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以理五章      看以下但以理七章一第十一題        

 

第十題    獅坑中的神蹟

 

但以理的被重用和得尊榮

       但以理書第六章記述了但以理一生中最後一次巨大的信仰考驗,結果使他被扔入獅子坑中,最後卻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關於本章內容,可以按次序來思考。首先是講到但以理的被重用和得尊榮:『大利烏隨心所願,立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又在他們以上立總長三人(但以理在其中),使總督在他們三人面前回覆事務,免得王受虧損。因這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所以顯然超乎其餘的總長和總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國。』(但6:1-3)

       我們想到但以理的一生實在是一個奇蹟。自從他年少時,在公元前606年被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擄到巴比倫來,直到現在瑪代王大利烏在公元前539年毀滅巴比倫國而統治列國時,已將近七十年之久了。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但以理了雖然經歷了巴比倫帝國的歷代帝王,從尼布甲尼撒王起到伯沙撒王止,並身處於巴比倫和瑪代波斯的二個完全不同的帝國王朝中,然而他卻一直被信任,甚至獲重用和得尊榮,這在人類歷史上確是一件罕見的奇事。

       例如早在尼布甲尼撒王開始掌權時,年青的但以理就已被重用。特別是當但以理為王神奇地再現和講解了二章大像的異夢時,王更是『高抬但以理,賞賜他許多上等禮物,派他管理巴比倫全省,又立他為總理,掌管巴比倫的一切哲士。但以理求王,王就派沙得拉、米煞、亞伯尼歌,管理巴比倫省的事務,只是但以理常在朝中侍立。』(但2:48-49)

       以後我們還看到,即使當尼布甲尼撒王已達到威榮的頂點,巴比倫國也已達到黃金時代的頂峰時,王還是很尊敬地稱但以理為『術士的領袖伯提沙撒』,並信任地對他說:『我知道你媕Y有聖神的靈,甚麼奧祕的事都不能使你為難。』(但4:9)。 由於尼布甲尼撒在位為王的時期甚長,在巴比倫帝國七十年的壽命中,他作王的時間就佔去了四十五年,因此在這漫長的時期中,但以理都能不斷地發揮著他那神聖、巨大的影響力。及至尼布甲尼撒王悔改歸向真神上帝後,更是這樣。

       當尼王去世後,巴比倫帝國又經歷數王,各王在位的時間都甚短暫。及至巴比倫末了的王伯沙撒在位時,雖然由於他自高自大、敵擋真神、敬拜偶像,壓迫聖民,以致但以理也被他遺忘、撇置一旁;然而當巴比倫即將亡國之夜,由於但以理為伯沙撒講解了那神祕手指在牆上所寫的文字,於是但以理又被大大的尊榮和高舉。王命人『傳令使他在國中位列第三。』(但5:29)。

       尤其不易的,當瑪代波斯人大利烏毀滅了巴比倫國,而成為瑪代波斯國的第一個帝王時,原為巴比倫朝臣的但以理又被空前地所重用。正如以上經文中提到,大利烏立了一百二十個總督治理通國,又在他們以上立總長三人,但以理成為三個總長之一,甚至大利烏王還想立他治理通國。經上還留下了這樣的記載:『這但以理當大利烏王在位的時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但6:28)。

       此外,但以理的一生中除肩負著上述一切世界上的重任外,更一直擔任著至高上帝先知的屬靈重任!(但7-12章)。

       從但以理的上述人生經歷中,我們可以獲得以下三點總的教訓:

       第一點,當一個人,特別是主堛澈C少年,和真理、智慧、能力的泉源不斷相交後,將能被主的恩典改造、聖化並超升到何等崇高的境地,以致他們在上帝的旨意中,靠著主的恩助,足能勝任世上任何靈界或世界的重任。

       第二點,上帝永琱變的真理能使人善於處置任何時代或環境,並使人在任何時代或環境中都能作一個忠心持守真理原則而榮耀上帝、造福人類的人。

       第三點,從但以理的人生經驗中也可看到:即使一個在屬世帝國政府中擔任要職的人,仍然應該,並且也能夠做一個堅守真理原則,並忠於至高真神的人。懷愛倫說:『但以理在巴比倫和瑪代波斯兩國中作政治家的經驗,顯明了一項事實:那就是管理事務的人並不一定要作一個狡謀百出,玩弄權術的人;反之,他也可以作一個步步得蒙上帝引導的人。那身為世上最強大國家之首相的但以理,同時也是上帝的先知,領受上天靈感的光照。』(先知與君44章443頁)。   

 

但以理被重用和得尊榮的原因

       至於但以理所以能在當時列王更替、列國變遷的漫長一生中,不斷受到列國列王的重用和尊榮,顯然是由於他具有上帝所賜給他的非凡的智慧和才能,以及屬靈的美德和感化力,以致獲得了世上列國列王的信任和重視。而以上的這一切才智和品德,又顯然是來自他的美好靈性,來自他的禱告、讀經的靈修生活。正如他自己作見證說:『因這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所以顯然超乎其餘的總長和總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國。』

       但以理早在青少年時,就已經滿有屬靈的智慧和驚人的才能了。這一切超眾的聰明、智慧、知識和才能,既是上帝所賜的,也是他自己努力靈修、追求和操練的結果。正如經上的記述,包括但以理在內的『這四個少年人,上帝在各樣文字學問上(學問原文作智慧),賜給他們聰明知識。但以理又明白各樣的異象和夢兆。..王與他們談論,見少年人中無一人能比但以理、哈拿尼雅、米沙利、亞撒利雅,所以留他們在王面前侍立。王考問他們一切事,就見他們的智慧聰明,比通國的術士和用法術的勝過十倍。』(但1:17-20)。但以理自己也在禱告中歸榮耀與上帝說:『我列祖的上帝阿,我感謝你,讚美你,因你將智慧、才能賜給我,允准我們所求的。』(但2:23)。

       但以理的聰明、智慧、知識和才能,也是他不斷學習敬畏上帝、遠離罪惡,並追求認識至聖者的結果。如經上教導我們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箴28:28. 9:10)。

       但以理的聰明、智慧、知識和才能,也是從長期學習主的話中而獲得。也正如經上所教導:『我兒,你若領受我的言語,存記我的命令,側耳聽智慧,專心求聰明,呼求明哲,揚聲求聰明,尋找他如尋找銀子,搜求他如搜求隱藏的珍寶,你就明白敬畏耶和華,得以認識上帝。因為耶和華賜人智慧、知識和聰明,都由祂口而出。』(箴2:1-6)。靈感的詩人大衛在禱告中也說:『你的話是我腳前的燈,是我路上的光。』『你的言語一解開,就發出亮光,使愚人通達。』又說:『我何等愛慕你的律法,終日不住的思想。你的命令常在我心堙A使我比仇敵有智慧。我比我的師傅更通達,因我思想你的法度。我比年老的更明白,因我守了你的訓詞。』(詩119:105,130,97-100)。

       但以理的聰明、智慧、知識和才能,也是他從琱薊疑咩i中所求得。但以理每日早晨、中午和晚上有三次定時禱告的習慣。此外,但以理還時時不斷地和上帝保持著密切的交往,以致上帝能不斷地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將那分賜人各樣屬靈恩賜的靈賜給他,並不斷充滿、運行在他心堙A從而使他獲得屬天的智慧和超凡的才能。(弗1:17.林前12:4-11)。

       總之,由於但以理不斷和智慧、能力之源上帝,密切相交,並從真理的寶庫聖經中尋求真光,以致他的天然的理解力、記憶力和他的各種聰明、才智,都能獲得最大限度的振興和發展。在他長期靠主恩助,琱薑斷的多方面的努力學習,追求和操練下,並在上帝的特別賜福下,他終於在靈界和世界的聰明、智慧、知識和才能上,都攀登上了驚人的高峰,以致能獲得好多位帝王的賞識和重用。

       但以理不但以他屬天的智慧和非凡的才能而贏得帝王的敬佩和重視,而且更以他的存於內的美好靈性和形於外的完美的聖德而獲得帝王的尊敬、信任和重用。關於這方面,正如太后在伯沙撒王面前為但以理所作的見證。太后論到但以理說:『他媕Y有神聖的靈。..這人心堨明,又有聰明智慧,好像神的智慧。你父(可譯為:你外祖父)尼布甲尼撒王..立他為術士、用法術的和迦勒底人並觀兆的領袖。在他媕Y有美好的靈性,又有知識聰明..』(但5:11,12)。正因這緣故,尼布甲尼撒王在位時,尤其是晚年悔改歸向上帝後,是極其尊敬和信任但以理的。及至到了瑪代王大利烏在位時,但以理更是得到了極大的重用,肩負了類似宰相的責任。

       當然,但以理所以能在巴比倫和瑪代波斯二大帝國中都受到信任和重用,也完全是由於上帝美意的按排,為要使他在外邦帝國的宮庭中和列國萬民面前,為上帝的聖名作榮美的見證。否則,若不是上帝的特別保護,但以理就不可能平安生存到現在。就如接下去所要講的惡人的謀害和獅子坑中的神蹟,也是一個最明顯的例證。

 

惡人的嫉恨和謀害

  如上所述,由於但以理受到大利烏王的特別信任、重用和尊榮,不但成為三個總長之一,管理著全國一百二十個總督,而且『因這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所以顯然超乎其餘的總長和總督,王又想立他治理通國。』這些情況終於引起了其他那些嫉妒成性、爭權奪利的總長和總督們的嫉恨。再加上但以理在管理國務方面的忠心耿耿,公正無私,又成了他們貪污行賄,胡作非為,或其他種種違法活動的巨大障礙和『眼中釘』,這就更引起了他們的敵視。他們便決心謀害但以理。當然,在這些惡人的背後,更有著那最兇惡的仇敵撒但在煽動著他們心中的妒火和毒恨,並幫助他們策劃陰謀詭計,妄圖把先知但以理的神聖感化力從人間消除。

  正如我們看到經上的記載:『那時總長和總督尋找但以理誤國的把柄,為要參他,只是找不著他的錯誤過失。那些人便說,我們要找參這但以理的把柄,除非在他上帝的律法中就尋不著。於是總長和總督紛紛聚集來見王說,願大利烏王萬歲,國中的總長、欽差、總督、謀士和巡撫彼此商議,要立一條堅定的禁令,三十日內不拘何人在王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麼,就必扔在獅子坑中。王阿,現在求你立這禁令,加蓋玉璽,使禁令決不更改,照瑪代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於是大利烏王立這禁令,加蓋玉璽。』(但6:4-9)。

       這些總長、總督們所設下的陰謀詭計,是極其陰險、狡猾、毒辣的。他們深知大利烏王對但以理的信任、器重和感情,要想在王面前前參但以理簡直是不可能的。何況他們連但以理一點誤國的把柄也找不到。於是他們挖空心思、想出這條陰謀詭計。他們利用大利烏王好大喜功、貪圖虛榮的弱點,假裝關心王的利益,想要增進王的權威和尊榮的樣子,冒用全國臣宰官員的名義,要求王立一條禁令,三十日內不准人在王以外向神祈禱,或向人有所要求,凡違令者必被扔在獅子坑中。像這種禁令的內容顯然是違背真理,抵擋真神,並干犯信仰自由原則的。它人為地故意將國王高抬到一種不自然、不合理、不應有的想要超過真神的地位,而且這種禁令所帶有的強制性,以投入獅子坑中相威脅,更是專制暴虐,違背情理的。何況這一禁令的罪惡目的主要是針對王所尊敬、信賴的忠臣但以理的,為要將他置之於死地。但大利烏王因著自己好大求榮的弱點,一時看不清那些總長總督們所建議的禁令的實質,並隱藏在禁令後面的陰謀毒計,竟糊理糊塗地立下了這一禁令,並加蓋了玉璽,以致使但以理陷入極大的危害中。

       撒但所提示給那些謀害但以理的總長總督們的毒計,似乎已獲得初步成功,並還將繼續推進。然而這並沒有甚麼可怕。惡人的一切計謀都逃脫不了全能全知的上帝的手掌,而且上帝兒女的命運也都是執掌在慈愛天父的聖手中。在全能、全知、全愛的上帝掌管下,『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8:28)。就是惡人的忿怒也必成就上帝的榮美。因此撒但藉著惡人對上帝子民的謀害或迫害,只能使愛上帝的子民得益處,使上帝的聖名得尊榮,並使真理信仰得廣傳。

 

但以理的忠貞不屈和得勝

       現在就讓我們來看看,面對上述惡人的陰謀詭計和大利烏王的禁令,但以理是怎樣應對的呢?當大利烏王的禁令下達後,那些惡人們都歡喜雀躍,立即在但以理的周圍嚴密佈置,加緊監視。他們根據但以理過去在信仰上的一貫堅定忠貞的表現,相信但以理這次也會不顧王的禁令,繼續向真神上帝屈膝祈禱,這樣他們就可將他置於死地。果然,正如他們所預計的,但以理這次在尊榮上帝、堅持真理信仰和遵守上帝誡命的事上,表現了他一貫的忠貞不屈和堅定不移。正如經上所記:『但以理知道這禁令蓋了玉璽,就到自己家堙A(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但6:10)。

       但以理在這堜猁穛{的寧死不屈、視死如歸,泰然自若,毫無畏懼的忠貞、堅定的品格,真是何等的寶貴!這和有些人在真理信仰的考驗面前,為了自己的安全而顧慮重重,或為了自己的利害而軟弱、妥協的表現,真是顯出了何等強烈的對照!實質上,許多人所遇到的考驗或火煉,有時看起來似乎很緊張、很嚴重,但和但以理所遇到的這種生死考驗比較起來,實是差得很遠的。有許多人所遇到的考驗,不過是要受到一些壓力,或是要損失一些利益,或是要失去自己的職業,或是更嚴重一些有可能要受到監禁、或磨難、或殉道的威脅。而但以理這時所遇到的考驗,卻是面對王所立下、蓋過玉璽、不可能更改的禁令,和被獅子撕裂、吞吃的慘刑。但以理卻仍然毫不猶豫,毫不動搖地堅持『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

  但以理的這一可貴榜樣也是特別為末後上帝餘民留下的,因上帝餘民最後也都要經歷相似的嚴重考驗,並也要靠主獲得完全的勝利。

 

但以理巨大的信心和愛心

       但以理在這次考驗中所以能表現得這樣忠貞、堅定,毫不動搖,並這樣感恩喜樂,毫無畏懼,是由於他在主堣@生所不斷追求、保持和加深的完全的信心、愛心而來的。

       我們知道,在完全的愛中是毫無懼怕的。由於但以理在上帝無限大愛的激勵之下,充滿了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上帝的心,充滿了愛主勝過愛自己的生命和一切的心,以致他甘心樂意地不惜獻上自己的生命,以見證、尊崇、榮耀上帝的聖名。

  又由於他充滿了愛護上帝子民的心和愛憐世上眾罪人的心,以致他滿心火熱地不惜捨身流血地來為上帝子民留下一個必須效法的得勝的榜樣,並為世人留下一個真理的見證。

       在完全的信心中也是毫無畏懼的。但以理深深信賴上帝的慈愛、權能、和智慧。他深信這次事件臨到他,完全是出於上帝聖善的美意所允許,並完全處在上帝的掌管中。他深信那使『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的主,也必藉著這次事件,使他和一切愛上帝的人得益處,並使上帝的聖名得尊榮。

  至於這次事件的結果怎樣,他也毫無掛慮和畏懼。如果主的美意是要他以自己的生命來為上帝和真理作見證,那麼他也甘心樂意為主捨身流血,並且他也深信他的殉道必能使上帝的聖名被尊榮,使撒但和他全軍遭慘敗,使他自己和一切愛上帝的人得益處,並使上帝救贖人類的大工得推進。如果主的美意認為保留他的生命比讓他殉道更好,那麼他深信不論王的禁令,或總長總督們的毒計,或撒但和他全軍的怒氣,都不能奪去他的生命。即使他們將他扔在獅子坑中,獅子也絕不能傷害他。但以理既是這樣充滿了完全信靠上帝的心,那麼還有甚麼後果能使他懼怕呢?上帝和祂一切有信心的忠心子民必得勝,撒但和他的全軍並一切始終不肯悔改的惡人必失敗。

 

考驗的特點和得勝的難能可貴

       但以理這次所經受的考驗,和他的三個希伯來同伴在早年時所遇到的強迫人拜金像的烈火的考驗,性質上是基本相同的。那時尼布甲尼撒王強迫人跪拜金像,實質上是強迫人違犯上帝誡命中第二條禁止人拜偶像的誡命,同時也違犯了第一條除了真神上帝以外不可敬拜別的神的誡命。而此時大利烏王三十日內禁止人祈禱、敬拜上帝,實質上也是強迫人違犯十誡中的第一條當拜獨一真神的誡命,同時也連同違犯了第四條誡命等。還有,那時命令中規定,凡拒拜金像的人,都將被扔入烈火的窯中;而此時禁令中也同樣規定,凡違令祈禱上帝,或有求於他人的人,也將被扔在獅子坑中。這兩次考驗,同樣是極其嚴重的生死的考驗。

       然而但以理此次所經受的考驗,也有著不同於上次三個希伯來青年所經受的考驗的獨之處。這次考驗至少有以下四個特點:

 

獨自爭戰

       第一點,上次強迫人拜金像的考驗,固然極為劇烈,然而還有三個希伯來青年同伴在一起彼此勉勵,共同應戰。而此次禁止人向上帝祈禱的考驗中,按表面情況看來,但以理是獨自一人『孤軍作戰』。從這一點上來說,這次考驗比上次更為不易。然而但以理靠著主的大能恩助,使這一不利因素,也轉化為有利因素,它反倒成了但以理巨大的督促和激勵。正由於在王宮中全國的朝臣和列國的使節面前,只有但以理一人在高舉著上帝的聖名,因此全國以至於列國的君王、臣民和他本國的同胞,都在觀望著他,上帝、天庭的眾天使以及宇宙的眾生靈也都在注視著他,甚至撒但和他的眾使者,也都在一旁窺探著他。如果他一旦懼怕,屈服於王的禁令,而停止了禱告、敬拜,或否定了他所一貫尊崇的上帝聖名,那麼他的失敗將要使上帝的聖名遭受到何等的羞辱,而撒但卻要因此何等歡喜雀躍,並且他的失敗又將使多少人因而絆跌,而也為世人留下了多麼難以挽回的危害影響!而反過來說,如果他靠主得勝,那麼上帝的聖名必大得尊榮,撒但必大遭失敗,上帝的子民必大受激勵,世人必大蒙光照。想到這堙A他肩負的責任是何等重大,影響是何等深遠!因此,所謂獨自一人,『孤軍作戰』,不但不能成為他容讓膽怯、軟弱、失敗或原諒自己的藉口,而反倒成為他追求勇敢、剛強、得勝的督促和激勵,並促使他更熱切地來到上帝面前,懇求力量和恩助,以為主爭戰、為主得勝,而榮神益人!

 

年邁奮戰

       第二點,上次三個希伯來青年經受考驗時,正值他們年青有為時期,就一般來說,正是人生朝氣蓬勃,精力旺盛,勇氣百倍的時期。而這次但以理經受考驗時,卻已是年近九十高齡。從人的生理現象來說,已是身體衰退,精力減弱,暮氣漸增,勇氣和闖勁都不如青年之時。然而從但以理身上,我們卻看到一個相反的例證:外體雖然日趨衰老,心靈卻日益更新。隨著但以理的年歲和閱歷的不斷增加,他在主的恩典和真理知識上,在信心、愛心、德性和屬靈經驗上,在屬靈的心志、能力、剛強和勇敢上,以及對世界的看破和對天國的愛慕上,也都不斷增進。真所謂靈性上的『老當益壯』。這對一切年老的主的僕人和子民,都是一個可貴的榜樣和重要的教訓。

 

死刑的威脅感情的誘惑

       第三點,上次強迫跪拜金像的考驗和這次禁止祈求上帝的考驗,雖然同樣具有嚴重的死刑的威脅,一是被扔進火窯,一是被投入獅坑;然而也有著不同的特點。上次三個希伯來同伴是在尼布甲尼撒王怒氣沖沖的情況下被扔進火窯的。而這次但以理卻是在大利烏王憂愁、懊悔、哀痛,而似乎不得已的情況下被投入獅坑的。但以理也一直深知大利烏對他所懷有的極深厚的感情。因此,這次考驗從一開始除具有著極嚴重的死刑威脅外,還具有著極強烈的感情誘惑性。如果但以理這次因著體貼人情,因著大利烏王和他之間所有的深厚的感情,而在真理原則上妥協、退讓的話,那麼但以理必要完全失足跌倒而羞辱上帝的聖名了。然而但以理不但不因死刑的威迫而跌倒,而也絕不因體貼人情而軟弱。在不影響信仰原則的情況下,但以理固然是極重情誼和感情的,然而如果這種情誼和感情是要勸誘、拉籠他違背上帝的真道、律法和旨意的話,那麼他那愛主勝過愛一切的心,必要憎惡這一切只體貼人的意思而不體貼上帝意思的所謂情誼和感情了。因但以理以上帝無限的寵愛為至寶,並以愛主勝過愛自己的生命並一切,為至上的權利和本分。

 

更需清明的屬靈眼光

       第四點,但以理這次經受的考驗,還具有一個較難的特點。

要戰勝這次考驗,不但須有強大的屬靈力量,而且還須有充足的真理亮光和清明的屬靈眼光。也就是不但須有『火煉的金子』,即能使我們戰勝烈火考驗的信心和愛心,而且還須有『眼藥』,即能明亮我們屬靈眼光的真理亮光和聖靈光照。 

       上次三個希伯來同伴經受的考驗,雖然極為劇烈,但它的是非性質的辨別,還是比較容易的。因跪拜金像,即使是被迫跪拜金像,總是明顯違犯上帝禁止拜偶像的誡命的。而這次大利烏王禁止人在三十日之內,在王以外,向神或向人祈求的禁令,雖然也是和上帝誡命明顯發生抵觸的,然而似乎還有變通應付的辦法。如有人也許會想:但以理何必要那麼『固執』『機械』,仍舊要『一日三次雙膝跪在窗前(他樓上的窗戶開向耶路撒冷),向上帝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以致讓敵人看見他祈禱,而抓住他的把柄呢?比如他可以坐著禱告,或站著禱告,或者即使要跪下禱告,也可以遠離窗口,在一個隱蔽的地方禱告,不要讓別人看見。也許有人還要『引證』經文來證實他的看法呢。比如經上不也是教導我們,無論站著坐著、行路躺臥、在外在家,都可以『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麼?(參:弗6:18)。尼希米不也曾在亞達薛西王面前,為要求重建耶路撒冷事,而『默禱天上的上帝』麼?(尼1:4)。或者有人還要『引證』這樣的話呢,主耶穌不也曾教訓我們說:『你們禱告的時候,不可像那假冒為善的人,愛站在會堂堜M十字路口上禱告,故意叫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得了他們的賞賜。你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6:5,6)

       如果但以理當時也是像他們這樣想法,那麼他必要在考驗面前猶豫、軟弱,甚至跌倒失敗,以致大大羞辱上帝的聖名並絆跌多人了。這也是末後有許多人在類似這樣的考驗上跌倒失敗的原因之一。再者,我們也曾看到這樣的情況,有些人在類似三個希伯來青年的考驗中(雖然沒有那樣嚴重),也許勝利了;但在類似但以理的考驗中(雖然也沒有那樣嚴重)卻失敗了。其中的原因也就在於他們屬靈的眼光糢糊,和缺乏真理的亮光。但感謝主,但以理當時的情況卻不是這樣。

       其實,如果我們將以上所『引證』的這些經文仔細地思考一下,就可以看到以上經文所講論的情況,和但以理當時所面臨的情況是完全不相同的。主耶穌當時的教訓主要是針對那種假冒為善的法利賽人,禱告時故意叫人看見,故意要得人的榮耀的情況而說的。而但以理當時的處境,已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了。他當時是處在敬拜假神的異教國家朝廷中,周圍都是信奉異教的臣宰、官員和軍兵。因此但以理公開的禱告生活,並不能使他在這些人中得榮耀和稱讚,相反還可能遭到他們的岐視和譏評。特別是當大利烏王的禁令發出後,他的禱告生活也同時遭到了禁止。如果他再堅持公開的禱告生活,一旦被人發現,就將立即被扔在獅子坑中,而喪身於獅子的血口。因此,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問題,和那種故意要得人的榮耀問題,根本沒有絲毫相干之處。而現在擺在他面前的問題倒是:敢不敢於繼續公開承認、敬奉並求告主名,超過其他一切權威之上的問題。

       固然基督徒在不違背真理信仰原則的情況下,是需要靈巧一點,然而在關係到真理信仰原則的問題上,卻絲毫不能『靈巧』。至於禱告的地點,固然並不一定要限於某處,禱告的方式也並不一定要限於跪下禱告。的確,需要時無論站著、坐著、行走、躺臥、在外、在內,都可以『靠著聖靈,隨時多方禱告祈求。』然而但以理當時所面臨的問題,卻並不是屬於一種禱告的地點和方式的問題,而卻是屬於一種究竟承認或還是否認主的至尊的聖名和權威的問題。因承認或否認主名,並不一定要藉著自己的言語,而也可藉著自己的行動,甚至於表情。當時大利烏王既已發佈禁令,禁止人在三十日之內向神或向人有所祈求,並以扔入獅子坑中的慘刑來強迫所有的人服從。如果但以理當時為了自己的安全,而突然改變自己過去長期以來公開跪禱的習慣,而有意在人面前裝作是服從王的禁令而不再禱告的樣子,這實質上已經是在向世人否認上帝至尊的聖名和祂無上的權柄、能力和地位了。並等於向世人承認大利烏王和他禁令的權威,超過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上帝和祂神聖律法的權威之上。這樣上帝的聖名必要大受羞辱,撒但卻要歡喜雀躍,上帝的子民和世人都要受到絆跌和危害的影響。因此但以理所面臨的這一問題,實是一個原則性的承認或否認主名的重大問題,也是一個究竟高舉上帝誡命的權威,還是高舉人的禁令的權威的重大問題,是絕不能藉口所謂『靈巧』一點,或所謂暫時改變一下禱告的地點或方式所能諱避的問題。關於這問題的嚴重性,主耶穌曾明確地勸勉、告誡我們說:『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10:32-33)

       但以理正是這樣來認識問題的。從他青少年時被擄到巴比倫以來,他已經歷了自尼布甲尼撒王起至伯沙撒王止的巴比倫帝國的諸王時期,如今又已進入了瑪代波斯帝國的時期。他在這兩個大帝國中已生活了近七十年之久了。在這漫長的人生中,他從未以自己的信仰為恥,也從未為自己的安全而違背自己的信仰,反倒不斷公開地為他所信仰的上帝和真理作見證。現在他已年近九十,能在人世中為上帝和真理作見證的機會已不多了,他豈肯苟且偷生而否認他所一貫尊為至高、至聖、至榮、權能無限、慈愛無比的永生上帝的聖名呢?因此但以理毅然決然地堅持著他那素常一貫的早上、中午、晚上一日三次的定時定點的禱告習慣,藉以向世人表明:他所敬拜的上帝是至高無上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他所虔守的上帝誡命是具有無限權威的。他寧願喪身於獅子的口,也絕不願為順從王的禁令而違背上帝的聖命。

       從但以理的上述榜樣中,我們還可得到有關禱告方面的極其重要的教訓。我們看到但以理是何等重視每日三次的定時禱告生活,無論事務多麼繁忙,都不能影響他的定時禱告生活。甚至如今王的禁令,被扔入獅子坑的威脅,也都不能影響他的禱告生活。這也正是但以理一生中能不斷保持美好的靈性,日益培養完美的聖德,並更好地盡到靈界和世界的重任,以致能最大限度地榮神益人的祕訣。這也是他能不斷恩上加恩,力上加力地獲得上天無限能力、智慧和恩惠的通道,以致他能不斷守住所信的道,作成當作的工,並打完美好的仗! 

 

惡人步步進逼但以理被扔入獅坑

       當但以理不顧大利烏王禁令的威脅,寧死不屈地繼續『一日三次雙膝跪在他上帝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之時,那些惡人們也正在一旁窺察,為要尋得把柄,置他於死地。正如經上所記:『那些人就紛紛聚集,見但以理在他上帝面前祈禱懇求,他們便進到王前,提王的禁令說,王阿,三十日內不拘何人若在王以外或向神或向人求甚麼,必被扔在獅子坑中,王不是在這禁令上蓋了玉璽麼?王回答說,實有這事,照瑪代和波斯人的例是不可更改的。他們對王說,王阿,那被擄之猶大人中的但以理不理你,也不遵你蓋了玉璽的禁令,他竟一日三次祈禱。王聽見這話,就甚愁煩,一心要救但以理,籌畫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時候。那些人就紛紛聚集,來見王說,王阿,當知道瑪代人和波斯人有例,凡王所立的禁令和律例,都不可更改。王下令,人就把但以理帶來,扔在獅子坑中。王對但以理說,你所常事奉的上帝,祂必救你。有人搬石頭放在坑口,王用自己的玉璽和大臣的印封閉那坑,使懲罰但以理的事毫無更改。王回宮,終日禁食,無人拿樂器到他面前,並且睡不著覺。』(但6:11-18)。

       從本段經文的記載看來,當大利烏王的禁令頒發後,那些謀害但以理的惡人們,聚在一旁至少對他窺察了一整天,並親眼看到他照常一日三次祈禱上帝。於是他們覺得他的『罪証』已確鑿在手,足能置他於死地了。他們似乎就在第二天的清晨或是上午,一同進到大利烏王面前,控告但以理。大利烏王直到這時才發現自己上了這些奸臣的當。由於自己粗心地接受了他們的建議,糊塗地設立了這一禁令,並又貿然地在上面蓋了玉璽,以致使他所敬愛的忠臣但以理遭到了他們的謀算,而生命危在眼前。於是大利烏王甚是愁煩。然而他還是遲遲不願將但以理扔入獅子坑中,而卻『一心要救但以理,籌劃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時候。』那些奸臣們又紛紛聚集來見王,催逼王執行自己所立的禁令。於是大利烏王在一種似乎無可奈何的情況下,當晚下令讓他們將但以理扔在獅子坑中。

       由以上所述來看,這次謀害但以理的罪責應完全由那些策劃這次罪惡陰謀的總長、總督們所承當。然而大利烏王在這事上也是犯有一定錯誤,負有一定責任的。首先,他不應當迷迷糊糊地接受那些奸臣們帶有諂媚性的建議,而貿然地立下這一過分高抬自己而又敵擋真神的禁令。其次,當他後來一旦發現自己所立的禁令直接違背了上帝的律法和真理的原則時,就應當毫不遲疑地、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地立即取消自己所立的禁令。縱然瑪代人和波斯人有例,蓋了玉璽的禁令是不可更改的,然而這種人為的定例也絕不能成為人不順從上帝旨令的理由或藉口。可惜大利烏王還沒有這樣的亮光、勇氣和力量,以致在他所犯的過錯上又進了一步:雖然是被迫的、勉強的、而又一直拖延到晚上,但最後還是下令將但以理扔在獅子坑中。

  當時,他對但以理說了這樣一句話:『你所常事奉的上帝,祂必救你。』他所說的這一句話,雖然表達了自己的心願,也是為了對但以理的安慰,並也多少出於一點至誠的信心,但這仍是一句不負責任的話。這實質上是一句對自己不安寧和受譴責之良心的自我安慰與鎮撫,也是自己不順從上帝旨令,不堅持真理原則的一種藉口。試想,他有甚麼理由自己不盡到保護但以理的責任,甚至還下令將但以理扔在獅子坑中,而同時卻將拯救但理的責任推卸給上帝呢?他又有甚麼把握,或憑著甚麼應許能確知深信上帝一定會拯救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呢?事實上他也並沒有這種把握,他在這堜猁磳靰澈H心也是動搖不定的(參但6:19-20。正如接下去我們也將會看到。再說就連但以理自己也已作好兩種心靈準備:或蒙上帝神奇拯救,或按照上帝美意,英勇殉道。

       不過我們對大利烏王的要求也不要過高了。他畢竟還是外邦異教國家的一個君王,他所獲得有關上帝和真理的亮光還是有限的。因此他在這媢鵀以理所表現的至誠的愛心,和對上帝所具有的一定認識與信心,還是很可貴的。當他一發覺自己上了奸臣們的圈套,使但以理的生命危在眼前時,他『就甚愁煩,一心要救但以理,籌劃解救他,直到日落的時候。』當但以理傍晚被扔在獅子坑中時,他『回宮』後,又『終夜禁食,無人拿樂器到他面前,並且睡不著覺。』接下去還將看到,『次日黎明,王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堨h』並『哀聲呼叫但以理,..永生上帝的僕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脫離獅子麼?』凡此種種表現,都可看到他心中的正直良善和對但以理的至誠愛心。他對但以理所說的話:『你所常事奉的上帝,祂必救你』,雖然反映了他對上帝和真理原則的認識不足,以及他一定的軟弱,但同時也表露了他對上帝和祂的大能也還具有一些信心的。從這一點上也可看出,但以理平常是怎樣經常在王面前為上帝和真理作見証的。關於三個希伯來同伴過去因拒絕跪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而被扔入烈火的窯中,結果卻蒙上帝神奇救護的見証,也許大利烏王已不止一次地聽過,以致他也能從這件事上受到啟發,生出信心,而對但以理說出含有一定希望的話來:『你所常事奉的上帝,祂必救你。』

       當但以理被扔在獅子坑中,而大利烏王回宮後也『終夜禁食..睡不著覺』時,那些謀害但以理的總長、總督們以及他們背後的撒但和他的惡使者,卻在那媗w喜雀躍慶幸。然而他們高興得太早了。他們表面上的勝利,實已注定了他們的失敗;而但以理表面的『失敗』,卻正說明了他的勝利。他們以為但以理已被他們扔在獅子坑堙A而且坑口又用王的玉璽和大臣的印封嚴,但以理是必死無疑的了。其實但以理即使喪身於獅子的口,也並不能說明他們的勝利,而只能說明他們的失敗。因他們最終有一天必要站在極其威榮可畏的上帝白色大寶座前遭受審判,並被扔入硫磺火湖中永遠滅亡。而另一方面但以理的勝利卻已是確定無疑的了。即或他為主殉道了,而他的殉道也將在一定意義和程度上,像基督在十字架上的犧牲一樣,終將使撒但和他的全軍慘敗。當撒但將基督釘死在十字架上時,他以為自己已獲得了勝利,其實他不過是傷了主的『腳跟』,非致命的傷害,而在這同時,主卻傷了撒但的『頭』,是致命的傷害,並注定了他永遠敗亡的命運。不但基督已這樣得勝,而歷代以來一切跟從主的人和殉道者,也都將這樣得勝撒但。正如經上所指出:『弟兄膀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証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生命。』(啟12:11)。何況在上帝的美意中,但以理這次被扔在獅子坑中還不致喪命,卻要神奇地蒙拯救;而那些惡人的報應,倒正將迅速臨頭呢。讓我們接下來看經上的記載:

 

獅坑中的神蹟:但以理蒙拯救!

       『次日黎明,王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堨h,臨近坑邊,哀聲呼叫但以理,對但以理說,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脫離獅子麼?但以理對王說,願王萬歲。我的上帝差遣使者,封住獅子的口,叫獅子不傷我,因我在上帝面前無辜,我在王面前也沒有行過虧損的事。王就甚喜樂,吩咐人將但以理從坑媄握W來。於是但以理從坑堻Q繫上來,身上毫無損傷,因為信靠他的上帝。』(但6:19-23)。

       從本段的記載中,可再一次看到大利烏王對但以理的至誠的愛心和感情。當但以理被扔入獅子坑後,他已終夜禁食,並且睡不著覺,及至天一黎明,他就起來,急忙往獅子坑那堨h,又哀聲呼叫但以理說:『永生上帝的僕人但以理阿,你所常事奉的上帝,能救你脫離獅子麼?』從他對但以理所說的這句話中,既可看到他對上帝已有一定的認識,也可看到他的信心還是軟弱不足的。

       從但以理這次神奇地蒙拯救的事上,我們可以得到一個重要的教訓和例証:上帝固然可以保守但以理不遇到這次考驗和危難,正如過去在三個希伯來青年經受烈火的考驗時,但以理就曾蒙保守免去了那次考驗;上帝也固然可以保守但以理,只讓他經受這次考驗,卻不讓他被扔在獅子坑中,正如波斯王亞哈隨魯時,惡人哈曼做了一個架子,一心謀劃要將末底改掛在其上,結果他的惡謀未能得逞,他自己反倒被掛在其上。然而上帝這一次的美意,卻是容許但以理被扔在獅子坑中,而又神奇地封住獅子的口,正如過去容許三個希伯來青年被扔進火窯,而又神奇地不讓烈火傷害他們一樣。而這一種拯救,也是更為奇妙的。在上帝美意的安排中,它有時對我們更有鍛煉意義,也更能彰顯上帝的榮耀。在上帝子民的人生經歷中,也常可找到同樣相似的例証。這些例証對未後將要經受空前火煉的上帝餘民們,尤其具有重要的教訓意義。

       從但以理蒙拯救的事上也印証了主的教訓:『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堛滿A正要怕他。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麼?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凡在人面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認他。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10:28-33)。

       如果但以理當時害怕獅子吞吃,而不敢堅持承認並求告主名,那麼他恐怕真的要被那最兇惡的『吼叫的獅子』撒但吞吃或嚴重傷害了。因為經上告訴我們說:『務要謹守儆醒,因為你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偏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彼前5:8)。然而因著但以理不怕獅子吞吃,而堅持承認並求告主名,不但那『如同吼叫的獅子』的魔鬼不能吞吃他,而且就連這些獅子坑中的獅子,在上帝大能的管理下,也不敢向但以張口。   

  有人說,過去火窯中的烈火所以不能傷害但以理的三個同伴,是因為他們心堛漱齞騿A比火窯中的烈火更熱;而此時獅子坑中的獅子所以不敢吞吃但以理,是因他的骨頭比獅子的口更硬。是的,但以理在遵守上帝律法,堅持真理信仰原則的事上,是極其堅定更不可動搖的,是極其強硬而不可壓服的,是寧死而不肯屈服、退讓、妥協的。他的思念言行是完全和上帝律法的要求相符合的,以致他能作出這樣的見証說:『我的上帝差遣使者,封住獅子的口,叫獅子不傷我。因我在上帝面前無辜,我在王面前也沒有行過虧損的事。』

       但以理說,他這次被扔在獅子坑中,『身上毫無損傷』,也是『因為信靠他的上帝。』是的,信心是我們的『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能保護我們的心靈,甚至身體,不受那惡者的傷害。(弗6:16)。

       這次但以理蒙拯救脫離獅子坑,固然是完全出於上帝的大能,然而上帝卻並未獨攬一切工作。上帝只是完成了人力所不能完成的一部分工作,即封住獅子的口,叫獅子不傷害但以理。而餘下的一部分工作,即將但以理從獅子坑中繫上來,仍留給大利烏王去完成。這實質上也是對大利烏王的愛護和挽救,使他重新能有一次機會來挽回先前所犯的過錯。結果在上帝聖靈的感動和上天使者的『扶助』下,大利烏王果然不辜負上帝的期望。自從但以理被謀害後,大利烏已不斷深受自己良心的譴責,如今看到但以理得蒙神奇護佑,他是何等喜樂阿。同時也對自己過去的糊塗和軟弱感到悔恨不已。於是他化悔恨為力量,決心徹底挽回自己先前的過錯。他再也不管自己蓋過玉璽的禁令,也不顧瑪代人和波斯人條例的約束,立即『吩咐人將但以理從坑媄握W來。』這樣,那蓋過玉璽的禁令實際上也就此作廢了。加百列在後面的異象中論到他所說的話:『當瑪代王大利烏元年,我曾起來扶助他,使他堅強』(但11:1. 原文和英文),顯然是和本章事件有關的。

 

惡人遭報

       與此同時,大利烏王想起那些謀害但以理的奸臣們的陰謀跪計和凶狠毒辣,更是義憤填胸。於是『王下令,人就把那些控告但以理的人連他們的妻子、兒女都帶來,扔在獅子坑中。他們還沒有到坑底,獅子就抓住他們,咬碎他們的骨頭。』(但6:24)

       關於這事,『在約瑟夫(猶太歷史家)的歷史中有一段記載說:控告但以理的那一班人,見王由獅子坑中繫出但以理,他們就散佈謠言說:「王是偏護但以理,先用肉食將獅子餵飽,以致獅子不傷害他。」大利烏得知了這種謠言,心中大怒,就對他們說:「如今照著你們的話,讓你們任意用食物給獅子吃飽,然後我將你們扔在獅子坑中,便知獅子是否傷害你們的性命。」「他們還沒有到坑底,獅子就抓住他們,咬碎他們的骨頭。」(但6:24)。』(但以理書之研究103 頁。JOSEPHUS, ANTIQUTIES OF THE JEWS, BOOK 10,CHAPTER 11,VERSE 5)。這也是這些惡人作惡的一種報應,並當成為一切惡人作惡的警戒。當然,有一點情況大利烏王也許作得有些過分了,因按照一人作事一人承當的原則,不當將他們的妻子兒女也都扔入獅子坑中。

 

上帝聖名得尊榮

      大利烏王在救出但以理,刑罰惡人後,接著就傳佈諭旨,為上帝的聖名作見証。正如經上所記:『那時大利烏王傳旨曉諭住在全地,各方各國各族的人說:願你們大享平安。現在我降旨曉諭我所統轄的全國人民,要在但以理的上帝面前戰兢恐懼。因為祂是永遠長存的活神。祂的國永不敗壞,祂的權柄永存無極。祂護庇人、搭救人,在天上地下施行神蹟奇事,救了但以理脫離獅子的口。如此,這但以理當大利烏在位的時候和波斯王古列在位的時候,大享亨通。』(但6:25-28)。

      從大利烏王為上帝所作的見証中可以看出,他現在對上帝已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信仰和關係。由於上帝大愛的感動,他現在已能對全國的百姓發出誠切的、出自內心的祝福之聲:『願你們大享平安!』緊接著他就為上帝永存的神性、權柄、慈愛、公義和拯救但以理的神奇的作為作見証。他自己雖已為列國之王,但卻甘願高舉、尊榮上帝的聖名,稱頌『..祂是永遠長存的活神,祂的國度永不敗壞,祂的權柄永存無極。』這和但以理以前在尼布甲尼撒王面前為上帝所作的見証:『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國,永不敗壞』,真是何等相似。由此可見,但以理過去所撤的真理的種子,如今在大利烏王身上,也已開了花,結了果。

       大利烏王降旨為上帝所作的這些見証,意義顯然是甚為重大而深遠的。因以色列人被擄七十年即將屆滿了,再過一、二年他們就要被古列王釋放,回國重建聖城和聖殿了。而這一曉諭各地的見証書,必將對分散各地的以色列人起著鼓舞、振奮和預備心靈的作用,並且也將對外邦各族的人起著重大的見証和光照作用,從而為以色列人不久回國重建聖城和聖殿的事,在人心和環境中都預備好道路。這一見証性的詔書,顯然對古列王也發揮著巨大的感化、影響力,並有助於推動他順從上帝旨意,頒佈諭令,呼召猶太人回國重建上帝的聖殿。這樣,但以理在大利烏王和古列王在位的時候,都『大享亨通』。

 

對未後的預表

       正如我們以前提到,但以理三章尼布甲尼撒下令強迫人跪拜金像之事,對末後有著特別預表意義;照樣,本章的事件也是特別預表末後的。在大利烏王時代,惡人怎樣聯合起來謀害但以理,並通過國王所立的禁令,禁止人在三十日之內,在王以外向人向神祈求;照樣,末後世上巴比倫勢力也更要普遍聯合起來,迫害上帝餘民,並也要設法使國家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使人不能在每安息日紀念、敬拜、求告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上帝。大利烏王的禁令中以扔入獅子坑的死刑來強迫人遵守;照樣末後的強迫性命令中,也要以不得作買賣,並要被殺害作為威脅。(啟13:15,17)。古時但以理在品格上是完美無缺的,他在神、人面前都無虧欠,『因他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照樣末後上帝餘民,特別是最後的十四萬四千人,在品格上也是完美無缺的。經上說:『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5)。但以理雖然『忠心辦事,毫無錯誤過失』,然而還是遭到了信仰的迫害;末後的餘民也同樣如此。但以理雖然被投入獅子坑中,但卻得蒙上帝神奇的拯救;照樣末後餘民在雅各大患難的空前危難中,最後也都將得蒙上帝奇妙的拯救。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