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聖經分卷研究釋要新約分卷目錄

關於啟19:1122:5論到基督復臨千禧年和新天新地預言的深入研討

 

啟示錄

 

作書者:使徒約翰。(1:1-2,4,9

  『根據可靠的遺傳,與大部分基督徒學者的意見,本書的著者乃是那一位「蒙愛的門徒」約翰所寫的,他乃是耶穌最親密的良友之一。(參約19:26,20:2. 21:7,20)。至於有人以為這位著者或者是另外一個名叫約翰者的理論,這是毫無根據的。』(聖經手冊873頁)

    此外,從啟示錄中所屢次出現的一些特殊的詞彙上,也可看出它們是使徒約翰著作中的一貫特色。如稱基督為『道』(啟19:13.1:1-3,14.約一1:1),為『真實的』(啟3:14.6:10.19:11.約一5:20),多次提到『見證』(啟1:2.3:14.12:11,17.3:11.5:34-39.8:14-18.約一5:6-10),『愛』(啟1:5,3:9.20:9.3:!6.13:1,34.約一3:11.4:7,10),『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口渴的人喝』,(啟21:6.22:17.4:10.13-14.6:35.7:37-38)等等。

 

受書者:

    亞西亞的七個教會(1:4,11)及它們所預表的從使徒時代起,直至基督復臨前的末後時代的七個時代之普天下的眾教會,(2-3 章,2:7,11,17,29. 3:6,13,22. 1:1-3. 22:16,17)。

 

作書時地與背景:

    主後96年,使徒約翰被羅馬皇帝豆米仙(Domitian 主後81-96 年)放逐到拔摩海島,遂得見啟示錄中一系列異象。當時約翰即開始記錄所見之異象(啟10:4),但被釋放回到以弗所後始完成本書的著作。(啟1:9-11,19

    『拔摩乃是小亞細亞西方的一個小島,長約30里,寬約18里,地勢甚是險峻,多有岩石,少有樹木,在希拉群島中,屬於司頗拉底島,距離薩摩島南約90里。使徒約翰因真理的緣故,被羅馬皇帝把他放逐到這個荒蕪不毛的小島上。羅馬皇帝雖然能用這個荒島限制了約翰肉體的自由,但是約翰與主的交通卻不是他所能限制的,藉著啟示和異象,約翰與那位天上的大君王,卻仍有親密的來往。』(啟示錄之研究27頁)

    『本書是在那些赤膽忠誠的殉道者的灰白光芒中而著作成的。在那十次大逼害中的約翰曾有分於頭兩次的逼害,直到那第三次逼害的初葉他還健在。在主後64年尼羅皇(Nero)的逼害中,有許多人都被釘了十字架,被扔在野獸窟中,或被包在一種可燃燒的衣物中而活活的被燒死,那時尼羅皇卻洋洋得意沾沾自喜的在觀看那些被火燃燒著的男女。在這一切的逼迫中保羅與彼得都被處了死刑,或許還有其他的使徒也同遭了殺害。惟有約翰一人碩果僅存。在豆米仙的逼害中約翰曾被充軍到拔摩海島,其時約共有四萬信徒為主殉道。就是正在那一種暗無天日的時期中約翰曾看見了那將要破曉的異象。』(聖經手冊876頁)

 

本書大題:

    耶穌基督關於將來必要快成之事的啟示(1:1-3)。研讀本書所得之重要結論:基督復臨近了!『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不義的叫他仍舊不義,污穢的叫他仍舊污穢,為義的叫他仍舊為義,聖潔的叫他仍舊聖潔。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22:10-12

    按全書內容可分為四個主題:一,主的榮耀顯示(1章)。二,教會史(七書信2-3章)。三,靈戰(七印書卷4:1-8:1,歷代靈戰12:1-14:13)。四,賞罰(七號筒8:2-11章,兩種收割14:14-20,七災,主復臨時及一千年結束時之賞罰15:1-22:5)。

 

對研讀本書者的應許和警告:1:3.22:7.和啟22:18-19

 

本書鑰節:1:11,19. 1:1-3. 22:6-7,10-12

 

本書分段:

(一)特加的序言 啟1:1-3

    一.在序言中簡要地介紹了本書的性質、來歷,著作的經過,內容的見的,以及對念、聽、遵守者的寶貴應許,為要引起人對本書的重視與愛慕。

    二.為要防止人對本書的誤會並剷除人對本書將有的種種錯謬見解。

(二)書信的開端  1:4-8

    一.稱呼、祝福與頌讚 4-6

    二.兩個重要的宣告 啟1:7-8

        (註:約翰在聖靈的感動下將本書中重要的啟示、應許與信息,很自然地結合到書信的開端格式中。)

(三)書信的主文 啟1:922:20

      可分為三大部分(參1:19.4:1):

    一.『已經看見的』事(1:11,19)──基督向七教會所作的榮耀顯現  啟1:9-20

註:1:19中『所看見的』按原文和英文應譯為『已經看見的』。

    二.『現在的事』──基督達與七教會的七封書信   23

註:『現在的事』也就是指接下去主吩咐約翰所要分別寫給七教會的七封書信。因這七封書信對於接受各封書信的各時代教會來說,都是講述他們當時教會本身的事──指明當時教會的現狀,並給予合時的勸勉、警告與應許──也即『現在的事』。如第一封書信固然是論述當時使徒時代教會的事,而第七封書信,對我們末後時代教會來說也仍然是論述我們『現在的事』。但另一方面,由於這七封書信乃是主在拔摩海島的異象中,一次啟示完成的,所以除第一封書信是論述當時代的事以外,其餘六封書信實質上都屬於預言性質。因此七封書信也是主對二千年來各時代教會歷史的預言。

    三.『將來必成的事』(1:19. 4:1. 22:6,7,10-12. 1:1)──基督差遣使者向七教會所作『將來必成的事』之啟示   4:122:20

        (註:特別需加注意:這並不是說四章以後的內容,都是指的將來必成的事,而是說四章以後的內容是為要向我們啟示將來必成的事。啟示錄的將來派正是由於在此點上有了誤解,更是由於對但以理九章七十個七年預言時期的錯誤解釋,以及對啟示錄四章以後的各具體內容沒有獲得正確的解釋,以致將四章以後的內容錯誤地完全推置於將來。他們將4:1-20:6節的這一大部分的內容都解釋為基督榮耀復臨前的短短七年中所要發生的事,且都將它們解釋為關於猶太人的事,而和歷代教會與信徒無關。其實,4章以後的內容,正如1-3章的內容一樣,同樣是寫給七教會的(1:9-11,19. 22:6,16),甚至整本啟示錄也都是以書信的形式寫給七教會的。既是寫給七教會的書,又怎可能設想其中大部分內容卻與七教會無關,而只是主要論到猶太人的事呢?事實上4章以後的內容,無論就使徒時代或就我們末後時代,或就整個七教會時期來說,都有一些明顯是在敘述過去的事,有一些是在講述過去的事,只有一部分才是在論述『將來必成的事』──關於基督復臨以及復臨前後的種種重大事件。不過由於4章以後內容的主要目的和中心題旨,乃是要向七教會啟示將來必成的事,而且預言中所以要提到過去和現在的事,也是為要顯明通往將來必成之事的過程與途徑,並顯明將來必成之事的時間與性質。故此,啟示錄中就將4章以後的內容,列在關於將來必成之事的啟示中)

關於將來必成之事,可分為四大預言系統:

        第一個預言系統為七印的書卷   4:18:1

(七印書卷向我們啟示了基督藉著祂的教會,同撒但藉著他所利用的屬地權勢之間的長期爭戰的歷史以及其最終的結局)

           (1) 七印書卷的序幕  45

           (2) 一至六印書卷的揭開  6

           (3) 六、七印書卷之間插入的兩幕異象: 7

              一,在救恩的門關閉前執掌四方的風與蓋印工作的加速完成 7:1-8

              二,展望歷代來得救群眾與末後十四萬四千人在經過四方之風的『大患難』後,將來在上帝和羔羊寶座前的榮耀情景: 7:9-17

           (4) 第七印書卷的揭開  8:1              

        第二個預言系統為七號筒   8:211

(七號筒向我們啟示了上帝對歷代以來拒絕福音、迫害聖徒的罪惡權勢,所降的懲罰)

           (1) 七號筒的序幕 8:2-5

           (2) 一至六號筒的吹響 8:69:21

           (3) 六、七號筒之間插入兩段預言 10:111:13

              一,關於『復臨運動』的偉大而奇妙的預言 10:111:2

              二,關於二個穿著毛衣的『見證人』的奇妙預言 11:3-13

      (4) 第七號筒吹響  11:15-19               

         第三個預言系統為一組不同形式的異象所組成──預言歷代以來撒但藉著地上政權和上帝子民進行鬥爭的歷史及其最後的結局 啟1214

           (1) 龍(撒但及其七頭十角的工具)和婦人(教會)六千年來鬥爭的歷史  12

           (2) 撒但藉形狀似豹的獸(羅馬教會)和中古時期,特別是和末後時期上帝子民鬥爭的歷史  13:1-10

           (3) 撒但藉著兩角如同羊羔的獸和末後上帝子民鬥爭的歷史  13:11-18

           (4) 受迫害的十四萬四千人未來榮耀景象的展望  14:1-5

           (5) 末後上帝子民傳揚三天使警告的運動   14:6-13

           (6) 基督復臨時開始的兩種收割(賞善罰惡的兩種審判) 14:14-20

         第四個預言系統也為一組不同形式的異象所組成──在七號筒和兩種『收割』的基礎上進一步啟示了惡人與撒但最後將有的刑罰與結局,以及義人最後將有的賞賜與家鄉 啟15225

           (1) 七大災 15-16

              a. 七災的序幕──預示十四萬四千人將來要在天上稱頌上帝對惡人的公義的刑罰 15:1-4

              b. 七災的準備 15:5-8

              c. 七災的傾降 16

           (2) 詳示第七災中對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的刑罰與得救群眾將來在天上的頌讚  17:119:10

              a. 大淫婦的罪惡歷史與末後騎在朱紅色獸身上所進行的離道叛教,迫害上帝聖民的罪惡活動及其最後結局 17

              b. 最後天使警告──宣告巴比倫大城的傾倒和呼召上帝子民從堶悼X來! 18:1-5

              c. 大淫婦巴比倫大城的刑罰 18:6-24

              d. 歷代來得救的群眾將要在天上頌讚上帝對大淫婦的公義審判與刑罰,並頌迎羔羊婚宴之時的來到! 19:1-10

           (3) 基督復臨時所帶給惡人、撒但的刑罰,並義人的賞賜 19:1120:6

              a. 基督復臨時所帶給獸、假先知、惡人和撒但的刑罰。(惡人死亡與撒但捆綁一千年) 19:1120:3

              b. 基督復臨時一切在主媞峇F的義人,都要復活,與

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審判惡人的案件 20:4-6

           (4) 一千年後,惡人與撒但的結局(硫磺火湖),以及義人的家鄉(新天新地與聖城耶路撒冷) 20:722:5

              a. 一千年後,撒但被釋放,迷惑剛復活的惡人,圍攻從天降下的聖城(22:15. 21:2-8),結果一同被投入硫磺火湖而永遠滅亡 20:7-10

              b. 在投入火湖前,先經受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情形 20:11-15

              c. 新天新地的出現! 21:1

              d. 補述了聖城下降的情形,並啟示了聖城榮美的景象 21:2-8. 21:922:5

      註:若要確切詳細明白關於上述基督復臨,千禧年,基

督第三次降臨毀滅撒但邪靈和惡人,並重新創造新

天新地的情況,請參看啟示錄書末附題二三四五中

的四個專題。並請閱讀懷愛倫著『善惡之爭』第四

十到四十二章的內容。

    四.書末的證言、勉言、警言與許言──主耶穌、聖靈、天使和約翰關於上述四大預言系統以至於全書的啟示,所說的一些證言、勉言、警言與許言  啟22:6-20

    註:主耶穌在啟示錄最後傳給我們的重大信息是,一連三次應許我們說:『看哪,我必快來!』(啟22:7,12,20)。

    五.書信的結束(祝福) 22:21

 

註:若要精確明白啟示錄中的預言,首先要明白但以理書中的預言。尤其但以理二章和七章預言,是研究預言的入門,明白預言的關鍵,和但啟三派解釋的分水嶺!關於其中主要的預言和三天使信息的解釋,可參看路光所著『聖道專題研究』一書中第五部分預言的信息中的十六個專題。還可詳參路光所著『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二書。

 

 

啟示錄的各派解釋法

 

    關於啟示錄的解釋,實聯系到對但以理預言的解釋,主要有三派。第一派是正統的歷史預言派。本派的觀點深信:預言實際上是預先寫出的歷史。因此在解釋預言時,嚴格地將連續不斷的歷史和系統性的預言,平行著互相查考、對照和研究,藉以證明預言中過去已經應驗的部分,現在正在應驗的部分,和不久即將完全應驗的部分。這種解釋預言的方法也被稱為歷史預言解釋法。事實上先知但以理本人,基督降生以前和以後的猶太解經家,使徒保羅和早期教會,以及後來十四到十六世紀歐洲各國的宗教改革家,並十九世紀歐美各國的復臨運動傳道人和信徒等等,都是採用了這種歷史預言解釋法。

    我們就先以但以理二章、七章預言為例:但以理本人就已指出了二章大像的金頭、銀胸背、銅腹腰、鐵腿,分別代表相繼興起的四個大帝國,以後鐵腿之國將分裂成半鐵半泥的腳和腳趾所代表的許多小國,直存到基督復臨時為止。並且但以理當時也已明確指出金頭所代表的第一國是指巴比倫帝國(但2:37,38),以後他實際上也已指出了預言中的第二、第三國分別是代表瑪代波斯帝國和和希臘帝國。(但5:17-28. 8:20,21)。至於七章預言也基本相同,即以相繼出現的四大野獸代表四大帝國,以第四獸頭上的『十角』代表第四國的分裂為十國。所不同的是進一步指出了從十角中又長出的一個小角,直存到基督復臨時為止。

    後來到了基督降生前後的猶太解經家時,如第一世紀的猶太歷史家、祭司約瑟夫和猶太人撒該,都在上述預言解釋的基礎上,進一步指出了預言中的四大國是代表巴比倫國、瑪代波斯國、希臘國和當時的羅馬帝國。史實上也確是這樣應驗的:巴比倫國是在公元前539 年被瑪代波斯帝國所毀滅的;瑪代波斯國是在公元前331 年被馬其頓希臘帝國所毀滅的;馬其頓希臘帝國是在公元前168年或146年被羅馬帝國所毀滅的。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使徒保羅當時也曾向教會講解過上述預言,並曾特別指出了『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即指小角),必須等到第四國的『攔阻』(暗指當時羅馬帝國)被除去後,才能出現,並將一直存到基督復臨時被毀滅。(帖後2:3-12)。

    早期教會也都持有這樣的解釋:『在約公元150 年的巴拿巴書信中論到關於十角和小角,就含有這樣的認識,即:第四獸(指現存的羅馬帝國),不久就有十角要從羅馬割出,以後是「小角」將三角的王連根拔出,……他在主二次降臨時要被毀滅受刑罰。……愛仁紐(IRANAEUS, 130-202 年,是使徒約翰門生波利卡普的門生)宣稱:在偉大的帝國次序上,這位列第四的羅馬,將以分裂為十作結束,並由小角取代羅馬分裂的十分之三。加之,他認出保羅所說的敵基督者、大罪人與但以理的小角是相關的。』(SDA聖經註釋中解釋但以理書的歷史沿革第三章)。

    『希波來多(HIPOLYTUS,生活於公元160-236 年,被認為是愛仁紐的門生,為當代最大的神學家之一,在他對但二章和七章的解釋中說:「像的金頭和獅子是指巴比倫;銀的肩臂和熊代表波斯和瑪代;銅的腹與股(中文譯作腰)和豹意指希臘,它從亞歷山大時獲有了統治權;鐵腿和極可怕的獸表示羅馬,它現在掌有著統治權;部分鐵、部分泥的腳趾和十角象徵那些將要興起的國家;從它們中長起的另外的小角,是指在他們中間的敵基督;擊打在地上和給世界帶來審判的石頭,就是基督。」……』(烏利亞、史密斯,英文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66-67頁)。

    以後,『當羅馬在分裂的過程時,第五世紀阿快鐵尼的息維勒司,就成了報告一項新的應驗來到的人:即在他的日子泥和鐵早已混合了。他表示「這也已經應驗了。」拉丁教會卓越的博士耶羅米(340-420 年),同樣教導在他的日子羅馬帝國漸漸分為碎塊,早已經最明顯地被人認出了,並指出了最早瓜分羅馬的蠻族之名稱。』(同上第二章)。『耶羅米在第五世紀寫作,…….認為但七章的獸、但二章的大像是同一的,他同樣也列出了羅馬所分裂的國家的名稱:凡大勒(汪達爾)、薩克遜、布根地、阿勒曼尼等等。他宣稱小角……是指將來的敵基督,在小角統治後將有審判及主復臨。』(同上第三章)。

    以後羅馬教皇在第六世紀興起掌權,並在中古時期進行了長期嚴重的離道背教,迫害聖徒的不法活動後,羅馬教權的本質終於被許多上帝忠心子民和歐洲各國的宗教改革家所認識。

    如中古時期『值得注意的瓦典西派人關於敵基督的論文,強調教皇制的教會應驗了但以理、保羅和約翰等先知的預言。關於這有以下廣博的陳述:「這就被稱為敵基督者,或巴比倫,或第四獸,或說淫婦,或大罪人,沉淪之子。」……但首先宣稱但七章的小角為歷史上的教皇的職位──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種敵基督的制度──的是(公元)1210年在澳大利亞的利金博會議上的大主教衣勃哈特(二)。他這宣稱的意義顯見是巨大的。這個主張實際上成了威克里夫(WYCLIF)、路德(LUTTER)、克來麥(CRAUMER)和諾克司(KNOX),並歐洲大陸、不列顛,及以後北美所有宗教改革時期及往後時代改正教的注釋家的立場。』

    例如被稱為『宗教改革的晨星』的『宗教改革前牛津大學的教授約翰威克里夫(死於1384年)強調小角是教皇的職位,是從十角的國度中興起的。他簡單地陳述:「為此我們的牧師預見那為主宰的教皇。」……從1529年的挺達爾起,如今在改正教中認出教皇制為小角,實際上已是意見一致了。……在此時期,十角的名單作為構成歐洲國家是很普通的,……並日漸正確努力按插一千二百六十年之時期。』(同上第三章)。

宗教改革家們對小角的這一解釋是非有說服有的,後來也被十九世紀復臨運動所有傳道人,和許多基要派的傳道人所接受。因為但以理七章中有關『小角』的十二點預言,完全應驗在教皇身上:

  一,小角的特徵:他是王,卻『與先前的(十王)不同』(但7:24)。因他是教皇。

  二,小角興起的地點:『見其中(十角中)又長起一個小角』(但7:8,24)。說明小角必須在羅馬國分割成的十國領土內興起。結果真是如此,教皇興起於羅馬城。

    三,興起的時間:因他是拔出三角而興起(但7:8,24)。因此,他應在羅馬分成十國之後(公元 476年之後),並拔出黑如萊,汪達爾,東哥特三國之前或之時而興起。果真教皇興起於公元 538年。詳見以下解釋。

    四,興起的過程:拔除十角中的三角而興起(但7:8,20,24)。此被拔除的三國是指黑如萊,汪達爾,東哥特。因他們在信仰上是屬於亞利安派,不信耶穌具有完全的神性,被教皇視為異端和敵對派,而羅馬城偏又相繼處在黑如萊和東哥特的統治下,教皇常受轄制。汪達爾更是公開逼迫羅馬天主教的。因此這三國成為教皇眼中釘。東羅馬皇帝為了幫助教皇,先是縱容示意東哥特王,在公元 493年毀滅了黑如萊國。以後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又於 533年發佈御令,宣稱羅馬城主教為東方和西方所有教會的領袖(實即教皇)。接著又派遣大軍,於 533534 年毀滅了汪達爾國。又於 538年將東哥特國王趕出羅馬城。於是羅馬城主教西弗流斯在公元 538年得以名符其實地正式登上教皇寶座,開始掌權逼迫不服從他的信徒,並在這同一年所召開的奧爾良第三次宗教會議上,制定了強迫人遵守星期日的法令。

    五,興起的方式:『又長起一個小國。』(但7:8)。說明他是漸漸生長起來,漸漸成為極其強大的。的確,由羅馬城的主教變成羅馬教的教皇,確是經過了幾百年之久的時間。海萊博士的『聖經手冊』上也提到:教皇是在第六世紀興起的,十三世紀達權力的頂峰。

    六,小角『形狀強橫,過於他的同類。』(但7:20)。教皇勢力最強大時,歐洲各國君王都受到他的管轄,拜倒在他腳前,親吻他的腳趾。

  七,『有眼像人的眼』(但7:8)。指他有屬世的智慧和手段,藉以管轄教會和控制西歐列國。如海萊博士所著的聖經手冊上提到:『教皇政權的手段:教皇的政權之所以蒸蒸日上,乃是憑藉羅馬的威信,機敏的政治聯盟(正如與法蘭克人及查理曼),騙詐的手段(如偽造的敕書),武力軍備(教皇自己的軍隊與那些諂媚教皇的帝王軍隊),並武力與屠殺流血(正如異教徒裁判所的創立)等等,而維持教皇的政權。』(1011頁)。 

    八,『有口說誇大的話』『他必向至高者說誇大的話』(但7:8,20,25)。如歷代教皇自稱的名號,自稱為:諸父之聖父,至大的祭司,教會的元首,上帝的代表,基督的代表,第二位上帝,主上帝教皇,絕無錯誤可能的教皇等等。『甚至坐在上帝的殿埵蛜椄O上帝。』(帖後2:1-4)。又如教皇頭戴的三層冠冕,代表教皇作天上的王,地上的王,和煉獄的王。

九,『必折磨至高者的聖民』『與聖民爭戰,勝了他們』(但7:21,25)。據有人統計,羅馬教皇在慢長的中古黑暗時期中,殺害的聖徒人數至少有五千萬。

  十,『必想改變節期(原文為時間)和律法。』(但7:25)。查看羅馬天主教中的十條誡命,已將聖經中十條誡命的第二條(不可製造和敬拜偶像的誡命)刪除了,並將第四條誡命吩咐人遵守安息日的時間,改變為遵守七日的第一日(星期日)。又將第十條不可有貪心的誡命分割為二條(一條是毋貪他人妻,一條是毋貪他人物),以湊足十條的數目。

  十一,『聖民必交付他手一載二載半載』(但7:25)。共三載半(即三年半),也就是啟示錄中提到的四十二個月和一千二百六十天。(啟11:2,3.12:6,14.13:5)。這堛漱@千二百六十天顯然不是三年半的實際天數,(如果是實際天數,就不止一千二百六十天),而是預言中的表號日期。按表號中的時間算法一貫是『一日頂一年』(民14:34.4:6.9:24-27)。所以羅馬教皇掌權迫害聖徒的年數應為一千二百六十年。這個預言果然奇妙應驗了。

  如上所述,東羅馬皇帝查士丁尼於公元533 年發佈御令,承認羅馬城主教為全世界教會的領袖(實即教皇),隨即又派遣軍隊攻打教皇的敵人,於公元538 年將東哥特軍隊趕出羅馬城。於是羅馬城主教西弗流斯於公元538 年,才真正名符其實地登上教皇的寶座,開始逼迫持守不同信仰觀點的信徒,並在這一年奧爾良第三次宗教會議上,制定了強迫人遵守星期日的法令。因此公元538 年可視為羅馬教皇真正開始興起掌權,逼迫聖徒的一年。從公元538 年起,經過一千二百六十年掌權逼迫聖徒之後,正好來到公元1798年。這一年法國將軍伯賽斯帶兵攻入羅馬,宣佈共和,將教皇庇烏六世逮捕到法國。次年教皇死於監獄。教皇權勢從此暫時衰落。

    十二,預言中指出:末後羅馬教廷權勢還將東山再起,並和美歐各背道基督教等聯合一起,藉著立法機構制定星期日律法,強迫人守星期日,並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直到基督復臨之時(啟131714:6-12.7:11,12,26.帖後2:8)。此預言現已獲得明顯應驗。

 

  這時,終於發生了一種新的情況:羅馬天主教為了竭力對抗上述歷代解經家和當時各國宗教改革家對但以理、啟示錄預言的正確解釋法──即歷史預言解釋法,力圖為教皇政權解脫敵基督的『小角』的罪名,便先後泡製了二種新的互相矛盾的解釋法:一是將來解釋法,一是過去解釋法。這就是演變到今天的所謂『將來派』和『過去派』兩種解釋法。這兩派和上述歷史預言派的解釋,也就成為現在解釋但以理和啟示錄書的三個主要派別。

    將來派的解釋法是由當時羅馬天主教會的所謂『耶穌會』的會徒利比拉(RIBERA)『發明』的。他是西班牙人,生於公元1537年,死於1591年,化了16年的功夫,總算拋出了一本啟示錄註釋。他在註釋中將啟示錄四章到二十章六節內容全部歸結為世界末後七年內所將發生的事,認為只是關係以色列人的事,而且和歷代教會無關,藉此他企圖為教皇制開脫敵基督的罪名。『利比拉爭議說:敵基督是單獨的一個人員,而還沒有來到,是耶路撒冷的一個不信的統治者,將在世紀的末了時,任意而行實數的三年半。天主教出名的大爭辯家伯拉明紅衣主教強烈的支持這意見。這種把敵基督者認為還遠在將來的說法,就恰稱為將來派的解釋法。』(同上第一章)。

    由於啟示錄和但以理書的預言是相連貫的,因此將來解釋法也同樣應用到但以理的預言上。他們為了給當時的教皇解脫『小角』的罪名,竟大膽地將但以理書和啟示錄中一系列系統性的連續不斷的完整的預言,進行了嚴重而巨大的割裂。

    例如在解釋但以理二章和七章的預言時期時,雖然也不得不承認四大帝國的次序為: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但又無理強辯說,十國卻還遠遠沒有興起,『小角』更遠沒有出現,這些必須等到世界末了幾年才能出現。但是史實上鐵腿及第四獸所代表的羅馬國,早已於公元476 年被各蠻族入侵、分割為十個蠻族王國(也即演變至今的西歐各國)而滅亡了。而照他們的說法,半鐵半泥的腳和腳趾,及第四獸頭上的十角所代表的十個國家,卻至今還沒有出現,那麼他們豈不是將大像的鐵腿和半鐵半泥的腳之間『砍斷』了,也把第四獸和牠頭上的十角、小角之間『砍斷』了麼?既然羅馬帝國已在公元476 年滅亡了,而從羅馬帝國分裂成的十國和『小角』,卻至今還沒有興起,還要等到基督復臨前的七年(即所謂『七十個七』的最後一個七年)內才能興起,那麼從公元476 年以來直到現在,甚至直到主來前七年,這一千幾百年的時間和情況,豈不是在預言中都成了『空白』麼?從而使得本來連貫的、完整的預言,遭到了最嚴重的割裂。

    將來派不但對但以理二章、七章預言的解釋是這樣,而對但以理八章、九章、十章至十二章預言,也都同樣作了最嚴重的割裂。甚至他們對預言時期的解釋也是這樣。就如解釋但以理九章『七十個七』的預言時期時,竟然硬將最後一個七年和前面六十九個七分割開來。因六十九個七年早在公元27年秋天在基督受洗,被聖靈恩膏,開始傳道時應驗了,而他們卻硬將最後一個七年從『七十個七』年中分割出來,指定為基督復臨前的七年,而變成了將來派預言分期的『基礎』。他們又將啟示錄四章一節到二十章六節之間的內容,全部解釋為這七年內發生的事,且只和猶太人有關,而和歷代教會無關。由此可見,對但以理、啟示錄一系列連貫性的完整預言所進行的嚴重割裂,乃是將來派解釋的通病和最嚴重的錯誤所在。可惜今日基督教界有些屬於基要派者,由於對上述將來派解釋的實質未能看明,對歷史預言派的解釋又未能真正瞭解,以致也盲目地隨從將來派,並大肆宣揚將來解釋法的錯誤分期法和末後敵基督的空洞的推測。

    在羅馬天主教拋出將來派解釋的同時,過去派的解釋法也正在泡製之中,並即將出籠了。過去派解釋法也是由羅馬天主教的殘酷鎮壓宗教改革運動的機構──所謂『耶穌會』──的另一會徒阿卡實(ALCASAR) 所『發明』的。他也是西班牙人,生於公元1554年,死於1613年,竟忠心耿耿地化了四十年的時間討好教皇,搞成了一本啟示錄註解。但卻在他死後一年,即公元1614年才出版。

    『阿加實提出了後稱為「過去派」的觀點,堅稱所有的預言實際上在猶太教和猶太國,以及異教羅馬被武力傾覆後即已結束了,而敵基督也是羅馬帝國的某些皇帝,如尼羅(NERO),豆米仙(DOMITIAN),或戴克萊興(DIOCLETIAN)。』(同上第一章)。『在他的註釋堙A他把保羅時代的羅馬皇帝尼羅硬指為「大罪人」,說是應驗了但以理和啟示錄的預言云云。因為愛路該撒註釋預言的方法是將所有這些預言的應驗,通通放在過去的事實上,所以稱為「過去解釋法」。』(啟示錄之研究13頁)。

    值得深思的是:當利比拉和阿卡實相率提出以上兩種觀點絕對相反的解釋時,羅馬教皇都同樣為他們的著作『祝福』,以示嘉納。正如某一位作者指出:『上述兩個羅馬教著作的工作,都為教皇所獎勵和支持,當他們的書問世的時候,雖然這兩本書根本對於啟示錄預言的解釋法是極端的矛盾,但是卻都蒙教皇的祝福,蓋上羅馬教會的大印以示嘉許。』(同上14頁)其實道理也很簡單,原來他們兩人的註解起的作用是相同的:都是為要幫助教皇解脫被宗教改革家根據預言定為敵基督的『小角』罪名。

    其實『過去派』的解釋法在基督教的基要派中,(也即相信聖經和預言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一派中),是毫無市場的,也是不值一駁的。但可嘆那些所謂基督教的現代派,也稱為不信派,他們一概不信預言和神蹟,卻對過去派的七拼八湊的毫無根據的解釋法,視如真寶,並大加發揮。『而當年在德國興起所謂「高等評經」運動的一班領袖,對於預言的解釋,就是採用愛路該撒(即阿卡實)所創始的這種方法。直到今日,那些尊尚所謂「高等評經」的改正教,也跟從了這種解釋法。』(同上13頁)。其實這些自以為聰明的人,也正如古時不相信死人復活的撒都該人一樣,既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上帝的大能。此外如恩格斯在他所寫的啟示錄一文中,對啟示錄的解釋和評論,也是採用了所謂「高等評經」者所提供的過去派的解釋啟示錄的方法。他認為啟示錄不過是一本主要隱射當時羅馬皇帝尼羅(公元5468年)迫害基督教的寓言書,並堅信本書著於公元68年。其實啟示錄不是著於公元68年,而是著於96年。

    關於啟示錄的解釋,除以上三個主要派別外,還有一個少數人主張的所謂「靈解派」。就如聖經手冊上所指出的:『按照這一派的解釋,啟示錄一書並非論及任何歷史的事件,既不是約翰時代的事,又不是末期的事,或關乎這兩個時期中間的事。它乃是一種高度寓意的圖晝,是描述教會經歷中所實現的宗教真理,是描述長期斗爭的重大原則,……是善意克服罪惡的最後勝利。』(聖經手冊884885頁)。然而這種所謂「靈解派」的解釋,實質上是完全違背基督的啟示的,因啟示錄上多次申稱,本書乃是『耶穌基督的啟示,……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啟1:13,19.4:1. 22:6,7,18,19)。  * 路光 *

 

 

啟示錄內容概要

 

書信的體栽

    啟示錄除一章一到三節為關於全書特加的序言外,全書是以一封書信的形式,寫給亞細亞七個教會所象徵的,從主升天時起到主再來時止的七個時代的教會的。啟示錄一章四節到二十二章二十一節,便是這一封完整的書信。有一位聖經歷史學者曾提到,使徒時代書信的一般格式是:『稱呼,祝頌(即願望),謝恩(指為對方的平安福樂感恩),主文,問安與具名。』(新約流傳史)。

  從新約聖經其他各書信中,我們也可以看出這種普遍採用的書信格式。此格式可歸納為下列三部分:一.開端格式:包括稱呼,祝福(即願望),和謝恩(指為對方或雙方的平安、福惠而感恩頌讚)。  二.主文。三.結束格式:包括問安和祝福(有時無問安)。

  啟示錄書(1:422:21)也正是採用了這樣的格式。啟1:4-8節為書信的開端格式。其中4-5節上為稱呼和祝福(即願望),5節下-6節為感恩(頌讚),7-8節為與之相連的宣告。(比較加1:1-5,彼前1:1-4,以及弗、腓、西、帖前、帖後、林前、林後、羅馬書…….等書信的開端格式)。啟1:9-22:20 節為書信的主文。啟22:21節為書信的結束格式(祝福)。(比較加6:18,弗6:23,帖前5:28,帖後,腓,西,林前、後,多,門,彼前…….等書信的結束格式)。由以上分析可知,啟示錄全書乃是一封完整的書信。

 

特加的序言

  啟示錄全書的正文(1:422:21),既是一封完整的書信,可見啟1:1-3 節乃是關於全書特加的一段序言。

  我們知道,新約聖經中其它書信前面一段都是不加序言的,而約翰又為甚麼要在啟示錄書信前面特意加上這一段序言呢?我們深信其中必有著聖靈的特別感動和引導。事實上,時至今日末後時代,我們對這段序言的重要意義,也已遠較古人有更深切的體會。這一段序言,至少有以下幾方面作用:

  (一)防止人對本書的誤解。也許有人看到本書是以書信的形式,寫給亞細亞的七個教會的,便誤認為本書與其他教會或與末後教會無直接關係,甚或對本書也不再予以應有的重視和正確的理解了。因此約翰一開始,便將書末主耶穌和天使關於本書申述的話(22:6-9,16)放在序言中作了一次的申述,以防止人對本書的誤解。正如約翰清楚地申述:本書的主要內容,是耶穌基督關於將來『必要快成之事』的『啟示』。它傳述的對象是『祂的眾僕人』,也即各時代普天下,包括每一個上帝兒女在內的所有主的僕人(比較啟22:6-9,16.和啟1:1)。

  (二)剷除人對本書的謬見。如有人視本書的內容為一種出於人意的玄祕想象(如『現代派』和『不信派』);也有人看本書的內容是一幅屬靈的高度寓意的圖畫,僅是描述善惡斗爭之間的一些抽象的真理原則,而並非論及任何具體的歷史事件(如『靈解派』);還有人以為本書的內容主要是象徵約翰時代羅馬帝國迫害基督教和上帝對羅馬帝國的公義審判,以及羅馬帝國的最終覆亡和基督最終得勝的一種隱喻(如『過去派』);而與『過去派』的謬解趨於相反的極端,啟示錄『將來派』的解釋卻認為本書四章一節到廿章六節的內容,完全是屬於基督復臨前七年中所發生的事,且主要是關於猶太人的事,和歷代的教會與信徒無關。

  約翰因著聖靈的預知和帶領,在序言中早就對這種種錯謬的論點與觀念,作了有力的申斥。序言一開始便申稱:本書乃是『耶穌基督的啟示,就是上帝賜給祂。』──這就說明本書絕不是出於甚麼人意的玄祕想像。『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上帝的話來』。(彼後1:21)。序言接著說:『叫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這堣S清楚說明,本書實是關於『必要快成的事』,即一些將要來到的具體歷史事件的啟示,而並非是一些抽象的『靈意』的描述;而且這堿J明說本書乃是關於將來的『必要快成的事』之預言,就直接駁斥了『過去派』所謂本書乃是像徵約翰當時代所發生之事的隱喻的說法。序言接下去又說:本書中的『必要快成的事』,是主『先差遣使者曉諭祂的僕人約翰』,再通過約翰『指示祂的眾僕人』。可見『必要快成的事』中有一些也是要開始直接應驗於約翰時代及歷代教會的;並不是像『將來派』所說的,這些事必須要等到基督復臨前七年內才開始應驗,並且和歷代教會信徒無關。

  此外,還有人以為本書的內容為一種費解的奧祕,認為讀之無益,甚至有害。……序言中也同樣對這種荒謬論點作了有力的申斥:本書原是『耶穌基督的啟示。』既是『啟示』(原文是揭開面帕之意),也就是要使人明白的。序言中又接著說明:『就是上帝賜給祂,要祂將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眾僕人。』而且序言中還特意重申了聖靈對念、聽、遵守本書啟示者的寶貴應許:『念這書上預言的,和那些聽見又遵守其中所記載的,都是有福的,因為日期近了。』

  (三)引起人對本書的重視和愛慕。在序言中,約翰簡明地申述和介紹了了本書的性質、來歷、著作的經過、內容和目的,以及對念、聽、遵守者的寶貴應許,以引起眾人對本書的重視和愛慕。關於這一方面,留待研讀啟示錄者自己去將1:1-3節,逐節深入默想和體會之。

 

書信的開端和結語

  隨著啟示錄1:1-3節全書特加的序言之後,便是一封完整的書信(1:422:21)。如上所述,啟1:4-8節為書信的開端格式,其中包括了約翰對亞細亞七教會的稱呼,以及為他們的祝福、頌讚和宣告。約翰雖然在此採用了當時書信一般流行的格式,然而卻絲毫未因此而流於形式,相反地,卻在聖靈的感動下,將本書中重要的啟示、應許與信息,很自然地結合到他為亞細亞七教會的祝願、感恩和宣告中(啟4:8,5.1:17,18.2:8.3:14.5:9-10.14:14-20.6:14-17. 19:11-16)。啟22:21節則為書信的結束格式(祝福)。雖然祝詞樸實,卻滿含寶貴的意義與深厚的感情!

  由於書信的開端與結束格式較為簡明,就不再細述。現將啟示錄書信的主文內容(1:922:20),作如下的分析與介紹。

 

書信的主文

  啟示錄書信的主文(1:922:10),由約翰在拔摩島的異象中奉命記下的三部分內容所組成。約翰一開始便敘述說:『我約翰就是你們的弟兄,……為上帝的道,並為給耶穌作的見證,曾在那名叫拔摩的海島上。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聽見在我後面有大聲音如吹號說,你所看見的,當寫在書上,達與以弗所、士每拿、別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鐵非、老底嘉那七個教會。』(啟1:9-11)。約翰便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他說話,既轉過來,就看見是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在顯現中,主又進一步吩咐他說:『所以你要把已經看見的,和現在的事,並將來必成的事都寫出來。』(1:19原文和英文)。中文聖經中『所看見的』一詞,按原文是用的帶昔號的點動體,也即是用的過去式,故應譯作『已經看見的』)。在這一吩咐中,主已指明了書信主文的三部分內容。

 

一.『已經看見的事』──

基督向七教會所作的榮耀顯現

  第一部分內容『已經看見的』,也就是指的約翰剛轉過身來所看見的那站在七燈台中間,好像人子的一位向他所作榮耀顯現的異象(啟1:9-20)。這一部分內容,是主特意向七教會所作的榮耀顯現,也是向七教會所作關於自己的進一步的啟示(1:11,19)。使我們可以藉此對那為我們死而復活,在天上而又在我們中間,升至高天而還將再來的主耶穌基督有更深的認識,從而使我們能更深地信賴祂、敬愛祂、遵從祂!並因不斷仰望祂至聖至愛的榮顏,靠賴祂全能的恩臂,而能勝利地度過世上屬靈的磨難的黑夜,去迎接祂再來的黎明!

 

二.『現在的事』──基督給七教會的七封書信

  第二部分內容『現在的事』,也就是指接下去主吩咐約翰,分別寫信給亞細亞七個教會的七封書信(啟2-3章)。因這七封書信,對於接受各封信的各時代教會來說,都是講述他們當時教會本身的事,也即『現在的事』。例如主給以弗所教會的書信,對以弗所教會所代表的使徒時代教會來說,信中所講述的都是他們當時代的事,也即『現在的事』。又如主給老底嘉教會的書信,對接受此信息的我們末後老底嘉教會時代的信徒來說,信中所講述的也仍然是我們現在末後時代的事,也即『現在的事』。而從總的來說,這七封書信對我們從主升天時起,到主再來時止,七個時代教會來說,也還是講述我們七個時代教會本身的事,也即『現在的事』。因此,這七封書信是主耶穌基督分別對我們各時代教會現狀的啟示──指明我們各時代教會的情況,我們的優點與缺點,善行與罪愆,並予以合時的指示、勸勉、警戒和應許,使我們能發揚優點與善行,革除缺點與罪愆,並能看明上帝對我們的旨意與要求,以及我們努力的方向與途徑。

  關於接受七書信的七個教會時代的情況和分期大致是這樣:以弗所教會是代表使徒時教會(年代是公元31-100年);士每拿教會是代表羅馬帝國逼迫時代教會(100-313年);別迦摩教會是代表羅馬帝國利用基督教為國教時代教會(313-538年),當時教會在信仰和靈性上都日益蛻化變質;推雅推拉教會是代表中古時代在羅馬教權轄制下的一些真正愛主的傳道人和信徒,以及受到羅馬教權迫害,逃往深山荒野的曠野教會(所處的時代是從公元538年羅馬教皇興起掌權時起,到十六世紀宗教改革運動普遍開展並獲得一定成功時止);撒狄教會是代表16世紀宗教改革高潮過去後,到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復臨運動興起前的各宗派的基督教會,雖名為新生的基督教會,但卻各守教派,固步自封,失去生氣,但主也興起了少數幾位僕人,復興了某些地區的教會;非拉鐵非教會是代表復臨運動時代的教會,造成了普世的宗教奮興(從十八世紀末或十九世紀初,到1844年);老底嘉教會是代表末後時代教會(從1844年到基督復臨),不冷不熱,自以為富足,實則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末後上帝餘民經過主的責備管教與火煉,接受聖靈晚雨的澆灌,完成傳道救靈大工,迎見主的復臨。

  當然,由於這七封書信都是在使徒時代,於拔摩海島的異象中一次地寫出的,故實質上,除以弗所的教會的書信外,其餘六封書信,都完全屬於預言的性質。為此,我們有時也將這七封書信稱為教會歷史的預言。不過,在啟示錄書的內容按排中,主卻並未將它們的內容列在『將來必成的事』中,以預言的形式啟示出來,而卻將這一部分內容以敘述『現在的事』的書信形式表達了出來。

  那麼,主為甚麼要作這樣的安排呢?我們至少可以從中體會到以下幾個原因和主的美意。首先,因主寫述七封書信的主要目的,並不是要向七教會啟示、預言將來必要快成的事,而卻是要向七教會講論他們本身的事,指明他們靈性上的現狀,並予及時的勸勉、警戒和應許。其次,由於在人靈性、品格發展的事上,主因著祂獨有的神性,固然能夠『預知』,但卻不加以『預定』。聖經上有時提到這一方面的所謂『預定』,也是根據上帝預知所作的預定,而並不是指出於上帝主動的預定(參:羅8:29,30節)。這埵]限於篇幅與本題範圍,不能詳加引證討論。因此,主在指出各時代教會靈性的情況時,為了免除人不必要的誤會,以為主已經『預定』了各時代教會靈性的情況,主便將這一部分內容,以敘述『現在的事』的書信形式啟示出來,並且在每一封書信中,一開頭都用『我知道你……』的口氣來指出各時代教會靈性上的情形;而卻沒有將這一部分內容列在『將來必成的事』中,以預言的形式啟示出來。因此,主這樣的按排也是要使人知道,主在書信中所說的,只是出於祂的『預知』,而非『預定』。此外,由於我們教會就是永生上帝的家,上帝是我們的父,主耶穌是我們的長兄和救主。因此主耶穌用書信的形式與語氣,向我們眾教會發出這些寶貴的信息,使我們讀到的時候格外覺得親切感人,感到好像是在讀主耶穌從天父家媦g給我們的一封極其重要寶貴的家信,堶捱’釩導、勸告、警責、勉勵、安慰與應許。

 

三.『將來必成的事』──基督差遣使者

向七教會所作『將來必成的事』之啟示

  第三部分內容『將來必成的事』,是指七封書信之後,主所要指示約翰的事(4:122:20)。因七封書信講完後,約翰記著說:『以後,我觀看,見天上有門開了,我初次聽見(按原文和英文宜更清楚譯為:我先前聽見的)好像吹號的聲音(參啟1:10),對我說,你上到這堥荂A我要將以後必成的事指示你。』(啟4:1)。根據此節經文,明顯可見四章以後的內容,才是開始指示將來必成的事。還有一點,約翰在序言中(1:1-2),以及天使和主耶穌在書末的證言中(22:6,16)都曾申明,本書主要內容──將來必成之事的啟示方式,是由主耶穌差遣(通過)祂的使者,指示約翰和祂的眾僕人,眾教會的。啟示錄四章以後的內容,正合乎這種啟示的方式與情形。(參:啟4:1. 5:2,5. 8:2. 10:1-11. 15:1…….特別參:22:6,16. 17:1-8. 21:9,10)。而四章以前的內容,如一章中的主耶穌基督的榮耀顯現,二到三章的七封書信,卻都是主耶穌基督親自向約翰所作的顯示,並直接吩咐他寫出來的,其間並沒有通過天使。由此也可證明,七封書信並未列在『將來必成的事』中;四章以後的內容,才開始啟示『將來必成的事』。

  但是需加注意的,這並不等於說四章以後的內容,都是指的將來必成的事的。這只是說,四章以後的內容,是為要向我們啟示將來必成的事。現代受啟示錄『將來派』蒙蔽的許多人,正是由於在此點上有了誤解,並對七十個七年預言的錯誤講解,更是由於對啟示錄四章以後的各具體內容,沒有看到正確切實的解釋,以致就將四章以後的內容,錯誤地完全推置於將來,他們將四到二十章六節內完全解釋為在基督復臨前的七年中所要發生的事,而且認為和歷代以來直到末世的教會信徒無關。其實,四章以後的內容,正如一到三章的內容一樣,同樣是啟示給七教會的(啟1:9-11,19. 22:6,16)。甚至整本啟示錄書也都是以書信的形式寫給七教會的,已如前面所說。既是寫給七教會的書信,又怎可能設想其中大部分內容,卻與七教會無關,而只是主要論到猶太人的事?事實上四章以後的內容,無論就使徒時代,或就我們末後時代,或就整個七教會時期來說,有一些很明顯是在敘述過去的事;有一些是在講述現在的事,只有一部分才是在論述『將來必成的事』──關於基督復臨以及復臨前後的種種重大事件。不過由於四章以後內容的主要目的和中心題旨,是為要向七教會啟示將來必成的事,而且預言中所以要提到過去和現在的事,也是為要顯明通往將來必成之事的過程,並顯明將來必成之事的時間與性質。故此,啟示錄中就將四章以後的內容,列在關於將來必成之事的啟示中。

    由於四章以後的內容──關於將來必成之事的啟示,正如約翰在序言中(啟1:1-3)所指出的,是啟示錄中主要的一部分內容,其所佔的篇幅在全書二十二章中,幾乎佔了十九章(4:122:20),其中所包括的內容,似乎也很複雜,現在就讓我們來簡要看一下,這一部分內容的分段和大意。這一部分內容按照性質和時間上的自然次序,可分為四大預言系統,以及書末關於這些預言所發的一些證言、勉言、警言和應許。

  (一)第一個預言系統為七印的書卷(啟4:18:1)。其中四到五章為七印書卷的序幕,六到八章一節為七印書卷的揭開。在第六第七印書卷之間還有一段特別插入的內容(七章)。類似這樣的『插入』在啟示錄書中是屢次出現的。雖然在表面上看來,有時這種『插入』,似乎是『影響』了時間方面的次序,但實質上則不然。而且書中每一處這樣的『插入』,都是含有特別的意義和深刻的教訓的。

  七印的書卷,向我們啟示了基督藉著祂的教會同撒但和他所利用的『工具』之間的長期屬靈爭戰的歷史,以及它最終的結局。這一長期靈戰史,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時期(階段):第一印的書卷為基督藉著祂的教會在人的心靈中進行福音的『征服』時期(即使徒教會時期,公元31-100年)。第二至四印的書卷,為撒但藉著他的工具對教會進行反撲時期:首先是藉著羅馬帝國對教會進行了長達二百多年的大逼迫(第二印時期,100-313年);隨後又藉著羅馬帝國打入教會,利用基督教為國教,使教會信仰靈性蛻化變質,在靈性真道上進入了『屬靈的大饑荒』(第三印時期,313-538 年);以後又藉著完全離道叛教的羅馬教會對主的聖徒和福音真理,進行了長達一千二百六十年之久的大逼迫(第四印時期,從538年至十四或十六世紀宗教改革前之時期)。第五印的書卷為殉道者的『靈魂』(按原文應譯為『生命』)的『呼冤』時期──上帝興起了宗教改革運動,為殉道者恢復了名譽,有白衣賜給他們(1416 世紀至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前)。第六印的書卷為審判兆頭的出現,至審判大日──『耶和華忿怒的大日』來臨的時期(從1755年里斯本大地震至基督復臨)。第七印的書卷為基督在祂和聖父的榮耀堙A帶領眾天使駕雲復臨,接取地上眾聖徒,榮返天庭時的天上寂靜之時刻(『約有二刻』)──即從基督復臨,聖徒被提起,到進入天上聖城前之具有永皕N義之七日。

    第六印與第七印書卷之間插入的內容(第七章),可分為二段:第一段(7:1-8)是四位天使執掌四方的風和加速完成蓋印工作的四象。第二段(7:9-17節)是展望歷代來得救的群眾和末後接受上帝印記的十四萬四千人,在經過四方之風大颳後,將來在天庭上帝和羔羊寶座之前的榮耀情景,藉以對他們發出慰勉與鼓舞!

  (二)第二個預言系統為七號筒(啟6:211:19)。其中8:2-5

為七號筒的序幕。8:611:19為七號筒的吹響。在第六七號筒之間,也有一段特別的插入(10:111:13)。

    七號筒的預言,向我們啟示了上帝對歷代以來拒絕福音,迫害聖徒的撒但幾個主要『工具』所降的『懲罰』。第一至第四號筒分別預言了上帝藉哥特人的大將阿拉列,凡大勒人的王真塞立克,匈奴人的掌權者阿提拉,黑如萊族的領袖阿道塞對西羅馬帝國的懲罰,直到它滅亡(公元476年)。懲罰羅馬是因他背棄公義,將主耶穌釘死於十字架上,迫害祂的門徒,並逼迫由使徒們所設立的教會,直至康士坦丁帝時(公元313年)。從康士坦丁帝時起,又開始利用和腐蝕教會,使教會背棄真道,為他的統治服務,同時卻迫害教會中一切堅持純正信仰,而不肯與之同流合污的人。第五、六號筒預言了上帝藉穆罕默德和信仰回教的阿拉伯人並後來的土耳其人,對東羅馬帝國與羅馬教的懲罰。結果使東羅馬帝國滅亡,並使羅馬教遭受沉重的打擊,在發展上受到了很大阻止。懲罰東羅馬是因他在上述羅馬帝國的一切罪行中也都有分,又因他和叛道的羅馬教互相勾結,彼此利用,惡貫滿盈。懲罰羅馬教是因他叛道離教,踐踏真理,更改律法,迫害聖徒。但羅馬教在此時期中所受的懲罰,還只是局部性警告性的。他還將在最後第七號筒的更大範圍的刑罰內,尤其是第七中遭受全部的刑罰。第七號筒預言了上帝對末後一切拒絕三天使信息,並迫害上帝餘民者的刑罰。這也就是指那在救恩的門關閉之後而立即出現的四風大颳,七災傾降,並主復臨時所降給惡者的刑罰。

  第六、七號筒之間插入的內容(10:111:13)可分為兩部分。前一部分(10:111:2),預言了在第六號筒懲罰即將結束,第七號筒空前刑罰尚未來臨之際,上帝在地上所興起的傳揚查案審判警告,傳揚基督即將駕雲榮臨,毀滅罪人並接取義榮升天父家中的運動,此即十九世紀上半葉振興整個基督教世界的『復臨運動』!後一部分(11:2下-11:13)預言了羅馬教掌權的『42個月』,即『1260日』(年)時期行將結束時的最後幾年中,由於羅馬教長期離道背教,迫害聖民,壓制人民的黑暗統治所造成的法國人焚燒聖經,封閉教堂,反對上帝,以及因此造成的慘重後果(公元1793-1797年),作為末後以羅馬教為首的『巴比倫大城』以及一切跟從他的人拒絕並迫害三天使警告運動,而最後必將遭受的更慘重後果的一個警告和鑑戒。

  (三)第三個預言系統,為一組不同形式的異象所組成。(啟1214章)。這一預言系統是講到人類歷史上長期以來撒但利用他的工具對上帝子民所進行的屬靈爭戰的歷史及其結局。這是在前面七印書卷啟示的靈戰主題上的進一步啟示!

  1213章,一開始接連用了三個類似的異象啟示了撒但和歷代以來教會,特別是和末後時代教會所進行的屬靈爭戰史。這三個異象,啟示的重點是各有不同的。

  如啟12章龍與婦人的斗爭,啟示了人類歷史上長期以來撒但利用他的工具和歷代教會斗爭的歷史。其中龍要吞吃婦人『孩子』(主耶穌)的斗爭,敘述特詳(12:1-4,7-12)。龍和婦人本身(主升天後的教會和中古曠野教會)的斗爭也有較多敘述(12:6,13-16)。龍與婦人『其餘兒女』(末後上帝餘民)的斗爭,僅於12章末節簡單地提述了一句。(啟12:17)。

  啟13:1-10的異象,進一步啟示了撒但藉著形狀似豹的獸(羅馬教),和中古時代教會並和末後上帝餘民的斗爭。其中和中古時代教會的斗爭,啟示特詳;和末後上帝餘民的斗爭,也比以前有進一步的詳細的啟示(13:3,4,8)。

  13:11-18的異象,更進一步啟示了撒但藉兩角似羔羊,說話似龍的國家對末後上帝餘民所掀起的斗爭──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受獸的印記。

  啟14:1-5為特別插入的一段異象,預先展示了末後十四萬四千人將與羔羊一同站在錫安山,頌讚上帝的榮耀異象。這乃是特意為要勉勵與鼓舞在同上述撒但迫害勢力斗爭中的上帝餘民。上述迫害勢力,豈不是要在末後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受獸的印記,且要使一切拒絕不服從者都不得作買賣,並要被殺害麼?但上帝卻藉此榮耀的異象應許說:凡拒絕並得勝這一切,而效忠於上帝,接受上帝印記的,他們將要加入那屬天的榮耀的行列!

  啟14:6-20是講到上帝在末後時代,針對上述撒但強迫人的背道活動,而興起的傳揚三天使警告的運動以及最後於基督復臨時將要施行的兩種『收割』(審判)。撒但豈不是要強迫人拜他,並接受獸的印記麼?第一位天使的警告則呼召人『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祂。』『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並接受上帝的印記。撒但豈非要強迫人拜獸和獸像並受獸的印記麼?第二、三位天使的警告,則宣佈巴比倫的傾倒,並警戒人不可拜獸和獸像並受獸的印記!

  隨著三位天使警告之後,接著出現了善惡斗爭的最後結局──兩種『收割』(象徵基督復臨時賞善罰惡的兩種審判,義者蒙救,惡者受罰)的異象。到此,撒但與歷代以來上帝子民的斗爭基本宣告結束。

  (四)第四個預言系統,也為一組不同形式的異象所組成(啟15:122:5),它們的主題為刑罰和獎賞。這是在第七號筒及兩種『收割』的主題基礎上,進一步啟示了撒但與惡人最後將要遭受的刑罰和結局,以及義人將要承受的賞賜和家鄉。並且異象中在啟示惡人的刑罰和結局,以及義人的賞賜和家鄉時,是採用了一種強烈對比和互相襯托的方法,以致使研讀的人不能不獲得一種深切的、強有力的感受。這一預言系統,可分為四個段落來敘述。

  第一個段落15-16章,為七災的刑罰和十四萬四千人將來在天上的榮耀景象。15-16章主要是敘述七災的刑罰。但其中152-4節顯然為特別插入的一幕異象──在啟示七災之前,預先展示了十四萬四千人經過七災時期後,將要在玻璃海上讚美、稱頌上帝對祂子民奇妙拯救的榮耀異象。註意:啟15:4『因你公義的作為已經顯明出來了。』『公義的作為』一方面是指七災對惡人的懲罰,另一方面是指上帝對聖徒的拯救。『已經顯出來了』原文是完成動體,表明七災早已降完了……。這乃是為要特別勉勵和鼓舞將要經過七災時期而活著迎見主來的這最後一群上帝餘民。同時,這十四萬四千人的榮耀景象也是特別用來和惡人所要受的七災刑罰,互為襯托和對比的。

  第二個段落啟17:119:10為大淫婦的刑罰和得救群眾將來在天上的頌讚。17-18章是在上述啟示七災的基礎上,進一步詳示了第七災中『大淫婦』──『巴比倫大城』所要受的刑罰。(參啟16:19.17:1,5)。其中17章指出了大淫婦的來歷和罪惡,以及末後騎在朱紅色獸身上的情況(為13章兩個異象的基礎上的進一步啟示),181-5 節顯示了最後一位天使的警告運動──宣告巴比倫的傾倒並呼召上帝子民從巴比倫中出來;186-24節宣佈了巴比倫的刑罰。191-10節又為特別插入的一段。是緊接著17-18章宣佈大淫婦的刑罰之後,為要和她作對照的一幕異象──預示得贖眾民將要在天上稱頌上帝對大淫婦的公義審判和刑罰,並頌迎羔羊婚娶之時的來到。因大淫婦自中古時代開始掌權、迫害聖徒時起,至基督復臨前止的漫長時期中,歷代以來已流了無數聖徒的血。特別是基督復臨前夕的末後時日中,『大淫婦』還將率同她的女兒──『世上的淫婦』和『一切可憎之物』等組成離道叛教的宗教大聯盟,即末後的『巴比倫大城』,以空前嚴重地敵擋真道,迫害聖民,強迫人守星期,甚至最後禁止人守安息日。

  第三個段落啟19:1120:6為基督復臨時所帶給撒但、惡人的刑罰,並帶給義人的賞賜。

  啟19:1120:3首先啟示了基督復臨時所帶給獸、假先知、惡人和撒但的刑罰。其中19:11-16顯示了基督復臨,施行審判的威嚴景象;19:17-21提到了獸和假先知被投入火湖(啟17:16.18:16.18:8),以及其餘一切惡人被主降臨的榮光和口中氣所殺滅的情形;20:1-3又提到撒但也開始被『捆綁』一千年。20:4-6接著提到基督復臨時,一切在主媞峇F的義人,都要復活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這一段和上述惡人,撒但所受的刑罰,形成強烈、明顯的對照!

  第四個段落啟20:722:5為一千年後,撒但與惡人的結局──硫磺火湖,以及義人的家鄉──新天新地與聖城耶路冷。

  20:7-15 節,首先啟示了一千年後,惡人與撒但的結局──被投入硫磺火湖。其中7-10節,敘述了一千年後,撒但被釋放出來後要迷惑剛復活的惡人,圍攻聖城,結果一同被投入硫磺火湖中;11-15節,補述了惡者在被投入火滿前,經受白色大寶座前的審判的情形。

  啟21:122:5,接著啟示了一千年後義人的家鄉──新天新地與聖城。其中21:1節,記述了新天新地的實現;21:222:5節,補述了聖城下降之情形(21:2-8),並啟示了聖城榮美的景象(21:922:5)。(註:這堭q天而降的聖城和前面被撒但與惡人圍攻的『聖徒的營與蒙愛的城』是同一個聖城,請比較:啟20:922:15節)。

  這堳雃魚鴘漱@點是:前面17章提到拿著七個金碗的七位天使中,曾有一位將大淫婦──巴比倫大城所要受的刑罰指給約翰看(17:1);而此時,又是拿著七個金碗的七位天使中,有一位將『新婦,就是羔羊的妻』──聖城耶路撒冷指給約翰看(啟21:9-10)。這一點也許可以作為啟15章到225節,從七災到聖城,應自成為一個預言系統──進一步啟示了惡人將受的刑罰和結局,以及義人將得的賞賜和家鄉──的一個附帶之理由罷!

  啟22:6-20是關於將來之事,以至於全書的啟示中的最後一部分內容。其中記述了主耶穌、聖靈、天使和約翰,關於上述四大預言系統的預言,以至於全書的啟示,所說的一些證言、勉言、警言和許言。『……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上帝,差遣祂的使者,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僕人。看哪,我必快來。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因為日期近了。……看哪,我必快來,賞罰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報應他。……那些洗淨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權柄能到生命樹那堨h,也能從門進城。……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我向一切聽見這書上預言的作見證,若有人在這預言上加添甚麼,上帝必將寫在這書上的災禍加在他身上;這書上的預言若有人刪去甚麼,上帝必從這書上所寫的生命樹和聖城刪去他的分。證明這事的說,是了,我必快來!阿們!主耶穌阿,我願你來!』

 

 

關於啟19:1122:5論到基督復臨

千禧年和新天新地預言的深入研討

請按次序看以下五個題目:

附題一:基督復臨                                   629-640

附題二:基督復臨的時兆                         640-646

附題三:千禧年                                     646-654

附題四:基督第三次降臨──最後毀滅魔鬼惡天使和惡人

並重新創造新天新地             654-663

附題五:論將來派錯誤的基督復臨觀                  664-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