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回到領受晚雨迎主來目錄  看下一題

 

論神學

 

神學的實質和內容

所謂神學實質上本是為要幫助我們能深入全面正確地研究、明白、講解、實行、傳講聖經的真理。神學中最基礎重要的一門課程是系統神學,又稱教義神學,就是為要對聖經中的基本信仰和要道,也即教義,進行系統性的分題研究。常見的分類分題研究的方法,例如分為論聖經、論上帝、論基督、論聖靈、論人性、論救恩、論律法、論救贖工作在信的人身上具體的實踐,論教會、論末世等等。如『聖道闡微』一書就是採用了這一種分類分題的研究法。另一種分類分題研究的方法,著重於教義方面的內在聯系,將聖經要道分為幾類,更有助於全面深入的查考、研究、實行和傳講。例如分為救贖計劃的要道(從聖經、上帝、創造、墮落、救贖計劃的宣佈,到基督的降生、工作、被釘、復活、升天、再來、千禧年、和新天新地,共十二題),救靈和培靈的要道(講悔改、重生、長大成人..等十二題),救恩和律法的要道(從救恩講到安息日等七題),信仰和生活的要道(十題),預言的信息(從但啟預言到三天使信息十六題)。如『聖道專題研究』『聖道和預言研究綱要』二本書,就是探用這種分類分題研究法。

系統教義神學以聖經為基礎,為根據,為主要研究材料。它也是其它一切神學課程的基礎。例如解經學、證道學顯然都必須建立在純正教義神學的基礎上。又如實用神學(教牧學、佈道學)也必須要有純全堅實的教義神學為根基。又如聖經分卷研究也同樣如此。又如對各時代教牧神職人員和神學家的教義觀點和神學思想的研究,必須完全以聖經為標準,以吸取他們正確的觀點,拋棄他們的錯謬看法。這顯然也需要有全面深入純正的教義神學的基礎,才能容易作到這一點。又如聖經神學,又稱為啟示史,目的是研究上帝在各時代,包括從創造時起,到整本聖經完成時的一切啟示的進展和歷史。這種研究也必須要有純正堅定的教義神學觀點,也就是基要派的觀點為指導,否則就有可能陷入現代派,也就是不信派的網羅中。又如教會歷史的研究,也需要有純全的教義神學為基礎,特別是但以理、啟示錄中有關教會歷史的預言為指導,才能對教會歷史有深入、全面、正確的屬靈觀點。

 

謹防現代派神學的危害

但對於要進神學院讀書或閱讀神學著作的人來說,也要特別小心選擇,因神學也有好壞之分。好的神學是出於上帝的工作,能更加堅固你對聖經的信心,能使你更加明白、實行和傳揚聖經的真理。壞的神學是出於魔鬼的作為,能破壞你對聖經的信心,使你不能真正明白聖經的真理,以致於完全離棄真道。

在這方面我們特別要防備的是現代派神學家的危害。因基督教的神學總的來說分為二大派:一派是基要派,他們堅信『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他們堅持一切的信仰都應以聖經為根據,他們也完全相信聖經中的神蹟奇事和預言。他們對現代不信派提出的對聖經的許多質疑和攻擊,都一一作出了很有力的解答。另一派是所謂現代派,實質上也就是不信派。他們不信聖經是上帝所默示的,也不信聖經中的神蹟奇事和預言。他們不肯去虛心研究上帝在聖經中賜給我們的無數強而有力的證據,足以使人堅信確知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他們卻以固執不信的眼光,和偏面不全的知識,對聖經中神跡奇事的真實性和預言啟示的神聖性隨意提出質疑。但他們所質疑的也都被現代聖經考古學的大量發現所一一證明為事實。他們也緊抱不信的偏見,專門挑剔和尋找聖經中的差錯。但所謂的差錯和上帝在聖經中賜給我們的無數有力的證據相比,不到千分萬分之一。何況有一些還是由於他們自己的誤解,也有一些經過正確理解後也並不一定是錯誤,也有一些是屬於無關緊要的,抄寫上的微小差錯。主耶穌當日對不信復活的撒都該人所說的話,正可用在他們身上。主耶穌對他們說:『你們錯了,因為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上帝的大能。』(太22:29)。但值得謹惕的是:現在基要派的神學院中,也有一些沒有屬靈生命的,或信仰不純的教授和他們的所謂神學著作中,也有意無意,或多或少的在散佈現代派的某些懷疑不信的毒素。

例如有人批評創世紀說,創世紀一章和二章之間有一個矛盾,一章記載上帝先造動物後造人,二章十九節卻提到上帝先造人後造動身。在幾乎所有英文聖經中都是這樣翻譯的。事實上這些英文聖經都將原文的意思譯錯了。原來希伯來原文的動詞只分已完成式和未完成式二種時態。已完成式時態的含義包括簡單過去式,現在完成式,過去完成式……等等。至於翻譯時,究竟應譯成那一種含義,應根據上下文來決定。英美人士對動詞時態的概念和希伯來人的概念有很大不同,因此思想轉不過灣來,在翻譯創2:19中的二個『造』字,全部譯成簡單過去式formed,以致造成了上述矛盾。其實第一個『造』應譯為過去完成式『已造成了』had formed。還有,英文譯為and的字,按原文也可譯為『那時』In that time。這樣就和一章的記載毫無矛盾了。現在的新國際版本英文聖經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就是這樣翻譯的。

又例如有人批評聖經也有錯誤,就舉馬太福音二十七章九到十節為例,說:『這就應了先知耶穌米的話說:「他們用那三十塊錢,……買了窯戶一塊田,這是照著主所吩咐我的。」』他們武斷的說這是馬太寫錯了,應該是應驗了先知撒迦利亞的話,而不是耶利米的話。但著名神學家海萊博士所著的基督教界普遍讚賞的『聖經手冊』一書中,卻對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說:『太27:9-10說是「先知耶利米」,若不是由於抄寫的錯誤,就是因為全部先知預言有時是用耶利米的名字稱呼它。』(『聖經手冊』600頁)。這是因為在希伯來原文中撒加利亞和耶利米二個名字的寫法很相似,容易看錯;或是因為在古代舊約手抄本中,曾將耶利米書放在先知書的卷首,因此先知的預言也被籠統地稱為耶利米的預言。

 

基要派神學中存在的問題

現在再講一講基要派神學中存在的問題。除了要防備現代派所散佈的上述懷疑不信的毒素外,也要防備基要派錯誤神學中能影響我們得救問題的各種異端邪說。例如宣講靠行為得救,靠律法得救,而不講因信稱義,靠恩得救;或是偏面宣講因信稱義,靠恩得救,而否定行為,否定律法,說甚麼信徒得救,得永生,和信徒行為好壞無關,和靠主成聖,靠救恩守律法無關,甚至說甚麼一次相信永遠得救,即使信徒後來遠離主,至終未再悔改歸向主,仍然能夠得救。這些謬道,都當堅決抵制,從思想中根除。也不要進他們的神學院求學,因他們的所謂神學也是為他們錯誤的教義觀點服務的。

即使在其它各公會各宗派辦的比較好的神學院中,在某些重要教義方面也各存在著嚴重錯誤,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研究更是這樣。只要想一想目前基督教各公會各宗派在某些重要教義方面所存在的互相矛盾和混亂的情況,就可以知道問題的嚴重性。這是由於各公會各宗派都各自固守他們本宗派的教義觀點,不肯仔細領聽其它宗派的不同看法,不肯虛心進一步查考研究聖經,以致各宗派始終不能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

但感謝主,在十九世紀上半期,有一群忠心愛主的牧師和傳道人,他們原來都是基督教各公會各宗派的牧師和傳道人,分別屬於衛理公會,路德會,長老會,浸禮會,聖公會,以及其他各公會,他們不約而同地受聖靈感動,查考研究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發覺預言的應驗已進入末後時期,基督復臨已極其臨近,於是他們同心合意滿心火熱地向信徒和世人傳揚基督即將再來的信息,呼召他們立即信主悔改,接受主的救恩,不斷因信稱義,靠主成聖,熱心傳道救靈,預備迎見主的聖面。由於他們所傳講的信息,也造成了普世的宗教復興。後來這些各宗派的主的忠心的僕人們,感到大家既然同有一本聖經,同有一位救主、天父和聖靈,卻為甚麼不能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而卻要在信仰教義觀點上各持宗派的異見呢?於是他們在聖靈的感動和主愛的激勵下,決心放下各自原有的宗派偏見,存著謙卑祈求的心,一同查考研究聖經,為了要達到『在真道上同歸於一』(弗4:13)。接著他們就聚集在一起,將基督教的每一條基本信仰和教義都提出來,逐條加以查考研究和討論,為了要在聖經中取得一致的正確理解。有些教義問題他們討論得很順利,很容易取得一致看法;有些問題卻較困難,出現不同的見解和辯論,為了要解決這樣的難題,他們一再的禱告和研討,經常廢寢忘食,一直討論到半夜,直到問題徹底解決。也有的問題更複雜,甚至出現了很大的分歧和爭論,實在難以取得同一的認識。他們就更加懇切祈求,甚至屢次整夜禱告和研究聖經。有時也暫時休會,讓大家各自在家中懇切禱告,冷靜思考別人所提的不同觀點,並更深入查考聖經。然後再一次聚在一起,懇切祈求和研討,於是在預言之靈的啟示引導下,難題終於獲得解決。就這樣,在主的帶領下,他們將每一條基本信仰和教義,都作了深入全面的研討,最後也都取得了一致的見解,於是就制定了一套完整的共同贊許的基本信仰和教義。這實際上也就成了後來在1863年於美國正式成立的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基本信仰和教義。

由以上所述可見,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基本信仰,實際上並不是屬於任何一個公會宗派的,而是各公會各宗派不同的信仰觀點通過查考研究聖經,互相交流研討之後,『在真道上同歸於一』的結果。這也是上帝託付給本會的最重大的真理財寶,為要與各公會宗派的弟兄姐妹分享。中國有一句成語是:『偏聽則暗,兼聽則明。』同樣,在信仰教義問題的認識上也是這樣。每一個公會宗派都有它的特點,如在某些真理的認識方面看得更清楚,但也會在某些真理的認識方面,有不足和錯誤之處。如果各人只堅持本宗派的看法,卻不願傾聽其它宗派不同的看法,也會『偏聽則暗』。如能將各宗派的不同看法,通過查考聖經,深入對比研究之後,自能『兼聽則明』。

可嘆,現在本會有個別少數傳道人,對上帝已賜給我們的空前重大真理財寶未去用功查考、研究、領受和發揚,還自以為已瞭解,實是一知半解,卻喜歡到其它公會辦的著名神學院去進修,為要取得他們授予的碩士或博士學位,還引以為榮。實際上已不知不覺或多或少的受到了其它宗派某些錯誤教義觀點的影響。其實,在某些神學課程,特別是有關教義神學方面,我們本應當作其他神學教授的老師,而不是作他們的學生。例如在對救恩的全面深人的認識,在有關因信稱義和靠主成聖方面(應以懷愛倫著作中的闡述為本會最正確的代表和指導,以下都相同);在有關救恩和律法,兩種律法,上帝的誡命和安息日方面;在有關基督復臨,千禧年,基督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邪靈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方面;在人死後的情況和復活的盼望,靈魂的實質和招魂術的真相方面;在有關四次審判,兩大復活,三次特別復活方面;在聖所的要道方面;在但以理啟示錄預言和三天使警告方面;我們教會都有著最深入全面正確的研究和領受,是其他公會宗派所不能相比,或糢糊不清,或完全不明白的。

 

本會神學院中存在的問題

至於本會神學院在有關教義神學方面,當然要比其他神學院純正。但現在也存在著不少問題。因近三十年來海外好些神學院在教授中也已形成二派觀點,其中一派是屬於新神學的錯謬觀點,本會傳統的純正真道,正在和這些新出現的謬道論戰。傳統的純正真道完全尊重聖經和懷愛倫的著作,新神學的錯誤觀點卻是隨私意講解。他們認為基督是取了亞當犯罪墮落前的無罪的人性,是不可能有肉體的情慾和犯罪的傾向的,因此才能一生過聖潔無罪的生活;又認為我們的人性是有肉體的情慾和犯罪傾向的,因此今生不可能過聖潔無罪的生活,只有將來到天國中有了新的身體後才能完全聖潔無罪。因此他們偏面強調因信稱義,否定因信成義,或說靠主成聖;偏面強調只要因信靠恩,都能得救,得永生,進天國,和信而悔改,靠主恩助追求離罪成聖,遵守上帝律法無關;他們也或明或暗想要否定和竄改潔淨聖所,查案審判的真道,並或明或暗地想要否定或貶低預言之靈的教訓。因此本會的傳道人和神學生,應對這些新神學的觀點加以提防。

即使在本會好的神學教授教導下求學,也要自己多用時間靈修、禱告和追求,多用功夫對聖經真理作更深人全面的研究和默想。對懷愛倫的著作也要虛心研讀,必能幫助我們對聖經的真理有更深入全面的理解和體會,並使我們的靈命品德,獲得更大的長進。否則,即使神學畢業,獲得了學士,甚至碩士、博士學位,在屬靈的生命上仍然可以是門外漢(根本從未重生,或屬靈生命衰退),在聖經的要道,或預言的研究,或對聖經教訓的理解體會上仍然是一知半解,在傳道救靈的聖工上仍然是毫無真實的效能。

現在還有一種危險的傾向,重視表面的學位,過於實際的靈性的情況,聖經真理的鑽研,屬靈的真才實學。其實學士、碩士、博士學位的獲得,只要有條件並不難,而在主媃F性品德上的追求,聖經真理上的造詣,屬靈的真才實學,倒更是難能可貴的。

其實,如能進好的神學院讀神學,固然是好;如沒有機會進神學院,也無妨。如能靠主恩助,對聖經真理作系統的深入全面的查考研究和默想,對懷愛倫的著作虛心的研讀,再參閱一些好的研經書藉,神學著作,所能得到的神學造詣,甚至要比神學院中的學士、碩士、博士生學得的更多。人們在科學的研究上尚且可以自學成才,例如偉大的發明家愛迪生就是明顯的例證;我們若靠主恩助,在聖經和神學的研究上更可以自學成才了。例如懷愛倫就是這樣的例證。其實主耶穌,施洗約翰都沒有讀過神學,主所揀選的使徒們也都沒有讀過神學。使徒保羅倒是讀過當代猶太教神學的,但對明白聖經的真道並沒有甚麼幫助。因此我們不要因為沒有機會讀神學而感到惋惜或自卑。我們可以學習使徒們和懷師母的榜樣,在主堣斷努力學習追求,以聖經的真道裝備自己,獻身為主作美好服務,預備迎見主的復臨。(引錄自路光的『工人培訓』,路光網站上有此書)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