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但以理研究與默想一書目錄和前言

回到以上但十一章第十九題      看以下但十一章第二十一題        

 

第二十題  但以理最後的異象(三)

異教羅馬國成為北方王11:14-22

 

  關於但以理十一章預言,我們已查考了兩段:第一段是論到瑪代波斯帝國的情況(但11:1-2),相當於八章有雙角的公綿羊(但8:3,20)。第二段是論到希臘帝國及其南北列王的形成和爭戰(但11:3-13),相當於八章的公山羊(但8:5-8,21-22)。現在要開始研究第三段,是論到『強暴人』(指羅馬帝國和隨後相繼的羅馬教廷)成為北方王(但11:14-45),相當於八章的小角(但8:9-12,23-25)。

 

許多人攻擊南方王羅馬趁機興起

       (一)預言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和『強暴人』的興起:『那時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必興起,要應驗那異象,他們都要敗亡。』(但11:14)。

 

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

       上一節預言已提到北方王安提阿克率領大軍前來,要攻打南方埃及幼王之事,不但這樣,本節預言又接著指出:『那時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當時起來攻擊南方王的,除敘利亞王安提阿克外,還有馬其頓王腓立。此外還有埃及本國屬地幾個省區的許多人爭取擺脫埃及轄制的斗爭,以及亞力山大城革命黨人的暴動。

       有一段資料提到:『安提阿克.瑪格紐並不是唯一起來進攻埃及年幼之多利曼的。多利曼的首相阿克佐克控制了幼王,並以王的名義處理國政。他驕橫任性的濫施權力,引起了先前臣服於埃及的幾個省區的背叛。埃及本國暴動不安,而亞力山大人也起來攻擊阿格佐克,將他和他姐姐、母親及家屬置之於死地。在這同時,馬其頓的腓力和安提阿克就瓜分多利曼的疆土,取得了協議,各國佔領最近而最易於控制的部分。這就應驗了必有許多人起來攻擊南方王的預言。』(烏利亞.史密斯著『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英文243頁)。

       古代羅馬史對此事也有提述:『埃及在托勒密四世披羅帕托爾當政的最後年代中則顯著地衰退了。..204年國王死了(原註:他的死亡長期地為力圖鞏固自己地位的宮廷黨所掩飾,直到203年才為人們所知),把王位留給了自己年幼的兒子托勒密五世埃披龐涅斯。..安提奧庫斯(即敘利亞國王安提阿克三世)和菲利浦(即馬其頓國王腓力五世)決定利用埃及的削弱瓜分它在敘利亞、小亞細亞、愛琴海和海峽的領地。雖然二個王是互不相讓的兢爭者,但犧牲埃及而發財的誘惑是太大了。顯然203年到202年的冬天,他們締結了密約,並對埃及開始了軍事行動。他們在這樣做時,甚至並不去費事找甚麼好聽的藉口。安提奧庫斯突入南部敘利亞,擊潰埃及軍隊,並直抵巴勒斯坦南部的迦薩。該城的英勇抵抗使他在這堸扈d下來了。那時..菲利甫開始奪取..愛琴海的獨立城市赫列斯彭圖斯和博斯波魯斯。』(古代羅馬史354-355頁科瓦略夫著)。

 

羅馬趁機興起他們都要敗亡

       正在這時,由於埃及的求助,羅馬出而干涉,並最後將馬其頓王國、敘利亞王國,以至於埃及王國本身都先後加以吞滅。正如預言中接著所指出:『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可譯為殘害你本國的人)必興起,要應驗那異象(應譯為這異象),他們都要敗亡。』

       所謂『強暴人』按原文也可譯為破壞者,毀滅者,或殘害者。至於『你本國的強暴人』,按原文也可逐字翻譯為:『你百姓的毀滅者之子』(原文皆為多數)。(『THE SONS OF THE DESTROYERS OF YOUR PEOPLE』)。或翻譯為:『毀滅(或殘害)你百姓的人』(多數詞)。『在斯伯玉(SPURRELL)翻出來的聖經說:有攻擊你民的利害人。..又有一大聖公會監督牛頓說:「實在破壞你本國的人。」』(但以理講義143頁)。由此可見,此處預言中所說的『毀滅(或殘害)你百姓的人』,首先顯然是指羅馬帝國說的。在以色列人的歷史上雖曾有好幾個帝國轄制過他們,如埃及、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和希臘。(以上五個帝國也即大龍身上『七頭中的五個頭,啟12:3. 17:9-10』。但此處殘害以色列人的『殘害者』是在希臘帝國分裂為四國之末時興起的,因此必然是指羅馬帝國(也即大龍身上七頭中的第六個頭)說的。它也曾最後毀滅了猶太國和聖城(公元70年和135年),有二百五十多萬的猶太人在圍困和戰爭中死亡。因此羅馬在殘殺猶太人的事上也是空前嚴重的,無論是亞述、巴比倫的帝皇,或是希臘帝國分裂後的北方王安提阿克三世、四世等對猶太人的殘害,都比不上他。而且羅馬帝國除轄制屬世的以色列人外,還曾迫害屬靈的以色列人──基督徒,達幾百年之久。(羅2:28-29.9:6-7.加3:7,26-29.弗2:11-22)。

       對以色列百姓的殘害者,即中文聖經的所謂『強暴人』,不但是指羅馬帝國,而也是指羅馬帝國滅亡後,繼承它『能力、座位和大權柄』的羅馬教廷(實際上也就是大龍身上七頭中的第七個頭)說的(啟13:2)。因它在殘害歷代以來基督徒──屬靈的以色列人的事上,更是空前嚴重的。它曾在中古時期迫害上帝子民1260年之久(公元538-1798年),殘殺的基督人數據統計至少有五千萬之多,而且還將在末後主來前夕,對上帝餘民掀起空前的大迫害。(啟13:8,14-17. 17:14)。

       由以上所說可見,十一章預言中對上帝選民的殘害者或毀滅者,也即所謂『強暴人』,實際上相當於八章預言中的『小角』,既是指羅馬帝國,也是指繼羅馬帝國而興起的羅馬教廷。所不同的是:八章小角的興起是指羅馬帝國說的(但8:9,23上);八章小角的活動是雙關含意的,既應驗於羅馬帝國,也應驗於羅馬教廷身上(但8:10-12,23-25);結局是指羅馬教廷說的(但8:25)。『殘害者』或說『毀滅者』的活動,則是分開敘述的,但11:16-30節上指羅馬帝國,但11:30-39節指羅馬教廷。

       現在再回到本節預言的解釋。當時埃及由於國內許多地區的背叛而削弱,又加上敘利亞和馬其頓對它的聯合進攻,以致不能支持,便求助於羅馬,而羅馬也就乘機以保護埃及為名,而控制了埃及,並接著對馬其頓和敘利亞宣戰。最後又於公元前168年和146年毀滅了馬其頓.希臘,公元前64年毀滅了敘利亞,公元前30年毀滅了埃及,而成為真正統霸列國,迫害上帝選民的『北方王』。這樣便應驗了預言中所說:『並且你本國的強暴人(宜譯為:你本國的殘害者或毀滅者,指羅馬國)必興起,要應驗那異象(應譯為:這異象,即指下面關於羅馬的許多預言),他們卻要敗亡。(指上面攻擊南方王的許多人及南方王本身必要敗亡,被羅馬所滅)。』下面我們將要略為引證一些史料:

       當上述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三世和馬其頓王腓力五世聯合進攻埃及的前後,『埃及也有使團派到那堙]指羅馬元老院),去請求保護,並建議羅馬接受對托勒密五世的保護。』(古代羅馬史356頁)。而這一件事也就成為後來羅馬對馬其頓進行第二次戰爭(200-197年),並對敘利亞進行戰爭(190-189年)的原因與藉口之一。但這次埃及得到羅馬『保護』的結果怎樣呢?『羅馬為了保護埃及,起初曾和菲利甫與安提奧庫斯對抗,但埃及由於這一「保護」卻失掉了它在尼羅河以外的一切領土,除去啟利涅(CYRENE)和賽浦路斯。』(古代羅馬史375頁)。

       不過雖然這樣,以上三國中首先滅亡的卻是馬其頓。如歷史上記述:『..第二次馬其頓戰爭(公元前200-197年),羅馬..戰勝了馬其頓。腓立五世接受屈辱的和約,交出艦隊,賠款,並放棄本土以外的全部地區。羅馬則從希臘各地奪得大量財富。..馬其頓腓立五世的兒子百爾修又積極準備反抗羅馬,在希臘各部、敘利亞、迦太基等羅馬的敵人中尋求同盟者。羅馬害怕馬其頓復興,發動第三次馬其頓之戰(公元前171-168年)。百爾修失敗,馬其頓被分為四個自治區。羅馬向居民徵課重稅,進行「判逆審訊」和血腥屠殺。』(世界通史上古部分303-305頁)。

       『公元前168年,在皮德那附近進行的唯一大戰中,..馬其頓王國滅亡了。』(蘇聯科學院編世界通史第二卷上冊441-442頁)。『..在摧毀了馬其頓以後,..羅馬急遽地改變了對希臘,特別是對希臘化各國的政策。盡管希臘在名義上仍然是自由的,但實際上它卻失去了獨立的殘餘。』(科瓦略夫著古代羅馬史385-386頁)。

       『到了公元前148年,..他們把馬其頓劃為一個行省。』『公元前146年,科林斯(多)被徹底破壞,燒得精光。..希臘各城市完全喪失了自己的獨立,歸羅馬所屬馬其頓行省的當局管轄。』(同上世界通史第二卷上冊442-443頁)。『從紀元前146年起,希臘的歷史被包括到羅馬的歷史堶悼h。』(古代世界史A.V.密蘇里那編輯206頁)。

       上面我已介紹了馬其頓國被羅馬攻打,以致於滅亡的過程。至於敘利亞和埃及被羅馬攻擊和毀滅的情形,將在接下去的預言中繼續提到。因有關南北列王的爭戰正是本預言的主題。上面13-14節預言中雖然提到北方王安提阿克三世等要起來攻擊南方王埃及,但關於這次北方王攻打南方王的詳情,以及羅馬國插手進來,攻打直至於毀滅、吞併、取代北方王的情況,則都啟示在下面15-16節預言中。

 

上述北方王攻擊南方王的詳情

       (二)預言中關於上述北方王攻擊南方王的詳情:『北方王必來築壘攻取堅固城,南方的軍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選擇的精兵,(精兵原文作民),也無力站住。』(但11:15)。

       在英文『聖經註釋』上提到:『本節為13、14節開始敘述之事的繼續,即關於安提阿克第二次攻打巴斯斯坦(當時在埃及的統治下)。..「最堅固的城」希伯來文為IMMIBSAROTH, 意即「一座堅固(防御工事)的城」。大概是指嘎撒(GAZA),此城經過很長時間的圍困之後,於公元前201年被安提阿克三世所攻取。有些解經家認為這段經文是指西頓(SIDON),因在同一次戰爭中安提阿克在西頓曾俘擄了一支埃及軍隊,並經過一個階段圍困之後,強迫埃及人投降。』(869頁)。 

       在烏利亞.史密斯著的『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一書中,對此預言解釋更詳細:『羅馬元老院派阿密琉.勒皮得M.EMILIUS LEPIDUS負責埃及幼王的教育,他又指派宮廷中一位年老有經驗的大臣阿銳司套曼納斯ARISTOMENES作幼王的保護人。他的第一個工作是準備抵御腓力和安提阿克聯合的威脅性侵略。為此目的,他派遣正在埃及軍隊中任職的一個安妥利亞的著名大將史柯帕回到他本國去招募軍隊。在軍隊整裝完畢之後,他向巴勒斯坦和阿勒.敘利亞進軍,並征服猶太全境,使之歸於埃及權下。(當時安提阿克正在小亞細亞和阿特勒ATTALUS交戰。)..安提阿克停止了和羅馬指揮下的阿特勒斯的戰爭,採取了迅速的步驟,從埃及手中奪回巴勒斯坦和柯勒.敘利亞。史柯帕奉命抵禦他,靠近約但的源流,兩軍相遇,史柯帕被擊敗,逃到西頓被包圍。埃及三個最有能力的大將率領精兵奉差前來解圍,未成。最後史柯帕因糧食斷絕,被迫在恥辱的條件下投降,僅保存住生命,他和他的一萬軍兵在解除武裝,窘困狼狽的情況下被准於撤離。如此北方王攻取了『最堅固的城』。(原文是一座防禦工事的城,或說是一座堅固的城,中文聖經也譯成堅固城)。因西頓在當時的情況和防禦下乃是最堅固的城中的一個,並且「南方王的軍兵必站立不住,就是選擇的精兵」,即使柯帕和他的安妥利亞軍也「無力站住」。(245頁)。

       在『世界通史』上對安提阿克三世此次發動戰爭的情況也作了概括性的敘述:『公元前203年,安條克三世和馬其頓腓力五世聯盟,於公元前201年至195年間,利用埃及國內局勢動盪不定的機會,佔領凱勒敘利亞,腓尼基和巴勒斯坦,這是第五次敘利亞之戰。』(上古部分264頁)

 

羅馬出面干涉趁機攻擊吞併北方王

       (三)預言『強暴人』羅馬國起而干預、攻擊,直至併吞、取代北方王:『來攻擊他的必任意而行,無人在他面前站立得住。』(但11:16)。

       『來攻擊他的』按原文和英文聖經都譯為:『但是那要來攻擊他的』,這樣的語氣表明本節的內容已不可能是上節內容的繼續。而且,這堻Q攻擊的『他』,英文譯為HIM,顯然是指上節中的北方王,而不是指上節中被北方王攻擊的南方王的「堅固城」,或是指『南方的軍隊』(原文和英文是ARMS,用的複數式)以及南方『選擇的精兵』(原文是百姓)等等,假如是這樣的話,原文和英文就應該用『它』IT或他們THEM。由此可見,『但是那要來攻擊他(即攻擊北方王)的』,顯然是指羅馬國王,正如但以理八章預言中所提到的:『這四國末時,..必有一王(指羅馬國王)興起,面貌兇惡。..』(但8:23)

       『必任意而行,無人在他(羅馬國王)面前站立得住。』由這後一句預言,更可確知此處是指羅馬國王的興起而言。當時只有羅馬國是強大無比的:『無人在他面前站立得住。』至於北方敘利亞諸王,無論是當時的安提阿克三世瑪格紐,即大安提阿克,或是後來的安提阿克四世阿皮番尼,或是上述的其他馬其頓諸王,都是羅馬手下的敗將,都不能『在他(羅馬)面前站立得住。』再者,本節預言和上節預言在史實上也是相聯系的,雖然南方王的軍兵在北方王面前站立不住,但北方王在羅馬面前也照樣站立不住;並且羅馬所以要攻打北方王,也是由於南方王被北方王所打敗,並向羅馬求援。關於這方面的背景,上面也已作過介紹。關於羅馬攻打北方敘利亞王安提阿克三世,直至於毀滅敘利亞國的情況和過程,歷史上是這樣敘述的:當『安條克三世於戰勝埃及後,西入愛琴海和希臘,..正向東方擴張的羅馬在這時出而干預。公元前190年,羅馬在瑪革尼西亞一役大敗塞琉古(即敘利亞西路庫)軍。不久亞美尼亞、巴克特利亞皆脫離塞琉古獨立。從此塞琉古王朝的地位逐漸衰落。』『塞琉古王朝在瑪革尼西亞一役遭遇敗創之後,失地賠款,疆土日蹙,在經濟上、政治上都處於危機狀態。』(世界通史上古部分264、265頁)。『公元前188年雙方簽定和約,塞琉古放棄色雷斯和在小亞細亞的一切屬土,實際上淪為羅馬附庸。』(同上304頁)。在『古代羅馬史』一書上也提到:『安提奧斯庫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全部歐羅巴和小亞細亞的領土,在十二年中間支付一萬五千塔蘭特,不豢養大象,而戰船也不得超過十艘。』『塞琉古王國所受到的打擊,使它在本質上再也不能恢復過來了。財政是因巨額的賠款而垮台了。安提奧斯庫(三世)本人便在對起義者進行的斗爭中死掉了。(187年)。』(372-374,375頁)。

       以後,當公元前168年,羅馬在第三次馬其頓戰爭中毀滅馬其頓王國之時,雖然安提阿克四世阿皮番尼ANTIOCHUS EPIPHANES(公元前175-164年)利用此次機會,『進行了對埃及的戰爭,並於168年直抵亞力山大里亞,』但當『埃及人向羅馬求救,羅馬的使節蓋烏斯.波庇里烏斯到正駐兵亞力山大城前的安提奧庫斯那堨h,並向他傳達了元老院的命令,要他把所奪得的東西全部歸回,並在一定時期中間撤出埃及。國王請求給他考慮的時間,於是波庇里烏斯便用自己的手杖繞著他身邊劃了一個圈,並要求他在圈內作出回答。安提奧庫斯服從了命令。..』(同上387-388頁)。

       從上述種種事件起,敘利亞王國緩慢地,但是一直地在羅馬的有力作用之下走著下坡路,因為羅馬是最害怕敘利亞之權威重新恢復起來的。羅馬人盡一切可能來削弱塞琉古王族,從對他們的外交政策加以軍事、外交的壓力開始,直到支持篡位者,並干預王家的私事。』(375頁)。

       直到公元前67年起,曾任羅馬執政官的軍事領袖『龐培..率師東征。龐培破米特拉達底軍於亞美尼亞,米特拉達底逃竄,底拉尼亦降。繼又大破殘餘之塞琉家王國,而夷敘利亞為行省。..』(西洋古代史下冊520頁)。羅馬人在公元前64-63年,沒有遇到一點抵抗而併吞塞琉息咨王國全部領土。』(世界通史第二卷上冊455頁蘇聯科學院編)。

 

羅馬(龐培)開始正式成為北方王

       從此時起,羅馬既已完全毀滅和併吞了北方王的國土,於是羅馬便名符其實的成了真正的極其強大的北方王。

       再進一步就歷史的根源來說:那在預言中轄制過以色列的幾個大國,都曾被認為是從北方來的勢力,如巴比倫(耶25:9),瑪代波斯(耶50:3.9,41) 和希臘分裂的四國之一敘利亞。敘利亞原為四國之中的東方王國,後來併吞了另一北方王國色雷斯之地,而成為但以理11章5-15節中的北方王;而且它原來東方統治地區又正好包括了以前的巴比倫和瑪代波斯之地。那麼如今吞滅了北方王國疆土的羅馬國,以及後來繼承他的羅馬教廷,自然更名符其實地成為北方王。

       此外,還可進一步就靈意的預表來說,舊約聖經中提到上帝當初在地上及天上設立寶座,都曾被視為設立在『北方』(詩48:1-2. 75:6-7. 97:2. 實14:13)。後來撒但也想設立他的寶座在北方。他心奡蕃﹛G『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聖者同等。』(賽4:13-14.另參結28:14-19)。於是撒但就成了敵擋上帝,攻擊聖民的『北方王』。在舊約時代,撒但所曾特別利用來毀滅猶大國和聖城聖殿的巴比倫國,也被稱為是從北方來的王。(耶1:14,15.4:6-7.6:1.22-23.25:9.另參6:20, 25-26.結26:7)。那麼在新約時代撒但所特別利用的工具,即在公元63吞併猶太國,又於公元70年及135年撤底毀滅猶太國和其中聖城聖殿,擄殺猶太人並迫害基督徒的羅馬帝國,以及繼羅馬帝國之後,繼續踐踏屬靈的聖殿(天上的聖所和地上的教會),殘殺屬靈的以色列人(基督徒)的羅馬教廷,被稱為北方王,也更是名符其實的。況且巴比倫在靈意上也確曾代表過羅馬國,並繼續預表著羅馬教。例如在羅馬為主殉道之前的彼得,曾在書信中以巴比倫作為羅馬城的代稱和暗號。他代表羅馬教會信徒向其他地方的教會問安說:『在巴比倫與你們同蒙揀選的教會問你們安。我兒子馬可也問你們安。』(彼前5:13)。啟示錄中又用『巴比倫』來預表羅馬教權。所以從靈意的預表來說,羅馬被稱為北方王也是極為確切的。

       預言中的北方王將會和歷代以來上帝選民,並和末後的上帝餘民作空前劇烈的屬靈斗爭。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將顯明的。

       由於羅馬國毀滅、併吞並取代了北方王敘利亞國,因此羅馬就變成了預言中最強大的北方王。接著羅馬就開始佔領、毀滅了猶太國,正如第四點預言中接著所指出的:

 

羅馬(龐培)佔領和毀滅猶太國

       (四)預言羅馬國(龐貝)佔領、毀滅猶太國:『他必站在那榮美之地,用手施行毀滅。』(但11:16下句)。

       『榮美之地』顯然是指上帝應許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後裔的居住之地,也即摩西、約書亞引領以色列人進入的『流奶與密』的迦南美地,也即古時上帝選民以色列的榮耀國度和上帝榮美聖城的所在地──巴勒斯坦和其中的聖城耶路撒冷。但是由於以色列人的背逆上帝,犯罪作惡,不肯悔改,此『榮美之地』曾接連遭到亞述、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和希臘分裂成的南、北二國的侵佔、轄制與蹂躝。此時又被交於羅馬帝國的手中。

       當羅馬吞併了北方王敘利亞國之後,又進而吞滅了猶太國。有一段資料提到:

       『當龐培(POMPEY)於公元前65年佔領了安提阿克.阿撒鐵柯(ANTIOCHUS ASIATICUS 世稱安提阿克十三世)的領土,並征服敘利亞成為一個羅馬行省時,敘利亞被打敗了,並歸併於羅馬帝國。這同一權力也站在聖地並施行毀滅。藉著公元前161 年的聯盟,羅馬人和上帝的百姓猶太人聯結在一起,..然而他並未獲得管轄權,直到公元前63年實際上征服了猶太國。』(『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英文245-246頁)。

一般歷史書對這事也都有記述:『龐培..率師東征,..夷敘利亞為行省。此後覆滅腓尼基,進軍猶太,圍耶路撒冷,而取猶太本國置於羅馬治下。』(西洋古代史下冊520頁)。另一處提到:龐培『攻敘利亞、腓尼基,皆下之,置為郡縣。復南抵巴勒斯坦,圍耶路撒冷,西歷前63年克之。』(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三58-59頁)。於是『公元前63年,猶太變成羅馬的一個行省。』(世界通史第二卷上冊454頁蘇聯科學院編)。

       龐培在進攻耶路撒冷後,『在隨之而來的可怕屠殺中,一萬二千人被殺。歷史家看到這一幕觸目驚心的景象:當時祭司正從事聖職,..顯然不覺外面的動亂,直到他們自己的血被攙在祭物當中。當戰爭結束之後,龐培毀滅了耶路撒冷城牆,將幾個城市的居民從猶太遷移到敘利亞,並征收猶太人的稅賦。』(同上247頁)。

       歷史上還記述了這樣一件具有嚴重意義的事件:當時有一部分堅決保衛聖城和聖殿的猶太人,『他們佔取了耶路撒冷的神殿,在三個月中間抗擊著圍攻,直到最後在一個星期六安息日羅馬人衝進神殿的時候。龐培進入了「最神聖之所」,這是只有祭司長才能進來的地方,而且一年也只有一次。神殿的寶庫被勝利者劫掠一空。』(古代羅馬史580頁)。

       此外,在十年之後,正當龐培獨任羅馬的執政官之時,羅馬在『榮美之地』猶太國,再一次『用手施行毀滅』,耶路撒冷的聖殿也再一次遭受劫掠。正如歷史上所記述:

       『公元前64年龐培把猶太置為屬國,受敘利亞總督節制..。猶太人奉為神聖的耶路撒冷神廟(殿)及其庫藏,在羅馬統治的最初十年內,連續遭到兩次劫掠。因此猶太人民極端痛恨羅馬統治者。..公元前53年,也就是在羅馬統治猶太人十年之後,猶太人民發動起義,起義失敗後,僅殘餘被賣為奴的就有三萬人,可見參加起義的人數之眾。』(世界通史上古部分352頁,另參328-329頁)。

  龐培上述毀滅猶太國,褻瀆至聖所,殘殺猶太人的罪行,最終也使他自己遭受了報應:他後來在軍事上被他的政敵猶利卮.該撒所打敗,逃到埃及時被陰謀殘殺。

       如前所述,羅馬已於公元前168年和146年毀滅了馬其頓和希臘,又於公元前64年左右吞併了敘利亞,63年吞滅了猶太。當時僅剩下埃及還未加以覆滅,因埃及一向採取投靠羅馬的政策。於是預言中繼續論到羅馬藉武力干涉和控制埃及內政之事,直到將它最後佔領。先來看:

 

羅馬該撒猶利卮干涉和控制埃及

       (五)預言羅馬國(該撒.猶利卮)干涉和控制埃及內政之事:『他必定意用全國之力而來,立公正的約,照約而行,將自己的女兒給南方王為妻,想要敗壞他(或作埃及)。這計卻不得成就,與自己毫無益處。』(但11:17)。

       這一段預言在譯意上有些問題,而且是論到兩件事。雖然這兩件事互相有聯系,但卻需要按次序分開來介紹:

       『他(指羅馬)必定意用全國之力而來,立公正的約,照約而行。』此處『公正的約』和英文聖經重譯本(R.V.)的譯意相類。英文聖經欽定本(K.V.)則譯為:『公正的一位』。至於在希伯來原文中此字是『依夏雷』(YESHARIM),它的原意是不清楚的。有的原文版本作『抹夏雷』(MESHARIM),意為正直或公正,故出現以上二種譯意。看來譯為『公正的約』較為合適。『立公正的約』宜譯為『帶著公正的約』。

  英文SDA『聖經註釋』上提到:『若是抹夏雷(MESHARIM)是正確的,那麼可能是指這樣的事實:當多利曼十一世奧勒鐵(AULETES)在公元前51年死時,他將他的二個孩子克琉帕沙和多利曼十二世置於羅馬的保護之下。』(869頁)。 

  在烏利亞.史密斯的『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中,對此處預言也有詳細的解釋:

       先前,『16節告訴我們羅馬征服了敘利亞和猶太,在此之前羅馬已克服了馬其頓和色雷斯(THRACE),埃及是亞力山大帝國中惟一留下沒有被羅馬征服的,現在羅馬定意用武力佔領埃及。(引者按:根據以下敘述之事實,實際上可以說是:現在羅馬定意以全國的實力為後盾,來干涉、控制以至於最後吞併埃及。)

       多利曼.奧勒鐵(AULETES)死於公元前51年,將埃及的冠冕和王權留給他的長女克琉沙伯(CLEOPOATRA)和年僅九歲或十歲的大兒子多利曼十二。他在遺囑中規定他們姐弟二人要互相成婚,共同掌權,因為他們年輕,將他們委託給羅馬保護。羅馬人接受了這一責任,並指定龐培作埃及王位繼承者的保護人。不久在龐培和猶利卮(JULIUS)該撒之間發生了紛爭,直至在法紹勒(PHARSALUS)的著名戰役中達到了高峰,龐培被打敗,逃到埃及。該撒立即追蹤而去,但在他還未到埃及之先,龐培已在多利曼的謀劃下被慘殺。現在該撒取得了多利曼和克琉帕沙的保護權。他發現埃及因內部擾亂而動蕩不安。因為自從克琉帕沙被剝奪了行政權力之後,多利曼和克琉帕沙互相敵視。鑒於擾亂日益增加,該撒發現自己一小部分兵力不足以維持他的地位,又因當時北風大颳,不能離開埃及,便差人去亞洲調回自己全部軍隊。

       猶利卮.該撒命令多利曼和克琉帕沙解散他們各自的武裝部隊,到他面前來解決他們的糾紛,並接受他的處理意見。這一粗暴的命令被埃及人視為自從埃及成為一個獨立國家以來,對王家威信的一種觸犯,於是埃及人大為激怒,拿起了武器。該撒回答說,他的這種作法乃是根據他們的父親多利曼.奧勒鐵的意志所授予的權力;因為他曾將他的孩子置於羅馬元老院和人民的保護之下。

       這件事最後帶到他的面前,並且指定了律師為他們雙方的事情辯護。克琉帕沙明白這個大將的弱點,決定親自來見他。她採取了以下的策略不讓他預先知道:她自己筆直地躺在一張大地毯中,她的西西利安(SICILIAN)僕人阿波羅陀洛斯(APOLLODORUS)將她包起來,用皮條捆上,背在肩上,來到該撒住處,假報呈獻禮物給羅馬大將。於是他蒙准進到該撒面前,將包裹放在該撒腳前。當該撒一打開這個活的包裹,艷麗的克琉帕沙便站在他的面前。

       阿卡克(F. E. ADCOCK)關於此事寫到:「倘若該撒來判決此事,克琉帕沙有權親自為自己辯護,於是她決意來到此城,找到一個船夫將她帶到他面前。她來了,看到了,並且勝利了。由於在埃及軍隊面前軍事撒退上的困難,又加上這一件事,該撒不想離去了。他已年逾五十,但他仍保留著一種能激起他士兵們尊敬的獨斷的機智。克琉帕沙已22歲,具有像該撒一樣的野心和巨大的勇氣,易於為他所理解、欽羨與鍾愛。」(劍橋古代史第九卷670頁。THE COMBRIDGE ANCIENT HISTORY VOL IX P.670)。

       該撒最後命令姐弟倆按照父親遺囑中的願望共掌政權。曾在排擠克琉帕沙脫離政權的事上起主要作用的首相包錫紐(POTHINUS),害怕她重掌政權後所帶來的結果,因此他開始在百姓中激起對該撒的嫉妒與仇恨,暗示他計劃最後要將政權完全交給克琉帕沙。公開的擾亂很快出現了。埃及人對羅馬海軍進行毀壞,該撒也報之以對他們的焚燒。有幾隻燃燒著的船被趕逐到碼頭附近,城埵陷X個建築物也起了火,並且著名的亞力山大圖書館藏書將近四十萬卷也被毀壞。安提帕特.頁米丟帶領三千猶太人支持他。這些猶太人把守住通往埃及的邊境大道,卻准許羅馬軍隊通行無阻。安提帕特領導下的猶太軍隊的到達,對這場斗爭起了決定性的作用。靠近尼羅河邊埃及和羅馬的海軍進行著決定性的戰爭,該撒取得了完全的勝利。多利曼企圖逃跑,被淹死在河中。亞力山大城和全埃及降服於這個勝利者。羅馬現在進入並奪取了原亞力山大的全部王國。..他於公元前47年完全征服了埃及。』(英文但啟預言247-251頁, 另參古代羅馬史617-618頁)。

 

       本節預言的另一件事:『將自己的女兒給南方王為妻,想要敗壞他(或作埃及),這計卻不得成就,與自己毫無益處。』按原文和英文聖經K.V.或R.V.或R.S.V.版本,宜將此句譯為:『並且他要將婦人(原文為多數)的女兒給他(自己)為妻,為要腐化她(或譯為敗壞它──埃及),但她卻不站在他一邊,也不為了他。』(按原文直譯為:AND HE SHALL GIVE THE DAUGHTER OF WOMEN TO HIM, TO DESTROY IT.  BUT SHE WILL NOT STAND, NOR BE FOR HIM.)

       在上述『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一書中對此解釋說:『婦人的女兒,..玷污了她(參K.V.譯本),即克琉帕沙,她已成了該撒的妻子和他一個兒子的母親。他對這個王后的戀慕,使他長遠耽擱在埃及,超過了他職務上的需要,他整夜同這個淫蕩的王后從事宴樂。「但是」,正如預言所說,「她不站在他一邊,也不為著他。」克琉帕沙以後又投身於奧古斯都.該撒的敵人安東尼(ANTONY),並盡全力攻擊羅馬。』(同上251頁)。

       英文SDA『聖經註解』上對此更詳細的解釋說:『「婦人(多數)的女兒(單數)」這一種特殊的表達法,大概是強調所提到的女子的女性,有些人用以指多利曼十一世的女兒克琉帕沙。(引者按:克琉帕沙雖然只有一個父王,但卻不止一個母親,因當時的埃及王本是多妻的。因此預言中稱她為「婦人(多數)的女兒」也是合適的)。她於公元51年被置於羅馬的保護之下,並且三年之後成為侵入埃及的猶利卮.該撒的妻子。在猶利卮.該撒被謀刺後,克琉帕沙又轉而投情於猶利卮.該撒的繼承者屋大維(OCTAVIAN)的死敵馬可.安東尼(MARK ANTONY)。屋大維(即後來的奧古斯都 AUGUSTUS)於公元前31年,在阿克丟(ACTIUM)打敗了克琉帕沙和安東尼的聯軍。第二年,安東尼自殺(據說是克琉帕沙策劃的),為新的勝利者打開了道路。以後克琉帕沙看出她不能取寵於屋大維,也自殺了。從此埃及的多利曼王朝結束了。公元前30年後埃及變為羅馬帝國的一個行省。克琉帕沙醜惡的行徑應合了本節下句的經文。因克琉帕沙並不站在該撒的一邊,而是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869-870頁)。

       從本節預言中論到羅馬國猶利卮.該撒和埃及女王克琉帕沙互相貪戀、結合和利用之事,也給於世人極嚴肅的教訓。猶利卮和克琉帕沙同居,既是貪圖她的美色,也是想藉此自然奪取埃及的國權。然而埃及女王只是利用他的權勢,而並不是真心站在他一邊。克琉帕沙雖然利用她的美色,使該撒傾倒,利用該撒從她弟弟多利曼手中奪取了政權,以後該撒死後又利用自己的美色,使羅馬的三巨頭之一安東尼傾倒,藉此鞏固了自己的國權,但也正因此最後在屋大維征服埃及時,她的美色已不能挽救她,她只好在絕望中自殺身亡了。至於猶利卮.該撒起先雖然極其強盛,不可一世,但最後也難逃悲慘的下場,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要敘述的。

 

預言該撒猶利卮被謀刺

       (六)預言猶利卮.該撒征服埃及以後,又轉回奪取他的政敵(龐培餘黨)控制之地,以及最後一次回羅馬後被刺仆倒而死。預言中是這樣說的:『其後他必轉回奪取了許多海島,但有一大帥除掉(應譯為:將要或必要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並且使這羞辱歸他本身。他就必轉向本地的保障,卻要絆跌仆倒,歸於無有。』(但11:18-19)。  

       『其後他必轉回奪取了許多海島。』『海島』按原文和英文R.S.V.和 N.I.V.版本可譯為『海岸之地』。關於本句預言的應驗,可引證一段資料:

       『在敘利亞和小亞細亞攻擊錫末雷安CIMMERIAN的..法奈色斯PHARNACES(所發動)的戰爭,引動猶利卮.該撒出離埃及。帕雷丟斯PHARNACES說:「當他到達敵人(按:即本都王子法奈色斯)所在的地方,他和兵丁沒有稍事休息地立即投入戰爭,並取得了絕對的勝利。他給朋友的信條中用了三個字:「我來了,我看到了,我勝利了。」」『在他征服小亞細亞之後,他在卡托CATO,非洲的昔比屋SCIPIO,拉比紐LABIENUS,和西班牙的伏魯,打敗了龐培軍隊的最後殘餘部分。他回到了羅馬「本地的保障」,成為終身的獨裁者,又取得其他的政權和尊榮,使他實際上成了帝國的絕對的統治者。..據說,他打勝過五十次戰役,奪取了一千座城市,殺死了一百十九萬二千人。』(烏利亞.史密斯著英文但啟預言251-252頁)。

       我們再從一般的歷史書上補充一些情況:『愷撒在埃及居留了大約九個月,在這時期,龐培派大大地加強了。..愷撒從埃及出來,並整頓了敘利亞的事務之後,便親自出來對付帕爾納凱斯PHARNACES(即法奈色斯)。47年8月2日,..(對方)被擊潰並逃出本都。全部戰役在五天內結束了。』接著『愷撒首先趕到羅馬去,..愷撒再度被宣佈為獨裁者。』『以後,愷撒便於47年末率領六個軍團在非洲登陸。..在阿非利加省東岸的塔普蘇斯城,於46年8月6日發生了戰斗..據說龐培派在這一天損失了五萬人,而愷撒只有五十人。就在這同時,愷撒的另一支軍隊擊潰了伏巴並佔領了努米地亞,共和派的領袖大部分都死了。..46年7月28日愷撒到了羅馬並慶祝了第四次的凱旋,對高盧、埃及、本都和努米地亞。但是斗爭還沒有結束,龐培派的殘餘(按:包括龐培的二個兒子)又在西班牙集合起來,並在那媢儱_撒作了最後的一次戰斗。..愷撒便率領自己最精銳的部隊親自來到西班牙,45年3月17日在孟達城地方,愷撒的八個軍團擊殺了敵方的十三個軍團。..龐培派的最後一些領袖都死了。45年9月愷撒返回羅馬並慶祝了第五次的凱旋。』(古代羅馬史618-622頁)。

       預言中接著說:『但有一大帥除掉(應譯為:必要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並且使這羞辱歸他本身。』

       他令人受的羞辱是指甚麼呢?主要是指他踐踏羅馬元老院的權威,攻打前任執政官龐培,致使他逃到埃及被刺慘死,並被割下頭臚,呈獻在他面前,又殲滅他的餘黨於上述各海岸島嶼,最後又在羅馬實行獨裁統治。正如上面已提到的,下面還可補充一點資料:

       如世界通史上提到:『愷撒的獨裁:..愷撒的統治採取軍事獨裁形式。..至公元前44年,他獲得無限期的獨裁權力。他又具有監察官和終身保民官的職權,人身神聖不可侵犯,並且冠上「元帥」和「祖國之父」的稱號。..他又增加高級官吏名額,把自己的親信安插到元老院,把元老院名額增加到九百人,元老院在實際上變成他的諮詢機關。..』(上古部分328-330頁)

       『但有一大帥(原文意指一個有權威的人)除掉(原文為:必要除掉)他令人受的羞辱,並且使這羞辱歸他本身。』這是指以著名將帥布魯都為首的反對派,又稱民主派,不久之後將要在羅馬元老院的龐培議事廳刺死他,並正巧使他倒斃在龐培的遺像之前。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進一步指明的:『他就必(按原文和英文為:於是他必)轉向本地的保障(指奪取了許多海島之後,最後轉回羅馬城);卻要絆跌仆倒,歸於無有。』指他意想不到的突然被刺,仆倒在地,一命烏呼,歸於無有。

       歷史上指出這是由於愷撒的獨裁統治所招來的殺身之禍:『..但是受到打擊的元老貴族已經不能容忍,..於是反對愷撒的陰謀組織起來了。公元前44年3月15日,愷撒被以布魯都為首的反對派刺死。』(同上330頁)。布魯都是『愷撒的老戰友』,『參加這陰謀的大約有六十人』。該撒被刺那日,『他堅信自己的命運,並在3月15日出席在所謂龐培議事堂舉行的元老院會議。在那堨L被陰謀者用短刃殺死了。在死者的身上有傷痕二十三處。』(古代羅馬史627-628頁)。

       『邁爾通史』對此事也作了簡要的記述:『該撒既廢民主,其仇家屢思設計殺之..羅馬議員於3月15日大會,是日叛黨聚七、八十人,..該撒既登寶座,叛黨擁至榻前若欲陳事狀。一人舉手示意,眾遂拔劍前擊該撒。該撒奮力抵禦,及見伯路都亦在眾中,呼曰:汝(你)也叛呼!乃以外衣蒙面,聽眾行刺,身受二十三劍,斃於邦貝像前。』(上世紀卷三71-72頁)。

       關於這次該撒被刺前夕,還曾出現一個不吉的徵兆:『「晚上在阿衣得,該撒和利皮得聚席之時,當客人們坐著飲酒之際,有一人發問:「甚麼樣的死最好?」正忙於簽字的該撒回答說:「突然的死。」第二日中午,他不顧夢兆的警告,坐在元老院會議廳的椅子上,在周圍他照顧、提拔、救護過的許多人的環繞中,他被擊倒在地,掙扎著,直到他死在龐培遺像腳前。」(劍橋古代史第九卷738頁)。如此,他在公元前44年,忽然絆跌仆倒,歸於無有。』(同上英文但啟預言252頁)。

 

預言該撒亞古士督興起和橫征暴歛

       (七)預言該撒.亞古士督的興起和對猶太人的橫征暴歛:『那時必有一人興起接續他為王,使橫征暴歛的人通行國中的榮美地。這王不多日就必滅亡,卻不因忿怒,也不因戰爭。』(但11:20)。

       『那時必有一人(指屋大維OCTAVIUS)興起,接續他(即上述之該撒.猶利卮JULIUS)為王。』『屋大維繼承了他舅父猶利卮的王位,他曾被舅父收為繼子,他公開宣稱他是過繼給他舅父的,並藉著他舅父的名義繼位。他和馬可安東尼 MARK ANTORY、雷必達LEPIDUS聯合起來,為猶利卮.該撒之死報仇。這三人組成了政治的「三頭政治」。當屋大維在帝國中鞏固了他的地位之後,元老院授於奧古斯都(AUGUSTUS有神聖莊嚴之意)的尊號。當時另外二人已死,他成了最高的統治者。』(同上英文但啟預言252-253頁)。

       『世界通史』對此事也有簡要敘述:『繼愷撒而起的是執政官安東尼,愷撒的外甥屋大維和騎兵長官雷必達。他們在經過一段紛爭之後,在公元前43年10月結成了「後三頭」同盟,以安東尼和屋大維的實力最強。』後來屋大維和在埃及建立自己勢力並迷戀於克琉帕沙的安東尼進行決戰。『到公元前32年,最後的決斗爆發。伊庇魯斯阿克興角的一場海戰(公元前31年),安東尼失敗。公元前30年,屋大維征服埃及,安東尼自殺。從此屋大維一人掌握政權,成為愷撒軍事獨裁的繼承者。..羅馬共和國最後傾覆了,..從此開始了羅馬史的帝國時期。』(上古部分331-332頁)。

       被聖經稱為『該撒亞古士督』的屋大維在位時,(公元前30年到公元14年),確實如預言中所說,曾『使橫征暴歛的人(原文為單數,指羅馬稅務大臣,當然也可包括他在全國各地所設立的稅吏長和稅吏)通行國中的榮美地(即猶太國)。』主耶穌也正是在此時期降生。如經上所說:『當那些日子,該撒亞古士督有旨意下來,叫天下人民都報名上冊。這是居里扭作敘利亞巡撫的時候,頭一次行報名上冊的事。眾人各歸各城報名上冊。約瑟也從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猶太去。到了大衛的城,名叫伯利琚A因他本是大衛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馬利亞一同報名上冊。那時馬利亞的身孕已經重了。他們在那堛漁伬唌A馬利亞的產期到了,就生了頭胎的兒子,用布包起來,放在馬槽堙A因為客店堥S有地方。』(路2:1-7)。

       上述登記戶口的事發生在公元前四年,也即基督降生之年。(公元本是以基督降生之年為元年,但後人制定年代時算錯了四年)。羅馬皇帝叫天下人民報名上冊,是為了清查戶口,加強稅收。

       關於這事歷史上也有記述:『及(至)奧古斯都,即開始清查戶口,估計人民的財產,..決定每省應納的稅額。彼(他)曾下令各省人民須納二種直接稅,一為土地稅,一為動產稅,此外復有關稅與國內各種歲入稅。』(西洋古代史下冊539頁)。另一本史記上提到:『在奧古斯都統治時,「增加了新稅,向每一居民徵收一年收入的四分之一,並向每一個自由人徵收八分之一的人頭稅。」(劍橋古代史第十卷96,97,頁)。』(同上英文但啟預言253頁)。

       然而『這王不多日就必滅亡,卻不因忿怒,也不因戰爭。』預言中的這句話既為安慰上帝選民,也明顯含有教訓的意義。

       果然,『奧古斯都死於公元14年,死時76歲,他的死亡並非因忿怒,也非因戰爭,而是在休養之地挪拉,和平地死於病榻上。』(同上253頁)。從他登位為王,到他死時總共不過四十四年,從他下令開始統計戶口,加強稅收,『使橫征暴歛的人通行國中的榮美地』,到他死時不過十八年。十八年在人民看來好像不算很短,但在上天看來只不過是『不多日就必滅亡』。何況預言中是以『一日頂一年。』(民14:34.結4:6.但9:24-27)。 上帝子民在經受火煉磨難時,也應當存有這種屬靈眼光,相信磨煉很快就要結束,最多也只有短暫的一生之久,而上帝的拯救也必很快就要來到。即使在火煉中,也不要有度日如年的情緒,而要靠主培養度年如日的心情。縱然有時感到遲延,還要越發憑信等候。正如主耶穌在寡婦求伸冤的比喻中教訓我們說:『上帝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縱然為他們忍了多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我告訴你們,要快快的給他們伸冤了。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路18:7-8)。

       再從另一方面教訓來說:一個沒有屬靈價值的人生,即使再長,在主看來也等於零;反之,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即使再短,在主看來也是極其寶貴的,是永遠長存的。正如經上教訓我們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堶惜F。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都要過去,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是永遠長存。』(約一2:15-17)。

 

預言該撒提庇留繼位和他的卑劣

       (八)預言該撒提庇留的繼位和他的卑鄙行為,預言中說:『必有一個卑鄙的人興起,接續為王,人未曾將國的尊榮給他,他卻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用諂媚的話得國。』(但11:21)

       本節預言已如實應驗。烏利亞.史密斯提到:『提庇留.該撒TIBERIUS CEASAR在奧古斯都之後登上羅馬的寶座。他29歲擔任過領事。據說當奧古斯都將要指定他以後的繼承者時,他的妻子利維亞LIVIA要求他提出她前夫的兒子提庇留的名字。但皇帝回答說:「你的兒子太卑鄙,不能穿上羅馬的皇袍。」於是他提出一位有道德的、倍受尊敬的羅馬公民阿貴泊AGRIPPA。但是..阿貴泊死了,奧古斯都必須重新指定一位繼承者。利維亞又重新提出提庇留。奧古斯都當時年老病弱,易為諂媚的話所動,最後終於同意提出這個『卑鄙』的青年人作他的參政者和繼承人。但是公民從未將那正直忠信的統治者當得的愛戴、尊敬和國家的尊榮給予他。..

       「在奧古士都未死之前,他(提庇留)說話行事表現出很大的機謹和才能,並以勝利者的姿態結束了他和日耳曼人的戰爭。在打敗了伏魯斯和他的軍隊以後,他奉命前往阻制勝利的日耳曼人的前進。在戰爭中表現出同樣的活力和機謹。在奧古斯都死時,於公元14年,他毫無反對地繼位,成為帝國的統治者。然而他具有虛偽的品格特點。他假裝拒絕登位,直到傀儡的元老院再三請求他才答應。」(美國百科全書1849ED第七卷251 頁)。』(同上英文但啟預言255頁)。

       的確,提庇留的繼位為王,並不符合屋大維本來的願望,也不符合羅馬國人的心願。因屋大維並不喜歡這個繼子,不但因為他是屋大維妻子利維亞前夫的兒子,而更是由於他的品性卑鄙。因此多少年來,在繼承人的問題上,屋大維總是盡可能想揀選其他的人,實際上已揀選了四、五個人,如他的統帥阿貴泊,外甥瑪爾凱路斯,二個外孫及另一個繼子等,只是他們都已先後死去了,而他本人又已年邁病弱,瀕於死期,更加上他的妻子利維亞不斷為提庇留求情,說諂媚的話,而提庇留本人也不斷說奉承屋大維的話,屋大維終於『在紀元(公元)13年..便把副執政官的大權授給他了』,並在遺屬中任命他為『主要的繼承者。』至於羅馬國人也並不喜歡提庇留繼位為王。雖然由於屋大維的遺命和提庇留已擁有的實權,當屋大維於公元14年病逝時,提庇留當然地繼位為王,元老院中不但無一人敢反對他,而且還要在他偽善的策劃下,再三請求他出來執掌王權;然而一般國人仍不喜歡他,也不尊敬他。例如在他即位的頭幾個月中,即有七個軍團譁變,甚至有一部分軍團想立他的姪子登位,以致提庇留也不得不藉助於說討好他們的話,並盡量滿足他們的要求而安撫了軍隊。這樣就精確地應驗了預言中所說:『必有一個卑鄙的人興起,接續為王,人(為多數,應指屋大維和羅馬國人)未曾將國的尊榮給他,他卻趁人坦然無備的時候,用諂媚的話得國(如用諂媚屋大維和譁變軍團的話得國)。』

       關於上述這些事的細節,可以引證一些史料如下。如『古代羅馬史』上提到:『奧古斯都沒有親生的兒子..因此當(紀元前)23年他重病並瀕臨死亡的時候,他便把自己那帶有印記的指環傳給自己最近的人,統帥阿格里帕AGRIPPA。..在恢復健康的時候,奧古斯都便把治理一切元首行政的副執政官的大權授於阿格里帕,這顯而易見,當然就是說,他為自己準備了繼承人。但是很快地元首便改變了自己的計劃。他把(女兒)優里亞嫁給了(外甥)克勞狄烏斯.瑪爾凱路斯,這是自己的妹妹屋大維亞的兒子,並指定他作為自己的繼承者。但是瑪爾凱路斯幾乎立刻就死了。阿克里帕再度上昇到重要的地位,紀元前21年,奧古斯都又把居孀的優利亞嫁給了他。過了某些時候,便賜他以治理元老行省的最高大權和保民官的最高權力。這樣一來,阿格利帕在實際上就成了與奧古斯都共同統治的人物。他和優利亞所生的頭兩個兒子被元首接受為繼子,取名蓋烏斯和路克優斯.愷撒。..

       但是紀元前十二年阿格里帕的死亡把一切都摧毀了。他的兒子還年幼。於是奧古斯都又開始準備使自己的繼子提貝里斯(提庇留)和杜路蘇斯成為自己的繼承者。(紀元前)十一年,他迫使提庇里烏斯和自己所熱愛的妻子..離婚,而使他取了阿格里帕的未亡人,放蕩的優里亞。同時奧古斯都卻又把自己的甥女..屋大維亞所生的女兒安托尼亞嫁給了杜路蘇斯。杜路蘇斯死於紀前元前九年,而提貝里烏斯便成了唯一的後補繼承人。把保民官的權力給他(紀元前六年),便是最後鞏固了他的地位。

       但是..不喜歡自己的繼子的奧古斯都又開始公開表示非常喜歡外孫蓋烏斯和路克優斯。因此提貝里烏斯在得到保民官權力的那一年,便到羅德斯島去,在那塈b了七年,和元首的家庭完全脫離了關係。直到紀元二年,他才從奧古斯都那堭o到允許返回羅馬,但仍然不能干預事務。那時路克優斯死了,(紀元二年),而二年之後他的哥哥(蓋烏斯)也死了。(按:邁爾通史上世紀卷三81頁上對此提到:奧古斯都『帝末年家國之間,均多失意事,喪其愛姪馬塞羅及其二(外)孫,皆素所鍾愛,欲立以為嗣者。』)..

       這樣由於命運的支配,提貝里烏斯便在實際上成了唯一的繼承者。在蓋烏斯.愷撒死後,奧古斯都便不得不認提貝里烏斯為繼子(條件是他要承認自己的姪子蓋爾瑪尼庫斯為繼子)。而在紀元十三年,奧古斯都感到自己的死期已近,便把副執政官的大權授給了他。

       因此,當奧古斯都死的時候,大家便把提貝里烏斯看成是他的政權的合法繼承者,何況在元首的遺囑中,提貝里烏斯又被任命為主要的繼承者。』(科瓦略夫著706-708頁)

       提庇留雖然在元老院中毫無反對,而又輕易地登上王位,然而在開始時他的王權並不是鞏固的,他即位時所以要偽善地策劃使元老院再三請求他出掌政權,也是和此因素有關。『古代羅馬史』中繼續論到:

       『提貝里烏斯依靠著自己的副執政官的大權和保民官的權力,立刻下令近衛步兵隊,使帝國的居民宣誓,並召集了元老院。..他又在元老院表演了很長的一出喜劇:他拒絕政權,並只有在長期的勸說之後才表示讓步。元老院投票把奧古斯都的一切特權都給了他。除去提貝里烏斯所固有的偽善以外,在這堨L還有故意的政治打算。在元首的家庭中,他是一個從外而來的新人。這時在日耳曼邊境的他的姪子蓋爾瑪尼庫斯在羅馬的聲望要大得多。提貝里烏斯迫使元老院勸進,這樣彷彿便使自己不會受到篡奪政權的指責。

       帝國,特別是提貝里烏斯本人權力的不鞏固性,在他即位的頭幾個月中表現在三個潘諾尼亞和四個日耳曼軍團的譁變上。士兵不滿於遲遲不發餉銀和使他們過期仍留在軍隊堙C..譁變的誘因則是不受歡迎的提貝里烏斯被宣佈為元首。日耳曼軍團的士兵甚至要求自己的首長蓋爾瑪尼庫斯取得元首的大權。但是忠心的蓋爾瑪尼庫斯冒著生命的危險拒絕了。為了鎮平譁變,提貝里烏斯曾把自己的兒子杜路蘇斯派到潘諾尼亞去。兩處他都不得不讓步;欠給士兵的錢加倍償還了,過期服務的士兵得到了退休。士兵得到保證不被派出去干重活。』(同上古代羅馬史710頁)。

       關於提庇留在預言中所以被稱為『卑鄙的人』,不但是因為他的虛偽表現,而也是因為他的殘暴本性。關於他在位時(公元14到37年)的暴虐的統治,歷史上多有論述:

       『古代羅馬史』上對此繼續論到:『當奧古斯都死的時候,提貝里烏斯已經55歲了。不幸的家庭生活和奧古斯都宮庭中長期的搖擺不定的情況,(當時誰也不知道,他自己則最不知道,他自己會不會成為國家的首腦),使陰郁、多疑的性格和偽善的本領在他的身上發展起來了。..』

       『提貝里烏斯的對內政策從一開頭便是想取消元首制的某些「民主」的因素,..後來,隨著反對派力量的增長和提貝里烏斯陰郁的懷疑心情的加強,他越來越甚地使用了純粹專制的統治方法,而元老院也變成了恐怖統治制度的簡單工具。』『謝雅努斯(近衛軍統帥的陰謀)事件,..更為加強了他對人們的懷疑和憎恨。在此之後恐怖統治便達到了頂點。』(同上709,713頁)。

       邁爾通史上對此也提到:『帝悉廢民主制度,..帝初政尚公允,既而殘忍猜忌之性,浸以發露,遂多暴舉。羅馬舊律,訕謗及腹誹者處以大辟,此律已廢不用,帝復行之。雷敦云:其時人民語默皆不免於罪,蓋默則疑其腹誹也。告奸者有賞,其時有隨在探刺,專以發人陰私為務者,誣告之事,紛然作矣。富人被誣者尤多,輒論死,藉沒其產。帝相西乍奴統親衛軍,尤猥鄙,力勸帝委政於己,退居加百列島以自娛,..既而陰謀篡弒。事覺復誅。帝復親政,暴虐益甚,民不堪命,多自殺者。後病革將死,為左右所弒,民始獲蘇。』(上世紀卷三82-83頁)。

       我們看到主耶穌從青年時代十七、十八歲時起,直至被釘十字架時,都完全生活在提庇留統治時代。當基督三十歲開始三年半的傳道救靈時期中,也常有猶太公會差派的奸細,在暗中跟蹤、窺察、試探祂,想要得著把柄,在羅馬政府前告發他,治他於死地。例如有一次試探祂:納稅給該撒(提庇留)可以不可以?但主耶穌靠著天父上帝所賜的屬天智慧,既專心作傳道救靈的工夫,又凡事謹慎,不給福音的敵人留下任何把柄。在此也為我們各時代基督徒留下了完美的榜樣。雖然如此,主耶穌基督最後還是遵照上帝神聖的旨意,在提庇留在位時代,在羅馬巡撫彼拉多手中,為擔當我們眾人的罪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正如預言中接下去所指出的。     

 

對起義者的鎮壓對基督徒的逼迫

     (九)預言中接著指出從該撒.提庇留起,羅馬帝國列皇對被征服地區,特別是對猶太國起義者的鎮壓,以及和『立約的君』基督之爭戰。預言中是這樣說的:『必有無數的軍兵勢如洪水,在他面前沖沒敗壞,同盟的君(宜譯為立約的君)也必如此。』(但11:22)。

       上述中文譯意不夠清楚,按照原文和英文聖經RSV或INV版本等,可譯為:『必有洪水泛濫似的軍兵在他面前被掃除和被粉碎,立約的君也必如此。』

       這堛熔釵h軍兵顯然是指被征服地區,特別是猶太國的眾多的起義者。他們確曾在該撒提庇留面前以及以後的列任羅馬皇帝面前,被掃除和被粉碎。立約的君是指基督,也必如此。

       例如有人解釋本節預言時提到:『提庇留在日耳曼和在東方亞美尼亞ARMENIA,與帕昔亞PARTHIA所率領的幾次軍事戰役中都取得了顯著的成功。』(註:在亞古士督在位時期)(英文SDA聖經註釋870頁)。

       歷史上也提到:『為了提高松弛的軍紀,而對箂因河右岸進行了幾次出征(紀元14-16年)。同時還想消滅曾打敗瓦魯斯的,還盤據在那堛熙☆谷P盟。』以後又鎮壓了被征服地區的起義。這是由於『一個在羅馬輔助軍隊中服務,後來逃跑了的努米地亞人,叫做塔克法里那斯的,於(紀元)十七年在努米地亞發動了起義,這次起義直到(紀元)二十四年才被鎮壓下去。在同年二十四年,在南部意大利偶然地得以揭發了一次奴隸大陰謀,..得以在開始的時候把陰謀鎮壓下去了。』(古代羅馬史710,712頁)

       然而本句預言主要意義還是指從提庇留起,以後各任羅馬皇帝對猶太國中不時興起的眾多起義者所進行的慘酷的鎮壓,以及對立約之君基督和祂的聖徒的殺害,直到康士坦丁停止迫害基督教時(但11:23)為止。因預言中論到這些羅馬皇帝的事主要都是和上帝選民有關的,這也是但以理所特別關注的。正如前面就曾提到亞古士督在位時,曾『使橫征暴歛的人通行國中的榮美地(猶太國)。』也正是由於這種不斷加劇的橫征暴歛,迫使許多陷於水深火熱之中的猶太人揭竿而起,渴欲推翻羅馬的暴虐統治。然而在強大的羅馬帝國軍隊的殘酷鎮壓之下,眾多的起義者又被殺害。這種情形時起時伏,延綿不斷。開始時是較小規模,後來卻出現更大的規模,直到公元70年及135 年,猶太人家破國亡,絕大多數的猶太人都被殘殺,餓死,或被賣為奴,其餘的猶太人也都被分散各處。

       如歷史上提到:『..公元6年,又爆發了由西卡尼派(也譯作「短刀黨」)組織領導的人民起義。這次起義接受以往各次的經驗,在失敗之後仍堅持祕密組織活動。..公元66年之際,西卡尼派又掀起了一次更大規模的人民起義。這次起義對羅馬統治者打擊極大,歷史上稱之為「猶太戰爭」。』『起義堅持了四年之久,到公元70年,耶路撒冷的起義群眾對羅馬軍進行殊死抵抗,大部分英勇犧牲。羅馬軍隊重新佔領這個城市後,進行瘋狂的迫害。被俘的起義者都釘在十字架上處死,以至於「沒有地方再立十字架,沒有十字架再釘人」。除了死難者外,耶路撒冷被賣為奴的多達七萬人。西卡尼派的最後一部分戰士在耶路撒冷陷落後仍堅持斗爭。他們於公元73年被圍在馬塞達要塞,全部壯烈戰死,無一苟生。公開的起義者雖然失敗了,但是猶太人對羅馬仍然懷著深刻的民族仇恨,反壓迫、反剝削的教派活動繼續進行。』(『世界通史』上古部分353-354頁)。

       另一本史料上繼續提到:『在西歷69及70年猶太人戰爭之後,猶太人又重新回來,並且從新恢復了聖殿禮節的一部分。那時在名義上雖是和平無事,但實際上仍是時常有殘殺暴動的情形發生。到了後來,在他雅努在位的末幾年中,大約是西歷115 年時,住在埃及的猶太人發起革命暴動,結果猶太人遭受一場大殘殺而被敉平了。這次暴動擴展到古利奈CYRENE及居比路CYPRUS一帶,後來也是在一場殘殺之下平息了。到了西歷117 年,他雅努駕崩,那在居比路統軍的哈德良便繼位為皇。在開頭時,他想施懷柔政策來安撫猶太人,..不久他就改變自己的策略,雷厲風行地剝奪了猶太人的自由權,宣佈他們的獻祭、割禮及守安息日等舉動為違法。那時猶太人便暫時地忍受著這些壓制,但到後來卻由一位名叫巴爾.柯巴(PAR COCHEBA)者揭竿而起,自稱是預言中所應許的福星,自稱為彌賽亞,現在要拯救同胞脫離羅馬政府的壓迫。結果起了一場戰亂、殘殺、暴動,戰爭了三年之久,革命終於失敗了猶太人受了嚴刑處罰,並被驅逐出國,不許重回故鄉。優西比烏形容這場戰爭的結果及耶路撒冷圍陷的情形說:「城垣被圍既久,叛徒終被饑渴困於絕境,那些鼓動叛逆者遭嚴刑處罰。哈德良且頒一公文,從此禁止猶太人重返耶路撒冷,甚至在聖旨上還說明了不許他們站在遠處瞭望他們列祖之地。」..此後猶太人既是不能再進此城,那麼他們的祭祀儀式也就隨之不廢而廢了,時在西歷135年猶太人戰爭結束之後。』(星期日的沿革第八章77-79頁)。

       總之,正如『古事今談』一書上對此作的總結:『在主後70年的時候,他們有二百萬人被殺、餓死、或被賣作奴隸,其痛苦尤甚於死亡。六十年後,又有五十餘萬人被羅馬人屠殺。..』(古事今談第七章75-76頁)。

       『立約的君也必如此。』此處『立約的君』指基督,含有雙關的意思,既主要是指基督和信從祂的人立救恩的約(參但9:27),也順帶是指下一句預言中康士坦丁帝將要和基督立約結盟之事說的,因此預言中稱他為『立約的君』,或『同盟的君』。

       的確,羅馬帝國非但不斷鎮壓了猶太人的起義,屠殺、擄走了一大批,又一大批的猶太人,而且也與基督戰爭了數百年之久,直至康士坦丁帝『與那君(立約的君基督)結盟』之時。(但11:23)。

       如提庇留在位時,基督就曾在他的巡撫彼拉多手下被釘十字架。提庇留在位的年代是公元14至37年,實際當政的年代是公元13至37年,而基督則是於公元27年秋出來受浸(路3:1-2.但9:25),並於31年春被釘十字架(但9:26,27)。古代羅馬大歷史家塔西都TACITUS(55?-117?)也曾提述此事說:『當提庇留在位的時候,本丟彼拉多曾殺害了基督。』此外,司提反殉道也正當這時(公元34年),猶太人也是從這時開始逼迫基督教的。(徒8:1-4.9:1-5)。

       此後羅馬的許多皇帝都繼續與基督爭戰,迫害基督的身體和肢體──即基督的教會和信徒。(林前12:27.弗1:23)。基督也曾明說,凡迫害教會信徒的,即等於迫害了祂。(徒9:1-5)。例如尼羅NERO(公元54-68年)、豆米仙DOMITIAN(81-96年)、圖拉真TRAJAN(98-117年)、哈德良HADRIAN(117-138年)、安托奈那斯比烏ANTONINUSPIUS(138-161年)、馬可奧利流MARCUS AURELIUS(161-180年)、塞提米亞.塞維拉斯SEPTIMIUS SEVERUS(193-211年)、瑪西眠MAXIMIN(235-238年)、德修DECIUS(249-251年)、法拉良VALERIAN(253-260年)、奧里連AURELIAN(270-275年),以及丟克理田DIOCLETIAN(284-305 年)等十二個皇帝都是直接逼迫基督教的。在這些羅馬皇帝長達二、三百年的迫害之下,曾有數以萬計的基督徒被殺害。(關於迫害的詳情,可參看但八章預言,或基督寫給士每拿教會書信的解釋,或聖經手冊968-970頁,或其他任何歷史書藉)。

  這一切逼迫都是在上帝容許之下,臨到基督教會的,為要煉淨主的聖徒,使他們成為精金,並使他們在烈火的考驗中,能為主作更榮美的見証。以致經過二、三百年的逼迫之後,教會反而越受逼迫越興旺,基督徒人數反而越被殺害越增多。據教會歷史家統計,在基督升天後不到一百年,在羅馬帝國的基督人數已有五百萬之多。但當羅馬帝國於公元313年停止逼迫基督教時,基督徒的人數已增加到羅馬帝國全國人口的一半。真是在上帝的執掌下,『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羅8:28)

  撒但原想要利用羅馬帝國逼迫的手段消滅基督教會,但結果失敗了。於是撒但又改變策略,藉著康士坦丁皇帝和他的後繼者們表面上悔改信主,接受基督教為國教,實質上是利用基督教為帝國的統治服務。從而使帝國的勢力『打入』了教會內部,使教會在靈性信仰上日趨變質。但這些事仍然在上帝的預知和執掌之下。正如在接下去的預言中所指出的。我們將在下一題中仔細研究。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