡_活。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要我得的(小字)。弟兄們,我不是以為自己已經得著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著標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穌堭q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所以我們中間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腓3:8-15)。

 

懷愛倫的重要寶貴教導

  懷愛倫也教導我們說:『人何時自稱自己已經聖潔,他們便是提供一個足夠憑據,證明他們離開聖潔的實情還很遙遠。他們看不出自己的弱點與缺乏。他們認為自己是反照著基督的形象,全是因自己對祂沒有真正的認識。他們與他們救主之間的距離越大,則在自己的眼中看來,他們越加顯為公義的。』(成聖的人生第1章第7頁)

在另一處又教導我們說:『成聖並不是一時、一刻、一天的工作,而是一生的工作。這也不是得自感情的一時煥發奔放,而是經常向罪死、經常為基督而活的結果。微薄而間斷的努力決不能糾正過錯,也無法造成品格的改善。惟有藉賴琱薊漣V力,辛苦的鍛煉,與堅決的鬥爭,我們方能得勝。我們今日不知道明日的鬥爭將是何等的艱巨。只要撒但仍然稱霸,我們就必須攻克己身,制勝那纏累的罪;只要我們一息尚存,就決無停息之處,決無一處是我們可以抵達而敢於侈言:我已經完全達到了。原來成聖乃是終身順從的結果。
        眾使徒和先知中從無一人自稱是沒有罪的。凡曾過著與上帝最親近之生活的人,凡寧願犧牲性命而不肯故意犯一件錯行的人,凡曾蒙上帝賦以神聖亮光與能力的人,都承認他們的本性是有罪的。他們既不靠肉體,也不聲稱自己為義,而完全仰賴基督的義。

凡仰望基督的人都必如此。我們愈益就近耶穌,就愈益辨識他聖德的純潔,愈益看出罪的非常邪僻,我們也就愈益不想高抬自己了。心靈就必不斷地渴慕上帝,也必作經常、懇切,而痛心的認罪,並在他面前自卑己心。我們在基督徒的經驗上每前進一步,我們的悔改就必加深一步。我們應當知道惟有在基督堶情A我們才得以滿足,也當以使徒如下的自白作為我們的自白:「我也知道,在我媕Y,就是肉體之中,沒有良善。」「我斷不以別的誇口,只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因這十字架,就我而論,世界已經釘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論,我已經釘在十字架上。」(羅7:18;6:14)』(使徒行述第55467-468頁)。

 

上帝子民都完全信靠基督寶血赦罪稱義功勞而得蒙拯救

預言之靈明確提到已經受印的上帝餘民雖然都已『用羔羊的血把衣服洗白淨了』『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啓7:14. 14:5);他們也都是寧死不屈,忠心到底,堅守上帝全備誡命和其中的安息日的;但他們最後在雅各大患難中,和基督復臨時,仍都絲毫不敢依靠自己的義,而却完全靠賴主寶血的贖罪功勞而不斷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

在雅各大患難時:『當他們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他們的希望消沉了,因為在他們的整個生活中,簡直看不出甚麼良善。他們充分認識自己的軟弱和不配。撒但要恐嚇他們,叫他們想起自己是沒有希望的,以為自己污穢的罪跡是永遠不能洗除的。他希望能破壞他們的信仰,叫他們屈從他的試探,並不再效忠上帝。……』

『……他們也深深自責,因為他們沒有更大的力量去抗拒並阻止這罪惡的洪流。他們感到如果他們過去用盡一切才能來事奉基督,並再接再厲地向前邁進,撒但的勢力就不至於這麼猖獗地攻擊他們了。……』

『在大艱難的時期中,當上帝的子民因懼怕和痛苦而受折磨時,如果他們發現還有未曾承認的罪,他們就必站立不住,他們的信心必因絕望而消滅,他們就再沒有把握祈求上帝拯救他們了。但事實上他們雖然深覺自己不配,他們並沒有發現甚麼隱藏的罪。原來他們的罪已經「先到審判案前」被塗抹了,這時他們自己也想不起來了。……』

『那些在目前很少操練信心的人,將來最容易屈服於撒但誘惑的能力和强迫信仰的法令之下。即或他們經得起這種試煉,但他們在大艱難的時期却要被捲入更深的憂患和痛苦之中,因爲他們沒有養成信賴上帝的習慣。他們現今所忽略信心的操練,他們必須在灰心絕望的非常壓力之下從頭學起。……』

『照人的眼光看來,上帝的子民不久必要用自己的血來印證他們的見證,如同先前的殉道者一樣。他們自己也開始疑慮,耶和華已把他們交在仇敵手中了。那真是一個令人極其驚惶苦惱的時候。他們晝夜呼求上帝施行拯救。……』

『守望的天使忠於職責,繼續看守。雖然當局已經發出公告,規定一個期限,要把遵守誡命的人置於死地,但他們有一些仇敵不等限期來到就要設法害死他們。然而沒有一個人能越過那駐守在每一個忠心信徒身旁的大能守衛者。有的地方,惡人想要襲擊那從城市和鄉村中逃出的義人,但那舉起來擊殺他們的刀劍忽然折斷,幷墮落於地,脆弱如草。另一些義人則有天使顯出戰士的形狀來保護他們。

『我們可愛的救主要在我們最需要的時候來援助我們。……』(善惡之爭第三十九章大艱難的時期)。

在基督復臨時:『不久之後,在東方出現一小塊黑雲,約有人的半個手掌那麽大。這就是包圍著救主的雲彩,從遠方看上去,似乎是烏黑的。上帝的子民知道這就是人子的兆頭。他們肅靜地舉目注視,那雲彩越臨近地面,便越有光輝,越有榮耀,直到它變成一片大白雲,它底下的榮耀好像烈火,其上則有立約之虹。耶穌駕雲前來,作爲一位大能的勝利者。這時祂不再是“常經憂患”的人,不再喝那羞辱和禍患的苦杯,而是天上地下的勝利者,要來審判活人與死人。祂誠信真實審判爭戰都按著公義,幷有在天上的衆軍跟隨祂。(啓19:11,14)有不可勝數的大隊聖天使,歡唱天國的聖歌護送著祂。穹蒼似乎充滿了他們發光的形體,他們的數目有“千千萬萬”之多。人類的筆墨無法描述這種情景,屬血氣的人也不能想像到那輝煌的場面。“祂的榮光遮蔽諸天,頌贊充滿大地。祂輝煌如同日光。”(哈3:3-4)當那活動的雲彩就近地面的時候,衆目都要看見生命之君。這時,祂聖潔的頭上不再爲那荊棘冠冕所污損,却有榮耀的冕旒戴在祂的額上。祂的榮顔射出比正午的太陽更眩目更明亮的光彩。“在祂衣服和大腿上,有名寫著說,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啓19:16

在祂面前,衆人的臉面都變青了,那永遠絕望的恐怖要籠罩在拒絕上帝恩典之人的身上。“人心消化,雙膝相碰,”“臉都變色。”(耶30:6;2:10)。義人要戰兢說:“誰能站立得住呢?”天使的歌聲止息了,隨即有一刻可怕的沉寂。然後,主耶穌開口說:我的恩典够你用的。”於是義人的容貌煥發起來,他們的心中洋溢著喜樂。當天使再臨近地面的時候,他們便以更悠揚嘹亮的聲音從新歌唱。』(善惡之爭第四十章上帝的子民蒙拯救)(路光寫於2006,10,29,修訂增補於2008,10,13,最新修訂於200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