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看下一題

在聖經的真道上進一步同歸於一

學習交流(45

 

但啟預言幾全應驗(一)

 

我們教會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解釋,實是繼承和發揚了但以理本人,使徒保羅和早期教會,十四到十六世紀所有宗教改革家,以及十九世紀復臨運動所有傳道人的正統的正確解釋。如要明白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首先要明白但以理二章和七章的預言,這二章預言是研究預言的入門,是明白預言的關鍵,是但以理啟示錄預言三派解釋的分水嶺。正確明白了這二章預言,也就很容易明白但以理八章九章以致於十一章預言,和啟示錄中的所有預言。如不能正確明白但以理二章和七章預言,就不可能明白啟示錄預言,就必然會對啟示錄預言作出各種胡亂解釋。

基督教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解釋主要分為三派:(一)歷史預言派的解釋法。這是所有宗教改革家所採用的正確解釋預言的方法,相信預言是預先寫出的歷史,因此將預言和歷史並行對照地研究,以証明預言二千幾百年來在歷史上連續不斷地奇妙應驗和最後大結局的即將完全應驗。例如認為但以理二章大像和七章四獸預言的四大國是指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帝國。第四獸頭上的十角是指西羅馬帝國(包含原羅馬帝國領土,當時代表原羅馬帝國)於476年滅亡時被各蠻族分割而成的十個王國。十角中拔除三角而興起的小角是指公元538年興起的羅馬教皇。啟示錄十三章中第一個形狀像豹的獸和十七章騎在獸身上的婦人等也是指羅馬教權。(二)將來派的解釋法,是羅馬天主教為了對抗宗教改革家的正確解釋,而編造出來,為自己辯護的錯謬解釋,認為但以理二章大像的鐵腿和七章的第四大獸所預表的羅馬帝國,雖然早已滅亡,但大像的腳與腳趾和第四獸頭上的十角與小角敵基督都還未出現,將要在基督復臨前的七年中出現,這樣就使大像的鐵腿和半鐵半泥的腳分割開了,也將十角和小角從第四獸頭上分割開了。因羅馬帝國雖然早已於公元476年被許多蠻族分割為十國而滅亡,但他們卻說十角和小角還未出現,這樣就使二千幾百年來的連貫性的預言中出現了一千幾百年的空白斷層。又認為啟示錄從四章到二十章的所有預言都發生在教會信徒暗中被提以後,基督復臨前的七年之內,都是講到關乎猶太人的事,而和歷代教會無關。可見這樣強解的荒謬。,過去派的解釋法,也是羅馬天主教為了對抗宗教改革家的正確解釋,而編造出來的另一種錯解釋,認為但以理二章和七章第四獸頭上的十角是指羅馬帝國逼迫基督教的十個皇帝,小角是指殘殺害基督徒的尼羅皇帝,後又被人解釋為戴克里先皇帝。

 

歷史預言派解釋法

第一派是正統的歷史預言派。本派的觀點深信:預言實質上是預先寫出的歷史。因此在解釋預言時,嚴格地將連續不斷的歷史和系統性的預言,平行著互相查考、對照和研究,藉以證明預言中過去已經應驗的部分,現在正在應驗的部分,和不久即將完全應驗的部分。這種解釋預言的方法也被稱爲歷史預言解釋法。事實上先知但以理本人,基督降生以前和以後的猶太解經家,使徒保羅和早期教會,以及後來十四到十六世紀歐洲各國的宗教改革家,並十九世紀歐美各國的復臨運動傳道人和信徒等等,都是採用了這種歷史預言解釋法。

     我們就先以但以理二章、七章預言爲例:但以理本人就已指出了二章大像的金頭、銀胸背、銅腹腰、鐵腿,分別代表相繼興起的四個大帝國,以後鐵腿之國將分裂成半鐵半泥的腳和腳趾所代表的許多小國,直存到基督復臨時爲止。並且但以理當時也已明確指出金頭所代表的第一國是指巴比倫帝國(但2:37,38),以後他實際上也已指出了預言中的第二、第三國分別是代表瑪代波斯帝國和和希臘帝國。(但5:17-28. 8:20,21)。至於七章預言也基本相同,即以相繼出現的四大野獸代表四大帝國,以第四獸頭上的『十角』代表第四國的分裂爲十國。所不同的是進一步指出了從十角中又長出的一個小角,直存到基督復臨時爲止。

     後來到了基督降生前後的猶太解經家時,如第一世紀的猶太歷史家、祭司約瑟夫和猶太人撒該,都在上述預言解釋的基礎上,進一步指出了預言中的四大國是代表巴比倫國、瑪代波斯國、希臘國和當時的羅馬帝國。史實上也確是這樣應驗的:巴比倫國是在公元前539年被瑪代波斯帝國所毀滅的;瑪代波斯國是在公元前331年被馬其頓希臘帝國所毀滅的;馬其頓希臘帝國是在公元前168年或146年被羅馬帝國所毀滅的。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使徒保羅當時也曾向教會講解過上述預言,並曾特別指出了『大罪人就是沈淪之子』(即指小角),必須等到第四國的『攔阻』(暗指當時羅馬帝國)被除去後,才能出現,並將一直存到基督復臨時被毀滅(帖後2:3-12)。

     早期教會也都持有這樣的解釋:『在約公元150年的巴拿巴書信中論到關於十角和小角,就含有這樣的認識,即:第四獸(指現存的羅馬帝國),不久就有十角要從羅馬割出,以後是「小角」將三角的王連根拔出,……他在主二次降臨時要被毀滅受刑罰。……愛仁紐(IRANAEUS, 130-202年,是使徒約翰門生波利卡普的門生)宣稱:在偉大的帝國次序上,這位列第四的羅馬,將以分裂爲十作結束,並由小角取代羅馬分裂的十分之三。加之,他認出保羅所說的敵基督者、大罪人與但以理的小角是相關的。』(SDA聖經註釋中解釋但以理書的歷史沿革第三章)。

     『希波來多(HIPOLYTUS, 生活於公元160-236年,被認爲是愛仁紐的門生,爲當代最大的神學家之一,在他對但二章和七章的解釋中說:「像的金頭和獅子是指巴比倫;銀的肩臂和熊代表波斯和瑪代;銅的腹與股(中文譯作腰)和豹意指希臘,它從亞歷山大時獲有了統治權;鐵腿和極可怕的獸表示羅馬,它現在掌有著統治權;部分鐵、部分泥的腳趾和十角象徵那些將要興起的國家;從它們中長起的另外的小角,是指在他們中間的敵基督;擊打在地上和給世界帶來審判的石頭,就是基督。」……)(烏利亞、史密斯,英文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66-67頁)。

     以後,『當羅馬在分裂的過程時,第五世紀阿快鐵尼的息維勒司,就成了報告一項新的應驗來到的人:即在他的日子泥和鐵早已混合了。他表示「這也已經應驗了。」拉丁教會卓越的博士耶羅米(340-420年),同樣教導在他的日子羅馬帝國漸漸分爲碎塊,早已經最明顯地被人認出了,並指出了最早瓜分羅馬的蠻族之名稱。』(同上解釋但以理書的歷史沿革第二章)。『耶羅米在第五世紀寫作,……認爲但七章的獸、但二章的大像是同一的,他同樣也列出了羅馬所分裂的國家的名稱:凡大勒(汪達爾)、薩克遜、布根地、阿勒曼尼等等。他宣稱小角……是指將來的敵基督,在小角統治後將有審判及主復臨。但對小角的統治他仍簡單地想作是指實數的三年半。希臘神學家西奧多爾(THEODORET 386-457年為主教),加上了但以理的第四獸或說羅馬的小角是與保羅所說的「沉淪之子」是相同的。』(同上沿革第三章)。

當時一般的上帝的僕人與解經家,將小角的年數看為實數的三年半也是很自然的一件事。因他們正處在羅馬分裂的情況下,他們正在觀望著十角的興起,並等待著小角的出現。而小角的出現對他們實即意味著基督的迅即復臨,上帝之國的迅即實現。由於他們都熱切盼望能親眼看見基督和祂國度的來臨,因此很自然的,他們必然會盼望小角出現後的離道背教和迫害上帝子民的年數愈短愈好。既然預言中提到小角迫害聖民的年數為三年半,他們也就欣然地作為實數的三年半來接受了。他們當時正是存著這樣熱切的心情,等待著小角的出現和基督的復臨。

     後來羅馬教皇在第六世紀興起掌權,並在中古時期進行了長期嚴重的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的不法活動後,羅馬教權的本質終於被許多上帝忠心子民和歐洲各國的宗教改革家所認識。

如『奧連(ORLEANS) 的監督主教曾指著約翰十二世(955-963),利歐八世(963-965),與波尼法修七世(984-985)宣稱說:「負罪的惡漢,發出血腥污穢的臭氣,一個敵基督者竟坐在上帝的殿中。」』(聖經手冊994頁)。

『直到十二世紀佛羅里斯的約雅敬(JOACHIN OF FLERIS)才有預言中三年半是指1260個實際年的進展。』雖然在『七十個七』日的預言中,人們早就採用了『一日頂一年』的正確原則(參民14:34.4:6-7.9:24-27)。『他最大的貢獻是將預言中一日頂一年的原則延用到啟示錄的1260日上。他將啟11:242個月和但七章的三載半等同,並宣稱:「一日無疑的將視作一年來接受。」他在十三世紀的後隨者,如惠蘭瑙勒(VILLANORA)的阿諾德(ARNOLD)和奧利弗(PIERRE JEAND' OLIVIL)以後就將這一日頂一年的法則用到1290天和1335天上去。』(同上第三章)。

『值得注意的瓦典西派人關於敵基督的論文,強調教皇制的教會應驗了但以理、保羅和約翰等先知的預言。關於這有以下廣博的陳述:「這就被稱爲敵基督者,或巴比倫,或第四獸,或說淫婦,或大罪人,沉淪之子。」……但首先宣稱但七章的小角爲歷史上的教皇的職位──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種敵基督的制度──的是(公元)1210年在澳大利亞的利金博會議上的大主教衣勃哈特(二)。他這宣稱的意義顯見是巨大的。這個主張實際上成了威克堣(WYCLIF)、路德(LUTTER)、克來麥(CRAUMER) 和諾克司(KNOX),並歐洲大陸、不列顛,及以後北美所有宗教改革時期及往後時代改正教的註釋家的立場。』

     例如被稱爲『宗教改革的晨星』的『宗教改革前牛津大學的教授約翰威克堣牷]死於1384年)強調小角是教皇的職位,是從十角的國度中興起的。他簡單地陳述:「爲此我們的牧師預見那爲主宰的教皇。」……從1529年的挺達爾起,如今在改正教中認出教皇制爲小角,實際上已是意見一致了。……在此時期,十角的名單作爲構成歐洲國家是很普通的,……並日漸正確努力按插一千二百六十年之時期。』(同上沿革第三章)。

 

將來派的解釋法

  這時,終於發生了一種新的情況:羅馬天主教爲了竭力對抗上述歷代解經家和當時各國宗教改革家對但以理、啓示錄預言的正確解釋法──即歷史預言解釋法,力圖爲教皇政權解脫敵基督的『小角』的罪名,便先後炮製了二種新的互相矛盾的解釋法:一是將來解釋法,一是過去解釋法。這也就是現在大家知道的所謂『將來派』和『過去派』兩種解釋法。這兩派和上述歷史預言派的解釋,也就成爲現在解釋但以理和啓示錄書的三個主要派別。

     將來派的解釋法是由當時羅馬天主教會的所謂『耶穌會』的會徒利比拉(RIBERA)『發明』的。他是西班牙人,生於公元1537年,死於1591年,化了16年的功夫,總算拋出了一本啓示錄註釋。他在註釋中將啓示錄四章到二十章內容全部歸結爲世界末後七年內所將發生的事,而且和歷代教會無關,藉此他企圖爲教皇制開脫敵基督的罪名。『利比拉爭議說:敵基督是單獨的一個人員,而還沒有來到,是耶路撒冷的一個不信的統治者,將在世紀的末了時,任意而行實數的三年半。天主教出名的大爭辯家伯拉明紅衣主教強烈的支持這意見。這種把敵基督者認爲還遠在將來的說法,就恰稱爲將來派的解釋法。這種將來派的觀念立刻成了羅馬天主教解釋敵基督的標準。』(同上沿革第一章)。

     由於啓示錄和但以理書的預言是相連貫的,因此將來解釋法被同樣應用到但以理書的預言上。他們爲了給當時的教皇解脫『小角』的罪名,竟大膽地將但以理書中一系列系統性的連續不斷的完整的預言,進行了嚴重而巨大的割裂。

例如『關於但二章,紅衣主教,耶穌會最有才能的爭辯家伯拉明(BELLARMINE死於1621年)力求轉移將預言應合在羅馬教上。他爭論說:不到羅馬帝國按先知預言的要求實現後,敵基督者是不能來到的。他堅稱,這個受靈感的詳細解釋並沒有發生應驗。他辯稱金屬巨人的兩條腿代表東西羅馬。當西羅馬傾覆時,東羅馬這條腿仍然站立著,而當東羅馬在1453年崩潰時,西羅馬這「腿」在那時已由神聖羅馬帝國的形式恢復了──從此羅馬就一直有一條腿站立著。而在敵基督要出現前,羅馬必須要破裂。這樣,他就堅持說教皇不是敵基督者。』(同上第二章)。

     上面伯拉明將大像的兩條鐵腿強解為代表東羅馬和西羅馬兩個國家,顯然是完全違背預言的本意和歷史的事實的。因在異象中兩條鐵腿是作為一個整體,而只能代表一個國家的。正如預言中所說:『第四國必堅壯如鐵。』也正如七章中的第四獸也是代表這同一個國家的。如天使解釋說:『第四獸就是世上必有的第四國。』而從歷史上來說,這『第四國』,就是羅馬國,也一直是作為一個完整的國家而存在於歷史舞台上的,只是到了最後衰亡時期,為了便於抵抗蠻族的侵佔,以維持它搖搖欲墜的統治,而於公元395 年正式分為東、西羅馬二國。因此即使想用兩條鐵腿來代表東、西羅馬兩國,也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因鐵腿是一開始時就分為二條的,而羅馬國基本上卻一直是作為一個完整國家的。其實當羅馬帝國分為東、西羅馬二國後,繼續代表鐵腿羅馬國的,是西羅馬帝國,因羅馬本國的領土都包含在西羅馬帝國的疆域內。因此當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時,也就代表原來鐵腿羅馬本國滅亡了,並且在她的版圖上正好形成十個蠻族王國。至於東羅馬帝國的疆土,原都是從別國侵佔來的,它們實際上也就是亞歷山大希臘帝國所分裂成的四國,後又合併為三國,即馬其頓.希臘、埃及和敘利亞三國所有的領土,現在這些領土既已分離出去,也就不再能代表羅馬本國了。因此伯拉明將兩條鐵腿分開來代表東羅馬和西羅馬二國,是完全錯誤的。

     再者,即使伯拉明硬要將二條鐵腿分別代表東、西羅馬二國,想使鐵腿羅馬一直延續下去,也有困難。因不但西羅馬帝國已於公元476年滅亡,而東羅馬帝國也已於公元1453年被土耳其奧斯曼帝國所覆滅。於是伯拉明又提出有名無實的所謂『神聖羅馬帝國』(不過是羅馬教皇將神聖羅馬皇帝的稱號賜於德國國王)來作為西羅馬這條腿的恢復和繼續。但這仍然是解決不了難題的。因從公元962年開始建立的有名無實的所謂『神聖羅馬帝國』,也已於公元1806年被拿破倫所廢除了。只是伯拉明已於公元1621年『一死了之』,『死人不管』了。

     關於所謂『神聖羅馬帝國』,正如海箂博士著的聖經手冊中所指出的,它實質上是:『使德國的君王用該撒的稱號登在王位上。這乃是出於教皇的賜予而把它當作古羅馬帝國的續作。……所謂「聖羅馬帝國」不過是「一個名稱而已,並非一個已成的事實。」這一個名稱存在了約有一千年之久,等到1806年才被拿破倫所廢除。』(990頁)。

     由以上所述可見,由利比拉所提出和伯拉明所強烈支持的『將來派解釋法』,它的最大弱點和問題是將系統的、完整的、連貫的預言,作了最嚴重的割裂。因他們既然強辯:十國還未興起,『小角』更未出現,而史實上鐵腿和第四獸所代表的羅馬國又早已滅亡了,那麼他們豈不是把鐵腿和半鐵半泥的腳與腳趾之間『砍斷』了麼?或者說把十角從第四獸頭上砍下來了麼?既然羅馬國已在公元476年滅亡了,而要從羅馬興起的十國和小角至今尚未興起,還要等到他們所說的基督復臨前的所謂七年內興起,那麼,從公元476年以來,直到現在,這其間長達一千幾百年的時間,豈不是在預言中都成了『空白』麼?從而使連貫性的預言遭到了最嚴重的割裂。

  不但這樣,而且『將來派解釋法』在解釋但以理書八、九、十一章時,都同樣是將有關這一部分或時期的預言,作了最嚴重的割裂。例如他們解釋第八章時,就把八章的小角從公山羊頭上的四角上砍了下來。在解釋第九章七十個七年的預言時,他們又將最後一個七年和前面六十九個七年分割開來。六十九個七年以公元前444年尼希米回國時為計算起點,被牽強附會、七拼八湊地解釋到基督騎驢進耶路撒冷城時為止,而最後一個七年又毫無根據、違背經文本意地被分割開來,被指定為基督復臨前的所謂七年大災難時期,和教會無關,而變成了將來派預言分期的『基礎』。其實七十個七年的預言是一個極其奇妙的預言,是從亞達薛西王在位第七年,也即公元前457年秋天,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時開始計算的(但9:24-27.6:14. 7:7-28)。從公元前457年秋天起,經過六十九個七年,正好來到公元27年秋天基督受浸之時,當時基督被聖靈恩膏,成為『受膏君』。最後一個七年福音是特別傳給猶太人的,要和猶太人堅立救恩的新約。前三年半是基督自己傳,後三年半是基督藉著門徒傳,並且基督於『一七(即七年)之半』,即公元31年春天為我們釘十字架,完成贖罪大功,使舊約聖殿中的祭祀與供獻止息。以後又有羅馬軍隊於公元七十年前來毀滅了耶路撒冷城和其中的聖殿等等,都已精確的應驗。關於這些內容將於但以理書九章預言中詳細解釋。

   由上述可見,對但以理、啓示錄一系列連貫性的完整預言所進行的嚴重割裂,乃是將來派解釋的通病和最嚴重的錯誤所在。可惜今日基督教界有些屬於基要派者,由於對上述將來派解釋的實質未能看明,對歷史預言派的解釋又未能真正瞭解,以致也盲目地隨從將來派,並大肆宣揚將來解釋法的錯誤分期法和末後敵基督的空洞的推測。

 

過去派的解釋法

     在羅馬天主教拋出將來派解釋的同時,過去派的解釋法也正在炮製之中,並即將出籠了。過去派解釋法也是由羅馬天主教的殘酷鎮壓宗教改革運動的機構,即所謂『耶穌會』的另一會徒阿卡實(ALCASAR) 所『發明』的。他也是西班牙人,生於公元1554年,死於1613年,竟忠心耿耿地化了四十年的時間討好教皇,搞成了一本啓示錄批註。但卻在他死後一年,即公元1614年才出版。

     『阿加實提出了後稱爲「過去派」的觀點,堅稱所有的預言實際上在猶太教和猶太國,以及異教羅馬被武力傾覆後即已結束了,而敵基督也是羅馬帝國的某些皇帝,如尼羅(NERO),豆米仙(DOMITIAN),或戴克萊興(DIOCLETIAN)。』(同上沿革第一章)。『在他的註釋堙A他把保羅時代的羅馬皇帝尼羅硬指爲「大罪人」,說是應驗了但以理和啓示錄的預言云云。因爲愛路該撒注釋預言的方法是將所有這些預言的應驗,通通放在過去的事實上,所以稱爲「過去解釋法」。』(啓示錄之研究13頁)。

     值得深思的是:當利比拉和阿卡實相率提出以上兩種觀點絕對相反的解釋時,羅馬教皇都同樣爲他們的著作『祝福』,以示嘉納。正如上面書中所指出:『上述兩個羅馬教著作的工作,都爲教皇所獎勵和支援,當他們的書問世的時候,雖然這兩本書根本對於啓示錄預言的解釋法是極端的矛盾,但是卻都蒙教皇的祝福,蓋上羅馬教會的大印以示嘉許。』(同上14頁)。其實道理也很簡單,原來他們兩人的批註起的作用是相同的:都是爲要幫助教皇解脫被宗教改革家根據預言定爲敵基督的『小角』罪名。

        其實『過去派』的解釋法在基督教的基要派,也即相信聖經和預言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一派中,是毫無市場的,也是不值一駁的。但卻在『在18世紀時滲入了德國神學家的唯理派中,(如杜平根學派,高級評經家……譯註)。』(同上沿革第一章)。『而當年在德國興起所謂「高等評經」運動的一班領袖,對於預言的解釋,就是採用愛路該撒(即阿卡實)所創始的這種方法。直到今日,那些尊尚所謂「高等評經」的改正教,也跟從了這種解釋法。』(啟示錄的研究13頁)。這種解釋法已被所謂現代派,實際上也就是不信派所利用。可歎那些所謂基督教的現代派,實爲不信派,他們一概不信聖經中的預言和神迹,卻對過去派的七拼八湊的毫無根據的解釋法,視如珍寶,並大加發揮。其實這些自以爲聰明的人,也正如古時不相信死人復活的撒都該人一樣,被主耶穌責備說:『你們錯了,因為不明聖經,也不曉得上帝的大能。』(太22:29)。以致恩格斯也受到他們誤導,寫過一篇文章介紹啟示錄書,對啓示錄的解釋和評論,也是採用了德國的所謂「高等評經」者所介紹的過去派的解釋法。他認爲啓示錄不過是一本主要隱射當時羅馬皇帝尼羅(公元5468年)迫害基督教的寓言書,認為尼羅的名字數目也是666,並相信本書著於公元68年。其實啓示錄不是著於公元68年,而是著於96年。

  

歷史預言派解釋的發揚光大

     雖然有上述羅馬天主教拋出的將來派和過去派的明顯錯誤解釋的干擾,但歷史預言解釋派的正確解釋仍然繼續發揚光大。

『當1603-1797 年之際,在大不列顛、德國、法國和瑞士,湧現了大批的後期宗教改革的注釋家。歷史預言解釋派在但七章──四大帝國和羅馬所分的十國,與教皇是小角,及日漸正確地將1260年的位置放準──的主張,佔了優勢。而這些解經家中包括了當時代最聞名的人──其中有主教、國王、大學教授、科學家和神學家。對其中的絕大多數人來說,小角無疑的是指教皇制說的。』

     『克箂孫納(DRUE CRESSENER)在(公元)1689年認為1260年之結束將約在一世紀後,或說「在(公元)1800年前不久」的非凡的預告是堪得矚目的。他是第一個清楚地將1260年從查士丁尼(JUSTINIAN)算起,而這早在發生於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之前一百年(1689年)。以下是他的預期:「獸的第一次顯現是在查士丁尼恢復西部帝國時,從此約到公元1800年,即是大致的1260年。」(上帝在羅馬天主教中的審判209頁)。在幾頁以後有一個更確切的補充的表示:「因為獸的開始若是在查士丁尼恢復羅馬城起始,則它的結束必在公元1800年前不久之時。」』

     及至時候到了,『18世紀的當代人認出「日期」的結束:17982月,教皇庇烏第六從羅馬城被廢。(法國元帥伯提歐在210進入羅馬城,庇烏第六是在15日退位,而將年邁的教皇引渡出去是在220)。取代了教皇的統治這件事,為大西洋兩岸的解釋預言者作為1260年之結束而歡呼。它被許多的著作家所認出,並作為在預言解釋中另一個劃時代的進展而宣揚著。』

     『與舊大陸後期宗教改革派的注釋家們平行的,在新英格蘭出現一系列對但七章作忠實解釋的人,從1639年的清教徒考頓(JOHN COTTON) 到1796年的千禧年前派者司貝爾定(JOSHUA SPALDING)為數眾多的卓越的作家。這些人包括長老會、浸會和其它非國教主義者,大多數是聖職人員,也有些是大學校長。……』

     『在19世紀早期復臨運動振興時期,由很多舊大陸著名的注釋家,即在海爾斯(WILLIAN HALES 1803年)和以利奧脫(E.B. LISTT 1844年)中者,仍一致的斷定教皇是小角。他們包括長老會,監理會,浸會和不列顛的安立甘,並路德宗及在歐洲大陸的其他宗派中,那些受過高超訓練和有領袖才能的人,主教、注釋家、編年史家、歷史家和國會議員。

     標準的歷史派或說歷史預言派,在但七章的解釋上如今視作被建立起來了。1260日(年)上,大多數人都相信它已成為歷史的過去──是從查士丁尼帝時,直到法國大革命時。這群人更多於其他獨特之日期,他們引用533-1793這年數。』

     至於在新大陸上的情況,『綜覽從1800-1844年,由十二個宗派,四十九個出版解釋但七章的非米勒爾派的美國註釋家,……還有從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各派,幾乎所有這些人,都在解釋但七章的四個大獸(視與但二章四大世界帝國為同一),及十角(從第四個羅馬帝國所分成之十國),和小角(作為教皇制)上,都是一致無疑的。……米勒爾派的領袖,在1831-1844年,雖有好幾百有力的人,實際上都如一人,一同持有四大帝國的標準大綱,即從巴比倫到羅馬,隨之是由西羅馬所分成的十個歐洲國家,在指證小角為教皇上沒有一個不同意的聲音。再者,這大群的福音先驅和與他們同工的非聖職的講演者,都同意定(公元)538 1798(年)為1260年的起點和終點。』(同上第三章)。

     由以上所述可見,我們教會對但以理書七章的預言(也包括對但以理、啟示錄其他預言)的解釋,實際上是繼承和發揚了古代和早期教會,並歷代以來一切上帝忠心的僕人、解經家、十四到十六世紀歐洲各國所有宗教改革家、十七、十八世紀歐、美各國基督教人士,以及十九世紀帶來普世宗教奮興的復臨運動的各教會的傳道人士和信徒們所傳講的正確解釋觀點。

     但可惜現代在基要派傳道人和信徒中,卻有不少人已偏離了正確的『歷史預言解釋法』,甚至對這樣的解釋法已毫無所知,而卻不知真情地轉向了羅馬教過去用來反對宗教改革派正確解釋的『將來解釋法』。現今基督教會大多數不去研究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也有少數教會熱衷研究預言的,卻是在研究傳講羅馬天主教的將來派觀點。所以會形成這種情況,正是應驗了啟示錄中的預言,顯然和羅馬教天主教的勢力在末後東山再起,日益強大有關。現正是羅馬天主教,和普世基督教提倡大聯合之時,一般人誰還會去理會過去宗教改革家對但啟預言的解釋。然而我們深信一切誠心愛慕並渴求真理亮光的主的僕人和聖徒,必能看明這一切的真相,並從但以理、啟示錄的預言中獲得上帝所要賜給我們末後時代的空前預言大光!歷代以來的正確解釋,並從其中所獲得的亮光,必將在這末後時代重新獲得空前的振興和發揚!

如今,但啟所有預言都已應驗到最後大結局,主來的日子日益臨近了!但願我們每個人都能在上帝無限大愛,基督無限犧牲,捨命救贖我們的洪恩大愛感召下,立即信而悔改, 求告主名,被主寶血洗淨,被主聖靈重生,成為上帝所愛的兒女!但願我們已經信而悔改得生命的上帝兒女,也都要隨時、每天、終身不斷地求靠主寶血的功勞和主聖靈的大能,不斷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不斷在主堸l求主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愛主愛人,彼此相愛,合而為一,熱心服務行善,傳道救靈,在聖經的真道上進一步追求同歸於一,懇求聖靈晚雨的澆灌,完成傳道救靈的使命,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復臨! * 路光 *

    (以上材料可詳參路光所著『但以理研究與默想』第六題和第十一題,『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第一題啟示錄的概論,路光網站www.godsword777.net上有此二書,本文引錄改編於2010,1,1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