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以理四章      看以下但以理六章第十題        

 

第九題 神祕的判詞

 

伯沙撒王的罪惡

      伯沙撒是巴比倫國最後一個國王,國家在他手中敗亡。但以理第五章一開始就記述了伯沙撒王的罪惡和狂妄的表現:『伯沙撒王為他的一千大臣設擺盛筵,與這一千人對面飲酒。伯沙撒歡飲之間,吩咐人將他父(父或作祖下同)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殿中所掠的金銀器皿拿來,王與大臣、皇后、妃嬪好用這器皿飲酒。於是他們把耶路撒冷上帝殿庫房中所掠的金器皿拿來,王和大臣、皇后、妃嬪就用這器皿飲酒。他們飲酒,讚美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但5:1-4)。

       這次伯沙撒王在歡宴醉酒中,竟敢吩咐人將上帝殿中的金器皿拿來,作為自己和眾人飲酒的器皿而用。其實這些器皿本是極其神聖的,存放在上帝的殿中,是一般以色列人所無法接近的。即使尼布甲尼撒王將它們掠來後,也多少知道它們的神聖性;特將它們存放在自己的神廟府庫中,而不願隨意使用。然而伯沙撒竟敢存著蔑視、褻瀆上帝的心意,取用這些神聖的金器皿飲酒。由此可見他的心靈已是何等頑梗、狂妄,並存心抵擋真神上帝。他還有意讚美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假神。這也說明他的心靈幾乎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

 

神祕的判詞

       類似這樣的狂妄自大,公然敵擋上帝的罪,不能不立即遭受責罰。『當時忽有人的指頭顯出,在王宮與燈台相對的粉牆上寫字。王看見寫字的指頭,就變了臉色,心意驚慌,腰骨好像脫節,雙膝彼此相碰。大聲吩咐將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進來。對巴比倫的哲士說,誰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他必身穿紫袍,項帶金鍊,在我國中位列第三。於是王的一切哲士都進來,卻不能讀這文字,也不能把講解告訴王。伯沙撒王就甚驚慌,臉色改變,他的大臣也都驚奇。』(但5:5-9)。

       其實伯沙撒原可從他的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學得寶貴的教訓和榜樣,而一生事奉、敬拜真神上帝,那麼他的人生就可大有作為,榮神益人。然而他卻硬著心地,不肯悔改歸向真神,並在罪惡的生活中越陷越深,驕奢淫佚,壓制萬民,抵擋真神,事奉魔鬼假神,終於落到這一可悲地步。

       雖然這樣,憐愛罪人的上帝還是藉著太后帶給他一線希望,為要對他的靈性進行最後的挽救。『太后(或作皇后,下同)因王和大臣所說的話,就進入宴宮,說,願王萬歲!你心意不要驚慌,臉面不要變色。在你國中有一人,他媕Y有聖神的靈,你父(按原文也可譯為:你先祖)在世的日子,這人心中光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或你先祖)尼布甲尼撒王,就是王的父(或王的先祖)立他為術士、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在他媕Y有美好的性,又有知識聰明,能圓夢、釋謎語、解疑惑。這人名叫但以理。尼布甲尼撒王又稱他為伯提沙撒。現在可以召他來,他必解明這意思。但以理就被領到王前。王問但以理說,你是被擄猶大人中的但以理麼?就是我父王(或作先祖的王)從猶大擄來的麼?我聽說你媕Y有神的靈,心中光明,又有聰明和美好的智慧。現在哲士和用法術的都領到我面前,為叫他們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無奈他們都不能把講解說出來。我聽說你善於講解,能解疑惑。現在你若能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我,就必身穿紫袍,項帶金鍊,在我國中位列第三。』(但5:10-16)。

 

考古的証據

       關於但以理接下去是怎樣回答的,我等一會再介紹。現在先讓我來介紹一下有關上述歷史事實的考古學方面的証據。這問題主要是由新派,實際上也就是不信派的所謂評經學家所挑起的。他們過去曾對伯沙撒王的歷史真實性,進行過猛烈的評擊。因為『1853年以前,在一切現存的巴比倫記載中從未提及伯沙撒之名,歷史告訴我們拿波尼度是巴比倫最後的王。聖經的新評論者認為此點證明本書的記載不合史實。但是1853年,在吾珥城舊址內拿波尼度為某神所建廟宇的房角石上,發現了如下的一段記載:「我,巴比倫王拿波尼度不至於得罪你。願我所愛的長子伯沙撒也有敬奉你的心。」從其他巴比倫碑文中,我們得知拿波尼度王時常在巴比倫城外退休,管理軍隊及政事的責任是在其子伯沙撒身上,二人一同為王。..這樣我們就可以明白但以理為何被稱國中的「第三位」(5:16,29)。「他父尼布甲尼撒」一句,並不是說尼王是伯沙撒的生父,乃先祖的意思。..近年所發現的巴比倫碑文,記載波斯軍在柯比利亞率領之下,不經一戰而進入巴比倫,殺王之子。』(海來博士著聖經手冊420-421頁)。

       此外,在拿波尼度親自所撰的碑文上也提到,他自己多年在提瑪地方生活,他的兒子則在巴比倫執政。雖然古楔形文字的文件一直稱伯沙撒為王的兒子,但其中也有份文件曾清楚地記載拿波尼度把王權託付給伯沙撒。另外在古列所寫的泥版上,也記錄了他和伯沙撒臣宰所作的交易和條約(參:聖道闡微419 頁,聖經新釋368 頁)。總之,伯沙撒是協助父王一同攝政。父王位居第一,他本人位居第二,因此他所能應許賜給但以理的最高地位也只能是『位列第三』了。

       至於說『他父』或說『你父尼布甲尼撒王』的說法,因為『父』字的原文含有八種意思,相隔數代的父系母系都可適用,因此我們可以把它譯為『外祖父』,也可以籠統地譯為『先祖』。現在一般學者相信,伯沙撒的母親就是尼布甲尼撒的女兒尼朵閨。有可能就是前面經文中提到的『太后』。因此尼布甲尼撒應該是伯沙撒的外祖父。(參:兩約中間史略36-37 頁,但以理書之研究88頁)。由以上所述可見,聖經中的一切記載都是何等真實可靠!

 

但以理的講解

       好,現在再讓我們回到剛才所講的問題。當伯沙撒王要求但以理為他講解牆上所寫的文字,並應許賜給他最高的地位和獎賞時,但以理是怎樣回答的呢?『但以理在王面前回答說,你的贈品可以歸你自己,你的賞賜可以歸給別人。我卻要為王讀這文字,把講解告訴王。王阿,至高的上帝曾將國位、大權、榮耀、威嚴賜與你父(可譯為你外祖父)尼布甲尼撒。因上帝所賜他的大權,各方、各國、各族的人,都在他面前戰兢恐懼,他可以隨意生殺,隨意升降。但他心高氣傲,靈也剛愎,甚至行事狂傲,就被革去王位,奪去榮耀。他被趕出離開世人,他的心變如獸心,與野驢同居,吃草如牛,身被天露滴濕,等他知道至高的上帝在人的國中掌權,憑自己的意旨立人治國。伯沙撒阿,你是他的兒子(按原文可譯為孫子或外孫),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祂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因此從上帝那媗膆X指頭來,寫這文字。』(但5:17-24)。

       但以理在開始講解這些文字之前,所說的上述一番話,是完全必要的。但以理在王面前首先表示,他不要王的贈品和賞賜,但卻要為王講解這些文字,因這原是他身為至高上帝僕人的責任所在。接著但以理出於愛心地毫無畏懼地舉述了上帝過去對尼布甲尼撒王的高舉,但尼布甲尼撒卻辜負了上帝的洪恩,而狂妄自大,任意妄為,結果遭受到上帝嚴厲的管教,直到最後悔悟過來。於是話鋒一轉,但以理大膽地指責伯沙撒說:『伯沙撒阿..你雖知道這一切,你心仍不自卑,竟向天上的主自高,使人將祂殿中的器皿拿到你面前,你和大臣皇后妃嬪用這器皿飲酒。你又讚美那不能看,不能聽,無知無識金、銀、銅、鐵、木、石所造的神,卻沒有將榮耀歸與那手中有你氣息、管理你一切行動的上帝。』

       但以理的這一番嚴肅責備的話,是在聖靈的感動之下,出於愛心而發出的,為了對他的靈性進行最後的挽救。但以理的這一番責備的話也是屬於上天所傳給伯沙撒的最後信息,為了使他能感悟到自己罪惡的嚴重,以致等一下聽到上天的宣判時,更能深切理解而心服口服,或許多少生出一點悔改的心來。

  伯沙撒的情況和過去尼布甲尼撒的情況是有所不同的。尼布甲尼撒雖然過去也曾犯了嚴重的罪而遭到上天異夢的警告,但他那時主要還是由於缺少真光,並且他的心靈也並未剛硬到不可能悔改的地步,因此但以理在解夢時在聖靈的感動下寧願以懇切的勸諫代替嚴厲的責備。這時伯沙撒的情況就不同了。他已經得到了這一切的真理亮光,而卻仍然硬著心腸抵擋上帝,以致不能不遭到嚴厲的責備。但以理知道這樣的直指罪名,很可能觸犯王怒,或帶來嚴重後果,但他也無所畏懼。因他深信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但以理這種在聖靈感動下,直指罪名,無所忌憚的表現,也為我們留下了完美的榜樣。而我們一般人的弱點常常是:在平常不應該責備人的時候,卻憑著自己的血氣輕易責備人;而有時在特殊情況下應該責備人的時候,卻又出於懼怕的心而畏首畏尾。在這方面,我們真要向但以理好好學習。

       但以理接著向伯沙撒解釋上天宣判的文字說:『所寫的文字是彌尼,彌尼,提客勒,烏法珥新。講解是這樣,彌尼就是上帝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提客勒就是你被稱在天平媗膆X你的虧欠。毘勒斯(與烏法珥新同義)就是你的國分裂,歸與瑪代人和波斯人。』(但4:25-28 )。伯沙撒雖然不歡迎上天的宣判,但在上帝神能的威嚴顯示下也只好聽命。『伯沙撒下令,人就把紫袍給但以理穿上,把金鍊給他戴在頸項上,又傳令使他在國中位列第三。』(但4:29)。

 

判詞的應驗

       出乎伯沙撒和眾人的料想之外,上天的宣判詞立即獲得應驗:『當夜迦勒底王伯沙撒被殺,瑪代人大利烏年六十二歲取得了迦勒底國。』(4:30-31)。

       『古代歷史家讚諾芬(XEROPHON)希羅多德(HERODCTUS)柏魯撒斯(BEROSUS)記述巴比倫的傾亡,有如下的話:「古列將伯拉河水引入一新河道,用巴比倫之叛軍二人為嚮導,沿已乾之河床進入城內。該時巴比倫人正在神筵中痛飲。」近年所發現的巴比倫碑文,記載波斯軍在柯比利亞率領之下,不經一戰而進入巴比倫城,殺王之子。』『瑪代人大利烏取巴比倫國(5:31)。在巴比倫城暫時為王,直至古列王繼位的時候(6:28. 9:1)。』(聖經手冊420,421頁)。

       『有人認為大利烏即是巴比倫碑文中那位率軍首先進入巴比倫城的將軍柯比利亞,或是約瑟法所說古列王的岳父薛亞塞利(CYAXARES)。當時,一人兼有巴比倫文與波斯文的兩個名字,是很普通的一件事。..大利烏暫時代之為統治者,大概有二年之久。』(同上 421頁)。

       英文『但以理和啟示錄』一書的作者烏利亞.史密斯,贊同約瑟法的說法。他在書中48頁上引証了歷史家帕銳丟克的一段敘述:『瑪代人大利烏就是薛亞塞利,是古列的舅父,取得了國度。因為古列允許他享有古列所征服的一切地區的最高頭銜,直到他去世之時。』(猶太人歷史中新約和舊約的聯結處,卷一,137頁"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 CONNECTED IN THE HISTORY OF JEWS" VOL.1,P.137. By HUMPHREY PRIDEAUX)

    懷愛倫也贊同這一說法,提到:『巴比倫被瑪代人大利烏的侄子(應譯為外甥,英文為同一字),也就是指揮瑪代和波斯聯軍的古列所包圍了。..』(先知與君王第43章423-424頁)

  還有一點需要說明一下:上面約瑟法說大利烏是古列的岳父,帕銳丟克說大利烏是古列的舅父,二者並無矛盾。因大利烏,又名薛克塞利,既是古列的舅父,又是他的岳父。如古代歷史家讚諾芬(XENOPHONS)提到:古列是瑪代王阿思提阿格(ASTYAGES)的外甥,通過她母親曼旦(MANDANE) 而認識了他的舅父薛亞塞利。後來薛亞塞利又把自己的女兒嫁給古列為妻。(參:英文聖經註釋SDA  BIBLE  COMMENTARY  P.P.816-817)。

       根據現代考古學的精確發現,這次伯沙撒王被殺和巴比倫國滅亡的日期是:公元539年10月12日。

       關於這天夜堣琱餼菾窸Q瑪代波斯軍隊毀滅的詳細情節,也都應驗了眾先知早已發出的預言。例如:前來毀滅巴比倫國的乃是瑪代人和波斯人(即以攔人)組成的『聯合的大國』(賽21:1-9. 13:7-9. 耶50:9-10. 51:11);當時正在夜間,他們『擺設筵席』『又吃又喝』,國王臣宰都因酒沉醉(賽21:5-9.耶51:39,40,57);流經巴比倫大城的伯拉大河水突然乾涸(耶51:36.50:38.賽44:27); 河兩旁的城門也都被敞開(賽45:1-2);瑪代波斯的軍隊暗中由河床進入城內,渡口被佔據,城的四方被攻取(耶51:31,32);巴比倫『忽然傾覆毀壞』(耶51:8)。關於這些情況在但二章預言中已有較詳細引述,這堣ㄕA過多重述。

       先知的預言中更進一步論到,巴比倫城還將『永遠荒涼』『永無人煙』等等。這一部分預言,在巴比倫滅亡時,還遠沒有應驗,還要再過幾百年,甚至上千年才獲得完全應驗,並一直奇妙地應驗到現在。如先知以賽亞書中早就預告:『巴比倫素來為列國的榮耀,為迦勒底人所矜誇的華美,必像上帝所傾覆的所多瑪、蛾摩拉一樣。其內必永無人煙,世世代代無人居住。亞拉伯人也必不在那堣銩f帳棚,牧羊的人也不使羊群臥在那堙C只有曠野的走獸臥在那堙D.野山羊在那婺齠R..。』(賽13:19-22)先知耶利米的預言也說:『你(巴比倫)必永遠荒涼。』又說:『我必使巴比倫的海枯竭,使他的泉源乾涸。巴比倫必成為亂堆,為野狗的住處。令人驚駭嗤笑,並且無人居住。』又說:『巴比倫寬闊的城牆,必全然傾倒。』(耶51:26,36-37,58)

       我們知道大利烏和古列王在巴比倫國滅亡之後,都喜歡住在巴比倫城中,因此巴比倫城仍保持繁榮。但到了公元前482年,由於巴比倫城居民兩次反叛,當時以書珊城為首都的波斯王薛西斯(XERXES)也就是以斯帖記中的亞哈隨魯王對他們進行了無情的鎮壓,並毀壞了巴比倫的宮殿、廟宇和堅固的外牆,使他們成為一堆一堆的亂塊、碎石和瓦礫。巴比倫開始成為『亂堆』,但仍有人居住。過了150 年之後,亞歷山大王在公元前323 年來到巴比倫城,立即派了一萬人,清除伊替曼納砍(ETEMENANKI)的廢墟,為要重建巴別塔。還要恢復巴比倫城的榮美,成為一個宗教的中心。他還計劃使巴比倫成為一個海港,作一個貿易的中心。但是他沒有能夠實現重建巴比倫城的計劃,就在當年突然患急症死去了。他死後,他的帝國被四個總督分割為四國。其中一個總督西路庫、尼卡特(SELEUCUSNICATOR),為了重建奧匹斯(OPIS),作為他的新首都,定名為西路錫亞(SELEUCIA),他從巴比倫拉來了許多的人口和千百萬的磚塊,於是巴比倫更陷入了隱蔽處。三世紀以後,在耶穌的時代,巴比倫已成了一個荒涼的城。在中世紀時許多地區的水埧(閘)和水道都毀壞了,而巴比倫的海和泉源也就完全枯乾了。巴比倫果然已成了乾旱、荒涼、無人居住之地,直到現在仍然這樣。尤其奇妙地,在巴比倫城外,現在還可看見亞拉伯人在多處支搭帳棚,但他們卻絕不肯在巴比倫城內荒野過夜,因害怕惡靈危害。但野山羊和各種野獸卻時常在故宮遺址出沒。(注:參GOD CARES VOL.I,P.P.80-81.中譯本5-6 到5-8 頁等有關資料)

       『聖經手冊』中也簡要提到:『巴比倫城在波斯時代仍為一重要之城,亞力山大帝本欲修復之,但因死而止。此後,巴比倫城日漸衰落,耶穌在世時,其政治與商業之重要性已不復存在。主後第一世紀內,其大部份已成廢墟,城中之磚被用來建築巴喀達城(BAGHDAD), 及修築運河。歷代為「荒堆」,曠野的鳥獸居於其間,奇妙的應驗了聖經的預言。』(414 頁)。

       耶利米書中還有一段奇妙的預言,說巴比倫要『成為掠物,凡擄掠他的都必心滿意足』。又說:『你們要從極遠的邊界來攻擊他,開他的倉廩,他的寶物就被搶奪。』『多有財寶的阿,你的結局到了。』(耶50:10,26-37.51:13)。

       這些預言,說明巴比倫城似有無盡的財寶,使一次一次來擄掠他的,都『心滿意足』。例如『波斯的古列王滿載而歸。薛西斯王掠去150 億的金塊,亞力山大把他掠奪的分給每一士兵50金元,自己又收藏億萬元。敘利亞王和羅馬王從極遠處來此搶劫。18世紀英國史家吉本氏作了「羅馬帝國衰亡史」,且看這懷疑派學者如何證明聖經預言的可靠。他說:「當羅馬皇帝希路里(HERACLIUS)率軍到此時,雖然它許多的財寶早已被劫,但他們所搜得的使之喜出望外。」』(聖地之遊40-41頁.古事今談81-83)

       此外,當巴比倫城被毀滅之前,上帝也曾呼召祂的子民『要從其中出去,各人拯救自己,躲避耶和華的烈怒。』(耶51:4-46)

  根據啟示錄十七、十八章,以及十四、十六章中有關屬靈巴比倫的預言可知,古代巴比倫的富足、榮耀、強盛和最後的毀滅,都是末後屬靈巴比倫的預表。在古代巴比倫大城毀滅前,上帝怎樣呼召祂的子民從其中出來,照樣,在末後屬靈巴比倫大城毀滅前,上帝也要呼召祂的子民,從巴比倫大城中出來!正如第二位天使警告和另一位天使警告中所宣告的:『巴比倫大城傾倒了,傾倒了,..我的民哪,你們要從那城出來,免得與她一同有罪,受她所受的災殃。』(啟1-18:4. 14:6-12)。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