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頁首總目錄  回到生命之道講壇目錄  回到上一題

看下一題

信心之父(三)

 

       上二次講到,亞伯拉罕在聖經中被稱為信心之父,可見他的信心是極其巨大的。但是,亞伯拉罕的巨大信心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在上市的恩助下,在一次次的考驗中,不斷經過操練而日益成長壯大的,其間也曾有過軟弱、失敗之時,但靠主恩助最後在信心上終於攀登上罕見的高峰。現在我們要講到亞伯拉罕年老時,所經受的一次最嚴重的信心的考驗,上帝也藉此使他的信心達到登峰造極之境。

       我們先從以撒的誕生說起。經上記載:『耶和華按著先前的話眷顧撤拉,便照祂所說的給撒拉成就。當亞伯拉罕年老的時候,撒拉懷了孕,到上帝所說的日期,就給亞伯拉罕生了一個兒子。亞伯拉罕給撒拉所生的兒子起名叫以撒。以撒生下來第八日,亞伯拉罕照著上帝所吩咐的,給以撒行了割禮。他兒子以撒生的時候,亞伯拉罕年一百歲。撒拉說,上帝使我喜笑,凡聽見的必與我一同喜笑。又說,誰能預先對亞伯拉罕說,撒拉要乳養嬰孩呢?因為在他年老的時候,我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創21:1-7)。

       以撒的出生,固然為亞伯拉罕全家帶來了歡樂,但卻使夏甲和以實瑪利產生了嫉妒和仇恨的心。當以撒斷奶之日,亞伯拉罕設宴歡慶,撒拉就看見以實瑪利在旁嘲笑和侮辱。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家中便無安寧的日子。於是撒拉要求亞伯拉罕打發夏甲、以實瑪利離開家中。亞伯拉罕痛苦萬分,經過禱告後,『上帝對亞伯拉罕說,你不必為這童子和你的使女憂愁,凡撒拉對你說的話,你都該聽從。因為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至於使女的兒子,我也必使他的後裔成立一國,因為他是你所生的。』(創21:12-13)。於是亞伯拉罕按照上帝的指示作了。

      上帝呼召亞伯拉罕,為要使他成為信心之父,成為以後歷代上帝兒女的信心的榜樣。以往他所走過的信心的道路,所表現的信心的事蹟,常常使我們深受鼓舞。但在隱瞞撒拉是他妻子的事上卻表現了他認識的不足,和信心的軟弱。尤其在娶夏甲為妾,想要用人的方法來幫助實現上帝應許的事上,更成了他信心考驗上的一次重大失敗,也為家庭帶來了多年的不睦,並為後世留下了不良的影響。上帝為要使他在信心的生活中達到最高的標準,就叫他再受一次考驗。這也是一次人間空前嚴厲的考驗。亞伯拉罕當時已達一百二十歲的高齡,能勝過這樣的考驗,真是極其難能可貴的。

      經上記載:『這些事以後,上帝要試驗亞伯拉罕,就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他說,我在這堙C上帝說,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創22:1-2)。

      上帝的這一指示,對亞伯拉罕來說,簡直如同五雷轟頂,並使他心如刀割。這怎麼可能呢?以撒現在是他唯一的蒙應許的兒子,又是他和撒拉盼等一輩子所生的兒子。以撒是撒拉的命根子,也是他的心頭肉。亞伯拉罕也是何等疼愛以撒,怎麼忍心親手將他殺死,獻為燔祭呢?撒拉更是忍受不了的阿!

       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不可能,上帝的指示是這樣的明確:『你帶著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你所愛的以撒,往摩利亞地去,在我所要指示你的山上,把他獻為燔祭。』

       是不是真的出於上帝的指示呢?撒但也在旁示意,上帝怎麼可能吩咐他作這事呢?上帝誡命不是吩咐人『不可殺人』麼?他又想起以撒不是上帝所應許的後裔麼?上帝不是親口應許說:『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作他後裔永遠的約。』(創17:19)。又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創21:12)。如果以撒被殺死了,上帝的應許又怎樣能實現呢?於是亞伯拉罕感到糢糊了,他受到了試探,以為自己或許是受了迷惑。他在疑惑、痛苦之中,就俯伏在地上不斷地懇切禱告,他懇求上帝再給他一個確證,表明上帝一定要他這樣去作。但是上帝卻未再給他任何新的指示。他也多麼希望他再能看到先前向他顯現的天使,或許再能從他們得到一些指示,但也沒有天使向他顯現。他這時在心中迴響著的仍然是先前的那幾句簡短明確的話。他感到不能再耽延了,他必須作出決定,準備起程了。他又去看望了在帳棚中熟睡的兒子以撒,就戰兢地離開了。他又去看望了沉睡中的撒拉。他想是否應當喚醒她,把上帝的指示告訴她呢?或是讓她和以撒擁抱決別呢?他不敢這樣作,惟恐撒拉忍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或堅決攔阻他按照上帝的指示去作。因以撒是她的喜樂和光榮,他們母子情深,相依為命。

       亞伯拉罕這時也只能『獨自踹酒醡』,獨自在上帝面前作出這一可怕的決定。他想起以撒是上帝所賜的,上帝既能賜予,不也能收回麼。他又想到上帝已有明確的應許:『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又說:『我要與他堅定所立的約,作他後裔永遠的約。』他相信上帝的應許是不會落空的,是必定要應驗的;既是這樣,上帝又為甚麼吩咐他將以撒獻為燔祭呢?這一位大有信心的亞伯拉罕不得不相信,上帝必要使以撒再從死奡_活。

       不能再猶豫了。天亮了,他必須採取行動了。經上接著記載:『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備上驢,帶著兩個僕人和他兒子以撒,也劈好了燔祭的柴,就起身往上帝所指示的地方去了。到了第三日,亞伯拉罕舉目遠遠的看見那地方。亞伯拉罕對他的僕人說,你們和驢在此等候,我與童子往那堨h拜一拜,就回到你們這堥荂C』(創22:3-5)。

       在這三日的行程中,亞伯拉罕的心靈一直負有痛苦的重擔,他不斷在上帝面前懇求光照指示,也不斷在心靈中反覆思想著上帝的指示、應許和上帝的慈愛、良善與信實。亞伯拉罕已經經過了前後三個夜晚的整夜禱告,並時時盼望上帝賜予新的指示說,你的試驗夠了,不需要再獻以撒為燔祭了。可是並沒有這樣的指示來到。最後上帝指示的地方已經呈現在眼前了。亞伯拉罕不願意讓僕人看到這最後一幕生離死別的慘情,於是吩咐僕人在此停留等候。

       『亞伯拉罕把燔祭的柴放在他兒子以撒的身上,自己手堮陬菑齠P刀。於是二人同行。以撒對他父親亞伯拉說罕說,父親阿。亞伯拉罕說,我兒,我在這堙C以撒說,請看,火與柴都有了,但燔祭的羊羔在那堜O?』這些對話使亞伯拉罕心如刀割。『亞伯拉罕說,我兒,上帝必自己預備作燔祭的羊羔。於是二人同行。他們到了上帝所指示的地方。亞伯拉罕在那媬v壇,把柴擺好,捆綁他的兒子以撒,放在壇的柴上。』(創22:6-9)。

  在捆綁以撒之前,亞伯拉罕才將上帝的指示告訴他,也將自己心中的想法告訴他。上帝既已應許從以撒生的才要成為亞伯拉罕的後裔,因此以撒即或死了,也必要復活。以撒知道上帝的指示後,起先心中大吃一驚,隨即又存著完全信靠、順服的心,毫不抗拒,也不逃避,反而安慰、鼓勵幾天來晝夜祈求,精疲力盡的年老的父親,把自己捆綁,放在壇上。因以撒也具有像父親一樣的信心。在以撒看來,能蒙召捨命,作為祭牲獻給上帝是光榮的,而且上帝也能使他死而復活,使上帝的應許得以繼續實現。    這樣,如經上所說:『亞伯拉罕因著信,被試驗的時候,就把以撒獻上。這便是那歡喜領受應許的,將自己的獨生兒子獻上。論到這兒子曾有話說「從以撒生的才要稱為你的後裔。」他以為上帝還能叫人從死奡_活,他也彷彿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來11:17-19)。

       最後,『亞伯拉罕就伸手拿刀,要殺他的兒子。耶和華的使者從天上呼叫他說,亞伯拉罕,亞伯拉罕。他說,我在這堙C天使說,你不可在這童子身上下手,一點不可害他。現在我知道你是敬畏上帝的了,因為你沒有將你的兒子,就是你的獨生兒子,留下不給我。』(創22:10-12)。

       『亞伯拉罕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只公羊,兩角扣在稠密的小樹中,亞伯拉罕就取了那隻公羊來,獻為燔祭,代替他的兒子。亞伯拉罕給那地方起名叫耶和華以勒。(意思就是:耶和華必預備)。直到今日人還說,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創22:13-14)。這一隻公羊正是預表上帝的兒子基督,將要為我們世人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完成贖罪的大工,帶來救贖的洪恩。

       接著,『耶和華的使者第二次從天上呼叫亞伯拉罕說,耶和華說,你既行了這事,不留下你的兒子,就是你獨生的兒子,我便指著自己起誓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你子孫必得著仇敵的門。並且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22:15-18)。

       亞伯拉罕的這一偉大的信心的表現,實在是我們歷代信徒的榜樣。他完全地聽從上帝的話,遵行上帝的吩咐,不為自己尋找任何不順從的藉口。他也深信上帝的一切吩咐都充滿了慈愛和公義。因此他一字一句地完全遵從了上帝的命令。

       懷愛倫對此發揮教訓說:『「亞伯拉罕信上帝,這就算為他的義。他又得稱為上帝的朋友。」(雅2:23)。保羅說:「那以信為本的人,就是亞伯拉罕的子孫。」(加3:7)。但是亞伯拉罕的信心是藉著他的行為顯明出來的。「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把他的兒子以撒獻在壇上,豈不是因行為稱義麼?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而且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雅2:21-22)。今日有許多人不明白信心與行為的關係。他們說:「只要相信基督,你就可以得救,無需遵守律法。」殊不知真正的信心是必須在順從上顯明出來的。基督也曾對那些不信的猶太人說:「你們若是亞伯拉罕的兒子,就必行亞伯拉罕所行的事。」(約8:39)。上帝論到這位信心之父說:「亞伯拉罕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吩咐,和我的命令、律例、法度。」(創26:5)。使徒雅各說:「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7)。那透徹講論愛心的使徒約翰告訴我們說:「我們遵守上帝的誡命,這就是愛祂了。」(約一5:3)。』 (先祖與先知13章129 頁)。

       亞伯拉罕獻以撒的事,也成了上帝犧牲自己獨生愛子,來救贖罪人的偉大預表。

       以撒是亞伯拉罕的兒子,而且是蒙應許的獨生兒子,又是父親特別寵愛的兒子;照樣,主耶穌也是父上帝懷堛瑪W生的愛子,父上帝指著祂作見證說:『這是我的愛子,我所喜悅的。』(太3:17)。

       亞伯拉罕奉命要親手殺死自己的獨生愛子,好在壇上獻為燔祭;照樣,上帝也要因著人類所犯的罪惡,親自刑罰自己的愛子,讓祂在十字架上流血捨命,以為我們世人完成贖罪的大功,帶來救贖的洪恩。經上說:『上帝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3:16)。又說:『耶和華定意將祂壓傷,使祂受痛苦。耶和華以祂為贖罪祭。』『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因祂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10,6,5)

       上帝並未讓亞伯拉罕作出這樣的痛苦犧牲,正當他要舉起刀來時,上帝的使者就立刻攔阻了他。但上帝自己卻真實地作出了這種痛苦犧牲。祂看著自己的愛子在十字架上陷入神祕的黑暗絕望中,慘痛地掙扎,最後忍受不住地大聲慘呼:『我的上帝,我的上帝,為甚麼離棄我?』上帝的愛子惟恐自己將要被天父永遠離棄了。而上帝在旁卻不能給祂絲毫安慰,上帝必須讓祂為罪人受盡罪惡的刑罰,而心靈極其慘痛地死去。藉此才能為我們完成贖罪的大功,帶來救贖的洪恩。

       亞伯拉罕這次在考驗中所表現出的偉大的信心和順從,使上帝心中大為喜悅。上帝應許要大大賜福給他,和他的子孫後裔,甚至對他說:『地上萬國都必因你的後裔(特指主耶穌基督)得福,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參:加3:16,8,9)。

       這同樣蒙福的應許,也是賜給我們一切信而順從之人的。上帝在頒佈十條誡命時也親口應許我們說:『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出20:6)。

       惟願我們都要常常默想和效法這一位信心之父亞伯拉罕所留給我們的偉大的信心和順從的榜樣。信心和順從是互為因果的。沒有信心,就不可能有順從;沒有順從,信心就是死的,是不能使人得救的。

  正如雅各書上所指出的:『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麼?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體,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罷,願你們穿得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體所需用的,這有甚麼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必有人說,你有信心,我有行為,你將你沒有行為的信心指給我看,我便藉著我的行為將我的信心指給你看。你信上帝只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魔鬼也信,卻是戰驚。虛浮的人哪,你願意知道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麼。我們的祖宗亞伯拉罕把他兒子以撒獻在壇上,豈不是因行為稱義麼?可見信心是與他的行為並行,而且信心因著行為才得成全。這就應驗經上所說:「亞伯拉罕信上帝,這就算為他的義。」他又得稱為上帝的朋友。這樣看來,人稱義是因著行為,不是單因著信。』(雅2:20-24)。

       雅各在這堛獄〞k和保羅的因信稱義的說法並不矛盾。保羅說:『人稱義是因著信(是指真實的信心,也就是使人信而悔改、求告主名,立志遵行上帝律法的信心),不是因著遵行律法(是指不是因著依靠自己的不是出於信心的遵行律法)。』(羅3:28按原文不在乎應譯為不是因著)。雅各說:『人稱義是因著行為(是指出於信心的行為),不是單因著信(是指不是單因著口頭上,理論上的,沒有行為表現的死的信心。)可見兩人的說法不同,含意完全相同。

       因此,如果我們要效法亞伯拉罕的偉大的信心,也要效法他的完全順從的榜樣。因他的信心正是通過他的順從表現出來的。

  我們看到亞伯拉罕對上帝的順從,是完全的順從,絕對的順從,甚至為此獻上自己獨生愛子也在所不惜。實際上在他看來,他的獨生愛子就是他的命根子,他對以撒的愛過於自己的生命,因上帝所應許亞伯拉罕的後裔要像天上的星、海邊的沙那樣多,都是要從以撒而生的。因此亞伯拉罕獻上了以撒,也等於獻上了自己的生命和一切所有的。

  試問,我們有沒有像亞伯拉罕一樣完全順從上帝,絕對順從上帝,甚至必要時不惜犧牲自己生命和一切所有的順從上帝?

  但可惜有好些人對上帝的順從卻是不完全的。他們在有些事上順從,有些事上不順從;或是在方便時順從,不方便時不順從;或是在平安順利環境中順從,在磨難逼迫環境中不順從。但主對我們的勉勵是:『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指火湖中受刑滅亡)。』(啟2:10-11.20:14)

  有一位主內忠心弟兄,從年少學徒時就開始學習聖經函授課,查考研究聖經要道,受浸加入教會,成為一位熱心信徒。他一直忠心遵守安息日,每安息日必去教會參赴安息日學和崇拜聚會。同時在商店工作中也一直勤奮工作,又在業餘大學進修,不斷鑽研技術,擴展新的業務,實際上已成了一位土工程師,承接多種特殊規格和用途的貨品定制業務,代為設計模具,組織、指導有關工廠生產,為國家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的事蹟在報紙上、

廣播中都作過報導和表揚。本來按照他的條件和業蹟,他可以被提升到很高的地位,但他為了堅持信仰,忠心遵守安息日,寧願放棄升遷機會,甘心在店中一直作個普通店員。

  他幾十年來如一日,忠心堅守安息日,每逢安息日來臨,總要停工休息。由於他在工作業務中的特出表現,和對國家的巨大貢獻,也就沒有遇到甚麼大問題。但後來文化大革命來臨了,他在堅守安息日的事上,終於遇到了很大困難。領導上對他遵守安息日的態度改變了,不再允許他在安息日休息了,而強制性的規定他在另一天休息,一定要他在安息日來店中工作。本來商店的工作是可以輪休的,要照顧他在安息日休息並不困難,但當時有意為了改造他的信仰,迫使他放棄遵守安息日,而禁止他在安息日休息。這一位忠心的弟兄當然無法服從,就繼續在安息日休息,並在規定他休息的那一天,照常來店中工作。領導又找他談話,警告他說:你安息日不來工作,我們要作曠工處理,並扣你一天工資。給你休息的那一天你來工作,我們不承認。這一位弟兄請求照顧無效,為了能堅持守安日,也只好讓領導作曠工處理,並扣工資。不論後果怎樣,他仍繼續安息日休息,並工作六天。

  這樣又過了一個很長時期。領導仍在等機會、想辦法,要迫使他放棄遵守安息日。有一天領導突然通知他去參加學習班。所謂學習班實際上只是他一個人學習,其他幾個人都是造反派紅衛兵,都是來幫助他學習的,目的就是要迫使他放棄遵守安息日。

  當時還有一個問題,在學習班上要向毛主席像鞠躬致敬。他也因為宗教信仰原因,不能向毛主席像鞠躬。他也向他們很合理的解釋了其中原因。他說:我是很尊敬毛主席的。但根據聖經中上帝十條誡命中的第二條規定,我們是不可以拜耶穌的像,也不可以拜祖先的像,或其他任何人像的。但他們還是不聽。一定要他拜毛主席的像,並放棄守安息日。甚至發展到後來,他們開始採取了武鬥的方法,要迫使他就範。他一看,這樣發展下去,會產生嚴重後果,因他是不肯違背信仰就範的。於是第二天早晨,他立即去上級領導機關,向更高層領導,反映學習班上武鬥的情況。更高層領導立即制上了他們武鬥的作法。後來學習班也就此結束。

  就這樣,這一位主內弟兄靠主恩助,幾十年來一直忠心堅持信仰,遵守安息日。後來他又被聘請離開商店,到某大學研究所去,從事模具設計研究工作,成了一位自學成才的專業工程師。一切榮耀歸主名!

       在此,再進一步作一個見証:有一個農村的忠心愛主的傳道人,在文化大革命中,為了堅持信命,堅守安息日,在艱危的情況下繼續作傳道工作,許多次被批鬥,被遊街,被折磨,被毒打,頭破血流,遍體傷痕,屢次被吊起來毒打,雙膝跪在碎石子上,後腿上還要壓上石版,一個人站在上面加以踩壓,另一次壓上一百多斤的雙鏵犁,左右搖動折磨,有一次腳踝骨也被打碎,有一次下半夜被四個人帶到戲院台上毒打折磨,但他靠主恩助,寧願被折磨殘廢,被毒打而死,仍要堅持信仰,堅守安息聖日。後來國家糾正了文革極左路線,落實了宗教自由政策,這位傳道人也更蒙主所重用,得以倒處奔走,為主作工,使各地教會復興,使聖工大為發展,成了周圍縣省的教會總負責人,信徒人數不斷增長,數以萬計。使主的聖名大得榮耀。

  但願我們都要效法先祖亞伯拉罕和這二位忠心同工同道的榜樣,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完全、絕對地順從上帝,聽從祂的吩咐,遵守祂的誡命,尊榮祂的聖名!(選自本人『講道集(五)』第二十二題並稍加修訂)  * 路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