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啟示錄研究與默想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學院課本目錄    看下一題

第二十四題  榮耀的展望和第七印

 

     現在我們要研究啟示錄七章異象的第二部分內容:向我們展示了歷代以來得救群眾和末後受印的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天上上帝寶座前的榮耀景象。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於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阿們。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對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9-17)。

     這一幕異象如果按照時間次序,本應放在第七印書卷後,或至少放在第七印書卷中展現,但為了安慰、勉勵使徒約翰,歷代聖徒和殉道者,並特別安慰、勉勵十四萬四千人,而特意將這一幕景象預先展示出來。這一幕異象在第六印時期後出現,並緊接著上一幕四位天使執掌四方的風和加速蓋印工作的異象之後展示出來,顯然是有著特別意義的。從上一幕異象中我們知道,四位天使奉命要繼續執掌四方的風,不讓地與海並樹木受到傷害,直等到末後的十四萬四千人都在額上接受了上帝的印記。然後,四方的風要大颳,地與海並樹木也將要受到傷害。也許我們要掛心,十四萬四千人此時還在地上豈非也要經受這些空前『大艱難』麼?(但12:1)。他們的情況將要怎樣呢?為了安慰、勉勵我們末後將要經受空前『大患難』的上帝餘民(參啟7:14),同時也為了安慰、勉勵過去歷代以來一切上帝忠心的僕人和子民,主在接下去的這一幕異象中,特意向我們展示了歷代以來得救群眾和末後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上帝寶座前的榮耀情景。我們如能時常將未來天上的這些榮耀的景象放在眼前,我們今世即使為主忍受最大的磨難與火煉,也都算不得甚麼了。正如使徒保羅所指出:『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林後4:16-17)。

 

歷代得救群眾未來榮耀的展望

     異象中一開始說:『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這些人顯然是指歷代以來所有得救的群眾,而不是指十四萬四千人,因為此處明說他們的人數『沒有人能數得過來』。至於十四萬四千人只不過是包括在其中的極少部分。

     約翰接著提到他們『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這和天使所站的位置略有不同,因『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上帝。』由此可見這些歷代來蒙主寶血所救贖的上帝子民,他們在上帝寶座前和羔羊的關係似更為親近,充分顯示了主對我們蒙贖聖民的無比大愛,並也體現了主和門徒臨別禱告中在天父面前所表達的深切心願:『父阿,我在那堙A願你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那堙A叫他們看見你所賜給我的榮耀。』(約17:24)。

     他們『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

     身穿的『白衣』實際上是指主賜給他們各人的一種聖潔的光輝,主耶穌也曾親口告訴我們,義人將來『在他們父的國堶n發出光來,像太陽一樣。『(太13:43)。

     這聖潔的光輝也象徵著他們在基督堜狻茖的完美的品德和義行。正如後面提到新婦的妝飾時所指出:『新婦自己也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19:8)。

     『手拿棕樹枝』是紀念他們在主堭o勝了撒但、罪惡、世界和自己。他們所蒙受的救恩是無限浩大和榮耀的,這救恩是由於天父上帝無限的慈愛和主耶穌基督無限的犧牲所成就的,因此他們都情不自禁地『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的上帝,也歸與羔羊。』

     隨著眾聖徒的頌讚,接著便是眾天使的熱烈響應。『眾天使...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上帝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眾天使的這種頌讚之聲,是出於他們心靈中對主和對眾聖徒所充滿的深切的愛,這種深切的愛使他們過去不斷為世人的罪惡而哀傷,並為罪人的悔改而歡樂。主耶穌曾告訴我們:一個罪人悔改,全天庭的天使都要為他歡喜(路15:3,10)。而現在,他們看到這麼眾多而數算不清的聖徒得救,又怎能不和他們一同感恩、歡頌呢。

     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論到這些歷代來得贖的上帝子民說:『在各世代中,救主的選民都是在試煉的學校中受過教育和訓練的。他們曾在世上行走窄路,他們曾在患難的爐中被煉淨。他們曾為耶穌的緣故忍受反對、惱恨和譭謗。他們曾在斗爭和痛苦中跟從祂;他們曾堅忍克己並經驗痛苦和失望。由於他們自己的痛苦經驗,他們看出了罪惡的邪惡、權勢和禍害;因此他們真心憎厭罪惡。他們既體會到救主用以消除罪惡的無比犧牲,他們就自卑虛己,心中充滿感恩和讚美;這種心情不是那些未犯罪墮落的生靈所能體會到的。因為他們蒙基督的赦免多,所以他們的愛也多。他們已經與基督一同受苦,所以也配分享祂的榮耀。..從此以後,他們永遠與上帝同在。他們站在寶座之前,..在棕樹枝條揮舞之下,他們要唱出清亮、甜密、和諧的讚美之歌,每個聲音極其雄壯悠揚,響徹穹蒼:「願救恩歸於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於羔羊。」隨即有天庭全體響應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於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啟7:10-12)。』 (善惡之爭40章673-674頁)。

 

十四萬四千人未來榮耀的展望

     接著異象中又特別提到了十四萬四千人的情況:『長老中有一位問我說,這些穿白衣的是誰?是從那堥茠滿H我對他說,我主,你知道。他對我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13-17)

     我們怎能知道這堜珒ㄗ鴘獄X贖聖民不是指的上述歷代來得救的群眾,而是指的末後十四萬四千人呢?這從長老介紹他們的話中可以看出來。

     長老介紹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這堛滿y大患難』顯然是指末後主來之前的一段時間中的『大患難』。那時救恩的門已被關閉,四方的風已經大颳,七大災難正接連降下,上帝的子民也將被投入末後空前的『雅各大患難』中。那時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接受獸印記的運動將達到高潮,甚至發出命令,要使一切拒絕服從的上帝餘民不得作買賣,並要被殺害。(啟7:1-4.啟15-16章.13:15-18.但12:1-2.耶30:5-10)。關於那時的情況,但以理書12章1節也提到:『那時,保佑你本國之民的天使長(原文作大君)米迦勒(指基督)必站起來,(指結束查案審判和最後的贖罪工作,從至聖所中出來,準備復臨),並且有大艱難,從有國以來直到此時沒有這樣的。你本國的民中,凡名錄在冊上的,(指生命冊上的),必得拯救。』(但12:1)

     由以上所述可見,這堜珨〞滿y大患難』,也即但以理書上所說的『大艱難』,是要在十四萬四千人接受上帝印記後,四風大颳時出現的(參啟7:1-4)。這十四萬四千人由於已經接受了上帝的印記,而他們的名字已被永遠記錄在生命冊上,因此在大艱難中『必得拯救』,也能轉危為安地『從大患難中出來。』

     長老後面又提到:『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這也正是暗示他們在七災(特別是第二、三、四災)降下時,曾忍受過饑渴和日頭用火烤人的考驗(啟16:3-9)。但十四萬四千人中卻沒有一個人喪命,他們都將得蒙上帝神奇的救護,而於基督復臨時活著被提升天。

     預言中還提到他們『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這不但說明他們初信主時,就已靠主恩助,徹底信而悔改,被主寶血洗白淨了,而且信主後,仍天天不斷信而悔改,追求離罪成聖,聖而又聖,以致不斷被主寶血所洗淨。由於在主堮洹麊熔`度是沒有止境的,品格成聖的程度也是沒有止境的,他們終於被主的寶血越洗越白淨,越洗越成聖。這正如預言之靈對十四萬四千人心靈品格所作的鑒定:『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啟14:5)。

     懷愛倫在論到基督復臨時活著變化升天的十四萬四千人的情況時,也曾引用上述這一段預言說:『「這些人是從大患難中出來的。」他們曾經歷過那從有國以來最大的艱難;他們已經忍受了雅各大患難的困苦;他們曾在上帝傾降最後刑罰和人類沒有中保的時候堅定站立。這時他們已經蒙了拯救,是因為「曾用羔羊的血,把衣裳洗白淨了。」「在他們口中察不出謊言來,他們是沒有瑕疵的」站在上帝面前。「所以他們在上帝寶座前,晝夜在祂殿中事奉祂,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護庇他們。」他們已經看見地球被饑荒和瘟疫所蹂躝,太陽發出大熱烤人,並且他們自己也曾忍受患難和饑渴之苦。但今後「他們不再饑,不再渴,日頭和炎熱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善惡之爭40章672-673頁)。

 

羔羊揭開第七印書卷

     啟示錄第七章的內容,可看作是插入六、七印之間的一部分內容,隨著這一部分插入的內容之後,接著便是第七印書卷的揭開,就如使徒約翰所記載:『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天上寂靜約有二刻。』(啟8:1)。

     我們還記得第六印書卷的內容,是從審判大日一系列預兆的出現,一直講到基督復臨施行審判之大日的來臨。而第七印的內容正是緊接在第六印的內容之後,由於基督和天父帶著千千萬萬的天使一同降臨,刑罰惡人,並接取上帝兒女同歸天城,於是『天上寂靜約有二刻。』(路9:26.太16:27.啟6:15-16.多2:13.太26:64.參啟1:7.但2:1-2)。

     預言表號中時間的算法,一貫以一日代表一年(民14:34.結4:6.但9:24-27)。『二刻』既是一日的四十八分之一,因此,也就是一年的四十八分之一,也就是七天半。(365/48=7.6)。但預言中是說『約有二刻』,而實際上不到二刻。因此根據預言之靈的啟示可知:『約有二刻』實際上是指基督復臨接取門徒升天時在行程中所特意停留的七日,為要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

     懷愛倫提到:『活著的義人要在「一霎時,眨眼之間」改變。上帝的聲音已使他們得榮耀,現在他們要變為不朽的,且要與復活的聖徒一同被提到空中與他們的主相遇。天使要將主的選民「從四方,從天這邊到天那邊,都招聚了來。」天使要將小孩子送到他們慈母的懷堙C因死亡而久別的親友要團聚,永不再離散。隨後他們要唱著歡樂的詩歌,一同升到上帝的城堙C..

     在進到上帝聖城之前,救主要把勝利的徽號賜給跟從祂的人,並將王室的標記授與他們。光明燦爛的行列要在他們的王四圍集成中空的方陣,..耶穌要親自用右手把冠冕戴在每一個得救的人頭上。每個人都有一頂冠冕,上面刻著自己的「新名」和「歸耶和華為聖」的字樣。(啟2:17)。有勝利者的棕樹枝和光亮的金琴交在每一個人手中。..各人心中洋溢著莫可言宣的歡樂熱情,一齊揚起感恩的頌讚:「祂愛我們,用自己的血使我們脫離罪惡,又使我們成為國民(原文為國王),作祂父上帝的祭司。但願榮耀、權能歸給祂,直到永永遠遠。」(啟1:5-6)。』(善惡之爭40章669,670頁)

     懷愛倫在另一處又提到:『我們一同都到了雲堨h,共有七天,直上到了玻璃海。耶穌拿了冠冕,用右手戴在我們的頭上。祂給我們金琴同棕樹枝,作得勝的紀念。那十四萬四千人在玻璃海上站立,成為一個四方形。有些人有很輝煌的冠冕,別人的冠冕沒有這樣光亮。有些冠冕是滿了寶星,也有些別的,不過只有幾個。但是人人有了他們的冠冕,都是很知足。』(經歷與目睹23頁)。

     但我們需要注意,主接祂的子民升天的過程共用去七天,並不是指行程上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正如上帝創造世界的過程中用去七天(六天創造,第七天安息),也並不是因為創世的工作必須用這麼長的時間。當記得主是全能的,一切信從祂的人在遵行主旨意時也是全能的。世界上至今已發現的最快速度是光速,光每秒鐘的速度約為三十萬公里。然而創造主是不受光速限制的。

  我們還記得主耶穌復活後向馬利亞顯現的那件事麼?當時主不忍心看見馬利亞在空墳墓邊哀哭不止,在復活後便立即前來向馬利亞顯現,馬利亞正要上前拜主時,主對她說:『不要摸我,因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也是你們的父;見我的上帝,也是你們的上帝。』(約20:17)。可是不過片刻,當主向其他愛主婦女顯現時,卻已經升上去見過天父的面,並可以接受祂子民的摸拜了。如經上所記,當主在路上向婦女們顯現說:『願你們平安!她們就上前抱著祂的腳拜祂。』(太28:9)。由此可見,有限的速度在無限的主面前等於零。

     主復活後既然能於頃刻之間,來回於天地之間,照樣主復臨並接祂子民升天時也能同樣如此。主所以要在接祂子民升天的過程中,特意在太空中飛行、停留七日,讓上帝寶座原先所在的『三層天』的『天上寂靜約有二刻』,是為要讓祂歷代全體得贖的子民(其中有不少聖徒因過去沒有得到安息日的亮光,還從未守過一次安息日)能在進入天上上帝的聖城之前,先在太空中遵守一個完整的安息日。正如上帝在創世的過程中所以用去七天的時間,是為了設立安息日的神聖制度,而讓人類遵守一樣。

  這樣,歷代以來全體得救的上帝子民在被接升天過程中所遵守的這一個歡樂的安息日,也就成了他們進入未來永久安息的開始;而這『寂靜』的『二刻』,也就成了宇宙中永遠平安、寧靜的象徵。人類歷史上長期以來基督和撒但之間的大斗爭,甚至從撒但在天庭叛變以來更長期的大斗爭,到此已基本勝利結束了。

     讓我們仰望這神聖、歡樂、頌讚上帝和羔羊的大日早日來臨,讓我們不斷為此努力準備、追求和熱切推進傳道救靈的大工!

     關於啟示錄四章一節到八章一節的七印的書卷,就研究到這堙C從下一題開始,我們要繼續研究七號筒。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