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首頁總目錄   回到在聖經的真道上同歸於一目錄

回到網上聖經研討會

回到聖經研討會專題研讀

 

第九十五題後補充十

關於王敬之老師所寫的

《林大衛牧師的屬靈遺產》

 

關於靈遺產的第(一)(二)篇

  我已不止一次看到關於王敬之老師所寫的《林大衛牧師的屬靈遺產》,共有十一篇。第一篇是引言,第二篇是敬虔的基督化人生,其中介紹了林牧師的一些感人的事蹟。最初還是剛信主的即將受浸的王敬之弟兄,在1994年所見到的76歲的林牧師,他確實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愛主愛人的老牧師。林牧師的一生重大工作,還有許多他還不知道。我來略為補充一些。

 

林牧師一生的重大貢獻

  我父親羅德老師原是星期日教會的老信徒,在1947年底或1948年初參加王震輝牧師和林堯喜(後按英文名稱為林大衛)牧師在上海滬北教會舉行的『啟示錄講座』(對外佈道會)。後來我也參加聽講。他們所傳講的啟示錄預言都是屬於本會傳統的正確講解。我父親大受感動,在1948年春天講座結束後立即受浸加入本教會。我本來也想和父親一起受浸,但堂主任劉牧師對我說:你參加『啟示錄講座』的時間較少,接下來林牧師要主持查經班,你最好參加查經班後再受浸。因此我參加了林牧師的查經班,正好我哥哥厚蔚學校暑假回家後也參加了查經班。查經班結束後,我和哥哥在1948731都一同接受了浸禮。我當時還是十四歲多的少年信徒。但我在七月底受浸前就已研讀《幸福的階梯》即後來的《喜樂的泉源》,並已立志一生獻身傳道。受浸後不久即進入上海三育中學讀初二下。後來我父親被聘請到滬寧線橋頭鎮中華三育研究社擔任英文老師,我和妹妹厚美也一同到中華三育研究社(設有中學和大學課程)求學。因此我早就認識林牧師。

      林牧師是在美國本會神學院研讀神學,獲得碩士學位,並在194612月來上海本會中華總會廣播部工作。194912月又擔任中華總會總幹事,和中華總會會長徐華牧師,一同帶領本會的各項工作。解放後我們教會是第一批參加三自革新運動委員會,後改稱為三自愛國會的教會。但當時三自星期日教會的人還是有意在本會中試搞控訴活動,結果教會改組,將本會會長徐牧師和總幹事林牧師等撤除職務。林牧師等退下來後,開始自養傳道。他們感到本會傳到中國已四十多年,解放初還只有二萬多信徒。特別感到本會這麼寶貴的懷愛倫著作,解釋全部聖經的五大叢書等等,都沒有譯成中文,實是本會的虧欠。於是林牧師帶頭開始翻譯懷愛倫五大解經著作等工作,起先請徐牧師,陳民牧師一起翻譯一段時間,最後又請我父親幫助翻譯的工作。又由以滬中教會為主的青年等幫助刻臘紙,油印出版了數千本五大解經叢書和其它幾本懷著,贈送給全國各地本會的傳道同工和信徒義工,結果造成了全國本教會很大的靈性和信仰復興。同時滬中教會每年暑假都藉此召開一、二週青年培靈大會,有來自全國的同工同道參加,使各地教會呈現復興現象。因此林牧師對本會全國教會最大貢獻,是在艱難情況下翻譯出版了懷愛倫五大叢書等著作,造成了本會全國教會的復興。

  但在當時1958年極左路線下,逼迫也因此來到。以林牧師為首的十人包括牧師,長老和傳道同工與弟兄姐妹,被捕被判反革命,長期勞改和勞教。隨後的好幾年又有約十位傳道同工和義工,由於當時三自愛國會實行聯合禮拜,取消了本會自己的安息日敬拜聚會,想要自己在安息日約少數人在公園聚會和暗中傳道被判反革命,長期勞改和勞教。但感謝主,我要作一個美好見証。在後來文化大革命結束的後期,我國的黨和政府為要糾正過去的極左路線,設立人民法院,重新審查過去的一切寃假錯案。本會過去被逮捕,被判勞改和勞教的二十人,包括林牧師(被判十五年勞改),全部撒銷原判,宣告無罪,獲得平反。這証明了上述本會的牧師,長老,傳道人和信徒都是真正愛國愛教的。

  附帶在此一提,我父親也因幫林牧師參加翻譯,而被判十二年勞改。當然後來也被撒銷原判,宜告無罪,獲得平反。我自己卻多次蒙主神奇救護,安然無殃。但有一次我所寫的包括但以理和啟示錄的研究與默想在內所有書稿,講道綱要,研經資料,培靈題與佈道題等幾百萬字的幾大包文字,藏在黃兆鈺姐妹家中,竟也在1966910日文化大革命中被紅衛兵抄家時全部抄去。當我得知後心如刀割。我寧願進去坐牢,也不願丟失這許多文字。原想這些文字在以後聖工復興時,還可整理出版,在傳道聖工上發揮更大作用,但如今卻被一掃而空。正在我心中難過之時,主的靈安慰我,使我想起祂的應許:『勇士搶去的豈能奪回,該擄掠的豈能解救麼?但耶和華如此說,就是勇士所擄掠的,也可以奪回,強暴人所搶的,也可以解救。』(賽49:24.25)。於是我每天不斷懇求主的大能解救。我說:主阿,若是這些文字對以後聖工復興有幫助,求你把它們取回來!如果你的美意讓它們被毀掉,求你以後將更的真理亮光賜給我們,或是藉著我寫,或是藉著別人寫。你決不會讓他們毀滅這些真理亮光。這樣禱告了五個月之久,主果然施行了奇妙大事,使被抄去的許多文字,又都被取回來了。這在當時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但在上述幾大包文字被紅衛兵抄去之後不多日,我又因和林牧師家的五個孩子,並秦弟兄和他五個姪兒姪女在公園中聚集的事,被批鬥林牧師家的紅衛兵,從不懂事的約七歲的小女孩口中問出來了,說我還對他們講了道。於是紅衛兵對林家小孩和秦弟兄與五孩等都進行了批鬥和查問,並揚言要逮捕我入獄並批鬥我。當我得知此事後,我也在主塈@好了一切準備,等候他們來逮捕我和批鬥我。但主又一次以神奇的大能救護了我。從此一直沒有人來找過我。主一直保留我在外面。但主感動我說:你要多多『安慰、安慰我的百姓!』因當時許多忠心的主的僕人和義工都已先後被捕入獄,主在外面也要留下祂個別的僕人,為要多多安慰、安慰祂的子民。同時主也讓我在外面初步完成了但以理、啟示錄研究與默想二書稿,和聖道專題研究等書稿。在19791986年三月的約近七年中,是我一生中最忙碌的時刻,黨和政府剛開始逐漸恢復教堂的開放,各教會家庭聚會如雨後春筍。我每一週要領十一個聚會,絕大部分都是一日會教會的,有將近三百個義工傳道人和信徒,最後全部掉轉腳步,守主聖日。當時本會全國信徒也快到三十多萬。

  在此期間林牧師回上海,聽到和看到我所作的一切工作;又看到我所寫但以理和啟示錄書稿,都是屬於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並且講解得更為詳盡透徹,引証了大量歷史資料和懷愛倫著作中的有關解釋。因此林牧師說我在研究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上是化了苦工夫的。他很想按立我作牧師,但他當時還未平反,還沒有在教會中工作,而且按立牧師至少要三位牧師一同按立。於是他就帶張光華長老暗中到我家中先按立我為長老。又過了一段時期,在我將要出國作福音廣播工作前,他又和後來回到上海的徐華牧師,並另一位支持我的原中華總會文字佈道部幹事焦洪勝牧師(即焦洪志牧師的哥哥)一同在家中暗中按立我為牧師。因他們當時都還未在教會中工作。在我出國前林牧師又特別為我寫了介給信,還有徐華牧師等三人暗中在家中按立我為牧師的証明信件,給美國總會過去認識的老同工。我和兆鈺1986320日經過香港,在兆堅厚美家中住了幾天,即飛去美國。我隨即在本會羅馬林達大學拉西耳拉校園進修一年,學習廣播課程和舊約聖經原文希伯來文等等。我也同時幫助香港東亞委員會廣播部寫一些福音稿件,如聖經要道研究,義工培訓材料。1986716香港東亞委員會主席柯牧師又帶來全球總會副會長兼總會東亞委員會主席的公函,在美國南加洲區會內,再一次正式按立我為牧師。19875月份在美進修一年之後,教會為我辦好一切手續,即按排我來香港東亞委員會從事福音廣播工作,一直到2001年底,因已年滿了六十八歲而完全退休(教會規定的退休年齡是六十五歲)。我已將所有的文字或編寫成系列性的廣播稿件,或彙編補充成書,如《但以理研究與默想》《啟示錄研究與默想》《聖道專題研究》《工人培訓》《聖經中的科學》《講道集》(一至五集)《聖經分卷研究釋要》(上卷舊約分卷和下卷新約分卷)等等,都已屢次修訂補充出版。在19863月我離開中國後一個時期,上海市基督教兩會也讓本會在沐恩堂安息日正式聚會,並讓徐牧師和林牧師任本會的正副堂主任,和基督教二會委員。徐牧師去世後,林牧師作堂主任,一直工作到退休。一切感謝主恩!關於林牧師的屬靈遺產我下面再講。

 

關於屬靈遺產的第(三)至(五)篇

  我也已看了王敬之老師所寫的關於林牧師的屬靈遺產第(三)至(五)篇,發現其中很少介紹引用林牧師的原著,或林牧師自己的論述,大半內容還是在發表他自己的看法。他雖然在林牧師屬靈遺產(三)(四)(五)中較為詳細地介紹了林牧師反對美國太平洋大學神學教授福特的嚴重謬道,因他否定基督1844年潔淨天上聖所,開始查案審判的真道。他也稍為提到了林牧師反對范登牧師的得救容易滅亡難的謬道,也略為解釋了一下喬治-奈特的類似福特的錯謬看法。但卻沒有抓住問題的重點和要點,沒有指出林牧師屬靈遺產的最重要內容。

 

新神學嚴重謬道和林牧師反對新神學的最重要遺產內容

  福特反對基督1844年開始潔淨天上聖所和查案審判的真道,不但在預言的解釋方面犯了嚴重錯誤,而且更在救恩的真道上傳出了嚴重謬道。他認為每一個信徒都是因信稱義靠恩得救的,將來都能得永生進天國。不需要經過查案審判,查案審判會使信徒失去得救的保証和喜樂。其實他把得救的標準降得太低了。他忽視了主耶穌的親口教導:『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我們不是奉你的名傳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嗎?」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太7:21-23)。福特的這些錯謬教訓,後來也演變成新神學派的嚴重謬道。而且他反對1844年潔淨聖所,查案審判的真道,也等於是反對了第一位天使的信息。於是總會只好撒除他牧師的職位和神學院教授的工作。老師提到由於福特原是澳洲本會神學院的教授,當時有180個主要是澳洲教會支持福特的牧師,和他一同離開了本教會。這原是好事,不讓他們繼續留在本會傳講謬道,危害本會。但在美國有一些受他影響的學生和傳道人仍隠藏在教會中,他們後來也都成了神學院的教授,或教會的牧師,或機構的領導成員。例如喬治-奈特,蔣-保臨,自稱為天使的博士等等都在傳講新神學派的嚴重謬道。他們雖然不敢像福特那樣否定有查案審判,但卻嚴重謬解了查案審判的真道。說查案審判是好消息,說耶穌不是要定我們的罪,而是要為我們每一個信徒辯護,我們每一個信徒都能得永生進天國。甚至污蔑本會過去許多年來將查案審判傳成壞消息,說查看到信徒有任何罪不肯悔改,仍必滅亡。他們也像福特一樣認為預言之靈著作也有錯誤,正如聖經也有錯誤一樣。他們都偏面宣講福音就是因信稱義,即靠主寶血得蒙赦罪稱義;而不講因信成義,即靠主恩助離罪成聖,因他們根本不信上帝兒女能在今生過聖潔無罪的生活。他們又說信徒將來能得永生進天國完全是靠恩得救,和他們靠主成聖,遵守上帝誡命無關。說追求成聖,遵守誡命是好的,但我們不可能守得完全,不可能過無罪生活。關於新神學派的嚴重謬道,我在『路光網站』九十五題聖經要道和但啟預言中,在第八十到八十六題中有詳細引述和根據聖經與預言之靈教訓的詳細糾正。

  我感到林牧師遺著中最重要的貢獻是對福特,范登,和喬治-奈特等新神學派的嚴重謬道的指正。我過去略為看過一些,相信在現存的林牧師所寫的遺著,如《聖經問答60課》或其它遺著中還可看到這方面的內容。至於老師所說的林牧師手稿中有好多文章1994年在電腦中被毀掉了,究竟是甚麼內容,卻未見他提說。他應該是知道的,因當時林牧師的電腦是借給他用的,電腦是在他的手中壞掉的。他一定會查看過林牧師手稿的內容。不知是否有關於但啟預言的解釋?他只提到一點:林牧師心中很難過地的說了三個字:『可惜了』!但好在林牧師反對新神學謬道的遺著還能看到。林牧師是很反對新神學只講因信稱義,不講靠主成聖的的嚴重謬道的。林牧師是很重視必須信靠主的救恩,悔改自己的罪;不但要不斷求靠主的寶血得蒙赦罪稱義,而且必須不斷求靠主的恩助而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的。信徒若照著這些教訓去作,必能得永生進天國。但可惜我在老師的著述中發現他自己還不明白福音就是主耶穌的救恩,不但能赦免我們違背上帝律法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且能恩助我們遵守律法,離罪成聖,愛上帝受人,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因此全備的福音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然而他卻教導大家說,福音就是因信稱義,因信稱義實質上就是第三位天使的大聲呼喊。

 

關於屬靈遺產的第(六)至(十)篇

全部在講小角羅馬教皇除掉常常的異教羅馬國

     我看了王敬之老師所寫的關於林牧師的屬靈遺產的第(六)至(十)篇,全部內容都是在講述小角除掉常献的復臨運時代的老的解釋,是認為小角羅馬教皇除掉了異教羅馬國。關於林牧師自己的解釋只是在第(十)篇中介紹了一下,在(六)到(九)篇中都是在講述他自己的看法。而且他的講法和林牧師的講法有本質上的根本不同,我下面會詳細提到。如果把這個枝節問題的看法,當作林牧師的主要屬靈遺產來介紹,簡直是對林牧師的污辱。林牧師對但以理和啟示錄預言的解釋,都是堅持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的。只是在小角除掉常獻的問題上,受到了本會過去早期某些人錯誤解釋的影響,並對懷愛倫最初早期著作中的一段話產生了誤解。

  威廉米勒爾和早期復臨運動的傳道人和信徒,由於不明白『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中的聖所,是指天上的聖所,也不明白舊約祭司在地上聖所中的祭禮崇祀,是新約大祭司基督在天上真聖所中所進行的一切救贖工作的預表,因此認為這堛滿y常常的』是指著異教羅馬國說的。小角「除掉常獻的」(英文譯為每日的)是指羅馬教皇除掉了、取代了異教羅馬國的勢力,就如帖後2:7經文中所指出的。但這樣的解釋不但不確切,而且還有二個大問題:一,按歷史來說,異教羅馬國並不是被羅馬教皇除掉的。二,還有一個矛盾,因但以理書八章的小角不但是指羅馬教皇說的,而同時也是指羅馬帝國說的。這樣一來,以上的解釋就變成小角除掉小角了。

  因此後來復臨信徒傳道人中,卻日漸有更多人轉而接受宗教改革家的觀點,認為這堛滿y常常的』是和聖所連在一起的,也就是和聖所的祭祀禮儀連在一起的,應是指聖所中『常獻的』的祭祀禮儀說的,因此在中文聖經但以理書中有五次將此字譯為『常獻的』(但8:11,12,13.11:31.12:11)。民數記中至少有十七次譯為『常獻的』(民4:16.28:3,6,10,15,24,31.29:6,11,16,19,22, 25,31,34,38)。聖所中常獻的祭司禮儀,有每日早晚獻的燔祭、素祭、典祭,每日不斷的贖罪祭,早晚焚獻的香,和常獻的陳設餅等,都是特別預表新約大祭司基督在天上真聖所中所為我們進行的贖罪和中保代求等等工作說的。(約一12:1-2.4:14-16.7:25.6:35,51-56.14:16-18)。小角『除掉常獻的』祭祀禮儀,首先是指羅馬帝國逼迫基督教會,禁止信徒信仰基督和唱詩禱告聚會崇拜,達二、三百年之久;接著更是指羅馬教皇離道背教,迫害聖徒長達一千二百年之久,廢除了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基督在天上聖所中為信徒所進行的一切贖罪、代求和救贖的工作。這種更完美的解釋顯然比老的解釋更合理,後來被本會中更多的傳道人和信徒所接受。

  但以上兩種解釋在早期本會傳道人和信徒中,所以會引起很大的辯論,主要是由於堅持老的解釋的人誤會了懷愛倫早期著作中的一段話,以為懷愛倫已得蒙啟示,指出老的解釋是正確的。我將這一段話前後有關聯的幾句話也引錄出來,可有助於我們正確理解她的話:『我看到那1843年的圖表乃是出於上帝聖手的指引,而且它不應被刪改;其它的數字正是祂所要的;祂的聖手曾經遮蓋其中數字的一個錯誤,以致沒有人能看出這錯誤,直到祂的手不再遮蓋它為止。那時我看到關於但8:12「常獻的」(英文作「每日的」)問題,看明「燔祭」乃是人的智慧所加添的字,不屬於本文;而且主將此段經文的正確講法賜給那些宣講審判時候到了的人。在1844年之前大家團結一致的時候,幾乎全體信徒都對「常獻的」有正確的看法,但在1844年以後的混亂中,有人接受了其他的看法,結果就是黑暗和混亂。自從1844年以來時間再沒有作為信心的試驗,而且以後也再不作為試驗。主指示我,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必須傳開,並傳給主的分散的兒女,但這信息不可以時間為根據。我看到有些人因一再宣講一定的時間而引起了一種虛幻的興奮。……』(早期著作中文本35-36)

  可見,懷師母在此反對的主要是那些藉著解釋『常獻的』,力圖提出新的預言年代而製造混亂的人。因她已從主和聖經中得到明確的啟示,1844年是預言中最後的定期,以後不會再有年代的啟示了。至於對『常獻的』究竟應作怎樣的解釋,她並未從主得到過任何啟示。但那些堅持威廉米勒爾解釋觀點的人,卻對懷師母的這段話發生了嚴重的誤解,認為懷師母已得到主的指示,指出米勒爾的老的解釋觀點是正確的,於是經常引用這一段話批評新的解釋觀點是錯誤的。堅持新解釋觀點的人不服氣,認為他們的解釋更清楚有力,並且不會因此而引起預言解釋上的混亂,因雙方對預言的解釋在總的觀點上是完全一致的。於是兩種看法之間產生了激烈的爭論。

  在此情況下,懷師母不得不對此問題作出表態。根據懷著託管委員會文件(QA4-D-4,由Arthur L. White編寫)上提到:1910年懷師母寫了二篇通訊,給我們正在為此問題熱列爭論的弟兄,並禁止他們引用她的著作去支持他們的辯論。因為她說:「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沒有得到過甚麼指示,並且我看無需為此問題爭論。」』(轉引自『警告』180頁)。

  這二篇通訊已被刊印在懷著『信息選粹』(Selected Messages)第一冊164-168頁上。我現在摘譯其中的幾段話,在第一篇文稿中提到:

  『我有些話必須對東部和西部,南部和北部我的弟兄們說。在現在這樣激烈的爭論中,我要求不要引用我的著述,作為主要爭辯中解決問題的方法。我懇求H, I, J,長老和其他我們的領導弟兄(大都是堅持老的解釋觀點的),不要引用我的著作來支持他們對「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觀點。

  已經顯示在我面前:這不是一個必需的、重要的問題。我蒙指示:我們的弟兄們正在犯一個錯誤,誇大了他們對此問題不同看法的重要性。我不能同意引用我的任何著述來解決這爭論。這「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的真實意義並不是一個試驗性的問題。

  我現在要求我的傳道的弟兄們,在他們有關「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問題的爭論中,不要引用我的著作;因為在所辯論的這一問題上,我從來沒有得到過甚麼指示,並且我看無需為此問題爭論。I now ask that my ministering brethren shall not make use of my writings in their arguments regarding this question (the daily); for I have had no instruction on the point under discussion, and I see no need for the controversy.)。

  我們聖工的仇敵歡喜雀躍,能利用一個次要的題目轉移我們弟兄們的思想,偏離我們本應特別關心的信息中的那些重大問題。 因這不是一個試驗性的問題,我懇求我的弟兄們,不要讓仇敵獲勝,而使這問題成為現在這樣爭論的情況。』(191011號文稿,信息選粹第一冊,164頁)

  該檔案上繼續提到:『大約在1910年稍後時間,但尼爾牧師(A. G. Daniells)在懷牧師(指懷師母的兒子W. C. White)和奎斯勒牧師(Crisler)陪同下,帶著早期著作中這一段話,去見懷師母,試圖從她得到一些信息,關於在她腦中的想法,為了能解決有關「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下同)問題。我從但尼爾牧師寫給懷牧師(W. C. White)的信中,有關這次會見的記錄中,引錄如下:

  「當我們帶著有關但8:9-14『每日的』不同的爭論點,包括那些為老的觀點辯論的人所宣稱的早期著作英文74頁(中文36頁)上支持了他們觀點的那一段話,去見懷師母時,我首先讀了懷姐妹所寫的早期著作上的那一段話,接著我將我們傳道人所用以解釋但啟預言的年代圖表展示給她看,我請她注意聖所的圖示以及其上2300年時期的圖表。然後我問她能否回憶起關於這個問題她所得到的指示。

  當我這樣問她時,她開始告訴我們,有一些在1844年運動中的領導人,怎樣力圖尋找2300年時期的新終點,試圖為主來制定新的日期。這在那些復臨運動的人中造成了混亂。她說,在這樣的混亂中,主已指示她,那過去以來已經持有並指明的有關1844年的時期是正確的,並且以後必不再有另外的時期,也必不再有另外的有關時間的信息。

  於是我問她,有關『每日的』(中文為『常獻的』)、君、天象(或譯天軍軍旅)、除掉『每日的』(中文為『常獻的』),有否得到甚麼啟示。

  她回答說,異象中並沒有提到這些小角特點的解釋,只是提到時期部分。並且她也沒有對預言中這些特點作出解釋。

  這次訪問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毫無保留地自由地清楚地講到了2300年的時期問題,但關於預言的其餘部分,她靜默不語,不作解釋。」(A.G. Daniells Letter to W.C. White, September 25, 1931 )。』(引自『警告』180-181頁)。

  但可惜當時總會會長但尼爾牧師仍未能謙卑接受上述懷師母在通訊中的嚴肅勸告,在訪問懷師母後,繼續過分卷入關於「每日的」(中文譯為「常獻的」)問題的爭論,甚至想要修改烏利亞-史密斯所著《但以理啟示錄》一書對小角除掉常常的老的解釋,以致引起了烏利亞-史密斯家人的反對和堅持老的解釋觀點的同工們的不滿,更由於他為此而忽略了城市中的更重要的佈道工作,因此遭到懷師母的嚴厲責備。但同樣相似的責備,也是針對其他過分圈入爭論的人。但尼爾牧師事後也虛心接受了懷師母的責備。他繼續長期作總會會長,直到懷師母在主內安睡後很長時間。懷愛倫生前曾親自選定了懷愛倫著作託管委員會委員,但尼爾牧師也為其中之一。

  當懷愛倫1910年特別發出上述二篇通訊之後,二派爭論基本止息。到後來堅持老解釋的人越來越少。在懷愛倫安睡前一年,總會在1914年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中已將小角除掉常獻的祭正確解釋為:小角羅馬教皇除掉了大祭司和中保基督在天上聖所中為我們進行的贖罪和代求的工作。至今總會已更新出版了十幾版《家庭讀經手冊》,對小角除掉常獻的都是採用了上述新的正確解釋。以致在世界各國本會中幾乎都只知道新的解釋,不知道老的解釋了。我深信林牧師因過去沒有看到1910年懷愛倫特別發表的二篇通訊,因此採用了老的看法。而且這也不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但王敬之老師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我在2016年曾先後寫給他十封信件,寄給他比上述更詳細的資料,想要幫助糾正他的有關錯誤看法。可是他當時應付我,事後仍變本加厲堅持他的錯誤看法。我當時不知道,原來在他先前翻譯的總會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中,早就將書中對小角除掉常獻的正確解釋,暗中刪改為他自己的錯謬解釋。他這次在林牧師的屬靈遺產(六)至(九),仍公開一再說謊造謠,說懷愛倫已得到啟示,指出老的解釋是正確的。又一再胡說懷愛倫對總會會長但尼爾牧師的嚴厲批評中已指出新解釋的錯謬,並使他以後不再作總會會長。

  更為嚴重的是在他先前所翻譯的《家庭讀經手冊》中,後又更改書名出版的《聖經研究入門》中,早已暗中將1914年總會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中的對小角除掉常獻的正確解釋刪改為自己的荒謬解釋,比復臨運動的老解釋更離譜更荒謬。他暗中刪改為:小角除掉常常的是指小角羅馬教皇拔除了十角中的三個角赫魯來,汪達爾,和東哥特三個信奉羅馬異教的國。其實這三國是信基督教的亞里安派的。全世界本會只有他一人是這樣胡亂解釋的。此外總會1914年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中關於第七號吹響的時間,早已改正為福音大工完成恩門關閉後才開始吹響的,卻被他暗中僞造了一段資料,說第七號是1844年吹響的。使本國的傳道人和弟兄姐妹被蒙騙近二十年,我自己也被欺騙許多年。直到20194月我在網上找到了1914年英文原文的《家庭讀經手冊》,同時也看到了他所翻譯的《家庭讀經手冊》,經對比之後才吃驚地發現他暗中作了上述刪改。他自己剛信主幾年,有甚麼資格隨意刪改總會出版的《家庭讀經手冊》的內容呢。他還在書中加上了好些自己的錯誤看法。

  他口口聲聲說:『「這除掉常獻的祭(他解為這除掉的「常」是指異教羅馬國,後又指十角中的三角)和施行毀壞的罪過,將聖所與軍旅或作:以色列的軍踐踏的異,要到幾時才應驗(原文無應驗之詞,更應譯為結束)呢?」他對我說:「到二千三百日,聖所就必潔淨(按原文應譯為聖所將要被潔淨)。」』8:13-14。如按照他這樣的解釋,困難就來了。異教羅馬國早於公元476年就滅亡了,十角中三角也早就滅亡了,怎麼還要到二千三百(公元1844年)才開始被潔除呢?錯的解釋於此可見一般。

 

老師對但啟預言的解釋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

背離了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背離了林牧師的屬靈遺產!

  王敬之老師所寫林牧師的屬靈遺產(一)至(十),是從2019117開始發表第一篇,到424發表第十篇。以後在810日又補發了(十一)篇希伯來書概要。在同一年20191月開始,王敬之老師在他的公眾號『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中也開始發表了他一系列對啟示錄預言的講解。令人吃驚的是他對啟示錄預言的解釋幾乎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背離了復臨信仰的根基與柱石!背離了林牧師的屬靈遺產!當然也背離了聖經和預言之靈教導!如果林牧師還在世的話,必要指出他的錯,必要和他劃清界線。我不知道林牧師過去有沒有看出他的問題?也許多少看出一些。據老師所說,林牧師1996年去美國後,和他緊密交往八年多時間,一起建立對中國佈道機構,甚至帶林牧師參加他在某地的佈道會。也許林牧師已多少看出他信仰上的問題,因此林牧師始終不想按立他作牧師,甚至連長老也不予按立

  老師對七信、七印、七號的解釋都嚴重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關於七教會的分期,他竟錯地將第六個非拉鐵非教會時代延長到基督復臨。這等於說,現今的教會時代,既是老底嘉教會時代,又是非拉鐵非教會時代。他甚至胡說接受基督七封書信的七教會的使者督就是掌管七號的七位天使。關於啓示錄四章五章本是屬於七印書卷的序幕──上帝寶座前的創造頌和羔羊基督從上帝右手中取得七印書卷後的普天大地的救恩頌,爲要幫助歷代上帝子民在觀看幷投入七印的屬靈爭戰之前,能有更好的心靈準備,更强大的靠主必勝的信心,我們將來都要和天父上帝,救主基督,幷衆天使永遠在一起,得享無比喜樂和榮耀。這二章激動人心的創造頌和救恩頌,竟被他解為1844年開始的查案審判。這真是張冠李戴!天使信息中的第一位天使信息才是傳講1844開始的查案審判:『應當敬畏上帝,將榮耀歸給,因施行審的時候已經到了!』在本教會的著作中從來沒有人像他這樣胡亂解釋的。他對七印和七號的解釋都嚴重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

  他最嚴重的危害人信仰和靈性的道,是不斷高舉天使的工作,疏遠聖父聖子聖靈和我們親密無間的關係!其中最危害人的道,是再三强調聖靈不可能住在我們心中,只能通過天使的服務,將真理啓示在我們心中。例如他說:『聖靈在人的心思意念中的運行,是怎樣才能完成的呢?是通過天使的服務,聖靈才能够在人的心思意念中運行。為什麼聖靈是一定藉著天使才能夠運行在人的心中呢?這不是因爲聖靈沒有能力,而是因爲一個有罪的人,沒有辦法直接站立在上帝的面前。』(王敬之第二十八課『聖靈與天使』)。這是嚴重的道。我們的心靈原是聖靈的殿,是上帝和基督藉著聖靈居住的所在林前6:19.2:22.16:7,13-15.林前3:16。當然有時上帝的靈也藉著天使向人啟示真理,但更多的時候是藉著上帝的僕人和子民向世人傳揚上帝的大愛,主耶穌的救恩,和聖經的真道,使人信而悔改,被聖靈重生,成為上帝的兒女。他又一直認爲基督升天後也不能藉著聖靈住在我們心中,只能通過天使來幫助我們。因他曾嚴重解啓5:6經文:上帝寶座前『有羔羊站立,像是被殺過的,有七角七眼(象徵無所不能無所不見),就是上帝的七靈,奉差遣往普天下去的。』他認爲羔羊頭上的七角七眼,就是上帝的七靈,是指七位天使,不是指聖靈。因他根本就不信基督親口所說能藉著聖靈住在我們的心中14:26.16:12-15。其實基督也能直接住在我們心中,因原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真神15:2-6.常在原文為住在)。至於七位天使並不是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的,不可能感化和住在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他又胡說我們的禱告,也要靠天使傳達到上帝和基督面前才能蒙垂聽,明顯違背主的教訓7:7-11。他又24位長老是24位大有權柄的天使,坐在24亇寶座上,和寶座上的上帝一同進行查案審判,爲要决定誰能得永生進天國,誰將和惡人惡天使一同滅亡。我曾告訴他懷愛倫書刊中有167次論到二十四位長老,並明確指出他們是主的寶血從地上所救贖的聖徒,現已在上帝寶座前作祭司和君王。但他仍堅決不信,說懷愛倫講錯了,因她所根據的英文聖經欽定本(King James Version)有錯誤6:9-10。其實英文欽定本的翻譯是正確的。如果有錯誤,預言之靈肯定會糾正。

他又胡說羔羊基督却不參加查案審判,却要站在上帝寶座前,作我們的辯護律師。其實,在查案審判中侍立在上帝寶座左右的所有的千千萬萬天使都不會參加審判工作,他們都是見證人,以證明上帝審判的公義和慈愛。甚至天父上帝也不直接審判人,所有審判的工作都是交由執行審判官基督來完成的,天父上帝只是作為審判長的身份最後予以批准。主耶穌在世時早就告訴我們說:『父不審判甚麽人,乃將審判的事全交於子,叫人都尊敬子,如同尊敬父一樣』,『並且因爲祂是人子,就賜給祂行審判的權柄。』又說:『我的審判也是公平的,因爲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來者的意思。』(約5:22-23,27,30)。父上帝所以不直接審判人,是爲了堵住撒但和滅亡之人埋怨和毁謗上帝的藉口,他們會說:上帝阿,你對我們的要求太高了,你不知道我們作人的困難,不知道我們人性的軟弱,敗壞,和墮落,我們的人性都是有罪的,都有肉體的情欲和犯罪的傾向,我們今生是不可能在主媢L聖潔無罪的生活的!父上帝所以要讓基督來審判我們,是因爲基督具有神人二性,是最有資格審判我們的。祂既是『全能的上帝』(賽9:6),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的審判是不會有錯誤的;祂又是道成肉身的『人子』,是最能體察人情的。『因我們的大祭司幷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他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他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來4:15-16)。主耶穌不但要負責具體的查案審判工作,而且還要繼續擔任我們的大祭司和中保的代求與贖罪工作,以不斷在『兩職之間籌定和平』。正如撒迦利亞在預言中所說:『他要建造耶和華的殿,幷擔負尊榮,坐在位上掌王權;又必在位上作祭司,使兩職之間籌定和平。』(亞6:13)。

      王老師在202O元旦前寫的一文中,特別表示要感恩天使,又進一步提到啓示錄中吹七號的七位天使,也就是七教會的七位使者,第七位天使在1844吹號後,七位天使中三位天使開始傳揚三天使警告,其他四位天就開始執掌四方的風。恩門關閉後七位天使就一同傾降七灾。其實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中提到,三位天使傳揚天使信息,是象徵上帝僕人和子民傳揚天使信息時,所擁有的屬天神聖性質、能力與榮耀!正如懷愛倫所說:『聖經說傳揚這警告的是一位天使,這個事實是很有意義的。上帝的智慧樂意用天使的純潔、榮耀和能力,來代表這警告所必成就之工作的崇高性質,及其所附有的能力與榮耀。』(善惡之爭20371頁)

  其實老師對但以理七章查案審判的真道和八章潔淨聖所的講解都含有嚴重的錯誤。對啟示錄十三章二個獸的預言解釋也含有嚴重錯誤。特別是對啟示錄十七章和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的解釋,更含有極嚴重的錯誤,將會阻擋真道的廣傳,對聖工帶來極大的危害。完全背離了本會傳統的正確解釋,和懷愛倫在《善惡之爭》一書中啟示性的正確解釋。他也像生命之光派和天使期刊的人一樣錯謬解釋說:啟十七章的大淫婦是指羅馬天主教,她所騎的獸也是指羅馬天主教。將獸身上七頭十角的本會傳統正確的解釋也改變了。將十角廣大解釋為代表聯合國十個地區全世界所有國家,將來都要遵守星期日,敬拜羅馬天主教皇。又將但以理十一章末段預言中的南方王胡亂解釋為無神國,將北方王解釋為羅馬天主教皇,……。簡直是歪曲經文,亂解預言,毫無歷史根據。不但不會應驗,而且將嚴重阻擋真道的廣傳,危害聖工的安全。我們務要嚴加拒絕。

老師也根本不明白福音的真道和第三位天使大聱呼喊。他說:福音就是因信稱義,因信稱義實質上就是第三位天使大聱呼喊。例如他在《遍覽聖經學預言》57,第三位天使的信息與因信稱義中說:『如果把第12節簡單地說一下,“守上帝誡命”,其實就是聖徒信心的表現,而“耶穌真道”,就是基督的義。把這兩者合起來,聖徒所表現的就是因信稱義。所以,第三位天使的信息,從本質上來說,是對因信稱義的一個最典型的詮釋,即把“因信稱義”納入上帝的誡命和耶穌的品格之上來進行詮釋,使那些口號式的信心,無立足之地。』

可見,他還不明白全備的福音,也就是要使人因信接受基督的義,包括因信稱義和因信成義。事實上講論上帝全備福音的羅馬書三章四章五章主要是講因信稱義;六章七章八章主要是講因信成義。他還不明白福音也就是主的救恩,不但能赦免我們違犯上帝律法的罪(也即使我們因信稱義),而也能恩助我們遵守上帝律法而離罪成聖,愛上帝愛人(也即使我們因信成義)。他還不明白第三位天使的信息也就是要我們信靠主的救恩,遵守上帝的誡命(包括十條誡命的條文,屬靈精意,和愛上帝愛人的二大總綱),使我們能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信靠主的寶血而得蒙赦罪(也即不斷因信稱義),時時天天終身不斷信靠主的恩助而離罪成聖,聖而又聖,更深愛上帝愛人,更好盡到服務行善,傳道救靈責任,幷且凡事感恩,靠主常樂,得勝一切考驗(也即不斷因信成義),歡然迎見主的再來!第三位天使信息所結的果子是:『聖徒的忍而就在此。他們是守上帝誡命和耶穌真道的。』耶穌的真道,按原文和英應譯為耶穌的信仰,懷愛倫解釋是指主耶穌的救恩說的。說明末後聖徒都是不斷求靠主的救恩,遵守上帝誡命的。他們都是不斷求靠主寶血的功勞而因信稱義的,並不斷求靠主的恩助而遵守上帝的誡命,和愛上帝愛人的二大律法總綱而因信成義的。

末後老底嘉教會時代可分爲三亇階段:首先是漫長的不冷不熱,自以爲富足,實質相反的階段。隨後是責備管教煉淨和吐出去的內部信仰大搖動階段,正如懷愛論在《大搖動》的異象中所見的。經過《大搖動》之後,上帝的餘民被煉淨,進入最後的短暫的晚雨復興階段。懷愛論所看到的大搖動不是指外來的逼迫,而是指內部的信仰大搖動,也就是由於各種異端滲入教會,反對本教會的純正真道所引起的內部信仰大搖動。正如懷愛倫在大搖動異象中得蒙啟示所說的,大搖動是由於主對老底嘉教會的責備信息所造成的,一等人接受主的責備,而奮發熱心,深切悔改,向主買火煉金子、白衣和眼藥,傳揚純正真道;而教會中另一等入却反對主的責備信息,於是在信徒中造成了信仰大搖動。懷愛倫在另一篇證言中更直接指出,上帝最後不得不容許異端滲入教會,來搖動我們,爲要使糠皮和麥子分離,爲要煉淨上帝的餘民,加速作好準備,接受晚雨聖靈的澆灌,迅速完成救靈大工,得勝一切考驗,歡然迎見主的榮臨!

果真從1980年本會神學院教授福特傳講嚴重謬道,反對1844年開始潔淨天上聖所,查案審判真道,而被總會開除以來,新神學派的各種謬道滲入本會。他們認為福音就是因信稱義。他們只講因信稱義,靠恩得救,不講靠主成聖,因他們認為信徒今生不可能過聖潔無罪生活。同時生命之光派,天使期刊和,王敬之老師的各種謬道也滲入本會,他們也認為福音就是因信稱義,但卻將因信稱義的定義改變了。結果他們只講靠主成聖,而不明白因信稱義。他們對但啟預言的講解也有嚴重的錯誤。尤其是老師的一系列嚴重錯誤。各位弟兄姐妹如要進一步明白王老師所講的嚴重謬道,請詳見以下各文! 路光2021,7,15.

 

一,應維護聖經真道保護主的羊群!

      B087-5應維護聖經真道保護主的羊群

二,但啟預言幾全應驗,謹防謬解阻擋真道!

     B060 但啟預言幾全應驗──謹防謬解阻擋真道

三,啟十七章預言已明顯精確應驗

     B064 啟十七章已明顯精確應驗

四,但十一章末段啟示的詳細解釋

     B065 但十一章末段啟示的詳細解釋

五,末了的北方王和南方王是指誰?

     B065-2末了的北方王和南方王是指誰?

六,暗中篡改名著偽造資料說謊抵賴

     B087-6暗中篡改名著偽造資料說謊抵賴

七,關於小角除掉常獻的應有的正確解釋

     B087-7關於小角除掉常獻的應有的正確解釋

八,路光回答:小角除掉常獻的和第七口號何時吹響?

      B087-8路光回答:小角除掉常獻的和第七號何時吹響?

     九,第七號究竟什麼時候開始吹響?

   B135第七號究竟甚麽時候開始吹響?