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十章第十八題      看以下但十一章第二十題        

 

第十九題  但以理最後的異象(二)

──波斯希臘南北列王爭戰11:1-13

 

       上次講到但以理書十到十二章最後一個異象,可分為三大段:(一)見異象的時間、地點、背景和大題(但10:1-4)。(二)異象中所見的情形(但10:5-21): 基督的榮耀顯現(10:5-9)和加伯列的榮耀顯示(10:10-21)。(三)異象中所得的啟示(但十一到十二章):論到歷代以來直至末世的南北列王的對戰,及其對上帝子民的影響(但11:1-45),救恩之門關閉後的情形(但12:1-3),以及有關末期的進一步啟示和應許(但12:4-13)。

  現在我們就開始研究第三大段『異象中所得的啟示』中的第一段:但以理十一章的預言:論到歷代以來直到末世南北列王的爭戰及其對上帝子民的影響。

 

但十一章預言的內容概要

 

       但十一章的預言是在第八章預言基礎上的進一步啟示。這兩章所預言的歷史時期是基本相同的,都是從瑪代波斯帝國時起,直到末世。所不同的是:八章為異象中的表號,十一章為口述的預言;八章主要提供了一個預言大綱,十一章進一步充實了具體內容;八章關於希臘征服波斯的情況預言較詳,關於希臘分裂為四國後的情況,以及羅馬國和繼承羅馬國的羅馬教征服列國而興起的情況啟示較簡單,十一章則詳細預言了希臘分裂後的南北列王的對戰,以及羅馬國和羅馬教相繼取代『北方王』而征服列國,迫害上帝子民的情況,尤其是詳細預言了末後時期救恩之門關閉前的最後一次南方王和北方王等空前劇烈的大爭戰,及其對普世上帝子民的影響。因此但以理十一章預言的內容可以看作:歷代以來直到末世南北列王的大爭戰及其對上帝子民的影響。

 

第一段預言:論到瑪代波斯的情況

 

       第一段預言是論到瑪代波斯帝國的情況(但11:1-2),相當於八章異象中有雙角的公綿羊(但8:3,20)。分兩點敘述:

 

加百列曾幫助大利烏王使他堅強

       (一)加百列首先回顧過去說:『當瑪代王大利烏元年,我曾起來扶助米迦勒(按原文和英文聖經應譯為:我曾起來扶助他,意即扶助大利烏王),使他堅強。』(但11:1)

       加百列在這埵^顧了約五年前,也即公元前539年瑪代王大利烏元年的事。當時他曾暗中扶助大利烏,使他能有堅強的心志和力量遵從上天的旨意。正如經上記載,當時大利烏王因看到但以理有美好的靈性,忠心辦事,毫無過錯,而極其信任重用但以理,一開始就任命他為三個總長之一,管理全國一百二十個總督,甚至還想立他治理通國,顯然他也會更加善待上帝的選民。特別當但以理在獅子坑中蒙上帝使者救護後,大利烏王更是對但以理所事奉的上帝有了進一步的認識,甚至發佈御旨,曉喻他所統轄的各方、各國、各族的人,為上帝所行的神蹟作見證,稱頌上帝的聖名。(詳見以理書第六章)

 

波斯還有三王興起第四王必最富足

       (二)加百列進而預言,波斯還將興起三個強盛的王,說:『現在我將真事指示你,波斯還有三王興起,第四王必富足,遠勝諸王。他因富足成為強盛,就必激動大眾攻擊希臘國。』(但11:2)。

       預言中提到『波斯還有三王興起』,並不是指波斯帝國的命運到此結束,而是指當時古列王在位之後,波斯還將興起三個強盛的王,即岡比西、大流士、譯耳士。他們都曾對外進行領土擴張,並都妄圖統霸全世界。特別是其中最後一個強盛的王,也就是『第四王』譯耳士『必富足,遠勝諸王。他因富足成為強盛,就必激動大眾攻擊希臘國。』而當第四王『譯耳士死,波斯日衰。』(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二74頁)。

       現在根據歷史記載,將古列之後三個強盛的王的情況略為介紹一下,藉此可看出上天的預言是怎樣奇妙而精確地應驗的。

 

       三王中的第一個王是岡比西:波斯王古列(一般歷史書上譯為居魯士CYRUS,公元前536-529年)死後,他的長子岡比西繼位(CAMBYES,公元529-522年)。岡比西在位時曾完成他父親的遺志,在他父親征服呂底亞、巴比倫的基礎上,進一步征服了埃及。因先前呂底亞、巴比倫和埃及三國曾組成對抗波斯的同盟,因此遭到瑪代波斯帝國的刻骨仇恨。這三國被征服後,也就成了七章異象中大『熊』(波斯)口中的『三根肋骨』(但7:5)。歷史上對此事提到:『根據埃及法老阿瑪西斯的倡議,埃及、呂底阿和巴比倫成立了反對波斯的同盟。』『但居魯士在546年竟征服了全部小亞細亞,包括呂底亞在內。』『..538年佔領了巴比倫尼亞。..在征服巴比倫之後,居魯士又打算侵略另一大國──埃及。』(世界通史第一卷828,787-789,829頁,蘇聯科學院編)。後來在『紀元前525年,居魯士的大兒子岡比西征服了埃及。這樣古代東方各國被波斯統一為一個龐大的國家。』(古代世界史66-67頁,蘇聯科學院歷史研究所主編,A.V.密蘇里那教授編輯,王易今譯)。

 

       三王中的第二王是指大流士:上述岡比西在位之初,曾差人暗殺他的胞弟司美地司(SMERDIS)。末後他在埃及時,『忽聞前所殺弟已篡王位,大駭。實則滿勤教徒戈瑪次(TOMATES)貌似司美地司,詭(稱)為未死而篡位者也。王疑其弟尚在,逐自盡。(王陰使人殺弟,未嘗親見其死,故疑之)。』(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一72頁)。這個假冒司美地司的篡位者即拉4:7 節所提到的亞達薛西王,篡位僅七個月,曾下令禁止重建聖城和聖殿。(參拉4:7-24先知與君王46章476頁)。但三王中的第二位不是指著他說的,因他不但篡位時間很短,而且波斯列王和人民都不承認他為正統的王。況且他也遠不是一個強盛的王。歷史上提到:『岡比斯既死,波斯貴人逐戈瑪次,大流士即位。以滿勤教人之篡位也,命盡殺之。』(同上22頁)。因此三王中的第二位實指大流士,聖經上譯為大利烏(DARIUS,公元前521-485年)。他曾繼古列之後再次下令准許猶太人重建聖殿。(拉4:5,24.5:6-6:15)。

       大利烏在位時,波斯帝國極為強盛。『世界古代史』上說:『波斯還從來沒有過這樣的強盛和富遮。它的國境從印度河擴張到撒拉哈大沙漠。』(67-69頁)。邁爾通史上還提到:他曾『發兵攻印度西北境之奔約勃,取之,而東封之志成。又率七十萬人逾暴士珀勒斯峽,渡多瑙河,深入歐羅巴(歐洲)境,伐昔西亞,取他雷西邑,馬其頓納貢稱臣,而西略之願亦遂。..遂決意欲伐希臘。』(上世紀卷一72-73頁)。『惟兩次伐希臘均遭挫敗。』(西洋古代史下冊136頁)。

 

       三王中的第三王,也即當時從古列王算起的第四王,是指澤耳士:大利烏死後,他的兒子澤耳士一世繼位。澤耳士也被譯為克受克薩斯(XERXES公元485-465年),也就是聖經中的亞哈隨魯王(AHASUERUS),他的王后是以斯帖,他的宰相是末底改(見以斯帖記和拉4:6)。亞哈隨魯在位時,是波斯帝國最為富足而強盛的時期,並且他還曾親自大徵各省兵,攻伐希臘,戰爭的規模也是空前的。正奇妙地應驗了加百列指著他所說的預言:『第四王必富足,遠勝諸王(指波斯諸王)。他因富足成為強盛,就必激動大眾攻擊希臘國。』

       這是由於他繼承了他父王一生辛勞所擴建的廣大基業,和在軍事、政治、經濟、交通各方面所打下的厚實的基礎,例如軍事的建樹、政治的改革、道路的建設、商業的發達、金幣的鑄造、皇宮的建築,疆域的擴張等等,使他變得空前的富足和強盛。當巴比倫被瑪代波斯帝國傾覆時,瑪代波斯曾將全國分為120個省(但6:1),現在已增加到127個省。正如經上所記載:『亞哈隨魯作王,從印度直到古實,統管一百二十七省。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的宮登基,在位第三年,為他一切首領臣僕設擺筵席,有波斯和瑪代的權貴,就是各省的貴冑與首領在他面前。他把他榮耀之國的豐富和他美好威嚴的尊貴,給他們看了許多日,就是一百八十日。這日子滿了,又為所有住書珊城的大小人民,在御園的院子堻]擺筵席七日。』(斯1:1-8)。由此記載,也可看到他當時富足、榮耀、強盛情形的一般。

       歷史上還曾特別記述,他曾親自『大徵各省兵,以伐希臘。抵赫勒斯邦峽,仍為浮梁以渡,大破斯巴達守兵於特莫丕里山下,殲其眾。進兵阿鐵卡,焚雅典城。既而海軍敗於撒拉米斯,王狼狽遁還。』(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一74頁)。

       他這次攻伐希臘和他父親二次攻伐希臘有三點不同情況:一是他的父親沒有像他一樣親自率軍出征。二是他的父親調兵遣將攻伐希臘的規模也遠不如他。據希羅多德所說,他曾率領水陸軍兵231萬7000人,奴隸僕從200萬。三是他的父親二次發兵攻伐希臘,都遭挫敗。而他這次攻伐希臘,雖然在海軍方面也失敗,但起先在陸軍方面還是取得一定的勝利。因此預言中『激動大眾攻擊希臘國』本是指他說的。下面我們可以看一些歷史資料:

       如歷史上論到他父親二次發兵攻伐希臘的情況說:『據希羅達德史言,王使人日於左右警己云,母忘雅典人也。傾之,命其婿瑪豆尼烏統水陸軍攻希臘,陸軍敗於他雷西,水師於阿沙司山下遇大風,覆舟三百。越二年,復發兵十二萬,渡伊真海,抵希臘之馬拉坦。希臘將米底亞底禦之,波斯人大敗。..王既不得逞,大怒。益務各省兵,擬親征雅典,以雪前恥。未果而卒。時西歷前486年也。是年埃及有亂。』(同上73-74頁)。

       又如歷史上論到亞哈隨魯王的情況說:『王乃出平埃及、巴比倫尼亞之亂。大徵各省兵,以伐希臘。』(同上74頁)。『觀希羅達德史所載,其興師之盛為從古所未有。軍未齊,先命於浮橋偏佈冬青樹葉,旁置金鼎,焚各種異香。黎明王親酌酒,禱於海神。日出眾軍乃渡。輜重騾馬,由一橋行,其(另)一橋專渡士卒,以免遲緩而防意外。前列為護衛親兵,計一萬人,號長勝軍。首戴花圈,如賽會狀。王前一車裝飾華美,駕以八白馬。軍渡七日夜而畢。(希羅達德言,澤耳士水陸兵共231萬7000人,奴隸僕從又200萬人,殆形容過甚之說,大約至多不過90萬人耳)。』時為『西歷前480年春。』『澤耳士既陷特莫丕里,鼓行而進,無與抗者。..於是阿鐵卡境內壯士悉登戰艦,老幼婦女,遷避他處,城邑一空。澤耳士至,大怒。縱兵蹂躝其禾稼,所在縱火焚燒,雅典衛所旁之鉅廟,悉付一炬,以報昔時希臘人焚掠撒狄之辱。..大米師陀克利..乃遣使赴澤耳士詐降,說以急攻希船之利。澤耳士中其計。設寶座於高阜,親臨觀之。波斯軍大敗,覆艦七百。(波斯兵艦共750艘,希臘共385艘,類皆小船。)澤耳士恐希人乘勝毀其浮梁,急命分兵艦一百艘馳往保護。留精兵三十萬,命瑪豆尼烏統之,使攻撒拉米斯。瑪豆尼烏誓勝希臘,以雪前恥。澤耳士踉蹌還亞洲。』(同上上世紀卷二45,48-49頁)。

       澤耳士於『西歷前465年,為其臣所弒。澤耳士死,波斯日衰。最後一百四十年,八王相承,國紀憒亂。』(同上上世紀卷一74頁)。公元前331年,亡於馬其頓.希臘帝國亞歷山大王之手。

 

第二段預言:論到希臘及其

南北列王的形成和爭戰

 

       現在我們要繼續研究第二段預言(但11:3-13),是論到希臘帝國及其南北列王的形成和爭戰,相當於八章的公山羊(但8:5-8,

21-22)。可分七點來解釋:

 

希臘帝國的興起和分裂

       (一)預言希臘亞歷山大帝國的興起和分裂:『必有一個勇敢的王興起,執掌大權,隨意而行。他興起的時候,他的國必破裂,向天的四方(方原文作風)分開,卻不歸他的後裔,治國的權勢也都不及他。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歸與他後裔之外的人。』(但11:3-4)。

       這一個勇敢的王顯然是指馬其頓.希臘帝國的亞歷山大王(ALEXANDER,生於公元前356年,作王年代336-323年)。他也就是八章公山羊『兩眼當中的大角,就是頭一個王』,也就是毀滅波斯帝國而創建希臘帝國的頭一個王。他從16歲起即幫助他父親馬其頓王腓立(PHILIP公元前359-336年)征服和統治希臘各邦。20歲時(336年)他父親死後即繼位為王。22歲時(334年)即親自率領『步兵三萬,騎兵五千,戰船160 艘』出海東征。(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40頁,齊思和主編)。首先『進軍亞洲,以伐波斯。』(西洋古代史上363-368頁)。於公元前334-331年,前後經過三次戰爭而徹底覆滅了擁有上百萬軍隊的龐大波斯帝國。『隨後亞歷山大繼續向東方推進,..紀元327年亞力山大攻入印度。』(古代世界史194-196頁A.V.密蘇里那編著)。由此看來,這個年輕的勇於以少勝多,克敵制勝的亞力山大王,的確稱得上是『一個勇敢的王』。 

    在他征服波斯後,他不但『執掌』了統治天下的『大權』,而且『隨意而行』。如歷史上提到:『亞力山大以巴比倫做龐大帝國的首都,他幻想再遠征西方──侵略北非和意大利。』(同上197頁)。其他歷史書上提到:『顧王拓地之志猶未饜也,而欲取阿拉伯、迦太基、意大利、西班牙諸國,以成一統,使其風俗、政教、語言文字,悉如希臘而後已。乃定互相通婚之法..』(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二77頁)。『彼深信希臘文化之勢力與優勝,故決定以希臘文化統治全世界,使全世界均希臘化,而以歐洲吞沒亞洲。..彼更用殖民方法,使歐亞人種同化,而於亞洲設立甚多的殖民地,移希臘人與馬其頓人以實之。其軍中亦有馬其頓人、希臘人、亞洲人,互相雜處。同時彼又獎勵歐亞人種通婚,..且欲使歐亞植物同化..』(西洋古代史下冊369-370頁)。

  亞歷山大的『隨意而行』,不僅表現在他統治世界的野心上,而還表現在他一心想把自己『神化』上。如歷史上提到:『亞歷山大所夢想的龐大的世界帝國中,其自己的地位果如何乎?關於此事,亞歷山大的空想實無邊際。..彼曾夢想將亞妥斯山雕成自己的大像,而以居民一萬之城市握於其右手。彼遂為自己想出一種神格。..』(西洋古代史下冊371-372頁)。『他也保留東方的習慣,並且自居為神,要臣民把他當作神明來崇拜。』(古代的希臘和羅馬88頁,吳於盧著)。當時他還將『銀幣上的亞歷山大像,作太陽神阿蒙AMMON模樣。』(古希臘史418頁附圖與註)。

 

       然而亞歷山大想要進一步統霸世界的野心和將自己神化的夢想,並未能實現。正當他『東征』成功,『復欲西征阿拉伯,以便暢行其征服西部地中海之計劃,乃命腓尼基人造軍艦,然不久忽以疾卒。(紀元前323年)。時年僅三十三,在位僅十三載耳。於是其將來一切計劃,卒成泡影。』(西洋古代史下冊373 頁)。並且他突患急症死亡後,他一手創建的大帝國也迅即被他的四個大將分割為四,各據一方,正如預言中所指出的:『他興起的時候,他的國必破裂,向天的四方分開,卻不歸他的後裔,治國的權勢也都不及他。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歸與他的後裔之外的人。』也正如八章異象中所指出:『正強盛的時候,那大角(亞力山大)折斷了,又在角根上向天的四方長出四個非常的角來。』『這四角就是四國,必從這國媬陸_來,只是權勢都不及他。』(但8:1,22)。這些預言都已獲得奇妙的應驗。

       根據歷史記載,亞歷山大死時,『其后已有孕,故諸臣議不立君,暫奉腓力之養子繼位,而以帕寘格(PERDICCAS)攝政。帕寘格復設四都督分治全國。..諸都督既各據一方,遂起野心。』(西洋古代史下冊376頁)。

       經過公元前301年的『伊百色之戰,於是疆域以定』。正好『向天的四方』分成四個國家:敘利亞王西路庳(SELEUCUS)佔據敘利亞以東,至印度斯河,在東方;埃及王多利曼(PTOLEMY)佔據埃及(EGYPT)、利比亞(LYBYA)、阿勒比亞(ARABIA)、凱勒敘利亞(COELE-SYRIA)、和巴勒斯坦(PALESTINE),在南方;馬其頓.希臘王喀散德(CASSANDER) 據有馬其頓和希臘各邦,在西方;色雷斯(THRACE)王利西馬克(LYSIMACHUS)取得色雷斯和亞細亞西部,在北方。(詳見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二81頁,英文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235頁中的引述:舊約和新約在猶太人歷史中的連接,第一卷378頁,或詳見前面八章異象中更詳細的引證)。

       關於亞歷山大死後分裂成的四國,『不歸他的後裔,..因為他的國必被拔出,歸與他後裔之外的人』的預言,也已完全應驗,因『亞歷山大醉酒死後,不到十五年,他的後裔都被仇敵滅盡了。』(但以理講義138頁)。韋爾斯所著的世界史綱283頁上也提到:『亞歷山大痛飲於巴比倫,忽罹熱病(紀元前323年),遂卒,年僅三十有三。..不數年間,亞歷山大全族被殺。其夷妻洛克舍那立即刺殺其勁敵大流士公主。生遺腹子亦名亞歷山大。未幾,(紀元前311年),母子皆被刺而死。亞歷山大諸子中巍然獨存之赫邱利(HERCULES)亦被殺。優柔之異母弟阿里刁亦然。』

       預言中還提到這分裂成的四國,『治國的權勢也都不及他(亞力山大)。』這一預言也已奇妙應驗。正如歷史書上所提到:『亞力山大死後,其駐巴比倫諸將雖於其文件中尋出其關於大西方戰役之種種計劃,然諸將之中,不惟無人具有相當之人才,足以完成此等計劃,而反困於長期之內部衝突。』(西洋古代史下冊376頁)。又如史記上論到四國之一喀散德所統治的馬其頓和希臘列邦時說:『希臘列邦不服,喀散德無如何也。』另一國『他雷西不久而滅。』至於其餘兩國,即預言中的南方王和北方王,也是不斷彼此爭戰,最後互相削弱。總之這四國的命運,除『他雷西不久而滅,餘三國皆亡於羅馬。』(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二81頁)。

 

南北列王對立局面的形成

       (二)預言希臘帝國分裂後,南北二王對立局面的形成:『南方的王必強盛,他將帥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執掌權柄,他的權柄甚大。』(但11:5)。

       由上述已可見,亞歷山大帝死後,所分裂成的四國中,以埃及和敘利亞二國最為強盛,正如預言中接著所指出的:『南方的王(指埃及王多利曼一世梭特PTOLEMY I SOTER 公元前306-283年)必強盛。』這是因為『多利曼梭特吞併了塞浦路斯、腓尼基、卡利亞(CARIA)、錫蘭尼(CYRENE)、及許多海島和城市,歸於埃及。如此他的國度變為強盛。』(烏利亞、史密斯著『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英文236頁)

       然而『他將帥中(指多利曼將帥中,當然也同時是亞力山大將帥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即指西路庫.尼卡特SELEUCUS NICATOR,後來成為敘利亞國王,果真比多利曼更強盛),執掌權柄,他的權柄甚大。』

       如聖經手冊上對此節預言解釋說:『他將帥中必有一個比他更強盛』,指尼卡特(NICATOR),原為多利曼手下的官員,後來成為敘利亞王,是亞力山大的後繼者中最強的王。』(429頁)

  又如『聖經注釋』上對此節預言的解釋,提供了更詳細的史料:『西路庫一世尼卡特(SELEUCUS I NICTOR 公元前305-280年)』原為『亞大力山的另一員大將』。『西路庫從公元前321年起就已掌管了巴比倫。於公元前316年被他的敵人安鐵古納(ANTIGONUS)從其中趕出來。因此西路庫自動接受多利曼的領導,於公元前312年在卡薩(GAZA)幫助多利曼打敗了安鐵古納的兒子底末催(DEMETRIUS)。不久以後西路庫成功地恢復了他在米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在底格里斯和幼發拉底兩河之間)的領土。』『當西庫路於公元前280年去世時,他的疆土已從赫勒斯胖(HELLESPONT)擴展到印度北邊。當時著名的古代歷史家阿雷安(ARRIAN)提到西庫路是「亞力山大繼承者中最強盛的王。他具有著最大的雄心,並統治著最大部分的疆土,僅次於亞力山大。」(亞力山大的年鑑資料ANABASIS OF ALEXANDER VII 22)』(本會聖經注釋 THE SEVENTH-DAY ADVENIST BIBLE COMMENTARY 866頁)。

       至於敘利亞王西路庫所以比埃及王多利曼更強盛,首先是因為他曾滅掉了四國中的一國,即利西馬克LYSIMACHUS所統治的色雷斯和小亞細亞王國,並吞併了它的大片領土。如歷史上提到:『西庫路攻利西馬克,敗之,瓜分其國,(西歷前281年)。自取小亞細亞,以他雷西(一部分)益(給)馬其頓。』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二82頁)。其次是因為西路庫所統治的敘利亞也是亞力山大死後分裂成的各國中領土最廣大的。除上面引證的資料前外,再引證一段記述:『統治..敘利亞』的『塞琉古(即西路庫)王朝疆域最廣,其全盛時包括西亞、伊朗、巴克特利亞,直達印度河以西一帶。』(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42頁)。

       敘利亞王西路庫雖原為東方王,但自從滅了北方王利西馬克,而併吞了他的小亞細亞等大片領土後,西路庫就一躍而成為最有勢力的北方王。『執掌權柄,他的權柄甚大。』這樣,被預言中稱為『南方王』的埃及和『北方王』的敘利亞王就開始形成了南北列王對持的局面。又由於在南北列王對戰中,猶太人受到的影響很大,他們的國土巴勒斯坦經常成為南北列王爭奪的對象,不是處在南方王統治之下,便是落在北方王的管轄之中,因此預言中不厭其繁地詳示南北列王對戰的情況。至於另一西方王,也即馬其頓希臘王,由於對以色列人關係不大,因此預言中也幾乎不去提述他。由此也可見預言中所啟示的歷代以來,直到末世的南北列王之對戰,也都是特別和上帝選民(包括舊約時代的以色列人和新約時代的基督徒)有關的。這些未來之事的啟示也都是出於上帝對祂子民的無限憐愛,使他們每逢形勢轉變之時,事先能有更好的心靈準備,而不致驚慌失措,更能通過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而加深信靠、敬愛和遵從上帝之心。

 

預言南方王北方王圖謀聯合的失敗

       (三)預言南方王和北方王圖謀聯合的失敗:『過些年後,他們必互相連合,南方王的女兒必就了北方王來立約,但這女子幫助之力存立不住,王和他所依靠之力,也不能存立。這女子和引導她來的,並生他的,以及當時扶助他的都必交與死地。』(但11:6)。

       歷史上提到:『塞琉古(即敘利亞的西路庫)王朝和托勒密(即埃及的多利曼)王朝爭奪東部地中海和愛琴海的霸權,從公元前276年起進行了長期的戰爭,史稱「敘利亞戰爭」。當時埃及佔有凱勒敘利亞、腓尼基和愛琴海的部分地區,都是敘利亞塞琉古王朝的必爭之地。第一次敘利亞之戰(公元前276-272年)延續約四年之久,埃及在戰爭中取得優勢,但並未取得決定勝利。公元前260年戰爭又起。敘利亞的安條克二世(公元前261-246年)聯合馬其頓共同對埃及作戰,取得小亞細亞西岸的愛奧尼亞、凱勒敘利亞和奇里乞亞西部。馬其頓在科林斯戰役中擊敗埃及海軍,海上霸權轉移到馬其頓手中。這次戰爭稱為第二次敘利亞之戰,至255年結束。』(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63-264頁)。正是在上述南方王國埃及被北方王國敘利亞等打敗的情況下,南方王企圖通過自己的女兒和北方王聯姻的手法,來達到和北方王聯合的目的。結果非但沒有成功,反而造成了悲劇,正如此處預言中所提到的。這是因為當時的這種聯姻是不合法的,是違反真理原則的。這從下面對本預言的解釋中可以看到:

       『過些年後』即指第二次敘利亞對埃及的戰爭(公元前260-255年)之後,『他們必互相連合』,即指埃及的第二個王多利曼二世(全名為多利曼.非拉得非PTOLEMY PHILADELPHUS,在位年代公元前285-247年)和敘利亞的第三個王安提阿克二世(即上述安條克二世,全名為安提阿克.多斯ANTIOCHUS THEOS,在位年代:公元前261-264年)必互相聯合。

       『南方王的女兒必就了北方王來立約』,即指南方王多利曼二世的女兒比蘭尼斯BERENICE從埃及來到敘利亞,嫁給北方王安提阿克二世為妻,以此訂立兩國友好聯盟的條約。當時附帶的條件是:安提阿克二世如娶比蘭尼斯為妻,必須休其前妻勞底斯,並廢棄她所生的二個兒子。中文『世界通史』上也曾簡略提到此事說:『安條克二世曾棄其妻,娶埃及托勒密二世之女為妻,生有一子。』(上古部分264頁附註)。顯然,這樣的聯姻是罪惡不法的。其悲慘後果也是可以想見的。

       『但這女子幫助之力存在不住。』按原文和英文聖經R.V.或R.S.V.等譯本都作:『但她將不能保持她膀臂的力量』,意即她對兩國間的友好聯盟,所能發揮的作用和幫助之力不能持久。歷史的事實也果真如此應驗的。因不久之後比蘭尼斯就開始失寵,『安提阿克二世又將他前妻勞底斯和她的二個兒子帶回宮院。』(烏利亞.史密斯著『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英文本237頁)。以後比蘭尼斯又被勞底斯殺害,正如下面預言中所將指出的。

       『王和他所依靠之力也不能存立。』按英文和原文聖經應譯為:『他(指王)和他的膀臂也不能存立。』(R.S.V.譯為『持

久』)。意指安提阿克和他對兩國間的友好聯盟所能起的作用和幫助之力,也不能持久。後來史實也果真如此。因為『勞底斯既已復得寵愛和權力,便懼怕安提阿克浮躁易變的性情,以後又將再次廢棄她而重召比蘭尼斯入宮。..她在不久之後毒死了他。..勞底斯操縱事務,以致為他的長子西路庫.哥林尼可(SELEUCUS CALLINICUS)取得了寶座。』(同上但啟預言英文本237頁)。世界通史對此也簡略提到:『安條克二世死,其前妻之子繼位稱塞琉古二世(公元前246-226年)。』(上古部分264頁附註)。

       預言中接著提到:『這女子(即比蘭尼斯)和引導她來的(即從埃及陪同、引導她來的一切男女侍從和護衛者)並生她的(英文聖經邊註作:她所生的孩子,R.S.V.重譯標準本作:她的孩子,顯然是指比蘭尼斯的幼兒)以及當時扶助她的(指她的丈夫安提阿克二世),都必交於死地。』

       果然,『公元前246年勞底斯不滿足於毒死她的丈夫安提阿克,而也殺害了比蘭尼斯和她的幼兒。..一切盡力保衛她的埃及的婦女和隨員也都與她同被殺害。』(同上但啟預言237頁)。因為根據先前所定友好聯盟條約的規定:『南(方)王的女兒(比蘭尼斯)之子將來可立為王。但有前后掌權,先前所訂的條約作為無效。因此南(方)王的女兒之子逐不得掌權了。』不但如此,『北(方)王前后(勞底斯)的兒子得大權柄,遂嫉妒南(方)王女兒的兒子,因此南(方)王女兒和她兒子及僕從都懼怕,欲回南方埃及王那堨h。北(方)王前后的兒子派兵追趕,將南(方)王的女兒和她兒子及僕從都殺害。』(但以理講義140頁)。

       但勞底斯主謀策劃的這些殘殺事件,使得埃及王室大發烈怒,並迅即爆發了一場戰爭,而勞底斯本人也在這場報復性的戰爭中被殘殺。正如我們下面所要繼續講解的。通過這一切歷史事件,上帝也賜給我們世人一個嚴肅的教訓:『不要自欺,上帝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著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著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6:7-8)。

 

預言南方王攻擊北方王獲勝

       (四)預言南方王攻擊北方王,結果得勝:『但這女子的本家(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原文作苗),繼續王位,他必率領軍隊進入北方王的保障,攻擊他們,而且得勝,並將他們的神像和鑄成的偶像與金銀的寶器掠到埃及去。數年之內,他不去攻擊北方王。北方王必入南方王的國,卻要仍歸本地。』(但11:7-9)。

       『但這女子的本家(原文作根)必另生一子(原文作苗)』按英文聖經R.V.和S.R.V.譯本為:『但從她的根所生的一枝』。『她的根』顯然是指比蘭尼斯的父母,『所生的一枝』顯然是指比蘭尼斯的弟弟多利曼.歐革次。(PTOLEMY EUERGETES)。

       『(必)繼位為王』,是指多利曼.歐革次於公元前247年他父王多利曼.非拉得非駕崩時,繼位為埃及王。世稱多利曼三世(公元前247-222年)。 

       『他(指埃及王多利曼.歐革次)必率領軍隊進入北方王(即敘利亞王西路庫.哥林尼可)的保障,(按保障原文和英文為要寨、堡壘之意),攻擊他們,而且得勝,並將他們的神像和鑄成的偶像,與金銀寶器掠到埃及去。』

       上述勞底斯殺害埃及王多利曼.歐革次的姐姐比蘭尼斯,姐夫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二世,以及姐姐的幼兒和一切男女侍從護衛,並設立勞底斯的長子西路庫.哥林尼可為敘利亞王的一系列事件,正發生於多利曼.歐革次在位後的第一年(公元前246 年),因此他大發烈怒,率領埃及的大軍進入敘利亞國,攻打北方王西路庫.哥林尼可和王母勞底斯,為他姐姐等報仇,並且獲得勝利。關於這次戰爭的詳情,現引證一段資料:

       『多利曼.歐革次..怒火中燒地為他姐姐比蘭尼斯的死報仇,他舉起大軍侵入北方王西路庫.哥林尼可的疆土。他戰勝了他們,甚至進佔敘利亞、西利西亞(CILICIA)、幼發拉底河以上區域,並且向東直至巴比倫。但因聽到埃及擾亂,需要他回去,他就從西路庫的國度掠奪了四萬他連得的銀子和貴重的金銀寶器,以及二千五百個神像。在這些神像中包含著岡比西以前從埃及掠往波斯的許多偶像。埃及人既然全都事奉偶像,便給多利曼加以歐革次(EUERGETES)或恩主的頭銜,藉此表示恭敬,因他將他們被掠奪去的神像在多年之後又歸還了他們。

       多馬.牛頓說:「現今仍然存留的一些作者,確認了某些相同的細節。阿皮安(APPIAN)告訴我們勞底斯殺了安提阿克,以後又殺了比蘭尼斯和她的一個孩子。非拉得非的兒子多利曼進兵敘利亞,向這些殺人兇手報仇,殺了勞底斯並遠征到巴比倫。從波力比阿(POLYBIUS公元前205?-125?年,希臘歷史家),我們得知號稱為歐革次的多利曼,因他姐姐比蘭尼斯所受到的殘酷對待而大為烈怒,率領軍隊進攻敘利亞,奪取了西路錫亞(SELEUCIA)城,此城後由埃及數王的駐軍保守了多年。如此,他就『進入北方王的保障』。波力安紐(POLYAENUS)肯定多利曼曾使自己成為從托魯斯山(MOUNT TOURUS 在土耳其南部)遠到印度的全國統治者而沒有爭戰。但他誤以為這是指父親而不是兒子。查士丁(JUSTIN)主張倘若多利曼未曾因國內的擾亂被召回埃及,他會佔領西路庫的整個國家。南方王就是這樣的進入北方的國度,並且接著回到他的本地。」(THOMAS NEWTON DISSERTATIONON THE PROPHECIES, VOL.1. PP.345,346)。』(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英文本238,239)。

       預言中接著說:『數年(英文為若干年)之內,他不去攻擊北方王』,這和英文聖經重譯本的譯意相同,並且事實上也是這樣應驗的。至於英文聖經欽定本將此句譯為:『他將比北方王延長(在位)更多年數』,似也並無不可,且事實也是這樣。『因為西路庫.哥林尼可在流放中從他的馬上跌下而死,而多利曼.歐革次則比他多活四、五年。』(多馬.牛頓,論預言第一卷346頁)。前者在位的年數約為二十年(公元前246-227年),後者在位的年數約為二十五年(公元前247-222)。但考慮到預言原文的意義,並聯系到下面的經文,看來仍以前一譯意為合適,即『若干年內,他不去攻擊北方王。』

       『北方的王(原文作他)必入南方王的國,卻要仍回本地。』本節經文曾出現二種譯意,英文聖經欽定本K.V.譯為:『所以南方王將要進入他的國(意指北方王的國),並要歸回自己的地。』(註:原文中AND,SO,BUT,YET,ALSO,THEN,WHEN,NOW 等等都是同一個字)。關於多利曼.歐革次戰勝北方王後,迅速歸回本地的事實和原因,一方面已如上述,是由於國內有擾亂發生,急需他回去;另一方面則如世界通史上所提到,也是由於後來戰局對埃及不利。關於這次戰役的前後經過,該書上簡略提到:『公元前246 年安條克二世死,塞琉古的王位繼承問題,成為第三次敘利亞戰爭(公元前246-241)的導火線。最初埃及因得到內應,迅即進兵敘利亞、兩河流域,直到大夏。但到公元前245年戰局轉對埃及不利。敘利亞、巴比倫各城中都效忠塞琉古,埃及在敘利亞戰敗,海軍也受挫於馬其頓,被迫退出新佔領的廣大地區。但仍據有敘利亞海岸和小亞細亞南岸一帶,以及愛琴海的某些據點。』(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61頁)。

       但也有人主張採用英文聖經重譯本R.V.的譯意,和中文聖經相同。這實際上也是現在新的國際版本NIV和新的欽定本NKV 的譯意。如本會英文聖經註釋867頁上提到:『「他(指北方王)要進入南方王的國」這一繙譯似乎更合理..若是接受這樣繙譯的話,這節經文無疑是指這樣的事實:在多利曼三世回到埃及之後,西路庫重建他的權勢,並進攻那個國家,希望挽回他的財富,重得他的權利。』但結果『「卻要仍回他的本地」(西路庫被打敗,並被迫空手回到敘利亞,大約公元前240年)。』看來這樣的解釋也更能承上啟下。

 

預言北方王報復南方王失敗

       (五)預言北方王報復南方王,結果失敗:『北方王的二子(原上和英文K.V.為:但他的兒子,意即:但北方王的兒子,兒子在原文中為多數)必動干戈,招聚許多軍兵,這軍兵前去,(原文和英文為:有一子必前去),如洪水泛濫,又必再去爭戰,直到南方王的保障。南方王必發烈怒,出來與北方王爭戰,擺列大軍,北方王的軍兵必交付他手。』(但11:10-11)。

       上面提到南方王多利曼三世為姐姐報仇,攻打北方王西路庫二世大獲勝利,後來西路庫二世企圖反攻埃及也遭失敗。但他的二個兒子急於為父親的失敗而大動干戈。特別是其中的一個兒子,曾率領大軍前去攻打南方王。戰爭的最初階段曾獲得一定的勝利,收復了一些失地。但後來當他想要入侵埃及時,而大大激怒了南方王,而被南方王所擊敗。正應驗了此處預言中所述。現在引證一些資料:

       『本節(10節)前一部分說到他兒子(SONS)是多數,後一部分說到的一子是單數。西路庫.哥林尼可的兒子是西路庫.薩勞紐(CELEUCUS CERAUNUS 世稱西路庫三世,公元前227-224年)和安提阿克.瑪格紐(ANTIOCHUS MAGNUS 世稱安提阿克三世,或大安提阿克,公元前224-187年)。他們二人都熱衷於為他們父親和國家辯護與報仇的工作。長子西路庫(三世)首先登上寶座,他招聚了大軍為要收復他父親的領土;但在短暫的不光彩的統治之後,他被他的將領們所毒死。他的更有能力的弟弟安提阿克.瑪格紐因此被稱為王。他對軍隊進行了改革,收復了西路錫亞(SELEUCIA)和敘利亞,並藉談判控制了一些地方,又藉軍事力量控制了另一些地方。安提阿克在戰爭中勝過了埃及將領尼哥拉(NICOLAS),於是有了入侵埃及的思想。然而接著停戰了,在那娷糷雓骨M平而談判,但仍為戰爭作準備。這就是預言中所說的,必如「洪水泛濫與經過」的那一位。』(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英文本239頁)。

       關於安提阿克三世在戰中開始階段,在收復失地方面所取得的一些勝利,另有一段資料提到:『在公元前219年安提阿克三世藉著收復安提阿克的海港西路錫亞而對南方的敘利亞和巴勒斯坦開始出征。此後他進行有計劃的戰役,從他的對手多利曼四世斐勞帕套(公元前221-203年)手中奪取了巴勒斯坦。當此時期,他進入了外約旦。』(SDA『聖經注釋』867頁)。

       由於安提阿克三世仍然積極備戰,計劃入侵埃及,甚至進軍『直到南方王的保障』,(意即直到埃及本國的國防邊境),於是大大激怒了埃及王多利曼.斐勞帕套(PTOLEMY.PHILOPATOR,稱多利曼四世,公元前222-204年)。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說:『南方王(多利曼四世)必發烈怒,出來與北方王(安提阿克三世)爭戰,..北方王的軍兵必交付他手。』關於這次戰爭的前因後果,有一段資料提到: 

       『安提阿克.瑪格紐在敘利亞的朝廷中繼承了他長兄的王位之後不久,多利曼.斐勞帕套在埃及國繼承了他父親歐革次的王位。他是一個喜歡安樂和品格敗壞的王,但最後在安提阿克入侵埃及的形勢下,他被激醒了。他果真因著他已忍受的失敗和威脅著他的危險而「發烈怒」了。他率領大軍去阻止敘利亞王的前進。但這個北方王也「擺列大軍」(參英文聖經)。按照波力比阿(POLYBIUS)所說,安提阿克的軍隊總計六萬二千個步兵,六千個騎兵和一百零二隻象。在這次拉斐亞(RAPHIA)的戰爭中,安提阿克被打敗,將近一萬四千人被殺,四千人被俘,並且他的軍隊被交付南方王的手,應驗了預言中所說的。』(同上烏利亞史密斯著的英文但啟預言239-241頁)。

       聖經手冊上對此次戰爭也提到:『北方王的二子(10節)指西流古三世與安提阿古三世(即安提阿古大帝)。多利曼四世將安提阿古三世擊敗於拉斐亞(近埃及邊境,主前217年)。..』(聖經手冊403頁) 

       世界通史上也簡略提到此次戰爭說:『在安條克三世(公元前223-187年)統治時,塞琉古王國和埃及之間又因爭奪凱勒敘利亞和腓尼基再度爆發了戰爭,即第四次敘利亞之戰(公元前221-217年)。公元前217年拉斐亞一役,塞琉古王國失敗。除塞琉西亞(SELEUCIA)一港外,全部敘利亞海岸都為埃及所有。』(上古部分264頁)。

 

預言南方王因勝利高傲不得常勝

       (六)預言南方王因戰勝而心高氣傲,但卻不得常勝:『他的眾軍高傲,他的心也必自高,(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當他俘擄了眾軍,他的心自高),他雖使數萬人仆倒,卻不得常勝。』(但11:12)。

       有一段資料論到多利曼四世,斐勞帕套在拉斐亞戰役獲得勝利後的腐化放蕩和驕傲自滿的表現說:『多利曼缺乏精明,沒有更好地利用他的勝利..在給敵人僅僅造成一點威脅之後,他就坐享安逸,不斷放縱他自己的獸慾。如此他戰勝了他的敵人,卻被他自己的惡習所勝過,..他將他的時間用於宴樂和荒淫上。他的心因勝利而高傲,但遠未能因此而加強他的力量。因為他所作的可恥的事情,造成了他自己的臣僕背叛他。但他的心自高,特別明顯地表現在他對待猶太人的事上。他來到耶路撒冷獻了祭,並違犯猶太人的律法和宗教地想要進入聖殿的至聖所,但遭到了很大的異議阻止。他離開了這個地方,大發烈怒地攻擊猶太人的全族,並立即開始殘酷地迫害他們。在亞歷山大城,猶太人自從亞力山大之時就住在那堙A享有著最優惠的市民的特權。按照猶西別(EUSEBIUS)說,有四萬猶太人被殺害,按照耶羅米(JEROME)說,有六萬人被殺害。埃及人的背叛,猶太人的被屠殺,肯定不能加強多利曼在他國中的權勢,而卻足以幾乎完全地摧毀它。』(同上英文但、啟預言242頁)。『大約公元前203年,多利曼四世和王后一同神祕地死去,而由他們的僅僅四歲或五歲的兒子多利曼五世阿皮番尼(EPIPHANES 公元前203-181年)繼位。』(英文SDA聖經注釋868頁)。

       而與此同時,在另一方面,在拉斐亞戰役中被擊敗的安提阿克三世瑪格紐,卻把他的軍力轉向東方,並取得了勝利,從而加強了自己的力量。另有一段資料提到此事說:『多利曼由於懶惰和放蕩,未能好好利用他在拉斐亞的勝利。在這同時,於公元前212-204年期間,安提阿克三世將他的力量轉移到恢復東方的領土上,並且成功地遠征到印度的邊境。』(同上)。

       關於安提阿克三世東侵的勝利,世界通史上也有一段資料繼續提到:『但安條克三世東侵卻取得勝利,約在公元前211-204

年進抵米底、帕提亞、巴克特利亞,迫巴克特利亞為屬國。其後又深入印度西北邊境,與各小國訂立「同盟」,然後退軍。』(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64頁)。

       總之,愛好功名、有毅力和有才能的安提奧庫斯三世,在他東征以後(210年至205年)竟得以把塞琉古王國幾乎恢復到它先前的規模。埃及在托勒密四世披羅帕托爾當政的最後年代中則顯著地衰退了。毫無作為的和放蕩的托勒密受著宮中奸黨的擺佈;國內到處爆發了起義。204年國王死了(他的死亡長期地為力圖鞏固自己地位的宮廷黨所掩飾,直到203年才為人們所知),把王位留給自己的年幼兒子托勒密五世埃披龐湟斯。..』(古代羅馬史354頁科瓦略夫著)。

 

預言北方王以後必率領大軍前來

       (七)預言滿了所定的年數,北方王必率領大軍前來:『(因為)北方王必回來,擺列大軍,比先前更多,滿了所定的年數,他必率領大軍,帶極多的軍裝來。』(但11:13)。有一段資料提到:『本節中所預指的事件發生於「某些年之後」(中文聖經譯為「滿了所定的年數」)。多利曼.斐勞帕套和安提阿克.瑪格紐之間所締結的和平維持了十四年之久。在這同一時期,多利曼因放縱不節制而死,由他五歲的兒子多利曼.阿皮番民(EPIPHANES)接位。同時安提阿克鎮壓了國內的叛亂,並迫使東方的幾省屈服。於是當埃及的幼王登位之時,他正可以為所欲為。他認為放棄此次擴張領土的機會太可惜了,他便興起「比先前的更多」的大軍,進攻埃及,希望很容易地勝過埃及的幼王。』(同上英文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242頁)。

       另一段資料對此簡略提到:『「在某些年之後」,按字義:「在一些年結束之時」,大概是指拉斐亞戰爭和安提阿克第二次攻打南方王的戰爭之間的16年(公元前217-201年)。』當時『孩童多利曼五世的繼位,給於安提阿克三世一個向埃及人報仇的機會,於是在公元前201年,他再次入侵巴勒斯坦。』(英文聖經注釋868頁)。

       關於這次北方王率領大軍前來攻打南方王的詳情,我們要放到下面第三段預言中,論到『強暴人』(先是指羅馬帝國)興起成為北方王時,再一起詳細介紹。因這次北方王(還有其他一些人)攻打南方王,也給了羅馬『保護』『干涉』,進而征服、控制列國的機會和藉口。 

  從上述一切預言的研究中,我們已明顯看到,預言的應驗真是何等奇妙,也看到地上列王的興廢都在上帝的執掌之下,從而也更堅強了我們對上帝並對聖經真理的信心。但願我們都能更加信靠、敬愛和遵從我們的天父上帝和救主耶穌基督,從今世直到永遠!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